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老家

3692浏览    2055参与
cause的小迷妹

一个好天气,看见柴火间的一只小花喵。

一个好天气,看见柴火间的一只小花喵。

青椒肉丝炒饭

我觉得我被骗了,花都没开,还冻得跟傻狗似的,我觉得我妈要打我了。

我觉得我被骗了,花都没开,还冻得跟傻狗似的,我觉得我妈要打我了。

阿修罗

旧的好习惯,于2013年春节

一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尤其是面对家人的时候,好像有点近,又好像有点远,好像曾经不是自己面对的那样,空荡的房间和空荡的声音,吃饭,睡觉,漫画和书籍,还有作业本。话那么少,因为多的也没处说。


怎么就能那么简单的消除了呢,好像没有隔阂,好像发生的都不是事,就好像是我不够豁达。


……


生活好像特别的单纯,睁眼了就必须起床,为了让胃更好些,就必须按时就餐,下午茶在那段时间里只消停了2-3天,每一天好像都有事情发生一样,话题就是吃喝玩乐柴米油盐酱醋茶,或者是生活琐事旁人八卦,人人好像也便这么过着……


海口的变化越来越大,商区一个个赶着建着,到哪都是一拨拨的人,到哪都要排队起来,不...

一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尤其是面对家人的时候,好像有点近,又好像有点远,好像曾经不是自己面对的那样,空荡的房间和空荡的声音,吃饭,睡觉,漫画和书籍,还有作业本。话那么少,因为多的也没处说。


怎么就能那么简单的消除了呢,好像没有隔阂,好像发生的都不是事,就好像是我不够豁达。


……


生活好像特别的单纯,睁眼了就必须起床,为了让胃更好些,就必须按时就餐,下午茶在那段时间里只消停了2-3天,每一天好像都有事情发生一样,话题就是吃喝玩乐柴米油盐酱醋茶,或者是生活琐事旁人八卦,人人好像也便这么过着……


海口的变化越来越大,商区一个个赶着建着,到哪都是一拨拨的人,到哪都要排队起来,不知是和哪里的生活习惯接了轨。不过下午茶永远是当地人的主旋律,无论是餐厅里,星巴克还是传统的老爸茶店,似乎每天都是门庭若市,生活好像是越来越好的迹象。


就连老街那一带都从新铺了路,路面平整干净了许多,不过人群还是依旧拥挤,市集一带堆着像过去一样多的人,有时在想,不知道是自己离开了这座城市,还是这座城市离开了自己,又或许是自己从来不曾关注过,才没发现而今不熟悉的变化不过是经年累月的结果。


不过最可怕的,可能就是失去了那一些旧的好习惯吧。


四边五边

偶然翻到了之前回老家拍的照片,看了看还可以。

除了前两张剩下的都是在车上拍的,特别糊hhhh

偶然翻到了之前回老家拍的照片,看了看还可以。

除了前两张剩下的都是在车上拍的,特别糊hhhh

兰舟啊,你二公子喊你呢

放一下老早之前拍的图

   日暮西山远

放一下老早之前拍的图

   日暮西山远

也良
李磊哥,摔炮,臃肿的棉衣和套袖...

李磊哥,摔炮,臃肿的棉衣和套袖

——谨以此纪念那时年幼的他和我的幼年。


他只比我大一两个月。

每年春节回姥姥家,时常看到他。圆圆的脸蛋在正月的寒风里冻得通红,臃肿的棉衣袖口处缝着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套袖,裤子上鞋上没一处干净,下雪了是泥、干燥时是土。


三姨让他带我去小铺买“好吃儿”。他吸溜着鼻涕,人中处总是亮晶晶。他不推脱,可能因为没有跟他一般大的男孩子玩,也可能他也想出去走走或逛逛小铺。于是,我俩就上路了。他在前面慢慢地走,兜里还抄着几个土花生炒瓜子,出了门就吃完了。我在后面盯着他的脚后跟,看鞋上面的土,看路边的泥。一路无话,只有他擦啦着地、踢走塑料瓶、时不时吸鼻涕的声音。...


李磊哥,摔炮,臃肿的棉衣和套袖

——谨以此纪念那时年幼的他和我的幼年。


他只比我大一两个月。

每年春节回姥姥家,时常看到他。圆圆的脸蛋在正月的寒风里冻得通红,臃肿的棉衣袖口处缝着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套袖,裤子上鞋上没一处干净,下雪了是泥、干燥时是土。


三姨让他带我去小铺买“好吃儿”。他吸溜着鼻涕,人中处总是亮晶晶。他不推脱,可能因为没有跟他一般大的男孩子玩,也可能他也想出去走走或逛逛小铺。于是,我俩就上路了。他在前面慢慢地走,兜里还抄着几个土花生炒瓜子,出了门就吃完了。我在后面盯着他的脚后跟,看鞋上面的土,看路边的泥。一路无话,只有他擦啦着地、踢走塑料瓶、时不时吸鼻涕的声音。


走到小铺,他言简意赅地要了几盒摔炮,又抓了几块泡泡糖,等我挑选。老家的小铺卖的质量差所以贱,糖吃着香香戚戚,辣条一股塑料味,;笔多半不出水,玩具摔两下就坏,指甲片的胶水却粘得异常牢固;不少东西都积着一层灰。用妈妈的话说,都是破烂。但我总会因为罕见的便宜和沙地淘金的侥幸选一些买回来进垃圾桶的东西。我挑完,他付钱,塞给我两盒摔炮,我们又相跟着往回走。于是这回程中的声响里又多了几种。

“啪!”在门前。

“啪!”在路边。

“啪!”在脚旁。

“啪!”在砖墙。

“啪!”“咯咯咯,咯!”在鸡群。

“啪!”“viviviviererviervier”在车上。

“你怎不摔呢”他停下来回过头。

“哦...”我开始打开破纸盒。我本想先到家放下手里的东西再玩,因为路上一只手拿不住两个纸盒,又怕拿不稳掉在地上全炸开。他从我手里拿过一盒,打开,往墙上丢去。“啪!”

“给我我拎着吧”他已经抢走了塑料袋。

“你不怕这个吧?”他吱扭吱扭嚼着泡泡糖,往远处扔了一个,哑的。

“这就这么扔出去,你往远处扔”

我拆开了手里的那盒,扔了出去。软绵绵的胳膊软乎乎的手,摔炮在地上弹了两下没炸。他走过去捡起来,又使劲往远处扔去——“啪!”“咯咯咯!”

“得使劲啊”

我又拿出一个。“啪!”这次响了。

“嗯。”他于是转过头接着往回走。我又在后面跟着。

有时他扔得近了,侧头看一看。有时我扔在他脚后,他就回头看一看。

“啪”,是他嘴里的泡泡糖的泡泡破了。

“啪!”,是他有力的胳膊扔出的摔炮炸了。

“啪!”,是他踢了一脚路边已被踩扁的塑料瓶。

……

回到姥姥家,他买的几盒摔炮已经差不多摔完了。原来去一趟小铺就只玩一个回程。。


妈妈看到我又买回一堆“破烂”,说:“下次就买这摔炮就行了,其他的就别买了,吃的又不好,买回来一堆破烂,破烂王啊你是?”但直到上了高中我才真的对小铺里的任何东西都看不上了。


摔炮后来变成了安全款。原来蓝色盒盖白色侧面、里面一个个暗红纸包着药的小圆筒买不到了。新的安全款变成了一粒粒的,声音很小,粒数也少得可怜,还十有三四都是哑的。


那之后,我们也没怎么说过话。

他勉强读完了初中就不再去上学了,托人办了假身份证,找到了打工的地方,有几次春节也不回家。家里倒不是穷,也希望他上学,是他自己不想读下去了。在老家的环境里,不上学也能打工赚钱生活得不错,普遍就觉得上学没什么用了。

我再见到他时,他已经长得高高的,虽然依然瘦但脸还是稍显扁圆、脊背开始显得宽厚。他是自己从家骑着一辆电动车来的。他手里夹着一根烟。

他只比我大一两个月。

我们仍不说话。

我只是不敢细致地打量他几眼。


————————————END


这两天看到《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打工,尤其是以田晓霞的视角写孙少平的一段,让我想起了他。

一样的年纪,他在老家打工,我在大城市读高中。于我而言,他就是一个“奇特的坐标”。

我不知道他是否像孙少平一样追求着精神的境界,或是已完全地“淹没在小农意识的汪洋大海中”。


愿他身体健康,打工能赚到很多钱,常回家。

也愿他对生活有所感悟。




2020.3.20晚




天依然晴朗

踏春~


看惯了疫情里各种骚操作,是有条不紊地隔离观察,还是达尔文进化版群体免疫,人性是永恒的话题,生生不休~


么有对与错,只是利益最大化,,,😂😂😂


踏春~


看惯了疫情里各种骚操作,是有条不紊地隔离观察,还是达尔文进化版群体免疫,人性是永恒的话题,生生不休~


么有对与错,只是利益最大化,,,😂😂😂



寒

老家门前

夜已深 拿起手机 打开手电筒

食指和中指轻轻地压在灯光上面

指缝间 透着浓浓的赤红

好似除夕夜晚高高挂起的灯笼

弥漫着红彤彤的温馨

可惜这一切

仅留在儿时印象中


——童年时每到除夕夜就同父母从城里赶回村中老家,远远地,就能看到庭前高高挂着的红灯笼,亮红色的。如今回想起,竟像是专门为回家的儿女子孙们引路似的,溢满着家的幸福味道。只是长大后,虽仍除夕回家,却再也没有儿时印象中的红灯笼了。

夜已深 拿起手机 打开手电筒

食指和中指轻轻地压在灯光上面

指缝间 透着浓浓的赤红

好似除夕夜晚高高挂起的灯笼

弥漫着红彤彤的温馨

可惜这一切

仅留在儿时印象中


——童年时每到除夕夜就同父母从城里赶回村中老家,远远地,就能看到庭前高高挂着的红灯笼,亮红色的。如今回想起,竟像是专门为回家的儿女子孙们引路似的,溢满着家的幸福味道。只是长大后,虽仍除夕回家,却再也没有儿时印象中的红灯笼了。

蛋黄派💓

老家的随手拍⁽˙³˙⁾◟(๑•́ ₃ •̀๑)◞⁽˙³˙⁾


有时候就是这么巧,那么灵光一闪,就get到了老家的美。平常觉得很普通的场景,拿出手机一拍,就不一样了!!!


总之就是很漂亮_§:з)))」∠)_

老家的随手拍⁽˙³˙⁾◟(๑•́ ₃ •̀๑)◞⁽˙³˙⁾


有时候就是这么巧,那么灵光一闪,就get到了老家的美。平常觉得很普通的场景,拿出手机一拍,就不一样了!!!


总之就是很漂亮_§:з)))」∠)_

蛋黄派💓
我老家 _§:з))...

我老家 _§:з)))」∠)_

没有修过,直接发了,觉得当手机壁纸还是不错的(*๓´╰╯`๓)♡

我老家 _§:з)))」∠)_

没有修过,直接发了,觉得当手机壁纸还是不错的(*๓´╰╯`๓)♡

有苏
要做最独特的自己……

要做最独特的自己……

要做最独特的自己……

有苏
最美最美的,不过田间地一次偶然...

最美最美的,不过田间地一次偶然地相遇……

在这里遇见最美的你

最美最美的,不过田间地一次偶然地相遇……

在这里遇见最美的你

狐寿客

【原创】「小诗其一」

2020.2.15雪日作•【故园初雪】

又是一年春时节,楼内寂寂听雪声。

悄步轻移寻门去,静看小犬雪中嬉。

2020.2.15雪日作•【故园初雪】

又是一年春时节,楼内寂寂听雪声。

悄步轻移寻门去,静看小犬雪中嬉。

iris6688
2020年3月7日 老家 晴...

2020年3月7日 老家 晴

今天很想去河沟洗衣服,就去了,哇塞,感觉好好,虽不知西施浣溪沙的河边有多宽广吧,我这小溪流也是山上流下来的活水呢;总之对于我这个北方长大的孩纸甚是稀罕。

一会跑来个阿妈在我上游洗小葱准备做饭,一会跑来个男人在我下游洗墩布……然后再说说客套的地方语言,表示听🙉不懂,但也很欢快;不过总也觉得溪水的净化速度赶不上清洗衣服的速度,不知是水底沙子不够还是水速比较慢。

近几年随着农村人民出去打工的狂热,乡邻们的日子也过好了,溪水的下游已经被各色塑料袋罐头瓶等垃圾截流;人们买大把的冥钞祭奠山上埋葬的先人却懒于防护火灾,山上的树木也被烧的有根没根的,山...

2020年3月7日 老家 晴

今天很想去河沟洗衣服,就去了,哇塞,感觉好好,虽不知西施浣溪沙的河边有多宽广吧,我这小溪流也是山上流下来的活水呢;总之对于我这个北方长大的孩纸甚是稀罕。

一会跑来个阿妈在我上游洗小葱准备做饭,一会跑来个男人在我下游洗墩布……然后再说说客套的地方语言,表示听🙉不懂,但也很欢快;不过总也觉得溪水的净化速度赶不上清洗衣服的速度,不知是水底沙子不够还是水速比较慢。

近几年随着农村人民出去打工的狂热,乡邻们的日子也过好了,溪水的下游已经被各色塑料袋罐头瓶等垃圾截流;人们买大把的冥钞祭奠山上埋葬的先人却懒于防护火灾,山上的树木也被烧的有根没根的,山土流失,连绵山川现如今是凸头小山,一年矮似一年;人们(范围更广)的环境意识相当淡泊;

人类的本质是只顾眼前,没有前瞻性,当灾难来临时每个人都是命运共同体,很希望环保意识可以自上而下的展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