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老年人摸鱼

387浏览    42参与
阿彪-被憎恶的骑士
宵星卡店纪念品 刻出来效果还不...

宵星卡店纪念品

刻出来效果还不错。

宵星卡店纪念品

刻出来效果还不错。

阿彪-被憎恶的骑士

水产还没开玩饼蛙就限了,干脆拿去做卡雕了

水产还没开玩饼蛙就限了,干脆拿去做卡雕了

阿彪-被憎恶的骑士
好久没肝FGO了 用鼠标上色真...

好久没肝FGO了

用鼠标上色真的脑淤血

好久没肝FGO了

用鼠标上色真的脑淤血

阿彪-被憎恶的骑士
梦幻崩影•人鱼 (鸽了大半年还...

梦幻崩影•人鱼

(鸽了大半年还是补上了(┯_┯)

梦幻崩影•人鱼

(鸽了大半年还是补上了(┯_┯)

阿彪-被憎恶的骑士

埃律西昂

        写在前面:

1、本文CP为牙阝教 恩底弥翁×阿莱斯特,接受无能请绕道

2、渣文笔,有魔改,夹带私货

3、人物性格胡乱猜测

OK?


         “你小时候是个可爱孩子呢,”阿莱斯特就这样百无聊赖地靠在在创圣魔导王的身上,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扔给可怜的魔导王,腾出手来玩弄他银色的卷发,“唉,怎么现在都变成糟老头子了。”这恬不知耻的召唤师夸张地叹了口气。...

        写在前面:

1、本文CP为牙阝教 恩底弥翁×阿莱斯特,接受无能请绕道

2、渣文笔,有魔改,夹带私货

3、人物性格胡乱猜测

OK?








         “你小时候是个可爱孩子呢,”阿莱斯特就这样百无聊赖地靠在在创圣魔导王的身上,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扔给可怜的魔导王,腾出手来玩弄他银色的卷发,“唉,怎么现在都变成糟老头子了。”这恬不知耻的召唤师夸张地叹了口气。


  魔导王并不理会贴在他身上像狗皮膏药一样的阿莱斯特,看他的眼神像是给他放上一个可有可无魔力指示物。并不计较召唤师比他这个实际上还算年轻“糟老头子”大一千多岁的事实。阿莱斯特似乎是被时光忽视了,岁月的刻刀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依然像千年前一样年轻而美丽,现在他只穿着亚麻的便服,绿色和灰色的头发在烛光下显得柔和,变成卡里古拉时的角还留在头顶,在这奇怪的气氛中,他就是苍白而诱人的恶魔。


  魔都至高的创圣魔导王和十恶不赦的召唤师这样和谐地依偎,若是魔法师们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必会不假思索地跳到魔导兽笼子里自寻短见,被魔导兽啃地血肉模糊的同时又振臂高呼“创圣魔导王万岁!”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别人了。这里是属于阿莱斯特一个人的“埃律西昂”。


  召唤师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未在意魔导王的漠然,侧过身,面对地跨坐到他的腿上,用尖而长的指甲划拉魔导王的脖颈和脸颊,一路向上,顺势摘下那隐藏魔导王容貌的面具。恩底弥翁成为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魔导王更像是一种象征强力和权力的符号,而恩底弥翁便躲藏在这面具之后,用于放置王不该拥有的犹豫和软弱。阿莱斯特摘下他的伪装,恩底弥翁便真实地在他眼前呈现,这就是一个英俊而疲惫的青年,深红色的眼睛处于散焦的状态,透露出迷茫。


  恩底弥翁的视线就这样径直穿过面前的恩底弥翁,看到更远处的什么。阿莱斯特稍稍愣了一下,又挂上笑容:“唉,笑一下嘛,一直板着脸会老得很快的。”恩底弥翁犹豫地把手伸向了阿莱斯特,那层薄薄的布料根本阻止不了任何东西,这接触更像是把什么点燃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失去了控制。


  胡狼和科库托斯的躯干开始融化。


  “太碍事了。”


  胡狼的鬃毛缠上科库托斯的尾巴。


  “隔在我们之间的这层皮肤。”


  龙族的钩爪生长在了胡狼身上。


  “实在是太碍事了。”


  胡狼长出了翅膀,最后的,也最完美魔导兽诞生了。


  “你爱我吗?”


  ——“我■你。”


  梅尔卡巴被银金公主所驾驭。


  “至少这种时候对我好一点吧。”


  ——“我■你。”


  银金公主无法从梅尔卡巴脱身。


  “没关系,我尊重你的意思。”


  ——“我■你!”


  梅尔卡巴和银金公主融合。


  “但是,我爱你。”


  ——“我■你……”


  完美的世界达成了。


  阿莱斯特的视界开始模糊,似乎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他看到年幼的王子,预言这将是伟大的魔法师,变了朵孤火花作为礼物,王子接受了。


  他疯狂的把自己变为卡里古拉,就在被反噬之际,一位强大的魔法师把他拉了出来。


  他被赤身裸体地寖泡在玻璃罐中,一位不知名青年趴着玻璃罐上看着他,不知道什么力量吸引着,他们隔着玻璃完成了一个吻。


  他从一片黑暗中脱身,把关押自己的书院变为光体,对这个不应存在的国度发起复仇。他憎恨这个地方,却唯独不能憎恨这里的王。而王选择了国家和臣民,把他视作威胁。


  他攻入了王宫,王宫已然开始坍塌,至高的创圣魔导王就坐在王座上,掉落的砖石和来势汹汹的召唤兽仿佛和他没有关系。王就应该在王座上迎来终结。


  他走近了王,想要说出一直想说的话。他大张着嘴巴吸入许多的空气,他想发声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这样滑稽的场景就这样持续了几秒钟。他就像不入流喜剧里的丑角,自讨没趣地问万人瞩目的女主角愿不愿意嫁给他,收割一箩筐观众的嘲笑。王就那样沉默地坐着,王宫的地毯开始拉长,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拼命向前奔跑,却仍是无济于事。天花板开始大块地塌陷,他无能为力地看着,他看到王好像也无声地说着什么。


  “我也■你。”


  他看不真切,他也不知道魔导王临死前说了什么。


  他躲进了埃律西昂的幻象中。

  

  阿莱斯特回过神来,很快忘记了刚才的画面,眼前恩底弥翁担忧而又怜爱的注视着他。


  “傻孩子。”阿莱斯特环住恩底弥翁的脖子。


  恩底弥翁俯下身亲吻他 ,他也回吻,他们吻着,中间像是隔着玻璃。

        

FIN

阿彪-被憎恶的骑士
神影依•拿非利 隐藏的物质主义...

神影依•拿非利

隐藏的物质主义(不

神影依•拿非利

隐藏的物质主义(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