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肖战古风

52浏览    3参与
幸运君

墨羡-两情相悦是一种怎样的幸福

两情相悦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大抵就是现在这样,一睁眼,爱的人就在身边

魏无羡是被冻醒的,迷迷糊糊转头去看,窗户不知何时被冷风吹开,正往屋内拼命灌着冷气

下床,他披上单衣关上将他冻醒的罪魁祸首,几下又钻回带着热气的被褥内

“阿羡”

一粘床后腰便被搭上,枕边人呢喃几句,搂住他的腰身就往怀里带,魏无羡顺从地钻进他怀里,望着他忽闪的睫毛起了坏心思

轻轻点上他的睫毛,对方皱了下眉,却没有醒来的征兆,视线下移,魏无羡将目光定格在他的唇上

“睡着时就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其实北堂墨染挺好看的,五官棱角分明,熟睡时不同往常那般不怒自威,反而带点平常人家的烟火气

“看够了吗”

悄无声息地睁开眼,...

两情相悦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大抵就是现在这样,一睁眼,爱的人就在身边

魏无羡是被冻醒的,迷迷糊糊转头去看,窗户不知何时被冷风吹开,正往屋内拼命灌着冷气

下床,他披上单衣关上将他冻醒的罪魁祸首,几下又钻回带着热气的被褥内

“阿羡”

一粘床后腰便被搭上,枕边人呢喃几句,搂住他的腰身就往怀里带,魏无羡顺从地钻进他怀里,望着他忽闪的睫毛起了坏心思

轻轻点上他的睫毛,对方皱了下眉,却没有醒来的征兆,视线下移,魏无羡将目光定格在他的唇上

“睡着时就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其实北堂墨染挺好看的,五官棱角分明,熟睡时不同往常那般不怒自威,反而带点平常人家的烟火气

“看够了吗”

悄无声息地睁开眼,北堂墨染把被褥往他身上带

“不够,想看一辈子”

搂住他的脖子,魏无羡主动凑上,模仿着他的样子在唇内游走,却叫他扣住脑袋,抢走主动权

喘着粗气,魏无羡败下阵来,趴在他的身上直喘息

“多练就会换气了”

“那劳烦王爷多陪我练练啦”

“一定”

幸运君

北堂墨染x魏无羡—思

魏无羡放轻脚步,路过守夜的婢女进入屋内

“阿嚏”婢女睁开眼,四下无人,随口一声今晚怎么这么冷便又歪头靠着柱子睡去

摇篮轻轻晃动,篮内的小娃娃好奇地偏着头,不哭也不闹,手指从嘴里拿出,张开手臂要眼前的人抱

魏无羡温柔地看着他,却只是轻轻摇动摇篮

他刚从外面回来,一身的寒气,可不能伤了他

咿咿呀呀几声,小娃娃晃动着手臂,瘪着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嘘”

魏无羡食指放到唇边,不舍地抓紧摇篮

“爹爹要去看看你父王,你要乖乖睡觉知道吗”

“不然下次爹爹就不来看你了”

小娃娃好像听懂了他的话,郑重其事的点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比期待下次的见面

地上结满了白霜

魏无羡知道,他的时...

魏无羡放轻脚步,路过守夜的婢女进入屋内

“阿嚏”婢女睁开眼,四下无人,随口一声今晚怎么这么冷便又歪头靠着柱子睡去

摇篮轻轻晃动,篮内的小娃娃好奇地偏着头,不哭也不闹,手指从嘴里拿出,张开手臂要眼前的人抱

魏无羡温柔地看着他,却只是轻轻摇动摇篮

他刚从外面回来,一身的寒气,可不能伤了他

咿咿呀呀几声,小娃娃晃动着手臂,瘪着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嘘”

魏无羡食指放到唇边,不舍地抓紧摇篮

“爹爹要去看看你父王,你要乖乖睡觉知道吗”

“不然下次爹爹就不来看你了”

小娃娃好像听懂了他的话,郑重其事的点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比期待下次的见面

地上结满了白霜

魏无羡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

屋内烛火摇曳,魏无羡轻轻推开房门,床上北堂墨染早已睡去

也不知道他从何时起竟有点着蜡烛入睡的习惯

他摇摇头,顺着烛光走到他床边

“我来看你了”

“怎么才几天没见,你就瘦了这么多”

“你可别忘了,我们儿子还没长大呢,还需要你这个父王的保护他”

他坐在床边,怕自己身上的寒气将他惊醒,又小心翼翼地退出几分

“阿羡”

“我在,墨染,你别恨他”

“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床上人眼角落下一滴泪,起身,坐到床边,望着空荡荡的大门

“是你吗阿羡”

“是我”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你见过他了吧,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倒是你,那边很冷吧,我记得去年冬天,你在屋内盖了好几条毯子还在喊冷”

“毯子我已经帮你收拾好了,你要是冷,就带走吧”

“还有那些银钱,我已经备好了,要是不够,记得跟我说一声”

“喜欢吃什么就买,想玩什么就去玩”

“记得要多交一些朋友,不然会很孤独,你最讨厌孤独了”

“今后我不在你身边了,就要学会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

“不可以在再外面受一身伤又躲在房内不吭声”

“要是谁欺负你了,你就”

“你就”

他终究是没忍住,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留出

魏无羡抬起手,听着他哽咽的声音红了眼眶

他还是不敢抱他

“这盏蜡烛我会一直留给你,你要是想回来,记得顺着烛光”

“这样才不会迷路”

他偏过头,仿佛能洞悉他的存在一般

“如果你在的话,能不能抱我一下,我不怕的”

他张开臂怀,看着空空的床边

“墨染”

他抿了抿嘴唇,轻轻抱住他

“我是来向你道别的,对不起”

我是真的,不想离开你

“我的阿羡,你要照顾好自己”

“今后的路,要自己走了,我已经,没有办法再保护你”

“墨染,我要走了”

他从北堂墨染怀里退出,同他一样红着眼眶

“我的北堂王爷,今后我不在,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以后,我不会再烦着你了”

“如果碰到了愿意与你共度一生的人,不要辜负人家”

“给他找一个娘亲或是爹爹”

“墨染,我得走了”

临别的亲吻,魏无羡看着北堂墨染,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阿羡,能不能再待一会,就一会”

他乞求着,试图与他冰冷的身体相拥

“照顾好自己”

起身,他狠下心离开屋内,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中

“王,王爷”

打盹的婢女听见脚步声时猛然惊醒,朦胧着眼睛看清来人后吓得跪倒在地

“奴婢没有好好照看小世子,奴婢罪该万死,请王爷责罚”

“下去吧”

“是”

婢女匆忙起身,路过房门时满脸疑惑

明明现在是夏至,怎么会满地白霜

“王爷,王爷,不好了,王妃大出血,已经,已经不行了”

“本王不明白什么叫不行了,都给本王滚进去救王妃!”

“王爷请您冷静”

“冷静?你叫本王冷静?你知道里面躺着谁吗,里面躺着本王的妻,你叫本王如何冷静!”

太医跪在地上,承受着北堂墨染铺天盖地的怒火

“你跪在这干什么,还不快进去,要是今天阿羡出了什么事,我要你们陪葬!”

“请王爷恕罪,王妃难产,能救下小世子,已是大幸”

“王爷,王爷,王妃想见您”

婢女从屋内跑出,红着眼眶

他顾不得任何礼节,跌跌撞撞地跑进屋内

“阿羡”

“没事的,他们都是在骗我,你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相公”

魏无羡想去摸他的脸,却发现怎么都抬不起手

“我在呢,没事,我已经让白无尘去请其他的太医了,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他慌慌乱乱地抓住魏无羡的手,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

“相公,我累了,想歇会”

“不可以,阿羡,不可以睡,你看着我阿羡,你不是想吃城西的糖葫芦吗,我叫人去给你买好不好,对了,江厌离,你师姐来府上了,就在外面,你不是一直想见她吗,我叫她进来,你不要睡”

“膳房今天做了你爱吃的,你还没吃呢,阿羡,那些糕点,可是你最喜欢的”

他的声音愈加哽咽,滚烫的眼泪落到他的掌心

“就一会,好吗,我真的,好累”

手臂无力地垂下,魏无羡偏过头,闭上了眼睛

“阿羡!阿羡!”

窗边的花瓣轻轻落下,如同它盛开时那般,悄然无声

————————————————————

emmmm,弱弱问一声,虐吗

幸运君

北堂墨染x魏无羡-星辰花31

ABO梗,带球跑,不虐,慎入

O-坤泽

A-乾元

B-中庸

———————————————————————

辰儿发现,他突然开始讨厌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爹爹

前一秒还曲着膝手足无措的想讨好他,后一秒就把他推得远远的一个人霸着娘亲的怀不准他靠近

娘亲香香软软的怀抱本来是属于他的

想着,小人艰难地爬上石床,站起来时,却发现自己还没有男人挺拔的背脊高

像个小皮球一样朝他后背撞去,却不料男人突然转过身,惊愕一闪而过,随即稳稳当当地将他抱入怀中

没反应过来的人儿就这样倒在男人温暖的怀里

安静了一秒,他总算回过神来,挣扎着起身,摇晃着身子惹得男人忍不住伸出手圈住他

“辰儿乖”

男人实...

ABO梗,带球跑,不虐,慎入

O-坤泽

A-乾元

B-中庸

———————————————————————

辰儿发现,他突然开始讨厌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爹爹

前一秒还曲着膝手足无措的想讨好他,后一秒就把他推得远远的一个人霸着娘亲的怀不准他靠近

娘亲香香软软的怀抱本来是属于他的

想着,小人艰难地爬上石床,站起来时,却发现自己还没有男人挺拔的背脊高

像个小皮球一样朝他后背撞去,却不料男人突然转过身,惊愕一闪而过,随即稳稳当当地将他抱入怀中

没反应过来的人儿就这样倒在男人温暖的怀里

安静了一秒,他总算回过神来,挣扎着起身,摇晃着身子惹得男人忍不住伸出手圈住他

“辰儿乖”

男人实在是怕他摔下去,收紧手臂打算将他抱在怀里,却不料被他刚长出不久的小虎牙狠狠一咬

一声吃痛,男人却没有松开圈住他的手

看着男人吃痛的神情,他突然就哭了,豆大的眼里泪落在男人手背上,惊得男人一下子把他抱进怀里不顾他的踢打

“怎么了辰儿”

他的声音哑着,双手也配合着一颠一颠,浓烈的信香将他裹住,试图抚平他没由来的情绪

没成想小人哭得更凶,抽抽噎噎的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

男人站起身走了一圈又一圈,笨拙地用他认为最好的方法哄着怀里的孩子

他实在是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只能不停的释放信香来安抚他

“是不是饿了,娘亲很快就会回来,不哭了好不好”

不提到魏无羡还好,一提到他小人哭得更凶

明明心里讨厌得要死,手却不诚实的紧紧攀住他的脖颈

“我要娘亲,你把娘亲还给我”

他好像突然明白了小娃娃为何哭闹

“辰儿”

“娘亲是我的,你是坏人”

小孩固执地认为抢走他最爱之人的就是坏人,攥紧拳头砸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

轻轻一下于男人来讲就像猫抓,可他还是喉间一痒轻咳出声

这下又惹得小娃娃红了眼眶,趴着他肩上无声的哭泣

北堂墨染遇到了人生第一个难题,初为人父不知如何哄哭泣的孩子

这个坚毅冷峻叱咤风云的男人第一次被一个孩子弄得手足无措,挺着背脊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薄唇轻启也不知如何开口

“我没有抢走你娘亲”

“你,有,我不,喜欢你,娘亲,明明,是我的”

“娘亲,不要,我了”

磕磕绊绊总算说出了心里话,北堂墨染看着缩在自己怀里的娃娃软了心窝

“娘亲没有不要辰儿,爹爹也没有”

“你骗人,你是坏人”

“我要娘亲,你把娘亲还给我,把娘亲还给我”

好像要把这几年受的委屈哭出来一样,泪水如决堤般涌出,浸湿了北堂墨染的衣襟

当了好几年懂事宝宝的小娃娃突然就在这个陌生父亲的怀里溃不成军

北堂墨染绝对想不到,这是小娃娃第一次将自己的脆弱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

“辰儿乖,娘亲很快就回来了,爹爹没有抢走娘亲”

“娘亲最爱辰儿了,怎么可能会不要辰儿呢”

“辰儿这么可爱,谁舍得丢下”

北堂墨染轻声哄着,大手一下一下抚着他的后背,似有似无的信香缓缓流出,只属于乾元父亲的味道将他笼住

怀里渐渐没了动静,只剩抽抽搭搭的泣音

“你是,坏人,骗,骗我”

“辰儿”

“我不,喜欢,你”

“我,要,找,温叔叔,温叔叔,不骗我”

温叔叔

这个他未曾谋面的人竟在辰儿心里份量这么大

北堂墨染明白自己亏欠两人太多,但当从孩子口中听到对别人的依赖时,他还是没忍住心头泛酸

“辰儿,是爹爹错了,你能不能,再给爹爹一次机会啊”

“就一次好不好辰儿”

“要爹爹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告诉爹爹”

“要星星要月亮爹爹都给你摘下来”

高大的乾元也跟着红了眼眶,一大一小四目相对,亲生父子间隔着厚厚的屏障

指尖抚过小娃娃的脸蛋,却被他生分的撇脸躲开

手指一僵,无力的放下,小娃娃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感受着来自父亲的悲伤

那张酷似魏无羡的小脸哭得眼睛红肿鼻尖通红,惹人怜爱

小娃娃依在他的怀里不说话,比起坤泽,乾元宽阔厚实的怀抱更能给人安全感,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异样的温暖

“等我们回府,爹爹带你去看小马好不好”

“院子里的秋千快完工了,爹爹带你去玩”

“京城里好多地方辰儿都没去过吧,想不想去玩”

绷紧的弦终是断裂,大哭过一场之后是源源不断涌入的疲意,遇刺过后的害怕在乾元的怀里渐渐被冲淡

那句我不喜欢你在看到乾元红了的眼眶后终是没再说出口

趴在他的肩头,年幼的孩子早已在一次次漫无边际的等待中失去了对父爱的幻想

“不要”

嘤咛一声轻如风飘过,却如一记重拳牢牢砸在他的心上

他第一次发觉,深秋的风,也会让人寒到心头

魏无羡回来时便看到这样一副景象

北堂墨染抱着辰儿失神地望着地面,而辰儿却如未涉世的婴儿般安稳地睡在他怀里

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还未等他出声一双红肿的眼便撞进他的心里

“阿羡”

他的声音哽咽着,像被抛弃许久的孤人,北堂墨染起身想去拥住魏无羡,却又被吵醒熟睡的人儿踌躇不前

“把辰儿给我吧”

不用想也知道父子间肯定发生了些什么,可即便这样,魏无羡也不打算过问缘由,迟来的父爱,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填补得上

三年间受过的委屈,同样不是简简单单一句对不起就能化干戈为玉帛

像他这种年纪的孩子,本来应该像市井小巷的孩童一样,骑在父亲肩头,做着与现在毫不相干的梦

而不是被现实逼着长大,受尽委屈也要自己躲起来舔舐伤口

“辰儿每次偷偷躲起来哭的时候,我总在想,要是你在该有多好”

“这样在他被人欺负的时候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躲在父亲的背后”

“而不是满身伤疤却不敢叫我知道”

“辰儿在我身上的时候便已经弱得不行,那时大夫上门给我号脉,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他让我滑胎”

“这孩子就算出生也活不久,这是他的原话”

“我那时感觉,天塌了”

“孩子需要父亲,我以为,看在孩子的份上,你或许能怜悯一点,帮帮我,我在雪地里苦苦等了你一天,可最后,却等来了你一句要去东苑留宿”

“你走后,我便晕倒在雪地里,在侍女来之前我以为孩子肯定掉了,却没想到他生命力这么强,硬是待在我身上陪我熬过最难熬的岁月”

“冬天真的很冷,你知道吗,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我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阿羡”

“北堂墨染,有时候我在想,遇见你,到底是不是一件对的事”

“如果那时我没有遇见你,是不是辰儿就不会经历这些事了”

似乎能感觉到魏无羡气味的人儿扭动身子,迷迷糊糊的往他怀里钻得更深,将大人纷纷扰扰的世界隔绝在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