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老年组

21223浏览    269参与
橘洛

[火影忍者]观影体—肆

观影人员: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鼬、波风水门、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漩涡辛玖奈、伊鲁卡、我爱罗、纲手、琳、带土、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小樱、长门、还有卡卡西、不包括团藏那货还有黑绝那**还有宇智波泉奈、还有自来也就这些没有了,其他人都不会出现在空间里


本人对其他忍者无感也不会去黑,当然也不会出现毕竟有限写太多写不过来,所以我把我知道都差不多都写了至于为什么没有雏田跟宁次我不会所以就没加上去了。


有私设的一堆会在观影体会出现的,全员人设崩塌!不拆四玖、带琳这两组CP,但水门跟辛玖奈大概儿控?带土卡卡西友谊向、柱间斑也是友谊向。ky给我爬!禁止ky!


不重要的剧情大概...

观影人员: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鼬、波风水门、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漩涡辛玖奈、伊鲁卡、我爱罗、纲手、琳、带土、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小樱、长门、还有卡卡西、不包括团藏那货还有黑绝那**还有宇智波泉奈、还有自来也就这些没有了,其他人都不会出现在空间里


本人对其他忍者无感也不会去黑,当然也不会出现毕竟有限写太多写不过来,所以我把我知道都差不多都写了至于为什么没有雏田跟宁次我不会所以就没加上去了。


有私设的一堆会在观影体会出现的,全员人设崩塌!不拆四玖、带琳这两组CP,但水门跟辛玖奈大概儿控?带土卡卡西友谊向、柱间斑也是友谊向。ky给我爬!禁止ky!


不重要的剧情大概都会跳过一些的,若是介意点击右上角离开谢谢!不要在评论区闹事骂人还有招黑这些见一个拉黑一个。


出现最多的就是斑鸣!还有扉鸣、柱间的话就算了毕竟有妻子了,佐鸣友谊向!我大概站老年组。无九鸣如果有那也是友谊向。前几章CP不太明显。


不过最终都是all鸣谢谢。


水门皱了皱眉,对这个水木又再次怀疑起来了,不过……


“老爸这件事就不用操心了,后面三代爷爷”鸣人傻兮兮的笑着


“鸣人你还真是傻……”佐助开口“吐槽着”随即鸣人就跟佐助对视了看样子炸毛了一样


“哈?混蛋佐助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被佐助这句话激怒的鸣人啥都不管,就直接站立起来道


“哼,傻就是傻”


佐助冷哼一声,随即旁边的鼬无奈的准备向鸣人道歉的时候佐助抢先一步了。


与此同时


“你这个混蛋佐助!ᘳ◥▶ι_◀◤ᘰ”


“小鬼,安静点”被佐助跟鸣人吵的实在忍不住开口的斑说道


“哦……”鸣人听到斑不耐烦的声音就直接乖巧坐回了原来位置,一旁的泉奈还有柱间隐隐约约总觉得怪怪的?


得到安静的斑倒是有点觉得奇怪,平常话多的比柱间还多的小鬼今天怎么这么听自己的话?有点可疑。


“鸣人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听话?”小樱忍不住说道


“听话?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听,如果是斑爷……啊不对,斑大叔那里就算了。”一提起宇智波斑,鸣人还有体内的九喇嘛就瑟瑟发抖。


“噗—,斑你也有被说成爷爷啊哈哈哈哈哈”柱间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只不过扉间差那么一点?但是斑这里脸色阴沉至极


“闭嘴!!柱间,你找死吗!!”斑神色不怎么好的瞪着柱间,就像快看了写轮眼。


“哥哥…好了,别跟万恶的时候千手说了”泉奈开口就是一鸣惊人。引来了扉间怒瞪


“什么万恶的千手?你们这些邪恶的宇智波”扉间开口


带土、佐助、鼬跟还没有出现的止水表示:???


“这怎么还吵上了”鸣人一脸懵逼,不仅如此还逐渐变画风和转移话题?


【鸣人我劝你还是不要插话最好】


鸣人听到体内的九喇嘛说话就点头。


“额……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其余人都不知道该说啥。


“水门,鸣人在那不会有事吧”要是有事,我第一个劈死你ꐦ≖ ≖后面玖辛奈没说出来,毕竟还有其他人可不能失了面子。


“啊哈哈哈,不会的,玖辛奈,放心吧。”个锤子,我也慌啊,但我又打不过!最后一句水门暗想。



“我就知道,水木不会有那么好心,果然是这样”水门愤怒的说道


“伊鲁卡,多亏有你”玖辛奈对伊鲁卡可是很感谢,虽然第一场鸣人说话是有那么一点生气,但现在早就没了。


“玖辛奈大人不必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伊鲁卡“谦虚”的说道




不仅让水门夫妇愣住,还有卡卡西,小樱跟鼬佐助他们也同样如此。而在扉间还有老年组的这里的鸣人没什么影响 


“十二年前嘛……”鸣人看见屏幕上图片水木所说的,回忆起来了那个时候他的父母还安然无恙的。



“嘛,鸣人,不要去想那么多,你可是我们太阳”卡卡西安抚着情绪复杂的鸣人,抚摸着金色头发。“一定不要想太多,不然会让我们担心的”


“哼,小鬼就是小鬼,”斑冷冷哼了一声,不过惊奇的是居然没有说出伤人的话。“真不知道你以后怎么变成这样的”



“好啦,斑,少说点”柱间插话无奈的劝阻着斑。


“我有说错吗”斑淡然说着,“不过是个小鬼,又妨碍不了。”



到头来我原来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吗?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伊鲁卡老师那么讨厌,针对我了。像我这种人就不该存在……


注意:上面私设,胡编乱造的请不要当真。


斑看到这里眼里透漏出对木叶的厌恶,还有对木叶忍者也是一样的。




水门跟玖辛奈还有猿飞日斩看到这里,对鸣人的亏欠又多了一层。


“对不起,鸣人,是我跟你妈妈亏欠你太多了,让你受到这么多年的……伤害”


鸣人摇了摇头对这事虽然无法忘记,但也没那么严重了。


“鸣人……”玖辛奈见鸣人越是这样,心里愧疚又增加了。


“哼,这个叫水木的家伙,真是够讨厌的”扉间看见屏幕上的水木冷哼一声



“虽然不像承认,千手扉间,你说的挺对”泉奈倒是终于站到了这里一次。


在这里所有人对水木没有一丝好感,唯有讨厌厌恶这些。


“鸣人,真是辛苦你了”伊鲁卡难得夸赞鸣人,随即目光又放在了屏幕上。



看到屏幕上鸣人哭的时候,在这一刻所有人心都紧绷起来了(大概?)


【1.结束】


“果然只有在危机时刻鸣人的天赋才能爆发出来吗”猿飞日斩说道


“鸣人的查克拉居然如此多”扉间也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不可思议。


“勉勉强强还可以吧”佐助口是心非道,坐在离鼬不远处见屏幕上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实话实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屏幕黑了


“怎么回事,屏幕怎么黑了”带土说道


〈大家不必担心,只是让大家短暂休息一下,接下来给大家看一个不一样的〉


〈大家一定会感兴趣的〉



橘洛

[火影忍者]观影体—叁

观影人员: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鼬、波风水门、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漩涡辛玖奈、伊鲁卡、我爱罗、纲手、琳、带土、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小樱、长门、还有卡卡西、不包括团藏那货还有黑绝那**还有宇智波泉奈、还有自来也就这些没有了,其他人都不会出现在空间里


本人对其他忍者无感也不会去黑,当然也不会出现毕竟有限写太多写不过来,所以我把我知道都差不多都写了至于为什么没有雏田跟宁次我不会所以就没加上去了。


有私设的一堆会在观影体会出现的,全员人设崩塌!不拆四玖、带琳这两组CP,但水门跟辛玖奈大概儿控?带土卡卡西友谊向、柱间斑也是友谊向。ky给我爬!禁止ky!


不重要的剧情大概...

观影人员: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鼬、波风水门、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漩涡辛玖奈、伊鲁卡、我爱罗、纲手、琳、带土、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小樱、长门、还有卡卡西、不包括团藏那货还有黑绝那**还有宇智波泉奈、还有自来也就这些没有了,其他人都不会出现在空间里


本人对其他忍者无感也不会去黑,当然也不会出现毕竟有限写太多写不过来,所以我把我知道都差不多都写了至于为什么没有雏田跟宁次我不会所以就没加上去了。


有私设的一堆会在观影体会出现的,全员人设崩塌!不拆四玖、带琳这两组CP,但水门跟辛玖奈大概儿控?带土卡卡西友谊向、柱间斑也是友谊向。ky给我爬!禁止ky!


不重要的剧情大概都会跳过一些的,若是介意点击右上角离开谢谢!不要在评论区闹事骂人还有招黑这些见一个拉黑一个。


出现最多的就是斑鸣!还有扉鸣、柱间的话就算了毕竟有妻子了,佐鸣友谊向!我大概站老年组。无九鸣如果有那也是友谊向。


不过最终都是all鸣谢谢。


私设:会带有鸣人心里所想的,比如负面情绪这些什么等。

……


虽然已经习惯了,可是还是好难受……,我到底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呢


“我会说出这种话?不过……”鸣人先有点震惊后来想想也没什么就沉思起来了,现在系统依然不可随意走动不然水门玖辛奈早就把鸣人抱到怀里了。


“鸣人……”


那些人根本就完全不了解甚至不懂的鸣人的人在一刻都沉默了,至于是谁当然是三代目火影了。除此之外老年组似乎也不例外?


“木叶果然真无可救药了”斑淡然道


真不理解为什么这小鬼拼命保护木叶……,当然柱间居然也沉默了?


“嘛,话可别这么说啊,斑,其实……”柱间刚想说完就遭到了斑的“讽刺”


“我说的不对吗?”斑说道


“哥哥,说的对”泉奈赞同的说道。


以前也是,现在也是真是够讨厌的……我明明受够了这样的生活


为什么不去死呢……会不会这样好一点?


“我以前是这么想的吗”鸣人听到了自己曾经所想的。


“嘛……真是个麻烦”


“鸣人!”玖辛奈大喊一声,沉默的鸣人听到自家老妈喊自己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啊?怎么了老妈……额,老爸?”鸣人“一脸懵逼”的说道


无论怎么努力都换不来他们的注意力,说到底明摆不过是个工具罢了


“唉……”猿飞日斩摇了摇头显然意识到自己当初做的决定是错误的。


“扉间,我现在有点觉得木叶是不是不该存在?”柱间有点复杂,听到屏幕上的鸣人心声还有那些木叶忍者对鸣人羞辱冷漠无情这些。不止是柱间……


“哼,你们知道就好”斑冷哼一声,木叶这么腐烂早知道就不存在了



水门夫妇都一脸复杂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连伊鲁卡沉默了



橘洛

[火影忍者]观影体—序

观影人员: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鼬、波风水门、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漩涡辛玖奈、伊鲁卡、我爱罗、纲手、琳、带土、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小樱、长门、还有卡卡西、不包括团藏那货还有黑绝那**还有宇智波泉奈就这些没有了,其他人都不会出现在空间里


本人对其他忍者无感也不会去黑,当然也不会出现毕竟有限写太多写不过来,所以我把我知道都差不多都写了至于为什么没有雏田跟宁次我不会所以就没加上去了。


有私设的一堆会在观影体会出现的,全员人设崩塌!不拆四玖、带琳这两组CP,但水门跟辛玖奈大概儿控?带土卡卡西友谊向、柱间斑也是友谊向。ky给我爬!禁止ky!


不重要的剧情大概都会跳过一些...

观影人员: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鼬、波风水门、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漩涡辛玖奈、伊鲁卡、我爱罗、纲手、琳、带土、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小樱、长门、还有卡卡西、不包括团藏那货还有黑绝那**还有宇智波泉奈就这些没有了,其他人都不会出现在空间里


本人对其他忍者无感也不会去黑,当然也不会出现毕竟有限写太多写不过来,所以我把我知道都差不多都写了至于为什么没有雏田跟宁次我不会所以就没加上去了。


有私设的一堆会在观影体会出现的,全员人设崩塌!不拆四玖、带琳这两组CP,但水门跟辛玖奈大概儿控?带土卡卡西友谊向、柱间斑也是友谊向。ky给我爬!禁止ky!


不重要的剧情大概都会跳过一些的,若是介意点击右上角离开谢谢!不要在评论区闹事骂人还有招黑这些见一个拉黑一个。


出现最多的就是斑鸣!还有扉鸣、柱间的话就算了毕竟有妻子了,佐鸣友谊向!我大概站老年组。无九鸣如果有那也是友谊向。


不过最终都是all鸣谢谢。



原本还在忍界大战的各c位忍者都纷纷都莫名其妙的来到了黑漆漆的空间里,一脸懵逼的他们还没来的反应过来就听到了空间里传出来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在这里”鸣人一脸懵逼,他记得刚才还对战带土黑绝他们,然后……然后就不知道了


“鸣人!我的孩子”辛玖奈抱住了鸣人,眼泪都留下来了


“???你是?老妈?”鸣人不确定的说道着。


“不止是漩涡前辈,还有我们,鸣人”其他人不包括斑那些老年组都纷纷对着鸣人说道。


“鸣人,许久不见”我爱罗说道


“我爱罗?大家?你们怎么会……”鸣人凝望着四周


“扉间大叔!初代大哥!还有斑大叔?”鸣人目光注意到了那几位老年人的身上,都快傻眼了。然后水门也来到这里


“鸣人,这些年辛苦了”水门温柔对他这儿子说道这些年都非常亏欠着鸣人好在多亏这不知名的空间让他们都短暂的复活了。


“哪有哪有,”鸣人挠了挠头


“吊尾车果然是吊尾车”佐助一脸不屑的说道同样也激怒了鸣人


“混蛋佐助!我才不是吊尾车!”鸣人就像炸毛了似的。


“好了先说说这里是哪里”猿飞日斩终于开口了


与此同时


“卡卡西带土,许久不见”琳说道


带土愣住了当然还有卡卡西也是愣住了,随即带土慢慢的走到了琳这里。


“琳……”


〈欢迎各位来到模拟空间〉



〈在这里各位无法使用任何忍术,也不能违规这里的规则,不然就会处分。〉



〈若是各位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试试。〉


机械的声音听起来完全很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那样不过毕竟是系统当然没有那东西了。在这里的人都纷纷沉思了


“喂!小鬼,还有你们打算怎么做,真的要听它的”斑面无表情的说道


“斑,别这样对待后辈们”柱间无奈的说道



“嘁,果然是邪恶的宇智波”


紧接着泉奈来到了斑这里并没有劝阻他。


“万恶的千手”



非類人犬
关心则乱 🥺😣刚回家好崩溃

关心则乱


🥺😣刚回家好崩溃

关心则乱













🥺😣刚回家好崩溃

竹语

求文

求老年组小时候的观影体

求老年组小时候的观影体

一梦子的安蕴蕴

【重九祭秋 Day2 | 2:22】【老年组】重阳宴

  你看,灯光在我们眼前,我们拥有的是别人无法想象到了,光明温馨的未来。


  正文:


  对于顶级Aphla来说,生活其实是非常简单的,老天对于顶级的偏爱让所有人都没办法想象到其中有多少玄机。


  特别是运气方面。


  就拿安景文来说吧,他今天闲的没事想要去迟寒家蹭吃蹭喝,却没想到迟寒家竟然正在举办宴会。


  不过这也没什么,对安景文来说融入也不是一件难事。


  让他很奇怪的是,今天宴会的主题竟然是重阳节。


  “?重阳节宴会为什么不叫我。”


  迟寒在做饭,安景文在门框旁边靠了一会,没等到迟寒的回答,倒是等到了一把水果刀。


  “你自己不...

  你看,灯光在我们眼前,我们拥有的是别人无法想象到了,光明温馨的未来。


  正文:


  对于顶级Aphla来说,生活其实是非常简单的,老天对于顶级的偏爱让所有人都没办法想象到其中有多少玄机。


  特别是运气方面。


  就拿安景文来说吧,他今天闲的没事想要去迟寒家蹭吃蹭喝,却没想到迟寒家竟然正在举办宴会。


  不过这也没什么,对安景文来说融入也不是一件难事。


  让他很奇怪的是,今天宴会的主题竟然是重阳节。


  “?重阳节宴会为什么不叫我。”


  迟寒在做饭,安景文在门框旁边靠了一会,没等到迟寒的回答,倒是等到了一把水果刀。


  “你自己不就来了?还需要我们费时间叫?”迟寒面无表情,还在切着手里的菜,丝毫没有在意已经插入门框几寸的水果刀。


  扔出去的瞬间安景文躲了一下,不然那刀已经在他额间了。


  不过是顶级之间的小打小闹闹就这么吓人,不过路寒山没有在意厨房发生了什么,他正在和小辈们聊天。


  “路叔最近过得怎么样?”秦闻在家里穿得是针织衫,灰色的,看起来很麻利利索,是迟寒自己织的,说这样更暖和一点。


  明明暖气已经够暖和了,还要这样多此一举。


  “挺好的,”路寒山笑着,他早就知道这里有宴会,只不过起了逗弄的心思不告诉安景文而已。


  看见自家爱人像个小孩子一样炸毛的样子,简直可爱的要死。


  又是一年快要过去了,十月份的天气已经有点发凉,冰凉的寒气钻入人的身体里,让他感觉到了什么是老去。


  路寒山早就知道,自己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剩下的所有时光,他都想要用来陪伴自己的爱人。


  他最爱的人,叫安景文。


  他喜欢他的笑容,他的眼睛,他的一切。


  “景文?在干什么呢?”路寒山起身去看厨房里面的状况,装作听不见小辈们在身后的担心。


  “在切水果啊,迟寒真是无时无刻不想弄死我。”安景文的声音充满怨气,但是每一次对他说的话都带着笑意,就好像是他说了什么让安景文开心的事情一样。


  或许对安景文来说,路寒山说的所有的事情都叫他开心得很。


  “我帮你吧?”路寒山想要上前,却被安景文拦住,“怎么了?”


  “我来,不用你,你和他们聊聊天去,看看孩子们最近都怎么样了。”


  路寒山于是浅笑了答应了。


  “好,听你的。”


  他想要回到客厅,却发现小辈们都在谈论自己,于是在客厅门口站了一会,这会进去会让他们尴尬的,路寒山一直是个很温柔稳重的人,这是安景文喜欢他的原因。


  等到他们聊完了,路寒山装作刚刚去了一趟洗手间的去洗了把手,然后笑着问秦闻毛巾用哪块比较合适。


  秦闻去拆毛巾了,路寒山在沙发边缘坐下。


  “你在干什么呢?”他注意到宋开在一边打着电话,语气还是那么咄咄逼人,对面的Alpha却大气不敢出一半的轻声说:“没事宝贝,我很快就回来了,我就是去……”


  “你快点回来!饭菜一会都凉了,回家之后你要是吃不饱就没饭吃了啊!”宋开嘟着嘴,嘴里连珠炮儿似的,看起来很是可爱。


  路寒山收回视线,看着许漾成玩数独。


  他在小辈间其实很受欢迎,但是因为Alpha本身的性格很礼貌,还是习惯性的保持沉默,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


  听着小辈们聊天,其实也很有意思,不会感觉到无聊。


  只有在提到自己的时候才会说两句回应。


  秦闻拆毛巾回来,他笑着接过,桌上的饭菜都很好吃,迎合所有人口味做出来的饭菜总不会有什么错。


  孙开宁从家里取了几瓶红酒来,都是比较名贵的酒,不过路寒山喝不惯,和小孩子一样喝饮料。


  “酒还是不能多喝的。”路寒山对安景文说,“不过偶尔喝点还是没事的。只要你……”


  “亲爱的要不要和我喝交杯酒?”安景文的笑容有点坏,或者有点调侃的意思,他故意打断了路寒山的话,似乎知道路寒山之后要说什么。


  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路寒山无奈的笑了笑,还是举起高脚杯。


  “就答应你一次好了,省着你总是说我不解情趣。”


  阳光在窗外闪烁着,落进了所有人的眼睛里,更落进了他的心中,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未来的方向究竟是要变成什么样,也知道自己想要取得的东西是什么。


  不过他想要的早就已经得到了。


  他想要的是安景文的心,安景文也早就给他。


  这是一场永远在双向奔赴的热恋。


  他们永远处于热恋期,永远都不会腻。


  


一梦子的安蕴蕴

【渣攻/老年组】时间消亡

  我所热爱的时间啊,死亡早已跟不上您的脚步。


  我似乎这辈子都没有办法跟上你了。


  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谁叫我是真的很爱你呢?


  


  正文:


世界上总有一种东西可以使时间先生停留的,只不过那个东西应该不会是我就是了。


我叫安景文,我是某个代表死亡的神。


对于人类来说,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是叫我死神的。


不过我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或许是这个称呼后面总是代表着某个离别的瞬间,但是我总是觉得其实死亡也没有那么难过。


我见过太多人因为某件事情执念太深最后还是放弃挣扎而死。


这种活着其实莫不如死了,死了倒是舒坦了。


我取走他们灵......

  我所热爱的时间啊,死亡早已跟不上您的脚步。


  我似乎这辈子都没有办法跟上你了。


  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谁叫我是真的很爱你呢?


  


  正文:


世界上总有一种东西可以使时间先生停留的,只不过那个东西应该不会是我就是了。


我叫安景文,我是某个代表死亡的神。


对于人类来说,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是叫我死神的。


不过我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或许是这个称呼后面总是代表着某个离别的瞬间,但是我总是觉得其实死亡也没有那么难过。


我见过太多人因为某件事情执念太深最后还是放弃挣扎而死。


这种活着其实莫不如死了,死了倒是舒坦了。


我取走他们灵魂的记忆,我让他们的生命中每一个高光瞬间能够被某个东西记载下来,这难道不应该被夸赞吗?


当然,没有人会夸赞死神的,除非是那种反社会。


不过我总是和某个非常可爱的神一起工作,他也很忙,每时每刻都要工作,不过与我这种世界各处到处跑的还不一样,他需要整理每个时间点的时间线。


没有人到死亡期限的时候,我总站在他旁边,拿着传说中勾魂的道具,笑话他工作的速度好慢。


这位神总是百忙中看我一眼冷冷的说:“安景文,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时间线乱了也是要了你的命的行吗?”


我总是笑着看着他,他也就习惯性的忽略我的表情,他的眼睛很漂亮,像是我的魔杖上的黑色宝石。


不过我的宝石,从来就没有过这样明媚的光芒,这种光芒就像是阳光,令人温暖。


只不过不会阻止死亡。


或许我们本来就是天生一对。


天生就应该一起生活,一起行走,一起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获得我们本就应该获得的奖赏。


不过,真正的天意从来弄人。


——


这几日,我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忙的不知天昏地暗。


不知道是人类的寿命终于达到了极限还是什么,我发现他们的记忆中甚至连高光时刻都不存在了。


听说极端的进化之后,便是厄运的到来。


人类这一种族,最终还是会因为某种原因彻底灭绝。


人类已经越发强大,死亡已经是他们可以控制的一个因素,唯有时间无法控制,我的工作量越来越大的原因,似乎是他们发明出来了一种可以使人死亡,但是意识存在于某个永久的世界中的装置。


在他们的宣传中,这种东西能够超脱生死轮回。


人类,掌握了时间。


此时,就是该当程序的毁灭。


——


神不会放任人类自留,人类也从没有权利妄想控制神明


God will not allow human beings to stay alone, and human beings have never had the right to dream of controlling God.


——


时间流速加快,被人类控制住的时间迅速反制。


而死亡,一时间蔓延了整个人类群体。


世界一片死寂。


——


没有的死亡的死亡,是否算是存在的呢?

没有了意义的时间,又是否存在。


这又是否是个悖论?


可早已经无人知晓了。



——


日更第二天,wink/

鱼YYU子
接下来请欣赏皇室为我们带来的天...

接下来请欣赏皇室为我们带来的天鹅湖表演

由小天鹅带着三位老天鹅


(你们被创死了吗,反正我被创死了,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请欣赏皇室为我们带来的天鹅湖表演

由小天鹅带着三位老天鹅


(你们被创死了吗,反正我被创死了,哈哈哈哈哈)

星沐璇玑

父子一起泡温泉,美人出浴什么的~>^<

鬼叔眼神逐渐不对劲~不能说看到啥了,只能说尽收眼底哎嘿嘿……我也想(✧^✧)


Although, but, I, I want to be in the water……

父子一起泡温泉,美人出浴什么的~>^<

鬼叔眼神逐渐不对劲~不能说看到啥了,只能说尽收眼底哎嘿嘿……我也想(✧^✧)


Although, but, I, I want to be in the water……

星沐璇玑

少年陛下可可爱爱,想rua~

少年陛下可可爱爱,想rua~

莹三岁Yng

翻到一些可可爱爱的截图

彩蛋是老年组不可描述

翻到一些可可爱爱的截图

彩蛋是老年组不可描述

233

来了来了来了,"大反派"带着他的黑气走来了,居然怼我们九宸崽崽,坐九宸崽崽的御座,还敢,还敢,还敢强压九宸崽崽,不能忍了,决斗吧"大反派"😠


啊,这,对不起,九宸崽崽,我,我打不过这个"大反派"😭,你,要不,要不,从了他?(超小声)

来了来了来了,"大反派"带着他的黑气走来了,居然怼我们九宸崽崽,坐九宸崽崽的御座,还敢,还敢,还敢强压九宸崽崽,不能忍了,决斗吧"大反派"😠







啊,这,对不起,九宸崽崽,我,我打不过这个"大反派"😭,你,要不,要不,从了他?(超小声)

星沐璇玑

以下犯上什么的,鬼叔真的太会了~

嘿嘿嘿嘿嘿……


截屏的手停不下来惹●^●

以下犯上什么的,鬼叔真的太会了~

嘿嘿嘿嘿嘿……


截屏的手停不下来惹●^●

星沐璇玑

上一秒,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啊!呜呜呜破防了!啊啊啊陛下好会啊!!!

下一秒,啊这啊这大型直播现场啊天道(我也想),鬼叔好惨一鱼!不愧是陛下!

鬼叔:我裂开了……(hhh~


最后一页划重点,我愿意,是我惯的你 ,笨鱼O(≧▽≦)O 

上一秒,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啊!呜呜呜破防了!啊啊啊陛下好会啊!!!

下一秒,啊这啊这大型直播现场啊天道(我也想),鬼叔好惨一鱼!不愧是陛下!

鬼叔:我裂开了……(hhh~


最后一页划重点,我愿意,是我惯的你 ,笨鱼O(≧▽≦)O 

星沐璇玑

鬼叔,你的出息呢?!!这不值钱的样子,害。

你是鱼啊!不是dog!!!

哎呀这扯袖子撒娇娇的样~~~


论又是看漫画停不下来截图的一天嘿嘿嘿●^●

鬼叔,你的出息呢?!!这不值钱的样子,害。

你是鱼啊!不是dog!!!

哎呀这扯袖子撒娇娇的样~~~


论又是看漫画停不下来截图的一天嘿嘿嘿●^●

星沐璇玑

嘿呀陛下这jiojio,小模样也太可爱了吧~(。→v←。)~

鬼叔:不敢动弹……陛下你这是在点火啊啊,我忍……‼( 'ⅴ' ///)ᵎᵎᵎ

嘿呀陛下这jiojio,小模样也太可爱了吧~(。→v←。)~

鬼叔:不敢动弹……陛下你这是在点火啊啊,我忍……‼( 'ⅴ' ///)ᵎᵎ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