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耶律皓南

16739浏览    395参与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13

耶律皓南见玉兰音现身于此,收剑入鞘。

他浓眉微蹙——

「原以为鬼鬼祟祟藏身于草丛的是那几个胆大包天的盗墓贼,未料到现身的竟是玉兰音!

方才我察觉有人背后跟踪我,一直猜想着必然是玉兰音无疑!

果不其然是他!」

玉兰音踱至耶律皓南面前,拱手见礼:“属下参见国师!”

耶律皓南沉声道:“平身!”

玉兰音起身,抬眸望向耶律皓南。

耶律皓南问道:“玉兰音,妳为何现身于此处,本座并未投放狼烟信号召唤妳前来?”

玉兰音答曰:“启禀国师,属下即将返往京城诛杀迪拉,夺大契丹玉玺,于是专程前来向国师辞行!”

耶律皓南略一颔首,道:“唔!一路上多加小心!切记!夺大契丹玉玺是头等大事,其次才是诛杀迪...

耶律皓南见玉兰音现身于此,收剑入鞘。

他浓眉微蹙——

「原以为鬼鬼祟祟藏身于草丛的是那几个胆大包天的盗墓贼,未料到现身的竟是玉兰音!

方才我察觉有人背后跟踪我,一直猜想着必然是玉兰音无疑!

果不其然是他!」

玉兰音踱至耶律皓南面前,拱手见礼:“属下参见国师!”

耶律皓南沉声道:“平身!”

玉兰音起身,抬眸望向耶律皓南。

耶律皓南问道:“玉兰音,妳为何现身于此处,本座并未投放狼烟信号召唤妳前来?”

玉兰音答曰:“启禀国师,属下即将返往京城诛杀迪拉,夺大契丹玉玺,于是专程前来向国师辞行!”

耶律皓南略一颔首,道:“唔!一路上多加小心!切记!夺大契丹玉玺是头等大事,其次才是诛杀迪拉,妳可明白?”

玉兰音拱手答曰:“属下谨遵国师教诲!”

她目光落向耶律皓南身后那具空心棺木,神情忽然变得极其古怪。

玉兰音目光重新回到耶律皓南的脸上,启唇问曰:“敢问国师,棺木下原本葬着何许人也?为何如今棺木会被劈成两半,棺木之下竟会连一具骸骨也不剩,究竟何人所为?”

她这一番问话立即触碰到了耶律皓南的隐痛。

耶律皓南神情不耐地打断玉兰音:“本座奉劝妳一句,「事不关己,己不劳心」!妳只需完成任务即可!明白了?”

玉兰音诚惶诚恐地应着:“国师教训的是!属下不该逾矩!属下先行告退!”

“唔,妳可以退下了!”

耶律皓南淡应了声。

玉兰音转身迅速遁走。

耶律皓南收回目光,回首望了一眼身后的空心棺木,脸色铁青地转身举步。

他心烦意乱地翻身上马,马不停蹄地赶回如意客栈。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12

简碧瑶的棺木实则是被杨戬施展法术劈成了两半。

昨日穆桂英随穆羽、卓东来和游所为一同外出处理寨务,穆桂英追踪一名神秘黑衣人至此,蓦然间发觉了简碧瑶的坟冢。

该名神秘黑衣人正是玉兰音。

卓东来和游所为主动配合穆羽,对穆桂英善意隐瞒简碧瑶之死。

杨戬幻化成耶律皓南的模样,与卓东来和游所为在穆桂英面前上联袂演了一出戏。

穆桂英此刻正误以为是耶律皓南故意唆使神秘黑衣人引诱她至简碧瑶的坟冢,让她「误以为」简碧瑶已死。

为的是阻挠她和杨宗保「旧情复燃,双宿双栖」。

耶律皓南一番左顾右盼,俯身捡起了他亲手为简碧瑶所刻的墓碑。

墓碑上刻着「师妹简碧瑶之墓」如斯七个大字。

他哀伤地凝望着简碧瑶的...

简碧瑶的棺木实则是被杨戬施展法术劈成了两半。

昨日穆桂英随穆羽、卓东来和游所为一同外出处理寨务,穆桂英追踪一名神秘黑衣人至此,蓦然间发觉了简碧瑶的坟冢。

该名神秘黑衣人正是玉兰音。

卓东来和游所为主动配合穆羽,对穆桂英善意隐瞒简碧瑶之死。

杨戬幻化成耶律皓南的模样,与卓东来和游所为在穆桂英面前上联袂演了一出戏。

穆桂英此刻正误以为是耶律皓南故意唆使神秘黑衣人引诱她至简碧瑶的坟冢,让她「误以为」简碧瑶已死。

为的是阻挠她和杨宗保「旧情复燃,双宿双栖」。

耶律皓南一番左顾右盼,俯身捡起了他亲手为简碧瑶所刻的墓碑。

墓碑上刻着「师妹简碧瑶之墓」如斯七个大字。

他哀伤地凝望着简碧瑶的墓碑,喃喃自语道:“碧瑶,师兄今日原本要提前来拜祭妳的!奈何来到此,却见到此等令人气愤的情景!或许是天意让师兄带妳南下汴京城,让妳回到令尊、令堂和令弟身边……”

耶律皓南话音刚落,忽然再度敏锐地察觉到身后掠过一道人影。

莫非是那几名不知死活的盗墓贼?

他蓦然转身,大喝一声:“何人鬼鬼祟祟在此?还不速速现身!”

耶律皓南双拳紧握,怒视前方。

倘若当真是那几名杀千刀的盗墓贼不死心地半途折返,正好趁此机会将他们一并送上西天。

耶律皓南拔剑出鞘,神色冷峻地盯着草丛。

草丛内果不其然有人缓缓步出。

并非盗墓贼,而是玉兰音。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11

背景歌曲:《寻寻觅觅》

人潮

没方向

这冰冷的心

也一样

夜深

街角

游人

散后

惆怅

眼内

只有

失望

从前

若不对

你可会

将一切

体谅

在街灯里

徘徊

盼望

偏不再

遇上

在离离合合里

谁又想

得到

给所爱

所伤

一句

不经意

轻率的说话

便留下

爱侣

一世

感伤

在寻寻觅觅里

缘分

一消散

就像

梦一场

风里

空得我

孤单的上路

独自

对夜长

人潮

没方向

这冰冷的心

也一样

夜深

街角

游人

散后

惆怅

眼内

只有

失望

从前

若不对

你可会

将一切

体谅

在街...

背景歌曲:《寻寻觅觅》

人潮

没方向

这冰冷的心

也一样

夜深

街角

游人

散后

惆怅

眼内

只有

失望

从前

若不对

你可会

将一切

体谅

在街灯里

徘徊

盼望

偏不再

遇上

在离离合合里

谁又想

得到

给所爱

所伤

一句

不经意

轻率的说话

便留下

爱侣

一世

感伤

在寻寻觅觅里

缘分

一消散

就像

梦一场

风里

空得我

孤单的上路

独自

对夜长

人潮

没方向

这冰冷的心

也一样

夜深

街角

游人

散后

惆怅

眼内

只有

失望

从前

若不对

你可会

将一切

体谅

在街灯里

徘徊

盼望

偏不再

遇上

在离离合合里

谁又想

得到

给所爱

所伤

一句

不经意

轻率的说话

便留下

爱侣

一世

感伤

在寻寻觅觅里

缘分

一消散

就像

梦一场

风里

空得我

孤单的上路

独自

对夜长

在离离合合里

谁又想

得到

给所爱

所伤

一句

不经意

轻率的说话

便留下

爱侣

一世

感伤

在寻寻觅觅里

缘分

一消散

就像

梦一场

风里

空得我

孤单的上路

独自

对夜长

在离离合合里

谁又想

得到

给所爱

所伤

一句

不经意

轻率的说话

便留下

爱侣

一世

感伤

在寻寻觅觅里

缘分

一消散

就像

梦一场

风里

空得我

孤单的上路

独自

对夜长

风里

空得我

孤单的上路

独自

对夜长


耶律皓南一路上奔波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安全抵达齐州历山之巅。

简之行祖籍正好就在齐州。

两年前,寇准奉赵光义旨意,将简之行、简夫人和简公子一同合葬在汴京城内。

以致于简之行、简夫人和简公子无法魂归故土。

耶律皓南曾经当天立誓,不到挥军南下那一日,便不领兵前往一趟汴京城。

他唯有暂且将简碧瑶的坟冢暂时安放于齐州历山之巅,假以时日再将简碧瑶的骨灰瓮迁往汴京城,与简之行、简夫人和简公子合葬。

耶律皓南行色匆匆地赶至简碧瑶坟冢的所在之处。

他若有所思地望向背后。

这一路上,耶律皓南敏锐地察觉到背后有人跟踪。

此人正是玉兰音。

耶律皓南心中若有所觉,却佯装不知。

玉兰音对向来他忠心耿耿,护主心切,一路尾随不足为奇。

耶律皓南虽感玉兰音多此一举,却也对她心存感激。

他翻身下马,将马儿牵至一棵国槐树下,拴好马儿,再趁夜径直踱至简碧瑶坟冢面前。

耶律皓南颇为震惊地发现简碧瑶的棺木被劈成了两半。

棺木内竟然是空心的!

他手中的祭品霎时之间洒落了一地。

耶律皓南倒退数步,脸上的神情瞬息万变——

「棺木怎么可能会是空心的?

两年前我担忧碧瑶的肉身腐烂,引来飞禽走兽啄食,迫不得已以大契丹的「火葬」习俗火化了碧瑶的肉身?

棺木之下何解不见装载有碧瑶的骨灰瓮?

棺木又何解会被劈成两半?

可是有盗墓贼途经碧瑶的孤坟,一时心血来潮想要看看有何值钱的家当,最终发觉空无一物?

他们恼羞成怒,眼看两手空空而归,便拿碧瑶的棺木泄愤,一斧子将碧瑶的棺木劈成两半,并将碧瑶的骨灰瓮随意遗弃?」

耶律皓南心中燃起了熊熊怒火,蓦地怒吼出声:“倘若让刘皓南知晓是何人所为,必会挖他祖坟,毁他龙脉,教他后世子孙永世不得安宁!”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10

杨宗保不愿因为一时意气,和潘美撕破脸皮,陷整个天波府杨家于水深火热之中,唯有强行按捺住满腔怒火,义正辞严地为穆桂英打抱不平。

然则有关穆桂英的流言蜚语经已遍布整个汴京城内外,单凭杨宗保一人之力不足以堵住悠悠众口。

至于杨排风,她骤然被流言蜚语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久而久之难免会因为「人言可畏」而心烦意乱。

杨排风甚至于半年前还动过离开天波府,打道回府,另谋生路的念头,最终仍是在佘赛花与柴文意和其余五位杨夫人、杨延琪、杨延瑛一众杨门女将苦口婆心的规劝之下选择坦然处之,不再被流言蜚语所困。

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事态演变至今,罔论是杨排风抑或是杨宗保,皆早已不堪其扰。

杨排风无...

杨宗保不愿因为一时意气,和潘美撕破脸皮,陷整个天波府杨家于水深火热之中,唯有强行按捺住满腔怒火,义正辞严地为穆桂英打抱不平。

然则有关穆桂英的流言蜚语经已遍布整个汴京城内外,单凭杨宗保一人之力不足以堵住悠悠众口。

至于杨排风,她骤然被流言蜚语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久而久之难免会因为「人言可畏」而心烦意乱。

杨排风甚至于半年前还动过离开天波府,打道回府,另谋生路的念头,最终仍是在佘赛花与柴文意和其余五位杨夫人、杨延琪、杨延瑛一众杨门女将苦口婆心的规劝之下选择坦然处之,不再被流言蜚语所困。

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事态演变至今,罔论是杨排风抑或是杨宗保,皆早已不堪其扰。

杨排风无言叹息。

她抬眸望向韦烈,关切地询问了一句:“韦枢密使一路风尘仆仆,可有用过膳?”

韦烈道:“韦某在路上耽误了太多时辰,唯有沿途匆匆用过膳,便马不停蹄地赶回营中。”

杨排风安下心来,欠身向韦烈请辞:“排风先行告退!”

韦烈略一颔首。

杨排风转身返往帐篷。

一番洗漱过后,杨排风躺于榻上,始而回顾着今日从白天到黑夜发生的一切——

「今日老爷和少爷前脚刚走,皇上就迫不及待地颁下圣旨,宣我入宫一趟!

当时的情形真是万分险恶,好在我在八姐和九妹的相助之下才得以脱身。

而后逃难的途中,我遇到了那位好心肠的兄台,与他相处了不到一个时辰。

不可否认的,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得以再见?

我和那位兄台不过萍水相逢,或许此生难有相见之日!

他一路上忽冷忽热的举止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却不打算深究。

并非我心中不以为意,而是自觉身份卑微,不可能再与那位兄台产生任何交集!

虽则那位兄台提及他「无根无家、无父无母」,不过是「无名之辈」,但从他的气质谈吐判断,他必定是一位家道中落的「富家子弟」!

罢了,我莫再多虑了!

好在老爷和少爷不曾怪罪于我,此刻我又安顿于营中了……

我不必再担惊受怕,得以安心就寝!」

杨排风躺在榻上辗转反侧了好一阵儿,才沉沉睡下。

纷乱而冗长的一天终于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9

杨排风闻听韦烈所言,一下变得情绪低落。

这一年来,杨宗保和穆桂英、杨排风三人的传言被「一传十、十传百」,最终被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身为当事人的杨排风早于半年前便知晓一切,而杨宗保却于三个月前才蓦然惊觉。

杨宗保和韦烈、呼延守信、呼延守勇一同于三个月前端午节当日在天香居内小坐,骤然听闻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于众目睽睽之下大放厥词。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在汴京城内造谣生事已不是一日两日之事,早于一年前便开始了。

当年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奉旨招安穆柯寨,对穆桂英见色起意,却求亲不遂,反倒被穆桂英狠狠地戏耍了一番。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恼羞成怒,逢人便出言中伤穆桂英...

杨排风闻听韦烈所言,一下变得情绪低落。

这一年来,杨宗保和穆桂英、杨排风三人的传言被「一传十、十传百」,最终被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身为当事人的杨排风早于半年前便知晓一切,而杨宗保却于三个月前才蓦然惊觉。

杨宗保和韦烈、呼延守信、呼延守勇一同于三个月前端午节当日在天香居内小坐,骤然听闻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于众目睽睽之下大放厥词。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在汴京城内造谣生事已不是一日两日之事,早于一年前便开始了。

当年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奉旨招安穆柯寨,对穆桂英见色起意,却求亲不遂,反倒被穆桂英狠狠地戏耍了一番。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恼羞成怒,逢人便出言中伤穆桂英,言语之中极尽侮辱之能事。

更令人不齿的是,此三人还造谣杨宗保和杨排风主仆二人早已暗通款曲多时。

倘若当日韦烈和呼延守信、呼延守勇不曾一再拦阻,对杨宗保一番晓以大义,杨宗保早已怒不可遏地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狠狠地出手教训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一顿。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他们很不凑巧的与杨宗保、韦烈和呼延守信、呼延守勇正好为「同窗」。

邱大寿是潘美的外甥,亦是当朝太尉邱善衡的公子。

李文博和李文豪的生父则是前北汉降臣,如今官拜「宰相」的李恽。

邱大寿早于应天书院求学之初,仗着自个儿是邱善衡的公子,又有潘美这个舅父撑腰,经常伙同李文博、李文豪弟兄二人沆瀣一气,处处排挤杨宗保。

韦烈和呼延守信、呼延守勇皆因平素与杨宗保交好,也被牵连在内。

他们对此毫无怨言,时常为杨宗保打抱不平,据理力争。

如今长大成人,一同入仕为官,邱大寿又时常伙同李文博和李文豪,与潘美多番联名弹劾天波府杨家。

邱大寿个性嚣张跋扈,时常和李文博、李文豪四处欺压百姓、作威作福、搜刮民脂民膏、无恶不作,素来与杨宗保、韦烈、呼延守信、呼延守勇等四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8

背景歌曲:《真实谎言》

谁人

在场内

对天

对地

说出

老实

谎言

谁人

在门外

向左

向右

拨起

猛烈

火焰

若旧时

只可

跟随

游荡

在脚边

十年后

都可

使你

惊惶

红着脸

唯求

用潜力

发光

发热

似花

吐艳

眼前

让快乐

时候

停在

当晚

那盛宴

要一切

从头

逆转

不需

鲜血溅

倦了吧

其实

未到

终点

错或对

今天

反了面

明日

再并肩

让岁月

沉淀

人事

分秒

也在变

就算

谷底里

亦能

安守

好戏

上演

远走的风景

不要

思念

用最大

能力

背...

背景歌曲:《真实谎言》

谁人

在场内

对天

对地

说出

老实

谎言

谁人

在门外

向左

向右

拨起

猛烈

火焰

若旧时

只可

跟随

游荡

在脚边

十年后

都可

使你

惊惶

红着脸

唯求

用潜力

发光

发热

似花

吐艳

眼前

让快乐

时候

停在

当晚

那盛宴

要一切

从头

逆转

不需

鲜血溅

倦了吧

其实

未到

终点

错或对

今天

反了面

明日

再并肩

让岁月

沉淀

人事

分秒

也在变

就算

谷底里

亦能

安守

好戏

上演

远走的风景

不要

思念

用最大

能力

背水

一战

谁人用

沉默

冷冰

冷面

掩饰

最乱

痴缠

谁人在

同步

各走

各路

揭穿

各自

嘴脸

让旧时

汹涌

一场

盟誓

在耳边

热情后

都可

转向

忽然

拿着箭

唯求用

时日

每天

每段

最终

到达

最前

让美丽

良善

如像

标志

印在脸

要一切

从头

逆转

不需

鲜血溅

倦了吧

缘分

又转

一圈

爱或怨

今天

虽了断

明日

再发展

让岁月

沉淀

人事

分秒

也在变

就算

谷底里

亦能

安守

好戏

上演

远走的风景

不要

思念

用最大

能力

背水

一战

最好的光景

总有

考验

用最大

成就

获得

冠冕


杨排风迟疑再三,还是向韦烈打听杨宗保和穆桂英二人之间的进展如何:“韦枢密使,今日你与将军一同前往穆柯寨,一切可还顺利?”

韦烈闻言一叹:“妳亦知晓此事?想必是太君和杨伯母提及的!韦某和仲容并非前往穆柯寨,而是一同先行前往钱塘县搜查五石散的货仓所在之处,无功而返!紧接着韦某又陪同仲容去了一趟郓州小茅屋拜会穆姑娘,依旧无功而返!”

杨排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穆桂英此刻并非身处于穆柯寨,而是身处于郓州境内。

她略一思索,凝眉问曰:“无功而返?韦枢密使言下之意,是指你和将军并未如愿与穆姑娘见上一面?”

韦烈闻言一叹:“恰恰相反!韦某和仲容前往小茅屋的半途中,巧遇了穆姑娘和他的师妹「简小姐」!”

杨排风惊呼一声:“简小姐不正是相爷外甥女、穆姑娘师妹?”

韦烈一思及性情俏皮可爱的季雅琴,目光一下放柔了。

他的语气不觉也变得柔和了几分:“正是!”

杨排风沉吟道:“原来如此!坊间传闻果然是捕风捉影的!”

韦烈有感而发:“可不是么!韦某一时辞不达意,引用了邱参知政事对穆姑娘的蔑称,穆姑娘虽未出言怪罪,但想必他终究还是介怀的!韦某生怕这般无心之失将会加深仲容和穆姑娘之间的误会!今日怕是无法澄清误会了,唯有留待明日抵达穆柯寨,再另觅良机向穆姑娘正式赔礼道歉!”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7

耶律皓南随身携带着巴豆和迷烟返回了如意客栈。

他步上二楼,身轻如燕地来到卯间,用三支迷烟放倒了邱大寿、李文博、李文豪等人。

耶律皓南推开虚掩的门,瞧见邱大寿、李文博、李文豪等人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地。

他从容不迫地步入卯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堆服食五石散的器皿。

几上、地上残留的白色粉末,正是被视为「禁物」的五石散。

杨宗保先前的分析判断最终被证实了。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几乎去遍了汴京城内客栈,甚至花街柳巷。

他们一旦药瘾发作,便溜进客房内服食五石散,寻欢作乐。

耶律皓南目光投向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轻蔑地勾了勾唇——

「权当是此三人服食了过量的五石散,一时之间不省人事!...

耶律皓南随身携带着巴豆和迷烟返回了如意客栈。

他步上二楼,身轻如燕地来到卯间,用三支迷烟放倒了邱大寿、李文博、李文豪等人。

耶律皓南推开虚掩的门,瞧见邱大寿、李文博、李文豪等人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地。

他从容不迫地步入卯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堆服食五石散的器皿。

几上、地上残留的白色粉末,正是被视为「禁物」的五石散。

杨宗保先前的分析判断最终被证实了。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几乎去遍了汴京城内客栈,甚至花街柳巷。

他们一旦药瘾发作,便溜进客房内服食五石散,寻欢作乐。

耶律皓南目光投向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轻蔑地勾了勾唇——

「权当是此三人服食了过量的五石散,一时之间不省人事!

根本与我无尤!」

他斯斯然转身举步。

耶律皓南一步下一楼,便径直离开了如意客栈,踏上了通往简碧瑶坟冢的路途。

这一去,任凭耶律皓南以往如何运筹帷幄、机关算尽,也终有想象不到的情形发生。

远在千里之外的宋营内,韦烈外出了整整两个时辰,终于一路风尘仆仆而归。

他沿途明察暗访,却暂时一无所获。

韦烈深感愧对杨宗保的期待,拖着沉重的步履往前踱步。

杨排风于伙房内忙活了手头上的活儿,举步步出伙房,正好与韦烈不期而遇。

韦烈与杨排风目光交会,朝杨排风颔首示意。

杨排风向韦烈见礼:“韦枢密使!”

韦烈挤出一丝笑容,颔首回礼。

他很快敛起笑意,长叹一声。

杨排风关切地询问了一句:“韦枢密使缘何叹气?”

韦烈蹙眉曰:“韦某此趟外出仍然无功而返!咳!今日不知为何,竟然「诸事不顺」!”

杨排风闻言,善解人意地安慰了韦烈一句:“韦枢密使,你不必太过担忧,「车到山前必有路」!”

韦烈勉强一笑,喟叹曰:“但愿如此!”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6

杨戬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郎中」,再施展法术变出了三支迷烟,静候耶律皓南大驾光临。

一番守株待兔,终于见耶律皓南现身。

杨戬春风一笑,迎上前去,假装不小心与耶律皓南撞了个满怀。

耶律皓南蹙眉瞪着杨戬幻化的「郎中」,忽然瞥见他一脸「慌张」地蹲在地上捣腾迷烟。

迷烟一共三支。

耶律皓南见状,正中下怀。

杨戬幻化的「郎中」抬眸对上耶律皓南淡漠的目光,故作慌张地启唇曰:“公子,方才老朽慌不择路,不慎冲撞到公子!还望公子恕罪!”

耶律皓南不以为意地一笑,挑眉道:“慌不择路?阁下可是做了何等亏心事?”

杨戬幻化的「郎中」连忙道:“不敢,不敢,老朽告退!”

“且慢!”

耶律皓南出声唤住杨戬...

杨戬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郎中」,再施展法术变出了三支迷烟,静候耶律皓南大驾光临。

一番守株待兔,终于见耶律皓南现身。

杨戬春风一笑,迎上前去,假装不小心与耶律皓南撞了个满怀。

耶律皓南蹙眉瞪着杨戬幻化的「郎中」,忽然瞥见他一脸「慌张」地蹲在地上捣腾迷烟。

迷烟一共三支。

耶律皓南见状,正中下怀。

杨戬幻化的「郎中」抬眸对上耶律皓南淡漠的目光,故作慌张地启唇曰:“公子,方才老朽慌不择路,不慎冲撞到公子!还望公子恕罪!”

耶律皓南不以为意地一笑,挑眉道:“慌不择路?阁下可是做了何等亏心事?”

杨戬幻化的「郎中」连忙道:“不敢,不敢,老朽告退!”

“且慢!”

耶律皓南出声唤住杨戬幻化的「郎中」,慢条斯理地启唇曰:“可否将你手中三支迷烟全部卖给我?”

他不容置喙,直截了当地提出要求。

杨戬幻化的「郎中」亦不多言,便将手中的三支迷烟悉数奉上。

耶律皓南从系在腰间的钱袋内掏出一锭银子,往杨戬易容的「郎中」面前晃了晃,启唇问曰:“够么?”

杨戬幻化的「郎中」连连颔首曰:“够了,够了!老朽谢过公子!”

耶律皓南撇唇一笑,自顾自地转身离去。

与其让该名「郎中」留着迷药「坏事做尽」,倒不如让他留作己用。

杨戬目送耶律皓南挺拔的身影渐行渐远,快速闪至无人处,化作一缕轻烟遁去。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5

耶律皓南先行返回一趟如意客栈。

他踱至案前,对掌柜的言简意赅地吩咐道:“一间客房,劳驾!”

掌柜的略一颔首道:“客官请稍候!”

掌柜的使唤店小二将耶律皓南领上二楼,到了辰间。

就在此时,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的面容在耶律皓南面前一掠而过。

耶律皓南冷冷地勾唇一笑。

他在一旁冷眼旁观,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在店小二的指示下步入了卯间。

耶律皓南徐徐降下二楼,笔直步出如意客栈。

片刻,耶律皓南策马离去。

他有意出门一趟,先行就近购置祭品,再另行购置迷烟和巴豆,放倒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对他们略施惩戒。

再者,简碧瑶的生忌将至,耶律皓南决定提前前往简碧瑶的坟冢祭拜。...

耶律皓南先行返回一趟如意客栈。

他踱至案前,对掌柜的言简意赅地吩咐道:“一间客房,劳驾!”

掌柜的略一颔首道:“客官请稍候!”

掌柜的使唤店小二将耶律皓南领上二楼,到了辰间。

就在此时,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的面容在耶律皓南面前一掠而过。

耶律皓南冷冷地勾唇一笑。

他在一旁冷眼旁观,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在店小二的指示下步入了卯间。

耶律皓南徐徐降下二楼,笔直步出如意客栈。

片刻,耶律皓南策马离去。

他有意出门一趟,先行就近购置祭品,再另行购置迷烟和巴豆,放倒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对他们略施惩戒。

再者,简碧瑶的生忌将至,耶律皓南决定提前前往简碧瑶的坟冢祭拜。

耶律皓南怅然一叹。

他购置了祭品,策马离去。

远在天庭的杨戬透过昆仑镜目睹这一幕,一眼便看穿了耶律皓南的心思。

杨戬收起昆仑镜,亲自下凡一趟。

耶律皓南冒夜专程去了一趟医馆。

他轻而易举地购置了巴豆,却无法如愿购置迷烟,还遭受到了医馆老板异样的目光。

巴豆虽则轻易能购置一二,但迷烟却难如登天。

皆因迷烟是不入流之物,一般是采花贼用来迷倒黄花闺女,趁势逞凶作恶之物。

「阮家村命案」和「采花贼连环案」皆在相近的时刻发生,遭到了朝廷的严厉打压。

五石散和蒙汗药、迷烟一同被视为「禁物」,严禁商家公开出售或私自交易,违令者「斩首示众」。

耶律皓南久居于大契丹,自然不得而知。

他不明就里,但不作深究,依旧从容不迫地转身离去。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4

耶律皓南再一颔首。

他沉吟片刻,道:“陈守义早已于十年前归降于大契丹,半年前陷害天波府杨家未果,因事迹败露而束手就擒,他的府内当然不可能藏有父王的亲笔降书!”

耶律皓南言及于此,脑海中再度浮现杨排风娟秀的面容。

他忽然茅塞顿开,再道:“本座大可不必舍近求远!父王生前最为器重杨继业父子,降书或许极有可能藏于天波府内!”

玉兰音略一斟酌,颔首曰:“国师言之有理!”

耶律皓南沉吟片刻,抬眸望向玉兰音,发号施令道:“玉兰音!妳尽快返回汴京城,随时待命!”

“属下领命,属下告退!”

玉兰音朝耶律皓南一拱手,缓缓转身离去。

他注视着玉兰音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竹林深处,心中满是对潘美的嘲讽和鄙夷...

耶律皓南再一颔首。

他沉吟片刻,道:“陈守义早已于十年前归降于大契丹,半年前陷害天波府杨家未果,因事迹败露而束手就擒,他的府内当然不可能藏有父王的亲笔降书!”

耶律皓南言及于此,脑海中再度浮现杨排风娟秀的面容。

他忽然茅塞顿开,再道:“本座大可不必舍近求远!父王生前最为器重杨继业父子,降书或许极有可能藏于天波府内!”

玉兰音略一斟酌,颔首曰:“国师言之有理!”

耶律皓南沉吟片刻,抬眸望向玉兰音,发号施令道:“玉兰音!妳尽快返回汴京城,随时待命!”

“属下领命,属下告退!”

玉兰音朝耶律皓南一拱手,缓缓转身离去。

他注视着玉兰音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竹林深处,心中满是对潘美的嘲讽和鄙夷——

「潘贼虽然身为大宋太师,权倾朝野,但背地里却对太后和陛下俯首称臣,打着「忠君爱国」的旗号行「通敌卖国」之实!

倘若赵光义那昏君日后得知其老丈人竟是如此奸佞之人,他又该作何感想?」

耶律皓南不屑冷哼,转身返回了如意客栈。

趁着时辰不算太晚,耶律皓南有意先行恶整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再启程前往齐州一趟拜祭简碧瑶。

明日一早便动身前往穆柯寨会一会穆桂英。

他殊不知简碧瑶的坟冢面前早已变故横生,只余满地疮痍。

耶律皓南一念及生性倔强的穆桂英,不由轻叹一声,加快步履踱回了如意客栈。

他姑念他和穆桂英好歹师兄妹一场,临时起意明日先行前往穆柯寨一趟,将杨宗保殿前请缨招安穆柯寨一事如实告知于穆羽和穆桂英。

而后再亲自埋伏于赵光义「御驾亲征」必经之路雁门关,「智擒赵光义」。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3

耶律皓南扬眉望向玉兰音,暗忖了忖——

「探访故人?

按玉兰音先前的说法,他的遭遇与我如出一辙,为无父无母的孤女?

他尚且有其余可以投靠的至亲?

冷眼旁观之下,玉兰音似乎有何难言之隐?

也罢,只要他能助我一臂之力,便随他去吧!

任何人都有其不得不隐瞒之事,我也不例外!」

他不置可否地略一颔首,直言不讳地向玉兰音下达指令:“八部余孽迪拉夺走了大契丹玉玺,本座问卜六爻卦,预测此时此刻他正潜伏于汴京城的正南方伺机作祟,妳设法查出他的具体藏匿之处,然后……”

耶律皓南清冷的黑眸掀起一抹肃杀之色,将手掌横在颈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玉兰音立即会意过来,复又拱手请示道:“属下一旦完成...

耶律皓南扬眉望向玉兰音,暗忖了忖——

「探访故人?

按玉兰音先前的说法,他的遭遇与我如出一辙,为无父无母的孤女?

他尚且有其余可以投靠的至亲?

冷眼旁观之下,玉兰音似乎有何难言之隐?

也罢,只要他能助我一臂之力,便随他去吧!

任何人都有其不得不隐瞒之事,我也不例外!」

他不置可否地略一颔首,直言不讳地向玉兰音下达指令:“八部余孽迪拉夺走了大契丹玉玺,本座问卜六爻卦,预测此时此刻他正潜伏于汴京城的正南方伺机作祟,妳设法查出他的具体藏匿之处,然后……”

耶律皓南清冷的黑眸掀起一抹肃杀之色,将手掌横在颈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玉兰音立即会意过来,复又拱手请示道:“属下一旦完成了任务,又该如何处置「玉玺」?”

耶律皓南淡淡地觑了玉兰音一眼,薄唇微启:“先交由本座一辩真伪,再转交潘贼代为保管!留待本座南下汴京城再将「玉玺」物归原主!妳代本座警告那老匹夫,最好别耍花样,否则当心本座人前抖出他那些见不得光的丑事来!”

玉兰音的眸光中掠过一抹寒意。

耶律皓南看在眼里,若有所悟——

「玉兰音看上去对潘贼恨之入骨!

他亦如我那般背负着血海深仇?

潘贼亦为玉兰音不共戴天之仇人?」

耶律皓南接着询问玉兰音有关彻查北汉遗臣下落一事之进展:“事情查得如何了?”

玉兰音拱手禀道:“启禀国师!属下目前只查出李恽、邱善衡、陈守义皆为北汉降臣,但尤为古怪的是,属下并未在李府和卢府中查出任何蛛丝马迹!属下正准备伺机前往天波府杨家彻查一番,看看他们结交的盟友之中究竟还有何漏网之鱼尚且未浮出水面!”

榴花满树

给《关山远》搭配一曲凝重深沉的古风歌。

来个小插曲YY,非正文。

耶律皓南登基前的最后一波攻城血洗。

宋朝无数城池沦陷。

云州守城女将军杨排风替逝去的十余条杨家英魂而战。

寡不敌众,城破。

兵临城下。

杨排风四面楚歌,腹背受敌…

接下里的故事按照歌词来走。

  

PS:很喜欢河图的系列古风歌,这曲《风起天阑》每每听歌看歌词,画面感很强,总会生出那种血色隐忍浪漫,杀伐残酷无情,却依然带着丝丝缕缕复活的希望,如果《关山远》能写成这个文风调性,应该就非常非常契合我口感了。

呃……《关山远》正文结局悲还是喜,我还没想好,妹子站南哥,皆大欢喜。妹子站杨家,结局凉凉,离结局还远着呢,我都不知道我平常时间精力有没有可能写到结局......

来个小插曲YY,非正文。

耶律皓南登基前的最后一波攻城血洗。

宋朝无数城池沦陷。

云州守城女将军杨排风替逝去的十余条杨家英魂而战。

寡不敌众,城破。

兵临城下。

杨排风四面楚歌,腹背受敌…

接下里的故事按照歌词来走。

  

PS:很喜欢河图的系列古风歌,这曲《风起天阑》每每听歌看歌词,画面感很强,总会生出那种血色隐忍浪漫,杀伐残酷无情,却依然带着丝丝缕缕复活的希望,如果《关山远》能写成这个文风调性,应该就非常非常契合我口感了。

呃……《关山远》正文结局悲还是喜,我还没想好,妹子站南哥,皆大欢喜。妹子站杨家,结局凉凉,离结局还远着呢,我都不知道我平常时间精力有没有可能写到结局。掩面…关山远已经被我弃坑一次。


风起天阑

河图


火光凄厉地照亮夜

城破时天边正残月

那一眼你笑如昙花

转眼凋谢

血色的风把旗撕裂

城头的灯终于熄灭

看不到你头颅高悬

眼神轻蔑

  

焚成灰的蝴蝶

断了根的枝叶

挣脱眼眶前冻结的悲切

鲜血流过长街

耳畔杀伐不歇

守护的城阙大雨中呜咽

  

多年后史书页

还把这夜撰写

青石长阶

染尽生离死别

耳闻的像终结

眼见的都毁灭

温柔的最决绝

坠落的曾摇曳

恍然间已诀别

  

正褪色的长夜

破晓之前

洗去所有罪孽

有人喊你的名字

直到声嘶力竭

若魂魄能知觉

黄泉下不忘却

不记得阴晴或圆缺

我看过花开和花谢

渐渐地回忆起喜悦

与恨有别

  

王城的姓氏都改写

我还在这里守着夜

等什么从灰烬里面

破茧成蝶

  

是命运在轮回

熟悉得像幻觉

火烧破天空星辰都倾泻

马蹄踏碎落叶

四方边角不绝

血滚落尘土像那瞬艳烈

  

太遥远的岁月

看不清的眉睫

回忆尽头

风声依旧凛冽

  

埋下的骨和血

早沉没在黑夜

逝去的已冰冷

飘零的未了结

  

记得城中日月

蝉鸣后又初雪

屋檐细雨

停在初见季节

  

用最平淡话语

藏住旧日誓约

春风绿过柳叶

你曾笑得无邪

  

太遥远的岁月

看不清的眉睫

回忆尽头

风声依旧凛冽

埋下的骨和血

早沉没在黑夜

逝去的已冰冷

飘零的未了结

  

记得城中日月

蝉鸣后又初雪

屋檐细雨

停在初见季节

用最平淡话语

藏住旧日誓约

春风绿过柳叶

你曾笑得

逆风穿越荒野

来不及去告别

破晓之前

忘记所有胆怯

从此用我双眼

替你看这世界

云万里山千叠

天尽头城不夜

  

依稀是旧时节

城门上下弦月

白色身影

夜色如水清冽

借我一刻光阴

把你看得真切

身后花开成雪

月光里不凋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2

耶律皓南不动声色地旁听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你一言、我一语添油加醋的高谈阔论,愈听愈恼火——

「杨宗保这臭小子急于表现,居然「主动请缨」带兵招安穆柯寨!

此三人则是赵光义派去的监军!

他们曾于半年前前往一趟穆柯寨向穆桂英提亲,不曾想竟反遭桂英一番戏弄,灰溜溜地一同被逐出了穆柯寨!

此三人借此机会向赵光义邀功,为的是一雪前耻!

末了,他们还提及赵光义那昏君即将「御驾亲征」!

赵光义与杨家军同为一丘之貉,正好趁此良机将他们一网打尽!

如此一来,南下追杀迪拉的任务唯有暂且交由玉兰音代劳了!

南下追杀迪拉固然重要,但眼下最为要紧的,还是「三擒赵光义」,逼他和盘托出当年大汉覆亡的真...

耶律皓南不动声色地旁听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你一言、我一语添油加醋的高谈阔论,愈听愈恼火——

「杨宗保这臭小子急于表现,居然「主动请缨」带兵招安穆柯寨!

此三人则是赵光义派去的监军!

他们曾于半年前前往一趟穆柯寨向穆桂英提亲,不曾想竟反遭桂英一番戏弄,灰溜溜地一同被逐出了穆柯寨!

此三人借此机会向赵光义邀功,为的是一雪前耻!

末了,他们还提及赵光义那昏君即将「御驾亲征」!

赵光义与杨家军同为一丘之貉,正好趁此良机将他们一网打尽!

如此一来,南下追杀迪拉的任务唯有暂且交由玉兰音代劳了!

南下追杀迪拉固然重要,但眼下最为要紧的,还是「三擒赵光义」,逼他和盘托出当年大汉覆亡的真相!」

缘何谓之「三擒赵光义」?

原来赵光义自登基以来,一直纵情于声色犬马之中。

三年前,赵光义在宫中无意间窥见了萧燕燕的画像,有意一亲香泽。

金沙滩一役爆发,赵光义趁此机会「御驾亲征」。

而后赵光义作客大契丹皇宫,对萧燕燕出言轻佻,当即触怒了耶律贤。

耶律贤一怒之下将赵光义囚禁于大契丹天牢之中,赵光义被杨继业和杨泰所救。

而后,赵光义屡屡「御驾亲征」,两年前再度落入了萧天佑、萧天佐兄弟二人之手,后被陈抟老祖所救。

当时耶律皓南正专心致志地闭关潜心修炼六煞天门阵,暂且无闲工夫与赵光义周旋。

倘若这回换作耶律皓南亲自出马,已属第三回了。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三章:《尘封的记忆》1

背景歌曲:《爱不了忘不了》

(男)

剑锋

划破

一地雪

留寒梅

滴血

书写

恩怨

千万年

(女)

雪花在

半空上转

仍然

难避免

爱可

粉碎于

面前

(男)

转身走

走不远

雪花

满天

忘情

我不愿

(女)

你不必

再挂念

别时

容易

再会

应在

何年

(合)

风霜约

烟花扣

可以为

这段情

逗留

多久

风雨中

爱过后

我最是

明白

往日

已拥有

(女)

剑招

或有

千万变

仍然

难自断

千秋泣血的恨怨

(合)

剑招

或有

千万变

仍然

难自断

千秋泣血的恨怨

第三章:《尘封...

背景歌曲:《爱不了忘不了》

(男)

剑锋

划破

一地雪

留寒梅

滴血

书写

恩怨

千万年

(女)

雪花在

半空上转

仍然

难避免

爱可

粉碎于

面前

(男)

转身走

走不远

雪花

满天

忘情

我不愿

(女)

你不必

再挂念

别时

容易

再会

应在

何年

(合)

风霜约

烟花扣

可以为

这段情

逗留

多久

风雨中

爱过后

我最是

明白

往日

已拥有

(女)

剑招

或有

千万变

仍然

难自断

千秋泣血的恨怨

(合)

剑招

或有

千万变

仍然

难自断

千秋泣血的恨怨

第三章:《尘封的记忆》

背景歌曲:《天大地大》

注定

一生

与天争

注定

一生

假假

真真

成功的门

谁是

输赢

逃不开

名利

缠身

情有

几分

爱有

几分

情爱

一生

只不过

贪恋

痴嗔

怨有

几分

恨有

几分

恩怨

一生

只不过

互相

矛盾

天大

地大

何处

我家

大江

南北

什么

不怕

天大

地大

留下

什么话

好名

照青史

人走

天涯


接着上回,耶律皓南与杨排风分别后,又接着南下汴京城。

耶律皓南一路策马奔腾,不知不觉地又再途经他与杨排风首次碰面之地。

杨排风娟秀的面容不觉再度浮现耶律皓南的脑海,提醒着耶律皓南深入骨髓的不共戴天之仇。

耶律皓南双拳握紧。

如今天色渐晚,耶律皓南临时起意再度投宿如意客栈一夜明日接着上路。

耶律皓南铁青着脸步入如意客栈。

他随意挑了个位子坐下,打发店小二点了一壶西湖春和几碟吃食,便不再多发一语。

须臾,店小二端着食案踱至耶律皓南这一桌,将一壶西湖春和吃食一并放置于膳台上。

耶律皓南略一抬眸,正好瞥见三名食客大摇大摆地步入如意客栈之内。

此三名食客正是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无巧不巧正是两年前与耶律皓南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市井之徒」,可谓「冤家路窄」。

只不过当时耶律皓南喝得酩酊大醉,对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

而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亦对当时「不修边幅」的耶律皓南印象模糊,只当他是毫不起眼的「路人甲」一名。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纷纷于耶律皓南的邻桌落座。

起初耶律皓南并未将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此三人在眼里。

直至他们提及穆桂英,耶律皓南才将注意力转移至他们身上。

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很快便喝高了,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各自吹嘘着。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二章:《巨大的风波》24

杨宗保颔首曰:“宋辽两国即将又于天门阵内兵戎相见,穆柯寨一行势在必行!”

杨景稍作停顿,又接着启唇:“归营的途中,凑巧撞见了邱参知政事和二位李护军!三人之兵马往西边的方位去了!”

杨宗保猛然止步。

他脸色泛白,全身神经瞬间绷紧了,咬牙道:“他们终于等不及动手了!”

呼延守勇启唇曰:“未必!”

呼延守信沉吟片刻,启唇曰:“他们不敢贸贸然行动!即便要行动,亦会从长计议!”

杨景叹曰:“即便要行动,还需朝廷的进一步明示!”

杨宗保抬眸望向杨景。

杨景以言语安抚他躁动不安的内心:“稍安勿躁!”

杨宗保再一颔首,曰:“父帅,明日末将和禅品随父帅一同造访穆柯寨!一来借取降龙木,二来末将意...

杨宗保颔首曰:“宋辽两国即将又于天门阵内兵戎相见,穆柯寨一行势在必行!”

杨景稍作停顿,又接着启唇:“归营的途中,凑巧撞见了邱参知政事和二位李护军!三人之兵马往西边的方位去了!”

杨宗保猛然止步。

他脸色泛白,全身神经瞬间绷紧了,咬牙道:“他们终于等不及动手了!”

呼延守勇启唇曰:“未必!”

呼延守信沉吟片刻,启唇曰:“他们不敢贸贸然行动!即便要行动,亦会从长计议!”

杨景叹曰:“即便要行动,还需朝廷的进一步明示!”

杨宗保抬眸望向杨景。

杨景以言语安抚他躁动不安的内心:“稍安勿躁!”

杨宗保再一颔首,曰:“父帅,明日末将和禅品随父帅一同造访穆柯寨!一来借取降龙木,二来末将意欲先行向桂英澄清一切误会,再向他表明心迹!一旦得穆叔父和桂英同意,再另行择日,备齐彩礼前往穆柯寨正式提亲!倘若一切顺利,桂英便可带着降龙木与末将一同攻打天门阵,穆叔父则留在营中等待!所谓「功过相抵」,皇上必不会再命末将,抑或是邱参知政事和两位李参军带兵招安穆柯寨!”

杨景伸手一拍杨宗保的肩以示勉励。

杨宗保虽然接二连三地受挫,但仍然凡事往好处想——

「倘若此法奏效,我不必再愁眉不展了!

穆柯寨的危机得以暂缓,我该打起精神,与杨、呼二军一同联手攻打天门阵!」

杨宗保生性豁达乐观,始终坚信「天无绝人之路」。

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杨宗保万万未料到,他的宿敌耶律皓南会无巧不巧地与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于如意客栈内碰面,并知悉他即将奉旨招安穆柯寨,且在邱大寿和李文博、李文豪添油加醋的高谈阔论之下,误以为他殿前请缨招安穆柯寨。

欲知详情如何,下章即将揭晓。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二章:《巨大的风波》23

杨排风目睹事态演变至今,心情亦是十分沉重。

她轻叹出声,尽责地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出言提醒道:“膳食备妥了,还请诸位移步帐营。”

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朝她略一颔首,一同举步前往帐营。

杨景与杨宗保对视一眼,目光双双投向杨排风。

杨景嘱咐道:“排风,妳一个姑娘家在营中多有不便,往后一日三餐便随吾辈一同用膳!” 

杨排风略一颔首,拱手应着:“排风先行谢过元帅!”

杨景和杨宗保只消一思及明日申时赵光义即将抵达宋营,内心便隐隐存有几分忧虑——

「今夜且让排风安生一日,明日未时之前再如实相告!」

杨宗保见韦烈代他外出找...

杨排风目睹事态演变至今,心情亦是十分沉重。

她轻叹出声,尽责地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出言提醒道:“膳食备妥了,还请诸位移步帐营。”

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朝她略一颔首,一同举步前往帐营。

杨景与杨宗保对视一眼,目光双双投向杨排风。

杨景嘱咐道:“排风,妳一个姑娘家在营中多有不便,往后一日三餐便随吾辈一同用膳!” 

杨排风略一颔首,拱手应着:“排风先行谢过元帅!”

杨景和杨宗保只消一思及明日申时赵光义即将抵达宋营,内心便隐隐存有几分忧虑——

「今夜且让排风安生一日,明日未时之前再如实相告!」

杨宗保见韦烈代他外出找寻「阮家村命案」的铁证,至今迟迟未归,不禁忧心如焚。

他望向杨排风,嘱咐了一句:“排风,韦枢密使外出一趟,至今未归,待会儿韦枢密使归营,再替他热一热膳食。”

杨排风颔首应着:“是,将军!”

呼延守信和呼延守勇对视一眼,弟兄二人皆由衷地为韦烈的安危感到担忧不已。

杨景和呼延赞、呼延丕显亦同样担忧着韦烈的安危。

倘若韦烈万一有个好歹,他们不好向韦昌平有所交代。

唯有相信「吉人自有天相」,韦烈必然会安然无恙地返回宋营。

杨宗保稍稍振作,继而向杨景询问今日九龙谷周边打探得来的军情:“父帅,汝等今日一探九龙谷周边,可有打探到任何消息?”

杨景略蹙眉曰:“据探子回报,辽国新君耶律隆绪推行汉化政策,辽国八部趁机叛乱,被殿下和萧天佐、萧天佑等人派兵镇压!八部余党迪拉昨日戌时趁乱破牢而出,潜入中原!殿下奉旨南下诛杀迪拉,如此看来,宋辽两国之战指不定又将延后数日!即便如此,我军亦得时刻备战,万万不可轻敌!”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二章:《巨大的风波》22

杨宗保警惕地环顾四周。

他望向杨景,压低嗓音道:“父帅,营中恐有辽军潜入!”

杨景略一颔首,对焦廷贵和孟定国发号施令:“焦部将、孟部将,汝等仔细勘察一番,营内是否有辽军潜入!”

焦廷贵和孟定国义愤填膺地略一拱手,齐声应着:“属下遵命!”

杨景喟叹一声,搭着杨宗保的肩,启唇曰:“杨副帅,如今彩礼送不出手,明日添置又为之过晚!咱们明日照样前往穆柯寨会一会你穆叔父,只不过提亲还须另行择日!”

杨宗保闻言一叹:“唯有如此了!只可惜娘和太君的良苦一夕之间用心付诸东流!即便明日一早,末将无法向桂英提亲,最起码亦该向他袒露心中的情意!”

杨景再一叹:“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咱们先行留在此处善后!”...

杨宗保警惕地环顾四周。

他望向杨景,压低嗓音道:“父帅,营中恐有辽军潜入!”

杨景略一颔首,对焦廷贵和孟定国发号施令:“焦部将、孟部将,汝等仔细勘察一番,营内是否有辽军潜入!”

焦廷贵和孟定国义愤填膺地略一拱手,齐声应着:“属下遵命!”

杨景喟叹一声,搭着杨宗保的肩,启唇曰:“杨副帅,如今彩礼送不出手,明日添置又为之过晚!咱们明日照样前往穆柯寨会一会你穆叔父,只不过提亲还须另行择日!”

杨宗保闻言一叹:“唯有如此了!只可惜娘和太君的良苦一夕之间用心付诸东流!即便明日一早,末将无法向桂英提亲,最起码亦该向他袒露心中的情意!”

杨景再一叹:“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咱们先行留在此处善后!”

杨宗保莫可奈何地朝杨景拱手称:“末将领命!”

孟定国拱手曰:“元帅,将军,明日一早属下和廷贵再前往附近的村落看看可有银楼和布庄?”

杨景和杨宗保闻言,异口同声道:“有劳了!”

孟定国望向焦廷贵,焦廷贵略一颔首。

随后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一众人等合力清理了一地狼藉,陆陆续续退出了库房。

杨宗保心事重重地一路往前踱步。

杨景伸手一拍杨宗保的肩。

杨宗保回眸一望,对上杨景饱含关切的目光。

呼延赞、呼延丕显和呼延守信、呼延守勇皆对杨宗保投来关切的注视。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二章:《巨大的风波》21

杨排风端着食案举步踱入帐营。

帐营内空无一人。

她料想着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韦烈、呼延守信、呼延守勇应当赶在从校场返往帐营的途中了。

杨排风将食案放置于膳台上,忽闻急促的步履声传来。

她赶紧快步出帐营,却见焦廷贵和孟定国二人神色焦灼地笔直冲向校场的方向。

杨排风隐约感觉大事不妙,亦一同举步前往校场。

她快步追上焦廷贵和孟定国,急匆匆地问了一句:“廷贵大哥、定国,发生何事了?”

焦廷贵叹道:“营中有成群结队的耗子作祟,该死的耗子偷偷潜入库房,将将军准备明日一早即将带往穆柯寨提亲的彩礼箱破坏殆尽了!”

杨排风闻言一惊。

她来不及细想,加快步履与焦廷贵和孟定国一同快步赶...

杨排风端着食案举步踱入帐营。

帐营内空无一人。

她料想着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韦烈、呼延守信、呼延守勇应当赶在从校场返往帐营的途中了。

杨排风将食案放置于膳台上,忽闻急促的步履声传来。

她赶紧快步出帐营,却见焦廷贵和孟定国二人神色焦灼地笔直冲向校场的方向。

杨排风隐约感觉大事不妙,亦一同举步前往校场。

她快步追上焦廷贵和孟定国,急匆匆地问了一句:“廷贵大哥、定国,发生何事了?”

焦廷贵叹道:“营中有成群结队的耗子作祟,该死的耗子偷偷潜入库房,将将军准备明日一早即将带往穆柯寨提亲的彩礼箱破坏殆尽了!”

杨排风闻言一惊。

她来不及细想,加快步履与焦廷贵和孟定国一同快步赶往校场。

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正好迎面而来。

他们听闻动静,亦纷纷止步,循向声源。

但见焦廷贵、孟定国和杨排风神色焦灼地笔直冲向他们。

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隐约觉得大事不妙。

果不其然,焦廷贵和孟定国快步踱至杨景和杨宗保面前。

孟定国神色仓皇地拱手禀道:“启禀元帅、将军!大事不妙了!大事不妙了!” 

杨景目光一凛,启唇问曰:“何事如此慌张?”

孟定国神情严肃地望向杨宗保,重重一叹道:“不知从何而来的耗子偷偷潜入营中,将军明日一早即将带往穆柯寨提亲的彩礼箱全被该死的耗子咬烂了!当真是晦气极了!”

杨宗保闻言,顿时心急如焚,二话不说迅速向前冲。

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呼延守信、呼延守勇和焦廷贵、孟定国等人一同迈入库房。

杨宗保双足迈入库房,却见几只箱子被掀翻在地。

他赶紧奔上前去一看究竟。

绫罗绸缎被耗子咬了好几个参差不齐的大小二洞,而成箱成箱的喜饼竟然也被它们抬走了。

从地上余留的足印上来看,耗子的数量还不少。

杨宗保再作一番仔细勘察,还留意到耗子足印的所到之处均有些许散落的米糠。

他猛然一震,与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呼延守信、呼延守勇、焦廷贵、孟定国、杨排风等人频频对视。

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焦廷贵、孟定国、杨排风一众人等不约而同地有所顿悟到是有人悄无声息地潜入宋营的库房内,刻意将米糠撒落在地,目的是为了引来成群结队的耗子大肆破坏。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二章:《巨大的风波》20

呼延赞和呼延丕显含笑望向呼延守信和呼延守勇。

呼延守信和呼延守勇心领神会,皆腼腆地一笑。

呼延守信忽然一叹:“只可惜当日我和守勇曾奉旨招安穆柯寨,倘若一同随行,势必又会引起穆姑娘的误会!倘若他又再急匆匆地和穆寨主一同避走他乡,我和守勇属实难辞其咎!我和守勇索性依旧留在营中等待汝等归营?” 

韦烈闻言,认真地思索一番,亦叹道:“一直避而不见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倘若往后仲容如愿和穆姑娘拜堂成亲,穆姑娘与汝等成了「自家人」,即便不必同处于一屋檐之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但逢年过节总会有碰面之时?”

韦烈此言一出,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皆沉默以对。

杨宗...

呼延赞和呼延丕显含笑望向呼延守信和呼延守勇。

呼延守信和呼延守勇心领神会,皆腼腆地一笑。

呼延守信忽然一叹:“只可惜当日我和守勇曾奉旨招安穆柯寨,倘若一同随行,势必又会引起穆姑娘的误会!倘若他又再急匆匆地和穆寨主一同避走他乡,我和守勇属实难辞其咎!我和守勇索性依旧留在营中等待汝等归营?” 

韦烈闻言,认真地思索一番,亦叹道:“一直避而不见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倘若往后仲容如愿和穆姑娘拜堂成亲,穆姑娘与汝等成了「自家人」,即便不必同处于一屋檐之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但逢年过节总会有碰面之时?”

韦烈此言一出,杨景、呼延赞、呼延丕显和杨宗保、呼延守信、呼延守勇皆沉默以对。

杨宗保沉吟片刻,出言宽慰了一番呼延守信和呼延守勇:“明日我倘若与桂英相见,必然会替汝等向桂英澄清一切误会,但愿能取得桂英的谅解!”

呼延守信和呼延守勇闻言,皆朝杨宗保略一颔首。

杨景望向杨宗保,正色道:“咱们该是时候前往校场练兵了!宋辽两国交战在即,我军还须厉兵秣马、不可松懈!”

杨宗保拱手道:“是!”

韦烈闻言,于是道:“元帅、仲容、应雄、应龙,汝等只管心无旁骛地厉兵秣马,韦某还须外出一趟「处理公务」!”

韦烈语毕,与杨宗保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

杨宗保伏在杨景耳畔一阵耳语:“父帅,末将先行将「阮家村命案」之重要物证交予禅品,再随父帅一同前往校场。”

杨景颔首应允。

他感激地望向韦烈,关怀备至道:“禅品贤侄一路当心!”

韦烈拱手应着:“杨元帅只管放宽心,韦某必定会一路当心!”

杨宗保踱至韦烈面前,将麻纸和书函一并取出,郑重其事地将麻纸和书函双手奉上。

每一张麻纸均记载了五石散贩子走私五石散的若干笔进出账明细,这封书函则是五石散贩子互通情报的铁证。

韦烈小心翼翼地接过,将麻纸和书函贴身藏好。

他立即外出一趟,暂替杨宗保彻查「阮家村命案」的幕后元凶。

倘若彻查出「阮家村命案」的幕后元凶,「简氏纵火案」的幕后元凶亦会呼之欲出。

杨宗保和呼延守信、呼延守勇则随杨景和呼延赞、呼延丕显一同前往校场。

岚心mm

【原创】《穆桂英》二部曲《杨门巾帼:扛上腹黑国师》全传之正传正文第二章:《巨大的风波》19

韦烈后知后觉道:“当真如此么?「简小姐」先是对仲容有所误会,继而迁怒到我头上来?”

呼延守勇凉凉地启唇曰:“我和大哥尚且认为如此,更何况他人?”

韦烈一番思前想后,朝杨宗保略一拱手,诚恳地向他致歉:“既然一切皆因我言多必失而起,我理应随你和元帅一同前往穆柯寨拜会穆寨主和穆姑娘!届时你和元帅说服穆寨主同意借降龙木用以制敌破阵,我则另觅良机,当面向穆姑娘好好赔礼道歉,再替你向穆姑娘美言几句,但愿能将功补过!”

杨宗保略一思索,搭着韦烈的肩启唇问曰:“卯时对你而言会否为之过早?你倒不如多睡片刻,莫忘了你还得为五石散一案奔波忙碌,桂英那边由我自当会向他解释清楚误会,你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与我和父帅...

韦烈后知后觉道:“当真如此么?「简小姐」先是对仲容有所误会,继而迁怒到我头上来?”

呼延守勇凉凉地启唇曰:“我和大哥尚且认为如此,更何况他人?”

韦烈一番思前想后,朝杨宗保略一拱手,诚恳地向他致歉:“既然一切皆因我言多必失而起,我理应随你和元帅一同前往穆柯寨拜会穆寨主和穆姑娘!届时你和元帅说服穆寨主同意借降龙木用以制敌破阵,我则另觅良机,当面向穆姑娘好好赔礼道歉,再替你向穆姑娘美言几句,但愿能将功补过!”

杨宗保略一思索,搭着韦烈的肩启唇问曰:“卯时对你而言会否为之过早?你倒不如多睡片刻,莫忘了你还得为五石散一案奔波忙碌,桂英那边由我自当会向他解释清楚误会,你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与我和父帅一同随行了?”

韦烈机警地环顾四周,压低嗓音道:“这点你不必过于担忧,我早已打点好一切了!既然答应过要助你一臂之力,又岂能失信于你?”

杨宗保闻言,感激地睇了韦烈一眼,朝他略一颔首。

杨景忽然召唤一声:“杨副帅!”

杨宗保拱手应着:“末将在!”

杨景当机立断地发号施令道:“明日你和韦枢密使随本帅卯时准时出发!”

杨宗保喜不自禁,拱手应着:“末将领命!”

韦烈拱手应着:“韦烈领命!”

呼延赞和呼延丕显笑吟吟地向杨景和杨宗保道贺:“延昭、仲容贤侄,恭喜恭喜了!天波府接二连三喜事临门!”

杨宗保向呼延赞和呼延丕显拱手道谢:“多谢呼延元帅、呼延副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