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老福鸽

66096浏览    9214参与
雾窈乌龙
Cr.微博:@无敌班纳赵 这个...

Cr.微博:@无敌班纳赵

这个真的很难不爱

Cr.微博:@无敌班纳赵

这个真的很难不爱

林寒酥

[史强x汪淼]追不到老婆怎么办

  剧版脑洞

        双单身设定

        可能ooc

        答应我,一定要看到最后

#

        最近,徐冰冰发现她的顶头上司有些不对劲

  ...


  剧版脑洞

        双单身设定

        可能ooc

        答应我,一定要看到最后

#

        最近,徐冰冰发现她的顶头上司有些不对劲

  

        具体怎么不对劲呢?她感觉顶头上司史强队长恋爱了,对象是协助调查的纳米科学家。最关键的是这位纳米科学家汪淼教授似乎也对她的完蛋上司暗许芳心

  

         徐冰冰那个难受啊,明明窗户纸薄的跟蚕丝似的,两人还别别扭扭不肯戳破它。不肯戳破就不肯戳破吧,她管不到,但是,你们能不能不要在办公室谈恋爱啊!恋爱的酸臭味以及满天飞的狗粮不是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可以接受的!十个小姑娘也达咩!

  

         说实话,徐冰冰还是很看好这一对的。欢喜冤家感情越走越深,史队动不动就搞个surprise把汪教授感动的一愣一愣的。不磕白不磕,徐冰冰最大的乐趣就是躲在电脑后面看小情侣打情骂俏,眼神拉丝,就差一把瓜子

  

         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没有刻意卖腐,细品之下却可以径直创死十个人

  

#

         气氛有些焦灼

  

        徐冰冰把脸藏在电脑后面,瞟一眼史强,看一眼汪教授。史强的嘴巴在不停的张张合合连续输出,徐冰冰敢肯定,这些话到汪教授耳朵里就只剩下:“杨冬杨冬杨冬杨冬杨冬杨冬杨冬……”徐冰冰在心里呐喊:别说了!你没看见汪教授急眼了吗?!

  

        史强停嘴,徐冰冰刚舒了口气,她那不省心的完蛋上司又说:“怎么我一提杨冬你就着急!”

  

        哦豁!你要完!徐冰冰眯起眼

  

       那边史强说完还不忘拉踩一脚:“提申玉菲你怎么不着急?”

  

       啧啧啧,不仅要完,而且完蛋透顶了!徐冰冰低下头

  

       果不其然,汪教授留下一句“浪费时间”就气冲冲的离开办公室。让你嘴欠,到手的老婆飞了吧。徐冰冰深感惋惜,办公室爱情之花才刚打出花苞,就被当事人泼上一盆硫酸

  

       “我我我……就是……我我我……我哪句话得罪他了?科学家这么幼稚的吗?你可不能跟他学!”史强说

徐冰冰:“……”你们的爱情出了问题,为什么受伤的是我?

  

        接下来的时间里,史强不停的在办公室来来回回走动,嘴里还念念有词,什么“淼淼为什么不爱我”,什么“淼淼为什么这么生气”…等等诸如此类

  

        徐冰冰看了看史强怨妇似的脸,觉得这个屋她是待不下去了,遂卷了电脑和包准备窜逃回家。她这边刚溜到门口小心翼翼的推门,那厢史强拎小鸡一样把她逮回来。

  

        “去哪?”史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徐冰冰目视前方:“我已经到下班时间了”

  

         “啧!临时给你加派个任务”

  

#

          徐•天选打工人•冰•以一抵十•冰此时站在常伟思的办公室里纽绞双手,这让她一个二十出头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开口嘛

  

           常伟思见是徐冰冰,便温和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呃…就是…呃…那个史队问你叶文洁的脱密档案下来没有?”徐冰冰左手捏右手

  

           “快了快了,他老急什么?”常伟思依旧笑得温和,他看着徐冰冰,说到:“你来不是因为这事吧?”

  

            徐冰冰:“……”

  

            踌躇半天,徐冰冰把心一横,反正这也不是我的事,我只是跑个腿而已。确定了这个思想后,徐冰冰果断开口:“史队让我问你怎么追媳妇?”

  

            常伟思:“…嗯?”徐冰冰觉得他这个表情像裂开的西瓜似的,震惊到极点。“他谈恋爱了?”常伟思的语气里是质疑

  

            “他对人家有意思。”徐冰冰觉得“人家”这个称呼好,既不会透露出汪教授而吓到常伟思,也不会侮辱了汪教授

  

             “这很好,”常伟思笑说,“他一直单身,父母也都不在了,是时候找一个温暖的港湾停靠了”常伟思思付一阵,说到:“这追小姑娘嘛,嘴巴要甜一点,说点好听的……”

  

             徐冰冰从口袋里掏出小本本开始刷刷刷的记录,哪想常伟思又说到,这条算了,史强这人说不出什么好听的,不怼人家就差不多了。徐冰冰在心里赞同

  

              ……

  

             徐冰冰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史强依旧在踱步,见徐冰冰回来立刻迎了上去:“老常给你出什么招了?”徐冰冰摊开小本本给史强看,“嘴巴要甜,说些好听……为什么要划掉啊!我是说不出好话的吗!?”史强震怒

徐冰冰面无表情:“常将军让我划掉的。”

  

              “这个老常……”史强叽叽歪歪,接着看下一条,“送对方喜欢的东西做礼物……汪淼喜欢什么?每天不是做实验就是过来帮忙查案,单纯的跟杨冬一样……”

  

               又提杨冬!徐冰冰不明显的翻了个白眼,汪教授真是瞎了眼,对这一木头动了心。她用笔敲了敲本子,示意史强看第三点:少提对方忌讳的事物

  

                史强难得露出一副和常伟思刚刚一样的西瓜震裂表情,“所以汪淼是讨厌我一直提杨冬对不对!?”徐冰冰回应一声,心里暗暗吐槽自己的完蛋上司为什么可以敏锐的察觉到叶文洁有问题,却在感情上这么迟钝啊!

  

                徐冰冰看着史强一脸若有所思,觉得是时候离开让他独自思考人生。历史重复上演,徐冰冰推开门的瞬间又被史强逮了回来

  

                 “再给你派个任务。”

  

                “我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小小声)”

  

                “明天我让老常给你加工资!”

  

                门口偷听的常伟思吸了吸鼻子,不动声色的躲进拐角处,目送史强和徐冰冰离去 ,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乘奔御风

  

               震惊,自己一手带大的兵竟然是同性恋,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史强算是常伟思看着长大的,那年他见史强时还是个痞里痞气拽天拽地的毛头小子,唯一让他欣慰的是出任务毫不含糊,如今,他已经是一位老练的警察了。他像一头孤狼,没有人疼,习惯一个人舔舐伤口,看似大大咧咧,内心却比什么都通透。遇见汪淼,对他来说像是脏脏包遇见雪媚娘,他对汪淼什么情愫,常伟思不见得看不出来。史强做什么决定,他无权干涉,只要史强幸福,他就觉得很好

           (我一直觉得老常像大家长啊)

  

#

              汪淼透过玻璃窗户专注的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据,记好一组后,他转转笔示意员工可以调下一组数据。没有史强打扰沉浸于工作的感觉太好了,但汪淼心里某个地方很不舒服的扭曲着,叫嚣着想见某人

  

              旁边某个员工走过来,对汪淼说:“汪总,门外有人找你。”

  

              “谁啊?”

  

              “他说他是警察”

  

              “……”汪淼本来想说让那人等等,一听警察二字立刻反悔,不顾心底某处叫嚣,到嘴边的话变成了“不见”

  

              “可是…他已经进来了…”员工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开口

  

               汪淼闻声惊讶的回头,史强已然站在他身后,带着那副贱贱的笑注视他:“汪教授,再忙也不至于见我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吧?”

  

                在汪淼还没回过神来,史强抓住他的手强行把他往外带,史强手劲大的很,汪淼根本挣脱不开。

  

               “汪总……”员工焦急的开口,想说些什么,但史强马上就打断了他:“五分钟,五分钟就把你们汪总送回来。”

  

                 纳米中心门口停着史强那辆黑色大众,史强拉开车门,半个身子探进去找什么东西,怕汪淼跑了,另一只手还牢牢地抓着他

  

                 “史强你到底要干嘛?你放开我……”汪淼本来想挣扎一下,或许还有逃跑的希望,但史强把翻出来的东西递到汪淼面前时,他却闭了嘴,愣在原地

  

                   那是一束手捧花,外面是红绸缎包裹着,不规矩的只能出几片蕾丝边,在黑夜里很亮眼。里头不是花,而是用相机胶卷折成的玫瑰花的样子,配合胶卷上面的黑色部分,别有一番风味

  

                   “淼淼,你知道,我这人呢,是个直肠子,想什么说什么,经常把你得罪喽。但是,淼淼……”史强停顿了一下,勾起汪淼的下巴,“那些怼你的话,是我最浓情的爱语

  

                    汪淼发着愣,没说话,那厢大史心里忐忑,万一表白失败了,他以后怎么面对他啊。忽然间,他看见汪淼的眼镜起了雾气,模模糊糊之中透露几点闪光。哭了?史强低下头想看清汪淼的表情,不停上翘又被压下去的嘴角又显示他此时在笑

  

                    汪淼突然扑进了史强的怀抱,他身上淡淡的烟味萦绕在他鼻息之间,他不抵触,反而有种安心。过了很久,史强听见汪淼轻轻嘟囔了一句什么,好像是“我爱你

  

                    暖阳和星月都落入我的世界,星月是渺茫的希望,暖阳是永存于我身边的你

             

  

                    End


ps:藏在树后的徐冰冰和常伟思

         十个人:磕到了!磕到了!

         常伟思:虽然不理解小年轻的行为,但我可以搞定民政局!


ps:史强送给汪淼的这些胶卷,后来都被汪淼变成了相片,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相片,一张一张都被汪淼挂在暗房里。史强不在日子里,汪淼就一个人坐在这,回忆他们一帧一帧的美好过去。一坐,就是一整天

  

  

  

阿玛格桑
  谢谢老福鸽的上色,如果没把...

  谢谢老福鸽的上色,如果没把头发画的跟史莱姆一样就更好了。

  谢谢老福鸽的上色,如果没把头发画的跟史莱姆一样就更好了。

Fairy.

我们要开学了,呜呜┭┮﹏┭┮

我们2月5号上午就要报道了,下午开开学典礼,2月6号要上一天的课,2月7号要考试,所以接下来一星期就不能及时回复和写文了.

咱们毕竟快下学期了,更要弥补上学期没做到的,所以就不天天在LOFTR了,一般就一周或一个月看一下、回复一下,大家毕竟都是学生党要以学习为主,所以我先祝大家:逢考必过,金榜题名,能考一个好成绩!✿✿ヽ(°▽°)ノ✿

我呢最近要考试,就这几天不看LOFTR了,大家原谅,球球了(✧◡✧)

如果你不想看下面的话,你就可以划走了,谢谢观看Thanks♪(・ω・)ノ

走之前当然带催一下流量 @老福鸽儿  @老福鸽儿  ......

我们2月5号上午就要报道了,下午开开学典礼,2月6号要上一天的课,2月7号要考试,所以接下来一星期就不能及时回复和写文了.

咱们毕竟快下学期了,更要弥补上学期没做到的,所以就不天天在LOFTR了,一般就一周或一个月看一下、回复一下,大家毕竟都是学生党要以学习为主,所以我先祝大家:逢考必过,金榜题名,能考一个好成绩!✿✿ヽ(°▽°)ノ✿

我呢最近要考试,就这几天不看LOFTR了,大家原谅,球球了(✧◡✧)

如果你不想看下面的话,你就可以划走了,谢谢观看Thanks♪(・ω・)ノ

走之前当然带催一下流量 @老福鸽儿  @老福鸽儿  @老福鸽儿  @老福鸽儿  @老福鸽儿  @老福鸽儿 给点流量呗(✧◡✧),你要是不给我刀了你,把你炖成鸽子汤,分给大家吃 @老福鸽儿  @老福鸽儿 

如果我在开学典礼上有获奖的,那我就给你们说哈,发滴哈就在我的大号发哈 @是杨枝甘露呀 ,大家可以去大号地下蹲一下(*❦ω❦),嘿嘿(*^▽^*)这些都是废话啊,不要建议哈哈O(∩_∩)O哈哈~皮一下

拜拜┏(^0^)┛,整理书包去了,再见ヾ( ̄▽ ̄)Bye~Bye~


Olaf

萧逸×你 逸逸生辉(七)看比赛

  来到酒吧,你便看到longday的人都围坐在电视机前,电视上好像在放什么比赛。

  

  你好奇地走过去:“你们在看什么呀?”

  

  “哦,你来了,快坐下来一起看萧哥的比赛。”夏清禾见你来了,招呼你一声,便又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

  

  “额……好。”见大家都不动,你也只好拖过来一把椅子,和大家坐在一起看比赛。

  

  原来是萧逸参加的世界级赛车比赛。难怪这几天都看不到萧逸,都说他出国了。

  

  比赛开始,赛车手们陆续入场。即使是在国外,萧逸出场的时候,也是全场热烈欢呼。

  

  萧逸并没有在意现场的欢呼,只是径直走到自己的车前,戴上头盔,坐进车里。...

  来到酒吧,你便看到longday的人都围坐在电视机前,电视上好像在放什么比赛。

  

  你好奇地走过去:“你们在看什么呀?”

  

  “哦,你来了,快坐下来一起看萧哥的比赛。”夏清禾见你来了,招呼你一声,便又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

  

  “额……好。”见大家都不动,你也只好拖过来一把椅子,和大家坐在一起看比赛。

  

  原来是萧逸参加的世界级赛车比赛。难怪这几天都看不到萧逸,都说他出国了。

  

  比赛开始,赛车手们陆续入场。即使是在国外,萧逸出场的时候,也是全场热烈欢呼。

  

  萧逸并没有在意现场的欢呼,只是径直走到自己的车前,戴上头盔,坐进车里。

  

  选手准备完毕,裁判一声令下,所有的赛车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发射出去。

  

  萧逸黑色的车在一群赛车中显得并不张扬,但张扬的尾翼和流畅的车身仍旧显出这辆车的性能超越。

  

  萧逸的周围被两三辆车包围着,几车之间距离不过半个车身。虽然萧逸处于领先地位,但随时有可能被人超过。

  

  果不其然,赛程过半,第二名的车超越了萧逸。萧逸落后他一个半的车身却并不着急,只是保持在这个距离紧随其后。

  

  眼看就要到最后一个弯道了,你和旁边观看比赛的人都紧张地说不出话,整个店里一片寂静。

  

  镜头切给萧逸,但在他红色的头盔下,只能看到一双坚毅的眼眸。

  

  没有人知道萧逸是如何操作的,只见那辆低调沉稳的黑车在弯道前突然加速,在转弯的一瞬间,左侧轮胎甚至翘起。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萧逸过了一个漂亮的大弯,但因为转的弯过大,和第一名还是并驾齐驱。

  

  镜头切给萧逸和第二名的外国赛车手,外国车手看起来十分紧张,而萧逸则在摄像头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

  

  黑色的车身就像一条灵活的鱼,又像天边的一只雄鹰,突然超过第二名,以压倒性的距离冲过了终点的旗帜。

  

  比赛结束了,赛场上和你周围都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你有点懵,但你知道那是萧逸的车,萧逸赢了。

  

  你还在看着电视,周围已经有人对着你兴奋地大叫:“萧哥真是太帅啦!”

  

  你被周围人的欢呼惊吓到了,但也觉得很开心,你又转过头看着比赛里的萧逸,他停好车,正从车里走出来。

  

  周围都是闪烁的闪光灯,萧逸关上车门之后就立刻被他们围了起来。萧逸靠在车门上,取下了头盔,随意地甩了甩头发。

  

  萧逸的额角微微出汗,几缕发丝黏在了皮肤上。他穿着Glitter Bullet的定制红色赛车服,看起来恣意又潇洒。

  

  萧逸没有理会媒体记者的采访,只是和一同下来的车手们打招呼,随后他和几名参赛选手在闪光灯的照耀下走进了休息室。

  

  “等萧哥回来一定要他请吃饭,又赢了个世界赛冠军!”酒吧里的人欢呼道,众人都在附和着。

  

  听他们说的话,你并不想去参加这样的聚会,但是心里也为萧逸的胜利感到高兴。

  

  晚上工作的间隙,你拿出画本,想画些什么,却始终不能下笔。只能一边工作,一边思考着。

  

  等到了下班的时候,你一个人坐在公交车上,仔细回想着今天所看的比赛。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一点了,你坐在书桌前,握着笔,看着窗户外的星星。

  

  忽然,你脑海中闪过萧逸靠在车门前,取下头盔的那一幕。汗湿的额角,让萧逸看起来像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但锐利的眉眼和藏绿色的眼眸,又让人联想起他刚刚在赛场上的果敢与沉稳。

  

  你在心里细细描绘了一下大概想画的模样,便低头开始作画。

  

  一个小时后,你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但手中的画稿也完成了基础部分。你看着完成的铅笔草稿,满意地笑了,便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你带着画稿去上班,因为昨晚上熬夜画画太晚,你今天工作都没有什么精神。

  

  李姐见你状态不太好,等人少了的时候,就喊你先去休息。你趴在靠窗一边的吧台上,看着自己手里画的卡通萧逸和他的赛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萧逸今天回来了,刚和赛车队的人庆祝完,他就被Longday的人逮住,请回了Longday。

  

  “萧哥,你回来啦居然不先回Longday?不够意思,明天再好好敲你一顿,今天店里人少,先去喝酒!”郑旗和旁边的几个人起着哄。

  

  “行,今晚上先喝酒,就当赔罪了。”萧逸笑着答应道。

  

  等到一行人走到酒吧门口,声音有点大,你勉强抬起头,看见不是客人,便又趴下来继续睡。

  

  李姐见他们来了,便小声提醒他们声音稍微小一点,因为你在睡觉。一群人便降低了声音,萧逸看见你趴着,便叫几个兄弟去找些爱喝的酒,账都算在他身上。

  

  两三个兄弟走开后,萧逸便轻声走到你旁边。他看到你画本上的图案有些熟悉,便拿起来仔细看了一眼。

  

  原来画的是几天前比赛时的自己。萧逸笑了一下,虽然只是粗糙的铅笔草稿,萧逸也很喜欢。

  

  萧逸又往后翻了翻画本,还有一些简单的风景画,他越来越觉得你本质上一定很活泼。看着看着,萧逸的目光就不自觉移到了你睡着的脸上。

  

  这里的吧台的灯已经关了,只有外面的路灯照在你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你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你只有左脸露在外面,萧逸怔怔地盯着你眼角的那颗痣。

  

  郑旗他们拿着几瓶酒,互相聊着天,声音并不小,但萧逸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动着,越来越响。

  

  时间变慢了,身体的感官也在这一刻变得灵敏。你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睫毛微微扇动的片刻,萧逸都想将它们永远刻进脑海里。

  

  

  

  

  (元宵节极限双更,不用谢~)

我们就像那山茶花与白玫瑰

【冰桑,女,大约9亿岁,一米六九,创世神狼和雪狐的混血】

在学校里是你OC的老师,一般用B的身份上课

【冰桑,女,大约9亿岁,一米六九,创世神狼和雪狐的混血】

在学校里是你OC的老师,一般用B的身份上课

蓝屏晚吟

【all耀观影体】灼之华【50】

时间线为1950年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定

观影人员:1950联五轴三+2021俩位讲解员

其实我写观影体就是自娱自乐?也是被同学拿刀架脖子上写

苏/露不是同一个人!注意随时会ooc

【xxxx】为观影内容

《xxxx》为弹幕

cp为all耀和花夫妇(微量)

本篇有柯南元素(?)

——————

  今天的观影室,依旧吵闹呢

  “放这个!因为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我觉得可以!”“哟,难道你在磕安室透和本田菊的跨剧组cp?”“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磕过吴京和老王的拉郎cp!”“我明明磕老米和特朗普的cp!”

  极东对视一眼,缓缓扣了一个“?”

  “那个...

时间线为1950年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定

观影人员:1950联五轴三+2021俩位讲解员

其实我写观影体就是自娱自乐?也是被同学拿刀架脖子上写

苏/露不是同一个人!注意随时会ooc

【xxxx】为观影内容

《xxxx》为弹幕

cp为all耀和花夫妇(微量)

本篇有柯南元素(?)

——————

  今天的观影室,依旧吵闹呢

  “放这个!因为我的恋人是这个国家!我觉得可以!”“哟,难道你在磕安室透和本田菊的跨剧组cp?”“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磕过吴京和老王的拉郎cp!”“我明明磕老米和特朗普的cp!”

  极东对视一眼,缓缓扣了一个“?”

  “那个……”米僵硬的举起手,“我……罪不如此……”伊利亚发出今日的第一声爆笑,“没想到吧,小英雄你也有今天!”

  “我这里还有伊万和普京,仏叔和奥巴马,英sir和伊丽莎白二世,虽然女王去世了……”众人的表情终究僵硬了

  花夫妇:逃过一劫(✔)

  大侦探阿米 ,米:(再次僵硬)“哈哈……轮到我了哈哈……”

  【一个柯南的经典的开头,“我是英雄部部长阿尔弗雷德·f·琼斯”关于他的新闻占据了报纸显眼的位置,“某天在开世界会议的途中”一个艾伦快速飘过,“看到了一个和我很相似的可疑人物”他悄悄躲在墙角,偷听艾伦和奥利弗的交谈

  “处于好奇而去偷看的我,没注意从背后接近的另一名同伙”卢西安诺从背后举起小刀——米被打到,德/州(指眼睛)被摔到了地上,“我被那个男人下了毒药,没想到等我醒后,我的身体变小了”大米(?)吃下了药,变成了子米】

  《幻视游木真(》

  《亚瑟·毛利兰》

  《德————州——————》

  阿米相比于他的德州,更在意于游木真,“so,游木真和我很像吗”神川默默拉开图库,找出游木真的图,两位除了眼睛不一样之外,让人真的觉得是双胞胎,群瑶扒开萌x百科,“游木真的异时空同位体是阿尔你……”别说了,我知道了,合着我和马修不是兄弟是吧

  【“如果那些家伙发现阿尔弗雷德还活着,不仅我性命堪忧,身边的人也会收到波及”下一个场面,仏叔和子米站在了一个放满了书的房间,“在弗朗西斯的建议下,我隐瞒了身份”米戴上了一款眼睛,“在亚瑟询问名字的时候,情急之下我谎称自己为江户川阿米”子米旁边的书架上放着《江户川乱步全集》

  “为了收集那些人的情报,我便寄宿在副业为侦探的亚瑟家里,话说回来,知道我真实身份的,还有王耀,代号老白干,他原来是那些家伙的同伙,在逃离时不幸被抓,最终坚决的吃下与我相同的药,身体也变小了”】

  《米国人和霓虹》

  《亚瑟家有福尔摩斯,以侦探为副业和情合理》

  《仏仏到处捡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福尔摩斯,英家的一个著名侦探”神川在这里解释了一下

  “胡子啊,你可是真母爱啊↑↓”“?当时你照顾子米怎么不说啊”“别说了……离谱离谱……”

——————

8号到12号可能被狗学校拉去东方绿洲军训,所以快速摸了一篇……

俺现在可以免费塔罗牌占卜,想占滴可以找俺

温卿未

你X散兵 人造小猫咪也会有发什么期吗?

 GB

  

  

    

 GB

  

  

    

达克不在.
在学校摸了乐乐的童年(目移 嗯...

在学校摸了乐乐的童年(目移

嗯…我是垃圾(自杀


在学校摸了乐乐的童年(目移

嗯…我是垃圾(自杀


对方正在输入中...

  有一样的吗?我曾经把一整个文章的鸽屁股拍了一遍

  ( ̄y▽ ̄)~*捂嘴偷笑

  

  有一样的吗?我曾经把一整个文章的鸽屁股拍了一遍

  ( ̄y▽ ̄)~*捂嘴偷笑

  

某茜她油大饼

  给自己娃子约约稿,预算看心动指数 注:最后一张是新娃子 有服设可私

  给自己娃子约约稿,预算看心动指数 注:最后一张是新娃子 有服设可私

吾心未燃(在评论区看到我请让我滚去码文)

  摸鱼而已,但老福鸽表情包拟人

  @老福鸽儿 快来看看

  摸鱼而已,但老福鸽表情包拟人

  @老福鸽儿 快来看看

生姜≈

  送给@福鼎(快活) 

  

  随便画的(本人只会手绘,很少板绘),因为我趁我妈睡觉画的,So没注意五官与人体,我没有彩色铅笔,瓷的发绳是红色的

  

  

  

  事情经过:

  南射击玩枪时,枪一不小心走火,划伤了瓷的脸

  

  南:小同志,哥,对不起,哥不是故意的(扣手

  瓷:没关系的,南哥

  

  没有了

  

  在我的A1设定中瓷爹是长发,右眼装饰纯属好看//南是短发,但后面有个小辫子,不长

  

  送给@福鼎(快活) 

  

  随便画的(本人只会手绘,很少板绘),因为我趁我妈睡觉画的,So没注意五官与人体,我没有彩色铅笔,瓷的发绳是红色的

  

  

  

  事情经过:

  南射击玩枪时,枪一不小心走火,划伤了瓷的脸

  

  南:小同志,哥,对不起,哥不是故意的(扣手

  瓷:没关系的,南哥

  

  没有了

  

  在我的A1设定中瓷爹是长发,右眼装饰纯属好看//南是短发,但后面有个小辫子,不长

  

等烟火

【认命】

&站哥轩^^爱豆文

&全文2.2k

&阅文愉快。


-生活是一群浪漫鬼的狂欢。


00.

  宋亚轩有一个职业——站哥,每天蹲在机场大巴等等等等地方蹲自己爱豆,他的爱豆是刘耀文,一个很帅的小伙子,他时常也会感叹自己爱豆怎么这么可爱怎么怎么的。

  

  

  刘耀文就不必说了吧!十八亿少女的梦,一个身高186的重庆帅哥,喜欢唱歌,担Rap,他唱起Rap来少女们总会尖叫,使得演唱会变得吵闹,这是刘耀文其一烦恼,一句话:婆娘们太爱我了怎么办?

  

  

  可千万不要争议到底谁是刘耀文婆娘这件事,宋亚轩就是迫害之一,一边劝别吵了,一边...

&站哥轩^^爱豆文

&全文2.2k

&阅文愉快。




-生活是一群浪漫鬼的狂欢。



00.

  宋亚轩有一个职业——站哥,每天蹲在机场大巴等等等等地方蹲自己爱豆,他的爱豆是刘耀文,一个很帅的小伙子,他时常也会感叹自己爱豆怎么这么可爱怎么怎么的。

  

  

  刘耀文就不必说了吧!十八亿少女的梦,一个身高186的重庆帅哥,喜欢唱歌,担Rap,他唱起Rap来少女们总会尖叫,使得演唱会变得吵闹,这是刘耀文其一烦恼,一句话:婆娘们太爱我了怎么办?

  

  

  可千万不要争议到底谁是刘耀文婆娘这件事,宋亚轩就是迫害之一,一边劝别吵了,一边又说刘耀文是你们俩的,你们俩都是刘耀文婆娘,换来的是两人的嫌弃:谁要和她分享!

  

  

  前面的妈都不认,后面就有多么的相亲相爱。

  

  

  “对不起啊上午的事是我不对,我送你一张刘耀文稀有小卡吧!”

  

  

  “哎呀上午的事我也有错,我请你吃刘耀文代言的炸鸡吧!”

  

  

  宋亚轩突然觉得可耻,他刚刚是多么努力的劝她俩不要吵,现在怎么这么打脸呢。

  

  

  士可杀不可辱,我宋亚轩就得A起来!!

  

  

  今儿又是工作日,他在场地已经蹲了差不多5小时了,脚都蹲麻了,再不来手机都快玩空了。

  

  

  “轩哥你今天穿的好帅。”

  

  

  那是。

  

  

  有一句话说得好,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

  

  

  

  宋亚轩的手机总会存下很多刘耀文的照片,他喜欢拍视频,在视频里是可以截到许多张帅照,咦嘿,好帅。

  

  

  我叫刘耀文,是一个爱豆,我有一个站哥,听粉丝叫他好像叫的是轩哥吧,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很好听,叫宋亚轩。

  

  

  他,还挺可爱的说实话,他每次好像穿的都比较酷,我应该可以这么说,但我觉得他好可爱,我发誓我真的没见过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个子高高的,但实际好可爱。

  

  

  他好可爱,我好想rua一rua呀,那个脸上的肉,笑起来又可爱又漂亮,像馒头有点,我可以把他拐回家吗?

  

  

  忘了说了,我是一个男同,这是我的一个秘密,我喜欢的那个男生就是宋亚轩,他是我心里的私有婆娘。

  

  

刘耀文超话

  

  1楼:不会只有我一个发现了吧!!!

  2楼:我也发现了!!文哥是不是喜欢我们轩哥啊啊!!

  3楼: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刘耀文不会吧!!

  4楼:我轩哥又帅又可爱很难不爱好嘛!但是文哥......啊啊啊啊啊!!

  

  呀!轩:不可能!文哥肯定是想确认一下有多少站姐们来了而已!!而且而且!我已经站了2年!老客了!!

  

  

  听宋亚轩这么已解释,各位粉丝大众的心也总算冷静了一些。

  

  

  

  直到那天,这安静又破防了。

  

  

  这是宋亚轩第n+1天蹲站点了,意外也是这天的到来。

  

  

  就是这样,刘耀文像以往一般走来,走到宋亚轩面前,优雅的问,“能加个vx吗?”哈啰?记得你是公众人物吗?

  

  

  宋亚轩被惊讶到了,现在想法,我现在不就是:宋•真打脸•亚轩。

  

  

  “好、好啊。”宋亚轩想,这应该是文哥的小号吧,但等他点进朋友圈的时候才发现,大号。。。。。。

  

  

  谢谢,有被震惊到。

  

  

  微博响了,啊啊啊啊啊是朴灿烈啊啊!发微博了啊啊,我疯了啊啊,然后截图,把自己发疯的感想发朋友圈:急需呼吸机,已经屎掉了啊啊!

  

  

  另一边刚刚洗漱好的刘耀文:嗯?你不是之粉我一个人的吗?怎么还搞韩呢?

  

  

  

 这是一些人不喜欢宋亚轩的原因,因为她们认为,搞韩的就没几个脑子是正常的,那宋亚轩怎么可能会正常,个个都骂的宋亚轩无雨。

  

  

  小宋要为自己发声:什么叫搞韩的就没几个脑子正常的啊(流汗黄豆)

  

  

  这时候也会有人发:你搞韩啊,删了,拉黑了等等等等。

  

  

  但是很多和宋亚轩玩得好的人就不会这么说了,甚至会帮帮宋亚轩发声。

  

  

  或许是上次那些不正常的人没删光,这次还是免不了一场恶战。

  

  

  宋亚轩又发了一个朋友圈:加我前,带属性,还有,我当时给你发属性的时候你看没看啊你,有冰吧(流汗黄豆)

  

  

  宋亚轩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微博又叮了一声。

  

  

  刘耀文?深夜发微博?去看看。

  

  

  

刘耀文是帅锅:

  不是所有粉韩的人nz都不正常。

  

  

  完了,这事,走向不对,这是在为他发声吗啊啊我的文文各各,你好帅呀。

  

  

  当然,这事,没完。

  

  

  刘耀文还没找他算账呢。

  

  

  这天刘耀文敲响宋亚轩家门。

  

  

  “谁呀?”

  

  “外卖!”

  

  “这么快就到了啊!”

  

  

  刚打开门,外面的人就着急进来。

  

  

  诶,这谁,我的世界怎么一片黑。

  

  

  嘛耶,这是刘耀文对吧!

  

  

  “你好文哥,您今儿怎么大驾光临啊。”微笑。

  

  

  “来找你玩,不行吗?”疑问。

  

  

  “当然可以了。”微笑。

  

  

  “你粉韩?”

  

  

  “你不知道吗?”疑问。

  

  

  “知道,所以来找你算账啊。”

  

  

  “算账,我有什么帐是可以算的啊?唔......”

  

  

  “说好的只粉我怎么就粉了别人呢乖乖。”

  

  

  “乖乖?唔...”

  

  

  “乖乖,小乖,宝贝,小宝,心肝儿,婆娘。”

  

  

  “婆娘!文哥你疯啦!还亲我!你粉丝会生气的你不知道吗!”

  

  

  “我管他们干什么,我只想要了你。”

  

  

end.

  

  

  

  

  

  

  

  

  

  

  

  


  



倩茗

(斗罗,杀手姐姐不太冷)第十章拖的原因

按理说剧情构思好了,是不是很容易就写出来了呢?漏!大漏特漏!因为屑作者不会写动作戏,然而第十章全部都是男女主的炫技,原谅我拖了这么久,有没有太太教教我咋写动作戏(之前说的男女主作者不打算画了,约了个女主的大头稿,等太太画完就给你们看)

按理说剧情构思好了,是不是很容易就写出来了呢?漏!大漏特漏!因为屑作者不会写动作戏,然而第十章全部都是男女主的炫技,原谅我拖了这么久,有没有太太教教我咋写动作戏(之前说的男女主作者不打算画了,约了个女主的大头稿,等太太画完就给你们看)

上鱼野

邓超四周年誓约吧唧

邓超四周年誓约吧唧

南溪.

莫教授的女朋友 三

我流 有私设(目前没有)  ooc预警     

  

  

  距离莫弈消失在我的世界已经有几个星期了,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心里也清楚,次元壁这个东西,能破一次已经很了不起了,就把这一切当做一个美好的梦,即使不能相见,依然可以相爱不是吗?


       自我安慰心里建设数十分钟后,我去看了看游戏,和预料中一样,能登录了。我看着页面上浅笑...

我流 有私设(目前没有)  ooc预警     

  

  

  距离莫弈消失在我的世界已经有几个星期了,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心里也清楚,次元壁这个东西,能破一次已经很了不起了,就把这一切当做一个美好的梦,即使不能相见,依然可以相爱不是吗?


       自我安慰心里建设数十分钟后,我去看了看游戏,和预料中一样,能登录了。我看着页面上浅笑的莫弈,一边胡乱戳他,一边念念叨叨。


“说好了一直在一起呢”


“笨蛋莫弈又不要我了”


“你怎么舍得我一个人”


“莫弈,我好想你”


“莫弈,再见一面,好不好?”


       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啪嗒啪嗒又落下。那边朋友发信息过来说再不去上课就要完蛋了,为了学分,我连忙搁下手机,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去上课了。


       讲课的还是那个老教授,我特意选在最后排,窗外阳光明媚,就像那天突然看到莫弈出现在面前一样。


        摸鱼划水的人不少,老教授虽然严格的要命,但胜在我平时认真,所以在我掏出手机时他也没有什么反应。


        我把声音关了,打开游戏,只剩下一个头的莫弈出现在屏幕上。又是这样,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bug满天飞,要么一片虚无,要么头和身子没一个,缺胳膊少腿都是经常发生的,半夜上号简直就是恐怖片效果。


       我向来不喜欢宿舍,所以今天也是照常回了家,刚换完衣服,门外就响起急而短促的敲门声,我连忙起身去开门,还有几步距离时,门外又响起类似于重重倒地的声音。

  

  我给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开门,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晕在我的门口,我彻底愣了,掏出手机就要报警,内心慌的不行:哥们你坚持住啊,别死我门口啊,要不然给人看到了我得进去,那就真的说不清了!

  

  我一边解锁手机,一边打量着他。刚刚脑子混乱,现在清醒了,我才发现,这个人,好像莫弈啊……

  

  天很暗,我看他虽然伤口很多,但是基本上皮外伤居多,没有伤及五脏六腑也没有骨折什么的,我咬咬牙,确保周围监控拍不到,也没路人,就把他拖进卧室。

  

  等到心情冷静下来,我给他擦拭伤口的手顿住了。眼睛比脑子反应要快,声音也染上了哭腔,“莫弈……”眼泪汹涌,有喜悦,有悲伤,有心疼。

  

  是他,是莫弈,他来找我了……莫弈躺在床上,白色的衬衫都是血迹脏污,身上都是伤口,所幸已经被我处理干净。

  

  我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生怕他会消失,莫弈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大概是被灯光刺激到,又重新闭上了。我连忙将灯关上,打开台灯,调到最适合的亮度。

  

  看到莫弈没什么大问题,我哭的更厉害了,莫弈睁开眼睛,挣扎着起身,将我圈在怀里,轻声哄着:“没事了,没事了,抱歉,是我的问题,别怕,我在,不要哭了,我的蔷薇。”我的眼泪根本控制不住,一遍遍确认着爱人的存在。

  

  “莫弈”“我在”“莫弈”“嗯”“莫弈”“我一直在,别怕”

  

  我打开手机,果然,系统维护了。

  

  “莫弈,疼不疼啊……”我心疼的看着他那些伤口,眼泪又下来了,他无奈笑笑,理着我的发丝,擦去我的眼泪。

  

  “如果这是能永远见到你的代价,那我不觉得疼,相反,我认为这很值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