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肖战谭松韵

386浏览    9参与
抹茶小爷啊

『白谭/肖谭』答案之书

1.

新戏杀青那天,魏大勋送了我一本《答案之书》,我说我不信鬼神,他还是一定要将这本书塞给我.

“总会有用的,信我不?”他一扬头,贱贱地说,互殴是有的,但我还是收下了那本书,

封面很神秘,内容很无趣 这是我对本书的全部评价

但很讽刺的,我还是按着步骤,翻开了那本书。


2、


韵姐坐左片场角落的石凳上,反反复复地翻着剧本,我理了理发型,扶正滑下来的眼镜,立了立领子配一声咳嗽,才向她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才觉着自己不像搭讪,像领导视察,

我赶忙张开双臂做深呼吸,刚调整好笑颜,就看见肖战一阵风似的来,挨着松韵就坐下来

松韵也从剧本中抬起头来,冲着他很灿烂地笑

我停住了...

1.

新戏杀青那天,魏大勋送了我一本《答案之书》,我说我不信鬼神,他还是一定要将这本书塞给我.

“总会有用的,信我不?”他一扬头,贱贱地说,互殴是有的,但我还是收下了那本书,

封面很神秘,内容很无趣 这是我对本书的全部评价

但很讽刺的,我还是按着步骤,翻开了那本书。


2、


韵姐坐左片场角落的石凳上,反反复复地翻着剧本,我理了理发型,扶正滑下来的眼镜,立了立领子配一声咳嗽,才向她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才觉着自己不像搭讪,像领导视察,

我赶忙张开双臂做深呼吸,刚调整好笑颜,就看见肖战一阵风似的来,挨着松韵就坐下来

松韵也从剧本中抬起头来,冲着他很灿烂地笑

我停住了脚步,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是领导来视察,迈步的勇气好像一瞬间消失。

我像落荒而逃,奔入漆黑的夜幕。

临时捡起的勇气,是场虚无漂缈的梦

而在这一场若即若离的梦中,我却做出了真真切切的情。


拍京洛与临安谓水诀别那一天,肖战赴长沙宣剧,晚饭的时候,松韵抱着羽绒服来我,“小白,陪我吃顿饭好不好?”她倚着门框,用圆圆的眼睛望着我,我迅速添一双筷子,让她赶紧进来。明知道我从不会拒绝她,她仍然是这样激起我的保护欲

我笑着说着今天片场的趣事,讲我的王者荣耀又升了一个段位,

夸她今天演得特别完美,吹爆她一瞬间泪如雨下的演技

打趣“别看京洛和临安诀别了,这不还在这儿吃饭吗?”

她笑得眉眼弯弯,但也许她真的饿了,只是偶尔点点头或嗯一声,吃得狼吞虎咽。

我忽然觉得释然。

我曾经看一篇文章,只学会了一句很美,却很凄凉的话

“爱一个人,是从学着失去她开始的。”

像一句咒语,我却自诩不信鬼神。

一场时长一顿饭的盛宴。受邀的人浑然不觉,做东的人黯然神伤,真是矫情得像偶像剧,我弯了弯嘴角,埋下头继续吃饭。

晚饭后,仍是剧组的同事,偶尔靠着魏大勋的邀请一起吃一顿饭,或由着娱乐这个圈叫我们圈圈绕绕,有时牵连。

在片场递一包辣条,微博上开几句玩笑,cp超话的导语仍是“白敬亭谭松韵友谊久久”

就这样普普通通的生活吧,像《理想三旬》中说的

“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你渴望的离开,只是无处停摆”

如果我们的友谊是,她在无聊的时候会想到来找我,那也算是一种成就。

3.

剧组休息室有台电视,我进去的时候,松韵正靠在肖战肩上看《快乐大本营》,像一对用情至深的情侣,平凡却甜蜜。他们没有发现我,而我在一片阴影中躲到了一个角落。

是肖战去宣剧的那一期,穿着很符合晏辞性格的半古装常服,衣袂飘飘恍若仙人下凡。他在一片欢呼中微笑,她在松韵笑着的眉眼前微笑,他不寂误落此尘世间而微笑

微笑的人叫肖战

白敬亭在角落里旁观

我突然就明白为什么我会为临安而落泪,灵魂间的寂寞,化一滴泪,划破禁锢的尘埃,一颗星的陨落,一颗心的沉默,互相汲取一点养分,在这贫瘠的土壤为一个人开一朵已经凋零的玫瑰

电视的画质很好,声音也很清晰,我可以轻轻楚楚地听到电视里何老师的声音“我们肖战最近还在剧组拍戏对不对?”也能听清楚回答“是的,最近在拍《栖安辞》,和松韵还有白敬亭老师合作也特别愉快,希望大家期待一下我们美丽'栖辞’”

我还能看见松韵揉了揉肖战的头发,“哪有现在就开始宣剧的,明天我就会被小飞侠姐姐暗杀”

“啥子嘛,我家小飞侠莫得飞叉叉噻”

“是莫得,但我想敲你老壳壳,何老师为啥子问这个,你当我傻还是何老师傻?”

肖战笑着搂紧了松韵

我闭上了眼

4.

《栖安辞》上线那天,芒果TV邀请我们仨去参加采访

我挨着松韵,松韵挨着肖战,记者从无关紧要的问题问起,终于扯到了剧 。

“松韵,因为你和肖战都是重庆人嘛,对戏的时候会不会拿四川话对戏”

“会呀会呀,就大冬天穿着古装,后面的景就特别正式那种,然后我和肖战突然就开始什么'雀到’'考可转儿'因为重庆话和泸州话特别像嘛,我俩就会互相迁就着点”

“那和肖老师四川话对戏有什么感觉吗?”

“感觉?就挺亲切的吧”

主持人突然话锋一转,将话筒转向我“白敬亭,如今又回到注孤生的地位,有什么想说的吗?”

很习惯的,很自然的,我回答“没啥感受就三个人的《栖安辞》我不配拥有姓名呗”

主持人笑了,又和我谈起了近期Nike新上的限量鞋

松韵和肖战很安静,我也不敢用回头看他们,只能沙雕着回答所有的问题,后来这个采访真正上的时候我却没有看,我不知道是不好奇还是不敢看,也许是因为我知道内容所以懒得再费一遍流量,也也许,是当我正要转发的时候,微博上跳出两条更新,一条肖战,一条松韵,整整齐齐甜甜蜜蜜,让人不忍心打扰这一片和睦美好


“你迷醒岁月中 那贫瘠的未来 像遗憾季节里 未结果的爱 弄脏了每一页诗 问最疼痛的告白 而风声吹到这儿 已不需要释怀”


5.

我是白敬亭,一个说自己不加糖也很甜的男孩,一个好像视鞋如命的鞋控,那个我口口声声叫韵姐的女孩,却划开我平凡的生命,在血液的缝隙驶过一辆载着她的列车。

看到日记本上记着的在旋风少女的片场不经心的玩笑,才发现这辆列车已经走了这么多年

点开疲于应付的微博,却记得回复她一句玩笑般的话语,24小时中借着真真假假的嬉闹拍着她的肩膀说“等等我”,压抑着飞速的心跳拼凑出那张属于我和韵姐的拼图,在雨中默默地站在她的身边,望着她安静地笑,假意嫌弃魏大勋而接受她的组队邀请,站在她的身边唱完一首不属于我的《当》,卸下在明侦杀伐果断的面容弱弱地问一句“我可不可以吃你的饼”,好奇那句让所有人都笑了的“春风十里不如睡你”,却在一瞬间被戳中了心坎,忽而安静地膨胀又紧缩,不去迈步而问一句“没有人来扶我吗?”期待着她来牵我的手臂,前往岛上的路上坐在她的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听她想铃儿一样的笑,抬起头来望望阳光,倏尔就鼻子一酸觉得恍惚,一切甜蜜的温柔像一场不真实的梦,安静到孤独,扬言要在鲜衣怒马时倾尽杯中酒的少年正在安静地忧伤。

她是那个自在洒脱的女孩,不掩饰一切的喜欢,恰到好处地关切,恰到好处的情面是她的拿手好戏,每一个和她熟识的人都不自觉地喜欢

我也许有很多可以摆开讲的优点,逻辑,演技,幽默,温柔,有时候有点直男癌却仍然懂得该怎么照顾自己喜欢的女孩,我可以独立完整地推理出一个案子,但我喜欢的人没有因为它们喜欢我。

就都是有用之无用


“你是我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陪着我像纸笔像自己像雨滴 看着我坠呀坠呀坠 落到云里”


6.

我是白敬亭,一个经营着注孤生人设的男孩,一个被誉为娱乐圈直男典范的沙雕,那个被我叫作“韵姐”的女孩,却永远是我心底的白月光,为了父母的幸福,她也许不会是眉心的朱砂痣

演一个痴情的调水师,学着她抵着腋窝生气的样子,扮一只傻乎乎的小短手恐龙,跳在她的身后,在她讲“谭恋爱”和“白开水”的故事的时候因为不经意代入了真实的自己而因为害羞而引得何老师露出了姨夫笑,明侦的粉丝说她老笑场,我却希望她笑着的,因为笑着的那个是真实的她,不是谭恋爱,不是谭花,是谭松韵,不用假扮我的女朋友,在她没入戏的时候赏赐我一个男朋友的称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至少在我这里是的,紧紧挨着她分析案情,在她晚上发微信给我表达她的紧张时信誓旦旦地说一句“没事 这不有你白哥呢吗?我带你”,第一个将她从我的怀疑名录里除去,就算被冤枉入狱也特别开心,还想着查看尸体时她靠过来的场景,还映着第一次集中讨论时她望着我笑得明艳的模样,却在她推选魏大勋为C位真实地酸涩,染和她一样的发色,带一样的美瞳,自诩“不加糖的白开水”而把那一次的幸福记得真真切切,哪怕节目组P上一个松鼠头套也要高兴很久觉得这就是缘分

那些掩饰在嬉笑中的亲密是刻骨铭心的蛊毒,携着一场呼啸而来的灾荒,用一把生锈了的铁锄一下一下地垦荒,我不喜欢什么言情小说或是肉麻的情话,却在看剧本时一次次被它们刺破,流淌满溢的伤感,那些不经意的习惯和这个圈子里不经意的关联是最最深切的淡漠,一次次地扩宽这条楚汉分界,留江东子弟听楚歌四面,跨一池江河,忽而就看见西湖寒碧,压尽千树挂着美丽传说的枯枝,压断了有情人相会的断桥,一片寂寂

7.

我是白敬亭,喜欢谭松韵却不是谭松韵男朋友的白敬亭,

她是谭松韵,夸我帅夸我幽默在采访中无所顾忌地提及我,在综艺中当着所有人面拆散大势所趋的白云cp选择我,在游戏里在我耳旁捏碎豆腐块,在我的评论后嫌弃的表情都要酷,在难过时会告诉我,在无聊时会想起我,却不是我女朋友的谭松韵

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差了什么,但我知道弥补再多都无济于事

也许就是这样缺一点催化剂、不够热烈的化学反应,最为浪漫和苦涩

也许就是若即若离的凄美,若隐若现的期待,若有若无的深情最是动人

也许就是这样不刻意的动情没结果的暧昧无意义的触碰最有情节


她在一片温柔中走进另一个男孩的怀抱,而我还是角落中那个静止的阴影,在畅饮中醉得一塌糊涂,在一壶漂泊中看到了一叶扁舟忽然想起蜉蝣和粟粒的命运,固执的押着不正的韵脚,写一首不完美的诗歌,然后泪流满面


庆功宴很喧闹,当我在半梦半醒中抬头时我看到她和肖战的亲昵,我真的很释然,我知道这样的释然很讽刺,可我一次次地释然

在《栖安辞》的结尾有卿栖从台阶上下来飞扑入晏辞怀抱的一幕,我就站在摄影机的旁边

我是趁月色渡过星河 不期而至的访客 贪慕素食一杯浊酒的温热

风很暖,阳很灿,天很蓝,一切都押着恰到好处的韵脚,一场戏是不会唱一辈子的,戏幕落戏子散,谁带着看客心当着戏中人

肖战真的很灿烂,像夜幕中的启明星,闪耀着天空的存在,一双美丽温柔的眸,是一见忘忧的星河

别误会,我没看上肖战,我只是从粉丝的彩虹屁中搬了些很美的言辞


这片星河拥抱了我的太阳


8.

《栖安辞》杀青那天,我们都红了眼眶,一杯杯饮料装不尽离别,浪漫主义的导演定制了一个很大的蛋糕,隽上我们每个主演的名字,“肖战谭松韵白敬亭”

天空放飞了带着我们梦想的气球,轻柔了一片天空的轮廓。

我们互相拥抱,互相给予真真假假的温柔

我在醉意中想起来

我是白敬亭

喜欢谭松韵2312天的白敬亭,把自己的全部温柔献给谭松韵的白敬亭

有意无意地关注着谭松韵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的白敬亭,喜欢做梦的白敬亭

想当白哥去永远呵护他的韵姐的白敬亭,一个人在ins怀念谭松韵的白敬亭

韵姐让吱一声就乖乖地上微博宣剧的白敬亭,沙雕却事实上很文艺的白敬亭

一天天成熟的白敬亭,一天天释怀的白敬亭

枕着华胥却其实清醒地梦着这个世界的白敬亭,终要倾尽杯中浊酒的白敬亭

他和气球一起,飘到不知名的地方,悄然降落

我听见有一个声音说

《栖安辞》杀青快乐

9.

白敬亭,梦醒快乐

10.

我曾经拥有一本《答案之书》一本我觉得很不准的答案之书,魏大勋当年非要塞给我的答案之书

我按着步骤翻开它那天是谭肖风生的粉丝大喜的那一天

是肖战谭松韵的恋情炸了微博那一天

我侥幸地比这一切早1分钟翻开它

“不要奢望”


<end>

猫柚崽想和同好文手互关

【谭肖风生】【勿上升】夏夜里的小插曲【谭松韵肖战】

谭松韵喝醉了。


开机一个月,剧组才搞开机宴,按理说是有些迟了。可是特别出演的男二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加上档期十分紧凑,时至今日才刚刚进组。


啊,特出的男二是谭松韵的好朋友罗云熙。


介绍给她这部剧的也是他。


原先的男二因为生病的原因无法继续拍摄,罗云熙是临时被导演抓来救场的。


谭松韵入戏很深,可是无奈因为她太懂女主的心情,她进入了她的灵魂,无端也变得羞涩起来。越做了她,越是痛心,越是难以表达。


沉重古朴的钟声撞击着耳膜。夕阳旁的霞光散去,苍翠繁茂的古木猛然摆动起来,像是某种欢迎仪式般,哗啦啦的声响里片片绿叶从枝桠间缓缓坠落。


“我有需得自己独自承...

谭松韵喝醉了。


开机一个月,剧组才搞开机宴,按理说是有些迟了。可是特别出演的男二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加上档期十分紧凑,时至今日才刚刚进组。


啊,特出的男二是谭松韵的好朋友罗云熙。


介绍给她这部剧的也是他。


原先的男二因为生病的原因无法继续拍摄,罗云熙是临时被导演抓来救场的。


谭松韵入戏很深,可是无奈因为她太懂女主的心情,她进入了她的灵魂,无端也变得羞涩起来。越做了她,越是痛心,越是难以表达。


沉重古朴的钟声撞击着耳膜。夕阳旁的霞光散去,苍翠繁茂的古木猛然摆动起来,像是某种欢迎仪式般,哗啦啦的声响里片片绿叶从枝桠间缓缓坠落。


“我有需得自己独自承担的秘密,这个秘密谁都不能知晓。”

谭松韵醉得迷迷糊糊,瞧着桌上的酒杯晃眼,偏过头看着兀自吃着的肖战。


伏在圆桌一隅,筷子从她手中滑落,在桌子上咕噜噜滚来滚去,最终被餐盘阻挡,在某人翠绿通透的小酒杯前面停下。


肖战看着筷子,有点不知所措。


他知道,她刚刚说的是台词。


他也知道,国超同导演说他们这部剧肯定得火的事。


看来是真的,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高兴,似乎她越入戏,于他而言却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是他,辞水是辞水,他不喜欢这个小团子把他与辞水混为一谈。


“我跟你说,这个秘密就是……”

谭松韵的小白手伸出去,自己颤颤地捞回了竹筷,正要开口继续讲。


“你当真要讲?”

肖战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侧脸回看谭松韵。


他在对戏。


一桌子人热热闹闹乱哄哄的,他们俩一个迷糊一个清醒,一个真情一个假意。


“……”圆溜溜的大眼睛颇为不解地看着他,末了吧砸吧砸嘴巴,极为郑重地点点头。


“这个秘密,我背得太久啦……”

她忽然抬起头,定定地看着肖战。虽然喝得醉醺醺的,可是她那双大眼睛可真是一如既往地清澈又明亮啊。


肖战看她像看一只兔子,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抚摸她丝绸一样散落的长发。


“我喜欢辞水……”

“是真的真的很喜欢……”


谭松韵嘟嘟囔囔,眼泪吧嗒吧嗒地滴在米饭上,拿着筷子大口大口地夹菜就往嘴里送,她拼命地掩饰着自己的心情。


肖战哭笑不得,白皙的长指犹豫着缓慢地落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打。


他在她面前,有时会宛如一个同她一样不谙世事的活泼少年,有时又像一个被迫成长起来假装成熟的大人。


“都说谭松韵喝醉了喜欢同人对戏,原来是真的啊。”

导演故意“看到”了醉得晕晕乎乎的谭松韵,意味深长地看着肖战。


他现在一点儿也不像个少年了,倒像是走出了画里的孟章神君。


肖战长长地睫毛在眉目间扫过,落下一片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影来。


谭松韵看得入神,吃吃地笑。


导演又去同制片人敬酒了。


肖战挑眉,酒杯里映着他晶晶亮亮的活泛眸子,他的眸子里映着平静无波的深海。


谭松韵懵懵懂懂地望着那片海入神。


肖战红了脸,像哄兔子那样哄一个姑娘,“乖,安心吃吧,别再想别的了。”

他的声音像是拥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谭松韵的眼珠离开了那片澄澈的大海,低头吃饭。


肖战看着他的兔子。

脸上多了一抹得意,好像在说,“瞧,这可是他的兔子!这可是他肖战的、顶雪白、顶可爱的兔子!”


猫柚崽想和同好文手互关

「谭肖风声」>肖战×谭松韵< 棠梨煎雪

ps:国超是任嘉伦原来的名字哦

春三月,谭松韵定下了本子。

她才走出母亲纪念之日的阴霾,接了个可可爱爱的古装剧本,女二是好友罗云熙推荐给她认识的朋友陈珏琪,也是她一直非常熟悉的名字,加之剧本非常新鲜,她也就接了下来。

谭松韵才刚进组,正处于半入角色半不入的状态,经纪人说就等着男主肖战进组推她一把了。

池中青鲤尾巴如同燃烧的小小火焰,谭松韵看着它们活泼俏皮地游来游去,时不时跃起翻个身再“噗通”一声,声势浩大地没进水里去,笑眯眯的。

肖战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安静地支着脑袋看鱼儿起落,一副乐在其中悠然自得的模样。肖战停了脚步,她看鱼,他看她,云翻云涌,鱼跃莲叶。

做旧的红墙旁边有硕大的芭...

ps:国超是任嘉伦原来的名字哦

春三月,谭松韵定下了本子。

她才走出母亲纪念之日的阴霾,接了个可可爱爱的古装剧本,女二是好友罗云熙推荐给她认识的朋友陈珏琪,也是她一直非常熟悉的名字,加之剧本非常新鲜,她也就接了下来。

谭松韵才刚进组,正处于半入角色半不入的状态,经纪人说就等着男主肖战进组推她一把了。

池中青鲤尾巴如同燃烧的小小火焰,谭松韵看着它们活泼俏皮地游来游去,时不时跃起翻个身再“噗通”一声,声势浩大地没进水里去,笑眯眯的。

肖战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安静地支着脑袋看鱼儿起落,一副乐在其中悠然自得的模样。肖战停了脚步,她看鱼,他看她,云翻云涌,鱼跃莲叶。

做旧的红墙旁边有硕大的芭蕉叶子正在摇晃,肖战望着逗鱼儿入迷的谭松韵,脸上都是饶有兴趣的笑。

隔壁来探班谭松韵的国超哥看到肖战意味不明的笑容,瞬间收敛了步伐,悄悄地退了出去,出去时还拦下了前来踩点的场务。任嘉伦把食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道:“这氛围,这剧估计能火,你别打扰他俩了。”场务盯着肖战脸上的痴汉笑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终于还是被他支走了。任嘉伦这才满意地看着晨光里的两人,小心地退出了园子。

谭松韵回头,长及后腰的万千青丝骤然飞起,遮住了肖战的目光,将他的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肖战这才回过神,谭松韵笑着同他打招呼:“刚才看鱼入迷了,对不起啊没注意到你来了。”

肖战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摆出一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礼貌笑容回应她的招呼:“没事没事,我也是刚到。”阳光透过厚厚的云朵洒在他精致又帅气的脸蛋上,让人看不透他的情绪。

谭松韵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肖战脸上铁一样坚硬的笑容面具,只得晃了晃胳膊移开了视线,看着池子里翡翠一样的水光道:“那我继续看鱼,我看鱼了啊。”

肖战不说话,收了笑容朝假山走。

谭松韵松了口气,心道不如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省得他再尴尬。她蹲在池子边,随手拾了些石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往池子下面打着水漂。

肖战走到假山后面,停下了脚步。

他的表情可以说谎,但是他的听力不能。他清楚地听着女孩儿将石子投入水中,“噗通”、“噗通”,像是打在他的心上,那种感觉很奇异,他没法不在意。

鬼使神差,他又走了几步,隔着假山的洞窟,她的一切在他眼睛里都太过鲜明。

她皱着眉一脸认真地挑选合适大小的石子,向着握住石子的手心,脸蛋圆鼓鼓地哈了一口气,随后打出了两个水漂,她的眼睛里都是笑,嘴角浮上了一抹得意,整个人就像……就像是……闪闪发光的小羊羔。

肖战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这都什么跟什么……他一个没站稳,脑袋磕在了假山上,“痛痛痛痛痛……”

谭松韵听到动静赶紧起身丢了石子就往假山这边跑,一边跑还一边担心地问:“怎么了怎么了,肖战你要不要紧……”

这是她第一次叫他名字。

声音里满满的担心。

肖战捂着脑袋,有点失神。他第一时间闭了嘴,小心地原路返回,走出了假山,正碰上急匆匆跑过来的谭松韵。

她看起来小小一只,跑步还真可爱。

肖战下意识地晃了晃脑袋,怎么回事,明明没有水,难道是磕坏脑袋了?今天自己的脑袋里怕不是装了大海来的。

————

“怎么样?”

谭松韵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把自己的手帕给了肖战擦灰,好在他的额角并没有明显伤痕,肖战嗅着氤氲在她周围的香气,拿着干净柔软的手帕在额头上擦着,一瞬间这个大号的少年有一点恍惚,久违地,他觉得自己此刻有点丢人。

嗨,说不定真是磕傻了,肖战安慰自己。

猫柚崽想和同好文手互关

「谭肖风声」<肖战×谭松韵>山鬼 「禁止上升真人」

巍巍峨眉,有绵绵细雨穿林而落。

孤鸿越云直上,盘旋不下,俯瞰着整座峨眉山。

幽林深处,水声潺潺。肖战脚踩着嶙峋的怪石,好奇地向里探头左右望,隐隐约约听到咯咯的笑声,声之清脆如铃摇曳,活泼生动。

肖战犹豫几番,终是小心翼翼地避开石头背阴面的青苔,继续前行。他穿着柔纱覆下的靛青云裳,眉眼活泛反应机敏,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活脱脱一个少年云中君。

山中的少女以手捧水咕嘟嘟喝了个够,便坐在石头上伸出粉白的小手掌极认真地脱靴。似乎是心有灵犀,间或有足以荡涤清风的笑声裹挟着草木清香穿过苍松劲柏撞进肖战的耳朵里、鼻尖上,肖战顺着那恍若玉石互相碰撞的女子浅笑一步一步地靠近寒潭,抬首——

幽深的竹林里...

巍巍峨眉,有绵绵细雨穿林而落。

孤鸿越云直上,盘旋不下,俯瞰着整座峨眉山。

幽林深处,水声潺潺。肖战脚踩着嶙峋的怪石,好奇地向里探头左右望,隐隐约约听到咯咯的笑声,声之清脆如铃摇曳,活泼生动。

肖战犹豫几番,终是小心翼翼地避开石头背阴面的青苔,继续前行。他穿着柔纱覆下的靛青云裳,眉眼活泛反应机敏,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活脱脱一个少年云中君。

山中的少女以手捧水咕嘟嘟喝了个够,便坐在石头上伸出粉白的小手掌极认真地脱靴。似乎是心有灵犀,间或有足以荡涤清风的笑声裹挟着草木清香穿过苍松劲柏撞进肖战的耳朵里、鼻尖上,肖战顺着那恍若玉石互相碰撞的女子浅笑一步一步地靠近寒潭,抬首——

幽深的竹林里,朵朵石兰花束在一起结成的披风随着它的主人上下跳跃着,脱了靴赤着一双玉足的少女正欢笑着踩着清澈的溪水蹦蹦跳跳,时不时还会伸出莹白的掌心与四溅的水花相击。

肖战竟看得痴了。

恍惚间仿佛她是从天上偶然掉落的山之精灵,穿着绿萝嫩芽儿做的纱衣,将青翠欲滴的野草系在腰间,修长的双腿被雪色的绸缎覆盖,花朵在腰上一打一打,细碎的浅紫色花瓣悠悠落下。

这是肖战第一次见到谭松韵的真人。

他第一次觉得,或许对面的人并不是谭松韵,而是某个隐居于世外桃源的得道高人座下的小仙子,比如,绛珠仙草之类的?

“cut——”

导演喊了卡,谭松韵洁白无瑕的脸蛋上笑容渐渐消失,她回过头,目光炯炯地看向导演。

她看到了穿着戏服来试戏的肖战,咧开了嘴角。

“你的戏服很合适!你是来试戏的吗?我听说你要演下个单元的主角云中君,那个角色很适合你!”

谭松韵今天心情很好,戏都是一条过,导演对她赞不绝口,直夸她的眼睛就像亮晶晶的琼玉,眉目合在一起宛如傍晚的云霞般好看云云。

肖战有些腼腆地笑,他没发现,他似乎脸红了。

其实谭松韵之所以拍摄得这么顺利,一是她在接下剧本之前就很喜欢屈原笔下的山鬼,因此经纪人才把剧本递到她面前,她便二话不说接下了这部剧。二是剧组班底真的很不错,直接决定全部实景,导演带着一群人不远万里来到峨眉山里实景拍摄,剧组的每个工作人员都追求细节并且耐心也是满分,剧本更是与实景一般哀而不伤,美轮美奂。

再说剧情结构。这是个单元剧,每个单元一个主角,一个小故事。剧本是边拍边写的,因此一旦发现有不合适的地方,改起来也非常及时,所以谭松韵才拍了几天就觉得这部剧一定会大爆。

就是不知道下个单元怎么样,云中君作为云神,应该是一袭白衣才对。

“云中君应该是白衣裳,可是道具组说我适合蓝色。”

肖战见谭松韵歪着头总上下打量他的一身衣裳,也下意识地低头看,又扭头去看谭松韵的表情。然后肖战看出了她目光中的惊奇,他颇有些窘迫地朝她解释。

“没事没事,青蓝色穿在你身上也好看!”

谭松韵大大咧咧地笑起来。

说不定蓝色会是意外之喜,谁也没规定神就得怎么穿,还是要看镜头前的效果。

“肖战?哎我跟你说你可真是运气好,今天松韵心情好,见谁都想唠两句。”罗云熙拍了拍谭松韵的肩膀,从后面走过来,“你可趁机跟她多唠两句,她今天还叫我介绍你们认识。”

肖战的脸更红了。

“不是,你别听他乱说,咱们不是在单元过渡的那两集有对手戏吗,所以我就随口一说。”

谭松韵气鼓鼓地捏了捏罗云熙的胳膊,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什么都说。

“对了,我得抓紧出戏,我下部是个喜剧,得好好准备,我先走了啊。”罗云熙看出气氛不寻常,随便找了个借口火速逃离了现场。

“你们杀青了吗?我看他挺急的。”

草木葱茏的树林就只有肖战和谭松韵两个人,肖战赶紧找了个好聊的话题。

“是杀青了,不过他骗你呢,他下部剧还没定,就是找借口不跟咱俩一块儿待。”

谭松韵气得像个圆鼓鼓的小河豚,肖战嘴角不自觉地弯出了好看的弧度。

“你们俩对手戏,那他是演你等不来的那个渣男啊?”肖战听说过罗云熙饰演的这个角色,似乎辜负了山鬼,一直都没有赴约。

“对对,他演断谷,天天失约的那个渣男,所以他老跟我说每次下了戏就想跟我说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谭松韵想起下戏以后的场景,乐不可支。

肖战默默地听着,他从前很爱说话。但是他现在觉得,不说话也很开心,只要抱臂走在她旁边,静静地看着她眉飞色舞地讲片场发生的事情就很已经开心了。

他喜欢她笑。

她笑起来的时候,好像她披着的石兰花披一瞬间全都绽开了,林子里的萧萧枯木都重生嫩绿新芽,世界变得那样明亮,那样澄澈。

那样让他的眼睛一瞬间闪闪发亮。

“我其实平常没有这么自来熟,这么爱说话的。”谭松韵停下了笑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扭头看肖战,“主要是我今天心情真的很好,很奇妙是不是?妈妈离开以后,我从来没有心情这么好过。”

谭松韵的眼睛里,肖战的眼睛闪闪发亮。谭松韵觉得好巧,正好与那样灵动的一双眼睛对视,那双眼睛太明亮了,像一汪夕阳下的湖泊,很容易叫人看进去,忘了时间。

其实一点也不巧,肖战一直偏头看着她,终于等到她回眸。

林子里安静了许久,谭松韵终于开口打破了安静。

“你……是不是还没有试戏就跟着我走了?”

肖战眨眨眼睛,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等等?!他还没试戏就走了?走了?了?

谭松韵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啊,下次聊!”肖战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导演组没有撤退,为什么剧组除了刚杀青的谭松韵和罗云熙,一个人都没走。

肖战转身就往林子里跑,他背对着谭松韵朝她挥手,他的动作如同谭松韵在电视机里看到的那样灵敏轻捷,甚至比那更加迅速,他带着一身的少年气,起起落落间便不见了身影。

这样的少年气,云中君这个角色几乎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谭松韵感叹导演的眼光的确太过独到精准了,她看着肖战的背影,恍惚间那便是太初鸿蒙时诞生的少年云中君。

「云中君,我们片场见。」

谭松韵在心底小声说。

然后转身继续蹦蹦跳跳地朝林子外面走去。

肖战远远的看到了等待着他的剧组人员,导演脸上漾着满意到不能再满意的笑容。

他想起身后已经远去了的谭松韵。

「山鬼,我们片场见。」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