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肖战生日快乐

2545浏览    432参与
玖♡.

昨天的成果(隐藏款第二次就抽到了,让我叉会儿腰\^O^/)

昨天的成果(隐藏款第二次就抽到了,让我叉会儿腰\^O^/)

肆酒

Chapter.3

王一博最终也没有去自首,他去档案室偷了证据和资料档案,用肖战改良过的录音笔传回警局。

  

确定了刑警埋伏的地点和人数之后,王一博就和肖战分开了。

  

他站在门口,看着垂着头又红了眼睛的肖战,笑了笑。

  

“不许哭了,回去之后要给伤口上药,不要沾水,训练也别那么累了。”

  

王一博很想揉揉肖战的脑袋,但是他克制住了,最后,他说,“记得答应我的话,不许寻什么短剑,好好的等着我回来。”

  

肖战依旧低着头,死死的抿住唇,抿成了一条线,无论怎样也不让眼泪流出来。

  

“笨蛋。”王一博无奈,“我走了。”

门“砰”地一声关上,肖战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他抬头看......


王一博最终也没有去自首,他去档案室偷了证据和资料档案,用肖战改良过的录音笔传回警局。

  

确定了刑警埋伏的地点和人数之后,王一博就和肖战分开了。

  

他站在门口,看着垂着头又红了眼睛的肖战,笑了笑。

  

“不许哭了,回去之后要给伤口上药,不要沾水,训练也别那么累了。”

  

王一博很想揉揉肖战的脑袋,但是他克制住了,最后,他说,“记得答应我的话,不许寻什么短剑,好好的等着我回来。”

  

肖战依旧低着头,死死的抿住唇,抿成了一条线,无论怎样也不让眼泪流出来。

  

“笨蛋。”王一博无奈,“我走了。”

门“砰”地一声关上,肖战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他抬头看着王一博走过的,空荡荡的走廊。

“骗子!”

王一博选择了以肖战的身份把证据传回警局,自己则是跟着其他毒贩被围剿。

“说好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的!”

肖战已经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外边的警笛声,他拿起王一博留给他的枪支,快速跑出去,和警队里应外合。

全员归案。

肖战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王一博被警察擒制着双手扣在背后,他正笑着看自己,做口型。

“记得答应我的事哦!”

肖战眼泪差点又流了下来,他僵硬的转过身,不去看王一博。

“小肖,这次卧底侦查做的很不错,多亏了你!”队长拍着肖战的肩膀夸奖,“回队里好好养伤,训练可以暂停一周。”

肖战牵强的扯出一丝笑意,“谢谢队长。”

队长还想说些什么,但察觉到肖战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可能是这几天的新劳旧伤让他有些支撑不住了。

于是就拍拍肖战的肩膀,让他先上车休息。“庆功宴上给你介绍一个人。”

肖战胡乱的点了点头,他实在没有心情去应付别的人。

回到警队后也没有参加庆功宴,随便找了个理由回宿舍去了。

他先去关押出转了一圈,并没有见到王一博。

“还有一群一起关押进来的呢?”他拽住监管原小江的肩膀问道。

“有一些死刑犯已经送进去执行了。”小江答道。

其实王一博问他如果自己死了他会怎么办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是这个结果。

但是他还可以心存侥幸的安慰自己,他想,王一博这个人惯会骗人,他说的话没几分能信的。

他甚至都想到,王一博是骗自己的,他其实根本不爱自己也没关系。

他活着就好了。

肖战的脸一瞬间惨白,他冲着小江笑了笑。失魂落魄的转身,走了。

他总是从各种各样的书籍里看到万念俱灰这个词,他一直不能理解,也不能与之共情,人生还有什么事情会因为其他的人,其他的事,让自己的世界都是去颜色呢。

但如今,他却觉得,万念俱灰,肝胆俱裂,都难以形容他。

他的世界一瞬间惨败,冰雪消融后并没有长出新的绿叶,而是连树木的根部都腐蚀消失掉了。就连沙漠里的黄沙都失了颜色,他看向周围,灰蒙蒙的一片,荒芜不堪。

他亲眼看着黄沙漫卷覆盖住了爱人的白骨,他只剩一个人,在这个满眼荒芜的世界上走,孤独的走。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走,无缘无故的在世上走,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界上某处死,无缘无故的在世上死,望着我。”

诗歌在肖战耳畔荡起,荡得悠扬,荡得惨烈,像是宣示着死期的时钟,在心底一下下敲响。

......

肖战走回了宿舍,外面骄阳似火,好奇怪,他却像是大雨浇了满身。

死刑犯会集中在下午四点执行,他就做在窗边,看着墙上的挂钟,等啊等。

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水果刀,肖战自言自语,“王一博,骗子!”

他的鼻尖发酸,但还是说下去了,“不过没关系,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不和你计较这个。”

“我只怕和你死的时间错开了,我下辈子……就找不到你了。”

秒针滴答滴的走着,肖战轻笑一声,算是释然。

“下辈子你不会不喜欢我了吧?”肖战喃喃着自语,“那到时候我要怎么惩罚你呢?”

肖战看向一旁摆着的蛋糕,上面用绿色的奶油写着:“王一博二十五岁生日快乐!”

“怪我,都忘了今天是几号了。”肖战笑笑,“谁知道你这么不守信用,早知道,今天找个时间和你说句生日快乐了。”

最后一秒的时钟,重重的敲下了一个节点。

肖战闭上了眼睛,把刀抵在自己的心口,“好可惜,没能和你一起吃你的生日蛋糕。”

刀尖渐渐深入,他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裂口处流了出来,肖战长呼一口气。

“结束了。”

他的手腕瞬间发力,想象中的刺痛和心脏骤停的濒死感没有传来。只是手腕被人用力握住,没能再深入半分。

“肖战!”

急切的吼声传到肖战耳边,肖战心脏一颤,手差点握不住刀,他蓦然睁眼。

“王一博?”

肖战急红了双眼,“你他妈逃狱了?”

王一博夺下肖战手里的水果刀,打横抱把人从窗台上抱了下来。

听到肖战那一句质问差点没缓过劲儿来,他无奈着叹气,“祖宗,你能不能好好看看我?”

肖战强制使自己平静下来,看了王一博好一段时间,才发现王一博身上的警服。

右边的胸牌上明晃晃的写着:0805号缉毒警察,王一博。

王一博把肖战放到床上,转身拿出碘酒和棉签,“幸好我来的早一点。”

肖战傻愣愣的看着王一博把自己胸前的衣料扯开,用棉签给自己涂药。

“嘶。”伤口与碘酒碰触,刺的肖战颤抖了一下。

“对不起,我轻一点。”王一博蹙着眉头,只是放轻了动作。

肖战声音有些哽咽,“王一博?”

“嗯?”

肖战差点就要哭出来了,他强忍住眼泪,问道,“怎么回事儿。”

“我一会儿和你解释。”

肖战不愿意,他打开王一博拿着棉签上药的手,“我现在就要听。”

“你到底骗了我多少事情?”

王一博无奈,只好放下碘酒和面前。

起身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报告!编号0805号缉毒警察王一博,卧底匪窝三年,在男朋友的帮助下,任务圆满完成,听从队长指示,归队!”

“报告!编号0805号缉毒警察王一博,除了在三年前接受任务后告而别,其他事情都是真的。”

王一博声音很大,严肃而又庄重的向肖战汇报每一件事情,“喜欢肖战是真的!”

“此生只爱肖战一个人!”

“如用一句假话,死无葬身之地!”

肖战听到最后这句话就坐不住了,连忙拽起王一博的手拍了木质的桌子三下,“呸呸呸!”

“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王一博顿时心软塌塌的,像是被小猫的爪子软软的踩了几下。

他的声音也柔了下来,“报告完毕,请指示。”

不知道什么时候,肖战泪水又糊了满脸,也不知道今天哭了多少次,眼睛又红又肿,像小兔子的眼睛似的。

“那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

王一博狠狠地揉了揉肖战的头发,“有监听器啊,小傻子。”

肖战愤愤的甩掉王一博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那你也不能不告而别啊!你知道……”

肖战的哭腔又溢了出来,“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

王一博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对不起,时间紧急。”

“以后绝对不会了!”

肖战的身体随着小声的抽噎一颤一颤的,王一博只好把人抱进怀里安抚。

肖战也回抱住他,抱的很紧很紧,丝毫不敢懈怠,仿佛他和王一博的身体之间留了一丝缝隙,王一博都会顺着这个缝隙溜走掉一样。

“那你为什么还问我,‘如果你死了我会怎么办啊?’”肖战把脑袋埋在王一博胸口处,听着王一博强劲有力的心跳,他才会知道这不是做梦,王一博真的在他身边。

他们的爱......真的拥有了意义。

“我们这行,本来就有很多不确定的因为,为国而死,是我的荣幸。”

王一博没有直白的说,肖战也明白,他们会在执行任务时受伤,也会在执行任务时牺牲。

他们的命,早就上交给了国家。

王一博说:“但我的心是你的,是独属于肖战一个人的,经久不变。”

“小骗子,答应我答应的好好的。”王一博掐了掐肖战哭的通红的脸蛋,他只觉得肖战要比三年前瘦上好多,脸上一点儿能掐起来的肉都没有了。

“结果刚才是要干嘛?”

肖战没有回答,他只说,“我的心是你的,永远都是。”

王一博笑了,“表白都没有什么好听的话说吗?偏要说我说过的。”

肖战把他要说的剩下的话说完,“我的命也是你的,你若是出事,我绝不独活!”

“傻子!”王一博轻声骂道。

“骗子!”肖战抬起头,用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王一博。

王一博没有反驳肖战,而是顺着肖战的话,他点了点肖战的鼻尖,“小骗子。”

“再说,哪有你这么诅咒自己的?”肖战撅着嘴,“什么事都没有呢,先问我那种问题。”

王一博明知故问,“哪种问题?”

他鲜少见到肖战这么软的样子,好不容易见到一次,当然要可劲儿欺负着了。

果不其然,肖战瞪着那双红肿的双眼,一字一顿道,“不!吉!利!”

“好。”王一博对肖战自然是宠溺无边,只能低头认错,“我错了。”

“对了。”肖战突然想起了什么,挣脱王一博的怀抱,跑到窗台边把蛋糕小心翼翼的捧起来,再送到王一博身边。

用有些哽咽又有些沙哑的声调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肖战放下蛋糕,把上面25字样的蜡烛点着,告诉王一博说,“愣着干嘛,许愿啊!”

王一博怔愣着看着肖战,半晌,才轻道一声,“好。”

王一博闭着眼睛,十指交叉握拳,很快他又睁开了眼睛,笑着对肖战说,“我向蛋糕神要了两个愿望,我们平分。”

肖战不满王一博这哄小孩的语气,嘟囔着,“哪儿有什么蛋糕神啊?”

但他还是学着王一博那样,许愿。

【希望王一博永远平安,无忧无难。】

肖战睁开眼睛的时候,王一博也闭着眼睛,他便等到王一博许完愿,好奇道:“你许的什么愿望?”

王一博不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哦。”看着肖战有些失望的眼神,他还是决定好心的给他一个提示,“或许我们许的愿望是相反的?”

“什么?”

王一博问他,“你许的关于谁的愿望?”

“你的。”

王一博一脸的不出所料,“好巧,我许的是你的。”

王一博的愿望【希望肖战平安顺遂,长乐未央。】

闹腾了好久,夜幕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临,肖战和王一博都心知肚明,无论许多少个愿望,他们的祝福永远关于对方。

肖战闭上眼睛,缓缓的靠近王一博,唇瓣慢慢的印合,本想轻啄一下就离开,可没想到王一博追着自己的唇,越发深入。

月光朗朗,星光杳杳,无不照耀着在夜幕下拥吻的少年,荒芜的飞沙会被绿洲覆盖,他们的爱与他们同样,在沉朗夜色中熠熠生辉。

END.

肆酒

Chapter.4

《归鸟来贽》|​22.1005生贺


就像是不能见人的秘密被昭示于众,溃烂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信封上写是给我的。”肖战仰着脑袋,与王一博四目相对,“我可以看看吗?”


不知怎的,王一博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19.1007  TO:肖战,到巴黎了么?一切还好么?什么时候回来?】


王一博瞟到了信上的字,目光从信纸硬生生的转到了肖战手腕上的疤,在心里回应着当时的问题。


不好,一切都不好,怪你。


王一博突然感到没来由的心慌,于是他走到肖战身后,抱着他坐下,下巴抵在肖战的肩膀处。


肖战故意往右靠了靠,两人的脸就虚虚的贴在一起了......

《归鸟来贽》|​22.1005生贺


就像是不能见人的秘密被昭示于众,溃烂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信封上写是给我的。”肖战仰着脑袋,与王一博四目相对,“我可以看看吗?”


不知怎的,王一博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19.1007  TO:肖战,到巴黎了么?一切还好么?什么时候回来?】


王一博瞟到了信上的字,目光从信纸硬生生的转到了肖战手腕上的疤,在心里回应着当时的问题。


不好,一切都不好,怪你。


王一博突然感到没来由的心慌,于是他走到肖战身后,抱着他坐下,下巴抵在肖战的肩膀处。


肖战故意往右靠了靠,两人的脸就虚虚的贴在一起了。


【19.1011 TO:肖战,比赛输了,对不起。】


……


【22.1005 TO:肖战,生日快乐。】


 三年,从未间断。


肖战把最后一封信纸塞进信封里,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张了张口,顿了良久,才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说:“头一次见到有人把信当成日记写的。”


“我解释。”王一博低低的声音从肖战的耳后 传来,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我以为你去了巴黎,会遇到更多更多与你志同道合的人,会遇到更多比我好太多的人。”


“我不知道,你去了巴黎之后还会不会喜欢我。”


当时王一博处在低潮期,他觉得肖战会发展的越来越好,好到自己配不上他。


他用他可笑的自卑,换得肖战手臂上的两道疤。


肖战静静的听着他说,在他又要开口道歉之前打断了他,“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王一博把被打断的话咽了回去,跟着肖战去了画室。


艺术家大多不太喜欢在创作的时候跟别人打交道,所以偌大的画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要把我的画画完。”肖战说。


王一博看了一眼,很眼熟,像是昨天被撕碎的那副。


肖战已经开始动笔了,而他却没告诉王一博要做些什么,王一博就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站到肖战画的疲倦了,这时,天已经要黑了。


肖战抬头看到王一博,先是错愕了两秒,之后又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你一直站在哪儿来着?”


“怎么不叫我?”


“你今天没有任务,不用傻站在那儿,我的model先生。”


王一博像个傻子一样,愣愣的看着肖战含笑的眉眼,以为他只是做了一场梦,一个很漫长的噩梦,梦醒之后,还是三年前,肖战眉眼带笑看他的样子。


肖战要王一博过来,看他的画。


王一博才回神,向肖战走去。


月亮出来了,与星光一同倾洒在肖战身上,他的眸子亮晶晶的,像是披星戴月的神明。


鬼使神差的,王一博竟把藏在心底很久的话问出了口,“肖战,你还爱我吗?”


肖战什么都没说,他示意王一博先看他的画,如同王一博在画展上的看到的那副,飞机和男人展开的手臂。


只不过这副画跟之前那副有所不同,背景不再是压抑释放的杂乱无章,而是许多散落的泛黄的信封,而男人的手臂怀抱住了一个穿卡其色风衣的小画家。


他说:“这副画三年前和《疯子》一起画的,今天才正式完成。”


肖战抬手环住了王一博的脖子。


“没有艺术家不爱他的缪斯。”


王一博垂眸,与肖战四目相对,像是倏地撞进了银河,陷落近他绝无仅有的温柔,只一眼,便再也挣不开了。


他情不自禁的靠近那张日思夜想的脸,轻咬住肖战的唇,就在没了多余的动作,他阖上眼帘,像是信徒虔诚的祷告。



一吻落闭。


他说:


“肖战,你才是我的神明。”


—全文完—







念瑭

不晚【1005生日贺文】

论对象18岁时有多甜

假如时光回溯肖哥遇见了18岁的耶啵

短打,2k


1.

 下午的放学铃刚刚敲响,教学楼瞬间沸腾起来,校门口更可谓是人潮涌动。

女孩子们手挽着手走进街角的甜品店,一群男生拿着篮球兴冲冲地奔向球场。

肖战站在一处树荫下,阳光与颜值的加持让不少女生驻足。有大胆一点的女孩子拿着手机上前,想要联系方式。

肖战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有对象了。”虽然他现在还不认识我。

女孩子有些失望,但还是扬起笑脸。“小哥哥一定要跟对象好好的哦,祝你们幸福。”

肖战笑着点头,接受了这个来自陌生人的祝福。

等了许久,肖战终于看见了自家小朋友。

看着对方走进一条小巷,肖...

论对象18岁时有多甜

假如时光回溯肖哥遇见了18岁的耶啵

短打,2k


1.

 下午的放学铃刚刚敲响,教学楼瞬间沸腾起来,校门口更可谓是人潮涌动。

女孩子们手挽着手走进街角的甜品店,一群男生拿着篮球兴冲冲地奔向球场。

肖战站在一处树荫下,阳光与颜值的加持让不少女生驻足。有大胆一点的女孩子拿着手机上前,想要联系方式。

肖战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有对象了。”虽然他现在还不认识我。

女孩子有些失望,但还是扬起笑脸。“小哥哥一定要跟对象好好的哦,祝你们幸福。”

肖战笑着点头,接受了这个来自陌生人的祝福。

等了许久,肖战终于看见了自家小朋友。

看着对方走进一条小巷,肖战立刻跟了过去。

但眼前的巷子中空空荡荡,丝毫不见人影。

肖战一愣,身后空气快速流动产生的气流从耳边穿过,他兀地回身将背后偷袭的手抓住,顺便把手的主人抱了个满怀。

手被箍住,身体也被死死搂住,王一博半分挣扎不得,只能愤愤开口:“你谁啊!为什么跟着我?”

看见人气得眼睛都红了,肖战立马心软,嘴里开始哄了:“我不是来欺负你的,”肖战单手抓住王一博的两只手别在背后把人抱住,另一只手轻轻地勾着对方的下巴把对方的脸抬起来,“我可是你未来男朋友。”

意料之中的,王一博一脸不相信,别过头不肯看他。

“你当是拍电影呢!什么未来男朋友!”

肖战把人抱得紧紧的,生怕接下来的动作会让小朋友跑了。

大手从下巴滑落,在怀里人的腰上捏了一下。

“你这儿最敏感了,每次只要我一碰这儿你眼睛就要红了,”手下纤细的腰肢微微颤抖着,肖战的手却毫无停滞地继续往下滑,他低下了头,“你眼尾红红的时候真的好漂亮。”

肖战比怀里人高了大半个头,微微垂首时呼出的热气正正扑在王一博的耳旁,徒惹得梅染白雪,胭脂色红。

王一博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由那只大手一路畅通无阻摸到了他的腿上。

腿根被手轻轻地摩擦揉搓,王一博像是只熟透了的虾子,满脸绯红,腿软得几乎站不住,全靠腰间那只手紧紧抱着才不至于跌到地上。

那只作恶的手慢慢滑动,四处揉捏。

“我记得你腿根有一颗小小的痣,每次亲这的时候你都很害羞,有几次还哭出来了。”

18岁的小朋友尚不知人事,连小姑娘的手都不曾牵过,怎禁得住肖战这一番亲密无间。

“你...你tm赶紧松手!再不放开我就...”

肖战看着在眼前晃悠悠的粉红耳垂,从心地一口含住,细细舔弄,言语模模糊糊的传来:“你便如何?不如我让你抱回来?”

敏感的耳尖还被人含着,一阵阵酥麻自耳垂直冲头顶,搅得脑中一片空白,眼里烟花不断。

王一博骤然失了力气,整个人都软软地扒在肖战身上。

不久,肖战放过了那片绯红,将头埋在王一博颈间,让呼出的热气染红了那一截修长雪白的脖颈。

“还要继续听吗?我可以说到你相信为止。”

王一博凭着最后一丝清明摇了摇头,蹦出了奶呼呼的小奶音:“不用了。”这人对他哪哪都门清,再继续下去还不是他被欺负。


2.

最近班上同学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冷酷校草如今篮球也不打了,一放学就走,平时总是一有空就抱着手机,脸上随时都是笑容。

跟校草一起打篮球的队友外兼校草同桌,肩担全体女同学的重望,勇敢发问:“博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目光从聊天记录上收回,王一博望着一众假装不在乎实则早就竖起耳朵偷听的围观群众,很轻松地点头:“是啊。”

众人:!!!

一群人刷的围上来,叽叽喳喳。

“博哥,谁啊?我们认识不?”

“滚!应该这样问,哥,嫂子漂亮不?”

“你这不废话!能配得上博哥的,绝对美若天仙。”

众人猜个不停,殊不知主角早就趁乱从后门溜了。


3.

肖战正站在院子里浇着花,背后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在身后人正要扑上来的时候,他兀地转身,来人不及停下动作,直接被抱了个满怀。

肖战挑眉,笑道:“怎么,这才多久没见,就开始投怀送抱了?”

王一博没反驳,只顾着一个劲的往他怀里拱。

“怎么跟个狗崽崽一样,还拱人呢。”

小朋友登时不乐意了,嘀嘀咕咕地说道:“你才狗呢。”

肖战被他这幅气呼呼的样子笑到,忍不住上手捏了捏他气鼓鼓的小脸,硬生生把人捏笑了。

王一博推开自己脸上这只胡乱作恶的手,憋住笑:“你干嘛哩,别动手动脚的。”

说实话,小朋友笑起来的时候奶膘和小括弧齐飞,唇瓣一翕一动间,粉润沾染上水光,肖战最是受不住他这般模样。

真想让人狠狠欺负他一通。

肖战这样想着,也就做了。

被掐着腰抱到围栏上的时候王一博整个人都懵住了,弱弱地喊了一声“战哥”。

话音未落,唇上一片炽热。

肖战一言不发,摁着人就亲。

没说完的话被吞吃入腹,唇瓣被狠狠碾压,牙关被不属于自己的热度撬开,舌尖被对方勾着缠绵。

小朋友被亲得迷迷糊糊的,奶气的字句从唇齿间漏出:“战哥,唔...你,你怎么亲得这么凶?”

两人呼吸一体,唇贴着唇,鼻尖蹭着鼻尖,眼睫轻垂,一个眼中水汽弥漫,一个眼中欲望纵横。

不知是何时,小朋友的腿已经勾住了哥哥的腰,哥哥的手掩在小朋友薄薄的衬衫里...

“哥,我成年了。”

终是明月高悬红烛夜,相思终成绕指柔。

当亲密无间化为血肉相融,方是,

“崽崽,我爱你。”

“哥哥,我也爱你。”


End:

爱情不分时间,遇见你了,就怎样都不算晚。







阿野【去大号看破冬圆】

生日快乐,我的王子殿下

生日快乐,我的王子殿下

大年初一看无名

  今天是2022年10月05日

我的男孩,31岁生日快乐🎂

愿肖战平安喜乐,往后所成皆所愿

  今天是2022年10月05日

我的男孩,31岁生日快乐🎂

愿肖战平安喜乐,往后所成皆所愿

屋檐的猫
肖战先生生日快乐🎂🎂🎂...

肖战先生生日快乐🎂🎂🎂

今天收获了三只美短小奶猫,嘿嘿,我好开心,应该也有小姑娘,现在还有些丑,还没睁眼,等大了给哥哥看

肖战先生生日快乐🎂🎂🎂

今天收获了三只美短小奶猫,嘿嘿,我好开心,应该也有小姑娘,现在还有些丑,还没睁眼,等大了给哥哥看

小影子²³

        吾爱之人,肖字开头,战字结尾,二字是16画,是我写不尽的温柔。

  ㊗战战31岁生日快乐!❤❤❤

  天天开心!♥

  好好过吧!


        吾爱之人,肖字开头,战字结尾,二字是16画,是我写不尽的温柔。

  ㊗战战31岁生日快乐!❤❤❤

  天天开心!♥

  好好过吧!


及时雨.琑

博肖——生日

今天是肖战生日,王一博决定给他战哥一个大惊喜,于是早早退掉了行程,专门跨越大半个城市在肖战生日的前一天到达了肖战所在的城市

王一博刚把行李放下就开始给肖战准备肖战生日的惊喜,想了想,王一博决定再给肖战亲手做一次蛋糕,上次肖战过生日自己做的太简单了点,王耶啵表示不行,一定要给战哥最好的

于是动身前往蛋糕店,店里只有一个人,店员是一个小姑娘,看见自己非常惊讶,王一博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对面的小姑娘看着自己激动的就差蹦起来了

看着她下一秒可能就真蹦起来了,王一博无奈开口“你好,可以订蛋糕吗”

“啊你好你好,可以可以,那个…你是一博吗?”

“我是”“wocwoc!那个抱歉哈一博我太激动了,我是......

今天是肖战生日,王一博决定给他战哥一个大惊喜,于是早早退掉了行程,专门跨越大半个城市在肖战生日的前一天到达了肖战所在的城市

王一博刚把行李放下就开始给肖战准备肖战生日的惊喜,想了想,王一博决定再给肖战亲手做一次蛋糕,上次肖战过生日自己做的太简单了点,王耶啵表示不行,一定要给战哥最好的

于是动身前往蛋糕店,店里只有一个人,店员是一个小姑娘,看见自己非常惊讶,王一博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对面的小姑娘看着自己激动的就差蹦起来了

看着她下一秒可能就真蹦起来了,王一博无奈开口“你好,可以订蛋糕吗”

“啊你好你好,可以可以,那个…你是一博吗?”

“我是”“wocwoc!那个抱歉哈一博我太激动了,我是…你的粉丝”“没事”

小姑娘终于回归正题“那你要订什么样的蛋糕啊?”王一博看向蛋糕店的各种蛋糕,最后指着一个上面有用糖霜画的小兔子图案的蛋糕“这个可以吗”

“可以的可以的”“我能自己做吗?”

小姑娘愣了一下“可以啊,不过你是要送人吗”“对,送朋友,今天他生日”

听了回答,小姑娘也不在多问,开始认真教王一博做蛋糕

蛋糕很快做完,当小姑娘看到王一博在小兔子上用果酱写上1005的数字后,小姑娘的第一反应是,他不会是给那个肖战做的吧…

不过她也没多问,王一博付完钱后小姑娘再三保证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发出去

——

蛋糕完成了,王一博又在一家小龙虾店订了位置

剩下的就是等着战哥回家了

——

肖战忙了一天,给粉丝拍了生日vlog后回到家还没等开灯就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抱住了,王一博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战哥生日快乐,我们战哥31岁啦”

果然是他,肖战打开灯

“狗崽崽,我不是说了不用来找我吗”

“那不行啊战哥,你生日我必须回来”

肖战哑然失笑

看到王一博做的蛋糕的时候,肖战更开心了,王一博把蜡烛点上,把灯关掉

“战哥,生日快乐,你的31岁生日,我还是陪你过了,我爱你”

“我也爱你,这些狗崽崽”

两人相拥而吻,蛋糕上的蜡烛此刻都透着温馨与美好



你的31岁生日,我给你过,你以后的每个生日我都给你过

换言之

我爱你,所以不想你的生日里没有我的身影

——

有彩蛋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