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肖宇梁

556.6万浏览    16658参与
猫咪爱吃鱼粮

梁崽的穿越之旅十五

“你做家主也有一段时间了,我知道你从小做事,便稳妥,很有自己的一番计量”


“将肖家交给你,我很放心”


“我老了,也很久没有处理过族中之事了,这族长之位也是时候该让贤了”


“我欲将族长之位交托于你,不知你有何想法?”


“多谢父亲抬爱,我自然义不容辞!”


“好啊!好!果然有我肖家家主的风范,果断,从容,你挑选个吉日,便把族长交接仪式办了吧”


“顺便,邀请张家族长来将这门亲事先定下,以后的事,等孩子长大了再说吧!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扩张我肖家的势力,以免以后亲事出现了什么意外,我们在应接不暇,那可就完了”


肖族长与肖父相视一笑


“我知了,我也是这样想的...

“你做家主也有一段时间了,我知道你从小做事,便稳妥,很有自己的一番计量”


“将肖家交给你,我很放心”


“我老了,也很久没有处理过族中之事了,这族长之位也是时候该让贤了”


“我欲将族长之位交托于你,不知你有何想法?”


“多谢父亲抬爱,我自然义不容辞!”


“好啊!好!果然有我肖家家主的风范,果断,从容,你挑选个吉日,便把族长交接仪式办了吧”


“顺便,邀请张家族长来将这门亲事先定下,以后的事,等孩子长大了再说吧!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扩张我肖家的势力,以免以后亲事出现了什么意外,我们在应接不暇,那可就完了”


肖族长与肖父相视一笑


“我知了,我也是这样想的,为防将来出现什么变故,我们要加紧步伐了!”


“爹爹,嗯……还有这位素未蒙面的?应该是我爷爷吧?”


“我这一辈子有你们护着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们愿意为了我煞费苦心就为了让我以后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虽然这样想有点让人害羞但我真的好喜欢这样的你们啊!”


肖宇梁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为了他的将来而煞费苦心的亲人由衷感到自己的幸运


小孩本就圆滚滚的脸颊,因笑容而显得更加圆润了,形成了可爱的弧度,让人想要咬一口











去年的生日没有陪你过

不知?

今年有没有这个机会



南风知意yanan

最近追剧截图修图停不下来,又一直在生病😷好几天没修图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完

最近追剧截图修图停不下来,又一直在生病😷好几天没修图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完

麒麟一级研究者

一点肖瓶物料图

正好赶上肖宇梁生日了 提前祝肖宇梁生日快乐

过两天会在微博抽奖

感谢遇到肖瓶

一点肖瓶物料图

正好赶上肖宇梁生日了 提前祝肖宇梁生日快乐

过两天会在微博抽奖

感谢遇到肖瓶

暗格里的猫

OMG!!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写了一个小段子,还在审核没有发出来,灵感就是来自这个视频,一个b站up的视频(up主的名字就在截图里),肖宇梁宣传启太(虽然我并不知道启太是哪个电视剧里的),他顶着这个表情和发型说土味情话……啊啊啊啊,大张哥你别说了,你还是掐死我吧!!!太尬了,太可怕了,尬的脚趾抓地,尬的满床打滚,肖宇梁我求你笑一下吧😂😂我受不了了,打滚~虽然只有短短一分钟,我人就已经懵了……

写了一个小段子,还在审核没有发出来,灵感就是来自这个视频,一个b站up的视频(up主的名字就在截图里),肖宇梁宣传启太(虽然我并不知道启太是哪个电视剧里的),他顶着这个表情和发型说土味情话……啊啊啊啊,大张哥你别说了,你还是掐死我吧!!!太尬了,太可怕了,尬的脚趾抓地,尬的满床打滚,肖宇梁我求你笑一下吧😂😂我受不了了,打滚~虽然只有短短一分钟,我人就已经懵了……

罄鸽子

【灵肖宝殿】映雪34

水仙 ooc 流水账

小哥x鱼粮

不喜勿入

标题简化了,(〜'∇')✒因为每次打都觉得好长,就这样吧(づ ̄ ³ ̄)づ。


34


      一夜过去天蒙亮时,吴邪跟着吴三省走出隧道,看上去心情不错。吴三省叫起伙计,全队通过蛇蜕,虽说中途没在出什么幺蛾子,但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就在走出蛇蜕后不就他们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来时一条路走到底按理说不该如此。...


水仙 ooc 流水账

小哥x鱼粮

不喜勿入

标题简化了,(〜'∇')✒因为每次打都觉得好长,就这样吧(づ ̄ ³ ̄)づ。



34

    



      一夜过去天蒙亮时,吴邪跟着吴三省走出隧道,看上去心情不错。吴三省叫起伙计,全队通过蛇蜕,虽说中途没在出什么幺蛾子,但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就在走出蛇蜕后不就他们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来时一条路走到底按理说不该如此。


      "怎么回事?"吴三省上前拨开伙计,走向前撵出石块间的土粒在手上揉搓,若有所思。


      领头那人操着一股子乡音对着吴三省道:"三爷,前边儿没路了,你看咱们这是走错道了?"


      "不,不是我们走错了。"吴三省拍下手上的土灰指着那道墙说:"你们看,这里的土块相较于外面通道外边的土质要新上不少。"


      说起地质变化吴邪自信不少,他学着吴三省的样子撵下一块,在手心捏开,土质结构松软湿润细小的云母颗粒夹杂在其中,颜色对比也很明显加上吴三省的话,可以确定这里因为地质变动坍塌过并且时间不长很有可能是半个月前刚发生的,他开口道:"现在怎么办,这种土质松软如果贸然下挖肯定会造成二次坍塌的。"


      "这你甭管,我们自有我们的方式,你就在旁边看着吧。瞎子和我确定一下通道的具体位置,其他人边儿上待命。"


       两人沿着墙土位置不断移动,黑瞎子踩着墙下的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蹲下身,手指在地上抠了抠,扭过头对那个叫拖把的伙计道:"你拿着水壶过来。"


       那人左右一看,慢慢指向自己,黑瞎子不语,他一慌连忙拿上自己的水壶双手递上。黑瞎子接过水壶搭上他的肩,轻轻掸了掸:"这才对嘛,听话的人才活得长久,我说的对吧?"


       那人膝盖一软,直接做到地上抱紧黑瞎子的腿,一个劲点头道:"黑...黑爷说得对!黑爷的话我一定听,照着做!"


       吴邪身边的解雨臣捂住耳朵,皱眉不耐烦道:"闹够了没,吵死了。我的时间一寸千两,你确定,你耗得起?"他眼神扫过抱着黑瞎子裤腿的人慢慢上移停在了他的黑色墨镜上。


      躲在胖子身后的肖宇梁看着他们中间冒出似有若无的火花,大呼过瘾,内心狂舞,在现场嗑可比想象中的带感多了,不愧是黑花双A的爱情,刺激!要不是还披着马甲,他一定拉着吴邪现场安利安利。


      当他还沉浸在嗑糖的喜悦中,身前的胖子悠悠转过脑袋面色狰狞的看着他的手,压着声音咬牙切齿:"鱼粮啊,把手...拿开!!"


      这才发现他死拽着胖子背后的衣服里好像还夹着点肉乎乎的东西,他立马松开手,帮胖子搓了搓无辜遭殃的肉肉,满怀歉意:"嘿嘿,对不住啊胖爷,我激动的。"


      "啧,你这激动起来,手劲还挺大。胖爷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身是救命的。"随后他闪身让出道,在他背后一推,好在力道不大,他顺势走了几步,没被人看出端倪,但吴三省的视线一直似有似无的注视着那边的动静。


      被沙土掩埋的通道挖得差不多能容纳一个胖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骚味。黑瞎子顺势踹在其中一人的屁股上,捂着鼻子闷声道:"啧,胆子小,火气倒是挺大,这味儿冲的。"


     那些个人讪笑着退到一旁让出通道,队伍原分成两波,吴三省带人探路,胖子、吴邪和剩下的伙计留在原地等待消息,结果解雨臣嫌弃还冒着气的盗洞主动请缨留在上面待命,而吴邪则在软磨硬泡下加入到了探路的队伍中。


     "一个个都他娘事儿多。"吴三省暗骂一声握着火把先一步矮身跳入,肖宇梁跟在吴邪后面默不作声地巡视四周可能藏有暗号的角落。火光一路向前,石壁上出现如蜂巢一般的坑洞,每个坑洞中都放着一具泥俑,吴邪耐不住好奇的性子,小跑上前对着泥佣伸手摸去,看到肖宇梁眼皮一跳,赶忙抓住他的背包带子往回扯,与此同时吴三省的声音也一并响起:"别碰!里面都是死人。"


      吴邪触电似的收回伸出的手,拿着手电在石壁上的坑洞间来回扫,目露震惊:"这,这些泥俑,全都是死人啊?"


     "古时候修建大型工程都会出现大量伤亡,那些个死去的工人最后的归宿往往都是这样,生不见天日,死依旧如此,这就是他们的命。"黑瞎子望着石壁上的坑洞戏谑道,墨色下的眼睛流露的嘲笑一闪而过,低头时又见往日那般没心没肺、潇洒自如,随即摆手离开。


      肖宇梁松开吴邪的背包带感慨道:"你也太牛了吧,什么都不知道就上手,不怕里面窜出条野鸡脖子啊。这么近的距离就算小哥在也阻止不了这样的突发状况吧。你要不还是改名叫吴大胆算了,天真这名字还是太委屈你了。"


       "滚蛋,就你这嘴,迟早给你缝上。说过的低调伪装,你知道三叔这一路看了你多少回了嘛!回头他要是对付你,可别怪我没拦着。"说起来就气,他在前面打掩护,这俩人在后面闹,要不是自己拿笔记转移三叔注意力,早就暴露了。吴邪望向前面的吴三省,转念一想,说不定他的三叔已经猜到了什么,不过是伺机而动罢了。


      相互训斥一顿后,肖宇梁先示弱抿住嘴表示尽量控制住本能,吴邪眨巴着眼满不信任地看着他说:"你最好是。"


     "你们过来。"吴三省对着后面的人喊道。


      拐角处他举着火把贴在墙上,一串英文藏在石壁的转折中:"你们看这儿。"


      "这是小哥的记号,我在云顶天宫见过。"吴邪照着手电脱口而出,脸上还带着惊喜,但一句过后却无人接他的话,感受到气氛不太对的他,猛然想起什么,笑容僵硬地转过头,那位"小哥"本人还若无其事的盯着石壁上的记号走神,吴邪向后一挪,提醒道:"这应该是小哥以前刻下的吧?"


      肖宇梁心里一紧,找到记号的兴奋劲散去,出声回答:"是我的记号。"


     吴三省眯起眼试探地问:"那小哥,这记号的含义是?"

      

     "我不记得了。"肖宇梁垂在身侧的手冒着汗,心里盘算着各种理由。


     "这石头上的记号咳得有些年头了,我看估计是哑巴失忆之前来的,虽然不知道意思,但起码证明我们的路线没有错,您说呢,三爷?"黑瞎子横插一脚结束了这场单方面的"交锋"。


     "你说的没错,让剩下的人都进来吧。"


     话音一落,刚才逼人的锋芒消失,虽逃过一劫但也令肖宇梁对吴三省有了几分畏惧敬佩,能谋划十多年想到用假死干脆利落的放弃身份作为影子来布局行事的人,果然还是太低估了他们的可怕,九门出来的没有一个是善茬。












罄鸽子

【灵肖宝殿】映雪33

水仙  ooc  流水账

小哥x鱼粮

不喜勿入


33


     火把的亮光和黑花的出现给了肖宇梁不少安全感,虽然四周时不时还会传来蛇的声响,但比起三人行两人废的情况还是好上了不少。


     走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温度开始降低,被水浸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冷到骨头里,牙齿都抑制不住的在打颤,偏偏还不能暴露自己的特殊身份,肖宇梁苦着张脸走在胖子边上求取一点温暖,生平第一次羡慕起这身肥膘外套来。他的那点小心动作胖子一早就收入眼底,直接...

水仙  ooc  流水账

小哥x鱼粮

不喜勿入




33


     火把的亮光和黑花的出现给了肖宇梁不少安全感,虽然四周时不时还会传来蛇的声响,但比起三人行两人废的情况还是好上了不少。


     走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温度开始降低,被水浸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冷到骨头里,牙齿都抑制不住的在打颤,偏偏还不能暴露自己的特殊身份,肖宇梁苦着张脸走在胖子边上求取一点温暖,生平第一次羡慕起这身肥膘外套来。他的那点小心动作胖子一早就收入眼底,直接了当的把人拉进自己的避风圈,随带打掩护隔开了前面那个老狐狸探究的目光,挡了个严严实实。


     等黑瞎子偶然间转头看到的就只剩下三团黏在一起不分你我的糯米球了,他脑子一转杵了杵解雨臣,悄悄说:"走这么久饿了吧?我那儿还有几盒青椒肉丝炒饭,怎么样吃不?"


     解雨臣像看傻子一样看向他:"谢谢,不需要。"


     "别啊,在考虑考虑嘛,我帮你把青椒吃了,你吃肉丝和饭,怎么样?"


     解雨臣对他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随着不断深入通道周边出现腐烂发黑的蛇蜕,树根苔藓盘附,岔道更是错综复杂,离火光稍远就会失了方向,若是一个人断不可能走得出去,肖宇梁有些懊恼当初没花“巨资”把西冷印社的盗墓笔记正版地图买回来,看个包浆。说不准还能记着点路线或者特殊标记什么的,想着思绪不知不觉又飘到张起灵那边,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会不会在暗处观察事态发展,又或者追寻记忆碎片里的道路,没人能知道。


     他想的出神,直到前方不再黑暗,光亮透过纱罩一样的墙壁掩盖火焰的柔光,恍然抬头,已经走进了半透明的白色隧道,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构建而成,但从没见过的半圆形纹理引起了一干人的好奇,肖宇梁伸出手,指腹划过隧道壁,干涩的触感,看样子留存了不少年头,手指的温度散开,整个隧道壁出乎意料的薄,几道细小的裂痕蜿蜒曲折然后消失。他抽出腰上的匕首,沿着裂缝刺穿过去,轻轻挑起,一小块白壁脱离隧道翻落在他手中。


      "这是什么?"吴邪歪过头探究的盯着他手中的碎片,肖宇梁拿起那东西观察,背面的网状纹路,让他突然想起石壁上的刻画,颇为嫌弃的丢给吴邪道:"蛇蜕。"


     "蛇....蛇蜕?"吴邪指着身后的白色通道瞪大了眼,随即他左右摆弄起手里的碎片喃喃道"难以置信蟒类体型最大的森蚺也不过只有它的三分之一,太不可思议了。"


     旁边的胖子提了一嘴:"难不成那石刻壁画上的蛇母不是精神图腾,是真的有这么一号人物,啊不应该叫动物。"

  

     吴邪将碎片对着光线说:"如果真的是蛇母,那它的体型未免太大了些,不过以这东西干硬和腐化的程度应该有些个年头了,就算曾经存在也不会被我们碰上了。"


      "蚺百年化蛟而走蛟,蟠海腾为龙,败转蛟蛇。恐怕留下这层皮壳(qiào)的东西已经不能算是蛇蟒这类凡物了。大侄子,你三叔我最后再给你上一课,凡事都讲究一个可能性,有些东西,不能太想当然。人,也一样。"


     吴三省的话意有所指,他的眼神掠过吴邪望向肖宇梁,仿佛看穿了他皮相后的本质,其中蕴藏的托付让他尤为沉重,也管不了身份是否已经被知晓,对着吴三省郑重点头后,拉上胖子离开通道,把空间就给了这对叔侄。其他的伙计已经在来时的洞窟休整,只有解雨臣和黑瞎子不见踪影,不过他俩也用不着别人担心就是了。


     靠在洞壁上,肖宇梁陷入沉默,这次王母宫是叔侄二人最后一次结伴同行,把时间交给他们也许能给吴邪留下一段回忆,哪怕充斥谎言和算计,也好过什么都没有。


     胖子升起火堆,暖意安抚着神经,架不住疲惫和倦意,肖宇梁挨着胖子边上的石壁,帽子掩面遮住视野,闭上眼浅睡,片刻后,耳边传来脚步声慢慢凑近,想起上次睡觉时被蛇搬走的事,脑子立马清醒过来,他猛地睁开眼,正对上面前的人。


     来人也不慌张,扶着标志性的墨镜,不紧不慢地说道:"呦~可以啊,小朋友警惕性挺高。"


     看那些个伙计睡的挺香,肖宇梁也就不在黑瞎子面前端着脸,灿烂的笑容绽放在脸上,但还没停留几秒,黑瞎子就摆手捂住墨镜憋着笑说道:"噗...停停停,正常点就行,不然我没法和你正常说事。"


     "哦,好吧。"他收敛了几分笑意对着黑瞎子问到:"黑爷,有什么吩咐?"


     "用这张脸叫我黑爷听着怪渗人的,叫我瞎子吧,说正事,哑巴拖我给你带句话。"


     几个音节从黑瞎子嘴里说出来,肖宇梁愣在原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那个,你刚才说啥?"


     只见黑瞎子拿着小刀在地上刻下几个英文字母"S sa e ge"随后解释道:"这是德文缩写,是他以前刻下的记号,具体含义你就不要管了,你只需要在看到这串记号后找个机会从左边走注意狭窄的通道,如果有就进去,他应该会在那里等你,记清楚了?"


     "明白了。"肖宇梁把重点在心里过了一边点头道。


     "行了,话我传到了,交易完成,来来来付钱吧,给你打七折三百就行还送售后,随时随地提醒,保证你绝对忘不掉。"说着不知从哪里掏出pos机,伸到肖宇梁面前。


      推开pos机,肖宇梁笑着掏出空荡荡的卫衣口袋,两手一摊:"黑户+1哦,嘻嘻。"拿着POS机的手一抖,黑瞎子的嘴角肉眼可见的僵硬,偏偏又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肖宇梁的的确确是个黑户,他收回POS机痛心疾首:"算你们狠。"说完装作委屈巴巴的模样跟着出现在视野中的白色身影离开。






小月亮的福灵剂

【灵肖】神明-38

肖宇梁握着自己的手机直发呆。

他只是让张起灵去吃个饭,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程衍不是程大头:我到京城了。

程衍不是程大头:[位置信息]

程衍不是程大头:李部长和他妻子,我自己,共三人。

程衍不是程大头:记得吃饭,手机我还给程衍了,晚点见。

“你说,这是不是挺奇怪的?他给我发这个干什么?这口气为什么这么奇怪?”

张瑜举双手投降,“本姑娘不想吃狗粮。”

“什么狗粮?”

这向女……啊不,男朋友汇报行程的画面感,差点晃瞎单身狗的眼。

肖宇梁当局者迷,虽然觉得奇奇怪怪,却压根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啧。”肖宇梁旁若无人地咂了咂嘴,看着“程衍不是程大头”几个字皱起...

肖宇梁握着自己的手机直发呆。

他只是让张起灵去吃个饭,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程衍不是程大头:我到京城了。

程衍不是程大头:[位置信息]

程衍不是程大头:李部长和他妻子,我自己,共三人。

程衍不是程大头:记得吃饭,手机我还给程衍了,晚点见。

“你说,这是不是挺奇怪的?他给我发这个干什么?这口气为什么这么奇怪?”

张瑜举双手投降,“本姑娘不想吃狗粮。”

“什么狗粮?”

这向女……啊不,男朋友汇报行程的画面感,差点晃瞎单身狗的眼。

肖宇梁当局者迷,虽然觉得奇奇怪怪,却压根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啧。”肖宇梁旁若无人地咂了咂嘴,看着“程衍不是程大头”几个字皱起了眉头。

大概因为这个微信名才觉得奇怪吧。

肖宇梁没回复任何一条,把手机扣了过去,瞥了一眼还在扣指甲的张瑜,“跟剧组合一下信息,我后天回去。”

“啊?不行吧?你这……”

“先拍文戏好了,我有分寸。”

肖宇梁平时很少以命令的语气说话,但真正严肃起来的时候确实有种肖宇栋上身的气势——毕竟是肖氏集团金光闪闪的太子爷,从小到大就没有求不到的事情。

“可是……”

“小丸子,”肖宇梁横了张瑜一眼,“不要跟公司说。”

于是等张起灵带着京城的寒气再回到医院时,肖宇梁已经拿到了剧组调整后的时间表,开始一个人抱着膝盖对戏了。

“我做不做、怎么做,都与你无关。”

陷入戏中的肖宇梁全情投入,连张起灵的敲门声都没听见,他眼神冷漠地看着被子,“赵丞,管好你自己。”

“别不知……”肖宇梁顿了下,轻轻咳嗽了几声,“天高地厚。”

张起灵看着肖宇梁,已洞悉了他的意思,他不露声色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去改自己的行程表。他知道自己没法改变肖宇梁的决定,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

面具戴好,医疗队配好。

他要回去追梦,他就陪他一起。

临出院时,肖宇梁看着大变活人似的张起灵,脸上的表情有点难以接受,心里更是一言难尽。不过他没说什么,努力绷着“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无所谓”的皮。

医院门口停着辆白色商务车,商务车后跟着一趟黑色汽车,车子四周占满了穿着黑色西装的张家人,张起灵抬手,一旁的助理后退一步。

“这边不好叫车,”张起灵拉开车门,“坐这辆回去行么?”

肖宇梁倒也没矫情,尽快回片场才是他在乎的。

张瑜特别知趣的坐了后面的车,等肖宇梁回过神来,偌大的后座上就坐了他们两个人。

人皮面具唯妙唯俏,虽然张起灵还穿着昂贵的西装,但阿坤的脸……离这么近了肖宇梁还是没看出破绽。

如果不是那圈白痕。

肖宇梁望着车窗外,他的那枚戒指早就丢掉了,丢在那个发狠开车的雪夜。

他提分手的时候,是真的万念俱灰。

车里放了首舒缓的曲子,肖宇梁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某次节日时他送给张起灵的围巾,上面还带着张起灵的香水味,仍是他选的那一款。

还挺暖和的。

“我到片场附近就下去,让司机送你进去。”

“不用,我们一起。”

天气仍是阴冷的,肖宇梁不想张起灵生病。

我只是不想欠他的,肖宇梁在心里默默找补着。

张起灵点点头,他脱掉身上的西服外套,从一旁拿起了阿坤常穿的羽绒服。

肖宇梁忽然就觉得,其实自己也不是很想念阿坤这张脸。

还是张起灵的脸更好看一点。

肖宇梁不禁默默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不就一张脸吗,人你都睡过百次千次了,还对这张脸疯狂动心个屁啊。

给我冷静。

“准备的行李已经交给你的助理了,里面有感冒冲剂和暖水杯,你的病没完全好,药记得吃,张子岑会一直跟着你的,如果你不介意,我让他每天给你诊一次脉,他的医术还算高明,上次……诊脉时,他说你的病有些严重,要好好养。”

肖宇梁从自己的沉思中剥离出,耳边满是张起灵的嘱咐。

“我知道你怕胖,但营养餐的热量我已经吩咐注意控制,你每餐都好好吃,我……”张起灵罕见地犹豫了下,“我看着你吃。”

肖宇梁笑笑,“得了,你真把生意当开玩笑?几个亿的项目扔在那里给别人管,你放心?”

“没事,我可以晚上回去处理事情。”

“张起灵,你——”

“我有分寸,”张起灵略有些局促地搓着腕上的表,“其实这个项目……是送给你的。”

“啊?”肖宇梁愣了愣,“送我的?”

“嗯。”

“……这,先不说我要不要的问题,主要是我不会做生意,你应该跟我哥谈。”

肖宇梁对这个项目还真的有点印象,知道它并不是一开始就在张起灵计划内的,有点像突发奇想而又拼命拿下来的……他一直以为只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罢了。

张起灵这些年一直在试图让老牌的张家转型到新兴产业中,花费了很多心思。

“不是谈生意,是送你的礼物。”张起灵看着肖宇梁笑了笑,“到时带你去看,好么?”

肖宇梁倒是有点好奇了,项目……当礼物?

于是他点了点头,“好。”

-----------

猜猜礼物是啥 你们肯定想不到!

以及

最近有点忙 尽量日更 呜呜呜 锦鲤鞠躬.jpg

鹿宁晞

胡子战损哥,限定款哦


截修,请随意

胡子战损哥,限定款哦


截修,请随意

沈皓白
黑金龙纹洒金底,果然很适合我们...

黑金龙纹洒金底,果然很适合我们肖瓶呢

黑金龙纹洒金底,果然很适合我们肖瓶呢

踏雾寻梁༒

感谢你能出现在我充满雾霾的世界,照亮了我的世界。所以我会永远守护着你。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开一个全是你的店,里面有我的青春,也有你。

感谢你能出现在我充满雾霾的世界,照亮了我的世界。所以我会永远守护着你。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开一个全是你的店,里面有我的青春,也有你。

疯子一个

肖宇梁1.23生日快乐,永远爱你!(^O^)y (图源水印侵删)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胖猫小小

如果肖瓶在三叔铺子外面遇到鱼粮(一二四)

人物:终极嫩牛五方+鱼粮

大纲及设定:让演完小笔记的鱼粮穿越到盗笔一开始的时候,跟终极瓶一起经历一切。

CP:灵肖!私设如山,不喜欢就右上角点出去,谢谢


一群人各怀心事,晚饭吃的有点沉闷,鱼粮手脚闲不住,跟着其他人一起收拾了饭桌以后,从书包里掏出一大堆从张起灵房子里拿回来的照片放在了桌上。除了鱼粮和张起灵以外,其他人都凑过去看,然后,他们都沉默了。

“这个人,是那个人么?”吴邪疑惑地看着其他人,他指着照片上和陈文锦说话的瘦高老人,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受到了冲击。

“应该是吧……”一向满嘴跑火车的王胖子这次也有点磕巴,如果这真的是他们说的那个人,那陈文锦他们一群人的背景可...

人物:终极嫩牛五方+鱼粮

大纲及设定:让演完小笔记的鱼粮穿越到盗笔一开始的时候,跟终极瓶一起经历一切。

CP:灵肖!私设如山,不喜欢就右上角点出去,谢谢

 

一群人各怀心事,晚饭吃的有点沉闷,鱼粮手脚闲不住,跟着其他人一起收拾了饭桌以后,从书包里掏出一大堆从张起灵房子里拿回来的照片放在了桌上。除了鱼粮和张起灵以外,其他人都凑过去看,然后,他们都沉默了。

“这个人,是那个人么?”吴邪疑惑地看着其他人,他指着照片上和陈文锦说话的瘦高老人,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受到了冲击。

“应该是吧……”一向满嘴跑火车的王胖子这次也有点磕巴,如果这真的是他们说的那个人,那陈文锦他们一群人的背景可就太深厚了。相对应的,他们在寻找的,张家古楼里的秘密也非常耐人寻味了。

“所以,一直把九门牵涉其中的事情,高层的力量起了作用,”花总关注的点不太一样,“吴邪,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这个秘密本身是什么,而是如何把九门从这个宿命中解脱出来。”黑瞎子看着他俊俏的侧脸,微微的笑了,他看中的人确实不一样,所谓长生,并非每个人想象中那么美妙,其实更重要的是活在当下不是么?

 

各自回房间的时候,每个人都有点闷闷的。王胖子去追云彩妹妹了,吴邪小狐狸蔫头耷脑的回房间继续研究那些照片了;花呗大老板看着照片发呆,总想为了这些年吃的苦讨回点公道,黑眼镜在旁边叫了几次他都没动,于是只好动手拉起花爷回房间了;鱼粮和张起灵倒是没什么,因为这都是他们已经知道的信息,他们现在要琢磨的是,后面如何行动又不会影响本来的时间线,又可以尽快的达到目标。

 

回到房间关上门,张起灵莫名其妙的看着鱼粮,这娃又怎么了?刚才还挺开心的呀,为什么突然又气成包子脸了?他走过去捏捏他的脸,“怎么了?突然不高兴了?”

“我没有不高兴,就是觉得好心疼你呀。”鱼粮瘪瘪嘴,“刚才他们那么热烈的在讨论长生的秘密,讨论九门当年的探险,他们哪里想过,他们做的一切伤害的其实都是你!你带着老一辈去下张家古楼,失败了他们就关着你20年做实验;他们天天内斗,不守承诺,害得你一直自己去守青铜门;凭什么这些苦都要让你一个人承受,气死我了!”他说着说着,眼角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好生气,那么好的小哥,为什么要这么伤害他!

 

张起灵看他越说越生气,最后哭了出来,又开心又心疼的把他搂过来坐在床上,“哭什么呀,现在不都好了么?我们在一起以后,我连受伤都很少了呀!这样多好!不哭不哭,噢哟,好乖……”他一边哄着,一边轻轻的摇晃着,“我们鱼粮最乖了,是好孩子,是坚强的孩子,不哭不哭啊……”(所以大张哥连哄孩子的技能都学过的么!我愿称他为全能天王!额,除了会失忆这一点)

 

鱼粮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他伸手抱着张起灵的脖子,脸颊贴在他颈窝里,“小哥呀,其实我好想找一个方法,让你跟着我一起穿越回去我的世界,不再理这些破事了。虽然我的世界也是诸多纷扰,但是那些比起你的宿命,都不是个事情了。唉……”他叹了一口气,“可是我知道这里的事情不解决是不行的,那,小哥,你能不能答应我,等这些事情解决了,我们回我的世界去,我想要让你见见我爸妈,见见我哥哥,你会喜欢他们的。”

 ===

感觉最近大家都很忙碌呀,快过年了,有啥计划么?

弥村

见面会修图2P  把小立牌也截进来了(◦˙▽˙◦)

见面会修图2P  把小立牌也截进来了(◦˙▽˙◦)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月亮 02

小晞诱//惑   ✔

宇梁哄人   ✔


点链接吧宝子们


月亮  02 

小晞诱//惑   ✔

宇梁哄人   ✔



点链接吧宝子们

 

月亮  02 

猫咪爱吃鱼粮

梁崽的穿越之旅十四

‘都怪那姓张的叫张起灵也就罢了气场还那么强大恨不得方圆百里都了无人烟’


‘我一靠近他,所有人瞬间就离我远远的了,还自带屏蔽功能’(不过不是让人听不见他们说话,而是让他们直接闭嘴)


‘我的天呐,当时一瞬间那么安静,我为什么就是没感觉到呢?我为什么就是不回头看看他们面带惊悚的表情呢?’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要赶紧拿到玉佩好回家,却忘了自己既不会说话,又不会走路,白让他们看了笑话’( ͡ _ ͡°)ノ⚲


回想着当时的情景,肖宇梁心中不禁浮现出一幕----一个又大又圆的红灯笼迈着艰难的步伐,步履蹒跚的走到面容清俊的帅哥面前,像流氓似的扒...

‘都怪那姓张的叫张起灵也就罢了气场还那么强大恨不得方圆百里都了无人烟’


‘我一靠近他,所有人瞬间就离我远远的了,还自带屏蔽功能’(不过不是让人听不见他们说话,而是让他们直接闭嘴)


‘我的天呐,当时一瞬间那么安静,我为什么就是没感觉到呢?我为什么就是不回头看看他们面带惊悚的表情呢?’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要赶紧拿到玉佩好回家,却忘了自己既不会说话,又不会走路,白让他们看了笑话’( ͡ _ ͡°)ノ⚲


回想着当时的情景,肖宇梁心中不禁浮现出一幕----一个又大又圆的红灯笼迈着艰难的步伐,步履蹒跚的走到面容清俊的帅哥面前,像流氓似的扒住人家不放,我的天呐,我现在的形象就是这样的吗?


虽然心中十分懊悔,但我们鱼崽,还是保持了身为演员的风范,时刻谨记自己身为一岁小孩的懵懂与无知,此时,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看向自家便宜老爹小圆,脸上满是笑意(虽然内心在流泪_(:::з」∠)_嘤嘤嘤)


“父亲,我知你的意思,我也认真考虑过了,我既身为一家之主,自然要,担一家之责任”


“………………而,宇梁作为我萧家嫡长孙,自然也要承担身为嫡长孙的责任,所以我同意这门亲事”


“但我肖家祖训:‘身为肖家子孙,做事重在随心。’”


“若宇梁长大以后不喜欢张家族长,我们便要考虑退亲的事了”


“这是自然,我们断不能做出强迫小公子的事,若小公子成年以后不愿与张族长成亲,我们是就算竭尽全族之力也要退亲的”














酷酷的DS 大人还挺可爱的嘛

⁽˙³˙⁾◟(๑•́ ₃ •̀๑)◞⁽˙³˙⁾




宇航员

      明天就要被关回学校了,24号才能放回来,恰好赶不上你的生贺啦(第一次陪你过生日就赶不上,好遗憾啊……)

      从小笔记的小哥开始认识你,这一年带给我很多快乐和惊喜(包括小鸟伏特加啊……)第一次那么认真的追星,每周回来都会去看微博有没有更新。

     感谢一年的陪伴,新的一年,希望优秀的梁可以被更多人看到,前程似锦,万事胜意!

      明天就要被关回学校了,24号才能放回来,恰好赶不上你的生贺啦(第一次陪你过生日就赶不上,好遗憾啊……)

      从小笔记的小哥开始认识你,这一年带给我很多快乐和惊喜(包括小鸟伏特加啊……)第一次那么认真的追星,每周回来都会去看微博有没有更新。

     感谢一年的陪伴,新的一年,希望优秀的梁可以被更多人看到,前程似锦,万事胜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