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老福特灵感公寓

20688浏览    658参与
宋知夏

巫樱小番外——巫师缺席的七天

[图片]


巫师离开的七天里,樱一个人独自成长。

第一天。

平菇接见霞谷长老的时候,樱躲在石碑后不肯出来,直到其他人都离开,樱才央求平菇带她去神庙外的滑冰场。

第二天。

在平菇的陪同下,樱去拜访了圆梦村的村民,他们一起看舞者的出道表演,和雪怪一起爬上山顶,还在雪怪的房子里发现了躲在里面偷懒的箬笠,以及随之寻来的明制大哥。

第三天。

平菇有急事回到神庙,他只好拜托明制照看樱。

明制不擅长照顾小孩,樱一个人偷偷溜出圆梦村,在飞行赛道里与飞鸟竞速,这是樱第一次尝试这么快速的飞行。

这一天的傍晚,樱再次爬上山顶,一个人看了日落,当太阳完全被地平线吞没时,她听到一个声音:“有一天,我...


巫师离开的七天里,樱一个人独自成长。

第一天。

平菇接见霞谷长老的时候,樱躲在石碑后不肯出来,直到其他人都离开,樱才央求平菇带她去神庙外的滑冰场。

第二天。

在平菇的陪同下,樱去拜访了圆梦村的村民,他们一起看舞者的出道表演,和雪怪一起爬上山顶,还在雪怪的房子里发现了躲在里面偷懒的箬笠,以及随之寻来的明制大哥。

第三天。

平菇有急事回到神庙,他只好拜托明制照看樱。

明制不擅长照顾小孩,樱一个人偷偷溜出圆梦村,在飞行赛道里与飞鸟竞速,这是樱第一次尝试这么快速的飞行。

这一天的傍晚,樱再次爬上山顶,一个人看了日落,当太阳完全被地平线吞没时,她听到一个声音:“有一天,我看了四十四次日落!你知道,悲伤的人会爱上日落的……”

樱离转头看向那个带着黄色围巾的孤独背影,看来他也很爱这里的日落呢。

第四天。

明制将樱送回神庙。

从山顶回来,樱就闷闷不乐,明制觉得或许在平菇身边,她就不那么孤单了。可是樱却露不出笑脸,她问平菇:

“菇菇酱,教我用飞鸟传信,可以吗?”

平菇看着樱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只好应下,带她来到神庙后的千鸟城。只是没想到,樱不能驯服任何一只飞鸟,而霞谷的蓝蝶却对樱格外偏爱,蓝蝶被樱身上的香味吸引,环绕着她翩翩起舞。

樱学会了用蓝蝶传信。

第五天。

樱避开忙碌的平菇,一个人去看了滑行赛道的旧城堡,飞行赛道入口的云与白鸟,还跟着几个调皮的光之子从赛道起点飞出,降落到日落海。

暖黄色的夕阳漂浮在海面上,洒在樱的脸上,这里少有风,带她来的几个光之子早已散去,余下樱一人看这日落。

第六天。

除去樱不断询问平菇的时间,樱呆在房间写了一整天的信。

第七天。

这似乎是不太平凡的一天。

大早上卡卡就回到了霞谷,一进神庙直奔平菇的卧室。原来巫师在墓土不辞昼夜的奔波镇压冥龙后,不顾卡卡的阻拦,马不停蹄的赶往了伊甸。

“他只说,帮他照顾好樱,他去去就回。”

前来告别的樱放下想要敲响平菇房门的手,只留下了一只传信的蓝蝶。

她要去找巫师哥哥,不管他在哪里,不管他要去做什么。只有巫师哥哥在的地方,才是“家”。


知夏碎碎念:

封面是我之前自己拍的存货,没那么唯美,别谦虚啊别嫌弃(/∇\

跟七天有关的故事总让我想起来“神不在的星期天”,那个传说中只能看三集的神番,说起来我还买了小说的实体书……ohhhhhh

咳咳,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想说的,就是想起来这篇文开头写了,樱花只开二十二天喔~真的只是突然想起来,比真金还真!(。ò ∀ ó。)

我们这可是甜文,要相信我,结局早就想好了,我们要高举HE大旗!(^o^)/所以怎么会虐呢?

╮( ̄▽ ̄)╭


徐惜华

山鬼12

#鑫祺 鑫祺 鑫祺

⚠️推茬从开头开始看

⚠️渣文笔,不喜轻喷

⚠️连载ing

⚠️架空设定

⚠️有私设

⚠️ooc ooc 严重ooc

⚠️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蒸煮,如若上升正主,李飞喂你吃拖鞋

〔失踪人口回归,打了一个毛线,就忘记了更文,我错了,下次还敢|・ω・`)〕


—————————正文开始—————————...


#鑫祺 鑫祺 鑫祺

⚠️推茬从开头开始看

⚠️渣文笔,不喜轻喷

⚠️连载ing

⚠️架空设定

⚠️有私设

⚠️ooc ooc 严重ooc

⚠️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蒸煮,如若上升正主,李飞喂你吃拖鞋

〔失踪人口回归,打了一个毛线,就忘记了更文,我错了,下次还敢|・ω・`)〕




—————————正文开始—————————

        



        大帅还想说些什么,丁程鑫却突然变了脸色,闭上了双眼,他们就一道出现在兵营之中。

        


        一名士兵见到大帅和军师震惊之条,也不忘禀报道:"大帅、军师,蛮族再次来犯!已有将军带兵迎战,可我军伤亡严重,那群蛮族人却毫发无伤。我军,恐怕是要支撑不住了!”

 


       丁程鑫不急不慢的道:"那些是阴兵,普通人力是伤不到他们创。”"什么!” 众人惊叹道。马嘉祺不假思索的道"帮我!”

 


       丁程鑫收起了严肃的神情,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道:"你同意了。”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马嘉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随后,丁程鑫带着大帅去到了前线。

 


       马嘉茄忍住了翻了个白眼冲动,吐槽道:"好好的美人,咋就这么不正经呢?你还我那个书生丁程鑫!”

 


       丁程鑫手一挥,便拔地而起四面高耸的石壁,将所有的阴兵阻隔在其中,任凭阴兵怎么攻击,石壁就是岿然不动、毫发无损。

 


       石壁内侧上的柳条纹,化为了实物,着上了颜色,由嫩绿变成深绿。在石壁上空的空间纵横交错,将石壁遮得密不透风。

 


       随后,又继续长出不少柳条,在石壁之申发出划破空气的声音。不久,石壁缓缓下落,柳条重新嵌入石壁,当石壁镶回地中时,原地上只有一摊齑粉。

 


       丁程鑫脸上没有一丝怜悯之情,冷漠的看着这一次。风一吹,那摊齑粉,灰飞烟灭。士兵们士气大涨,将军们骑马带领追击。又是一场弑杀,一场单方面的杀戮。



        大帅和将士们冲进了蛮族大营,将蛮族世子一党全部俘虏。丁程鑫才不在意这一场由人心主导的恶,他只关心马嘉祺。



        马嘉祺果然还是在原地等着他们。大帅揽着凯旋归来的兄弟们的肩,说要摆酒设宴庆功,一路上放声大笑。

 


       只有丁程鑫和马嘉祺在后面岁月静好,夕阳在他们身上渡上了一层金边。

 


       丁程鑫提议在峰上设宴,大帅也没有推辞,爽快的答应了。宴会结束,将士们都喝的头晕眼花,互相扶持着走下峰去。

 


       丁程鑫黏上来叫住马嘉祺,马嘉祺没有理会,鞠了一躬道了声谢,便转身就走,丁程鑫也笑脸相送。

 


       马嘉祺走在山峰间的石梯上,上方突然传来声响,马嘉祺闪身躲过一个落下来的石块,又接住了一个东西。定睛一看,是一条小白蛇。

 


       马嘉祺不敢有所动作,过了一会儿,在确定这条蛇没有一丝的攻击意图后,才将它小心翼翼的放在石壁上的凹槽里。



        几枝柳条垂了下来,勾起了小白蛇,缓缓轻柔的将它放回自己身上。马嘉茄对此十分好奇,不过想到这是丁程鑫的地方,也就不觉有异。

 


       马嘉祺回到自己的帐中,灭了烛火就寝,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刚从床上爬起来,借着月光,发现一只鬼鬼祟祟的动物的影子映在营帐之上。

 


       那只动物来到门口旁,士兵们应声倒下,马嘉祺不禁咽了咽口水,警惕的伸手将枕头下的匕首握在手中,上前查看。

 


       门外已经没有东西了那两名士兵也只是晕了过去。门口只有一个木箱子留在原地,木箱之中是一套嫁衣……

 


       成婚当日,马嘉茄被这熟悉之感震惊了,这……这不就是和他当时上峰时一样的吗?不,应该说是他和前世的他一模一样!马嘉茄心中不由泛起一阵心酸,愈演愈烈。

 


       丁程鑫记得他们的一切,一直都记得,记得清清楚楚……




〔下一章可能有🚲〕

就让小红心和蓝手炸向我吧,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聊天,我是比较喜欢看评论的那一种,多评论一下吧,不然太冷清了心塞(´-ωก`)


宋知夏

巫樱21-22(也算是好好告白了)

[图片]

前文可看合集喔(●°u°●)​ 」


21.

“高马尾那家伙,好的不教,净教些不三不四的。”

巫师无奈地看着樱,万年不变的冷脸也出现一丝龟裂。

“还有,”他转身看向半躺在床头的平菇,“你明知道‘重生’的办法,还让卡卡四处为你找药,就跟当年的高马尾……”

巫师说着,情绪逐渐高涨,不自觉提高了声音,可提到好友的名字时,又猛地停下。

“……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不惜命吗?”

平菇看着皱眉的巫师,又看了看他身后一脸好奇的樱,心知有些话不适合在樱面前说,只叹了口气,看向地面,长长的睫毛掩住眼里沉重的情绪。

“巫师,我最近经常梦见蓝蝶,梦见已经回归天际...

前文可看合集喔(●°u°●)​ 」


21.

“高马尾那家伙,好的不教,净教些不三不四的。”

巫师无奈地看着樱,万年不变的冷脸也出现一丝龟裂。

“还有,”他转身看向半躺在床头的平菇,“你明知道‘重生’的办法,还让卡卡四处为你找药,就跟当年的高马尾……”

巫师说着,情绪逐渐高涨,不自觉提高了声音,可提到好友的名字时,又猛地停下。

“……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不惜命吗?”

平菇看着皱眉的巫师,又看了看他身后一脸好奇的樱,心知有些话不适合在樱面前说,只叹了口气,看向地面,长长的睫毛掩住眼里沉重的情绪。

“巫师,我最近经常梦见蓝蝶,梦见已经回归天际的先祖们,他们都在……召唤我回归。”

“我知道你能看出来,我的心火已经很微弱了,我现在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

身为“黑魔法专家”,巫师当然可以识破平菇掩盖心火情况的魔法,这些障眼法只能骗骗卡卡那个门外汉。

当然还有樱。

她初初诞生六天,没有平常光之子的常识,压根看不出来平菇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她只是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这个周身发冷的人。

房间里的光暖暖的,光线里漂浮着尘埃。灯笼里洒落出来的黄色灯光,让樱误以为她看到了夕阳。

“哥哥,你有办法治好他的病吗?”

“我…不行。”

“为什么?哥哥不是会很多魔法吗?”

“抱歉,樱,让你失望了。”

我从来不擅长救人,只是擅长杀戮。

“没关系。”樱摇了摇头,“原来哥哥也有做不到的事。”

“樱,你先去神庙里玩,我和这个哥哥说一会儿话,可以吗?”

“好吧,那你们要快一点,不要像刚才一样大声喔,听起来很像吵架。”

“好。”

等到樱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里,巫师才开口说道:“我会去一趟伊甸。”

“你……”

平菇想要说什么,却被巫师打断。

“你阻拦不了我,你知道的。”

“代我照顾樱。”


22.

“菇菇酱,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也许他明天就回来。”

平菇放下手里的书,看向桌子对面的樱。小家伙听到他这样回答,表情是肉眼可见的落寞。

不得不说,樱成长得很快。三天前那个只会躲在人后的小家伙,现在已经比桌子高了一头,可以直视平菇的眼睛说话了。

“小家伙,这是你今天第几次问我了?”

“也就……五、六次而已。”

樱的手指不安地绞在一起,失望地低下头去。

四天前,巫师带着樱来到霞谷探望平菇,没等平菇说服巫师不要冒险去伊甸,他们就收到了龙骨的急信。

暮土的冥龙接连发生暴动,袭击了每日例行去驱赶黑色植物的光之子。龙骨一个人应付不来,需要巫师立刻回去帮忙。

樱也想跟着巫师一起,却被巫师拒绝了。

“暮土本来就不太平,那里和雨林、霞谷不一样,你留在这里最好,平菇哥哥会照顾你。”

“我不会添麻烦的,哥哥不要抛下樱……”

樱的眼里就蓄满泪水,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

“我只有你一个哥哥…呜…哥哥不要抛下我…呜…”

巫师附身,轻轻抹去那一滴要落下的泪水,语气不由得放温柔。

“我保证马上就回来,不要哭了,嗯?”

“呜……”樱扑进巫师的怀里,执拗地不回答,好像这样巫师哥哥就不忍心走了。

“樱,不要任性。”巫师握紧了拳头,另一只手轻轻拍着樱的背。

“或许你现在还不明白,但是我想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任务,也不是朋友,更不是师父,而是你,樱。”

他吞下了心里最想说的“我爱你”,以及另一句“你就是我追逐的光”,只说了一句“我永远也不会抛下你。”

而现在,樱在平菇这里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便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又踏上了漫漫写信之路。

这样孤单的日子又过了三天,巫师离开的第七天早晨,在留下一只传信蓝蝶后,樱一个人推开了神殿的大门。

樱才不会告诉菇菇酱,她偷听到了哥哥要去“伊甸”。

直到卡卡向平菇汇报完暮土的情况,两人这才发现,樱不见了。

to be continued......


知夏碎碎念:

这次换封面图片了奥,因为巫师心境不一样了,承认吧,他就是喜欢粘人的樱🤣😎

我这有…好好告白吧?ahhh

平菇:能不能不要再(老弱?)病残人士面前秀恩爱?遭不住啊…咳咳……


附言:

合集/文章封面,也是我的灵感来源:

B站up:岁sui鸽了吗  的视频:BV1T64y197zb 

2:21处(大概哈)截图



是谁的兔子呀

我被车撞到了……我的意思是我想要安慰,不是责备

我被车撞到了……我的意思是我想要安慰,不是责备

韶华撷英

【原创】修仙时代的令狐楚楚(1)

      窗外秋风凛冽,难免被勾起人心中的寂寥,咖啡馆里的人眼神淡淡的瞧着。瞧着天瞧着有落叶的人行道,瞧着道路上的人。

       “还真不愧是你啊,用茶道的方式喝大麦茶。”进咖啡馆的人将一盏已经温和下来的茶水一饮而尽,水其实还是有些烫的,瞬间浇进胃里。他对面的女子名唤令狐楚楚是蜀山梅花派的退休掌门。.........


      

      窗外秋风凛冽,难免被勾起人心中的寂寥,咖啡馆里的人眼神淡淡的瞧着。瞧着天瞧着有落叶的人行道,瞧着道路上的人。

       “还真不愧是你啊,用茶道的方式喝大麦茶。”进咖啡馆的人将一盏已经温和下来的茶水一饮而尽,水其实还是有些烫的,瞬间浇进胃里。他对面的女子名唤令狐楚楚是蜀山梅花派的退休掌门。

        她外表总共看着也就十九岁,可具体修炼了多少年自己也记不清了。按照早年间道门的规矩“道不问寿,不言寿。”自己从出现的那天起就按这规矩来的活到现在她已经习惯不记年岁了。修仙的人一直不老,不老到她这个“青春”的老修仙的活到了一个修仙的新时代。

        

         “妈妈,看我变出的小蝴蝶。”一个小男孩抱着令狐楚楚的胳膊,又翻了一下身将脸埋到她的腰上,又仰脸转头冲着男子嘿嘿一声笑,男子也微笑着示意他过来并夸着男孩说他真厉害。

          男孩不是令狐楚楚的亲儿子,是她四五年前路过一个两个小门派惨烈的火拼现场里捡来的。

         “秋实,对不起,我的稿子没过,连我也觉得它写的乏善可陈,就更别提编辑了。”她饮了一口茶对男子说。一双淡紫色的透明蝴蝶,落到她的茶具上缓缓拍动着翅膀,她若有所思,她今天不知为何忽然感觉的寂寥,按理来说她有孩子每天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于是她想自己可能需要一个人陪一下自己。拯救一下那些快要在岁月烟尘里化作尘埃的东西。

          蝴蝶其中一只落到她食指上,爪子抓住她的肌肤,有点传来抓挠的感觉。

         她的思绪让她想起,在天庭的时候,她看到那柄剑身闪着紫炁的剑,那时的她威风,是中天紫微手下的一员女将,为天庭横扫过无数邪精妖魔,天帝还为她亲手佩戴过由花神亲手用珍惜花木编织的象征着天庭荣誉者的花冠。她击退魔王时中天大帝赐她的护身剑穗她也珍藏在身边,曾经也失而复得过。

           秋实表示不要紧没有关系。他的神情同样显示这一切皆在意料之中,一副早已为她下了定论的样子,没有她的少许郁闷。他看见矮茶几一旁斜放着的透视光片,瞬间感觉在中式古典温馨的光影里令狐楚楚在他的眼中似乎有了点憔悴病容。他开口善意的劝道:“掌门,以后这凡人东西还是停一停吧。”

      令狐楚楚摆出一个疑惑的表情,“你不也在喝?”蝴蝶在她指上狠狠一抓在她散成一堆粉,一枚水晶糖叮铃铛郎落到茶碗里,“宴皎皎!你又皮痒痒了!”

          男孩在依旧是顽皮的笑嘻嘻,扭动着他的小身躯,秋实挠着他腰上痒痒肉,与他玩闹着,秋实说,“你怎么这么皮呀,又惹你妈妈生气了。”挠的宴皎皎直用他那稚嫩声音说放开我。

          “你病了?楚楚,考虑我吧,以那位帝君的神罚,你等不到与他劫后相守了。他能给的感情,我也不比他少,我愿陪伴你剩下的日子。”宴皎皎被他支出去玩了,他指着透视光片,言语里满是真诚。

            是啊,玉霄帝君想重获自由确实有些难,他被囚禁在“虚拟幻境”里挨日子度过他的劫数。可她却无所谓,她的生命是在活着,可她活着却没有活着概念,在她所在的这片由神仙以及混血的神族的“白玉京”市,不论是不是有大约千年的光景,她一直就是这么过来的,秋实这是怎么了?她纳闷着,秋实的眼神期待着,他的手因为瞬间的激动而有些凉,他的手敷在手上,她的心也缩了一下,但随机又恢复了。

              她“嗤”的一声笑了,“你以为这是我的?”紧接着又语调的说,她摩挲自己的手“虽然我有贪嘴的毛病,喜欢吃点凡人的东西,也不至于脆弱到如此地步。这玩意儿是老头的,你是了解我的,我的报告病历通常都用它。”一个装置类似于古早运动耳机的装置被她推到了面前。

              秋实看着这东西,室内的全息投影被打开,令狐楚楚看着投影里的新闻,她说,修为高的神仙不用担心,自己何况是天庭的人,熬熬说不定就回天上去了。

             “举荐你当神仙。”

            “你这话说出口了,不止千年百年了,你们还离得开吗?”

            嗡—!的一声,一道剑影扎到了装置上冒起了电光,案几被震塌桌上的瓷器碎了一地。

        “据今日九天社报道,近日我市辖区又出现了20例因使用凡人研发的高科技设备,感染新型天人五衰的病例……”秋实看着倒在地上的令狐楚楚,影像里的新闻又开始播报,一队戴着傩戏面具的黑衣人闯了进来,其中一人肩头还趴着宴皎皎,他也被这伙人给弄晕了,想必是知晓他的实力,挟持人质,以防计划失败。领头人见到秋实纳头便拜,口称他为玉霄帝君,“当今天帝在人间已然乐不思蜀昏聩无能,还请帝君统领我等,重返天界。”还没等他从震惊中清醒,一把粉末又落到了他脸上,他眼前的场景也瞬间黯淡成一团漆黑。

          “天界都知道玉霄帝君触犯天律被软禁起来六识尽毁,殊不知那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领头人临离开前将宴皎皎放到还在昏迷令狐楚楚身边,“其实他一直都在你身旁。”接着又掏出信号器放到地上,那一块长方形水晶在发出红光,在这个由神仙与神的混血儿组成主宰的城市又多了一例新型病毒感染者。

徐惜华

山鬼11

#鑫祺 鑫祺 鑫祺

⚠️推茬从开头开始看

⚠️渣文笔,不喜轻喷

⚠️架空设定

⚠️有私设

⚠️ooc ooc 严重ooc

⚠️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蒸煮,如若上升正主,李飞喂你吃拖鞋


(此线有前世马和魂穿的马,为了辨认,前世马叫马嘉祺,魂穿马叫马嘉茄)


——————————正文开始——————————


        当马嘉...

#鑫祺 鑫祺 鑫祺

⚠️推茬从开头开始看

⚠️渣文笔,不喜轻喷

⚠️架空设定

⚠️有私设

⚠️ooc ooc 严重ooc

⚠️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蒸煮,如若上升正主,李飞喂你吃拖鞋


(此线有前世马和魂穿的马,为了辨认,前世马叫马嘉祺,魂穿马叫马嘉茄)




——————————正文开始——————————

        



        当马嘉茄再次睁开眼睛时,先袭来的是一层接一层,将人淹没的血腥味,空气中便再没有其他的气味了。




        眼前恐怖的景象,令马嘉祺浑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了似的。双腿发软,隐隐作呕,令人完全不适。




        眼前可见之处,一片血红,血流成河,横尸遍野,断壁残垣,整个世界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压的人喘不过气。




        一名士兵跑到马嘉祺面前,可能是常年征战的原因,所以,声音浑厚响亮,士兵冲马嘉祺喊道:"军师,大帅找你。”




        马嘉茄定了定心神,可依旧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可自己已经回答了面前这名士兵,马嘉祺也明白了,他只能处在这个视角观看而已,并没有这具身体的实际操控权。




        马嘉祺一进入帅帐所有人的目光就聚集了过来,在看清来人后又散开,各做各的事。大帅见到马嘉祺,紧皱的眉头有所舒展,眼底的乌黑,汇报了极差的睡眠情况。




        大帅焦急的询问道:"军师,可还有良策,我军连连败,再这样下去,十分消极军意不稳军心啊!那蛮族已经占领了边境的几座城池了。”




        马嘉祺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给人一种清冷感,抚平了焦急的火焰,"大帅莫慌,大帅的方法在上一次也不是让蛮族人元气大伤吗?近期蛮族那边是不会有太大的动作的。” 




        马嘉茄处于3d环绕音中,十分受用:"这是我们太温柔了吧?” 一位年轻的将军道:"要我说,不如我们乘胜追击,将那帮蛮荒子彻底赶出中原,我情愿做第一支冲锋将。”




        另一位小将军打击道:"你哪只眼睛见打胜仗了,我们也伤了不少元气可以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将军们正商量热火朝天时,带着笑意又苍老的声音,显得十分渺小又突兀。




        老婆婆步履蹒跚的从重将士们后面杵着拐杖走进帅帐:"哎呀,年轻人们打仗不要心浮气躁,老生倒是有一个好方法,保你们必赢。”




        大帅忙扶住那老婆婆道:"母亲有何办法?” 老婆婆拉长语调,卖关子道:"求,山!神!” 大帅无奈叹气道:"母亲,别闹了。” 




        老婆婆也是暴脾气,反手揪住了大帅的耳朵,骂道:"你小子长本事了,是吧?还敢质疑老身,我领军打仗的时候还没有你呢?有办法总比没有办法好!”




        与此同时,蛮族的士兵整齐划一,齐刷刷地站在军营之中,像一群蓄势待发的狼群,给人一种威慑的压迫感。




        诡异的是他们中间还有一块空地,蛮族巫女正在祭台上,做着不知名的蛮族传统法阵,当她停下时,大地震动,顷刻间,空地裂开了。




       巨大的石块被震的几丈高,在远处重重落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灰尘散尽,空地落处又多出了一群士兵,他们身材高大魁梧,普通蛮族士兵都不及它们。




        他们脸色皆为玄黑,没有生气,双目紧闭,身上穿着古铜色的盔甲,蛮族世子抵不住心中的喜悦,不惊发出狼一般的笑声划破长空。



       

         大帅拗不过他的母亲只好换上便装,与马嘉祺一同前往。来到山神峰,不费吹灰之力,就见到了山神,丁程鑫笑意盈盈的迎接他们。




        大帅在见到丁程鑫的时候,就立马跪下了,丁程鑫还未等到大帅多说,便来到他们面前:"不必多礼,我已经知道大帅与军师今日来此的目的。” 说着还不忘扶了马嘉祺一下,被马嘉祺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丁程鑫笑意不减,对大帅道:"蛮族皆比中原人身材魁梧,又擅长骑术,若硬抗胜算几乎渺茫,不过这倒也不难,大帅也不必如此,能帮上忙,此乃吾之荣,不过如确实想要一人,不知大帅是否同意?”




        大帅疑惑道:"不知山神大人想要是谋士还是……” 丁程鑫莞尔一笑,"在大帅这里求一门姻缘可好?”




        大帅哈哈大笑,打趣道:"这有何难。我朝最不缺的就是美人,不知是哪位美娇娥,竟让山神大人也为之倾心?” 




        丁程鑫没有再说话微微侧头,眼睛将马嘉祺的身影映入眼帘中,大帅转头看见马嘉祺,笑容也渐渐僵在了脸上,"真想扇自己几巴掌!”






就让小红心和蓝手轰炸我吧,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聊天,我是比较喜欢看评论的那一种,多评论一下吧,不然太冷清了

〔心塞(´-ωก`)〕



宋知夏

巫樱19-20(相信我这次大粗长>o<)

[图片]


19.

一群白色的飞鸟从萧瑟的风中起飞,穿过层层雾霭,淋过淅沥雨滴,绕过阴云里透出的瑕光,最终来到雨林神庙后,落于一人肩头。

巫师接过白鸟带来的信,轻轻摸了一下它的头做安抚。

“是卡卡吗?”高马尾说着,凑到巫师身边看信,“怎么是从暮土寄过来的?”

“卡卡一贯去方舟那里求药,许是有事耽搁还没回霞谷吧。”

信上内容很简短,两人很快就看完了。

只是……高马尾皱起眉。

“他要你去霞谷做什么?”

“平菇……怕是不好了。”巫师眼中滑过一丝难以捕捉的哀伤,“我得亲自去一趟。”

巫师说完,蹲下身背起身边的樱,向高、雨二人告别。

“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巫师在此谢过二...


19.

一群白色的飞鸟从萧瑟的风中起飞,穿过层层雾霭,淋过淅沥雨滴,绕过阴云里透出的瑕光,最终来到雨林神庙后,落于一人肩头。

巫师接过白鸟带来的信,轻轻摸了一下它的头做安抚。

“是卡卡吗?”高马尾说着,凑到巫师身边看信,“怎么是从暮土寄过来的?”

“卡卡一贯去方舟那里求药,许是有事耽搁还没回霞谷吧。”

信上内容很简短,两人很快就看完了。

只是……高马尾皱起眉。

“他要你去霞谷做什么?”

“平菇……怕是不好了。”巫师眼中滑过一丝难以捕捉的哀伤,“我得亲自去一趟。”

巫师说完,蹲下身背起身边的樱,向高、雨二人告别。

“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巫师在此谢过二位,谢雨林为我指明报恩之路,谢你们二人为樱忧心。”

樱隔着巫师的肩膀,也学巫师向她们抱拳,甜甜的说了声:“谢谢两位漂亮姐姐。”

高马尾一改往日啰嗦,向他们两人摆手。

“走吧走吧,这里随时都欢迎你们,可别在外面浪的不愿回来。”

说完拉着雨林头也不回的走向神庙。

“再见。”

巫师悄声念道。

他一刻不敢停留,带着樱跟随光之生物飞向雨林之后的霞谷。

云洞里,樱问巫师:“哥哥,我们又要去拜访友人吗?”

“不是友人,是恩人。”

“恩人?是哥哥尊敬的人吗?就像狗狗师父一样?”

“也不全是。樱,你只需要知道,哥哥去见的这个人,曾经在所有人驱逐我的时候给我一个容身之所,曾救过我的命,所以我才要报答他。”

巫师没有回头,樱也就看不到他眸中再也压不下去的哀伤。

“而我和阿努比斯先生,只是曾经有一段师徒情分。”

樱似有所悟地点点头,“就像我和哥哥一样吗?”

巫师哑然,他张了张嘴,声音消散在风里,被云掩去。樱并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不是,樱,不是那样。

我对你,还存有不一样的感情。

师徒只是师徒,而我想要的,是永远和你相伴,是能够堂堂正正的和你走在一起,而不是仅以师徒相称。

我可以看你长大,但做不到放你离开。

 

20.

“公子,霞光城外有人求见。”

“何人?”

“属下不知,那人一身黑衣,还背着一个姑娘。”

“让他们进来吧。你去传话,一会儿在神庙里接见他们。”

平菇坐直身子,看着传话的光之子离开房间,因着动作幅度有点大,忍不住咳了两声,竭力忍住以后,他理了理衣衫。

要见“故友”,须得严谨一些。衣衫整齐了,但他忽略了自己爱翘的头发。

我是该见见他,在我这残破的心火还未灭之前。

转角的房间里又传出一连串的咳嗽声,那声音穿过长长的走廊,消散在灯火通明的神庙里。

待神庙恢复一片寂静,巫师和樱也抵达霞谷赛道终点。

“公子,人到了。”

不同于雨林神坛的高高在上,霞谷的神坛立于平地之上,神坛前是庄严高大的石碑,那石碑被红色蜡烛包围,烛火摇曳,似乎温暖了整个神殿。平菇就站在神坛旁边,他摆手让传话的人回去。

巫师将背上的樱放下,面向平菇抱拳。

“许久不见,殿下。”

“是挺久了。”

平菇抬手回礼,他的眼神并没有看向“故友”,而是锁定他身旁的“小尾巴”。

樱看着这个身穿白色斗篷的人,他的头发有一小撮调皮的翘了起来。

大概是睡觉的时候压到了吧。

樱捂着嘴偷偷笑了,但没想到被盯着她的平菇发现了,后者也回报她一个笑容。

樱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她一个闪身躲到巫师的斗篷后面。

平菇见状收回目光,问巫师说:“你们从雨林那里过来的?”

“是。你的病……”

“无妨。我早就听说你身边多了一个小尾巴,没想到是个…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咳咳咳!”

一句话没说完,平菇再也没忍住,捂着嘴剧烈的咳嗽起来。巫师赶忙扶住他,走向左边隧道尽头的的房间。

“别说了…你需要休息。”巫师示意樱跟上。

“没有任何消息能逃得过霞谷的白鸟和蓝蝶,你明知道我要做什么,又为什么要拦住卡卡,让我来霞谷见你?”

“咳…咳,我也有自己的苦衷…我怎么能看着自己救回来的人贸然去送死…咳咳!”

本来跟在两人背后的樱小跑走到平菇身边,举起小手扶住他的胳膊。

终于走到房间,巫师刚扶着平菇坐下,就听到樱问他:“哥哥,这个好看的哥哥生什么病了?”

巫师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这次怎么不问我他是哥哥还是姐姐了?”

“因为高马尾姐姐教过我,‘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呀。”

to be continued……


知夏有话说:

呃…我努力下一章告白…

我还在犹豫双子和龙卡…私心更喜欢双子一点(求生欲!龙卡也喜欢!我没有踩一捧一(┯_┯))

仔细一想,写到这里都没有着重介绍背景,只发展了一些些感情,跟那流水账一样(๑ó﹏ò๑)

oh!my!小辣鸡


附言:

合集/文章封面,也是我的灵感来源:

B站up:岁sui鸽了吗  的视频:BV1T64y197zb 

2:21处截图





泽雁南归

【火漆】晴空

最近一直下雨很想念晴天

剪完这个视频后断断续续放晴了两天好开心!!

【火漆】晴空

最近一直下雨很想念晴天

剪完这个视频后断断续续放晴了两天好开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