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肖战余生请多指教

12299浏览    888参与
芽小怪

    肖战下午又来了一趟医院,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反正就漫无目的的开着车转来转去,就转来医院了。

    病房了,王一博也不说话,肖战感觉很尴尬。

    “那个...今天早上看到你晕倒在大街上,还以为你死了你。”肖战为缓解尴尬开口道,但是说完这句话肖战只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那什么,我看小黄人还挺关心你的,我看他都腿软的快站不住了...”

   “哦。”王一博抬头,眼神还有些迷茫,”小黄人是谁?“......


    肖战下午又来了一趟医院,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反正就漫无目的的开着车转来转去,就转来医院了。

    病房了,王一博也不说话,肖战感觉很尴尬。

    “那个...今天早上看到你晕倒在大街上,还以为你死了你。”肖战为缓解尴尬开口道,但是说完这句话肖战只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那什么,我看小黄人还挺关心你的,我看他都腿软的快站不住了...”

   “哦。”王一博抬头,眼神还有些迷茫,”小黄人是谁?“

    ”能有谁,你们局长呗,或许差根香蕉和护目镜,“肖战说完后忍俊不禁,又尖着嗓子学小黄人说话:”Banana!“

    ”......"

    肖战看着面无表情的王一博,摸了摸鼻子—不好笑吗?

    1,2,3...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一博一边笑一边锤床,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次换肖战无语。

    肖战在王一博的笑声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等王一博笑够了,只见王一博伸手拿起了输液瓶,举着输液瓶走下床。

    “你干嘛去?”肖战问。

    “上厕所,战哥也要一起吗?”

     “滚!”

     “好嘞。”

     随后王一博在厕所门口探出头来。

    “战哥,你能过来一下吗?”

     肖战闻言走过去。

     ”哥,我解不开裤带“王一博说”你...你能帮帮我吗?“

    肖战看他一手输液一手举着输液瓶,确实是不太方便的样子,不疑有他,便帮王一博解开裤带。

    ”哥,你快点!“王一博轻声催促道”人有三急啊!“

    肖战咽了口唾沫,帮王一博褪下裤子。实话讲,他有些害羞。

    等王一博解决完,脸凑到肖战面前,贱兮兮的问:“哥,我大吗?”

    【大吗?大吗?大吗?大吗?大吗?】肖战脑子里现在只有这两个子。王一博的大吗?应该大的吧,肖战突然想到几年前的订婚宴,这个size的进入自己......好像当时的自己是很疼的。肖战的脑海越想越精彩,他突然开始有些兴奋......

     发现自己想偏了的肖战不禁面色发烫,真是,自己干嘛不帮他举输液瓶啊,帮他脱裤子什么的真的很超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尴尬的肖战只得胡乱的找个理由遁了。

    ”咳,那什么...我还得去给坚果买零食,先回去了......"肖战面红耳赤的离开病房。

芽小怪

    “Sean,你回来了?”陈瑶笑着问。

    “是啊,回来了。”肖战也笑着回答:“之前就听说Eve找到了真爱,没想到是轩哥,这叫什么?近水楼台先得月?”

    “害,没想到嘛,兜兜转转还是他,认命了。”陈瑶很开心,倒是周艺轩有些不好意思。

    “当年还得谢谢你逃跑了,否则我就得跑路了。”陈瑶不知道肖战离开的原因是什么,只认为是他不想和自己结婚,倒是周艺轩知道些内情,扯了扯陈瑶的衣角:“先去看看一博把。”......


    “Sean,你回来了?”陈瑶笑着问。

    “是啊,回来了。”肖战也笑着回答:“之前就听说Eve找到了真爱,没想到是轩哥,这叫什么?近水楼台先得月?”

    “害,没想到嘛,兜兜转转还是他,认命了。”陈瑶很开心,倒是周艺轩有些不好意思。

    “当年还得谢谢你逃跑了,否则我就得跑路了。”陈瑶不知道肖战离开的原因是什么,只认为是他不想和自己结婚,倒是周艺轩知道些内情,扯了扯陈瑶的衣角:“先去看看一博把。”

     “那回见了啊!“

      “行。”肖战回答。

-----------------------------这是一个分割线-------------------------------

    “昨天晚上汶瀚给我发消息说你去把人家店给砸了,还和他打了一架,今天早上又见义勇为还昏迷在大街上,都快上A市新闻了。”周艺轩调笑道“厉害啊一博。”

     “轩哥!”王一博无奈,只得把话转向陈瑶:“表姐你管管他。”

     “不管。”陈瑶说“熊孩子打扰我们二人世界,还让我担惊受怕的累心。”陈瑶顺手拿起王一博床头的苹果,熟练的用刀削皮—“给,削好皮了......你真的是,从小不听话就算了,越大越不让人省心了。”

      王一博接过苹果啃起来“那是你们要累心。”

      “不累心行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睡觉都睡不好,生怕姑妈半夜来找我谈心。”陈瑶嘟囔着“我爸和姑父都不知道呢,我看你也没多大事,就别告诉他们了吧。”

      “当然。”王一博回答。

       王一博看着周艺轩在陈瑶身后一副欲言又止快要便秘的样子,于是开口将陈瑶支出去:“姐,我饿了,你去给我买点东西吃好不好?”

     “行,有什么想吃的吗啊?陈瑶答应的爽快。

      ”没有,你看着来就行,但是我想吃汪记的海鲜粥。“

       陈瑶走出病房后,周一仙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把汶瀚的店都给砸了?他今天可是要放火烧你车库的,被我拦下来了..."

      “他没全部告诉你?”我也不能瞪周艺轩,眼睛里写满了不相信。周艺轩摸了摸鼻子:

      “好吧,其实一些事从当事人嘴里讲出来更劲爆。”

       ”滚把。“王一博轻声说,”我都病了,就别给我添堵了。“

      ”您这儿也叫病?别装了肖战又不在。“周艺轩直翻白眼:”不要逼脸。“

       ”轩哥“王一博双手交叠,笑眯眯的说:”你要是再多说一个让我烦的字,我就去舅舅面前多说你一句坏话。“

      ”......"周艺轩只好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芽小怪

   肖战又跟着救护车送王一博去医院,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屁事都没有。

   “就是在街头睡了一晚上,着凉发烧导致的昏迷而已,不用太紧张”医生解释道,又把王一博身上和李汶瀚打架蹭破的伤口给处理了。期间肖战还遇上了熟人--顾魏。

    “看来你回来这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家里。”顾魏轻笑“否则婶婶那边得放鞭炮庆祝了”顾魏推推眼镜,不紧不慢的说“还得是六十四响的。”

     “啊...这..."肖战不知道该怎么回复顾魏的打趣,只能说一句......

   肖战又跟着救护车送王一博去医院,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屁事都没有。

   “就是在街头睡了一晚上,着凉发烧导致的昏迷而已,不用太紧张”医生解释道,又把王一博身上和李汶瀚打架蹭破的伤口给处理了。期间肖战还遇上了熟人--顾魏。

    “看来你回来这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家里。”顾魏轻笑“否则婶婶那边得放鞭炮庆祝了”顾魏推推眼镜,不紧不慢的说“还得是六十四响的。”

     “啊...这..."肖战不知道该怎么回复顾魏的打趣,只能说一句:”姑妈不至于吧?“

     ”可能之前是不至于,不过后来顾肖也学着你跑出去逍遥快活了,你们兄弟两个,很棒。“顾魏解释道。”不回家就算了,也不跟家里联系,你们俩能回来一个,证明还活着,多值得庆祝的事?“

    ”行吧,看来是我带坏孩子了。“肖战无奈的回复。

    【这一天天的没别的事了,净和王一博处理一些破事儿了】肖战心想,随后在王一博的病房里找了一圈,拿了一个苹果在衣服上随便蹭了蹭就咬下去了。

    “我也吃”肖战咬下去还没来得及开始嚼,就听着王一博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吓得他身上的汗毛都炸起来了,连噎再呛的咳嗽了半天,脸都涨红了。

   “我也吃,渴”王一博哑着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肖战又拿出一个苹果甩过去,王一博接住又扔了回来。

    “脏。”

     “事儿不少,睡大街的时候不嫌脏》”肖战拿湿纸巾擦了擦,又扔回去。

      王一博再次扔回来,”不吃皮。“

     爱吃不吃,渴着吧。”肖战把苹果放在床头,走出病房,在门口遇到了自己的‘前未婚妻’---陈瑶,以及她的男朋友周艺轩。









 (不好意思忘了加《陈情令》的tag了,因为有好多都是陈情里面的人物,还有UNIQ的tag.....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还有就是我私设的人物关系:王一博舅舅家的表哥是陈宇,表姐叫陈瑶;肖战的姑姑是顾魏的婶婶,顾魏是因为母亲姓魏,所以顾魏的堂兄弟顾肖是肖战姑姑的儿子......有点乱,自己理解吧)

小学生文笔,脑洞产物,不喜勿喷,谢谢。

好人一生平安

芽小怪

   到了xx路时其他警察也是刚刚到,肖战是近视看不清楚,但黄子腾眼神好啊,他一眼就看到了趴着的王一博,还浑身是血的死样子。

   【天!小祖宗】黄子腾腿几乎有点发软。王一博这小祖宗要是出什么事,他这局长也就做不下去了,王总和陈市长不会轻饶他的。

   “死...死了吗?”黄子腾有些艰难的问迎面走过来的警察。

   “没有,王副队只是喝多了昏迷了而已,我们依旧叫了救护车来了。”  

   “王副队?王一博吗?”肖战感叹......

   到了xx路时其他警察也是刚刚到,肖战是近视看不清楚,但黄子腾眼神好啊,他一眼就看到了趴着的王一博,还浑身是血的死样子。

   【天!小祖宗】黄子腾腿几乎有点发软。王一博这小祖宗要是出什么事,他这局长也就做不下去了,王总和陈市长不会轻饶他的。

   “死...死了吗?”黄子腾有些艰难的问迎面走过来的警察。

   “没有,王副队只是喝多了昏迷了而已,我们依旧叫了救护车来了。”  

   “王副队?王一博吗?”肖战感叹道“woc,世界太玄幻了点。“

     ”现在王一博人怎么样样了?“虽然这个问题有点多余,但肖战还是问了一句。

      小警察们没有人认识肖战,所以也就没人搭理他,继续给黄子腾说道:”我们到的时候,王副队躺着地方旁边柱子上绑着一个人,问他什么他都回答’我不知道‘,我们已经将他带回局里了,也再调取附近商铺的监控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黄子腾又掏出他的小手绢擦被吓出的虚汗。

     “那个...”小警察有点为难“王副队不让我们碰他。”

    “......”肖战有些无语,他知道王一博这个臭毛病,但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改过来。

      “我来试试把”肖战开口,走向前去,几个小警察正在收刚刚拉起来的警界线,看着王一博还挺狼狈的 ”啧。”

       肖战走到到王一博身边,踢了踢王一博的小腿,“喂,死了没?没死起来,吱一声。"

      “唔?”王一博微微睁开眼睛,看到说话的是肖战,用鼻子哼哼出一声“吱-”就彻底昏过去了。

      “来来人,把你们王队长抬走”肖战向身后喊。

      “啊?啊!来了来了!”郑繁星和郭丞忙跑上前去。

     在场的人都看呆了,这么随便吗?王一博居然还“吱”了一声...

     黄子腾看了一眼,脸上的神情仿佛在说:“你仿佛在逗我笑”

芽小怪

    黄子腾一大早就接到电话,说有人报案,xx路有一具男尸。这可是命案大事。

    他赶到警局去叫人”王一博呢?“天天王一博都第一个到,怎么今天...关键时刻掉链子。

    ”不知道啊,博哥每次都头一个到,今天不光没到,也没说一声什么的。“王一博的头号小迷弟郑繁星说。

     ”估计有什么事呗,黄局,要不咱们先去现场把。“郭丞说。

     ”今儿怎么了,这么热......

    黄子腾一大早就接到电话,说有人报案,xx路有一具男尸。这可是命案大事。

    他赶到警局去叫人”王一博呢?“天天王一博都第一个到,怎么今天...关键时刻掉链子。

    ”不知道啊,博哥每次都头一个到,今天不光没到,也没说一声什么的。“王一博的头号小迷弟郑繁星说。

     ”估计有什么事呗,黄局,要不咱们先去现场把。“郭丞说。

     ”今儿怎么了,这么热闹?“肖战打招呼道”黄局早啊“

    “肖少早,肖少知道王一博在哪吗?“

     ”王一博?“肖战皱眉,”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了个饭,之后我就回酒店了。“

     ”算了,别找了,你俩,再找你们刘队长,先去现场。“黄子腾吩咐道。

     ”黄局,发生什么事了?“肖战疑惑。

    “唉,有人报案,说xx路上发现一具尸体”

    “我可以跟现场吗?”肖战问道。

     “这...”黄子腾有些为难。

      “第一,我是一个协警,有编号的那种;第二,规矩我懂,我不上前也不会破坏现场。”

      “这种事情怎劳肖少大驾,我怕耽误肖少的时间”

       “没事,反正最近我什么事都没有,挺闲的。本来说今天来警局签个字,结果又说不签了。”

       “那肖少跟我们走一趟把,也好为我们破案提供一些帮助。”黄子腾妥协。

芽小怪

    虽然王一博当年在警校全A毕业,又做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但是李汶瀚也没落下风。两人带倒一片桌椅,滚到地上,即使压在碎玻璃上扎破皮肤也不在乎。

     最后王一博松了手,躺在地上气喘吁吁,,李汶瀚朝他身上砸了两拳,又起身踹了一脚揉了揉自己被打的嘴角,依旧觉得不解气。

     “你来我这闹事,我要报警!”

    “我就是警察,警察不管。"王一博依旧躺在地上,“回头你去王氏报账就行了。”......


    虽然王一博当年在警校全A毕业,又做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但是李汶瀚也没落下风。两人带倒一片桌椅,滚到地上,即使压在碎玻璃上扎破皮肤也不在乎。

     最后王一博松了手,躺在地上气喘吁吁,,李汶瀚朝他身上砸了两拳,又起身踹了一脚揉了揉自己被打的嘴角,依旧觉得不解气。

     “你来我这闹事,我要报警!”

    “我就是警察,警察不管。"王一博依旧躺在地上,“回头你去王氏报账就行了。”

     “肖战有孩子了。”王一博淡淡的说“他说是个姑娘,两岁了......"这次换李汶瀚傻眼了,不过想想也是,肖战长得好看,又年轻又有钱,总不能在外面不发生什么把?但是...孩子倒是没想到。

      ”你这么不早说?“李汶瀚跨过王一博,走到幸免于祸的吧台里找了一瓶读度数大的基酒,拿着调酒的大酒杯坐到王一博身边 ”我还以为他是个多可怜的人呢,看来出门在外的玩的挺花啊。“

      王一博不说话,李汶瀚直接将调酒杯递给他:“被子刚刚被你给砸碎了,尝尝?”

     王一博坐起身,接过去,一口气全喝下去,辣的他皱眉。王一博平时不喝酒,酒喝多了麻痹神经会让人手抖,这样他拿枪会拿不稳的。

     李汶瀚的记忆里也不记得王一博喝过酒,唯一一次是在肖战和他表姐的的订婚宴逃婚后。

    “搞不懂你喜欢他什么。”李汶瀚叹气“好看吗?我感觉我也不赖啊...当年在警校的时候我还经常半夜起床给你盖被子呢。“

    ”一博。“

     ”嗯?“

     ”你该放下了,即使你不为自己和家人考虑,也得为肖战和他的孩子考虑“李汶瀚语重心长的讲”其实现在也挺好,你还奢求什么呢?“

     王一博一直没说话,但他平时话也不是很多。李汶瀚不知道他的酒量,权当是他有心事,烦的不想说话,也没再给他多说什么。

     至少王一博走的时候看着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除了打架整脏的衣服和衣服上蹭到的血迹。

芽小怪

   王一博走在路上,视线都是模糊的,但思维还是清楚的,没有酒驾。

    模模糊糊间,他看见一个,不对,是两个三个人在弓着腰撅着屁股...像是什么......哦,对了,像是在撬锁——小偷!

     此时王一博作为一位人民警察的正义之心熊熊燃起。

     他比量了一些那人的身高--不高;低头想找个趁手的工具--很好,地上并没有砖头。不过他觉得自己徒手也足够了。......


   王一博走在路上,视线都是模糊的,但思维还是清楚的,没有酒驾。

    模模糊糊间,他看见一个,不对,是两个三个人在弓着腰撅着屁股...像是什么......哦,对了,像是在撬锁——小偷!

     此时王一博作为一位人民警察的正义之心熊熊燃起。

     他比量了一些那人的身高--不高;低头想找个趁手的工具--很好,地上并没有砖头。不过他觉得自己徒手也足够了。

      王一博助跑了一下,冲过去把那人扑到在地,捶打了几下发现自己并没有带手铐,于是乎,他开始解自己的皮带,以一种”极其专业“的手法把那个人绑在路边的柱子上,一般人解不开。

    纪李欲哭无泪,他就是第一次想偷点东西,还是没钱吃饭了。结果还遇到了变态,还挨了一顿揍。纪李也不敢大声喊叫,一怕引来别人发现自己在偷东西,二怕...王一博就这样盯着自己,自己又手无缚鸡之力的,万一这变态心情不好杀人放火怎么办?这浑身酒气还有血迹的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

    王一博盯着纪李,他想想一些事情——想不起来。【他是谁?他在哪里?他在干嘛】

    王一博就这样坐在地上苦思冥想,突然”噗通“一下,趴在地上睡着了.......

芽小怪

   “哟,今天刮什么风啊,把王警官吹来了。”李汶瀚擦着酒杯打趣到。

   “滚。”王一博没好气的做在吧台上。

    “我这小酒吧自从开业那天你来过,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进这种地方呢,这活久见了。”李汶瀚感慨道。“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王一博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肖战回来了。“

    ”哦。“李汶瀚继续擦酒杯”回来了怎么了?你也知道人家是'回来'啊,人家家就在这呢,不回来......

   “哟,今天刮什么风啊,把王警官吹来了。”李汶瀚擦着酒杯打趣到。

   “滚。”王一博没好气的做在吧台上。

    “我这小酒吧自从开业那天你来过,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进这种地方呢,这活久见了。”李汶瀚感慨道。“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王一博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肖战回来了。“

    ”哦。“李汶瀚继续擦酒杯”回来了怎么了?你也知道人家是'回来'啊,人家家就在这呢,不回来去哪儿啊?”

    “他说他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王一博微微郁闷的抱怨道。

     “woc?”李汶瀚惊讶“王一博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不对,你当年考核可是全A的--不傻--那你肯定是疯了......”李汶瀚放下酒杯,作势在兜里掏手机“没事啊兄弟,哥认识有人,给你找医生,有病咱就治,千万别拖着......."

     "李汶瀚!”王一博拔高了声调喊“我没有开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李汶瀚应声“是不是你在警局待傻了?怎么人家肖战不原谅你不行,是不是还得谢谢你?谢谢你毁了他和你姐姐的订婚宴,谢谢你在他订婚的日子上上了他?”李汶瀚顿了顿“我要是肖战,绝不是失踪出去玩几年这么简单,老子一定阉了你再走。”

     “哗~”一声,王一博把酒杯全部扫在地上。

     “王一博!你今天不光给老子添堵,还敢砸老子场子?今儿你只要敢把世初(店名)给老子砸了,老子明天就去你车库把啊里面车都砸了再放火烧了!”

     李汶瀚刚把话说完就看到王一博拎着一个椅子朝他砸过来。“woc,你来真的?”李汶瀚一边躲一边骂道,同时拳脚也开始往王一博身上招呼。

     

芽小怪

   一顿饭王一博没吃几口,心不在焉的也没什么话,虽然他本来话就很少。

   然后王一博开着局里的破警车送肖战回酒店,被肖战嘲笑像拖拉机。

    ”当年没赶上文青下乡,没机会见一下拖拉机,只听说过,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体验到,还一天两次。“

     王一博用手指敲打着车门。

    ”别看它破,一般人还开不出来呢,毕竟烧国家的油。“

     肖......

   一顿饭王一博没吃几口,心不在焉的也没什么话,虽然他本来话就很少。

   然后王一博开着局里的破警车送肖战回酒店,被肖战嘲笑像拖拉机。

    ”当年没赶上文青下乡,没机会见一下拖拉机,只听说过,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体验到,还一天两次。“

     王一博用手指敲打着车门。

    ”别看它破,一般人还开不出来呢,毕竟烧国家的油。“

     肖战看着王一博这份抠搜的样子,一时间想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咳,我可不是扣啊,我只是资源最大化。“王一博冲肖战解释道”早知道该滑滑板送你,也是四个轮的,还是自动挡加全景天窗,最高配置,档次不要太高哦......最最最最最关键的是--它省油啊。“

    ”听听,这是王少该说的话嘛?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家多穷呢。“肖战清了清嗓子,用一种极其矫揉造作的 炫酷拽炸的 霸道总裁的感情说出:”天凉了,该让王氏破产了。“

    王一博莞尔,被肖战打趣也不恼,他今天丢人丢太多了,感觉把这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欸,你不回家住嘛?“王一博问道”就住酒店?“

   ”回啊,不过得过几天吧,老爷子估计攒着劲准备抽我呢。“肖战轻笑”而且我得给你舅舅家一个交代吧,我单方面悔婚,让你表姐多没面子啊。“

    ”害  她当年也不愿意,只不过你先跑了而已......"王一博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当年.....对不起了...."

     ”别道歉,因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也肯定知道我不想提那件事的。“肖战冷下了脸,一点点温润的样子都没有了”道歉不一定必须原谅,你做警察做傻了。“

    ”我.......“

    ”别说了,坚果还等着我呢,我该上去了.....“肖战淡淡的说到

芽小怪

   ”王一博“肖战淡声说到”你是想留我在警局过年吗?“

   ”啊 啊额我这就解开“王一博附身给肖战解开手铐

   ”你就是红玫瑰?“

   ”怎么?不行吗?“肖战回道。

   ”没有,只是这几年红玫瑰参与过大小案子数件,在警界都有名了。“王一博解释道:“只是没想到是你,怎么没转正?”

   “果然宇宙的尽头是编制吗?”肖战顿了顿,像是在认真思考王一博的问题“不想啊,我对做警察没兴趣。人民公仆还......

   ”王一博“肖战淡声说到”你是想留我在警局过年吗?“

   ”啊 啊额我这就解开“王一博附身给肖战解开手铐

   ”你就是红玫瑰?“

   ”怎么?不行吗?“肖战回道。

   ”没有,只是这几年红玫瑰参与过大小案子数件,在警界都有名了。“王一博解释道:“只是没想到是你,怎么没转正?”

   “果然宇宙的尽头是编制吗?”肖战顿了顿,像是在认真思考王一博的问题“不想啊,我对做警察没兴趣。人民公仆还是你来做把,我只是偶尔做一个热心好市民。”

    “既然回来了,赏脸一起吃个饭?”王一博问。

    “行,地方你定,你请客。”肖战回答的也爽快。“不过我先给我助理说一声,让他帮我照顾好坚果”

   随后肖战掏出手机发语音:”小于,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帮我照顾好坚果。"语音发出去后肖战又补了一条:”你问问她想爸爸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今天的零食减半。“

    于斌那边的回复很快:”知道了老板,已经零食减半了。“

     肖战只能痛呼家门不幸,坚果没有心云云。

    ”男孩女孩?“王一博貌似漫不经心的问,又怕肖战没听懂,忙补充了一句:“坚果,是男孩女孩?”

    肖战想了想坚果圆圆的大脸,眉眼带笑的回答王一博的问题:“是个姑娘。“也补充了一句"既可爱又害羞,今年两岁半了。“

    王一博呼吸一滞,但最终也没说些什么。肖战在外面五年,发生什么都不奇怪,肖战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有正常的需求。

    不正常的是他王一博。

芽小怪

  “黄局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肖战悠哉的说道。

    黄子腾掏出兜里的手帕揩汗:“不敢当不敢当,这次也是多亏了肖少。”

    王一博正准备开溜,却被黄子腾一把薅住

    “小王啊,来,这是肖氏集团的肖少,你们认识认识。咱们这次行动这么顺利也是多亏了肖少”

   王一博见此只好作罢,只在鼻子里哼哼几声:"嗯,我们认识。“

    肖战也不好意思详细讲述自己曾去王一......

  “黄局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肖战悠哉的说道。

    黄子腾掏出兜里的手帕揩汗:“不敢当不敢当,这次也是多亏了肖少。”

    王一博正准备开溜,却被黄子腾一把薅住

    “小王啊,来,这是肖氏集团的肖少,你们认识认识。咱们这次行动这么顺利也是多亏了肖少”

   王一博见此只好作罢,只在鼻子里哼哼几声:"嗯,我们认识。“

    肖战也不好意思详细讲述自己曾去王一博家敲门然后躲起来,每天乐此不疲;王一博更是不好意思说自己小时候经常翻墙头去找肖战玩,反正就是不走门。

    肖战又恢复了他人前翩翩公子的形象,王一博也是平时话不多。黄子腾看着面前”认识“的两位,不知道该如何打破尴尬的氛围,但是略加思考:王氏和肖氏都是大集团,认识也不稀罕。前几年还听说要联姻来着,不过看着王家独子才二十三岁,估计传言不可信。何况肖家就一个独子肖战,跟谁联?

   黄子腾摸了摸肚子,笑呵呵的说道:”你们聊你们聊,年轻人都比较有共同话题。“然后便踱步走了。

   ”黄局再见“肖战打招呼道。

   ”黄局慢走“王一博也不甘示弱。

醒词追星  看置顶

出肖战如梦之梦同款手办

下单即送手办同款签名照一张

现货

出肖战如梦之梦同款手办

下单即送手办同款签名照一张

现货

醒词追星  看置顶
出肖战 新款签名礼盒套装 内含...

出肖战 新款签名礼盒套装


内含保温杯➕笔➕笔记本

出肖战 新款签名礼盒套装


内含保温杯➕笔➕笔记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