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肖战时影

751浏览    112参与
叶月迷离

B站: 神官和他的怨种孽徒们 - 第七集•暖宠疾冲&傲娇炸毛言冰云+All时影(羡影)【肖战水仙/战肖水仙群像】


影: 如果我Si了,你会难过吗?

羡: 羡羡不知道

影: 滚!! (艹 又来一个不知道的)

羡: 嘤嘤…师父我磕着了…

影: (糟糕,有点心疼…)


(内容纯属虚构,勿上真人)

 * 所有素材版权为原所有者,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删,感恩

B站: 神官和他的怨种孽徒们 - 第七集•暖宠疾冲&傲娇炸毛言冰云+All时影(羡影)【肖战水仙/战肖水仙群像】


影: 如果我Si了,你会难过吗?

羡: 羡羡不知道

影: 滚!! (艹 又来一个不知道的)

羡: 嘤嘤…师父我磕着了…

影: (糟糕,有点心疼…)


(内容纯属虚构,勿上真人)

 * 所有素材版权为原所有者,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删,感恩

叶月迷离

B站: 神官和他的怨种孽徒们  06 腹黑暖宠疾冲&傲娇狠辣言冰云+ All时影【肖战水仙】


*剧主要更新在同名B站


【冲言是真爱,师父是领钱袋】

影: 小言 你就这么爱他吗

言: 我i的是师父

桑•疾冲•心

言: i师父给师兄银两买糖葫芦

影:  (二度重伤


(内容纯属虚构,勿上真人)

 * 所有素材版权为原所有者,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删,感恩


B站: 神官和他的怨种孽徒们  06 腹黑暖宠疾冲&傲娇狠辣言冰云+ All时影【肖战水仙】


*剧主要更新在同名B站


【冲言是真爱,师父是领钱袋】

影: 小言 你就这么爱他吗

言: 我i的是师父

桑•疾冲•心

言: i师父给师兄银两买糖葫芦

影:  (二度重伤


(内容纯属虚构,勿上真人)

 * 所有素材版权为原所有者,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删,感恩


叶月迷离

B站: 神官和他的怨种孽徒们-第五集 {沙雕甜虐} 冲言+ All时影(冲影/染影/崖影/言影/凡影/三影/羡影) 你就这么爱他吗【肖战水仙/战肖水仙群像】


冲影&言影是纯师徒情,冲言双向暗恋,是真爱❤


【All时影】

师父 : 我Si了,你会难过吗? 

徒儿们 : #%#%#% 

师父 : (吐血


【冲言】

冲言是真爱,师父是意外。


(内容纯属虚构,勿上真人)

 * 所有素材版权为原所有者,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删...

B站: 神官和他的怨种孽徒们-第五集 {沙雕甜虐} 冲言+ All时影(冲影/染影/崖影/言影/凡影/三影/羡影) 你就这么爱他吗【肖战水仙/战肖水仙群像】


冲影&言影是纯师徒情,冲言双向暗恋,是真爱❤


【All时影】

师父 : 我Si了,你会难过吗? 

徒儿们 : #%#%#% 

师父 : (吐血


【冲言】

冲言是真爱,师父是意外。


(内容纯属虚构,勿上真人)

 * 所有素材版权为原所有者,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删,感恩

叶月迷离

每日角色打卡 🌞 

DAY7 今日角色 :肖春生🌊时影⛰️

○───────── ♡─────────○

战战生日刚好是我连续签到第500天的日子。

战战 余生请多多指教~

每日角色打卡 🌞 

DAY7 今日角色 :肖春生🌊时影⛰️

○───────── ♡─────────○

战战生日刚好是我连续签到第500天的日子。

战战 余生请多多指教~

叶月迷离

B站: 满足 (角色群像  / 肖战 2022 生贺 🎂)【肖战】


战战生日快乐!!!


君一笑 . 如春风 . 心满足

身健康 . 万事顺 . 伴于你 


○───────── ♡─────────○


《超星星学园》方天择

《相爱穿梭千年2》梁老板

《哦!我的皇帝陛下》北堂墨染

《斗破苍穹》林修崖

《庆余年》言冰云

《陈情令》魏无羡

《最美逆行者》蔡丁

《狼殿下》疾冲

《斗罗大陆》唐三

《余生......

B站: 满足 (角色群像  / 肖战 2022 生贺 🎂)【肖战】


战战生日快乐!!!


君一笑 . 如春风 . 心满足

身健康 . 万事顺 . 伴于你 


○───────── ♡─────────○


《超星星学园》方天择

《相爱穿梭千年2》梁老板

《哦!我的皇帝陛下》北堂墨染

《斗破苍穹》林修崖

《庆余年》言冰云

《陈情令》魏无羡

《最美逆行者》蔡丁

《狼殿下》疾冲

《斗罗大陆》唐三

《余生,请多指教》顾魏

《玉骨遥》时影

《梦中的那片海》肖春生

 

《捉妖记2》 小妖

《素人特工》没脚的小凤

《诛仙 I》张小凡


○───────── ♡─────────○


BGM: 满足 【肖战】

所有素材版权为原所有者,如有侵权,请告知,即删,感恩

公子扶苏🎋

【染•影】人生若只如初见•6

祝各位食用愉快❤️

—————


  北堂墨染一笑:“没什么,只是北地素来荒凉,也就我这王府集天下四时之景,闲来无事便四处逛逛,权当消遣。”


  时影道:“早听闻宸王殿下辅佐当朝皇帝日理万机,想不到竟也有‘闲来无事’的时候。”


  潜台词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闲来无事”便闲到我这里,真无语。


  北堂墨染愣了一下,自他掌权以来,就鲜少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刺儿头也不是没有过——早就投胎转世去了。


  他愈发对眼前的空桑太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倒也不恼:“老黄牛耕地也有休息吃草的时候,我为何就要连轴转?”


  时影“嗯”了一声,“倒也是,不能虐待动物,官府要...


祝各位食用愉快❤️

—————


  北堂墨染一笑:“没什么,只是北地素来荒凉,也就我这王府集天下四时之景,闲来无事便四处逛逛,权当消遣。”


  时影道:“早听闻宸王殿下辅佐当朝皇帝日理万机,想不到竟也有‘闲来无事’的时候。”


  潜台词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闲来无事”便闲到我这里,真无语。


  北堂墨染愣了一下,自他掌权以来,就鲜少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刺儿头也不是没有过——早就投胎转世去了。


  他愈发对眼前的空桑太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倒也不恼:“老黄牛耕地也有休息吃草的时候,我为何就要连轴转?”


  时影“嗯”了一声,“倒也是,不能虐待动物,官府要罚钱。”时影不愿与他多说,加上些许国仇家恨,话语中的讥讽之意也更甚,只想将他气得拂袖而去。


  潜台词:你不是人。


  北堂墨染:“……”我招你惹你了?


  他略一思忖,看来时影是不欲与他过多交流了。不过也是,若换做是他,他自问不能与一个敌国的王爷好声好气的说话,说不定还不如时影。


  时影暗自思索,亦觉得自己太过了些,空桑此番遭难,中间弯弯绕绕何其复杂?更不要说还有些自作自受的成分,虽然北堂墨染是黄道国真正的掌权人,又怎么能都扣在他的头上?即使是自己有些怨气,也不能针对他人。


  于是又捡起刚才的话题:“宸王殿下……也懂剑法吗?”


  北堂墨染瞬间就明白了时影的意思,便也将刚才“不是人”的尴尬话题略过:“略懂一点,不精。方才见你树下舞剑伴上这落花之景,不由得想起曹子建之《洛神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当真不是夸大之辞。”


  时影微微一笑:“这落花纷纷,胜似雪景,我生于南方从未见过白雪纷纷而下的样子,见此景色心有感慨随意舞剑,宸王殿下过誉了。”


  “不用唤我宸王殿下。”北堂墨染突然道。


  时影惊讶:“嗯?”


  “显得生分,也过于拘礼了。我这人,一向不喜这些繁琐的礼数,在那些场合是不得不做,平日里我更喜欢随意些。”北堂墨染道,“你唤我墨染就好。我则唤你影,如何?”


  时影倒也不与他客套,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墨染。”


  北堂墨染想起来他来寒薇阁的原因:“影,我的一个门客和我打赌,若下棋输了就请我们这里最有名的舞姬来跳舞以作观赏,每跳一步就要黄金一两,这不,他输了,今天晚上那舞姬来这儿献舞,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时影犹豫了一会儿,道:“一步一两黄金?想必若是没有些真功夫也不敢这么开价,倒让我也有些好奇了,既然如此,我就去看看这一步一两黄金的舞。多谢墨染盛情相邀。”


  北堂墨染一笑:“那好,咱们今晚酉时二刻【注1】秋水台见。”


  

  

  

  

  

  

  

  

  

  秋水台,是北堂墨染在王府设宴、听戏赏舞之处,整个高台都是用汉白玉垒砌而成,足有九丈九尺九寸【注2】高,台下临湖,乃是皇宫中碧波潭的一角。台面开阔,方圆数十丈左右,中间有数个小水池错落分布,水池之间高低也有所区别,回廊凉亭绕秋水台按对称之势建成,高度也逐渐下降,以示主客尊卑有别,廊下桌案照客人数量按需摆放。秋水台地势最高之处的凉亭,自然就是北堂墨染的席案所在。(此段建议读两遍,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


  那里的桌案一向只摆一张,今天不知何故竟摆了两张。


  苏寻仙一来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正好近卫队长楚胜男经过,忙拉住她,急急询问道:“王爷那儿,怎么摆了两张桌子?”


  楚胜男低声回道:“王爷请了空桑太子一同观看舞蹈。”


  苏寻仙一惊:“空桑太子?!那个时影?”四下看了看,又道:“那也不该摆在一起啊?那时影不过是个质子……怎么能和王爷平起平坐?”


  楚胜男道:“平起平坐,呵……王爷的心思,别说你了,我都猜不到。反正,王爷怎么说,咱们怎么做就是了。”


  苏寻仙看着秋水台四周比平日听戏时多了两倍的近卫,僵硬道:“……也是。”


  北堂墨染的声音在背后悠悠响起:“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反而在这里嚼舌根?”


  楚胜男很没义气的溜了,苏寻仙三魂七魄险些吓没了两魂六魄,腿也软了一半,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苏……苏寻仙,见过王爷。”


  北堂墨染颔首道:“免礼。”


  苏寻仙这才直起身来,抬眼看到北堂墨染身边的白衣男子,想必就是那空桑太子时影了,很有眼色的道:“见过空桑太子殿下。”


  时影道:“不必多礼。”之后就不发一言。三个人这样对着,气氛诡异的紧。


  北堂墨染轻飘飘地看了苏寻仙一眼,看得苏寻仙浑身发凉,才对时影道:“影,咱们这就进去吧。”


  时影“嗯”了一声,和北堂墨染并肩走了进去,苏寻仙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待他们落座了之后,才战战兢兢的坐下。暗自道:王爷什么时候和那时影关系这么近了?


  编钟的声音响起,纱帘一幕幕的打开,舞蹈开场。


  丝竹弦响,无鼓自鸣。加上秋水台小池的漫漫水汽,竟让人有一种身在瑶池之感,飘然欲仙,不知今是何夕。


  台上女子身姿曼妙,柔若无骨,眼若秋水,水袖飘飞,在一众伴舞中极为醒目。

  

  北堂墨染心道果然是有些真本事,比皇宫中的舞女不知强了多少,这一步一两黄金的价钱竟莫名觉得合理起来,反正破的又不是自己财,管他合不合理呢。一边对时影道:“影,你觉得这舞,跳得是谁?”


  时影心中早有答案,道:“应是嫦娥。”


  苏寻仙连忙道:“太子殿下好眼力,此女所舞,正是《寒月孤》。描述的是嫦娥虽偷灵药成仙,虽然长生不老,但日日独守冰冷的广寒宫,悔之晚矣的故事。”


  北堂墨染赞许的看了他一眼。殊不知只有他和时影在认真欣赏这绝世一舞,而苏寻仙却一边肉疼一边数舞姬已经跳了多少步。苏寻仙心中已经隐约明白,想是北堂墨染已经知道他几天前私自藏下了几个附属国的部分贡品,因此让他散散财,以示惩戒。


  散财就散财吧,总比掉脑袋强。


  空无一人的寒薇阁,后院温泉池,一条人影如鬼魅一般掠过,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带起。


  她没有动这里的任何东西,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


  一些白色的粉末纷纷扬扬的飘洒在温泉池里,很快就消融在了温热的泉水中。


  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


  

  

  

  

  

  

  

  

  

  秋水台上的歌舞仍在继续。


  月上梢头,在场的人,无论是北堂墨染,时影,亦或是苏寻仙和那些守卫,几乎都已经放松了下来。


  乐声进入了高潮部分,完美的掩盖住了那细小的、利器刺破空气的声音,是以当北堂墨染惊觉不对之时,一根带着寒光的银针与他的距离已不足一尺,直直的冲着他的眼睛刺来!


  苏寻仙与他的距离太远,即使是近卫想要相救也已不及。


  北堂墨染身前金光大盛,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是时影的结界。


  反观那结界,竟然被那银针扎穿了三分,好歹是卡住了那针,不然现在北堂墨染就成了一个独目王爷。而苏寻仙的结界随后便到——速度已然很快了,笼罩住了时影和北堂墨染所在的凉亭。


  结界消失,银针随之掉在桌案上。


  时影从小修习功法到现在,他的结界几乎到了无人能破的境界,包括他的师父大司命也不行,如今竟然被一根小小的银针刺破,而他也因此遭到了极重的反噬,吐出一囗鲜血来——由此可见这个银针的主人是何等的修为。


  北堂墨染顾不上其他,忙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时影,急声问道:“你怎么样?”


  时影用手撑住桌面,强撑着摇头道:“没事。”


  但苍白的面色和嘴角的殷红,昭示着他的情况着实当不起“没事”二字。


  苏寻仙“传太医”三个字刚喊了一半,北堂墨染便厉声斥道:“闭嘴!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了这等事,还传太医?难不成你还要闹得人尽皆知?!来人!快叫……”


  而当北堂墨染再次环顾整个秋水台,竟然发现除了他,时影,苏寻仙及听到动静冲进来的楚胜男之外,再无第五个站着的人,近卫和台上的一众舞女都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楚胜男倒吸一口凉气,才道:“禀王爷,不只是台上的近卫,外面的也……”


  北堂墨染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眼见着时影又咳了几口血,连神志都有些迷糊了,赶紧对楚胜男道:“台上的这些——都处理了吧,沉湖,或别的什么方式。”想了想又道:“这些舞女比近卫更先被迷倒,应该是修为上的问题,就和外面的近卫一样,喂点东西,随便找一个理由糊弄过去,务必彻查此事,不许走漏风声。苏寻仙——”


  “把玫月叫来,来了让她直接去寒薇阁,我先把影送回去,这根银针你拿去,让玫月看看。”


  说完,就把时影扶了起来,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半扶半抱的急匆匆的离开了。


  

  

  

  

  

  

  

  

  

  此时已是人定时分【注3】,寒薇阁灯火通明。


  朱颜被言冰云拦在了西厢房里,重明那边也被言冰云隐瞒了下来,她自己也明白自己应该尽量少出现在宸王府里的人面前,虽然担心时影的状况,还是逼迫自己镇定下来,老老实实的待在西厢房——“现在不是可以任性的时候,不能害了师父。”她对自己说。


  北堂墨染几下就把时影的外衫脱了下来,让他仅着中衣躺在床榻上方便玫月检查伤情,又让澜珊打了一盆水将布巾浸湿,用来擦去他嘴角不断涌出的鲜血。言冰云尝试着给时影渡了一些灵力,却发现渡了灵力之后时影咳出的鲜血只多不少,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再说那玫月,原是北堂墨染的私医,幼时曾被北堂墨染所救,也是在北堂墨染的帮助下习得神医妙手,故与天道订立契约,愿一生为北堂墨染效力。现在北堂墨染急召,自然也来的极快。


  她甫一进屋,只向北堂墨染点了点头,算得上是行过礼,随后打开了随身携带的乾坤袋,将一应物品摆在榻边的几案上,都准备好之后就开始检查时影的脉象。


  她把过脉之后,又在时影胸口几处大穴上按了按,道:“喘喘连属,其中微曲,又时而成前曲后居,如操带钩;不上不下,如循鸡羽。是心肺於堵之象。敢问这位公子可是运行灵力之时被外力强破而遭到的反噬?”


  “是,”北堂墨染道,“可有解?”


  玫月笑道:“王爷说笑了,这世上,没有玫月解不了的病,治不好的伤。”


  她取了几个大小不一的金针,用火烤过之后稳稳的扎在时影胸口的几处大穴上,一手把脉,一手捏诀,快速在心脉肺经处打入几道灵力,凝力于灵台,五指回力一收,金针尽数飞起握在手中,按在时影脉上同时聚起一道柔和又强劲的灵力,沿手臂经脉打入心肺——


  时影呛咳几声,吐出一口紫血,紧皱的眉峰也放松了下来,北堂墨染连忙擦去了。玫月见了,喜道:“王爷可以放心了,这位公子的伤已解了。若是可以去温泉里待一会儿——我是说,在温泉里泡上半个时辰,温养一下心肺经脉就更好了。”


  北堂墨染赞道:“做的不错,医术越发长进了。”


  玫月得了北堂墨染夸奖,自然是喜不自胜:“这都是玫月应该做的。”转头又对言冰云道:“你可是这位公子的侍卫?方才这位公子心肺经脉於塞不通,只输灵力不但无用,反而会伤上加伤。幸亏你脑子灵光,见情况不对没有再强行输送灵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言冰云面露愧色,道:“云某【注4】受教了。”


  玫月道:“王爷,方才那根银针玫月看过了,只是一根很普通很普通的银针,没有一点儿特殊的地方,不仅无毒,甚至连纯银都算不上,恕玫月无能,看不出什么来。”


  北堂墨染摇头道:“不是你的错,罢了,你先退下吧。”


  玫月应了声“是”,便收拾东西退下了。


  屋内正沉默着,时影咳嗽了几声,方才悠悠转醒。眼神聚焦了好一阵,头脑才渐渐清明,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了寒薇阁。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北堂墨染一边问,一边给时影掖了掖被子。


  时影坐了起来,言冰云在他身后垫了两三个软枕方便他靠着。运了运灵力,走了一个小周天,发现胸口的沉重感荡然无存,道:“已经没事了。”


  北堂墨染道:“你说的没事我可不敢信了,方才在秋水台上你也说没事,结果人就晕过去了。以后可不要再逞强了。”


  这句话里带着明显的责备与关心。北堂墨染说完自己也愣了一下,不由得尴尬的别过头去。


  时影还是第一次收到来自同龄人的关心,不由得脸上发烧,局促道:“今天晚上有劳墨染了,我……”


  北堂墨染叹了口气:“这事说起来我也有愧,明明是冲着我来的,平白连累了你。罢了,你好好休息,玫月,她是我的私医,方才说了,你最好去泡泡温泉,寒薇阁后院就有,有利于温养心肺经脉。我该走了。”


  时影的喉结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只点了点头。


  北堂墨染走后,时影就开始出神的想着什么,于是室内又是诡异的沉默。


  言冰云试探着道:“殿下?您……”


  时影一下子回过神来:“啊?哦,我已经没事了,都这么晚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辛苦你了。”


  言冰云满腹狐疑,却也不好再问,就告退了。


  但是有一个问题困扰得他睡不着觉:殿下和那个宸王之间……怎么怪怪的?


  

  

  

  

  

  

  

  

  

  时影披了外衫悄悄去了北堂墨染所说的后院温泉,果不其然,一眼温热的泉水正在一个六角凉亭正中袅袅的冒着热气,凉亭的柱子之间垂挂着纱帘以作遮挡,为了避免帘子被风吹起,纱帘下面挂了许多玉坠。池边有软榻、几案和衣架,几案之上皂角之类的沐浴用品一应俱全。


  时影心中暗暗赞叹。他把言冰云打发走之后就急不可耐的来到后院,一是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实在难以忍受,二是在宸王府住下的第一天因为心里压着许多事忘了要沐浴——他是有些洁癖的,自己都有些嫌弃自己。


  他把换洗的里衣、中衣和外衫搭在衣架上,将旧的里衣搭在案边——上面有几团已经凝结的血迹,“明天叫澜珊拿去浆洗了吧。”他想,一面慢慢的将自己浸在了泉水中。


  正当他沐浴完毕准备起水时,忽然感觉到一股极其强横霸道的气息掠过,但显然不是为了偷袭暗害他来的——他能感知道那气息停在了王府外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等的就是他。


  他来不及多想,迅速起身披上衣服隐藏好气息追了出去。


  

  

——end.——


注1:大概是晚上七点多。

注2:九在中国古代是最大的阳数,墨染却能用,你想,你细想。

注3:大概是晚九点。

注4:言冰云不能用真名。

  

我一个高中生,为了写文又是查文学常识又是查中医医书的我容易吗我😭

(bushi)

南夏轻风

双影脑洞

 大雨磅礴而下,嘈嘈切切错杂弹间带着狠绝的戾,势要摧毁世间一切。

 神庙中空旷寂静,烛火摇曳,昏暗缱绻,刻板规肃的神像悲天悯人之貌,又似道貌岸然之虚伪,袖手旁观,无情的眼中似带着轻蔑与惩戒,看向地上的少司命。

  刚受完雷刑,伤痕累累的时影倒在神像前尚留一口气,鲜明又悲怆,温润泽玉,蹁跹白衣上布满刻骨的血痕,若奄奄一息的白鹤

 身前是另一位时影,白衣若雪,清绝一身,一扫尘嚣,神情倨傲,冰冷举着剑对准虚弱的时影道:“影,你不该动尘心的。”

  

——————

真的脑洞,好戳我,谁懂😭😭

记个脑洞,太绝了,有空衍生下

单纯喜欢这个剑拔弩张的双影氛围,自行体会哈

 大雨磅礴而下,嘈嘈切切错杂弹间带着狠绝的戾,势要摧毁世间一切。

 神庙中空旷寂静,烛火摇曳,昏暗缱绻,刻板规肃的神像悲天悯人之貌,又似道貌岸然之虚伪,袖手旁观,无情的眼中似带着轻蔑与惩戒,看向地上的少司命。

  刚受完雷刑,伤痕累累的时影倒在神像前尚留一口气,鲜明又悲怆,温润泽玉,蹁跹白衣上布满刻骨的血痕,若奄奄一息的白鹤

 身前是另一位时影,白衣若雪,清绝一身,一扫尘嚣,神情倨傲,冰冷举着剑对准虚弱的时影道:“影,你不该动尘心的。”

  

——————

真的脑洞,好戳我,谁懂😭😭

记个脑洞,太绝了,有空衍生下

单纯喜欢这个剑拔弩张的双影氛围,自行体会哈

太阳
  中秋安康!时影

  中秋安康!时影

  中秋安康!时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