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肋角

4587浏览    51参与
草木庭园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60634205

作者:_(:3 」∠)_


每一个闲暇午后都如同河流般平静

咖啡和牛奶很搭呢


肋灾真好。

最后顺带几张同作者的肋灾图ww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60634205

作者:_(:3 」∠)_


每一个闲暇午后都如同河流般平静

咖啡和牛奶很搭呢


肋灾真好。

最后顺带几张同作者的肋灾图ww

草木庭园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51924905

作者:きのっぽ


1p 気まぐれた的副长

2p 四话副长

这位画师的灾藤真的很狐狸味,爱了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51924905

作者:きのっぽ


1p 気まぐれた的副长

2p 四话副长

这位画师的灾藤真的很狐狸味,爱了

草木庭园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55639278

作者 犬飼Twitter🌼


唔超可爱的画风……虽然肋灾是老夫老妻但腻歪一下也非常戳萌点什么的

玩头发这么色的举动我可太喜欢了(激赏)


后面还有一篇抹本和灾藤的故事特别棒!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55639278

作者 犬飼Twitter🌼


唔超可爱的画风……虽然肋灾是老夫老妻但腻歪一下也非常戳萌点什么的

玩头发这么色的举动我可太喜欢了(激赏)


后面还有一篇抹本和灾藤的故事特别棒!



Kirisa

【阴阳师x狱都事变】因为很无聊,而阴阳师又有式神DIY设计大赛,所以拿狱都的角色来做做看了。 含斩佐、肋灾、平田,注意避雷。图片全部取自公式书、漫画,狱都新闻。梗出自游戏、公式书、漫画、岚少实况。因为有字数限制,所以有些地方的标点符号有缺失,一些地方读起来还不是很通顺(要不然我还可以写更多)。占tag十分抱歉。题外话:如果阴阳师和狱都联动我氪爆啊!!!每个角色都可以氪6个出来!!!就算联动头像框也好啊………

【阴阳师x狱都事变】因为很无聊,而阴阳师又有式神DIY设计大赛,所以拿狱都的角色来做做看了。 含斩佐、肋灾、平田,注意避雷。图片全部取自公式书、漫画,狱都新闻。梗出自游戏、公式书、漫画、岚少实况。因为有字数限制,所以有些地方的标点符号有缺失,一些地方读起来还不是很通顺(要不然我还可以写更多)。占tag十分抱歉。题外话:如果阴阳师和狱都联动我氪爆啊!!!每个角色都可以氪6个出来!!!就算联动头像框也好啊………

草木庭园

【翻译】まさかりでびゅー(木舌+上司組)


作者:加州 夏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397172


哥太可爱了,上司组也好可爱……

渣翻见谅。


+++


春意迟迟不来,整个冬天都未曾融化的积雪将大地装扮成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即便隔着窗户望去,也能感受到似乎正在渗入的肃杀寒意。

「灾藤,那个在哪啊?」

灾藤收回目光,看向身边面对着办公桌拨开散落的杂物、似乎在找些什么的男人。

「文件的话,在这里。印鉴在这里。印泥是这个。」

于是灾藤挑出文件、印鉴和印泥摆在肋角面前。

「不对...

【翻译】まさかりでびゅー(木舌+上司組)


作者:加州 夏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397172


哥太可爱了,上司组也好可爱……

渣翻见谅。






+++


春意迟迟不来,整个冬天都未曾融化的积雪将大地装扮成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即便隔着窗户望去,也能感受到似乎正在渗入的肃杀寒意。

「灾藤,那个在哪啊?」

灾藤收回目光,看向身边面对着办公桌拨开散落的杂物、似乎在找些什么的男人。

「文件的话,在这里。印鉴在这里。印泥是这个。」

于是灾藤挑出文件、印鉴和印泥摆在肋角面前。

「不对,不是这些。」

肋角抬起夹着烟的手向灾藤示意自己想找的东西。

「那么,在这份文件上盖好印章就可以给你。」

「你啊……」

与高高挑起眉毛的灾藤对峙片刻,肋角无可奈何地皱起眉。

「请吧?」

「哼……算了。」

懒得计较他这种给人添堵的态度,肋角最终哼笑一声,依言在文件上盖章。

「谢谢。」

对这盖得有点歪的印鉴虽说略有不满,但尚在接受程度之内。灾藤展现出他一贯完美的笑颜,并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印有醒目餐厅名称的火柴,递给肋角。

「麻烦了。」

接过火柴,肋角立刻点起了烟。收好办公桌上面的文件,灾藤拿过桌边的烟灰缸放在他面前。甩了几下手熄灭掉火柴,肋角把它丢进去,随即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呼出。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啊。」

近乎叹息般地低语着,肋角不自觉地笑了笑。

「是这样呢。」

明天就是木舌执行第一次任务的日子了。内容是捕获从地狱熔炉中逃走的亡者,藏身地点也已经调查清楚。已经进过一次地狱的亡者,力量着实有限,只是抓捕的话非常轻松,对初次上阵的木舌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你在期待吗?」

「是啊,我在想给那孩子选什么武器。」

「这个嘛,哪种适合他呢……」

要选一件与木舌的体格、性格皆合拍的武器,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本人称心才行。

「去让他自己选吧。不过,或许还是大型武器更适合他,毕竟那孩子很擅长掌控重心。」

「嗯。那孩子不像会耍花招的样子,恐怕给他花哨的武器也不能熟练操纵呢。让我再好好考虑一下。」

半闭眼睛、叼着烟的肋角听罢,用只有灾藤察觉得到的动作微微点了下头。


+++


这天晚上,灾藤带着木舌打开了武器库那沉重的大门。里面杂乱地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倒不如说是个单纯的仓库更为合适。什么铁铲、鞭子、劳动手套、箱笼甚至还有一块像锚的铁块,这些东西全部被堆在地上。

「选一样你喜欢的武器吧?」

这么说着,灾藤轻轻推着木舌的后背让他走进房间。木舌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光,目不转睛地看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很感兴趣的样子。他随手拿起一把折叠刀问灾藤。

「这个要怎么用呢?」

「给我看看……嗯,按一下这里刀刃就会弹出来。」

灾藤从木舌手里拿过折叠刀,很熟练地演示。

「好厉害!」

「你喜欢吗?」

灾藤把折叠刀还给木舌,他接过来,很稀奇地看着那能够自动弹出的刀刃,又摆弄了好几次才罢休。

「决定是这个么?」

看着木舌兴致勃勃的样子,灾藤开口询问道。他并不认为这把刀是最佳选项,至少在木舌手里的实战效果可能会不尽人意。

「那个啊,我想要,更大一点的那种。」

木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回答,灾藤听了先是安心,随后又感到惊讶。

「想要大型武器?」

和肋角所预想的一模一样。

「嗯……我觉得趁不趁手也好,拿不拿得动也好,比起这些更希望武器可以怎么使劲挥动都不会坏掉……」

「这样啊、可以挥舞的武器吗……想象一下长柄的那种?」

意识到自己在作出诱导一般的发言,灾藤自嘲地笑了笑。

「是的哎。确实,长柄说不定会更好用。」

听了木舌率直的回答,灾藤表情未变,但内心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那么长柄武器都放在这边。有枪、刀、薙刀和狼牙棒什么的。」

灾藤对孩子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指给他看仓库的一角。

木舌走上前去,从墙壁上悬挂的各种各样的武器之中,慢慢取下其中一个。那是形状相当原始的武器、比起当做利器倒更多被当做道具。

「大斧么?说不定会很适合你哦。」

重心距离身体甚远的斧头,一般上来说是很难自如使用的。不仅如此,比起控制重心的技巧,更重要的是与离心力和重力做对抗、方能发挥出它最大的威力。要想如此轻松地挥动这个重量,本人的肌肉力量也要足够强大。如此看来斧头还真是适合他呢,灾藤想。

「大斧……」

木舌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它的名字,举起斧头凝视着宽厚的斧刃所折射出的冷光。

「不必太过在意刃的角度,因为它是利用本身重量猛击而造成破坏的武器呢。」

于是木舌握紧斧柄试着挥动了几下,果然,如何利用斧头的重量挥舞这样的技巧他很快就学会了。

「我想要这个。」

他毫不犹豫地说,对一旁观看的灾藤扬起笑脸。灾藤低头看着他高兴的样子,也报以笑容。

「这不是很好吗,那么明天出任务的时候记得带上它哦。」

「是!」

木舌举着斧头,看起来很开心。不过灾藤看得出来,对初次的任务他的脸上多少流露着不安和期待。

「不要紧张,明天肋角和我会陪你一起去的。」

轻轻拍拍木舌的肩膀,为了让他安心似的灾藤露出一如平常的温柔表情安抚他。


+++


「这样啊。这武器选得很不错。」

第二天早晨,看到木舌手中拿着的斧头,肋角点评道。

「那是当然,这可是他自己看中的哦。」

「谢谢夸奖!」

被两名上司齐声赞赏,木舌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现在就出发吧。」

「是!」

「最好在午饭时间之前回来。」

三人步调轻快地从洋馆出发了。


从地狱的熔炉中逃脱的亡者就藏身于废弃工厂。此处的空气中漂浮着细小尘埃,满是机油的臭味。而在这之中混杂着的,是某种熟识的香气——来自地狱的,焚烧灵魂的味道。

「救、救命……啊、啊」

亡者的大半个身子被地狱业火烧到溃烂不堪,拖着一条扭曲成诡异姿势的腿东躲西藏。木舌颇有耐心地绕着圈堵死他全部的出路,一边用温和的语气说服对方。

「该回去了哦,不要再挣扎了。」

木舌向对面的亡者伸出手。然而对方完全没有听进他的话。

「为什么!我不想再回去了啊!为什么要让我回去」

此亡者是男是女、年龄几何,都无法从那已经被烧到破烂不堪的躯体上看出来。唯独那嘶哑的狂吼声能让人猜测他曾是名年轻男子。

「不、啊、啊、啊……不要啊!!!」

「生前作恶多端,死后就会堕入地狱偿还罪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哦,所以不回去不行呢。」

说话间木舌悄然与亡者拉近了距离。但是亡者立刻仓皇地后退了,并且将身边一切的杂物全都推倒。架子、桌椅在亡者的手下发出巨响,轰然垮塌在木舌面前,令他无法再直接接触到对方。

「这不对……亡者的力量,似乎变强了?」

注意到亡者的状况有变,灾藤盯紧木舌的身后防备着可能出现的不测,同时对身边抽着烟的肋角发出疑问。

「唔……一般来说从地狱逃出来的灵魂是很弱小的,但这个或许已经逃出来一段时间了。」

「是一周前逃走的吧?」

「准确来说,报告上写的是一周前发现亡者逃走。」

「原来如此……看来我们要为这个连亡者是什么时候逃走都搞不清楚的某人擦屁股了。」

「好啦、看这样子,亡者大概是属于叫唤地狱或者是焦热地狱中的一层。」

「我赌焦热地狱,五千圆。」

灾藤抱起手臂再次审视着木舌所追捕的亡者。

「那我赌叫唤地狱。」

另一边,木舌终于抓住了亡者的手臂,因此亡者的哭嚎声愈发响亮了。

「我没错!!!!没错!!!!!!」

「做了坏事才会来地狱哦。」

「我不是!!!我没有!!!!」

亡者摇头摆尾地想挣脱木舌紧紧钳住自己的手臂。

「老实点……呜哇」

不知何时,亡者以木舌的手臂为目标,操纵着三根螺丝刀猛然扎了过去。堪堪避开这突袭的木舌,不得不松开好不容易才抓住的家伙。

「还好,不是什么危险的事。」

「嗯。毕竟只是那种小东西。」

两位上司面带微笑,从容地看木舌如何应对自身的危机。

「木舌,不要手下留情。」

肋角低沉的声音回响在工厂的废墟中。

「是!」

干脆地应答着,木舌握紧了大斧的手柄对准亡者,并且灵巧地躲开对方胡乱丢过来的各种杂物,一时间猎人和猎物的距离再次迫近。

「不要过来啊!!!」

都已经这个地步了,亡者仍然不肯束手就擒。他一边哀嚎着,一边跌跌撞撞地逃离木舌的攻击范围。而木舌因为专注于抓捕眼前顽固不化的亡者渐渐变得面无表情,默默地观察着亡者的每一个动作。他躲闪着一个又一个对方扔过来的圆形带刃的物体,从天井掉落下来的钢筋房梁也被他一斧子扫开。

「知道这孩子是力量型的,不过表现远比想象中要好呢。」

看着这一幕灾藤感叹道,然而这褒奖无法传达到木舌耳朵里。不仅如此,就连他身边的肋角也恍若未闻。专注于观察木舌的动作的他,此时正赞许地微笑着。

「别抓我,那不是我的错!我没有杀了他们!!」

木舌挥动斧子劈开倒向自己的金属货架,后者轰然碎裂,并且发出令人不快的声响。

「我那是在拯救他们!所以我什么都没做错!」

「这么看来,似乎是焦热地狱里逃出来的没错了呢……」

这亡者十有八九是造下了「妄言」之罪孽。犯有此罪之人,将堕入燃烧着地狱最炽烈之火焰的焦热地狱。如果经受过焦热地狱的焚烧,再感受其他地狱的火焰大概就会像碰到霜雪一样冰冷。

「啊……好像是的。」

刚才还满意地笑着的肋角闻言略略皱起眉头,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币举到灾藤面前。

「多谢。」

胜者露出了可恨的爽朗笑容将其据为己有。

「啊啊啊啊啊!我是清白的!!!!!」

就差一点……还有半步左右就能抓住他了。木舌边接近对方边思考着。

「咿、啊啊啊、不要过来!!!」

亡者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故而不惜一切地想拉开距离。但这一切不过是垂死挣扎,就连不擅长于战术规划的木舌也看得懂他接下来的动向。木舌停下追赶的脚步,准备抢先一步到达亡者想去的地方——前方破开一个大洞的墙壁。

「不要啊啊啊啊啊」

准确预测了亡者动向的木舌,瞬息之间便超过了对方。捉住亡者的同时,斧头也随之劈砍下去。

「不、要……」

呜咽着求饶的声音随着那条扭曲的腿被砍断而停顿了一瞬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亡者惨叫着倒在了积满灰尘的地板上。

「你还是老实点比较好哦?逃避地狱的惩罚可是行不通的。」

捡起有着平滑断面的残腿,木舌恢复了一贯温言软语的状态。失去了一条腿的亡者没法再站起来,只能瘫在地板上蠕动着剩余的手脚。

「肋角先生、灾藤先生,我已经抓住亡者了」

木舌拿着那条焦黑的腿转身,面带喜色地向长官们汇报。然而此时,不知从何处响起了轻微的脆响。正想确认声源的木舌,突然发现灾藤的手中举起了上好膛的手枪对准自己,他顿时屏住了呼吸。

「诶?」

下一秒,木舌听到背后传来什么东西重重倒地的声音。他转身看过去,那里倒着方才自己抓住的亡者,不停挣扎的四肢已经一动不动了。而且木舌注意到,亡者现在倒下的位置比起刚才,更加接近自己。

「这……」

木舌感到后怕地大大喘了一口气。自己以为亡者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了,结果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然后,就把背后毫不设防地暴露在亡者的眼前……

「给予不可饶恕之人惩罚,是我们的职责。」

肋角沉声说道。

「没错。要做到彻底解决,不留后患。」

灾藤收起枪,微微偏了偏头。

「是,十分抱歉」

木舌低下头,盯着一动不动的亡者嗫嚅着。明明能够做得更好,也想做到更好。因为自己的疏忽而惭愧、不甘心,不知道如何才能抬头面对他们。

「你做的很好。」

可是,耳边传来肋角先生那令人心安的声音,紧接着,柔软的掌心覆上了自己的头顶。

「第一次任务就这么优秀呢。」

灾藤温柔地笑着,手心轻轻地来回揉木舌的头发。

「可我……」

「下次要更努力哦?」

知道他被夸奖了也没法轻易释怀自己的失误,灾藤换了一种方式激励他。

「……好的」

木舌的肩膀微微地抖了抖,犹犹豫豫、含羞带愧地回答。

「我们走吧?比预定的时间还要早就结束了呢,还可以稍微逛一会街再回洋馆。」

「要买些什么吗?」

「嗯,因为突然有了临时收入。」

灾藤边说边给木舌展示自己从肋角那里赢来的五千圆纸币。一旁的肋角眉头跳了几跳,轻轻瞪了他一眼。

「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吧,记得给我买烟。」

肋角表示道。他已经开始捆缚地板上的亡者。

「唔唔唔」

亡者呻吟着,毫无反抗能力地被肋角结结实实地捆住。

「还有一口气吗?」

「毕竟已经是死去的灵魂了,不是极大程度的破坏是没法彻底消灭掉的。好啦,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们的管理长大人,我们一起去逛街吧。」

「这样可以吗?」

「没事的,你们去吧。」

「那、那个,我就先告退了。」

「拜托你啦。」

道别之后两人一起离开了工厂。肋角远远望着他们的背影点起烟来,深吸一口。尘土飞扬的工厂气味、在地狱业火中焚烧的灵魂气味、呼出的烟草气味,如此种种交织融合,环绕在鼻端。倒不如说自己对这样的气息很是享受……自嘲似的,肋角再次深深呼出紫色的烟雾。


闪耀的鲑鱼

片段(肋灾相关)

过了这么久再回lofter发现圈还是这么冷,我佛了

短打,自产自销,有肋灾粮吃就行,说实话,灾藤性格被我写得ooc了 :(

先放上来存着

——————————————

带着白色皮手套的手放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男人愣了愣,回头,对上了另一名男子投向他的目光。

“怎么了吗。”他问道。然而他身后的人只是看着他,听到他的询问后有些犹豫地将目光偏向了一边,随即又重新望向他,摇了摇头。

“我……没事。”

“灾藤,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男人望向身后之人的目光很平静,赤红色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感情的涟漪。

“我……”叫作灾藤的男子将他放在男人肩上的手的力度又加重了些许。

“嗯?”男人...

过了这么久再回lofter发现圈还是这么冷,我佛了

短打,自产自销,有肋灾粮吃就行,说实话,灾藤性格被我写得ooc了 :(

先放上来存着

——————————————

带着白色皮手套的手放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男人愣了愣,回头,对上了另一名男子投向他的目光。

“怎么了吗。”他问道。然而他身后的人只是看着他,听到他的询问后有些犹豫地将目光偏向了一边,随即又重新望向他,摇了摇头。

“我……没事。”

“灾藤,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男人望向身后之人的目光很平静,赤红色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感情的涟漪。

“我……”叫作灾藤的男子将他放在男人肩上的手的力度又加重了些许。

“嗯?”男人发出低沉的声音,起身面向灾藤。

“是有哪里不舒服吗?”他望着对方的脸庞,见对方沉默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无声地站着等待对方的回复。

“不是的,管理长,我……”

话音未落,被他称作管理长的那个高大男人搂住了他的腰,将他拉近自己。

他有些讶异地抬起头,对上对方的视线。

依旧是平静如一摊死水,没有丝毫情绪起伏的眼神。但是。

“想要我?”

灾藤吃了一惊,被说中了心事,他很快慌乱地看向别处。

“抱歉,我才发觉。”男人笑了笑,微微俯身,碰向了对方的唇。

“嗯……唔…”

起初是平静的,试探的吻,双唇轻触,像是在试探着彼此。随着一方的主动深入,另一方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

舌尖在对方口腔中打着转,一会儿像个好奇的孩子,一会儿又成了凶猛的野兽。

男人身上带着一股烟味,但却并不难闻。相反,灾藤反而因为能嗅到对方身上若隐若现的烟草味道而感到安心。

“肋……肋角…”

灾藤在轻声呼唤着那个男人的名字。这是他主动的,又像是被男人愈加狂烈的吻势逼迫的。

男人听到对方喃喃着的他的名字,喉结上下动了动,更加投入了。

不一会儿,两个人的躯干便紧贴在了一起。

较为瘦弱的一方被按在办公桌上,另一方完全将他压制住,专注地闭着眼吻着。

“哈……唔…唔嗯……”吻的间隙夹杂着喘息声。

肋角一遍又一遍吻着对方的唇,用舌尖牵勾萦绕,身体随着呼吸有规律地起伏着,虽然吻势有些热烈,但却温柔地照顾到了另一方。每一次深入都只是轻轻划过对方的口腔,没有令对方变得呼吸困难。

他本人是想更加深入且粗暴的,但情绪尚处在可控范围内,他可不想因为自己此时的蛮横无理导致对方生气。

“……”再深入一点吧,这样……完全不够啊。

……

“肋……”

————————

其实有后续,但不幸的是我卡h了orz

先码着吧

是清和呀

是捏脸xxxx对不起把真希刘海搞错了

是捏脸xxxx对不起把真希刘海搞错了

香肠仙人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月下三兄贵,狱都三本命

泉花奈
翻译【The dog dogg...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1)

译者:泉花奈

试了下新排版(?)
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呀

(1)
这家伙…

动物灵?还是魑魅魍魉之类的?
如果是动物灵的话又太过强大了。
栖息在靠近人类的废墟里,怀有很强的敌意。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1)

译者:泉花奈

试了下新排版(?)
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呀

(1)
这家伙…

动物灵?还是魑魅魍魉之类的?
如果是动物灵的话又太过强大了。
栖息在靠近人类的废墟里,怀有很强的敌意。

泉花奈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泉花奈

(6)此时在馆内2
抹本:喜欢的烧杯碎了—!!而且这是什么暗号吗…难道是入侵者!?上面写的什么啊…还是试着查查书吧…!
斋藤:哎呀,抹本在热心的做什么呢?
抹本:啊,斋藤先生和肋角先生…实际上…  
肋角:神秘的笔记?
斋藤:……这是平腹的字啊
斋藤/肋角:[抹本对不起]
肋角:这样写着…哎呀
抹本:啊…原来是平腹啊

翻译【平腹的工作】(6)

译者:泉花奈

(6)此时在馆内2
抹本:喜欢的烧杯碎了—!!而且这是什么暗号吗…难道是入侵者!?上面写的什么啊…还是试着查查书吧…!
斋藤:哎呀,抹本在热心的做什么呢?
抹本:啊,斋藤先生和肋角先生…实际上…  
肋角:神秘的笔记?
斋藤:……这是平腹的字啊
斋藤/肋角:[抹本对不起]
肋角:这样写着…哎呀
抹本:啊…原来是平腹啊

泉花奈
翻译【挑战吧!平腹君】(7)...

翻译【挑战吧!平腹君】(7)

译者:泉花奈

(7)疏忽大意是最大的敌人
肋角:怎么样了?铲雪还顺利吗?
谷裂:肋角先生!十分抱歉!请马上离开除雪的地方,这里太危险了

谷裂:唔…失败
佐疫:你们两个没事吧?
肋角:怎么样平腹,踢馆还顺利吗?哦?烤泥鳅?
平腹:?

翻译【挑战吧!平腹君】(7)

译者:泉花奈

(7)疏忽大意是最大的敌人
肋角:怎么样了?铲雪还顺利吗?
谷裂:肋角先生!十分抱歉!请马上离开除雪的地方,这里太危险了

谷裂:唔…失败
佐疫:你们两个没事吧?
肋角:怎么样平腹,踢馆还顺利吗?哦?烤泥鳅?
平腹:?

泉花奈
【挑战吧!平腹君】(1) 译者...

【挑战吧!平腹君】(1)

译者:泉花奈

(1)LV.???
平腹:肋角先生,我来破坏道馆了!
肋角:…踢馆吗?[还没看完漫画啊…]
平腹:就是那个!!
肋角:这么说那就一决胜负吧,掰手腕吗?如果你赢了我就把这个给你
平腹:好的!拜托了—!!

平腹:果然从一开始就是 不可能打败最终boss的吧—
肋角:当然了,首先你要挑战其他的家伙啊

【挑战吧!平腹君】(1)

译者:泉花奈

(1)LV.???
平腹:肋角先生,我来破坏道馆了!
肋角:…踢馆吗?[还没看完漫画啊…]
平腹:就是那个!!
肋角:这么说那就一决胜负吧,掰手腕吗?如果你赢了我就把这个给你
平腹:好的!拜托了—!!

平腹:果然从一开始就是 不可能打败最终boss的吧—
肋角:当然了,首先你要挑战其他的家伙啊

泉花奈
翻译【每日狱都】(2)~(3)...

翻译【每日狱都】(2)~(3)

译者:泉花奈

脸盲症是病,得治
顺便说肋角桑的旁边是斋藤🙂而我刚开始以为弱气兮兮的那个是抹本,后来看了人设图以为那个有袖章的是木舌……
😂😂😂

(2)修理方法
肋角:铲子到了年限了吧,修理的事情准备一下。
平腹:嗯—好了!等下肋角先生!
肋角:?
平腹:已经变直了哦

(3)嗅觉
【在任务里迷失】
平腹:哼哼。哇!
佐疫:平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才叫住我们?
平腹:找到了出口
田噛:嘛,大概是野生的直觉吧。
佐疫:这样啊。
【是陷阱】
平腹:田噛~
田噛:不行吗

翻译【每日狱都】(2)~(3)

译者:泉花奈

脸盲症是病,得治
顺便说肋角桑的旁边是斋藤🙂而我刚开始以为弱气兮兮的那个是抹本,后来看了人设图以为那个有袖章的是木舌……
😂😂😂

(2)修理方法
肋角:铲子到了年限了吧,修理的事情准备一下。
平腹:嗯—好了!等下肋角先生!
肋角:?
平腹:已经变直了哦

(3)嗅觉
【在任务里迷失】
平腹:哼哼。哇!
佐疫:平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才叫住我们?
平腹:找到了出口
田噛:嘛,大概是野生的直觉吧。
佐疫:这样啊。
【是陷阱】
平腹:田噛~
田噛:不行吗

泉花奈
翻译【闲暇时不好打发的平腹游戏...

翻译【闲暇时不好打发的平腹游戏时间】

译者:泉花奈

(12)供过于求
肋角: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谷裂:肋角先生!真的非常抱歉!因为青绿色眼球碰到了抹本的药所以增殖了……
肋角:青绿色的眼球?
佐疫:我回来了。
木舌:啊,我的右眼……
肋角:只剩下三四个,其他的用袋子装起来。
众:是!

(13)果然非常开心
肋角:辛苦了。一会让キリカ做一些年糕,喝点茶吧。
谷裂:是!
佐疫:啊,平腹,今天很抱歉啊,在做任务的地方看懂了很有趣的游戏,
平腹:ho!?
佐疫:一会一边喝茶一边玩吧?
平腹:大家一起玩游戏吧!!
谷裂:为什么我要被强制参加!
木舌:很开心的样子,所以有什么不好呢?

佐疫真的超温柔了。

翻译【闲暇时不好打发的平腹游戏时间】

译者:泉花奈

(12)供过于求
肋角: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谷裂:肋角先生!真的非常抱歉!因为青绿色眼球碰到了抹本的药所以增殖了……
肋角:青绿色的眼球?
佐疫:我回来了。
木舌:啊,我的右眼……
肋角:只剩下三四个,其他的用袋子装起来。
众:是!

(13)果然非常开心
肋角:辛苦了。一会让キリカ做一些年糕,喝点茶吧。
谷裂:是!
佐疫:啊,平腹,今天很抱歉啊,在做任务的地方看懂了很有趣的游戏,
平腹:ho!?
佐疫:一会一边喝茶一边玩吧?
平腹:大家一起玩游戏吧!!
谷裂:为什么我要被强制参加!
木舌:很开心的样子,所以有什么不好呢?

佐疫真的超温柔了。

泉花奈
翻译【飞起来的平腹君】(2)...

翻译【飞起来的平腹君】(2)

译者:泉花奈

我真的不知道是对是错……像昨天的题目认真的手emmmmm……可是字面翻译确实是认真。手。平腹先生。
……这个太太取得题目让我很迷……可能以后日语水平好一些就能看懂吧
绝对不要完全相信我的翻译!
顺便说上一个故事暴风雪已经发到汇总里啦!

(2)强力的对手啊平腹君

肋角:任务已经整理好了吗?

平腹:那个怨灵的事啊,早饭前就做完了。

肋角:工作早点完成才比较轻松,你以后也一定要这样做哦。

平腹:【舒畅的呼气】

肋角:那么你把这个工作也独立完成吧。怨灵退治的后续文件不够……

平腹:所以……

肋角:晚饭后完成。

翻译【飞起来的平腹君】(2)

译者:泉花奈

我真的不知道是对是错……像昨天的题目认真的手emmmmm……可是字面翻译确实是认真。手。平腹先生。
……这个太太取得题目让我很迷……可能以后日语水平好一些就能看懂吧
绝对不要完全相信我的翻译!
顺便说上一个故事暴风雪已经发到汇总里啦!

(2)强力的对手啊平腹君

肋角:任务已经整理好了吗?

平腹:那个怨灵的事啊,早饭前就做完了。

肋角:工作早点完成才比较轻松,你以后也一定要这样做哦。

平腹:【舒畅的呼气】

肋角:那么你把这个工作也独立完成吧。怨灵退治的后续文件不够……

平腹:所以……

肋角:晚饭后完成。

泉花奈
翻译【暴风雪】(14)~(15...

翻译【暴风雪】(14)~(15)

译者:泉花奈

平腹中心漫画翻译汇总

这两天会汇总起来

(14)空闲时间


斋藤:我想那些孩子们也该回来了吧。

肋角:嗯?

斋藤:看他们在亲密的赛跑,关系真的很好呢。

肋角:哈哈哈……在雪中也很有活力啊。啊,我们要不出去迎接他们吧?


(15)不愧是肋角先生

平腹:喂——!?喂——!!那个难道是……!!肋角先生用脸抓住了信封!好帅气!

众人:……

平腹:十分感谢啊肋角先生!那个信封飞来飞去的!!啊!?然后要干什么来着!?

佐疫(猜测是):等下平腹……

   【结果弄得一团糟】

平腹:唔……肋角先生的...

翻译【暴风雪】(14)~(15)

译者:泉花奈

平腹中心漫画翻译汇总

这两天会汇总起来

(14)空闲时间


斋藤:我想那些孩子们也该回来了吧。

肋角:嗯?

斋藤:看他们在亲密的赛跑,关系真的很好呢。

肋角:哈哈哈……在雪中也很有活力啊。啊,我们要不出去迎接他们吧?


(15)不愧是肋角先生

平腹:喂——!?喂——!!那个难道是……!!肋角先生用脸抓住了信封!好帅气!

众人:……

平腹:十分感谢啊肋角先生!那个信封飞来飞去的!!啊!?然后要干什么来着!?

佐疫(猜测是):等下平腹……

   【结果弄得一团糟】

平腹:唔……肋角先生的一击生效了啊……

佐疫:下次一定要做好送信这件事!


—end—


泉花奈

翻译【暴风雪】(1)~(3)

译者:泉花奈

平腹中心漫画翻译汇总

抱歉今天晚了那么多……因为突发了一些状况……
虽说也确实没人在等我更新233,但还是觉得很过意不去。
确定了把副官的名字确定为斋藤√

如果不是太太画风问题的话……

幼年狱卒出没|。・㉨・)っ

(1)只说一遍

肋角:听好了平腹,我只说一遍,这个信封要放在邮箱里,绝对不能弄坏也不能拆开,知道了吗?

平腹:是!信封绝对不能弄坏也不能拆开!

然后……那个……?

肋角:听好了平腹,我只说一遍。

斋藤:肋角,你已经讲了大概十遍了哦。

(2)所谓放信封的地方

平腹:写封信要放在信箱里对吧!

肋角:对!就是这样!你说的很...

翻译【暴风雪】(1)~(3)

译者:泉花奈

平腹中心漫画翻译汇总

抱歉今天晚了那么多……因为突发了一些状况……
虽说也确实没人在等我更新233,但还是觉得很过意不去。
确定了把副官的名字确定为斋藤√

如果不是太太画风问题的话……

幼年狱卒出没|。・㉨・)っ

(1)只说一遍

肋角:听好了平腹,我只说一遍,这个信封要放在邮箱里,绝对不能弄坏也不能拆开,知道了吗?

平腹:是!信封绝对不能弄坏也不能拆开!

然后……那个……?

肋角:听好了平腹,我只说一遍。

斋藤:肋角,你已经讲了大概十遍了哦。

(2)所谓放信封的地方

平腹:写封信要放在信箱里对吧!

肋角:对!就是这样!你说的很对!

平腹:从这里出去后直接去左边?右边?前边?去哪里呢!

肋角:斋藤,把地图画下来吧。

斋藤:好了好了。

(3)诱惑

平腹:【歌声】好了!

           【盯——】  

~被炉~

平腹:好暖和!

田噛:好挤啊

木舌:诶?平腹什么时候过来的。


泉花奈

翻译【平腹日记】(7)~(8)

译者:泉花奈

平腹中心漫画翻译汇总

这个故事就译完了,本来今天应该汇总下链接的,但是我电脑死机了一下午至今没缓过来。所以只能等修好了再发了。
有的地方不太确定,查也没查出来,问了老师,但是老师至今没有回复我,所以就按自己的理解放上来了
不要完全信我的翻译!!!

(7)

木舌:不行吗……

佐疫:大家都很认真地在写啊。

斩岛:抹本那边怎么样了?

抹本:那个……因为一边回忆平腹平时的活动一边写……

佐疫:这是……

斩岛:临床实验经过报告书……?

抹本:这是前段时间平腹不清醒的时候,我帮忙收下的有关药物实验的报告书。

佐疫:肋角先生最近说的话这么不近...

翻译【平腹日记】(7)~(8)

译者:泉花奈

平腹中心漫画翻译汇总

这个故事就译完了,本来今天应该汇总下链接的,但是我电脑死机了一下午至今没缓过来。所以只能等修好了再发了。
有的地方不太确定,查也没查出来,问了老师,但是老师至今没有回复我,所以就按自己的理解放上来了
不要完全信我的翻译!!!

(7)

木舌:不行吗……

佐疫:大家都很认真地在写啊。

斩岛:抹本那边怎么样了?

抹本:那个……因为一边回忆平腹平时的活动一边写……

佐疫:这是……

斩岛:临床实验经过报告书……?

抹本:这是前段时间平腹不清醒的时候,我帮忙收下的有关药物实验的报告书。

佐疫:肋角先生最近说的话这么不近人情的原因难道是……

平腹:完成了!你看你看!果然我是天才吧!

         【举起肋角头像的画】

(8)

平腹:厉害吧!我很拿手吧?!

佐疫:我觉得你很有品味啊。

斩岛:(佐疫已经无药可救了)

副官:你的奖励要暂时延迟了哦。

平腹:肉……【委屈】

副官:这是平腹画的。

        【递给肋角】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