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聂风

38416浏览    572参与
西点

求怀风草太太的瓶子里的师兄

太太原网址的车库失效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完整版的,0202入坑真的晚到哭泣,求问哪位小伙伴有完整版的可以分享一下吗,不胜感激

太太原网址的车库失效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完整版的,0202入坑真的晚到哭泣,求问哪位小伙伴有完整版的可以分享一下吗,不胜感激

佚名

断浪

介绍: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小卷毛,一个操弄线偶布局天下的王者,两人背地里无数次在腥风血雨地斗争。断浪最大的心愿就是摆脱帝释天的掌控。


红字:巅峰即地狱,江湖只在九泉之下孕育出不见血的纯真。


----------------------


  断浪再一次被帝释天派去暗杀兄弟了。


  他费尽心机地审视眼前这个野心勃勃的人。布下缜密的杀局,把他当成随时可丢弃的棋子除掉聂风和步惊云,不容置疑,帝释天的真面目可憎。即便文丑丑处处挤兑他,在雄霸眼里,...

        

介绍:一个满肚子坏水的小卷毛,一个操弄线偶布局天下的王者,两人背地里无数次在腥风血雨地斗争。断浪最大的心愿就是摆脱帝释天的掌控。


红字:巅峰即地狱,江湖只在九泉之下孕育出不见血的纯真。


----------------------


  断浪再一次被帝释天派去暗杀兄弟了。


  他费尽心机地审视眼前这个野心勃勃的人。布下缜密的杀局,把他当成随时可丢弃的棋子除掉聂风和步惊云,不容置疑,帝释天的真面目可憎。即便文丑丑处处挤兑他,在雄霸眼里,他断浪只是颗揉不掉的沙子。


  身为他不放在眼里的挂名义子,断浪怨恨极了。帝释天单凭一己之力欺压武林,收纳全天下的能力者编入天下会,霸统武林之心昭然。可惜雄霸自命不凡,想堂堂正正地收买相背的人心。


  明面上的亲信是个幌子,雄霸只是利用他打击起异心的叛徒,如此,他便不费吹灰坐收渔翁之利。


  “断浪,义父对你寄予了深重的厚望,早日铲除聂风和步惊云这两个叛徒,匡扶武林正义。不与我背道而驰,才能在江湖上立足。”


  帝释天老来风发,浓重的眉毛不可一世地张扬着,他满腹的血洗江湖的大计。


  “浪儿,不要怪义父割断你的舌头。”


  他突然软下的语气使得断浪胸口爬上一股怒气。断浪的目光越过帝释天,落在刀架上的一把失了剑身的空壳剑鞘。剑失刀身,刃峰出鞘。


  他是断家唯一幸存下的人,却认贼作父,心甘情愿作屠戮者的走狗,更可笑的是,这个丧心病狂杀害他全家的人,竟成了他的亲生父亲。


  帝释天背对他,整张脸扭曲地拧到一处,他对这个多余的儿子既欣慰又憎恶。


  “人一旦有了情感,就会失去判断,你是我费尽心力栽培的六亲不认的杀手,冷血无情,即便对我,也视同为可能铲除的目标。”


  帝释天从瓶子倒出一粒药丸放在手中,幽深地望着他。“浪儿,义父是爱你的。”


  断浪一见这个药,抬眼看着他,混浊的眼睛仿佛闪现了两点星光,便很快暗淡下去。他抓过药,仰头毫不犹豫地咽下,残留的味道似黄莲苦。


  起初只有眼睛灼出了血,后来痛苦像滚下的泥石流从身淹没到心,他的心也烧出了洞。断浪表面毫无反应,咬碎了银牙硬是不作声。尘事苦尽,他又失去了为好人或作坏的资格,他是一名合格的杀手。


  杀手有杀手的原则,杀手有杀手的无情,杀手有杀手的定义。


  帝释天眼里露出了一丝不忍,但为了宏图霸业,这份怜悯立刻被压下黑暗的深渊。比起没有意义的慨叹,泥菩萨的预言更像急火追上了眉头。聂风与步惊云不可留。


  冰冷的剑尖划过地面,断浪行尸走肉一般,推开门,离开了割断他灵魂的房间。


  帝释天犯下最大的错,便是收了聂风这个义子,自负地授传他武功,而不留后招。风儿变作了狂风,威力大到让他惜才重用还要忌惮被谋害。


  海浪漫上凌云窟时,无名之人的骸骨被侵蚀,必须有一个人守着。断浪离开以后,聂风已经守了九十四天。


  此刻,他正坐在佛像的头顶遥望平静的湖面,迎面吹来噬血的风,海浪狂啸,一场避无可避的决斗将为这里埋下宁静的绝望。


  “每年的九月四号,一起到这里来祭拜我们死去的爹,你还记得这个约定吗?”聂风自言自语。


  在他的身后,断浪站在佛像另一端,同样望着下方不再沉寂的海水。聂风一见他陌生的眼神,心凉了半截,拳头不自觉地握紧,忽而又松开了。雄霸连自己的儿子也利用。


  “断浪,回来吧,回到我身边。”诚实又痛心的疾呼,他是否能唤回一个失去灵魂的杀手。


  聂风不仅为断浪感到难过,也恨自己无能,阻止不了雄霸一而再地伤害他身边的人。


  断浪缓缓扬起手中的剑,对准聂风,双手合力一挥,凌厉的剑势如排山倒海而来。


  即将击中的那一刻,聂风赶忙用雪饮刀抵挡,剑势化去了八分,他被震得后退几步。


  “断浪。”聂风咳出一口血,忍着胸口钝痛,劝阻他下一步出招。“我一直把你当做朋友,我的好兄弟,家人,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放弃你。但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


  断浪面无表情。


  “当年你爹和我爹意外殒身在那个山洞,我和你立下约定,每年的这个时候一起祭拜生父。结果第二年你就失约了。”聂风见他没有动手,半是遗憾半是希冀地说了下去。


  “跟我进山洞,找到火麒麟,为我爹和你爹报仇后,我任由你处置。”


  断浪仍是不在意的神情,但冻住的瞳孔里融出了一点痛苦的情绪。聂风当他默许了。


  从进入山洞开始,聂风就感到身体有一股燥热的火烧着。越深入凌云窟,特别是无意中靠近两边的洞壁,明明阴寒很重,他体内的无名火却立刻烧成了燎原之势。他握剑的手抖了一下,忍着痛楚。


  一路上断浪不发一言,跟在后面留意四周的动静。隔一段时间,从头顶像沙漏一样蓄满的水落下,渗入贫瘠的地面。两个人都走得异常小心。


  断浪握剑的动作看起来随意,但聂风知道一旦他生出逃跑的异心,那把剑必定精准无比地从身后挑断他的肩胛骨,下一招夺取他的命门。


  “这是…”一堆化为干尸的骸骨散乱地堆靠着,聂风诧异地停在盘绕的藤蔓面前。


  藤蔓上结满了剑柄大小的红色果实,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他们 一个红衣若枫,却目光清澈,仿佛莲花轻轻拨水似的柔情。另一个剑气冰寒,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温情。


  聂风手中发抖的剑不安地恐惧着。


  这具骸骨很奇怪。生前像被什么兵器硬生生扯断了头颅,聂风的视线往下,一把沾满尘灰的古剑,钉木桩般插进干枯的五根脚趾旁边。


  他拔出那把古剑,吹开灰尘。刀柄上镶着人头碎骨。即便刀身生了锈,仍断发如削铁,他对准空气耍弄了几下,前方的石壁留下了极深的划痕。


  “好一把绝世兵器。”他心下慨叹。这把剑用得非常顺手,若不是已经认了主,聂风都要觉得是天生为他而铸造。


  当今天下的绝世好兵排行榜上,这把剑绝对能排到前三,可见它的主人一定在武功上造诣很高,是藏在世外的高人。

  

  尸骸上并无其他的伤痕,几乎是一击毙命,能对抗这样的绝世高手,杀他的人也必定不凡。


  他顺着断浪停留在脖子与头骨断裂处的目光,陷入沉思。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很快他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在脖子本该接合的地方,起初他以为插着一根手腕大的钝器。想了想,如此巨型,只可能是灵兽的牙齿。


  断浪也想到了火麒麟。


  “不知道这具骸骨是谁的,既然我们来到了这里,于情于理,都该尽一份心力。”聂风对着尸骸跪下。


  “前辈,打扰了。在这里能见到你,也许是上天注定的缘分,遗憾的是,你却早已不在人世,可惜晚辈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就算立碑,也不能题名你真正的身份。等我报完仇,一定替你找个安身的好地方。晚辈聂风,就此拜过。”说完,他重重磕足了三个响头。


  断浪盯着他后背,怀着某种不得已的哀伤。


  突然,一声吼叫从更深的洞里传来,唤起了聂风记忆深处的恐惧。那场浪涛般的大火滚滚而来,火舌穷追不舍,爹耗尽了生命推他离开。生与死的别离,在他脑海里放大到了极致。


  回声交叠,如惊雷震耳。聂风激红了双眼,劈头盖脸,对准断浪就是致命的一刀。


  等到断浪反应过来,只够拿剑抵挡了,旋即剑尖回旋,左手打在聂风的腹部,迫使他收力。


  聂风施展轻功偏过,接着反手砍向对方的脖子。他像是失去了理智,唯一的想法,只要除掉眼前的障碍。


  断浪的剑法更快,一出手便毫不留情,断了聂风后路。而聂风也不承让,见招拆招,竟也没让他占到半分好处。


  两人正打得如火如荼,而吼叫声陡然停止了。未见其人,却听见狂奔的脚步声急急而来,势如千斤之重,震得洞外的地面接连抖动,海上掀起一层又一层的巨浪。


  “风儿!”


  不知从哪里来的呼唤,话语里的温柔,使聂风混浊的双眼灌进了疑惑,动作逐渐慢了下来。断浪看准时机,借助砍过来的雪饮刀,足尖轻点,转眼跳至他身后,出手封住聂风的攻势。


  聂风使不上力,挣扎着,睁大了眼睛瞪着断浪,不小心掉落陷阱的野兽也这般凶狠。


  突然,断浪闷声一痛,退离那里。后背连同马夹被刮出了两道深深的爪痕,沁出温热的血珠。断浪已然承受不住滚烫的山洞。


  只见现身的火麒麟化成了一团火,立刻跳入了聂风体内,穴道被冲破了。


  聂风动作如鬼魅一般敏捷,风扬起他的长发,仰面怒吼一声后,昏过去了。


  天下会内堂,断浪带着聂风回来复命。


  “断浪,你果然没让老夫失望。”雄霸探查躺在地上的聂风的伤势。“告诉我,你们遇到了什么?有一股极阳的邪功气息,在他体内乱窜,烧毁五脏六腑,很快他的生命就会耗尽。”


  断浪低下头,沉默不语。


  “断浪,你做的很好。”一本武功秘笈从雄霸的胸口揣出。“我闭关时,担心你的伤势,机缘之下练出了这本秘笈上的武功,对你伤势可能有帮助。你既不在泥菩萨的名单之列,效忠于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断浪伸手接过。


  “聂风一死,步惊云孤掌难鸣,武林再无人能威胁我的地位了。”帝释天朗声笑着,只是那笑,有些狰狞的丑陋。断浪拱手作揖,一拐出去,转身就躲在门后不远处。


  “聂风,你千不该万不该,把断浪这种人当成朋友,他的本性,想必你还没完全见识到。”


  断浪听罢,忍下心中的不忿,便继续听了下去。


  “若不是雪饮刀,我根本不会把你放在眼里。你爹愚蠢,没想到你也一样天真,当年那场争斗,是你爹亲手把自己的人头送到我手里的。”


  “我杀不死他,让他的灵魂永远得不到安生,不是更好。”


  帝释天从存物柜里取出一颗人头,轻放在桌上。它的主人像死不瞑目,充血的眼睛瞪大,只见枯槁的头发上,交叉贴了两道镇压邪祟的黄符。


  他揪着那些头发,把人头搁在聂风旁边,画面诡异的很。可能放得久了,都能闻出腐臭的气味,其实人头的整张脸跟刚死时一样,并无破损之处。


  一定是给喂了什么药,才能保存得这么完好。不过这实在太残忍了。


  “聂兄,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送给你的这份大礼。”


  原来这竟是聂人王的人头。


  “我不准你求饶。”帝释天对着毫无反应的人头命令。“聂风很孝顺,就算不知道那具无头尸骸是你,也磕了三个响头,你该安息了。”


  “这都怪你年少气盛,追求虚浮的功名,江湖上的声望,不听了我的话,独自进山洞寻找血菩提。”他把深沉的笑容收起,悠悠地开口。“有了你出生入死的朋友们帮助,一切都很顺利,只可怜你的亲儿子,引来了火麒麟,连老天都在帮我。”


  “火麒麟入体,他失去了意识,竟然用剑刺穿了你的身体,你到死都想不明白。聂风要是知道自己杀了亲生父亲,让他情何以堪啊。”


  “全都是你自作自受,老夫只是顺水推舟,利用你控制火麒麟罢了。”


  聂风爬眸中静如死水,他一手撑剑,默默抱着聂人王的头颅艰难地从地面爬起,与雄霸对视。除了痛苦,还是无边的痛苦,得知实情后,他心中坚守的侠义,是否会因此动摇。


  帝释天似乎早就料到他与断浪合起伙来欺骗他。“聂风,你一定想杀了我吧,可惜你差远了。”


  他的父亲,竟落到这般下场。聂风疯了一般地笑,笑得惊悚,笑被天下人愚弄。


  “哈哈…”他抱着头颅冲了出去。


  那一个转身,他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是憎恶自己,还是怨恨帝释天的深沉的城府。


  “聂风。”这一声诚挚地叫唤,却是身后从断浪口中发出的。


  “我亲手杀死了我爹。”聂风连头也不回,他无法面对自己。


  “不是这样的,你也不想。”


  “那你说,我该找谁报仇?”


  “……”


  “雄霸?还是你?或是天下人?”


  “你…”断浪像要把他的后背灼出一个幽深的洞,他饱受着欺瞒的痛苦。


  “对不起聂风,我不得不这么做,他是我爹,哪怕他只把我当成一颗棋子,我将永远对他献出至高无上的忠诚。”


  “我不怪你。但下次再见,我肩上的雪饮刀绝不会留情。”


  断浪抬眼望去。聂风决绝的背影,恍如风一般地消逝。断浪记住了一辈子,直到他死去。


  一夜间,凌云窟夷为了平地。除了断浪,谁也看不见动手的人被雪饮狂刀反噬得七窍流血。


  聂风和断浪,都死过一次。属于他们的恩怨情仇,只留在那片唯一不被染血的回忆中。


----------------------


  


  


  


  


  


  


  

一襟晚照

看到第二梦死了,和聂风一样难过,风梦好苦啊。第三部聂风太惨了

看到第二梦死了,和聂风一样难过,风梦好苦啊。第三部聂风太惨了

隔壁老邓

【绝无神×聂风】MV继父娶老婆 新娘竟是我

肉很多,快上车
[图片]https://b23.tv/e8wQmV  

肉很多,快上车
https://b23.tv/e8wQmV  

黎明乌鸦

步惊云和断浪在凌云窟门口吵架笑死我了(?)

风妹:中间

步惊云和断浪在凌云窟门口吵架笑死我了(?)

风妹:中间

隔壁老邓
魔风很风骚,继父很粗暴,完事以...

魔风很风骚,继父很粗暴,完事以后风儿是睡着的小猫~

魔风很风骚,继父很粗暴,完事以后风儿是睡着的小猫~

魔夜影

云风同人 氾滥

PS.预热&宣传晚上 @风云阁金鳞会 的活动


------------


【风云2】


从天而降的莹白色雪之花,沁冷绵软,纯粹干净,细润晶澈,伸出手仿佛就能完全掌握住,那抹与生俱来的单薄与脆弱,纠缠着浑然天成的凛冽与清雅,如傲骨凌霜的皎洁,如含苞待放的幼嫩,如波光嶙峋的通透,轻轻的飘坠降落在聂风的掌心里,娇柔的形体却在极致的呵护与怜惜中,静谧的逐渐幻化消融著逝去,带着无尽的苍凉与空荡的寂寥,无声的浸润着、渗透著、蔓延著。


最终那些永不复返的美好,都将变得沉默而冰凉,令聆听万物、知晓人心的风中之神,都不禁感觉到那发自内心的惆...

PS.预热&宣传晚上 @风云阁金鳞会 的活动


------------


【风云2】

 

从天而降的莹白色雪之花,沁冷绵软,纯粹干净,细润晶澈,伸出手仿佛就能完全掌握住,那抹与生俱来的单薄与脆弱,纠缠着浑然天成的凛冽与清雅,如傲骨凌霜的皎洁,如含苞待放的幼嫩,如波光嶙峋的通透,轻轻的飘坠降落在聂风的掌心里,娇柔的形体却在极致的呵护与怜惜中,静谧的逐渐幻化消融著逝去,带着无尽的苍凉与空荡的寂寥,无声的浸润着、渗透著、蔓延著。

 

最终那些永不复返的美好,都将变得沉默而冰凉,令聆听万物、知晓人心的风中之神,都不禁感觉到那发自内心的惆怅与萧索。

 

“风师弟。”

 

一袭宽大暖热的披风,挟带着聂风十分熟悉的温度与味道,仿佛坚不可摧的磐石与山岳,将他整个人垄罩包裹进强势的保护中。风中之神下意识的伸手,拽着墨黑色布料的一个角,拢在掌心中细细磨蹭、慢慢摩娑,让自己能更直接而紧密的感受到,那让他不知不觉耽溺的霸道气息与触感。

 

稳重的,厚实的,沉着的。

 

聂风忍不住稍稍弯起眉眼,感受着内里那赤红的柔软与炙热,不经意擦抚过他的肌肤,如同那唯有风中之神才明白的,属于步惊云不曾外显出来的温柔,坚毅果敢,镇定从容,不会受到其他人事物所影响的独断独行、敢作敢为。

 

“云师兄?”

 

“外面很冷。”

 

步惊云低沉的嗓音里是毫不掩饰的关心,他本想问问聂风,怎么不说一声便从屋子里跑出来,让不哭死神从沉睡中苏醒时,没有见到常伴己身的某个身影。然而当步惊云张了张口,目光所及便让他下意识皱起了眉头,墨黑色的眼瞳瞬间变得更加幽黯深凝,如夜色般浓稠厚重到难以窥探。

 

慑人心魄,不寒而栗。

 

“???”

 

一阵天旋地转的晕眩,思维的速度跟不上视野的切换,聂风一脸懵然的被他的师兄打横抱起,整个人因为体型差异的关系,被步惊云拥进宽阔结实的胸膛里,那沉稳的心跳和炽烫的体温,紧紧贴伏在风中之神的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与凌厉刺骨的凉意,也都被步惊云细心遮盖上来防护霜雪的披风,给全部屏蔽隔绝在外。

 

‘碰——’

 

室内的温暖驱散了两人身上的寒冷,步惊云没有去管被自己踢坏又暂时安回去的木门,他将怀里的人小心翼翼地放在床边后便半蹲下来。不哭死神伸出手,缓缓掀起聂风垂落在地面的素色长䙓,那仿佛不染一丝尘埃的雪白帐幔,毫无防备的被步惊云直接撩起,这样才好让他宽厚的手掌,能轻易地就握住对方裸露在长长衣䙓外的脚踝。

 

纤巧的,姣好的,细腻的。

 

风中之神那享誉江湖的绝世双腿,此刻失去了平时的皙白与莹润,因为长时间待在低温的冰冷雪水中,被冻伤到通红的肌肤透出淡淡的青紫色经络,蜿蜒著,扭曲著,看起来狰狞惨烈又恐怖骇人。眼前的景象完全出乎步惊云的预料,他反射性瞪大眼睛、抬起头来,漆黑墨瞳直视著与自己对望的那双琥珀般的透色眼睛,不哭死神难得将自身的情绪泄漏出来。

 

如黑色的烈焰在安静中向外肆意灼烧、恣意席卷,似怒意似恼火似气愤,然而对于步惊云来说,更多的却还是归咎于自己的疏忽大意。

 

“待在外面多久了?”

 

“唔……”

 

聂风轻轻抿了抿嘴没有直接回应,他微微低垂著头,浅透色的双瞳倒映着,紧紧盯着自己的步惊云,风中之神歪了歪头像是在思考什么,纤柔的墨黑发丝随聂风的动作,不经意的滑过他的脸颊,有几缕调皮的细丝溜到风中之神的唇边,稍稍挡住了聂风那张很容易被特定人士解读的面部表情。

 

——他不知该如何回答不哭死神的问题。

 

总不能说自己醒来,就在外面享受冰天雪地的洗礼吧……

 

“……”

 

然而就算风中之神没有正面解释清楚,甚至有点想要含糊带过的迹象,对于从以前到现在都能从细微末节,知晓师弟剔透冰心之意的步惊云来说,他却依旧可以从聂风的反应中,猜测出事实的真相到底为何。

 

“龙骨?”

 

知道瞒不住自家师兄的聂风,最后只是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被火麒麟咬走了。”

 

“……”

 

听到聂风给出的的答案,让步惊云握住脚踝自家师弟的手,瞬间不小心失了手劲,虽然知觉因为冻伤而有些迟钝,那种闷闷怪怪的感觉,却也让风中之神措手不及的一声低呼,清脆的嗓音成功唤醒了,有片刻分心的不哭死神。

 

聂风看着自己师兄沉下来的表情,唇边勾起无奈的弧度,他却不知道,步惊云虽然维持着惯常的面无表情,却早已在内心世界里疯狂咒骂嘲讽著某神兽,竟然在不过几年的时间里就已经不像样的,往狗崽子的方向完全退化了!?

 

深邃的幽瞳如最罕见最稀有的黑色玉石,里面倒映着对他来说更加珍贵的绝世宝物,那是始终陪伴在自己身边,永远存在的坚韧温暖,如影随形,如雨润物,令步惊云都无法再去压抑与忍耐,想不顾一切的去跟从自己内心突然升腾的情绪与索望。

 

“云、云师兄——”




防和谐内容0※0

防和谐内容0▼0

取个名字好麻烦

【all风】第十一章 证明

步惊云突然收起脸上所有的表情,机械的转头看着楼道里慢慢走进的男人,修身的黑色西装衬托出他高挑的身材已经,抄在口袋里的双臂微曲显示出手臂上鼓起来的肌肉。

  “绝无神。”步惊云不咸不淡的道出了男人的名讳,男人取下鼻梁上的黑色墨镜,幽深的墨瞳好像黑洞一般看不见底,也窥视不了他的情绪。


下面指路置顶,新仓库


lof现在连WordPress都屏蔽了???

步惊云突然收起脸上所有的表情,机械的转头看着楼道里慢慢走进的男人,修身的黑色西装衬托出他高挑的身材已经,抄在口袋里的双臂微曲显示出手臂上鼓起来的肌肉。

  “绝无神。”步惊云不咸不淡的道出了男人的名讳,男人取下鼻梁上的黑色墨镜,幽深的墨瞳好像黑洞一般看不见底,也窥视不了他的情绪。


下面指路置顶,新仓库


lof现在连WordPress都屏蔽了???

智挠家的烧火棍

谁说男人长头发就会显得娘?

在郑伊健的身上,是丝毫看不出娘这种意味的。


一说起郑伊健,很多人想起的是陈浩南。

但我偏偏是聂风入的坑,可以说郭富城和郑伊健,就是我心中风云的最佳选手。

郑伊健可以说是个佛系玩家了,不热衷于追名逐利,只要自己过的开心快乐就好。

或许,淡泊潇洒,游戏人生,才是郑伊健真正想要追求的所在吧。


图源见水印


谁说男人长头发就会显得娘?

在郑伊健的身上,是丝毫看不出娘这种意味的。


一说起郑伊健,很多人想起的是陈浩南。

但我偏偏是聂风入的坑,可以说郭富城和郑伊健,就是我心中风云的最佳选手。

郑伊健可以说是个佛系玩家了,不热衷于追名逐利,只要自己过的开心快乐就好。

或许,淡泊潇洒,游戏人生,才是郑伊健真正想要追求的所在吧。


图源见水印



都门帐饮

【风云】有人说风云是场八点档(步惊云X聂风)

存档

参加 @风云阁金鳞会 的活动,发现转发不可以存自己的合集,那就再来一次!

主页粮超多,有图有mv,之后还有文!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uV411Z7x3


郭郑的风云,当然要配邱淑贞的第二梦,古天乐的断浪【????】


存档

参加 @风云阁金鳞会 的活动,发现转发不可以存自己的合集,那就再来一次!

主页粮超多,有图有mv,之后还有文!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uV411Z7x3

 

郭郑的风云,当然要配邱淑贞的第二梦,古天乐的断浪【????】

 

金得胀
新外观真是太可爱了XD 老猎人...

新外观真是太可爱了XD

老猎人云师兄翻车实录……

新外观真是太可爱了XD

老猎人云师兄翻车实录……

玉骢难系

风云雄霸天下之孤星独吟

雨声细细落,雾色重重楼。

愁思千千结,时时上心头。

念,旧日

美眷侣,

携手曾游

遣情伤,故人何在?

烟水茫茫。

月光寒清秋,孤星吟幽情。

高处不胜寒,此身犹梦中。

久,别离

思心苦,

何日休?

叹人间,刀光恩怨,

剑影情仇。

望,明月光

泣,泪两行

不思量,自难忘

十年生死两茫茫。

诉衷情,

君埋泉下,我寄人间

野草孤冢,霜鬓雪头……

孤星吟……

雨声细细落,雾色重重楼。

愁思千千结,时时上心头。

念,旧日

美眷侣,

携手曾游

遣情伤,故人何在?

烟水茫茫。

月光寒清秋,孤星吟幽情。

高处不胜寒,此身犹梦中。

久,别离

思心苦,

何日休?

叹人间,刀光恩怨,

剑影情仇。

望,明月光

泣,泪两行

不思量,自难忘

十年生死两茫茫。

诉衷情,

君埋泉下,我寄人间

野草孤冢,霜鬓雪头……

孤星吟……

金得胀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二...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二

【风云/云风/神仙AU】

龙师兄X祭品师弟


小神龙三百问

番外日常冷笑话XD


做个梯子

成仙(封面)

成仙(1-4)

成仙(5-10)

 成仙(11-14)

番外一:龙有逆鳞吗?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二

【风云/云风/神仙AU】

龙师兄X祭品师弟


小神龙三百问

番外日常冷笑话XD


做个梯子

成仙(封面)

成仙(1-4)

成仙(5-10)

 成仙(11-14)

番外一:龙有逆鳞吗?


金得胀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一...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一

【风云/云风/神仙AU】

龙师兄X祭品师弟


番外日常,对小神龙的三百问XD


成仙 之 聂风的修仙笔记 一

【风云/云风/神仙AU】

龙师兄X祭品师弟


番外日常,对小神龙的三百问XD



Avéne

《道友对不起》②⑩(易聂/云风)

②⑩


断壁残垣、草木郁盘之中绝心细探一回,未逢异象,拧眉欲言。师弟沉吟半晌,于矮几之畔摸索一二,寻见一指玉骨。捺之即转。金石之声才罢,廊下现出窄阶一方。赤火教主讶然:“易坊主怎晓得此处机关?”


座旁姑娘宛然又笑,身形甫散。师弟眨眼:“得高人指点。”


地穴之内残火冷峭。照壁烛夜之灯焚以鲛脂、永燃无歇,谓之长明。二人拾级而下,拐三兜四绕柱两回。此处劈山成闾、凿岩为室,又四围皆峻,岩骨棱砺,宛委洞天。连廊徊壁、栈梯歧路、勾缠相错、交交牙牙,皆为石铁,浑似游龙飞渡、直入云岫。


赤火教主抿唇:“现下棘手。这地穴之中岔道甚多,不知赤雪往哪一处行了。”


师弟迟疑一二,抬眼又愣—...

②⑩


断壁残垣、草木郁盘之中绝心细探一回,未逢异象,拧眉欲言。师弟沉吟半晌,于矮几之畔摸索一二,寻见一指玉骨。捺之即转。金石之声才罢,廊下现出窄阶一方。赤火教主讶然:“易坊主怎晓得此处机关?”


座旁姑娘宛然又笑,身形甫散。师弟眨眼:“得高人指点。”


地穴之内残火冷峭。照壁烛夜之灯焚以鲛脂、永燃无歇,谓之长明。二人拾级而下,拐三兜四绕柱两回。此处劈山成闾、凿岩为室,又四围皆峻,岩骨棱砺,宛委洞天。连廊徊壁、栈梯歧路、勾缠相错、交交牙牙,皆为石铁,浑似游龙飞渡、直入云岫。


赤火教主抿唇:“现下棘手。这地穴之中岔道甚多,不知赤雪往哪一处行了。”


师弟迟疑一二,抬眼又愣——烟云灭没、灯烛缭乱之下一刃玉骨小扇凭空乍现,欲开又敛,直往幽微之处疾掠。师弟领会。二人得其指引,循阶而往,又行半时,自岩罅之中累级而下,九曲回叠,横坳一线,迤逦至一渊壑之前。


道旁伫一残碑。金漆甚古,百道迸裂。赤火教主卷袖一拂。碑上尘泥卸落,铁画银钩、撇捺嶙峋现出三字——麒麟冢。二人垂眉视下。崖壁峭削、长峡巍然之间漫天匝地、触目所及,柔丝千丈、仙葩玉草,蓊以棠杏之夭,又杂烟霭之艳冶、流泉之染翠,潋滟熹微,意态扶苏。草木之间恒河沙数、似垂星斗,皆为丹果。剔透之处,犹天香桂子、洒落纷纷。


绝心师弟掠下渊去。赤火教主折一枚丹果,拈之入掌,左右端详,蓦地敛笑正容:“这是血菩提?!”


师弟懵懂。绝心解道:“火麒麟贵为祥瑞之一,蹄过之处,万物逢春,血流入地,即诞菩提。此等奇珍,寻常人食之,延年益寿、百病无侵,修道之人食之,通达五脏、流转元婴,裨益无穷,”赤火教主一顿,又道:“此地仙葩异果,数不胜数。一但传扬出去,当今修士皆会为之疯狂。”


师弟八风不动:“哦。”


绝心轻笑:“易天赌坊奇物甚多。这一壑天材地宝在坊主眼底亦十分寻常。倒是我短视了。”


师弟摇头:“教主说笑,我并非此意,只不过——绝心教主?”一言没尽,师弟猝然要愣。青天白日之下绝心身形一浅忽淡,转瞬散尽。师弟兜转两回,未见赤火教主,无奈扶额:“偌大一方谷坳之中只余你我,道友可以现身了?”


一尾麟兽自谷坳之中颠倒转出,虎目圆瞪,端详师弟良久,骤腾四蹄,绽牙现爪,疾掠过来。步惊云甫至麒麟冢,一望之下乍见恶麟噬面之景,顷刻心襟动破,大骇,潦草提剑一劈。刃风至处凌厉无匹,推搡脊兽向后一跌,摔得四脚朝天,溅半身泥。脊兽颓坐于地,无端垂下清泪两行,惨然一泣。


步惊云护妥师弟,欲叙别后之事。奈何一旁麟兽未解风月,喋喋只道:“风!他欺负我!”


师弟拧眉:“你我乃旧识?”


麟兽一听又嚎:“什么叫旧识?我难道不是你最宠爱的小火麒麟吗?你说中州百麟千兽,弱水三千,你只喜欢我这一瓢!你一走许多年,非但颜容改换,连我也忘了?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他欺负我,风给我做主!”


它贵为六界十方诸般祥瑞之一,生龙头鹿角、麋身蛟爪,又披金鳞、染以丹朱,覆草木皆红。现下四蹄一摊,欲就地打滚、懵然发嗔,涕泣之时亦声息朗然,无一丝破笛之音,杂佛磬莲颂,凛凛含威。师兄耳聩目眩,咬牙憋出两字:“闭嘴。”


麟兽呲牙:“就不!就不闭嘴!就要风来哄我!不哄我,我好不了啦!”


步惊云怫然一撩绝世。麒麟见之蓦地噤声。师弟望其含泣憋怒、无辜瞪眼,怜意顿生,一时叫言语亦高抬轻放地缓下来:“你就是火麒麟?你既仍在世,又怎地把此地唤做麒麟冢?”


麒麟愈发委屈:“当日你说甚,早将情尘洞彻,要往中州求取天道。自你一去之后,我心枯难医,生不如死。所以这地方叫麒麟冢。


师兄面无表情:“油嘴滑舌。”


麒麟撒泼:“不管!风既然来了,就得带我走!带我走!这破地方我不想待了!我,我已将伏麟图衔出渊来——”麟兽蹄子扒拉两回,白齿森森一绽,衔出半卷素绡:“风,这本是你的东西。你收着罢。”


师弟迟疑一二:“那,绝心教主呢?”


麒麟一哼:“此处乃须弥之界,为我以兽丹蕴成。哪里是谁都可以来的。我瞧他不顺眼,便将他推出去了。这人我也想把他弄出去,可是,可是——”火麟一剐师兄:“他太凶了。我害怕。”


师弟讶然:“方才我在断情居前所见,皆为你所幻化?绝心教主叫你推往何处?”


火麟眨眼:“自然是断情居底、麒麟冢内。那里还有两人,与他一样火意遍体、煞气难掩,正好。管他做甚,风,我们马上就走。”


师弟喜道:“那两人想必就是赤雪姑娘一行。赤雪姑娘夺了小风的昆仑扇,我还得取回。”


火麟无奈:“好,好罢。昆仑扇对你来说确实要紧,那是得拿回来的。”


话毕麟兽抬首一吼。顷刻须弥之界千崩百落、光迸重垣。云缭水乱之间师弟二人抬眼。一望又懵。渊底坳前、河床涸泽之处皆为百罹之身。十千白骨伶仃,俱覆面而倒、对拥坐溃。尸丘之下赤野万里、草木无生。虫蟊之鸣、蛇鼠之蛰,全然未见。当真与方才一番花喧泉扰、日旷天高相别云泥。


火麟一甩尾:“万万年之间几多修士来此处挖天材地宝,却不知这方灵域是我须弥之界,自然找不到。实则找不到也罢,若真找到一星半点,难免邪心四起,手足相残。寻常而已。”


话毕又道:“有人声息尚存,我先躲躲。”


说罢自化一缕烟气,婆娑缠入师弟鬓梢。火麟既为百兽之瑞,经天行地、翻云覆雨。草木江川皆为其法身。手段非寻常狐兔可及。师弟听之无话,潦草四顾。岩下一朱裳之人团身于地,浊染尘泥。二人仓惶近前去扶,见绝心五窍皆赤、面色青紫,肋前豁出数痕焚炽之伤,将死生悬于一止一息之间。几丈之遥又一人横斜于地——襟口心脉缺薄,正冠垂鬓散、衣血如嫁,确为赤雪无疑。


师弟敛目低叹,面现涴然之色:“赤雪姑娘之心为人所夺,三魂皆散,七魄已尽,回天乏术了。”


步惊云思忖一二:“神夺与昆仑扇皆不见踪迹。看来黄雀在后。风师弟,为今之计,只得先救醒绝心,再问究竟。”


师弟点头又道:“师兄,小风他人呢?”


聂风——亦或归墟之主、中州巨贾、易姓公子,现下敛袖抚鬓、垂眼挽刀,正懒散立柴篱之畔。一缕青碧之色自暗室之内疾掠在外。易风见之凉声一笑:“赤火元祖,许久未见,这便要走?”


易风摆明车马上门找茬。青影一顿,森然顾望过来。掌底神夺嗡然骤转,顷刻华光一照、澄映四围:“谁是赤火元祖,我唤作连城志。”


鹤氅尊主冷道:“我管你叫甚。连城志也好,元祖赤阳亦罢,今天我拦的便是你了。”


藉此高旷天日、破云黎光,连城志将其端详一二,忽地省及甚事,潦草要愣:“你,你怎地如此眼熟?不对,不可能,你不是!你绝不是他!他,他怎可能还没死!”


易风冷哂:“哦?几万年瞬息一过,你倒还记得他。我自然不是他,怎么?赤雪之心、绝心之血、菩提之果,你都拿到手了?”


话毕澹声又道:“听闻你封仙一战后,转归赤火学宫,伤重难返,终至魄散魂飞。眼下看来,你当初藏了一手,留得一缕残魂,附于神夺之上,是也不是?神夺传与赤雪之后,你授她以神夺七空之时,趁她道心未坚,与其交好,以情惑之,驱她与你找寻重铸肉身之法。”


连城志一笑:“不错。她很喜欢我,为我做了许多。可惜重铸肉身须得以赤火直系后人之心为引,否则我真想留她一命。”


易风挑眉:“赤雪乃赤绝唯一后人,你竟也下得了手。所谓大道无仁,天地爹娘、亲眷血缘皆可举棒来杀,便是如此了?”


青年一番言语挟枪带棒、藏刃含针递至赤火元祖喉头。连城志面皮甚厚,自诩忒高:“吾道孤雄,便是如此。”


易风拧眉:“好好好,好个吾道孤雄。当年你等逼死他时——”


提及故年旧事,尊主九窍之心一瞬又为齑粉,只得咬牙憋痛:“当年你等逼死他时,亦如现今一般大言欺人,忒不要脸?我初入学宫,便知晓你死信,可惜——”易风言语甚凉,衬其寒澹眉目,几可伤人:“可惜我无缘手刃你,憾恨至今。现下倒好,赖你不甘魂灭,天道轮转,偿我夙愿!”


说罢又道:“当然,我本欲毁你气海、碎你金丹、断你四肢,扔你入十丈红尘中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解我心头之恨,”青年本自桃眉杏目、青鬓善唇,现下怒意上脸,铿锵一冷又笑,潦草从素衣赤刃之间匀出一丝邪煞来:“但我行贾多年,十分晓得除恶务尽、免留后患一节。今日定叫你灰飞烟灭、再造不能!”


话毕转撩邪刀。仇雠二字于易风襟底一瞬轰然磬响,叫其为之掀开五内七情劈面一战。罡气火劲驳杂之间素衣尊主疾转金丹、霞劲骤起。一刀斫开千锋万刃,犹龙似鹤、蔽天直下,闻之如夜壑风雷、百麟鸣空,以海立山崩之势劈往连城志面门。


这厢绝心眉目一舒暂缓,捺罢襟口火劲,醒转过来。师兄弟二人提及麒麟冢之事。赤火教主哀声又叹:“我左右未见易坊主,还待去寻。怎料迎面撞见赤雪。一青影猝然现身,自称连城志,手把神夺,伤我至此。他施展神夺七空,分明当年赤火元祖一番风采,与赤雪那三脚猫功夫全然两样,实在厉害。”


师弟拧眉:“神夺之上留存他一缕魂魄,想必这位连城志与你赤火学宫牵扯颇深。”


绝心又道:“连城志劫夺我袖底血菩提。我昏沉之间依稀觑见赤雪欢喜迎前,讲甚重铸肉身,如此得成云云。”


赤火教主一顿,续道:“学宫禁书《善持录》上确有这么一节,讲敛魂入物、重铸肉身。但欲施此法,须以亲缘后人之心为引,赤火之血为媒,又吞天材地宝以全肉身,实在邪异。赤雪到此原来不为甚伏麟图,为的是血菩提,可——”绝心又噎,潦草一觑几步之外赤雪尸首,呆愣当场:“莫,莫非连城志剜了赤雪之心?赤雪与他有亲?!”


步惊云森然开口:“为还阳续命、免堕鬼修,连血亲后人亦可打杀,当真该死。”


师弟怫然一叹:“赤雪姑娘受情所蛊、所托非人,竟至魂销香断、殒命于此。绝心教主宜缓万事,先将她带回赤火学宫,好生下葬罢。左右连城志已得肉身,当已掠出谷去。”


绝心怒道:“他为赤火教中人,或早或迟都会转返学宫,到时我必清理门户。”


师兄哂然:“他肉身未成之际你都拼他不过。现下他魂聚魄归,你还余几分胜算?”


教主闻之十分憋屈:“他,他,我集全教之力围剿于他!”


师弟软语来劝:“教主大可宽心。小,咳,聂风正守在断情居之前。连城志一旦现身,必走不脱去。”


绝心挣扎起身:“那你我快回断情居去。连城志此人一手神夺七空出神入化,你那坊里的小修士不一定应付得来——”赤火教主一卷袍袖,将赤雪尸首敛入乾坤戒之内,四围一望,惘然又叹:“方才我与易坊主在壑中所见,唉,我思来想去,你我怕是误入当年火麟在此设下的须弥之界。如今机缘已毕,复不可求,罢了罢了。”


步惊云挑眉:“绝心教主倒是洒脱。”


赤火教主苦笑:“这几千年来,天地灵脉愈加衰微。中州道门之多如恒河沙数,为一点天材地宝争至头破血流。我赤火教贵为封仙四派之一,幸得易天赌坊助益,砸百万之金,总算出得几个俊才,可门下修士数万之众,绝非人人都可修得机缘。我再不洒脱几分,这个教主亦做不下去了。”


三人言语之间潦草转归断情居,一出暗室,猝然皆惊。小庐柴篱、残檐矮壁,杂花万树、柔丝千顷俱作烟飞。江畔水悬川挂、霜气已遍。素衣青年左踏神夺,右扪玉扇,拎一头颅,枯立满地涂炭之间,笑望过来,忽地开声:“我为你报仇了,你高不高兴?”


师弟一众对望懵懂。易风抖开大邪王刃上新血,一寸一歪、踉跄两步行至师弟跟前,将其一番迷蒙之色端详良久,软语又道:“当年他如何逼死你的,我已叫他一一偿还,”鹤氅青年翻手焚烬头骨,一拈一掇之下似将世谛情尘揽于指间,衬其襟上丹朱浊染、火赤未尽,甚动魂胆。易风咧嘴又乐:“你高不高兴?”


师弟更懵:“……小风你——”


言未及毕,易风甫地卸劲,双腿一软,要栽落尘泥。



喵喵切克闹麻辣鱼干来一套
半夜三更的我又来搞风师弟了=V...

半夜三更的我又来搞风师弟了=V=

半夜三更的我又来搞风师弟了=V=

喵喵切克闹麻辣鱼干来一套
聂·入魔&mid...

聂·入魔·风 有种黑暗风的颓废美感,那双眼睛就像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坑爹造型都挡不住的颜值╮(╯▽╰)╭

聂·入魔·风 有种黑暗风的颓废美感,那双眼睛就像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坑爹造型都挡不住的颜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