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肖战言冰云

841浏览    18参与
太阳

他的爱融化在每次你不曾注意的角落

他的爱融化在每次你不曾注意的角落

太阳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古路夏
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真如理

[王倦宇宙/隐藏闲萍]如果种子不死

言冰云=唐三,李弘成=欧思客,战豆豆=朱竹清,

何道人=时年,谭武=泰隆。我流拉郎,苏式推进。


*

“监察院上下当尽全力,辅佐范大人取代新帝。”

“可千万别,”范闲撕鸡腿,“院子闲不闲啊?”

言冰云挑眉:“也好,监察院从此不听你指令。”

范闲依样回敬:“李承平派你杀我?”

言冰云冷脸:“暗杀属六处得力,我来找你——”

“怕六处废物杀不掉人,你亲自过来补刀?”

“范闲,你等着。等大庆变天,你就彻底自由了。”

范闲故作惊讶:“这么有胆略?言冰云,你想让黑骑血洗京都?”

“管好你自己。鸡腿再不吃,我拿去喂猫。”

言毕,监察院新晋院长小言公子拂袖离去。乌压压的袍...

言冰云=唐三,李弘成=欧思客,战豆豆=朱竹清,

何道人=时年,谭武=泰隆。我流拉郎,苏式推进。

 

*

“监察院上下当尽全力,辅佐范大人取代新帝。”

“可千万别,”范闲撕鸡腿,“院子闲不闲啊?”

言冰云挑眉:“也好,监察院从此不听你指令。”

范闲依样回敬:“李承平派你杀我?”

言冰云冷脸:“暗杀属六处得力,我来找你——”

“怕六处废物杀不掉人,你亲自过来补刀?”

“范闲,你等着。等大庆变天,你就彻底自由了。”

范闲故作惊讶:“这么有胆略?言冰云,你想让黑骑血洗京都?”

“管好你自己。鸡腿再不吃,我拿去喂猫。”

言毕,监察院新晋院长小言公子拂袖离去。乌压压的袍服离开视野,范闲耸肩,打个哈欠。战豆豆的催稿手谕又下来了,他得尽快更新,省得范思辙跳起来揍他一脸。

另一边,黑骑迅速而无声地杀进了庆国大内。禁军早成了范闲的人,看在大义情分上,也为小言公子效力。联军围住皇帝寝殿,缩小了包围圈。李承平手腕一抖,正想开启御座机关,使出最后杀招,离他最近的无名小卒猛地甩出一个草藤网兜,落地炸开,蛛网一样扑面而来,当头罩上,拘束了李承平,令他陷在御座,一根手指也不能动弹。

日后言冰云询问李弘成逼宫始末:“蓝银草网?我给你的那个?”

“对啊,”李弘成猛拍大腿,“谁能想到,真用上了,三哥!”

这时的李弘成,已从世袭的靖王爵爷摇身一变,成了如假包换的大庆皇帝。都是监察院好兄弟唐三的功劳,终于让他过足了戏瘾。李弘成掏出不离身的革面本子,分析局势:

“现在,我们史兰客三怪已经包揽了大齐和大庆皇权,戏团的预算飙升到双倍国库水准。接下来就该和朱竹清,我说什么了,战豆豆碰头,一起探索神庙奥秘,还得找找戴大哥、马红俊、大师荣荣和苑长——”

“苑长铁定要哭了。”言冰云抱起废太子宫里的皇家白兔,耙耳顺毛,“教出来的学生没一个想当皇帝。瞧,屁股还没坐热,就想出去耍。”

“嗯哼!小言院长,慎言。批折子我最在行,统统按戏文套路改,没毛病。”

李弘成豪气干云。言冰云提醒:“陛下,您得说‘朕’。”

“好好,朕这就封你为封号斗罗,即日北上,去神庙。”

“臣领旨。”

两人乔装到北齐国境。庆国臣子递来的奏章,李弘成随手批复,走监察院四处暗探的渠道,加急送回朝廷。上杉虎的亲兵正在附近巡防。言冰云放出暗号,早先假死而后归队的北齐副将谭武闻风而至,下马屈膝行礼:“少主。”

“泰隆,苦荷在和谁打架?”一路都在提防的大宗师——等同封号斗罗——并未现身。谭武回道:“没打架。圣女海棠把范闲少爷的新书全都搬去了宗门。苦荷大宗师闭门研修,尚未出关。”

“新书?这回写的谁?”

“写您祖父肖恩大人肖老前辈。”谭武小心翼翼,“少主,您没看过?”

“看了看了,”李弘成立马插话,“小范大人这书里编造太多,人设过于风流香艳,似乎,呵呵,有损国格啊——”

打断他灿烂笑容,言冰云绕回重点:“既然苦荷不来,我们加速赶路。”

和小言公子一样,谭武也在北齐国境栽过大跤、吃过苦头。于是话不多说,人不多留。有谭武掩护,南庆二人使团潜入小树林,同微服出宫的北齐小皇帝战豆豆碰了面。两国首脑亲切会晤并交换了幽冥猫爪和新鲜水果猕猴桃。披着夜色,史兰客三怪起飞,向北。途中落地休整补给,言冰云刚接过一桶热腾腾的香肠,就让人拍了肩膀。

开始他以为是叶知秋。跟到一旁,见到绑着黑绸眼罩的五竹。

“范闲有事?”言冰云下意识问。

“没有。唐昊有话。”

言冰云一惊:“我爸?”

“唐昊说,小姐可能和你母亲一样,被迫献祭,变成了魂环。”

“庆帝晋升大宗师,是吸收了叶轻眉?”李弘成忽然冒头,“这么混蛋!”

“嗯。”五竹依然冷冰冰。

“彩虹侠,你是不是想让三哥帮你复活你家小姐?”李弘成很兴奋。

“对。小姐的真身,也是蓝银草。她留下草籽,在陈萍萍手里。”

言冰云沉思:“可陈院长走之前,不曾交代这个。”

五竹继续道:“唐昊还说,范闲的霸道真气,本质和玄天功相同。使用玄天功,就能发现新的线索。”

“什么新线索——”

可五竹已经消失了。李弘成满脸狐疑:“什么玄天功?”

言冰云敷衍他:“就和范闲一样,操控天地间的真气。”

“哦。那三哥你也会?”

“不太熟。总之,先找到神庙。”言冰云转头,见战豆豆一路寻来,“怎么了?”

“你们记不记得,何道人和陈萍萍有过故交?”

“记得啊!这个时年、何道人,他不是陈萍萍的傀儡吗?”李弘成掏出本子认人,“可没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身份暴露之后他就云游去了,不见了。”

“据我所知,他最后一次露面,就是在北牢关。”

“北地蛮荒,除了我们,没人涉足。”李弘成叫道,“他也在寻找神庙!”

“时年也来自神庙?”言冰云蹙眉,“欧思客,来三个猕猴桃。”

他们再次飞上高空。白昼变短,永夜包围了三人。群星高悬天顶,李弘成快乐呐喊:“千手的克苏鲁,远古的巨神!用你甜美的手腕,赐予我无限灵感!”

“你们看!”战豆豆指向远方。夜色中,神庙的大门时隐时现。言冰云使用玄天功紫极魔瞳,辨清了位置,拉同伴落地。

“是空间夹层。”他熟悉这一带的时空波动,“我用蓝银草探路。”

右手掌探出的草藤,摇曳着荧光,毫无滞碍地纳入神庙之门。言冰云点头,李弘成战豆豆一左一右拉住他,各自戒备好,警惕着向前迈步。周围一片熟悉的景象。

“这不是武魂殿吗!”

李弘成喜极而泣:“我们回来了!”

出来迎他们的是武魂殿首宗座下,菊斗罗大人。白衣端整,一丝不苟。

言冰云尚未放下戒心:“这么说,北齐南庆的世界,全是武魂殿一手打造出来的幻境?”

菊斗罗庄严点头:“首宗大人一向有此爱好。人类的基因图谱,地球全部物种的脱氧核糖核酸序列,都在武魂殿大藏书阁数据库存储之中。”

“也包括叶轻眉和五竹的生物代码?”

“当然了。那个仿生人,总爱钻牛角尖。依我看,既然你们能找上这里,想必也无心执着于复活某一个体的‘神庙使者’了。”菊斗罗语声平静,“武魂殿放出一个叶轻眉,给人类世界的演化进程增添了太多变数。戏好是好看,但没必要覆辙重蹈,再来一遍。”

“三哥,我想和朱竹清去找戴大哥。”李弘成手上快速抄录菊斗罗的话,嘴上也没闲着打岔。言冰云看他一直给自己递眼色,于是找个台阶,主动告辞。菊斗罗没有强留,大大方方放他们走。

“我以为他要把我们关起来。”走在斗罗大陆的日光下,战豆豆忧心忡忡。

“该没必要,我们几个又不是魂兽。”李弘成好奇道,“刚才走之前,菊斗罗想对三哥说什么?”

言冰云摇头。三人径直飞往星罗王国。戴氏兄弟果然在皇家别院切磋功夫。意外的是,范闲也在,单手撑脸,给墙角的蓝银草浇水。

“你找到叶轻眉的草籽了?”言冰云问。

“是啊,最开始我以为,我娘是院长房间里种的野花。”范闲摊手,“结果何道人给我一包蓝银草籽,告诉我,这才是陈萍萍老跛子留给我的宝贝。哎你看,太子和老二武魂融合了,超级封号白虎——”

“那你知不知道,陈院长也是十万年的魂兽?”

言冰云把菊斗罗赠他的花种拿出来,交给范闲:“你来种。你才是他的天命。”


fin.

预祝盛家怡小朋友生日快乐!

真如理

[戴氏兄弟/王倦宇宙]坦塔洛斯场

“世子殿下再不让开,只怕京都城百姓一觉醒来,这流晶河畔醉仙居已然易主,改作第二座陈园了。”

监察院四处主办言冰云公子奉命彻查醉仙居包藏北齐暗探司理理一事。不料四处的密探刚到流晶河畔,便教靖王世子李弘成的王府护院堵在道上,大有兵刃相见的碰撞火花。

面对小言公子的威胁,李弘成风度依旧 :“误会,一定有什么误会。这新来的花魁心思极深,原来伺候的那批仆役,都已送去京都府问话。”言下之意不能更明白了:您监察院想要提人,还得过二皇子一关。

“再说京都城内不是一处管吗……”

李弘成自言自语,声如蚊蚋,还是教耳尖的言冰云听去。

小言公子冷笑:“敌国暗探,自然由我四处例行查办。世子殿下,再不...

“世子殿下再不让开,只怕京都城百姓一觉醒来,这流晶河畔醉仙居已然易主,改作第二座陈园了。”

监察院四处主办言冰云公子奉命彻查醉仙居包藏北齐暗探司理理一事。不料四处的密探刚到流晶河畔,便教靖王世子李弘成的王府护院堵在道上,大有兵刃相见的碰撞火花。

面对小言公子的威胁,李弘成风度依旧 :“误会,一定有什么误会。这新来的花魁心思极深,原来伺候的那批仆役,都已送去京都府问话。”言下之意不能更明白了:您监察院想要提人,还得过二皇子一关。

“再说京都城内不是一处管吗……”

李弘成自言自语,声如蚊蚋,还是教耳尖的言冰云听去。

小言公子冷笑:“敌国暗探,自然由我四处例行查办。世子殿下,再不让路,恕在下不客气了。”两方对垒,闹起来两败俱伤。李弘成想:索性也查不出什么,不如放人进去,走个过场。于是收了阵势,由着四处的人马登堂入室,上下求索。

他自己拉言冰云到角落:“三哥,不瞒你说,朱竹清一个人在北齐皇宫憋着,太无聊了!派这个司理理过来,是方便我们和她传信。我把新写的戏文都送过去给北齐小皇帝了,不比那什么范闲的《红楼》跌宕起伏、出神入化、入木三分?”

“我当然知道。”言冰云,也就是唐三回应道,“欧思客,你把戏楼都开成了青楼,没有监察院护着,光靠那个行事招摇的二皇子,出了事,还不够你喝一壶的!”

“别说,你再不来,真出事了。”

“有同伴暴露身份?受伤了?”唐三捏紧双拳。

“没、没有,先放松,来根肠……”李弘成,或者说欧思客安抚好唐三,继续说,“我跟你理一下人物关系,戴大哥的哥,戴惟仕,也陷进来了。”

“什么?”

“斗罗大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欧思客掏出本子,“看来必须想法子,一起逃出这个幻境……苑长和大师还在神庙打使者吗?”

唐三摇头:“上回去北齐,我本来想找老师,还借用了北齐谍网,谁知……”回想起非常不愉快的北齐之旅,他被人出卖,揭露身份,抓起来严刑问话,“你也一直没他们消息?”

“完全没有。”欧思客摊手。

“这不对劲。”唐三断言,“除非神庙使者都是封号斗罗……大宗师?!”

欧思客敲了敲本面:“所以!我正打算找你和戴大哥。就今晚,明家有一支走私商队要开拔向北,咱们三个藏进一辆货车,连夜北上,和小皇帝朱竹清会合,再继续往北探查神庙。”

“好啊,那戴大哥人呢?”说实话,今日假监察院名义,借口彻查醉仙居,也是为了见一见戴沐白。

“戴……”欧思客笔突然掉了,他匆忙捡起来,“那什么……我带你……这边……”

他引唐三上楼。沿途洒扫的仆役见了他们,都垂着眼远远避开。走廊尽头,原先司理理居住的雅间外,欧思客示意唐三用蓝银草分开左右两扇门扉。门内压抑的气息便传荡出来。有两个人的呼吸,过于相似,强弱有别,叠在一起,沉闷,彼此角力。

唐三退后一步,难以置信。他指着门,睁大眼睛,看欧思客。欧思客仓皇点头,又摇头表示自己事先完全不知。门内一声响动,戴氏兄弟中的一个发现了他们:“欧思客,进来。”

欧思客吓得主厨帽子都歪了。里面的人不耐烦催促:

“快,没东西吃了。”

欧思客抱着食物桶,溜进房间。很快又溜出来,体贴地阖上门。

“怎么样?”唐三被他一把拽走。也未走远。欧思客带唐三悄声潜到隔壁房间,开启一道墙壁机关,对面雅间的情形便一目了然——

那是一座戏台,或者擂台,总之,他们在交战,无声,枕衾之间。戴沐白被蒙住双眼,白虎爪腕禁锢在身侧,戴惟仕正背对他的弟弟,温吞起坐,有节律地摇撼腰杆。星罗皇位第一继承人背后烧伤的疤痕,如虎皮花斑狰狞,在眼前幻化成黑影、烈火和学苑夜空的群星,令他们想起在原本的斗罗世界未竟的冒险。随着兄长霍然发力,戴沐白抛出一声凝滞的叹息,僵停片刻,失魂落魄。半晌,戴惟仕拣起一柄欧思客贡献的美味香肠,不容分说,置入弟弟半开的口中。唐三看到戴沐白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折射出惊人的光芒。

唐三不忍再看,反向操作房间机关,将戴沐白的脆弱隔绝在木雕墙后。定睛一瞧,欧思客正在本子上涂涂改改。纸面上多了一系列连环画,还配上解说唱词:两只老虎,两只老虎,打擂台,秀恩爱……

他恢复了小言公子的森严做派,把手庄重地放在李弘成肩上:

“世子殿下,吃的还有吗?我去把四处的兄弟召回院里,回来陪你慢慢等戴大哥……和他哥。”也不知朱竹清看到欧思客全新的艺术创作,会露出什么表情。之前连载的昊天斗罗和大师联手拔除武魂殿首宗魂骨的戏文,还挺受小皇帝欢迎的……

魏兔兔【看文先置顶/长佩同名/不授权】

小言公子也很帅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愿助仙子

不同类型的古装帅哥,一人千面

不同类型的古装帅哥,一人千面

三秒半小姐

君心似冰云②

若要向人打听这齐国都城上京城最近的新鲜事,十之八九能听到一个名字——富商云家的小少爷云岭西。

这云家久居琅琊郡,本是靠着苦寒的北蛮之地,没什么奔头。然而上代当家人却不知通了哪方门路,做起了北蛮与大齐之间的买卖,上好的皮毛与药材虽难求,但到大齐这一转手,价格便不知翻了几倍。数十年下来,倒也成了一方富贾。

而这云小公子不过弱冠之龄,上有父兄执掌家业不用他挂心,幼从名师却也无甚文名远扬。且这文采才情靠的是天分,他倒也看得开,索性便做个富贵公子,逍遥快活。

这不,才行了加冠礼,云公子便带着仆从在上京城买了宅子,时常做东办诗会行文会友,不多时便在上京文士间薄有声名。


“公子,我们这行事是不是...

若要向人打听这齐国都城上京城最近的新鲜事,十之八九能听到一个名字——富商云家的小少爷云岭西。

这云家久居琅琊郡,本是靠着苦寒的北蛮之地,没什么奔头。然而上代当家人却不知通了哪方门路,做起了北蛮与大齐之间的买卖,上好的皮毛与药材虽难求,但到大齐这一转手,价格便不知翻了几倍。数十年下来,倒也成了一方富贾。

而这云小公子不过弱冠之龄,上有父兄执掌家业不用他挂心,幼从名师却也无甚文名远扬。且这文采才情靠的是天分,他倒也看得开,索性便做个富贵公子,逍遥快活。

这不,才行了加冠礼,云公子便带着仆从在上京城买了宅子,时常做东办诗会行文会友,不多时便在上京文士间薄有声名。


“公子,我们这行事是不是过于高调了些啊?虽然云岭西的身份经得起查,但毕竟…”

“云岭西一来文才不显,二来家族偏远,不经世事又出手大方,拿来作饵最好不过的一块肥肉。眼下这上京城只怕谁也不会往深了去查他,待到真要查的时候——”

云岭西倚着扶栏,近日名传上京的随性公子面无表情地望着远方某处:“且看他们有没有这本事查到我身上来。”

他视线所在,自清晨的薄雾中透出一抹红,看得仔细了,竟是那深深宫墙的一角。

“这北齐的风雪,还要再大些才好呢。”


大齐文坛盛名在外,故而一年中最不缺的就是大大小小的诗会。

眼下严寒渐消,春色还未露头,却已有官家在上京城最大的寺庙北禅寺后山设下曲水流觞,召集京中文人吟诗作赋,一展长才。

此等热闹,自是有人一早说与云岭西听,他“唰”地一下抖开手中折扇,掩面一笑:“这般好玩,岭西自是要去见识见识,只是这曲水流觞在我大齐由来已久,但看京中这般反应,今年是有何特别之处吗?”

“云公子有所不知,昨年春闺的探花郎,先头便就是在这诗会上一赋成名,再到后来三甲登科。所以今年嘛,要考功名的读书人讨个彩头,咱们呢,自然是莫负春光好风情了。”

众人嬉笑成一团,云岭西便也懂了他们的意思。大齐并不拘着女儿家终日守住深宅大院,且历代也颇出了几位文采斐然的女大家,因而诗会上向来不乏世家千金们的身影。文人们内行看文才,而公子哥们自然是奔着别的热闹去的。

“今年有我们云公子在,不知道又要扰动多少芳心啊。”

“王兄过奖过奖,这京中人才济济,岭西可是担不起这般夸赞。”

“云兄可莫要再自谦了,哈哈哈。”

云小公子文才不济,其他四艺倒却不错,加上实在生得一副好皮囊,自他入京,这闺阁里的闲谈自然再绕不过他去。

云岭西手持酒杯与众人谈笑,心思却已跃至八百里外,待到夜间回府,方才悄然吩咐下去的赴宴名册早有手下查好置于案上。他一一看过,却又抽出几张:“这些人,再细查过。这上京城中的势力三分天下看似维持平稳,但总归有能打破这表面平衡的地方。而这,便是我大庆的机遇所在。”

褪去云岭西风流倜傥的伪装,面冷心狠才是现而今手握北齐谍网的南庆监察院新一代中心人物言冰云最真实的样子。

——“咱们便去瞧瞧这北齐的未来,值得我大庆放几分心思罢。”




———————

我真是太了解我自己了。果然没赶上…

罢了,继续加油写吧,权当自娱自乐。

一整章过渡章,小言公子不要拍我。

沉默螺旋130

【庆余年】言冰云服装造型盘点01-02


也不知道是爱屋及乌还是咋地,对小言公子仅有的两套衣服(请自动排除一开始那件染血的白色囚衣)产生非常大的兴趣,于是就截图分析了一下。

剧组安排的两套衣服其实都各有巧思——除了第一套的腰部设计怎么看怎么像鉴察院院服2.0版本,还有就是那繁复的花纹运用其实是北齐专属,剧情进入“北齐篇”后无论是范闲、小皇帝还是朵朵衣服上都有这样的纹样。

原著里的小言公子可是在鉴察院内唯一一个穿白衣的人,可以说是极其贴合“冰云”二字了,个人很期待他回到南庆后的衣着打扮。


================================

做这个系列还是蛮驾轻就熟的...

【庆余年】言冰云服装造型盘点01-02


也不知道是爱屋及乌还是咋地,对小言公子仅有的两套衣服(请自动排除一开始那件染血的白色囚衣)产生非常大的兴趣,于是就截图分析了一下。

剧组安排的两套衣服其实都各有巧思——除了第一套的腰部设计怎么看怎么像鉴察院院服2.0版本,还有就是那繁复的花纹运用其实是北齐专属,剧情进入“北齐篇”后无论是范闲、小皇帝还是朵朵衣服上都有这样的纹样。

原著里的小言公子可是在鉴察院内唯一一个穿白衣的人,可以说是极其贴合“冰云”二字了,个人很期待他回到南庆后的衣着打扮。


================================

做这个系列还是蛮驾轻就熟的哈哈哈哈哈哈~

(庆余年其他人物服饰暂时没有要盘点的计划,最近比较忙,大家见谅啦)


三秒半小姐

君心似冰云. ①

监察院四处主办言若海言大人家的宅院,在京城诸位名医进进出出多日之后,到底还是挂上了满屋的白。

大庆年轻一代最闪亮的那颗星,就这样在明里暗里的欢喜悲痛下,陨落了。


“言大人,还请节哀。”

“不必再提。”

言若海略一颔首,神色平静地走进监察院那长长的巷道。

目送他身影渐远,方才还一脸悲色的人却嘴角微微扯起一丝弧度:“不愧是言若海。罢了,这言冰云一死,他一个孤老头子倒也不值得顾忌。”


而千里之外,已经“死了”的言冰云却已端坐在北齐都城一座毫不起眼的宅院深处,面前乌压压跪了一片,看打扮,文人武夫,市井小民,颇有些奇妙。

“大人,咱们的人,都在这儿了。”

南庆在北齐的暗线,深埋多...

监察院四处主办言若海言大人家的宅院,在京城诸位名医进进出出多日之后,到底还是挂上了满屋的白。

大庆年轻一代最闪亮的那颗星,就这样在明里暗里的欢喜悲痛下,陨落了。


“言大人,还请节哀。”

“不必再提。”

言若海略一颔首,神色平静地走进监察院那长长的巷道。

目送他身影渐远,方才还一脸悲色的人却嘴角微微扯起一丝弧度:“不愧是言若海。罢了,这言冰云一死,他一个孤老头子倒也不值得顾忌。”


而千里之外,已经“死了”的言冰云却已端坐在北齐都城一座毫不起眼的宅院深处,面前乌压压跪了一片,看打扮,文人武夫,市井小民,颇有些奇妙。

“大人,咱们的人,都在这儿了。”

南庆在北齐的暗线,深埋多年,前后因为各种原因也折损过不少。此刻说话的正是现如今的二把手,四十岁上下的年纪,熬了多年没熬成婆,却熬来了京都一份密旨与身份神秘的顶头上司,若不是这是个脑袋悬在刀边的位置,真是由不得他猜测这来头是不是大庆哪个皇族子弟。

——“都在这儿了?”

言冰云一脸平静地扫过下面,视线最后轻轻落在了二把手身上,却压得对方头上冒出一片冷汗。

——“是…是!都在这儿…啊!!”

未完的话生生断在言冰云挥手丢来的一杯热茶上。

——“我且问你,昨夜北齐太后宫中晚宴,何人列席?”

——“京中四品以上官员家眷一百二十余人,地方王侯家眷五十余……”

说着说着,二把手的声音越来越低,冷汗也冒得更凶了。

——“尔等误我大庆!”

今夜召集各方暗线来拜见新上峰一举无疑自爆,如若这其中有北齐策反之人,那南庆这多年的筹谋,悉数皆成泡影。

两方对阵,谋略手段高低是一方面,小心驶得万年船却才是第一要务。

面沉如水的言冰云依旧垂眸端坐于堂上,自有手下上前将二把手拖下去。身边的侍从重新上了茶来,他接过来却并没有要喝的样子。

“今日且都回去吧,要见你们的时候,我自会叫你们来。记住了——

我的麾下,容不得自作聪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