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联合国

10.2万浏览    1877参与
重要人物

这世界还能要吗?!【2】

1        打工蓝星人(?)的瘟腥日常ʕ •ᴥ•ʔ


  部分脏话蔑称未翻译(虽然是我写的但是真的太不文明了ಥvಥ)


  原则:看个乐呵


  如有不爽,务必立即退出


  :/ (拽)


—————————————-significant———

1.0

  俄一下一下地咀嚼着饭菜,一下,一下,每一下都越发用力,甚至整张脸也都在跟着用力。

  

  除了那双空洞的眼睛。

  

  瓷看不下去,开口道:“俄,你怎么……”

  “瓷。”俄突然开口。

  “...

1        打工蓝星人(?)的瘟腥日常ʕ •ᴥ•ʔ


  部分脏话蔑称未翻译(虽然是我写的但是真的太不文明了ಥvಥ)


  原则:看个乐呵


  如有不爽,务必立即退出


  :/ (拽)


—————————————-significant———

1.0

  俄一下一下地咀嚼着饭菜,一下,一下,每一下都越发用力,甚至整张脸也都在跟着用力。

  

  除了那双空洞的眼睛。

  

  瓷看不下去,开口道:“俄,你怎么……”

  “瓷。”俄突然开口。

  “嗯?”

  …………

  实话实说,俄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要说什么,或许最近太累了吧,祂听见瓷的声音,脑袋一热,就蹦出了这么一句。

  “等一会儿再说。”俄扭过头,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祂脑袋里凌乱如麻,仿佛有一双手在扯着祂的思绪,将大脑勒得生疼。

  一句,一句,祂们拖住祂,要将祂溺亡。

  瓷单手托着脑袋,默默地给自己喂饭。祂将眼一抬,注视着俄。睫毛略微遮住眼眸,祂的金色眸子闪闪发光。

  俄低头,祂们注视着对方。

  瓷笑了:“吃饭。”(是的,吃饭!)


2.0

  午餐过后,也有一段休息时间,换做是几个月前,兴许还会有零零散散,三两成群的人在散步。

  

  可是现在,太!热!了!热得空气都在扭曲、膨胀,容不下一点多余的话。树叶也好,花草也罢,没有任何一位愿意挪动一丁点儿。

  

  “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着了啊啊啊!!!”

  澳(🇦🇺)的草稿纸起火了。(大概因为祂把矿泉水瓶放在桌上了?)

  几秒钟,意(🇮🇹)的文件也被火焰占领。

  (Tips:有数据显示,意/大/利目前为今年遭受火灾影响最严重的国家,甚至前年也是)

  越烧越旺了,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烟雾报警器尖叫起来,灭火器把水洒了满厅

  办公大厅炸了锅,不时有几声哀嚎撕破空气。

  

  “完了,文件又没了……还有我的披萨!…”

  半晌,大厅终于渐渐平复下来。水气和泡沫纷纷扬扬地在众人眼前飘荡,刚刚那熊熊烈火让人心有余悸。多久没有这样热了……

  澳猛然想起前一年那一个多月。痛!撕心裂肺!ಥAಥ

  UN拍了拍临近崩溃的IUCN

  【Tips: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简称IUCN】


3.0

  “嘭!!!”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巨响,英的家爆炸了。房子都差点毁了。祂爬出废墟,掏出手帕擦脸。所幸祂还是完好的,可也只有祂还是完好的了。

  

  【世界上最薄的书:英/国菜谱】

  【什么!英/国的菜竟然还有菜谱?!】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哈哈…

  我这辈子就只剩受人嘲讽礼遇了吗……

  “别这样啊英吉利,你还能帮我跑跑腿的!”

  哈…哈……为什么我要想起祂……Dog嫲嫲养的(指法)

  (Tips:2021年   黑海冲突)

  

  英站在一截断椅子上,抬头望向无际夜空

  ——

  May your pure soul rest forever…

  (愿你纯洁无瑕的灵魂永远安息…)

  (Tips:英国民房爆炸事件,一名可爱的小女童不幸遇难……)

  

4.0

  “你是不是傻啊Limi…竟然…敢自己做饭…”

  法一手按住自己的贝雷帽,另一只手正烦躁地拍打着身上的灰。大半夜的,一进来就染了一身污尘,这让祂十分不悦。

  火大体已经灭了,两人一脚高一脚低地在灰烬中穿行,煤气味在祂们之间窜来窜去,地上时不时冒出几粒火星。

  咯吱、咯吱…

  “法兰西…我真是……”

  咯吱、咯吱…

  “真是什么呀?”

  “……法兰西…我如果要在你家借宿…”

  咯吱、咯吱…

  “哈哈~当然可以!”法放声大笑。

  英即刻感到不对劲,法逮着讥讽自己的机会是从来不会放过的。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想这么美?你怎么不去找美啊?”

  

  “美先生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在哪里鬼混潇洒呢。”


5.0

  “三更半夜的,你跑到我这里鬼混?”瓷刚洗完澡,不耐烦地上下打量着美。

  “换做是我,我就不会在晚上洗澡。”美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的,也不知道是刻意在隐瞒什么。

  “你来干什么。”瓷也干脆不去理会祂。

  

  “找你家小湾~”

  

  “滚!”

  “砰!”瓷本来就晕乎乎的,听了这话,抬手一甩就关了门。祂握紧拳头,将它狠狠地砸在门上。倘若祂不关门,这一拳就会落在那个B的脸上。

  门的质量真好,手都要裂开了。


  瓷转头给湾打电话:

  “喂?”

  “你在哪儿?不早了,快回家吧。”

  “……”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我在外面啊,美丽卡和我一起呢。”

  瓷一听,脑袋瞬间清醒。祂青筋暴起,恨不得马上穿到电话另一头去。

  “你在哪儿?!”

  “就在楼下啊”

  

6.0

  瓷把湾拎了回来。一路上,气氛十分尴尬,瓷的愤怒,湾的不安,以及美的张狂。安静碾压着祂们。

  “瓷,吃个饭而已,你……”

  “滚出去!!!”

  短短半小时,门被甩了两次。

  “爸…”“祂会毁了你的。”

  气氛降到了冰点。

  

  瓷的电话响了,又是那个美/国佬。

  湾注视着祂的手机,颇有些不安。

  瓷看都不看一眼,一直等到没了声音。

  

  又一通。

  

  又没接。

  

  电话那头,是连夜编稿打小报告的抓狂阿美。

—————————————-significant———

  


彩蛋是78%的氮气和21%的氧气以及1%的稀有气体。


(扑通)aaa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吗我现在大脑便秘了没有灵感了!看到就写!给恁磕三个响头(咚!)(咚!)(咚!)

橙ovo

挽歌(一)

  连载,写哪是哪系列。

  目前没有cp向,之后会出现卫联,双联。

  私设名

  尤里西斯——联

  路易斯——世卫

  诺亚——国联

  私设联无法感知人类的感情。

  时间点1946,有史向,但不多。

  非 常设

  

  

  

  

  ————————

  

  

  一粒麦子不落在田里死了,仍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福音》

  

———————————

  

    他死了,作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国际组织的意识体,人们在他的葬礼上歌颂新生,没有挽歌,没有泪水。以后人们提起他,不会想到他的第......

  连载,写哪是哪系列。

  目前没有cp向,之后会出现卫联,双联。

  私设名

  尤里西斯——联

  路易斯——世卫

  诺亚——国联

  私设联无法感知人类的感情。

  时间点1946,有史向,但不多。

  非 常设

  

  

  

  

  ————————

  

  

  一粒麦子不落在田里死了,仍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福音》

  

———————————

  

    他死了,作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国际组织的意识体,人们在他的葬礼上歌颂新生,没有挽歌,没有泪水。以后人们提起他,不会想到他的第一次的进步,而是称他为失败的,不成熟的,被控制的。关于他,留给历史的只有长篇大论里的几个词条。

  尤里西斯站在墓碑前,昏暗下着雨的天气给金色的眼睛蒙了雾,他撑了黑色的伞,眼里却没有任何波动。仅仅几位国际联盟高层的工作人员知道诺亚的存在,尽管意识体死去后连尸体都不会存在,思来想去,还是以私人的名义在墓园给他立了个墓碑,名字用的是诺亚而不是国际联盟,没有墓志铭,什么也没有,几乎是一块无字碑。他和其他死人混在一起,有时候很难找到。

  为什么不留下点什么呢?留下什么……多奢侈的事,他穷尽短暂的一生在崭新而未知的道路上摸索,不过在时间的年轮上划上几条印子,简单几句话便概括了,翻页,又是二十六年。他来到世上时就带着繁重的枷锁,这个悲剧先展示了他的结局。走的时候,他又奢求留下些什么呢。

  他是不信命的人,但他终于绝望地在又一次破碎的世界找到自己的开头

  雨下得很大,尤里西斯的黑色西装有些被沾湿了,雨声括噪得很,吵得他头疼,面对这块冰冷冷的石头,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缅怀谁,他不理解,只是路易斯对他说应该来看看。

  改天再送一束花来吧,今天雨太大,夜太深了,按照人类的规矩,本来要放一束花在石头前的,应当送他喜欢的花,不过诺亚养了一园子的花,他是爱花的人,倒是把这个难题丢给自己了。

  诺亚的墓前只放着一束白菊,应该是之前路易斯放的,此时已经被雨点打得不成样子,颇有些凄惨的意味。诺亚喜欢菊花吗?尤里西斯想了想,记忆中诺亚似乎没有养过菊花,大约是不喜欢的吧……

  他觉得冷,一场雨平白地把夏日的炎热消下去好多。

  尤里西斯突然想抽一支烟,他掏出烟盒,拿出来一根叼在嘴里,银色的打火机却迟迟打不出火。

  算了。他把打火机收好,继续叼着烟,即使没点燃,嘴里也有些淡淡的烟草味,他细细尝着,不觉竟感到嘴里多了一丝苦涩。

  他转身走出墓园,在黑暗中,他束起的白色长发像一道月光摇摇晃晃。

  ……

  暴雨淹没了车把手开关的声音,尤里西斯坐到副驾驶上,把雨伞收好,抽出几张纸擦了擦身上的雨水,裤脚被沾湿的地方颜色更深了些。

  “你抽烟了?”路易斯看到他嘴里的烟,脱口问道。

  “没有,打火机受潮了。”

  路易斯自觉有些多事,便没有再问。

  “送我到公寓就行,谢谢你。”

  车子没熄火,路易斯踩下油门,窗外的一切很快开始往后退去,雨打在玻璃上,冷冰冰的。他打开广播,雨夜里信号不好,路易斯调了好几个频道,一首《月光》才轻盈地流出。

  尤里西斯回忆起那个人,关于他们之间的记忆,现如今已像蒙了灰的相片。

  “感觉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一切都。”尤里西斯说。“大概是因为最后一次见面也太远了。”

  “四五年?”

  “还要早……”他摇摇头“我只和他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半,去了纽约以后,这次是我第一次回来。”

  尤里西斯把嘴里叼着的烟放回口袋,目光转移到窗外,但是他只能看清玻璃上自己的倒影罢了。

  “你伤心吗?为他。”尤里西斯问。

  “我会为作为人的他的死亡而伤心,他是个很好的人,”车灯照开前方的一小段路,雨刷咔嚓咔嚓响着,几个警示牌从车窗外闪过,也闪过路易斯的眼底“至于作为意识体的他,你已经很好地传承了,所以没有什么值得伤心的。”

  伤心,但不完全伤心?尤里西斯把这番话在心里默默翻译了一下,又觉得不对,暗自琢磨着。他觉得不解又有趣,他看人类的感情,像小孩子看万花筒似的,在变化中隐隐能摸出些规律,但你不能指望去理解万花筒的感情……好吧,有些奇怪的比喻。如果自己是位诗人,一定能准确地把这种感觉比喻出来,准确,对,就像博尔赫斯。

  尤里西斯放弃了继续探讨这个问题,转而去想工作上的事,组织刚刚成立,还有很多事需要忙,过几天就要转去伦敦开会,第一任秘书长的选任也要抓紧了。

  “哦,是吗。”不咸不淡,但又没法让人接下去的回答,用作敷衍是最好不过。

  “你呢?”

  “没有意义。”

  路易斯有些诧异。

  “你指什么?”他踩下刹车,汽车缓缓停在一栋有些复古的公寓前。

  尤里西斯没有想要解释,他也弄不清,可能自己的理解和诺亚都没有意义吧。他自始至终,可能也就认为诺亚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算得上重要的过客,他的……好导师?一个人怎么会这么好定义,又这么难定义 ,他不明白诺亚对自己的感情,只觉得没有意义。

  “不,没什么,谢谢你送我回公寓。”

  尤里西斯笑了笑,下了车,正要关车门时,路易斯叫住了他。

  “等等。”

  说着他把一本线装软皮封面的本子递给尤里西斯,很厚,看起来里面还夹了很多东西,纸已经有些泛黄,在最外面用小麻绳缠了几圈。

  “这是?”

  “诺亚的日记,”路易斯说“虽然有些冒犯,但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个给你。”

  尤里西斯带着有些疑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还是笑着收下了。

  “还有,以后少抽烟了。”

  雨停了,云间探出的一淌月光照着离去的人的背影,空气中还充斥着潮湿的味道,一切像泡在透亮的水里,温柔地发着光。

  

  

  

青竹梦江

琐事

11.5.1945   星期一   天气:晴

亲爱的日记:

        我最近了解了一些关于写日记的格式,比如说开头写日期,然后另起一行写上“亲爱的日记”,接着将正文空一段再写,所以我就照搬了格式,不过署名之类的还是不用写了那样显得太累赘又麻烦(特别是我的全名写出来估计会烦死人)

        讲讲最近发生的事情,我已经上学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同学们对我并不友好,一......

11.5.1945   星期一   天气:晴

亲爱的日记:

        我最近了解了一些关于写日记的格式,比如说开头写日期,然后另起一行写上“亲爱的日记”,接着将正文空一段再写,所以我就照搬了格式,不过署名之类的还是不用写了那样显得太累赘又麻烦(特别是我的全名写出来估计会烦死人)

        讲讲最近发生的事情,我已经上学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同学们对我并不友好,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我的头发是白色的缘故,于是美国先生带我去染了一头金发,然后我认为是因为翅膀的原因,于是我将翅膀收了起来。在我做完上述的努力后,情况仍没有发生改变,同学们依旧是排挤我甚至在我的桌子上写下各种各样侮辱人的话。我有向老师说明过我的情况,但他却不重视。至于每天接我上下学的华盛顿也是心不在焉地听着我的话,更别说美国先生了。最终我在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霸凌中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不过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我的小腿骨折了只能依靠轮椅来出行),猜猜答案是什么?我没有妈妈以及因为不爱和人说话而被别人认为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白色头发和翅膀也是其中一个因素,这就是我被别人针对的原因,很可笑。所以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好在清洁工在被锁上的储藏室里发现了我不然我估计可能死在这里面了。而现在我正在医院里写着这一段日记,令人最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我的监护人居然是最后一个到的而且也是最后一个知道。“你好啊,美国先生还有华盛顿。”我坐在床上将头转向他们而身体却不动微笑地看着他们,很显然金发蓝眼再加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有脸上的方纱布吓到他们了。“联…你怎么了?”“这不是很明显吗,我的先生?竟然你在病房看见我那就意味着我生病了,至于是什么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我一反常态地用着讽刺的语气“我要转学,还有让那些家伙付出代价。”我没有感情冷冰冰地说“你让他们付出什么代价?”“最冲动的想法是在他们身上做一遍他们对我做过的事情,而最理智的将他们送上法庭赔钱判刑,庭外和解什么的想都不要想,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他们。”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至于被有良心的家长送过来的孩子更是吓到双腿直哆嗦。“联你真的是和平的像征吗?我对此表示怀疑。”美试图缓和气氛却反而让气氛更加凝固了“如果不使用武力和战争的话,怎么达到和平?难道别人拿着枪指在你的脑袋上你还要和谈吗?和平可从来不是别人发善心施舍给你的,而是自己靠武力来争夺来的。”我极其情绪化地发表出以上言论随后又恢复理智似的平静地说“对不起,我情绪失控了,大家先请回吧,我累了,想休息。”随后护士在我的意愿下将还处在震惊之中的众人赶出病房然后将窗帘拉上关上灯和门,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黑暗又宽大的病房里流下痛苦的泪水,所幸我哭的很小声没人听见。


11.10.1945  星期六  天气:晴

亲爱的日记:

   我出院了,不过还是得依靠轮椅和石膏。在回家的路上我问美“美,我为什么没有妈妈?”他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回答为什么“意识体多半是男性或者无性别,很少有女性存在。就像是整个欧洲女性国家意识体只有三个,大洋洲更少只有一个,整个亚洲仅仅只有半个,美洲根本就没有。”“亚洲为什么是半个?我从来没有见过半个人或者半个意识体。”我抓住漏洞接着提问“因为日本有两个意识体,这种情况是比较少见的,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或者地区只有一个意识体。”“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没有妈妈的原因?”美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知道吗?我在你出生的时候感到很惊讶就是因为你是个女孩。”“就因为我是个女孩?就因为女性意识体很少见?”我用着几乎是质问的语气反问美,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便陷入了沉默。“那些人付出代价了吗?”“嗯…判处3-5年的有期徒刑,当然,是数罪并罚。”气氛再次显得尴尬起来,这场令人窒息的沉默直到到家了才被打破。

“华盛顿,你能帮我拿一下小熊吗?我自己能动只是有点麻烦而已。”我极其缓慢地用缠着石膏的脚走下车然后踉踉跄跄地走到轮椅边然后坐下,吃力地转动着轮子试图向前一点点结果却像是卡住了一样愣在原地纹丝不动。“算了吧,我来推你好了。”美自告奋勇地上前推着我走,结果最终卡在了大门前的楼梯处。“…………我自己走好了”我再一次试图自己走路然后不出意外地摔倒了。腿好疼,好像又伤到了。在失去意识前,我好像听见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像是火烧又像是哭喊还有爆炸的声音。等到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自己房间的床上。粉红色的一切东西都让我头疼“华盛顿…你在吗?”没有人回答,我知道他们又出去了,反正就算是他们在家也估计装作没有听见吧。肚子有点饿了,真是的明明我们并不是人类为什么还会肚子饿?突然感觉好困啊,今天就先这样吧,睡觉了。


11.22.1945  星期日  天气:晴

亲爱的日记:

       距离我被别人打断小腿这件事已经过去了17天,这17天过得还算是可以,石膏已经拆掉了不过还绑着绷带大概还需要十几天就彻底好了,感谢我是个意识体如果是人类的话估计会需要两三个月。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感恩节,美是这样称呼它的。据说是来到美洲的第一批移民为了感谢上帝给予他们的丰收而创立的。“他们哪里来的种子?”当我抱着这个疑问去问美的时候,他回答“一部分是他们自己有的,而另外一些则是印第安人送给他们。”“那他们为什么也不感谢感谢印第安人呢?”话音刚落,华盛顿就冲上前来捂住我的嘴巴让我不要再继续说下去,很显然我这句话让某个国家不高兴了,至于原因是什么?我在历史书中找到了答案:印第安人被移民们像动物一样屠杀,致使印第安人几乎消失了,只留下少部分幸存者,他们还不能起诉因为法庭拒绝受理他们的案件。这就是在整个喜气洋洋的节日背后血淋淋的残酷真相。这让我喘不过气,第一次感觉到了这种窒息感就算是以前被拖到储物室被人凌辱我也没有感到过这么的无力。

而美和华盛顿却依旧在为这一切做着大餐,在餐桌上我经常看到面前的火鸡变成了尸体,印第安人的尸体,还有面带微笑的恶魔庆祝自己的胜利,想到这一切我就觉得可笑和无助,善良的人们死在无人知晓之地,而造成这一切的凶手却在这一天里感谢上帝给他们带来的丰收。我不由得地开始怀疑自己存在是否真的有意义,“我真的是为了和平而生的吗?”这个问题第一次出现了我的脑海里。

12.24.1945    星期一  天气:雪

亲爱的日记:

       今天是平安夜,窗外已经下起了雪,冷的空气都好像已经冻上一样,我在窗户上哈气然后在上面涂涂画画。而其他人在这一天却意外地繁忙,美在装饰圣诞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要在房子里准备一棵树,据说等明天一早就可以拆开树下的礼物。圣诞老人真的会来吗?我对此表示怀疑,非常怀疑。华盛顿又一如既往地承包了做晚餐的活,我希望今天的晚饭能有布丁吃最好也有巧克力蛋糕吃实在不行的话奇曲饼干也可以啊。好想出去外面堆雪人啊,可是才刚刚下没多久呢,估计都不够给我搓个雪球的。冬天真的好无聊啊,如果不是因为热可可的话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冬天的。

至于圣诞礼物是什么这件事我并不关心,反正也只能是华盛顿和美的刻板印象中女生会喜欢的东西。重要的是我也要准备他们两个的礼物,烦喏~于是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拿着储蓄罐里的钱去买了一杯可乐和一朵花(不知道华盛顿喜欢什么就只能送他花),然后又花了一美元把它们包装起来。当我怀中拿着大包小包的两个东西站在刺骨的寒风中我清晰地意识到:出来就是个错误。最终几百米的路程硬生生被我走了半个小时,要不是有一杯热可可我真的会感冒(又得去医院了)。美和华盛顿对于我冒着生命危险去帮他们买礼物这件事感到十分的震惊和感动,为此他们甚至打算抱着我睡一觉时,我坚决地拒绝了,我宁愿一个人睡,即使被窝里冷的要死。


12.25.1945  星期二  天气:雪

亲爱的日记:

      难以置信我居然是起得最早的那一个,现在是6:39,外面静悄悄的,至于里面我只能听见某个美国人打鼾的声音睡得像头死猪一样。我换上冬衣,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然后踮起脚尖走到圣诞树下。然后寻找着自己的礼物,然后我就找到了一个上面写着:to UN,一个写着:to yiya,这两个男人真是懒惰连个教名都不肯写的。算了,打开看看吧。写着to UN的那个里面装着一条红色羊毛围巾还是很舒服的,另外一个则是一条蓝色发带,我能拿它做什么呢?在头发上绑一个蝴蝶结吗?好像就只有这点用处。

然后我的坏孩子心理又出现了,我决定去把那两个男人给吵醒作为他们的第一份圣诞节礼物。说到做到我一阵快跑在木质楼梯上留下巨大的响声,然后一脚踹开了门在他们两个的床上跳来跳去的还一遍跳一遍大声喊“起床了,起床了,你们两个懒虫,已经圣诞节了!”两个美国大男人这时候才半睡半醒地离开了床,恶作剧大获成功。

“UN,你能过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在大冬天送我冰可乐的原因吗?”“那你为什么要在大冬天送我发带呢?”我这一下怼的美哑口无言“谢谢你送给我的玫瑰花,小姐。”华盛顿喜欢叫我“小姐”,但我却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我更喜欢他叫我“yiya”。总之在姜饼人和热可可的陪伴下圣诞节就这样结束了。

多巴胺已充斥大脑
  线稿一共两小时 扣联合国标...

  线稿一共两小时 扣联合国标志就扣了一个小时

  线稿一共两小时 扣联合国标志就扣了一个小时

1992

【CH】ASK3

辞忻是作者本人,不用怀疑

只要剧情有需要,国家就算解体了,也能随时出现

人物ooc严重,不爱看就左上角退出

以后不会每个人都写到,我尽量写一些不容易ooc的问题,不会写的我会直接跳过


[图片]
瓷:“这已经不是抄袭了,这是文化挪用,迪奥官方并未给出回应,那我们就应该坚决抵制。”


[图片]
联:“可以飞,但我还有工作,小兔子,下次再说吧。”


[图片]
瓷:“孩子,我还有工作,最近和美利坚在对峙,我这里不能给他抓到把柄,对不起啊。”


[图片]
英法:“瓷家的孩子都这么闲的吗?我拒绝。”


[图片]

俄:“我家的轻工业不太好,这我没有办法,小兔子们做出来的很可爱,我很高兴...

辞忻是作者本人,不用怀疑

只要剧情有需要,国家就算解体了,也能随时出现

人物ooc严重,不爱看就左上角退出

以后不会每个人都写到,我尽量写一些不容易ooc的问题,不会写的我会直接跳过



瓷:“这已经不是抄袭了,这是文化挪用,迪奥官方并未给出回应,那我们就应该坚决抵制。”



联:“可以飞,但我还有工作,小兔子,下次再说吧。”



瓷:“孩子,我还有工作,最近和美利坚在对峙,我这里不能给他抓到把柄,对不起啊。”



英法:“瓷家的孩子都这么闲的吗?我拒绝。”


俄:“我家的轻工业不太好,这我没有办法,小兔子们做出来的很可爱,我很高兴。”



罗马:“我都喜欢,赛里斯当然是最好的。”

瓷:“大秦的话,没有什么好说的,都挺好的。”



五常:“印认不清自己的实力和地位,我们只是在帮他。”

苏:“其实不用的,达瓦里氏做得很好。”



联:“会啊。我不想睡觉,工作有很多,如果要睡,我会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



联【无语】:“小兔子,不可以的。”



南【叹气】:“小兔子,这是历史上的事实,这是没有办法的。”



法:“第一是因为利益,第二是想看英吉利吃瘪。”

被枪毙的美国老板

偷吃

  俄:“开会了,开始偷吃”

  俄看了下专心工作的瓷,拍了拍祂的肩,疑惑的问:“欸?你为什么身为五常你开会不偷吃啊?美都在后面开饭店了”

  瓷:“啊?”/转头看向美

  英:“老板,要一份炸鱼”

  美/往锅里倒油:“好嘞,炸鱼马上就好”

  瓷:“我艹?还有这操作”

  联/气疯了:“啊啊啊啊啊,**一个开会偷吃,一个在后面开饭店,**还有一个开会买饭!好不容易有一个省事的你们还想带坏祂!还有没有人(国)性啊!”

———————————......

  俄:“开会了,开始偷吃”

  俄看了下专心工作的瓷,拍了拍祂的肩,疑惑的问:“欸?你为什么身为五常你开会不偷吃啊?美都在后面开饭店了”

  瓷:“啊?”/转头看向美

  英:“老板,要一份炸鱼”

  美/往锅里倒油:“好嘞,炸鱼马上就好”

  瓷:“我艹?还有这操作”

  联/气疯了:“啊啊啊啊啊,**一个开会偷吃,一个在后面开饭店,**还有一个开会买饭!好不容易有一个省事的你们还想带坏祂!还有没有人(国)性啊!”

—————————————

文重就说,注意避雷,短文灵感来自短视频


佩泽

假如两个人一起穿越如何?⑦

呜呜呜,我滚来更新了,看看孩子的新作吧(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

正文↓

美用着哭腔说:“阿联啊,这真的不能怨我吧?”

联这个人,很好拿捏,因为他心软,不喜欢看到别人因为自己伤心。

果不其然!联心软了无奈地说:“行吧,我把会议推一下吧。唉……”

美笑嘻嘻地回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说完美拍地挂断了电话,死就死吧,反正也活不长了……

  

  

---------分割线------

  小号@佩泽啊啊啊啊啊 

  友友@阿·肝作业·西 


呜呜呜,我滚来更新了,看看孩子的新作吧(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

正文↓

美用着哭腔说:“阿联啊,这真的不能怨我吧?”

联这个人,很好拿捏,因为他心软,不喜欢看到别人因为自己伤心。

果不其然!联心软了无奈地说:“行吧,我把会议推一下吧。唉……”

美笑嘻嘻地回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说完美拍地挂断了电话,死就死吧,反正也活不长了……

  

  

---------分割线------

  小号@佩泽啊啊啊啊啊 

  友友@阿·肝作业·西 


惜⊙_⊙

联:“关于俄乌事件……还有疫情,还有,有人听吗?”

瓷:“继续”

俄:“苏卡不列!”

美:“fuck!”

英:(喝茶)☕

法:(画画)🎨

P3:Q版的阿联

联:“关于俄乌事件……还有疫情,还有,有人听吗?”

瓷:“继续”

俄:“苏卡不列!”

美:“fuck!”

英:(喝茶)☕

法:(画画)🎨

P3:Q版的阿联

重要人物

这世界还能要吗?!

  打工蓝星人(?)的瘟腥日常ʕ •ᴥ•ʔ


  部分脏话蔑称未翻译(虽然是我写的但是真的太不文明了ಥvಥ)


  原则:看个乐呵


  如有不爽,务必立即退出


  :/ (拽)


—————————————-significant———


1.0


  【睁开眼,喧嚣的世界又将所有人拉入漩涡。我们跳着奇异的舞蹈,一拍又一拍,无法停歇也无法自拔


  


  “这什么啊……


  瓷(你心里最棒的那种)心里感到莫名其妙。最近兔子们越来越喜欢玩谜语了吗?


  好了,本来要看新闻的,现在没时间了。


  不过没有问题,...

  打工蓝星人(?)的瘟腥日常ʕ •ᴥ•ʔ


  部分脏话蔑称未翻译(虽然是我写的但是真的太不文明了ಥvಥ)


  原则:看个乐呵


  如有不爽,务必立即退出


  :/ (拽)


—————————————-significant———


1.0


  【睁开眼,喧嚣的世界又将所有人拉入漩涡。我们跳着奇异的舞蹈,一拍又一拍,无法停歇也无法自拔


  


  “这什么啊……


  瓷(你心里最棒的那种)心里感到莫名其妙。最近兔子们越来越喜欢玩谜语了吗?


  好了,本来要看新闻的,现在没时间了。


  不过没有问题,毕竟办公室里的才是最新最真实的新闻。


2.0 


  “叮咚——一楼到了”


  …………


  瓷听着自己的皮鞋一下下敲击着地板,办公桌越来越近。拉椅子的声音在办公大厅里回荡,然后是茶杯和杯盖相撞,沉闷的一叠文件夹,开扣子:“啪嗒”,一叠厚厚的纸被扔在桌上,然后又是拉椅子的声音。


  


  “第一个到(      )”


  瓷做了一个深呼吸,拿出夹在书里的钢笔。


  “第一个到(✔️)”


  


  祂正打开电脑时,电梯门开了。


  Ding——Second Floor


  


  Oh my God! Look who this there ~


  (哦我的天!看看这儿是谁呀~)


  “早。”  瓷可劲地敲着键盘。


  “早上好啊,又来这么早?”


  【母语体验卡到期】(bushi


  


  一段沉默。(并占领三行)


  


  美看了一会儿瓷,见对方丝毫没有动作,悻悻地开了电脑,并给自己下了单自家外卖,然后开始敲起了桌子。


  


  Ding——First Floor”英提着公文包走出电梯:“Mroning.”可真是一个体面的绅士,领带,袖口,裤腰,裤脚,还有那程亮的皮鞋和祂那标志性的金边单面镜,都被处理得十分到位。


  


  динь - Дон - второй этаж


  


  Ding Dong — le deuxième étage est là.


  …………


  


  办公大厅的人逐渐多起来了,打字声,谈话声,还有杂七杂八的各种声音越来越响。


  


  常任/理事/国的办公室被单独隔出,优秀的隔音效果没让一点外面的声音溜进来。


  应该说,没让一点里面的声音跑出去。


  


  阳光正好,今日适合互损。


3.0


  Ame~~rica~~~”


  (阿~霉~利~卡~)


  Ame~~rica~~~”


         ……


  FU*K! YE…

(《America Fu*k Yeah》)

  美心头一紧:“哪个精神Bing放的歌?!”


  “害躁什么,你听听你的小白头鹰们唱的多好。”瓷一直努力跟个没事人一样,但最终还是加入了群聊。


  “你干的好事?”美的吸管都要被啃断一截


  Baby come back, you can blame it all on me 


  (亲爱的请回到我身边,一切都怪我不好 


  I was wrong, and I just can't live without you 


  (过去是我错了,而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Baby Come Bake》)

  WHAT THE HELL???


  “你个Limey抽个什么疯?!”


  LIMEY?!你可真祂嬷礼貌啊!…Yankee!”


  “这算是承认自己与法//西的关系吗。”


  “关系?我和那个Limi!的关!系!?”


  “瓷,听说你家的‘八卦’有上千年历史


  “哈哈”毛子,此八卦非彼八卦瓷悄咪咪地想。


  Tips:八卦有6000多年的历史噢)


  


  瓷撇了一眼列位,低头继续卷卷卷工作。


  美的快餐已经快凉透了,祂巴不得不得不提前休息,好赶快把它吃掉。


  凉掉的快餐,气味也淡了。美嫌弃地挑来挑去,拿了一个憨八嘎捏在手里,剩下的一股脑儿丢给了乌。


  “加油,我支持你。”


  【加油,为我效劳。】


4.0  


  俄噼里啪啦地对键盘猛敲


  祂正在编写战况报告。


  昨天祂们又打了一架,祂又把乌的电饭煲砸坏了。


  “我真不敢想象!你现在都靠着怎样的脏东西饱腹!!!”


  “你又能好到哪里去!?我们我们十五个人,十五个人哪一个都没有资格说自己干干净净!!!”


  “砰!”乌甩了门离去。


  俄转身猛的坐下,恨恨地将酒瓶怼在桌上。祂捂住脸,双唇紧闭。


  但我们不是十五个人……


  是十五个意识体(被打)


  而是233个人……


  Tips:世界上共有233个国家和地区,其中197个国家,36个地区)


  


  233个人,谁也没有资格说自己干干净净。


5.0


  瓷唰啦一下站了起来,食堂还有2分钟开门


  没人(没人敢)和祂抢,但想要第一个冲进食堂似乎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不去吃饭吗?”瓷一边收拾桌面一边问。


  瓷身为常任/理事/国,却很是喜欢往公用食堂里钻。意识体是不会饿肚子的,吃东西也只是为了尝个味道,祂自然一样。不过瓷却抗拒不了食堂里热闹的气氛。毕竟,整座联合国大厦,唯有这里的一丝烟火气息尚存。


  以及说不定还能吃到自家兔子种的粮。(各种意义上???好抓女干)


  俄偶尔(《偶尔》)也会陪祂一起去。


  近几周,俄家里出了事,一同捉奸吃饭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现在基本不去了。


  就算基本不去,出于习惯和礼貌,瓷每天还是会这样问上一问。


  “呃……


  瓷收拾好桌面,转身推椅子。


  “等我,我就好。”


  


  已是夏末,正午时分,天气却还是这么热。


  


  


  


  


  


  


  


  


  


  


  


  


  去吃饭了,吃饭要紧

—————————————-significant———

final_alibi

【All联】来点pocky?!

一时兴起,来点pocky梗。

下滑看联和下属们的翻车现场🤗

part.1 世卫×联

联:阿卫!

卫:?

联:吃pocky吗?(晃了晃手中的饼干盒子)

卫看着联叼着一根饼干棒,皱了皱眉

卫:我不喜欢吃甜食

联: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抹茶味吗?(凑近)

卫:(脸红,往后退了退)少吃点甜食,对身体不好

联:就一根,没关系的

卫:(试着咬住另一端)这....样吗

随着饼干棒渐渐变短,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可以感受到两者间鼻息的热气,联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脸有多烫,这个时候想起身,却在慌乱之中被卫死死压住

卫:(抬眸)你先说的,还没吃完就先跑?

--------------...

一时兴起,来点pocky梗。

下滑看联和下属们的翻车现场🤗

part.1 世卫×联

联:阿卫!

卫:?

联:吃pocky吗?(晃了晃手中的饼干盒子)

卫看着联叼着一根饼干棒,皱了皱眉

卫:我不喜欢吃甜食

联: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抹茶味吗?(凑近)

卫:(脸红,往后退了退)少吃点甜食,对身体不好

联:就一根,没关系的

卫:(试着咬住另一端)这....样吗

随着饼干棒渐渐变短,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可以感受到两者间鼻息的热气,联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脸有多烫,这个时候想起身,却在慌乱之中被卫死死压住

卫:(抬眸)你先说的,还没吃完就先跑?

------------------------------------

part.2 教科文×联

文:阿联阿联,你要吃吗

联看向教科文手上的饼干盒

联:是pocky吗?

文:对的!你喜欢什么味道啊?

联:都可以.....

文:那巧克力吧,你试试,我最喜欢的味道

联挑了一根咬在嘴里

文:等等(掰住联的肩,凑上去)

”咔哒“浓郁的巧克力香弥漫开来——饼干棒在适当的距离断开

文:(嚼)嗯,果然还是巧克力的最好吃,你说对吧,阿联?

可是一旁的联已经耳根都红透了

联:.......

------------------------------------

part.3 安理会×联

联:在干嘛呢?

安:一些战区数据

联:哦......

安:我这里也处理的差不多了,要不要出去走走?

联:也好,看你每天都一声不吭的工作,我有些时候还挺担心的

户外

安:您....

不料被联抢先打断

联:来一根吗(指饼干)

安:嗯.....不了,我平时不吃甜食

联:你试一下,比你们那军粮里的饼干好吃多了

联将饼干盒递过去

安的眼神暗了暗,向联靠近,几乎挡住了身后所有的阳光

联抬头,才发现原来对方比他想象的更高

以至于联有些不知所措,叼在嘴里的饼干棒也处于一种尴尬的地步

安伸出手,在离联脸还有些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折了一小段pocky下来,放入口中

联:.....怎么样?

安:(笑了笑)很甜,但是.....还不错

---------------end-------------------

虽然但是,抹茶味和巧克力味的pocky真的很好吃😋(









正月二十一1.0(不要连推连赞谢谢)
联合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联合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一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1945年10月24日,在美国旧金山签订的《联合国宪章》生效,联合国正式成立。

            联合国的宗旨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发展国际间以尊重各国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基础的友好关系;进行国际合作,以解决国际间经济、社会、文化和人道主义性质的问题,并促进对于全......

           联合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一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组织。1945年10月24日,在美国旧金山签订的《联合国宪章》生效,联合国正式成立。

            联合国的宗旨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发展国际间以尊重各国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基础的友好关系;进行国际合作,以解决国际间经济、社会、文化和人道主义性质的问题,并促进对于全体人类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

         联合国会员国现有193个:亚洲39个,非洲54个,东欧及独立国家联合体国家28个,西欧23个,拉丁美洲33个,北美、大洋洲16个,包括了所有得到国际承认的主权国家。设有2个观察员国(梵蒂冈和巴勒斯坦),此外还邀请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实体参与联合国事务。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兰西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美利坚合众国。

         联合国总部在美国纽约,在瑞士日内瓦、奥地利维也纳、肯尼亚内罗毕、泰国曼谷、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黎巴嫩贝鲁特、智利圣地亚哥设有办事处。联合国工作语言有6种:中文、英文、法文、俄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联合国首席行政长官是联合国秘书长,现由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担任。




评论摩多摩多(◦˙▽˙◦)

final_alibi

【卫联】破镜

这篇被屏了两次,我就不放出来了,想看的去ifd(看我简介),等后面解屏了再说吧😢

这篇被屏了两次,我就不放出来了,想看的去ifd(看我简介),等后面解屏了再说吧😢

青竹梦江

我和玛格丽特的故事

这一篇完全就是私设了,是有关于«今天的联合国不怎么正常»中的异色联玛格丽特的故事(其实也不完全是其中也有患有双向感情障碍的常色联的故事),相信大家对于她在这篇中的表现印象深刻(替常色痛骂了五常和日本),其实这个孩子(她比常色要小上不少)并不是你们所看到的那样,关于她的故事我在这里会做一个大概,然后将具体内容放在以后的异色联日记里,另外关于常色联日记中的玛格丽特剧情会安排在这里讲述,我不会再出一篇文来重复一次,至于为什么不再是以日记体的形式来概述,嗯,因为常色联在单独病房里没法拿到日记本,对。(如果要问时间线的话,应该在来到北京前离开莫斯科后吧)


就如我所想的,美把......

这一篇完全就是私设了,是有关于«今天的联合国不怎么正常»中的异色联玛格丽特的故事(其实也不完全是其中也有患有双向感情障碍的常色联的故事),相信大家对于她在这篇中的表现印象深刻(替常色痛骂了五常和日本),其实这个孩子(她比常色要小上不少)并不是你们所看到的那样,关于她的故事我在这里会做一个大概,然后将具体内容放在以后的异色联日记里,另外关于常色联日记中的玛格丽特剧情会安排在这里讲述,我不会再出一篇文来重复一次,至于为什么不再是以日记体的形式来概述,嗯,因为常色联在单独病房里没法拿到日记本,对。(如果要问时间线的话,应该在来到北京前离开莫斯科后吧)


就如我所想的,美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里,不过由于我的外表形象还是小孩子的样子所以我与其他病人不一样拥有着单独病房,不过这也意味着一个问题:我不能离开这个房间,不能拿到我的日记本也就是说我不能再写日记了。我有向照顾我的护士索要一本本子来写日记,不过出乎意料的她让我忘记要写日记这个习惯,我估计是美告诉了她们我不正常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写日记。有人会信才是最离谱的。不过好在病房里还有一些书可以用来解解闷,不然我真的会疯掉。在这里待的时间一久,我对时间的概念渐渐模糊,我甚至都不知道现在究竟是白天还是晚上也不记得今天是星期几几月几号今年的年份。不过这也不怎么重要,我的日程安排每天都是一样的,一到了要睡觉的时间护士就会把整个房间的灯关掉。

在这里的生活是极其无聊的,不仅要被摄像头监控还要穿上只有蓝白条纹的衣服每天早上都要吃下一片味道很差的药,如果不吃的话就没有饭吃。没有其他人陪我玩,就算是护士也不是全天候的(只是今天轮到她照顾我而已),她只负责送饭,叫我睡觉起床,除此之外什么也不需要做。有时候我会趁护士们送完饭有空的时候向她们要求一些东西比如说玩具和糖果,有的会满足我的愿望,有的则会理都不理。因人而异,大部分人还是会至少蹲下来听一听的,除非是那种很严厉和不喜欢小孩子的才会理都不理。我就这么拿到了我想要的蜡笔和白纸还有一些巧克力。很好,这样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无聊了。

和往常一样,我被护士叫醒然后吃药接着吃饭。不过今天我有一个在昨天晚上就在计划的打算:画一副正经的画,而不是顺便乱画,现在这点有限的资源可不够我随便糟蹋的。画什么好呢?是人物还是动物亦或是植物?嗯…………就画一朵花好了。花瓣涂什么颜色才好?蓝色还是黄色?粉色和紫色看起来也很棒,橘色更配些,绿色是用来画叶子的不能用来画花瓣,白色的看不见,黑色的不好看…………“红色的怎么样?”“红色的没错,这才是我想要的,谢谢你……”我一下子愣住了因为我知道现在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其他人,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难不成是监控摄像头?我放下蜡笔走到摄像头下面,看着它问道“刚才是你在说话吗?”“不,不是它在说话,是我,玛格丽特!”“你…你是幽灵吗?还是说鬼魂?”我怯生生又有点害怕地问“不是,我是意识体,联合国意识体。”“你是联合国意识体?!”我不可思议地大喊然后又恢复到平常的音量“我也是联合国意识体,如果你是意识体的话,我为什么看不见你呢?”“你看不见我吗?可是我却能看见你,不信的话,我告诉你你的两只眼睛下面都有泪痣”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然后意识到她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你也是联合国意识体?美告诉我意识体一般只有一个才对,就算是两个也是性别不同的存在,而不是都是女性或者都是男性。”“美?那是谁?”她的声音听上去很疑惑,不像是装的。“美你也不知道吗?他是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之一。”“哦,我想起来了,他是不是在美洲,而且是在北美洲?”我点了点头“就是那个父亲第二难缠的对手?”“?你的父亲是谁?”“轴心国,也就是德日意”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怎么?难道你的不是吗?”“不是”我接下来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惊“我的父亲是同盟国也就是苏美英法中。”“这么说的话我现在是在一个同盟国胜利的平行宇宙里?”“?”她看着我疑惑且有些不安的表情“听好了,我是联合国意识体只不过不是你的宇宙的联合国意识体,我是我那个宇宙的联合国意识体。在我的宇宙中,轴心国取得了二战的胜利并为了平分利益而创建了我。至于你的父亲在我的宇宙中则已经消失了。”我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那…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宇宙的?”“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答案,本来我已经死了的可是又再次复生在你的身上………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你…你是怎么死的?”“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很简单我失去了利用价值于是就被除掉了;至于是怎么个死法——毒杀顺便还担心我复活将身体火化了。”她停顿了一下“你与我相比还真是幸运啊,至少每一天都不用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做事都要小心翼翼,不然就会被打。”“我…”我很想告诉她我的生活并不是如她所说的那样安逸,作为提线木偶的我又怎么可能过得幸福呢?可是熄灯就寝的时间已经到了,就只能作罢。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玛格丽特,你可以这样称呼我。”从那以后我生活在房间里的生活终于不再孤单无聊,因为有玛格丽特在一切都是有趣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玛格丽特总是不愿意对我说起她的生活,我却对此不以为然就像我不愿意和别人说起我的生活一样,原因是那样我感觉自己的隐私被别人知道了很不好意思,我想玛格丽特肯定也是这样的。“看,玛格丽特我把你画在了纸上!”我笑盈盈地举着我刚画好了的画,展示给玛格丽特。“一点都不像我!”她坚决且果断地下了定语“首先我的外貌和你的并不一样,我的头发是黑色的,而眼睛则是红色的,你看看你画成了什么样子?你有在生活中见到过除了意识体以外的白发蓝眼的年轻女性吗?排除疾病遗传病之类的原因,天生的白发蓝眼基本上不可能所以OUT!”她的语气让我想起了以前在莫斯科的日子,我被误认成男孩然后被苏拉去夏令营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暑假。教官的语气差不多就是她这个样子吧!现在回想起还瑟瑟发抖。“那…那好吧,我…我重新画一副。”“嗯嗯,这样还差不多。”

有一天上午玛格丽特意外的很安静,就算是我与搭话她也不说一句,我问她怎么了,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悠悠地问我“你的脖子和四肢的连接处怎么都有用线缝起来的痕迹?”“?哦,你是说这个啊……”我停顿了一下“我也不怎么清楚呢,反正自从1950年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了,我也没怎么在意。”“…………疼不疼?”她轻声地问“什么?我没听见,你能再说一遍吗?大声一点。”“你的那些缝痕…它们出现的时候疼不疼?”“没关系,不疼的,只是有点痒而已。”我不愿意告诉她我曾经遭受过怎样的痛苦,就像将自己已经结痂的伤口撕开展示给别人看一样,还是会疼的。“骗子。”“?”“我说你是个骗子!”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人抱着,接着就听见了玛格丽特带着呜咽的哭腔“你骗谁都可以,但就是骗不过我,因为我就是你啊,我也经历过这些事情,我也知道这究竟有多疼,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告诉我?你说啊?!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我愣在了原地,随即回抱着玛格丽特跟着她一起哭了起来,因为那一刻我明白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将我所有的烦恼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不安所有的悲伤与之倾诉的人,她会坐下来认真的听然后尽她所能的安慰我因为我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她也经历过,她对我的痛苦、我的经历、我的处境感同身受,而不是轻飘飘的一句“我知道了”或者是不耐烦的一句“你说完了没?”。我不再感到无处倾诉,就是向护士小姐解释自己为什么突然无缘无故的哭起来有点麻烦。

在我假装正常人让院长先生相信我已经痊愈后我终于离开了那个我待了几年的病房里,住在了已经修建好了的联合国大厦里,不过那已经是1953年了,我对发生在我住院期间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你知道我被一堆记者堵在大厦门口的时候有多惊讶吗?幸好有玛格丽特在,不然我真的会疯掉的。

对啊,幸好有玛格丽特在,我才不会感觉到无助与不安。因为只要有玛格丽特在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两个解决不了的。

资本lsp

美丽卡∶手下留人(国)啊!各位

美丽卡∶手下留人(国)啊!各位

柴阳燊

五常冒险之阿联的怒火世界4

对不起各位拖更了好久(主要是躺平爽呀)

这文依旧很烂很少很无聊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原本的世界〉


印度开心的哼着小曲开会,并一

如既往的拿上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申请书。

来到会议室门口的印度发现了不对劲,门口堵着

一群人,还在议论着什么。

印:“你们堵在门口干嘛?”印度拉住德国问道

德:“联合国跟五常突然不见了,在哪都找不到”

印:“真的?”

德:“是真的。”

印:五常、联合国不见了?我没做梦吧?那不是

天赐良机吗!想到这的印度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德:???

印度把德拉到没人的小角落,小声的对他说

“德,你想联合国和五常不见...

对不起各位拖更了好久(主要是躺平爽呀)

这文依旧很烂很少很无聊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原本的世界〉


印度开心的哼着小曲开会,并一

如既往的拿上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申请书。

来到会议室门口的印度发现了不对劲,门口堵着

一群人,还在议论着什么。

印:“你们堵在门口干嘛?”印度拉住德国问道

德:“联合国跟五常突然不见了,在哪都找不到”

印:“真的?”

德:“是真的。”

印:五常、联合国不见了?我没做梦吧?那不是

天赐良机吗!想到这的印度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德:???

印度把德拉到没人的小角落,小声的对他说

“德,你想联合国和五常不见了,那不是我们篡位

的大好时机吗?”

德:“可他们的首都还在。”

印:“放心,他们现在群龙无首,只要你我日本巴

西强强联手,他们肯定拿我们没办法”

德:“行吧。”



“〈自由民主〉的疯子,等级极恶。”瓷 拿起那张

血红的纸念到

“什么东西?我还以为是出去的方法”美丽卡,一脸

不屑的说

“美丽卡,你不就是〈自由民主〉的疯子吗?”俄说

完,就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美:“臭熊,要你多嘴!”

俄:“本来就是,还不让国说了,切”

〈美俄嘴炮大混战〉

瓷:生无可恋,(不想劝了)

英法,一口红茶,一口法棍

瓷无奈的转过身去对英法说:“我们三个来讨论

吧!”


美跟俄吵得嘴都干了,自己的可乐在掉下来的时候都撒了,俄却还有几瓶伏特加,再这样吵下去自己根本没胜算,当即,美丽卡就小嘴一歪,墨镜一甩,不理俄了。

当俄正想掏出大伊万解决美丽卡就被瓷喊住了

“俄,走了,我们讨论好要去哪了”

“喂!美国,你走不走?我们要走了啊!”


俄:“瓷,我们要去哪?而且你们怎么说好的?”

瓷:“这你不要问,到了就知道了”

当五国穿过最后一片树林时,突然一道耀眼的红光让四国捂住了眼睛。

(原来美丽卡墨镜的真正用途是这样的)

俄:“美国,你不是有很多墨镜吗!快给一些我们啊!”

每一脸不情愿的从自己包里掏出了四副墨镜,给

其他四国。

当四国刚好带好了墨镜,再睁开眼时已经没了刚

刚耀眼的红光,取而代之的是



                                 〈对不起,想不到了,再见〉




筝卿仪

为什么?

就想问一下为什么说众所周知五常其实是六个国家呢?是哪六个?百度不到啊。。。

就想问一下为什么说众所周知五常其实是六个国家呢?是哪六个?百度不到啊。。。

南城微凉

联五和UN这是准备在异世界开个联合国吗

   非常ooc,老王没有口癖,纯属作者脑子一热开的坑,新手小白,没啥能力,CP:露中,dover可以的话就继续看了

—————————————————

西精大陆的西森林深处

  “这就是哥哥要住的地方了吗?”弗朗西斯,看着眼前的木屋陷入了沉思,“这真的够两个人住吗?”亚瑟对此也是一脸怀疑“没想到还带院子,看起来哥哥可以种鸢尾花”对此,弗朗西斯还是比较满意的“红酒混蛋,别浪费时间了进去看看吧!”两个人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很大,“看起来还不错,等等,死眉毛怎么就一个房间?”“谁乐意跟你睡啊?”不用怀疑,第n次英法吵架又开始了

南油大陆的最南...

   非常ooc,老王没有口癖,纯属作者脑子一热开的坑,新手小白,没啥能力,CP:露中,dover可以的话就继续看了

—————————————————

西精大陆的西森林深处

  “这就是哥哥要住的地方了吗?”弗朗西斯,看着眼前的木屋陷入了沉思,“这真的够两个人住吗?”亚瑟对此也是一脸怀疑“没想到还带院子,看起来哥哥可以种鸢尾花”对此,弗朗西斯还是比较满意的“红酒混蛋,别浪费时间了进去看看吧!”两个人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很大,“看起来还不错,等等,死眉毛怎么就一个房间?”“谁乐意跟你睡啊?”不用怀疑,第n次英法吵架又开始了

南油大陆的最南边的丘陵

  “这就是Hero住的地方了吗?”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的丘陵,表示这怎么这么眼熟?又看了看附带的地理环境缩小图“这还有块森林,这怎么这么像北美洲?”不过,看着这富有科技感的高楼,阿尔弗雷德非常满意“这才符合Hero嘛”

——————————————————

北凛大陆的极寒之地

“以后万尼亚就是住这了”伊万看着眼前的山洞微笑着说,山洞很大,石壁都是未经打磨的,所以比较粗糙,这个山洞呈葫芦状,前后头宽,中间较窄,前后的宽度可同时容纳50至100人,而中间仅仅可容纳5至10人,前部高度为30至50米左右,中部为20至30米,后部为40至60米,“虽然万尼亚不想住这,但,和小耀的住所很近,只要半个月左右,至于其他人,只是需要2到3个月”看着系统的介绍,伊万表示非常满意

——————————————

中勋大陆的中心

“话说,既然是大陆的中心,应该经济很繁荣吗?”UN看着眼前的迷雾以及四周没有人的足迹,不禁怀疑,这真的是大陆的中心吗?对此,系统给的解释为:本大陆经济较为繁荣,但是,因为您的住所,所以在中心位置是有一大片紫雾的,同时,在您所掌控的范围内,是有一道由森林做的边界的,因此这部分经济并没有那么繁荣,看着这,没有人生活痕迹的地方,UN只想说:你管这叫经济并没有那么繁荣?这怕不是连个人都没有,再多给你弄两只鸟

---------------------------------

东灵大陆最左边的深山老林

“系统,我只想问一件事情,不是说是符合各个地域的特色吗?怎么到我这儿就是一深老林?就给个山洞的那种”看着五六座山层层叠叠,但是住的地方仅有一个山洞的,王耀表示,你在玩我呢?“宿主不要担心,这里是采用桃花源记的方式,您进去之后呢会有一座河——弱水,没错,就是那个鹅毛浮不起的弱水,接着进去之后呢大约几米,你就会豁然开朗,这样你就进入了竹林中 ,穿过竹林,你就会看见一栋房屋,具体样式可以参照宋朝时期的建筑,布局大约就是门口呢,是竹林,就是那种普通的翠竹 ,而在书房前中的是湘妃竹,院子里种的是十二月每个月的花,就比如一月梅花,二月杏花,考虑到您对于土地的珍惜,所以屋后,是留给您一块专门种菜的,您看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没有没有”当听到那句去专门种菜的王耀就绷不住了,毕竟哪个种花家的人能拒绝种菜呢?反正王耀不能

…………………………………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