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耻烟组

13686浏览    45参与
谏山创连夜向岸本齐史拜师学艺

p1-2很草的耻烟组小条漫

p3-4🍓

p5茸性转

p1-2很草的耻烟组小条漫

p3-4🍓

p5茸性转

燐七

今天的鱼,填表好开心嘿嘿...过两天把米和茸的表情也摸了

今天的鱼,填表好开心嘿嘿...过两天把米和茸的表情也摸了

苺阿雙

茸米莓👉喬魯諾變成黑髮的場合,還有拔拔們的pose😊

茸米莓👉喬魯諾變成黑髮的場合,還有拔拔們的pose😊

xw_画舸覆堤

一个好的上司拍照时应该左右兼顾雨露均沾,没摸过下属手的boss不是好boss。

一个好的下属拍照时应该懂得让出c位,并且照顾上司面子,自降身段不让上司感到身高上的尴尬。

一个好的上司拍照时应该左右兼顾雨露均沾,没摸过下属手的boss不是好boss。

一个好的下属拍照时应该懂得让出c位,并且照顾上司面子,自降身段不让上司感到身高上的尴尬。

xw_画舸覆堤

是耻烟组


找了参考画的

是耻烟组


找了参考画的

咬耳沉默

  “哦,所以你是要剪头做什么?”乔鲁诺写完批注的最后一笔,放下钢笔继续刚才敷衍过去的话题,“我知道很好的发型师。波鲁那雷夫先生的头发之前都是他做的,潇洒绝伦吧。”


  福葛一哽:“……谢谢你,我会考虑的,无论怎么样。事情是这样的,我被饭店服务员叫小少爷了。”


  “这和发型有关系吗?”乔鲁诺撑着脸。


  福葛本着脸:“有关系,尽管我很不想说这个,两个月前我换了个发型,那时某些混账玩意儿管我叫脱衣舞娘。”


  乔鲁诺笑出了声,被福葛一个文件夹扔过来,他眼疾手快地格挡,后怕地感觉到这个文件夹是冲着他额头上方那三个他早上扎了一小时的甜甜圈来的。


  “因为你的衣服,你...

  “哦,所以你是要剪头做什么?”乔鲁诺写完批注的最后一笔,放下钢笔继续刚才敷衍过去的话题,“我知道很好的发型师。波鲁那雷夫先生的头发之前都是他做的,潇洒绝伦吧。”


  福葛一哽:“……谢谢你,我会考虑的,无论怎么样。事情是这样的,我被饭店服务员叫小少爷了。”


  “这和发型有关系吗?”乔鲁诺撑着脸。


  福葛本着脸:“有关系,尽管我很不想说这个,两个月前我换了个发型,那时某些混账玩意儿管我叫脱衣舞娘。”


  乔鲁诺笑出了声,被福葛一个文件夹扔过来,他眼疾手快地格挡,后怕地感觉到这个文件夹是冲着他额头上方那三个他早上扎了一小时的甜甜圈来的。


  “因为你的衣服,你现在看起来也很像脱衣舞娘,潘尼。”乔鲁诺忍着笑意,“这个‘混账玩意儿’真的不是米斯达?”


  “很遗憾,如果是米斯达,我就不会要去剪头了,因为那个没脸没皮的家伙只是想捉弄我。”福葛拿回他扔来的文件夹,“我只是不想再被任何人叫少爷了。”


  “米斯达伤了你的心。”


  “是你们俩伤了我的心,混蛋,你们不断地试图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福葛叹了口气,表现出夸张的悲伤表情来回复,“而你们做到了,尤其是米斯达。”


  门被毫无预兆地推开,熟悉的性感男人走进来,“我恰好听到有一些好朋友在议论英俊潇洒的米斯达先生?”


  “米斯达,你两个月前有没有说潘尼像脱衣舞娘?”


  “嘿,你怎么知道我说了?我背着他和特里……哎哟哟哟!”米斯达捂住脑袋吱哇乱叫,“你打我干什么嘛!是乔鲁诺问我的!”“我要禁止你再和那个女人聊关于我的话题!”福葛好不容易把抓起来的钢笔放下,乔鲁诺松了一口气,赶快宝贝地把他珍爱的那支钢笔接回来,拍着胸口朝两个人挥挥手。


  “赶紧出去吧,——米斯达,艰巨的任务:帮福葛想想他剪头的事。”


  


  ○


  


  福葛很小的时候幻想过将来能做一个幸福的人,所谓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现在他海景房是有了,不过发现了一条事实:大海、春天和盛放的那不勒斯小雏菊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面朝大海却抒发不出任何美丽的心情,脑子里除了“大海啊你都是水”,还有他儿时遥远的记忆,比如:1968年,法国地质学家勒皮顺把地球的岩石层划分为软流层上的六个大板块,随着板块碰撞挤压地中海和那不勒斯湾终将消失,真够悲哀的,他妈的。


  “我不如就去夏威夷度假三个月。”福葛说。


  “好主意,我也想去。”米斯达很有兴趣地前倾,“你刚刚说什么发型的事就是为了这个?”


  “谢天谢地,我是为了我的发型。”福葛皱着眉头,“不对,我不是为了发型,是为了我的人格。”


  “老天爷,什么人格,高材生过场就是多。”米斯达耸肩。


  福葛在询问两个恋人之前还只是有模糊的想法,现在他在两人的满不在乎和否定当中不知为何突然感到自己的头上光纤似的硬质发丝每一根都承载着非凡的重要指责和关键意义,他非通过这一头乱发表达自己的人生态度不可。











只是个片段

苺阿雙
帶男朋友們回去見爸爸們(沒毛病

帶男朋友們回去見爸爸們(沒毛病

帶男朋友們回去見爸爸們(沒毛病

Alvis
神秘蛋糕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神秘蛋糕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总之是耻烟组大三角

现代无替身,米莓室友关系

总之先坚持画到茸出场吧x

神秘蛋糕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总之是耻烟组大三角

现代无替身,米莓室友关系

总之先坚持画到茸出场吧x

遗落小朋友
十二点发指定看不见,大家新年快...

十二点发指定看不见,大家新年快乐

(2202年还不会画场景谁来救救我

十二点发指定看不见,大家新年快乐

(2202年还不会画场景谁来救救我

遗落小朋友

第一次摸鱼打tag- =͟͟͞͞ =͟͟͞͞ ヘ( ´Д`)ノ

第二次摸鱼打tag(°-°  )

第三次摸鱼打tag╭(°∀。)╮

第一次摸鱼打tag- =͟͟͞͞ =͟͟͞͞ ヘ( ´Д`)ノ

第二次摸鱼打tag(°-°  )

第三次摸鱼打tag╭(°∀。)╮

咬耳沉默

  “够了!所以你就顺着他?你就顺着他!”福葛突然站起来,开始歇斯底里地叱喝,“你觉得耍弄我很好玩儿吗?是的,我承认,这的确很好玩儿!一个不会反抗的、听话的下属,偶尔还会无伤大雅地生气,反正一切都在你的掌控力,我像个芭比娃娃一样,拉一下拉环就会说几句你早就预料好的话!你和米斯达!你,你乔鲁诺更加过分!”


  乔鲁诺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


  “好,你觉得现在只要放我不管,一个人静静,这件事情就能像以前一样划过去,然后我就会为了朝你发火来给你鞠躬道歉是吧?那就让我把这件事弄到没法收场吧。”福葛看着他的这个小动作笑了,“乔鲁诺,我受够了。我承受不了了。你以玩弄我的感情为娱乐活动。……...

  “够了!所以你就顺着他?你就顺着他!”福葛突然站起来,开始歇斯底里地叱喝,“你觉得耍弄我很好玩儿吗?是的,我承认,这的确很好玩儿!一个不会反抗的、听话的下属,偶尔还会无伤大雅地生气,反正一切都在你的掌控力,我像个芭比娃娃一样,拉一下拉环就会说几句你早就预料好的话!你和米斯达!你,你乔鲁诺更加过分!”


  乔鲁诺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


  “好,你觉得现在只要放我不管,一个人静静,这件事情就能像以前一样划过去,然后我就会为了朝你发火来给你鞠躬道歉是吧?那就让我把这件事弄到没法收场吧。”福葛看着他的这个小动作笑了,“乔鲁诺,我受够了。我承受不了了。你以玩弄我的感情为娱乐活动。……你觉得我会一直忍耐下去甚至乐在其中吗?你难道不清楚我有多少次——咳,咳咳!我有多少次强忍愤怒、控制着不把你的皮肤抓破吗?你了如指掌,你以此为乐。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可能你只是觉得生活太无聊了,你只是享受掌控一切的感觉,或者你就和你父亲一样,血液里……”


  “我没有什么邪恶的动机。”乔鲁诺打断眼前人语无伦次的发泄,“我是觉得这很好玩,但是我不知道你有这么难过。对不起,福葛。”“你说对不起不能挽回任何事!”福葛嘶吼,随即抬起手狠狠给了自己的头一拳,深呼吸两次,快速地冷静下来。


  “下面的话你听好了,乔乔,如果你对我还有怜悯。”他保持着这个距离死死盯着乔鲁诺,“为了你,更多是为了我自己,我要离开,我要从这段有毒的关系里抽离。不不不,你别急着露出那种眼神!我当然知道,我根本没有活路,如果曾经没有跟着你们上船是我这辈子都弥补不完的大罪,我要逃狱,我要逃开你们的囚牢,你和米斯达,你们抱着耍乐的心态给我上刑——你们根本并不需要我,对不对?回答!”


  乔鲁诺又往前走了两步:“你怎么能这么想,福葛?我们当然需要你……”


  “你又不对我说实话,是不是?”福葛冷笑,“哦,你需要我来娱乐你的生活——”


  “我没有!”乔鲁诺额角渗出几滴冷汗,他有些焦虑了,“我需要你,福葛。我的错误,我会改正。”


  “是吗?我对你来说是无可替代的?那就更好了!”福葛视若无睹地说下去,“现在站在那里,请别再靠近了,听我接着说,乔乔!我知道,我犯过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错,因此我才回来,才忍受这种煎熬,离开你们我只能一辈子在愧疚中苟活。……你立刻离开这个房间,我现在就在这里杀了自己,用我的紫烟,以免我将来受罪!我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儿痕迹,我没有家庭和牵连的关系,紫烟连尸骸都不会给我留,死得干干净净,但是你别想着你能够摆脱我!乔乔,我不愿恨你,我只愿意爱你,所以不要把我的行为理解成恨,这是我爱的报复——我知道你一定会在意,你以后的日子里将萦绕着我无形的魂灵,潘纳科达•福葛因你的任性而死,你永远不能忘记!现在离开吧,乔乔,我知道你有一百种方法让我死不成,请你怜悯我。我说过‘我们是乔乔’,现在看来可能我并不配做你的半身,让我安静地死吧,求求你。”


  乔鲁诺踉跄了一下,摇晃着朝福葛走去。福葛喝令他站住,他反而向福葛冲了过去,僵硬地奔进福葛怀里,把挣扎的副手紧紧抱着。


  “不行,不行,你不能这么做,福葛,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做……”他前胸后背都发冷,浑身颤抖着仿佛要把自己的身躯揉进福葛的,失态地说,“我不同意,我不愿意……不行,福葛,你不能死……”


  “你现在是在干什么,乔鲁诺•乔巴纳!黑帮教父!”福葛挣脱不开,绝望地抓住他的金发,“你想干什么!”


  “是我做错了!福葛!”乔鲁诺浑身一震,十指紧紧抓住福葛的胳膊,“现在是我请求你。发发慈悲,别让我那样,我不可以再失去你。一个都不行。谁都不行。……我把米斯达叫来……不叫,好的,我知道了,别那样看我了,我绝不再那样做,我信守诺言!我……我乔鲁诺•乔巴纳绝不放手,绝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