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老房子

12269浏览    2870参与
赵呵呵
任何人看不到这个课程我都会伤心...

任何人看不到这个课程我都会伤心的

任何人看不到这个课程我都会伤心的

堁堁

《老房子》同人脑洞版本一——李铁离开后的那些事儿

我不喜欢徐浩不喜欢徐浩

李铁是个憨憨

我的流水账写文又开始了…

写到哪算哪

不喜欢轻轻拍

喜欢请支持

我的坑太多了…

不是不写,词不达意啊,脑洞多而已

它可能也是个坑


徐浩疲惫地闭上眼睛,接着很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玉洁为他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替他盖好被子,转头去看另一张病床上的可人儿。希希睡得很安稳,玉洁忍不住俯下身去亲亲她柔嫩的脸蛋。想到女儿今后可以健康快乐的长大,她内心充满了感激。徐浩所做的一切,是她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这使得她对他的情感也变得复杂起来。她突然想起李铁来,抬头看向病房门口,原先站在那的李铁不知去向,她一下站起身,忙向门外奔去。寻了一圈后,她有些焦急,...

我不喜欢徐浩不喜欢徐浩

李铁是个憨憨

我的流水账写文又开始了…

写到哪算哪

不喜欢轻轻拍

喜欢请支持

我的坑太多了…

不是不写,词不达意啊,脑洞多而已

它可能也是个坑


徐浩疲惫地闭上眼睛,接着很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玉洁为他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替他盖好被子,转头去看另一张病床上的可人儿。希希睡得很安稳,玉洁忍不住俯下身去亲亲她柔嫩的脸蛋。想到女儿今后可以健康快乐的长大,她内心充满了感激。徐浩所做的一切,是她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这使得她对他的情感也变得复杂起来。她突然想起李铁来,抬头看向病房门口,原先站在那的李铁不知去向,她一下站起身,忙向门外奔去。寻了一圈后,她有些焦急,在护士台给李铁打的电话也是不通的。她拜托护士先帮忙照顾病房里的两个人,自己离开医院回了安居坊。

李铁在家,她回来的时候李铁正坐在屋内的门槛上打着电话。她没有进去,李铁低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内。她的心里稍微放下,却又因李铁的话提了起来。

“最迟…最迟明晚上就走……”

“嗯,你准备好……”

“好,就这样…”

李铁挂了电话,看着空荡荡的庭院,他挺想在这里住一辈子的,可惜如今不知道能不能了。

玉洁看了他半天,他动也没动。她轻轻叹了口气,离开了。

李铁赶到病房的时候,玉洁正帮着徐浩擦脸,热乎乎的毛巾盖在脸上,让徐浩觉得异常舒服,他躺着享受着玉洁的照顾。李铁稍稍错开了眼,不去看面前的人。倒是徐浩瞥见了李铁,和他打着招呼。玉洁只看了他一眼,把毛巾扔进脸盆里,端着它出去了。

李铁有些不知所措,和徐浩打过招呼后在他床边坐下,把自己带来的饭盒一一摆好。玉洁倒完水进来,“他们手术后12小时不能进食,你带回去吧…”

徐浩见两人神情都不大对,“李铁带来的,我们不能吃你就吃了吧…”

“我不饿…”玉洁在另一边坐下,帮着徐浩理好被子。

“额…希希还没醒吗?”

“醒了一次,没多会儿又睡着了…”徐浩扭头看着病床上的女儿,李铁也顺着视线看过去,又偷偷地瞥了眼玉洁,她一脸淡淡的表情,看不出情绪。

病房安静了会,李铁深吸了口气,“玉洁,你晚上回去休息,明天早上过来换我…”

“那明晚呢…”

“明天…明天我可能有点事…”

“什么事…”

“……”李铁沉默片刻,“是公司的事,明天得去处理…”玉洁不再接话,起身走到希希床前,摸了摸她的脸蛋。

“徐浩,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你们俩怎么了?”徐浩在玉洁走后问道,李铁看着房外,也不说话。徐浩看着他也不知说些什么。

“徐浩,你…你还爱玉洁吗?”李铁挣扎着问徐浩,“你说什么呢,我和玉洁已经过去了…”

“还有希希,你们还有希希…希希一直很想你…”

“李铁…”

也许是麻药的作用,徐浩一直觉得自己昏昏沉沉的,没过多久他又睡了过去。夜里希希醒了一回,李铁哄着她睡着后彻底没了睡意。

玉洁也一夜未睡。

第二天一早,玉洁准备好后去了医院。她已经请好了假,这几天要在医院照顾他们。

她到的时候李铁正坐在椅子上发呆,睁着眼看着在睡梦中的徐浩。

玉洁推开门,李铁听到声响望过去,见是她忙起身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希希昨夜醒了一回,吵着要你呢…”

“是么…”

“玉洁…”李铁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说出心里的话。

玉洁看着他,见他仍在犹豫,眼里的泪迅速聚集起来,她忍着不让它们掉下来。“李铁,你总是这样…”

“玉洁…”

“这回,你又帮我做好选择了对吗?”她没忍住,一颗豆大的泪珠滑了下来,她故作镇静地转过身,摆弄着饭盒。

李铁看着玉洁极力忍住自己的模样,想上前抱住她,可病床上的人让他无法前进。

“玉洁,我先回公司了…”

“李铁,如果要走,至少打个招呼…”

“玉洁,我……”虽是这么说,但听到这话的玉洁还是打断了他的话,她怕他真的说出告别的话来,她还没做好准备。

“好了,你不是要回公司吗,你去忙吧…”

一整天,玉洁心不在焉的。除了希希要她的时候她是笑着的,其余时候都像是失了魂似的。

“你和李铁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玉洁听到这话抬眼看向徐浩,“你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吗…”

“他喜欢你,你不也喜欢他吗…”

“你呢…”

“你不会和我了,我知道我犯的错不能弥补…”

“徐浩…”

“玉洁,是我太懦弱了,如果当初我能勇敢一点,我们就不会这样了…”

“徐浩,我没怪你了…”玉洁握住他的手,“真的,你救了希希…”

“那是我应该做的,希希也是我的孩子…”

徐浩眼眶发红,睁大着眼睛,“李铁,他也许希望希希能有个完整的家…”

“我知道…”

“你应该让他明白,他才能给你幸福…”徐浩回握着她的手,玉洁淡淡笑了笑,“还要怎么说呢…”

“玉洁…”

“好了,不说这个了…”她放开他的手,“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还回乡下吗?”

“可能回家一趟吧,然后再说…”

“方慧慧呢?你们后来没有再联系吗…”

“没有,当时也是鬼迷心窍了…”

“徐浩,你不能这么说,方慧慧其实一直挺喜欢你的,她会这么做,也许你们该再试试的…”玉洁给他削了个苹果,“我听说她已经离婚了…”

“可我并没有……”

“你该找她谈谈的…”玉洁把手里的苹果递给他,“你就这么走了,对她挺不公平的…”

“……”徐浩接过苹果,但没接过话茬。一时间,谈话就这么结束了。

李铁进来的时候,天刚擦黑。玉洁正逗着希希,希希躺着听妈妈说着有趣的故事。希希瞅到李铁,高兴地喊道,“铁舅舅…”玉洁扭头望着门口,“你怎么来了…”

“昂,事情我交给别人去办了~”李铁提着水果进来,玉洁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你今晚在这?”

“嗯,你回去休息吧…”玉洁没有接话,把水果放在他俩的床头柜上。

“玉洁,你回去吧,这里有李铁就行了…”

“妈妈,你晚上又不在吗?”希希歪着脑袋问道,玉洁走过去拉着她的小手,“希希,晚上有爸爸和铁舅舅陪你啊,妈妈明天再过来陪你好不好?”徐浩哄着希希,玉洁笑着看着希希,“那好吧,妈妈你明天过来还要给我讲故事…”

“好的,咱们拉勾勾好不好?”玉洁伸出小指和希希的手扣上,希希“嗝嗝”地轻轻笑开,“妈妈,天黑了,你一个人回去怕不怕呀…”

“希希,铁舅舅送你妈妈回去,好不好啊?”希希捂着嘴笑道,“好呀,妈妈,你快跟铁舅舅回去,明天早点过来陪希希呀…”

玉洁弯腰在希希脸蛋上亲了一口,“好,妈妈保证明天希希醒来的时候妈妈就在,好不好…”

希希只笑着,两人和徐浩打了招呼便离开了病房。

“今天医生有说要住多久吗?”

“两到三个礼拜吧,看术后愈合情况…”

“你请了多久的假?”

“一个星期…”

“那后面白天我过来,你去上班…”

“你不走了?”

“玉洁,对不起…”李铁停车,对玉洁道了歉。听到这话,她转过身看着李铁,“原谅我好吗?”

玉洁忍了多时的眼泪汹涌而来,李铁心疼地揽她在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李铁,你是我唯一的依靠了,你不能,不能丢下我……”

“玉洁,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李铁…”玉洁挥着手打在他的背上,语气越来越委屈,“我恨你,恨死你了…”

“我知道,我知道…”

“李铁…”

“我在…”

“李铁…”

“我在…”

“李铁…”

“我在…”

李铁拉开玉洁,伸手抚上她的脸,因为激动而显得脸颊红扑扑的。他爱怜地吻上她,以唇擦干她的泪水,直至吻上她柔软的唇瓣。两人温存了许久,李铁才放开她。她的脸愈发的红了,李铁心里欢喜,像是吃了一大罐蜜糖,又不觉得齁甜。恰到好处的甜让他欣喜,激动。他重新揽过玉洁,重重地在她唇上又猛亲了一口,然后发动车子,“回家!”

玉洁有些发懵,却忍不住露出笑容,“嗯,回家。”

“明天早上我回来接你好不好?”

“不要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玉洁…”李铁低低地声音从她耳朵里传进去,说话时的气息喷在她耳后的皮肤上,玉洁忍不住颤栗,“你该回去了…”

“那我明早来接你…”玉洁推开李铁,又被他拉了回来,抱得更紧了。

“李铁,我喘不过气了…”

“怕你走了…”

“倒打一耙,明明走的人是你…”玉洁拍着他,委屈道。

“再也不会了…”

“真的?”

“嗯,我保证…”玉洁搂紧他,李铁看着玉洁白皙的脖颈没能忍住,吻了上去,玉洁不好意思地推开,捂着脖子,脸红说道。“快走快走,明天来接我…”

“好…”李铁笑嘻嘻地抓着车钥匙出了安居坊。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李铁便精神抖擞的来了,玉洁刚刚起床,在水池旁边刷牙。看到李铁的模样笑了起来,“又一夜没睡啊…”

“睡了会…”

“瞧你那眼睛通红,骗鬼呢…”

“哎,一会儿你回来睡会儿吧,这么熬身体受不了。”

“心疼了啊…”

“臭美,爱睡不睡…”玉洁漱漱口,拿着缸子进了屋,李铁跟在身后。

“睡,得睡…”李铁贴在玉洁身后,她正拧干毛巾擦脸,“我就睡这屋成不?”

“说得好像谁不准了似的…”李铁听到高兴地顺势就躺在了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好香啊…”

玉洁扔下毛巾,走到跟前,看着他嫌弃道,“行了,快起来…”

李铁翻身把玉洁拉倒,压在身下,玉洁慌忙扯住李铁的衣服,他伸手刮了刮她的秀鼻,宠溺地看着她。

“我不想走了…”玉洁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眼角含笑,嘴唇轻启,“是吗…”

她掰正身体,使自己压在他的身子上,她低下头在他耳边呵气,娇笑道,“想的美…”说完跳下床,掀开门帘出去了。

剩下李铁在床上故作崩溃地捶床喊道,“玉洁…”

李铁的回笼觉没有睡多久就奔去医院了,几个人在医院简单地吃了中饭。徐浩和希希开始了午睡,玉洁便和李铁来到了花园坐坐。两人没聊多久,小顺子匆匆地赶来。

“你回来了啊…”

“哥,我这刚回来就奔你这儿了…”小顺子坐下,拿起手里的矿泉水又猛灌了一口,“我跟你说,你还是得亲自去看一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的,但又保不住,所以咱们再跑一趟呗…”

“你们说什么呢?”玉洁插了一句,见李铁又拿出烟点上,小顺子接道。

“我哥不是看中了北市旅游业吗,想看看能不能开发,原本啊是哥自己过去看看,这不徐浩和希希住院了,他啊,就让我先去摸摸,要不行他就不过去了…”

“你…”玉洁看着李铁,他看着顺子,“行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回头我安排好了再说…”

“得,那我回去了~”顺子站起身,“玉洁,我就先回去了啊,跟徐浩说,我晚点来看他…”

玉洁点点头,看着他走出视线,又把目光看向李铁。

“你怎么没跟我说…”

“我是有点公事私办的意思…”李铁拉过玉洁的手,“玉洁,咱们结婚吧…”

徐浩和希希的伤复原的很好,徐浩伤口结疤后就已经出院了,希希还留在医院

观察。出院那天,主治医拿着报告单通知他们,希希恢复的很好,只要按时吃药定时来医院检查就行了。李铁从北市回来后就直奔医院,听到了这一好消息,玉洁欣喜地抓着李铁的胳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徐浩在安居坊住了几天了,今天也跟着玉洁他们庆祝希希出院和以后可以健康快乐地长大了。

“徐浩,你工作的事安排好了吗?”李铁呡一口白酒,一边问道。

“嗯,我爸给我找了份小学教师的工作,过些天我就去报道了~”

“那很好啊,小学也比较轻松…”

“嗯,过两天我回去住,老人嘛,希望我在跟前…”

“嗯,回头我也带希希回去看看他们…他们上回去医院买的东西还没吃完呢~”希希听到要去看爷爷奶奶也很高兴,吃得更欢了。

婚礼日期定在了北市开盘后的第六天。

李铁竭尽所能的把婚礼办得隆重却不高调,婚礼的布置都是按照玉洁的喜好去办的,除了必要往来的商界人士,他们只请了少数亲朋和当年一同下乡的知青们。玉洁穿着李铁特意去上海定制的红色晚礼服,精致的剪裁很好的修饰了她的腰线,优雅得体。站在身着笔挺燕尾服的李铁身边,是大家口中的才子佳人。

一场婚礼下来,玉洁着实累得够呛,主要是饿的没有一丝力气。好不容易回了安居坊,李铁忙给她热了饭菜,让她喝了温水后安心吃饭,自己带着希希洗漱。

吃饱喝足后她才开始卸妆洗漱,一切搞定后疲软地倒在床上,李铁进来的时候看着床上懒洋洋的人笑了起来。

“今天累坏了吧,早点休息。”躺在玉洁身边,伸出手抱着她,合上眼。

“可我不想睡…”李铁双目忽的睁开,坏笑起来,“你想更累吗?”

“不想…”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头往他的怀里蹭。

“好…”

这不是两人的第一次,但李铁依旧很温柔,哪怕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床笫之欢,鱼水相融,李铁虔诚的吻着自己心爱的女孩,终于,她嫁给了他。

婚后,李铁除了必要的应酬会在外面,其余时间一定赶回家陪着玉洁母女俩一起。亲子时间,他从不轻视。一家三口跑遍了西安大大小小的地方,几乎每一处都留下了他们欢乐的笑声。

李铁不缺钱,希希身体不好,他总是买最好的药,最好的营养品养着她。看着她逐渐长大,小人儿越发地水灵,不像小时候病怏怏的。玉洁打心底里感激和爱着李铁,对他也越发的体贴照顾。李铁知道玉洁不太喜欢他抽烟,是他总戒不掉,她才由着他的。这几年,他也刻意地去控制自己减少吸烟的次数。

“咦,最近你好像没有抽烟了哎…”玉洁给他熨白衬衫西服的时候突然发现。

床上穿着家居服的李铁正翻看着报纸,“你不是不喜欢吗…”

“你不是说有瘾戒不掉嘛…”

“咳,希希现在正长身体,在她面前老抽不好…”李铁翻了一面,“我要实在忍不住可以抽一支嘛…”

“我没不许啊…”玉洁凑到他跟前,李铁放下报纸,搂上她的腰,“怎么样,表现不错吧…”

玉洁大幅度地点着头,捏着他鼻子,“值得表扬…”李铁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摩挲着。

“希希快下课了啊,你不要惹火啊…”玉洁抓住他的手“威胁”道。

李铁无奈地放下手,“晚上再收拾你…”

玉洁不搭理他,出了屋准备晚饭去了。

希希很喜欢自己的爸爸,因为他给了自己生命;也很喜欢现在的铁爸爸,因为他给了自己富足的生活和至亲的关爱。在这样充满爱的家庭里,希希生活的很自在。从小到大,她都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家人们关爱她,她也体贴家人们。除了定时去医院复查比较麻烦,她觉得没有事情可以让她烦心的了。

玉洁是在下班的路上碰见李铁的,她正准备去打招呼的时候车子里又下来一个人。是平平。玉洁不知是怎么回到家的,只是希希回来的时候才发现今天妈妈没有做晚饭,她才回过神来带着希希去旁边的饭馆将就着吃了顿饭。

饭桌上希希不论怎么逗着妈妈,她发现妈妈都只是浅浅的笑,和往日里的妈妈不太一样。

两人吃过饭回到家李铁已经回来了。玉洁径自回了屋洗漱,希希凑到他跟前说着悄悄话。李铁进屋看见玉洁坐在桌前抹着护肤品,走了过去搂着她。玉洁擦好后推开李铁,躺上床。淡淡回了句,“我累了,先睡了。”

李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依着她。

两人不冷不淡地过了几天,李铁没能憋住,在饭后拉着她,不让她去洗澡。

“玉洁,你这几天怎么了?”

“没怎么…”

“不对,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李铁扯着她坐到自己腿上,玉洁挣扎着起身,拗不过他只好放弃。

“没有!”

“我做错了什么么,你得告诉我啊…”李铁抵着玉洁的头,温柔问道。

也许是李铁的声音太温柔,也许是他的动作太有保护欲,玉洁眼泪刷的落下。吓了李铁一跳,“咋了这是?”

李铁带倒玉洁,把她压在身下,撸撸她毛茸茸的头发,一脸宠溺地盯着她。

“我欺负你了啊?”

“嗯…”软萌的声音着实不太像往日里的玉洁,李铁好笑又心疼地捏着她的脸蛋。

“那你得给我说…”

“你是不是有别人了?”

“谁?”李铁摸不着头脑,好奇问道。

“平平!”玉洁更委屈了,想起来当年听到李铁告诉自己平平是他女朋友时的心酸,如今她又出现了。

“平平?”李铁回想着,想起了自己前些天偶遇并捎了她一段的事情,“就那天,你看到了啊?哎,我就碰巧遇见了,带她一段路,那什么她结婚了啊…”

“她之前结了婚不也是来找你吗…”李铁拍着她的脸,“想什么呢,真的是碰巧,以前那不是没你吗,现在有了你,再好看的女人都入不了我的眼…”

“真的?”玉洁嘟着嘴,问道。

李铁没再回话,直接吻了下去。先是狠狠地吻着,直至玉洁喘不过气后,才放了她,待她缓过来后又覆上去,浅浅地啄着她。

良久,“这下相信我没?”

玉洁偏过头,“你不许离她太近,不许单独跟她在一起,不许跟她吃饭…”

李铁摸着她的头,“哈哈,好,下次见到了我装作不认识好不好?”

“可她帮过你,你会不会心软?”

“不会,保证不会!”

“那你下次见到她,要和我说…”

“好…”

“除了我,你不准…”

两人喋喋不休地讨论个没完没了,李铁也是头回遇见这么难缠的玉洁,有些新奇有些好笑地耐着性子哄着她。

“哈哈哈哈哈,玉洁,我知道你前段时间为什么会那样了…”李铁拿着孕检报告单止不住的笑意,嘚瑟地说着。

玉洁回想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无奈地捂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拍在李铁的脸上。

十月怀胎,李铁简直是把玉洁当成公主一样,啥也不让做。除了玉洁坚持要去上班没能反抗的住的,其他都被一概禁止了。李铁把希希也哄得很好,同他一同期待着这个弟弟或者妹妹的到来。玉洁也被他宠得越发娇气,有时候置起气来,李铁希希两人都哄不住,希希嘲笑爸爸,说都是他惯的。

李铁光憨憨笑,也不说啥。希希顿时没眼看,拿着课本温习去了。

阳阳是个大胖小子,剖腹产出来的。

色.界
什么都可以舍弃,但不可以舍弃快...

什么都可以舍弃,但不可以舍弃快乐…

​早安[太阳]

什么都可以舍弃,但不可以舍弃快乐…

​早安[太阳]

色.界
一苦一甜是滋味;一朝一夕是日子...

一苦一甜是滋味;一朝一夕是日子…

​早安[太阳]

一苦一甜是滋味;一朝一夕是日子…

​早安[太阳]

互品十三妹
你知道现在南宁还有100多元一个月的出租房吗?看看怎么样
你知道现在南宁还有100多元一个月的出租房吗?看看怎么样
毒白
画风景~故事总发生在,普普通通...

画风景~故事总发生在,普普通通的场景

画风景~故事总发生在,普普通通的场景

互品十三妹
古人建房的智慧:走进南宁市永和村黄氏古民居
古人建房的智慧:走进南宁市永和村黄氏古民居
BALANCE

农村里一座老房子上的标语

这些标语分别是:

用革命统帅生产,夺取更大胜利

要斗私批修

农村里一座老房子上的标语

这些标语分别是:

用革命统帅生产,夺取更大胜利

要斗私批修

赵呵呵
钢笔淡彩 阳光下的老房子

钢笔淡彩  阳光下的老房子 

钢笔淡彩  阳光下的老房子 

色.界
夫少者,多之所贵也… ​早安[...

夫少者,多之所贵也…

​早安[咖啡]

夫少者,多之所贵也…

​早安[咖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