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耽美倾向

65浏览    11参与
狸力

记一记我的噩梦

救命啊!!!

今天下午我睡着了,然后做了个贼奇怪的梦(இдஇ; )

我梦见我的亲亲老婆结婚了(T ^ T)

还是隐婚!!!

然后热搜上都是他已经结婚了的消息,都说他藏的够深的,还有一堆姐妹哭着说自己塌房了…

因为是在梦里,我就是亲亲老婆的朋友兼同学嘛,我就去阶梯教室找他,问他说你真的爱上别人了吗?

结果啊朋友们,最离谱的来了,我看见他抱着一个玩偶大小的棕色蛹状虫跟我说这是他爱人,他们俩还准备私奔了?!

当时我在梦里都傻了啊朋友们!!!

就,我竟然是输给了一只虫子?!

然后我就开始劝说他,说你想想你的粉丝们,你想想你的事业,你和虫子私奔你对得起我们...

救命啊!!!

今天下午我睡着了,然后做了个贼奇怪的梦(இдஇ; )

我梦见我的亲亲老婆结婚了(T ^ T)

还是隐婚!!!

然后热搜上都是他已经结婚了的消息,都说他藏的够深的,还有一堆姐妹哭着说自己塌房了…

因为是在梦里,我就是亲亲老婆的朋友兼同学嘛,我就去阶梯教室找他,问他说你真的爱上别人了吗?

结果啊朋友们,最离谱的来了,我看见他抱着一个玩偶大小的棕色蛹状虫跟我说这是他爱人,他们俩还准备私奔了?!

当时我在梦里都傻了啊朋友们!!!

就,我竟然是输给了一只虫子?!

然后我就开始劝说他,说你想想你的粉丝们,你想想你的事业,你和虫子私奔你对得起我们吗?

结果,他一脸慈爱地看着怀里的虫子,说他心意已决,虽然很对不起我们,但还是想要追寻自己的爱情,为了保护他的“爱人”,他们以后就去别的星球隐居了

是的,这个梦还是星际背景。

然后我就开始回想,他之前有没有什么恋爱的征兆,结果就和我几个星期前做的一个梦给联动了!!!我竟然在对于那个梦的重新编排里找到了亲亲老婆谈恋爱了的蛛丝马迹?!

你竟然还有联动,还有前因后果,最后还逻辑自洽了?!

等我醒了之后,还沉浸在亲亲老婆变成虫子的老婆,还要私奔的痛苦之中,缓了得有五分钟才缓过劲儿来了(இдஇ; )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昨天晚上在听亲亲老婆唱歌的时候,下边有个评论说老婆唱这种歌怕不是想要谈恋爱了(▼皿▼#)

气死我了(இдஇ; )

亲亲老婆是大家的老婆,以后也可以只是我的老婆,但是不可以是虫子的老婆(இдஇ; )

狸力

穿成恶毒女配后发现主角们竟是我家长?!6

想不到吧,我诈尸了|ò ∀ ó)0

本文涉及耽美、性转、穿书,逻辑漏洞有,提前避雷❗️❗️❗️


       我是废物。

       活了快二十年,在经历了一次死亡与重生之后,我终于认清了这令人心碎的现实。

       直到我想要既不崩坏人设,又要委婉地规劝江月白去上班之前,我都觉得我就算不是一个能言善辩,思虑周全的...

想不到吧,我诈尸了|ò ∀ ó)0

本文涉及耽美、性转、穿书,逻辑漏洞有,提前避雷❗️❗️❗️




       我是废物。

       活了快二十年,在经历了一次死亡与重生之后,我终于认清了这令人心碎的现实。

       直到我想要既不崩坏人设,又要委婉地规劝江月白去上班之前,我都觉得我就算不是一个能言善辩,思虑周全的人,好歹逻辑思维能力还是在线的。

       可恶,我果然还是小瞧了劝人上班的难度,我甚至还装疯卖傻,硬生生就是连看动画片知道上班挣钱这种鬼理由都扯了出来,才勉强说动了江月白。

       虽然不知道为啥我觉得根本就不是我说动了江月白,而是他那工作狂魔的属性让他根本就放不下工作!

       可恶,这么一想我岂不是更废物了吗?

       嘶,脑阔有点疼哇。

       不过那个动画片还挺好看的,剧情挺有趣的,人物还画的还好看,尤其是男女主还有男二,全是美人儿…

       美人儿,嘿嘿嘿…

       这边的子供向动画片真不错哇。

       言归正传,就在我以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将迎来个人时间,不用装傻,可以好好地放飞自我的时候,江月白领了个大帅哥到我的病房里。

       那个帅哥好高啊,目测将近190,看起来比江月白还要高一点,坐在病床上的我抬着头震惊又好奇地盯着那个帅哥,开始好奇他是谁。

      “宝宝,这是你李哥…李叔叔,是爸爸最好的朋友…兼爱人,这几天爸爸去公司忙,就让他来看着你,好不好呀?”

       江月白温柔又耐心地向我说道,征询的句子里却透露出一种熟悉的不容拒绝…

       上辈子我老爹也总是这样,替我做好了决定了再用商量的语气劝服我。到后来我都懒得再反抗他了,反正他做出来的决定一般和我一样,而真正需要我做决定的时候他总是会适时地放手。

       于是我习惯性地同意了。

       等等,江老爹刚刚是不是说,这个帅哥…

       …是他爱人?!

      欧呦,江老爹你这么直白的吗?我记得这个世界虽然说是同性可婚背景,但是设定是刚出台了相关政策,所以大部分人还是很保守的,很少会将自己的性向这么大方地袒露出来。

       我记得原文中就是因为这个,江月白还差点和他爱人闹掰了来着…

       不过,姓李啊…啊!那这个帅哥岂不是和我老妈的名字同音不同字?!话说,我当时还就是因为这个看得这本小说来着……

       欸,说起来了,这个世界俩男主一个长得像我爸,一个名字像我妈,就连我这具身体的长相都和我上辈子有点像……

       嘶,这里不会是我原世界魔改版的平行世界吧?!

       哈哈哈,不可能的吧,我的想象力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丰富呢,哈哈哈…



突然发现草稿箱里面竟然还有一篇N久没发的 正好今天立了个flag,就当我完成了目标了(∩❛ڡ❛∩)

这个女主我算是掌控不了了,就让她继续沙雕下去吧。

咱就是说,女主她的确是个傻的(இдஇ; )

我也是个傻的(இдஇ; )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T ^ T)

狸力

突然想写点古早味儿耽美(∩❛ڡ❛∩)

今天看到了一篇巨老的文,我大为震撼(º﹃º )

所以我本着独霍霍不如众霍霍的缺德心态,决定搞一下那种天雷滚滚的古早味儿耽美(∩❛ڡ❛∩)

众所周知,古早味儿的文章里,主角们的名字都是炫酷的……所以我决定让恶毒女配 那篇的诸位客串一下(○゚ε゚○)

毕竟我起名废物一个(〜 ̄▽ ̄)〜

要素过多预警∠( ᐛ 」∠)_


       李巍鸿看看眼前愤怒的男人,再看看那男人怀中看似无比虚弱却用充满挑衅的眼神盯着他的女孩儿,心中无限悲凉。...


今天看到了一篇巨老的文,我大为震撼(º﹃º )

所以我本着独霍霍不如众霍霍的缺德心态,决定搞一下那种天雷滚滚的古早味儿耽美(∩❛ڡ❛∩)

众所周知,古早味儿的文章里,主角们的名字都是炫酷的……所以我决定让恶毒女配 那篇的诸位客串一下(○゚ε゚○)

毕竟我起名废物一个(〜 ̄▽ ̄)〜

要素过多预警∠( ᐛ 」∠)_




       李巍鸿看看眼前愤怒的男人,再看看那男人怀中看似无比虚弱却用充满挑衅的眼神盯着他的女孩儿,心中无限悲凉。

       “江月白,七年了,我们在一起七年了,这么多年就算是养条狗都要动了真情了吧!别的我不纠结了,今天我就要你一个准话儿,江月白,你到底有没有对我有过哪怕一丝的真心,你到底有没有信过我一次!”

       “李巍鸿你闭嘴!你也知道咱俩在一起七年了,我告诉过你多少次葳葳心脏不好,可你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刺激她!现在葳葳心脏病又被你吓得发作了,你却还在这里纠缠着我,要是葳葳出了什么事儿你担不起这个责任!”

       暴怒的江月白一把推开了眼前无声落泪的男人,将小妹打横抱起,冲出了别墅的大门。

       心急如焚的江月白并没有看到,他怀中面色苍白的女孩儿侧枕着他的肩膀,向他身后跪坐在地上眼眶通红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得意又嘲讽的微笑。

       李巍鸿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环顾了一下这熟悉却冰冷空旷的房屋,沉默了许久。

       房子里本就只有三个人,现在走了两个,也不在乎多走一个了。

       回到屋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衣服,又掰坏了主卡,将一直准备着的备用电话卡换上,李巍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他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医院里,随着江葳情况好转而冷静下来的江月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在他不着痕迹的套话之中,江葳还是露出了马脚,索性就撕破了脸皮,尖声道:“自从那个李巍鸿来到了这个家,你的眼中就再也没有我了!之前你给予我的所有温柔和爱全都变成了他的,那我呢?江月白你知道吗,自从我高中以来,就再也无法单纯的将你当做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哥哥了,我爱你啊,我想做你的妻子,和你过一辈子啊…”

       说着说着,江葳开始不住地哭泣,好不容易红润起来的脸色又迅速地退了下去,楚楚可怜又病容满面的样子让江月白根本无法对她斥责什么,只能冷着脸再不去理会这个他曾经千娇百宠的小妹。

       这正中江葳下怀。她虽心脏有问题不假,但是也没有江月白想的那么严重,像这样的痛哭最多也就能让她看起来虚弱无比、面无血色,实际上根本就不会危及生命。

       借此机会,她装得可怜兮兮、命不久矣,不仅坦白了心意,还拉低了江月白对她下限,又将之前对于李巍鸿各种各样恶毒的排挤变得轻描淡写,若是日后李巍鸿在再追究,也不会让江月白为此与她彻底反目成仇,当真是打的一手好牌。

       此时的江月白陷入了纠结,一边是对不信任爱人的愧疚,一边是对小妹针对爱人的愤怒与无奈,甚至还有一些对于自己是否真的忽视了小妹的自责——正是因为他没有处理好小妹与爱人之间的关系,才最终导致了这次矛盾的爆发。

       晚上,将小妹交给了专业的护工,他带着对于小妹心意的逃避心理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别墅。可是以往无论他加班到几点都会为他亮着的那盏灯今天熄灭着,那为他亮灯的人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江月白慌了,他不停地拨打着那串牢记于心的电话号码,却永远都是无人接听;他又打给爱人的单位,却收到了今天中午李巍鸿便辞职了的消息;他最后打给了他俩的共同好友,却只听见好友疑惑的反问:“他没和你在一起吗?你俩都老夫老妻了,难道又是因为你那个养妹?不是我说啊……”剩下的江月白再也听不进去了。

       突然间,李巍鸿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在了江月白的生命里,他想要顺着蛛丝马迹找到心碎的爱人,却恍然察觉,当他的爱人想走的时候,他拦不住,他也找不到。

       后来,江月白把小妹送出了国,明面上是为了治疗她的心脏,却在暗中派了人手看管她,江葳这辈子估计是回不来了。

       而江月白也从未放弃打听李巍鸿的下落,他近乎是亲力亲为,每个月都要抽出那么几天来亲自寻找爱人的踪迹。同时,他将公司做大做强,成功地成为了京城江家的新一任家主,希望凭借着自己越来越强大的势力来更好地寻找爱人。

       而李巍鸿这一边,在离开了江月白之后,他并没有消沉下去,辞职后,他自学考取了教师资格证,申请去各大山区、贫困地区支教,以追求精神上的平和与富足。

       就这样过了十年,当李巍鸿教出来的学生成为了电视台的嘉宾,讲述了自己的故事时,江月白才终于找到了李巍鸿的下落。

       已经不再年轻的他们重逢在山区小学里一个微凉的夏日清晨。看着因为山区简陋环境而不再精致却有种别样的英俊的爱人,江月白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最终化为一声哽咽,顺着泪水,消散在了微凉却并不寒冷的山风之中……




就是这样喵(/ω\)

有点古早内味儿了吧…大概吧(○゚ε゚○)

怕有人看不见特意强调一下江葳和江月白没有血缘关系,江葳是收养的❗️❗️❗️

彩蛋是和恶毒女配有关的小短故事,这个也可以看做是恶毒女配的番外篇吧ԅ(¯ㅂ¯ԅ)



狸力

穿成恶毒女配后发现主角们竟是我家长?!5

还是没灵感,但是我就是想写(∩❛ڡ❛∩)

本文涉及耽美、穿书、性转,逻辑漏洞病情编纂,请无脑观看❗️❗️❗️

雷者勿入❗️❗️❗️


       现在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四天。

       自打我睁眼以来,江月白就几乎没有离开过我的病房太久,至少在我醒着的时候,他很少出去。

       这让我感到费解。...


还是没灵感,但是我就是想写(∩❛ڡ❛∩)

本文涉及耽美、穿书、性转,逻辑漏洞病情编纂,请无脑观看❗️❗️❗️

雷者勿入❗️❗️❗️



       现在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四天。

       自打我睁眼以来,江月白就几乎没有离开过我的病房太久,至少在我醒着的时候,他很少出去。

       这让我感到费解。

       如果我没记错,根据原著和原主的记忆,他现在应该正处在刚挤入上层圈子,忙到飞起的时候啊,哪来的时间天天陪着我啊?

       作为一个有远见的米虫,我是不会成为我看中的长期饭票子的绊脚石的,所以我决定劝他去上班。

       不要觉得江月白是江家大少爷就能高枕无忧,做一个悠闲的富N代,原著里边可是特别强调了江家的人丁兴旺——这就代表着,江家完全不缺江月白这个大少爷,更何况还是半路认回来的,起步就晚了别的孩子们一大截儿,他只有加倍地努力才能够真正的受家族重视,跻身上流社会,有所成就。

       记得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还幸灾乐祸地吐槽来着,说就算是有钱人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嗯…这可能就是现世报吧。

       心有悲伤,我更加坚定了要让江月白努力工作的决心——毕竟现在我就是那只被死死拴在他身上的蚂蚱,自己根本就蹦哒不起来。

       谁让人家现在只不过是个未成年又傻掉了的柔弱少女呢,嘤嘤嘤~

       呕,恶心到我自己了。

       不过我应该怎样既不崩人设又能劝到江月白呢?

       我可得好好想想,这可是个技术活儿啊…


……………视角转换啦(*'▽'*)♪……………


       江月白最近很上火。

       先是好不容易度过了危机,把公司拽进了正轨,终于可以正常运转,正以为不用特别操心的时候,小妹又突然落水,幸好当时是红红为了改善两人关系带着小妹出去玩儿,就在旁边看着呢,及时地把小妹救上来了,要不然小妹就危险了。

       结果,小妹现在傻了,离不开人,红红又怕小妹误会是他故意害的她落水,一直不肯来见人,而别人又都不是很可靠——江月白明显能感觉到,最近这一连串儿的事情绝对是有人在背后动手脚,就是为了整他,现在除了红红和小妹,哪怕是江家人都不可信——不得已,他尽量将工作都推到晚上,白天就亲自照顾小妹,除了睡得少了点儿,倒也不是很忙。

       可是被人针对着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况且那人已经将手伸向了他的家人们,江月白现在一心多用,一边照顾小妹,一边处理工作,暗地里还要调查到底是谁在暗算他。

       思虑过重,心力憔悴,江月白的嘴边起了个小燎泡。

       不显眼,不是很疼,却也无法忽视。

       结果就在小妹醒来后的第四天,小姑娘问了个让他哭笑不得的问题:“老爹,你不上班,没有工资吗?我少以后吃点儿,省着点儿,别把咱家吃穷了!”

       看着一脸严肃的小姑娘,江月白突然感觉心中的火气消散了不少,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他揉了揉小姑娘有些蓬松的头发,笑着说:“小丫头哪里来的这种想法,这都听谁说的,嗯?放心好了,别的不说,养你一个小姑娘,饿不着你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是动画片里说了,爸爸妈妈要去上班,才会有工资,才能买吃的,可是老爹你一直在陪着我诶,都没有看见你去上班诶。所以我还是要少吃一点点,给咱们家省钱钱!”

       看着握紧拳头像是下了什么重要决定的小姑娘,江月白心中无限的怜爱,慈父心跳的飞快,只觉得葳葳虽然傻了点儿,但是真的好可爱啊。   

       算了,闺女就闺女吧,反正早就决定要养她一辈子了,况且红红和自己又不能生,养别人还不如养小葳,贴心又可爱。

       是的,虽然本人还未察觉,但是在江月白的心中,现在的小葳和以前的小妹已经是不一样的两个人了,他的心态也完成了从沉稳大哥到傻爸爸的转变。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江月白一直都把江葳视为重要的家人,并深爱着她。

       最后,虽然还是很不放心,但是在小葳“少吃一点”的“威胁”下以及对于公司的挂记中,江月白还是决定从明天起正常去公司上班。

       不过,其实最重要也是支持着他去上班的一点,是李巍鸿,他在救小葳时受的伤终于好的差不多了,也终于同意搬到小葳的病房,在江月白去工作时顺手照看一下小葳了。

        ……

       李巍鸿看着就像刚刚有了闺女,疯狂晒女儿的傻爸爸一样的江月白给他发过来的小葳的最新照片,那种莫名的思念与爱再一次涌上心头。

        …思念…?

       这可太奇怪了不是吗?

       不过明天就要有答案了,李巍鸿出神地想着,开始期待起明天的见面。




今天的女主也是不太聪明的亚子(∩❛ڡ❛∩)

下一章两人就要见面啦(*'▽'*)♪

估计要出什么幺蛾子∠( ᐛ 」∠)_

不过还是看我心情喽,毕竟下一次啥时候更新都说不清呢(/ω\)

狸力

穿成恶毒女配后发现主角们竟是我家长?!4

突然发现我好像鸽了不少文诶(∩❛ڡ❛∩)

今天闲的没事来一发(○゚ε゚○)

这个合集就是人少好干事儿(*'▽'*)♪

本文涉及耽美、性转、穿书,一切病情均为捏造,请无脑观看,雷者勿入❗️❗️❗️

欢迎捉虫以及提出逻辑问题,我尽量改(∩❛ڡ❛∩)


       我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

       江月白好像觉得我溺水后傻了,把我当小孩儿在养了。

       我瞎点...

突然发现我好像鸽了不少文诶(∩❛ڡ❛∩)

今天闲的没事来一发(○゚ε゚○)

这个合集就是人少好干事儿(*'▽'*)♪

本文涉及耽美、性转、穿书,一切病情均为捏造,请无脑观看,雷者勿入❗️❗️❗️

欢迎捉虫以及提出逻辑问题,我尽量改(∩❛ڡ❛∩)



       我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

       江月白好像觉得我溺水后傻了,把我当小孩儿在养了。

       我瞎点着手中幼儿早教平板的屏幕,试图按住那上边一直乱窜的七彩光球——我不理解了,这个世界是有毒吗,为啥会给小朋友玩儿这种游戏,这哪里益智了哇…别说,这个小球窜得还挺快昂,不过对我来说还是太弱了!还把我当小孩儿?我看起来还比不上之前那个小我三岁的姑娘吗?

       心中不停地叨叨着,抱怨的同时我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不对啊,我不是想让江月白以为我失忆了吗?他怎么就觉得我傻了啊?

       就在我疑惑的功夫,一不留神,小球跑了,游戏结束,我输了。

       这个小球它不讲武德,它趁我不注意偷跑!再来一遍,这次我肯定不会输了!

       我将对于江月白无意中对我小小的冒犯的小小怨念都释放在了那个玛丽苏色的小球上,按的飞快。

       不过我怎么觉得有人在看着我呢?

……………视角转换啦(・ω< )★……………

       江月白虽然满心忧愁地退出了病房,但是他并没有走远,不过是溜达到了住院楼楼道尽头的窗口,打开窗户,叼了只烟,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抽,给放回去了。

       他掏出了兜里的手机,看了看点儿,十一点半了,该给小妹准备午饭了。

       订了份外卖,他又走到了病房门口。

       透过门上狭长的玻璃,他看见坐在床头上的小妹正一脸严肃地盯着平板的屏幕,头不时转动,手也在飞快的点着什么,玩儿得万分投入。

       江月白更加头疼了——以前小妹对于游戏都不是很感兴趣,觉得那太幼稚还无聊,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连一个幼儿早教平板上的小游戏都玩得不亦乐乎?他的小妹这次怕是真傻了,以后就只能靠他了。

       这样想着,江月白不自觉地举起了手机,将皱着眉头的小姑娘拍了下来。调出照片反复观赏了几遍,他露出了傻爸爸式的微笑:虽然但是,现在的小妹真的好可爱啊,比小的时候还可爱。   

       小妹越长越漂亮是真,但是人也越来越端着了,像是有了那什么偶像包袱,虽然也很可爱,但总是缺了点小孩子独有的稚气和朝气,闹了这么一出后倒像个孩子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福还是祸。

       江月白看着好像是赢了游戏,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的江葳,又是一顿猛拍,心里的忧愁也散去了不少。

       看着照片里表情生动可爱的小妹,他忍不住想找人分享,却也害怕被人看出了不对,拿小妹来动摇他刚刚在上层圈子站稳的脚跟,思来想去,还是只给李巍鸿发了一份。

       看见爱人发来的图片,不知为何,李巍鸿的心里突然软的一塌糊涂,总觉得照片里的江葳特别可爱,和之前总是敌视他的那个小姑娘完全不是一个人。

       没由来的,李巍鸿很想去见一见这个他不顾性命救上来的孩子,哪怕他们之前的每次见面都在她的气急败坏之中不欢而散。

       这孩子好像哪里不一样了,看着倒是顺眼了不少,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她的性格有没有变好点儿,要是还是之前那样…

       想到这里,李巍鸿摇了摇头,那种莫名的喜爱淡了不少,理智再一次占了上风,他果然还是先不要对这个小姑娘抱有什么希望,毕竟失望可是很难受的,他可不想再一次犯同样的错误了。



剧情完全没有展开啊(▼皿▼#)

没有灵感了(▼皿▼#)

最近几天有点暴躁啊我<(`^´)> 

江葳你为啥会被江老爹当成傻子你心里边没点儿AC数吗(∩❛ڡ❛∩)

以及,其实,这个世界,本来是篇互攻文来着,就是女主先入为主且没细看标签,才让她误会了江和李的上下关系(∩❛ڡ❛∩)

下次有想法了再来继续写吧(○゚ε゚○)

狸力

穿成恶毒女配后发现主角们竟是我家长?!2

涉及耽美、性转、穿书,提前避雷❗️❗️❗️

果然,我最爱的还是父母爱情(╯3╰)


       我回不去家了,我哭的好大声。

       江月白已经被我给吓懵了,他十分慌乱地把我捞到怀里,不停地轻拍我的背,口中还小声念叨着:“葳葳乖啊,哥…爸爸怎么会不认得我们最可爱的小公主了?乖啊,咱们不哭了,再哭该变丑了…”

       很好,江月白,我就知道你根本不会哄人——...

涉及耽美、性转、穿书,提前避雷❗️❗️❗️

果然,我最爱的还是父母爱情(╯3╰)




       我回不去家了,我哭的好大声。

       江月白已经被我给吓懵了,他十分慌乱地把我捞到怀里,不停地轻拍我的背,口中还小声念叨着:“葳葳乖啊,哥…爸爸怎么会不认得我们最可爱的小公主了?乖啊,咱们不哭了,再哭该变丑了…”

       很好,江月白,我就知道你根本不会哄人——变丑了这种话是能在这时候说的吗?

       然后,我意识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儿:他刚刚是不是自称爸爸来着?你接受新人设或许也太快了吧!

       还有,这语气怕不是在哄小孩儿,不超过三岁的那种。

       我感觉更心塞了,本来已经渐渐要收住的眼泪又一次止不住地流下。

       江月白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些会让所有女生都心塞塞的话,见我又开始哭,他更慌张了,终于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只是他并没有将我放下,而是更紧地将我揽在怀里,手上的轻拍也一直没有停下。

       好暖和啊,不知何时,我的悲伤不再像最初那般猛烈,一种安宁从我心中升起,把我初来乍到的焦虑和无法回家的孤独渐渐抚平。

       我意识到,就算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依然会有人爱护我、关心我。

       我有了新的归属。

       即便这归属本不属于我。

       那又如何呢?我只需要把握当下就好了,把握住我拥有的,把握住“我”留下的。

       刚刚苏醒的身体显然支撑不住我这一场痛哭,我感到了困倦,却也贪恋着陌生世界里,唯一的,带着一丝熟悉的温暖。

       于是最终,我倚着江月白的胸膛睡了过去。

       我做了个梦。

       我梦见我的爸妈在知道我死后悲痛欲绝,看着抱着我的照片痛哭的家长们,我想要上前安慰,可是他们好像是看不见我的,无论我怎样叫喊,他们都没有任何反应。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我的爸妈也渐渐走出了悲伤,可是精气神到底是不如之前了,很快,一向身体就不是很好的老妈就病倒了,老爹就在旁边照顾着,生活忙忙碌碌。

       可是有一天,他俩双双失踪了,只给我的姑姑阿姨们留下了一封信,说是要去找我,叫她们不用担心了。

       我突然就心痛的无以复加,害怕他俩真的去做了什么傻事儿,着急之中,梦醒了。

       我猛地坐起,大口喘着气,试图平复一下心情,可是泪水却再一次不受控制地涌了上来。

       江月白在我的身边守了一整宿,一听到我这边的动静,他便清醒了。可是一看见我又要哭,他又开始慌了,想要像昨天那样安抚我。

       我没有推开他的怀抱,反而将整个脸都埋到了他的肩膀上,止不住地抽泣,却也不想再让他看见了。

       这两天好像一直都在他面前哭诶,这就有点丢脸了吼。

       …况且,他毕竟只是江月白。



女主毕竟也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经历了死亡和穿书本来就足够让她焦虑不安了,她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死后父母会怎样的悲伤(இдஇ; )

所以说让她哭一哭吧,悲伤总是要想办法疏解发泄的…以及女主本质就是个乐天派的沙雕,还有点犟,死要面子,平时很少哭的(∩❛ڡ❛∩)

下一章另一位主角就要登场啦,猜猜看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呢(〜 ̄▽ ̄)〜(其实很俗套就是了)

狸力

穿成恶毒女配后发现主角们竟是我家长?!1

随便写的,诸位随便看一看就得了

涉及耽美、性转、穿书,提前避雷❗️❗️❗️

本质是父母爱情和养孩子文学(∩❛ڡ❛∩)


       意外身亡后穿越成了耽美文中的恶毒女配,这个设定属实是过于老套了。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想必诸位已经猜到了,对,我就是那个穿了的倒霉蛋。...


随便写的,诸位随便看一看就得了

涉及耽美、性转、穿书,提前避雷❗️❗️❗️

本质是父母爱情和养孩子文学(∩❛ڡ❛∩)



       意外身亡后穿越成了耽美文中的恶毒女配,这个设定属实是过于老套了。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想必诸位已经猜到了,对,我就是那个穿了的倒霉蛋。

       想我一年华正好,刚刚踏进大学校门的青春靓丽美少女,怎么就苦命的一脚踩在了冰上,滑进了学校中间的那条尚未结冰河沟里,啪,溺死了。

       老天爷可能也发现收错人了,他又把我塞回人间了——就是吧,他老人家大概是上年纪了,眼花手抖,塞错世界了。

       悲愤了一瞬,我又开始感到万分庆幸,不就是换了个壳子嘛,至少我还活着,还有一辈子的生命。

       呵,我还是单纯了点儿,事情怎么会这么简单?

       在初步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还有这具身体自带的记忆后,我倒吸一口凉气——九敏啊~这不是我前两天刚看的那本小说吗?

       我成谁了我?哦,那个小攻家的养妹啊…啊,是个恶毒女配来着…

       一瞬间,我释然了,就这样吧,只要我不招惹那俩男主…

       然后我就看见我那个名义上的“哥哥”满脸担忧地望着我,眼中的关爱藏都藏不住,最重要的是,他长的真的好像我爸啊!

       震惊之余,我的脑子里不自觉的划过了这本小说的设定:我哥是京城江家的老大,一次意外流落到了隔壁冀省的一家孤儿院里,也就是在那里十二岁的我哥遇见了两岁多的我。然后就是老套的只有我亲近我哥,别的小孩儿都怕他,最后他被带回江家的时候就顺带着把我给带回来了…

       对了,我哥叫江月白,我现在叫江葳,今年刚刚十五,前两天作死去湖面上滑冰,结果冰没冻结实,直接掉水里了,给我捡了个漏,今天才刚醒。

       我还年轻了三岁诶,快乐。

       但是,眼前有一个大难题摆在我的面前,面对着和我老爹年轻时的照片几乎一模一样的那张俊脸,我不自觉的脱口而出一句“老爹”。

       对面直接懵了!

       “葳葳,你…你叫我什么?”他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颤抖,仿佛遭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般,整个人一下子就蔫儿了。

       我决定干脆装傻,就当我失忆了吧,这样万一我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的行为就都能解释的通了。

       “老爹,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故作悲伤,可是看着那张和我亲爹极为相似的脸,一想到我以后也见不到我爸妈了,顿时悲从中来,我真的哭了出来。

       悲伤来的太突然了,再说了,在家长面前哭一哭也不丢人嘛。

tbc(?)



看看有没有人想看吧…

没人我可就随缘更了(∩❛ڡ❛∩)

估计这破烂玩意儿也没人看(›´ω`‹ )

狸力

当我以为我被我爸当做我妈的替身(5)

今天是上帝视角哦,就是有点短~( ̄▽ ̄~)


一家三口终于要拥有姓名了,泪目(๑•́ωก̀๑)


感觉这个梗越来越烂了∠( ᐛ 」∠)_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_ _)>


逻辑问题请尽量忽略,作者逻辑死多年😭


说起来,我其实是想写耽/美来着∠( ᐛ 」∠)_

结果根本就没有提到…

所以美人夫人的性别就仁者见仁吧(〜 ̄▽ ̄)〜

所以接下来代指夫人的ta就是拼音啦,诶嘿( >ڡ< )☆

如果不接受的话也请默默退出,拜托了<(_ ...

今天是上帝视角哦,就是有点短~( ̄▽ ̄~)


一家三口终于要拥有姓名了,泪目(๑•́ωก̀๑)


感觉这个梗越来越烂了∠( ᐛ 」∠)_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_ _)>


逻辑问题请尽量忽略,作者逻辑死多年😭


说起来,我其实是想写耽/美来着∠( ᐛ 」∠)_

结果根本就没有提到…

所以美人夫人的性别就仁者见仁吧(〜 ̄▽ ̄)〜

所以接下来代指夫人的ta就是拼音啦,诶嘿( >ڡ< )☆

如果不接受的话也请默默退出,拜托了<(_ _)>


如果还可以接受的话👇






        两天前,正在外面出差的祈涛收到了来自已经分居一年多的伴侣的信息:孩子找回来了。

        理所当然的,还算是个正常人的祈涛,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相信了已经多次以此为借口,骗ta搬回来住的江某人的鬼话。

        毕竟“狼来啦”听到第三遍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但是这一次,江渚好像不是骗ta的。

        在仔细查看了江渚寄来的亲子鉴定书以及孩子的照片、视频之后,祈涛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江渚做的准备很充足,至少目前看来,ta是一定要回去一趟了。

         哪怕只是为了拆穿江渚的谎言。

         又或许,这一次真的会有ta所期待着的结果。

         为了尽快赶回去,祈涛不得不在飞机上度过难熬的一天。这使得ta对江渚杀心渐起——“祈祷这次你没有骗我吧,不然结果你是绝对不会想知道的…”

         祈涛闭目养神,试图放松心情,却再一次回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混乱的夜晚。


————————  分割线 ————————


         似乎好多的悲剧都是发生在夜晚,因为那正是所有人最松懈的时候,也是干坏事儿的好时机——坏人才不会在乎一个母亲失去了孩子之后会有多么痛苦,他们只想着火烧医院来制造混乱,若是能趁乱处理掉目标人物和他刚刚生产的伴侣,相信他们的雇主不会少了他们的好处。

        熊熊火焰将一切化为灰烬,无数的悲剧也随着火光侵入了黑夜,侵入了人们的生命。

        四方皆是哀嚎阵阵,奔走逃离的人群里,穿插着零星几个逆行身影,不停的呼喊寻找着。

        众人的尖叫声太过强烈,无人能分辨出来,那混杂着无数哭喊的嘈杂声里,是否有着自己期待的回应。

        那夜,无人入眠…

        虽然坏人最后还是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但是造成的伤害是难以弥补的。

        譬如说那还在保温箱里的孩子,他从此就成了无根的浮萍,随生活的浪潮浮沉。

        又譬如说那对刚刚成为了父母的年轻人,他们的孩子随着火光消失在了天边的第一缕晨光中。

        同样的惨剧还发生在了许多人的身上。

        事情还能有多糟糕呢?

        最差不过是葬身火海。

        抱着这样的想法,年轻的父母们决定寻找自己的孩子——哪怕是在发现了疑似幼子的遗骸之后。

        时间总是漫长却又转瞬即逝的。

        年轻的父母们终于扳倒了他们的敌人——那悲剧之夜的源头,而现在,他们也不再年轻。

        岁月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更加丰富的阅历,更加凌厉的手段,更加强大的势力,还有,对幼子无尽的思念。

        这是第十八个年头了,他们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幼子——他们那若是还活着,便也该是个成年人的“幼子”。


————————  分割线  ———————

        

        “分开一段时间吧,这对我们都有好处。”

        一年多以前,祈涛拎着已经收拾好了的行李,向自己的伴侣辞别。

        目送着深爱着的伴侣离开,江渚没有挽留。

        他们都要歇一歇了。



囍毛狗

八仙抄 EP.1(原创人物)

前面的话:

旧文重发,原创人物,没有文笔,原创,欢迎意见和建议,谢谢。


池田屋事变当夜。

新选组率领一众队士前去破坏长州藩激进分子的密会。隶属冲田总司一番队下的田原诚之助也在参战之列。

各组员已在池田屋附近隐蔽起来,只听得一声号令,众人杀将而起,一鼓作气杀进池田屋。灭了烛火,四下里一片漆黑,充耳只闻得一片杀喊声和白刃相接的铿锵之声。

诚之助负责后院守卫。

月光下,只见一个黑影从暗门闪出来,他连忙上前将那人截住,还没来得及张口盘问,那人身形不稳一头栽倒在诚之助身上。细看来人,身上穿的确实是新选组蓝底白色山形纹袖的羽织。认出是自己人,诚之助便放松了警惕。只见那人脸色发白,眉心微蹙,...

前面的话:

旧文重发,原创人物,没有文笔,原创,欢迎意见和建议,谢谢。


池田屋事变当夜。

新选组率领一众队士前去破坏长州藩激进分子的密会。隶属冲田总司一番队下的田原诚之助也在参战之列。

各组员已在池田屋附近隐蔽起来,只听得一声号令,众人杀将而起,一鼓作气杀进池田屋。灭了烛火,四下里一片漆黑,充耳只闻得一片杀喊声和白刃相接的铿锵之声。

诚之助负责后院守卫。

月光下,只见一个黑影从暗门闪出来,他连忙上前将那人截住,还没来得及张口盘问,那人身形不稳一头栽倒在诚之助身上。细看来人,身上穿的确实是新选组蓝底白色山形纹袖的羽织。认出是自己人,诚之助便放松了警惕。只见那人脸色发白,眉心微蹙,身上有深深浅浅几处刀伤,羽织破口也变得殷红,嗅到血腥味的诚之助心里着实慌了起来。

来不及细想,诚之助就将那人扶至墙角暗处隐蔽起来。

此次池田屋事变虽然已将大部分密会的激进分子斩杀,但新选组自身也受创不轻。屯所里给伤员让出好些房间来,像诚之助这样下级的队士们,自然只能挤在一起休息,并且还得分工轮流照看伤员。

这日,轮到诚之助当值。

那晚被自己救回的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他刚走近院子就看见有个人穿着单衣站在院子里。

“喂,你,伤员就该躺着休息,怎么能四处走动。”诚之助连忙走上前去。

“你看,这些八仙花开得真好。”听到诚之助的喊声,他转过头看向来人。

“快到床上去!”当他走到近前,却发现那人微笑着,看着自己,这是那晚……但是自己之前在队里从未见过这个人,诚之助本能的警觉起来。 

“等等,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你是谁?”

“我是藤堂先生手下的姬路一夕,常年驻扎在江户,所以你不曾见过我。”一夕也不恼,伸手轻轻碰了碰面前的蓝色八仙花,轻声说道。

“原来是藤堂队长的手下姬路先生,真是失礼。我是一番队的田原诚之助,大家都叫我四吉。你的伤怎么样了?”诚之助连忙鞠躬致歉。

“已经不碍事了。”一夕目光流转始终没有离开院子里那丛青紫粉红的八仙花。“叫我一夕吧,姬路先生听起来怪怪的。”

“那好,快进去吧,一夕,天凉了。”

“嗯。”


奈奈

老故事

我陈季暖,我妹陈季凉这个故事的两个主角。
我妹小时候不招人喜欢有一次我妈给我妹买了一件新的衣服,大概是比较新的款式,上面有些个商标标上有绒绒的毛。幼儿园的同学们就都围了上来说想要一根,我妹她就是个单纯的傻逼从来都不受人欢迎见不得这样得世面就给每个人了一根,让别人答应和她玩。那小朋友当然忙不迭的答应,转头就把玩掉了,又来威胁我妹不和她玩,我妹那天回来那个标志上的毛脱了半边,丑的令人发指。我看着她说她怕大家都不和她玩我就我就握紧了拳头

我陈季暖,我妹陈季凉这个故事的两个主角。
我妹小时候不招人喜欢有一次我妈给我妹买了一件新的衣服,大概是比较新的款式,上面有些个商标标上有绒绒的毛。幼儿园的同学们就都围了上来说想要一根,我妹她就是个单纯的傻逼从来都不受人欢迎见不得这样得世面就给每个人了一根,让别人答应和她玩。那小朋友当然忙不迭的答应,转头就把玩掉了,又来威胁我妹不和她玩,我妹那天回来那个标志上的毛脱了半边,丑的令人发指。我看着她说她怕大家都不和她玩我就我就握紧了拳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