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聚勒

6206浏览    360参与
三禾77℃_ 夏が終わった

【聚勒x你】不要剧透呀 05

#矫情恋爱脑预警

混个更。嗯这篇拖了好久啊……上周看到他开始恢复训练就想写来着,(因为懒)拖到了这周。

好了我开(撕)会(bi)去了。


爱情具有专一性和排他性的特点。

——这句话在你脑海中飞速地打转,全方位360度无死角地以各种口音在你耳畔循环播放。

你头脑霎时空白,像是被夺去了神智一般开始剧烈地晕眩,甚至连面前的场景都有些旋转模糊。

声带被攥住,问出口的话不时被抽气声打断,急促又小心翼翼:

“是喜欢我吗?”

“为什么是我?”

“如果没有这次的时空错位,还会是我吗?”

“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吊桥效应的错觉?”

巨大的欢喜下是无法掩藏的不安,你愣愣地仰头盯着他发问,却又好...

#矫情恋爱脑预警

混个更。嗯这篇拖了好久啊……上周看到他开始恢复训练就想写来着,(因为懒)拖到了这周。

好了我开(撕)会(bi)去了。


爱情具有专一性和排他性的特点。

——这句话在你脑海中飞速地打转,全方位360度无死角地以各种口音在你耳畔循环播放。

你头脑霎时空白,像是被夺去了神智一般开始剧烈地晕眩,甚至连面前的场景都有些旋转模糊。

声带被攥住,问出口的话不时被抽气声打断,急促又小心翼翼:

“是喜欢我吗?”

“为什么是我?”

“如果没有这次的时空错位,还会是我吗?”

“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吊桥效应的错觉?”

巨大的欢喜下是无法掩藏的不安,你愣愣地仰头盯着他发问,却又好像是自言自语。

这样的问题对他而言有些超过了。他偏过脑袋,仿佛在组织措辞一般,最后选择抬起手,小心地抚摸你的头发。观察到你大概没有抵触的情绪之后,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松快了许多,趁机又将你们的距离缩短几公分,几乎就要将下巴压上你的头顶。

“我不知道。”他坦诚地摇头,“但我清楚得很,我喜欢你,与旁人无关,也与时间无关。”

“所以我是特别的那个吗?”

得到的回答没有半点犹豫:“是的,你是特别的那个。”

“这已经足够好了。”你于是放弃追问到底特别在何处,而选择抱住眼前这个可爱的男孩。

 

你是被透过窗帘漏进房间的阳光晃醒的。那一条阳光正好照在你的脸上,使你不得不从酣甜的睡梦中清醒。

你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腰间压着的不是你的毛绒玩具,而是一条纹满刺青的手臂。玩偶们整齐地列成一排躺在你的床头,眼神中似乎透露出一些戏谑的微妙神情。

“那你们昨天视角倒是挺好的。”你瞬间烧红了脸,嘟哝一声转过脸去。目光顺着手臂一路延伸向上,最后果然同对方眼神交错,距离近到你们几乎可以鼻尖相碰。——考虑到你们的身高差,这个动作在站立时并不容易完成。

然后你们确实这样做了,顺便交换清晨的第一个吻。

幸好这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

他小心地将你整个拥在自己怀里,表情却有些游离在外。你悄悄盘算着是不是等下应该尝试着给他画眉毛,顺口问道:“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为什么19年的我现在还没有来找你。”

“或许是因为——算了。”你捂住自己的嘴,把到嘴边的“你转会去了拜仁而我们没扛过异地恋”又吞回去,若无其事地找到新的话题,“你早饭想吃些什么?”

“哦,你看起来真的不打算告诉我这两年发生过什么了。”他大笑起来。

 

确认关系这件事并没能让他的焦虑有所好转。你们的确享受了一个惬意的周末,但是随着周一到来,你又要出门上课,他之前的焦虑和烦躁就一股脑地又如数回来,甚至比之前更甚。

他小心地掩饰着不想让你发现,但那并不称不上什么高明的手段,你几乎轻而易举地察觉到他状态的消沉。

“会有办法回去的。”你只能徒劳地安慰他。

“你想让我回去吗?”

你语塞,半晌再开口时唇齿间流露出涩意:“我不知道。我不想同你分开,但是……你的生活里不该只有我,也不应该停留在这间公寓。”

 

-TBC-

三禾77℃_ 夏が終わった
某位奥运会亚军得主回忆奥运时如...

某位奥运会亚军得主回忆奥运时如是说。

(霍村到底把孩子饿成什么了🤔)

某位奥运会亚军得主回忆奥运时如是说。

(霍村到底把孩子饿成什么了🤔)

三禾77℃_ 夏が終わった
艹 我说完了 🙏🙏🙏

我说完了

🙏🙏🙏

我说完了

🙏🙏🙏

三禾77℃_ 夏が終わった

【聚勒x你】不要剧透呀 04

OOC有,全是自己瞎嗑糖。


两周过去了。

你开始习惯从超市货架上多取一提啤酒,再在路过转角的面包店时额外带一份全麦面包。

土豆的需求量翻倍,牛肉也是。你笑称他几乎花光你的积蓄,第二天回家时就看到他满脸纠结地将购物清单上的啤酒一项划去。

 “……别担心,那只是个玩笑。”你有些哭笑不得,拍着他肩膀安慰一句,“只是多买一些食物而已,我还是养活得起的。”

空气陷入一秒的停滞,微妙的气氛在你们两人之间流转。

 “咳,那个,面团应该发酵好了,我去切胡萝卜。”

是你们约定好的菜谱,今晚吃鸡肉馅饼和豌豆汤。

你不待他有任何进一步的表示,转身匆忙直奔厨房。

砧板与刀...

OOC有,全是自己瞎嗑糖。



两周过去了。

你开始习惯从超市货架上多取一提啤酒,再在路过转角的面包店时额外带一份全麦面包。

土豆的需求量翻倍,牛肉也是。你笑称他几乎花光你的积蓄,第二天回家时就看到他满脸纠结地将购物清单上的啤酒一项划去。

 “……别担心,那只是个玩笑。”你有些哭笑不得,拍着他肩膀安慰一句,“只是多买一些食物而已,我还是养活得起的。”

空气陷入一秒的停滞,微妙的气氛在你们两人之间流转。

 “咳,那个,面团应该发酵好了,我去切胡萝卜。”

是你们约定好的菜谱,今晚吃鸡肉馅饼和豌豆汤。

你不待他有任何进一步的表示,转身匆忙直奔厨房。

砧板与刀刃碰撞发出的笃笃声响不似往日有着令人愉悦的节奏感。杂乱无章的声响仿佛昭示着厨师此刻同样局促的想法,一下一下回荡在静悄悄的房间内。

胡萝卜并不算好切。用以固定位置的手指略略失去分寸,半截胡萝卜滚向砧板的另一端,刀刃重新落下时,恰好压在未来得及撤回的手指上。

薄而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地划开指尖的皮肤,红色的血液霎时争先从伤口涌出,顺着重力作用滴落在砧板上。你立刻将菜刀丢到一旁去,将手抬至半空中毫无道理地甩了两下。

痛感落后视觉一步袭来,阵痛蔓延到整只手掌都在作痛,而被划出伤口的食指你显然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仿佛只有伤口的那一处是真实的。

你发出尖锐而短促的叫声,随即不住抽着冷气希冀可以缓解疼痛。未等你反应过来该如何处理刀伤,已经被人从身后整个抱住。他果断而坚决地捏住你手腕——力道有些大,几乎让你以为他想把你拽脱臼——拖去水池边上,将水温调至最低后拧开了龙头。

大量的清水不断冲刷着伤口,像是有无数的小刀片反复撕扯着手指末端的神经。你痛的要命,待要抽出手掌躲开时才发觉对方运动员的身份实在让你毫无胜算。即使你笃定自己的手腕现在早已被他捏红,你也不可能指望他现在放手。

他只是将你整个人拢在怀里,低着头弯腰下来用脸颊蹭蹭你发顶。“没事的,没事。”

你像一个稚龄幼童一样被他领出厨房。急救箱摆在吧台的尽头,他轻车熟路地取出酒精和棉签蘸取溶液后摁在你伤口处消毒,紧接着拆出一个创可贴替你包上,末了又安抚地去摸你的头顶:“现在好了。”

“谢谢。”开口时才发觉自己带着哭腔,恐怕是被适才酒精消毒那下刺激出的眼泪,现下犹自挂在眼角,颤巍巍地似要往下落。

你难为情地脸红,抬手想要拭去眼泪。

然而再次被人抢先一步。他迟疑着将手掌放在你脸侧,观察到你似乎没有什么抗拒的表情,这才谨慎地将手掌上挪几寸,用指腹擦过你的眼睫,将那些不曾落下的眼泪小心翼翼地抹去。

这下你的脸更红了。

 

你强迫自己不要抬头去追寻他的目光,把话题集中到了伤口处的创可贴上,故作轻松道:“唔,小美人鱼的……我可没买过,看上去是你的品位?”

他顺从地转移话题,但是借题发挥地再次拉住你的手。他的手掌几乎是你两倍大,轻而易举地将你的手指包裹在掌中,只露出贴着创可贴的一小节指尖。

“上次超市促销……”他耸肩解释道,不知为什么偏偏要再加一句注解,“是我买的,没有其他女生。”

听到这句话之后,之前所有的局促不安奇迹般地消失了。你抬头注视他,欢喜却藏也藏不住地全部流露在上扬的唇角,口中却还要再矜持一下。

“……哦,那,还挺可爱的。”

“你……伤口还疼吗?”

你点点头,也不知道他从俯瞰视角到底能不能看出你的点头。

随即有温热的触感落在受伤手指的关节上,下意识缩手却再次被阻拦,甚至被他握得更紧些。

他仍旧牵着你手,眼中盛满小伎俩得逞的笑容。另一手背在身后退后半步立正站好,随即在你的注视下微微躬身,抬起你手背象征性地在自己指背落下一个吻。

“现在好些了吗,我的公主殿下。”

你听到他如是称呼你。

 -TBC-


你:没钱了,养不起。

聚可爱:(委屈巴巴)我可以吃少点……

于胜今天没有画画
我觉得他俩实属可爱。但是他俩叫...

我觉得他俩实属可爱。但是他俩叫什么名我真不知道。

我觉得他俩实属可爱。但是他俩叫什么名我真不知道。

兔司基萌
祝天下追星人都有聚聚這樣的奇妙...

祝天下追星人都有聚聚這樣的奇妙體質(´・ω・`)

祝天下追星人都有聚聚這樣的奇妙體質(´・ω・`)

兔司基萌

聚聚大寶貝技能拓展get!

出處見水印

聚聚大寶貝技能拓展get!

出處見水印

兔司基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聚聚洗腦成功,小托馬斯再接再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聚聚洗腦成功,小托馬斯再接再厲!

兔司基萌

獨一無二的小可愛和大可愛😂😂😂

獨一無二的小可愛和大可愛😂😂😂

三禾77℃_ 夏が終わった

【聚勒x你】不要剧透呀 03

这已经是你一周之内第二次在清晨醒来时受到惊吓了。


被柔软的床铺和毛绒玩具包围的感觉当然很好,可是身上未曾换下的外出的衣服在硌着你的腰的同时明晃晃地提醒你,昨天衣服的主人并不是自己走进卧室躺在床上睡着的。


记忆随着时间慢慢回笼,昨天最后的画面定格在青年弯腰小声唤你姓名的时刻。透过夏日轻薄衣服传来的手掌温度仿佛能穿越时间,你依旧不自觉地感到房间内温度上升,似乎应该再降低两度空调的设置。


盯着床头那只Zootopia中豹警官的公仔片刻,你懊恼地伸手将它脸颊扯向两边,随即一头扎进旁边辛巴公仔的怀抱。小狮崽只有傻呵呵咧着嘴笑这一个表情,毛茸茸的尾巴扫在你脸上,让人想打喷嚏。...








这已经是你一周之内第二次在清晨醒来时受到惊吓了。


被柔软的床铺和毛绒玩具包围的感觉当然很好,可是身上未曾换下的外出的衣服在硌着你的腰的同时明晃晃地提醒你,昨天衣服的主人并不是自己走进卧室躺在床上睡着的。


记忆随着时间慢慢回笼,昨天最后的画面定格在青年弯腰小声唤你姓名的时刻。透过夏日轻薄衣服传来的手掌温度仿佛能穿越时间,你依旧不自觉地感到房间内温度上升,似乎应该再降低两度空调的设置。


盯着床头那只Zootopia中豹警官的公仔片刻,你懊恼地伸手将它脸颊扯向两边,随即一头扎进旁边辛巴公仔的怀抱。小狮崽只有傻呵呵咧着嘴笑这一个表情,毛茸茸的尾巴扫在你脸上,让人想打喷嚏。


讨厌鬼。


慢吞吞洗漱之后踏出卧室,一米九的身高被困在小美人鱼图案的围裙中略显局促,对你而言游刃有余的厨房在他的衬托下有些拥挤,好在一切都看上去井井有条。


“早上好。”你信手从储物柜里翻出一瓶苏打水拧开,又弯腰拿出第二瓶,“要吗?青瓜口味的。”


他似乎被你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手中铲子一滑,恰好戳进刚刚凝固成形的煎蛋,蛋液瞬间染满整只煎锅,变成了蛋饼。


“……多谢。”


你于是拧开瓶盖递过去,探头看一眼变成蛋饼的煎蛋,有些心虚地低头研究标签上的配方。




你得承认他的手艺确实很好。


昨天的通心粉并不是因为你过于饥饿才有了口感加成,你默默地把盘子里最后一勺土豆泥塞进嘴里,并敷衍地为自己摄入太多碳水化合物而愧疚一秒。


“我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今天没有课,你倚着沙发坐在地毯上,手中抱着自己的宝贝电脑敲敲打打,突然停下正在进行的论文认真地道。


“比如说?”你注意到他在放下手中杂志的那一刻坐直了身体,微微向你的方向倾斜。


“既然你踏不出这间公寓,所以证明着时空穿梭肯定和这间房子有关对不对?”


“所以?”


“所以我们要不要试试看拆掉房子?”


“……”他重新捧起杂志,好遮挡住自己笑起来一耸一耸的肩膀。


但有一点肯定没错,这肯定同这间公寓有关。


他将杂志向下挪去寸许,恰好视线从纸张上方越过看到你重新低头码字,托着腮的样子看上去有些苦恼。


……或许是同这间公寓的人有关也说不好。他随意想到,顺便出口询问:“你什么时候搬进来的?”


“17年3月。”——根据维基百科,就在你离开这里去拜仁之后不久。


“那我去哪儿了?”


“你当然转——”及时地收声闭嘴,食指在唇边轻轻一点,“我们说好不说这些。”


“嗯……过得还好吗?”


你像是思索片刻才给出答案:“你应该过得还不错吧……”


“不,我是说,你这两年过得还好吗?”他略微紧张地注视着你,等待着你的答案。


见你迟迟不肯回答,他免不了为自己解释起来:“我真的很喜欢这套公寓,我甚至为它换了一张新的床,重新装修了厨房和吧台,好让这里更舒服一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离开了,但是……希望你喜欢这些变动。”


你想起主卧那张大床是他买回来的,又看到了据说出自他手设计的厨房和吧台,脸又红了。


“谢谢你。”你抿起唇道,“我很喜欢你的品味。”


在每一个被ddl逼疯的夜晚,你至少还有一张足够舒服的床以及风格简单却一应俱全的厨房使你彻底放松下来。


他又抬手去拨弄自己寸许长的短发。


不是那个意思的。


想问出口的话,并不是像一个设计师对客户做回访一般,试图探听客户满意度和改善建议。


也不是夸赞那张床舒适的床垫,或是吧台的装修风格——尽管他真的花费心思在那上面。


只是单纯地在那一刻想要知道,在他们横跨的两年岁月间,对面的人过得怎么样。


是否一直对生活充满热情,是否和朋友一起玩得开心,是否在秋日的午后在阳台缩在躺椅上小憩,是否花费时间在厨房只为满足片刻的口腹之欲,以及……


身边是否会有其他人相伴。


但他都问不出口。


说到底不过是一次机缘巧合的偶遇,难以分辨这是否只是一时的crush。


而一旦想起自己现在不得不被困于这狭小一室,丝毫跳不出时间的圈套,他便无来由地开始烦躁。


于是他更加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你看着他这样青涩又少年气的举动,只是想到这样总有一天会秃头的。

兔司基萌

我寻思着,是不是因为杆显得太短了,为什么看着那么像犁地来的🌚🌚🌚


出处见水印

我寻思着,是不是因为杆显得太短了,为什么看着那么像犁地来的🌚🌚🌚


出处见水印

兔司基萌

感謝聚聚爸爸培養出這麼一個敦厚可愛的崽子哇😂

感謝聚聚爸爸培養出這麼一個敦厚可愛的崽子哇😂

三禾77℃_ 夏が終わった

【聚勒x你】不要剧透呀 02

OOC有,胡说八道有。

聚可爱到底喜欢干啥我真的不知道,只是觉得这样写会比较可爱。


经历了短暂的相互试探和了解之后,摆在你们面前的问题变成了如何和平度过一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的被迫的同居生活。


短暂的周末你们进行了各种尝试,但是每次当他试图迈出公寓的大门时,总会受到某种不知名的因素干扰,不得不留在房间内。


因此他只能暂时成为一名宅男,窝在家中无所事事。


“……你其实可以玩Fifa……”你试探着提出建议,“我把我Steam账号给你你自己去下载……”


“不,不必了,”他冲着你好脾气地笑,“我想我踢球的时候够多了。”


你于是不置可否地耸肩,扬了扬手...

OOC有,胡说八道有。

聚可爱到底喜欢干啥我真的不知道,只是觉得这样写会比较可爱。











经历了短暂的相互试探和了解之后,摆在你们面前的问题变成了如何和平度过一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的被迫的同居生活。


短暂的周末你们进行了各种尝试,但是每次当他试图迈出公寓的大门时,总会受到某种不知名的因素干扰,不得不留在房间内。


因此他只能暂时成为一名宅男,窝在家中无所事事。


“……你其实可以玩Fifa……”你试探着提出建议,“我把我Steam账号给你你自己去下载……”


“不,不必了,”他冲着你好脾气地笑,“我想我踢球的时候够多了。”


你于是不置可否地耸肩,扬了扬手机:“有什么需要的请联系我——我的Amazon账号留给你了自己下单也可以。”


说着,就在他无可奈何的那句“你也不怕我刷爆你的卡”的叹息中关上大门,直奔停车场而去。


学生党没有人权,否则你觉得你可以在家里和那个突然掉进你房间的家伙再聊一聊虫洞理论什么的,说不定下一个诺贝尔奖就是你。




趁着开小差的功夫,你飞快地浏览着关于聚勒的消息。大到他什么时候代表国家队出场何时转会去了拜仁又拿了什么冠军,小到诸如他因为太能吃才没有更早出名青训时期甚至因为当着记者面吃披萨被教练组特地拉去教育这样的花边新闻。


“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足球了?”


好友冷不丁凑过来问话,你下意识“砰”地一声合上笔记本,尖叫压在喉咙里才没有最终在课堂内引起小规模骚动。


“我没有,谢谢。”你没好气地道,顺便把自己的本子往身前拽了拽摆出认真听讲的样子,“随便查的。”


“不过确实挺奇怪的,赛季结束之后他就再没消息了。别是被外星人绑架了吧。”


你心头一跳,没有作声,装作认真地研究起大屏幕上列出的考试重点。




晚上十点,你离开图书馆。习惯性掏出几个小时前因为复习被冷落的手机想打开音乐播放器,然后被弹出的满屏消息吓了一跳。


-已经八点了,我想你应该下课了?


-呃……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确认一下你还好吗?


-虽然听起来似乎有些冒犯,但我确实对你还没有到家表示一些担忧。……我记得你早上出门时没有说过有其他安排?你现在还安全吗?


-……不过确实,你没有告知我的义务。希望你没事。


……


屏幕上还有三个分别自八点,九点和十点拨来的未接电话。


习惯独居生活的你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思索片刻后出于礼貌摁下回拨键,几乎不到一秒钟那边便有了回应:“那个……你还好吧?”


“快考试了,去了图书馆。应该等一下就到家了。”你简短地答,“呃……谢谢关心。”


这种模式有点奇怪。




到家时客厅的灯还亮着,他从沙发上转过脑袋来同你打招呼,告诉你厨房内给你留了晚餐,可以用微波炉加热后食用。


你甩开鞋子后只穿着薄袜踏进厨房的瓷砖地面,微凉的温度使你从头昏脑胀的课程中清醒,看到最普通的那种肉酱通心粉被盛装在可以加热的玻璃碗内,还有一小份淋了橄榄油的圣女果沙拉。耳边传来“嘀”的声响,洗碗机提示工作完成,你顺手拉开柜门,摆放着烹调用到的厨具。


“多谢啦。”你从厨房捧着加热的通心粉放到餐桌上,嘴里含混不清地咬着一颗小番茄道谢。酸甜的汁水在口腔内爆开,你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落座,用叉子卷起通心粉放入嘴中。


他似乎有些腼腆地笑了笑,随即皱起眉毛(如果他有的话)以一种略微严肃的语气讲话:“你不担心我在饭菜里加什么其他的东西?我们才刚刚认识,你根本对我一无所知。”


“但你可是尼可拉斯·聚勒啊,总不至于人品这么没保障吧。我听我朋友讲你是个蛮可爱的人啊……”你眨眨眼,下意识地回应道。“呃不过,你准备下什么药?致幻类或是其他能让人失去意识的药物都是处方类药物,你恐怕一时半刻拿不到吧?再说,我觉得以我们两个的体型差,你可能不用下药。”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他脸上流露出无奈的神色,似乎在想怎么圆场。“我只是关心而已……”


“我明白,所以谢谢你。——不过你的表现和我要离家上学的时候,我爸爸的表现一模一样啊。”


你随口调侃一句,然后低下头去努力往嘴里扒饭,甚至都没来得及打开油管视频。或许是真的过久没有进食,你只觉得这份通心粉格外好吃。


聚勒感觉自己似乎又占了对方的便宜,而对方却浑然不觉地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通心粉上,于是只得抓抓头发,低头去对付手里的毛衣针。


说来或许有些新奇,但是这位未来的德国主力后卫,空闲时间的爱好中的确包括了做饭和编织。




洗净餐具离开厨房,你端着白水走到沙发的另一端坐下,试图玩一阵iPad之后再进屋休息。


或许是复习真的令人疲惫,或许是饱腹感容易引发困意,又或者像他恐吓你的那样真的加了安眠药,你不多时便昏昏欲睡。


很快,平板自手中滑落到地毯发出闷响,你随即陷在柔软的沙发靠垫里,睡着了。


朦胧中似乎有人试图喊你的名字,但你只是挣扎片刻,便甘愿投入到诺克斯的怀抱中去了。


-TBC-

兔司基萌

已經開始綑綁營業了嗎?🤔

已經開始綑綁營業了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