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肿胀之女

778浏览    14参与
Pakertury
肿胀之女 上海美人儿奈亚~

肿胀之女

上海美人儿奈亚~

肿胀之女

上海美人儿奈亚~

千椿

为什么大家称呼衪奈亚小主((


为什么大家称呼衪奈亚小主((


谳渊

【文野陀思相关】 Nice(二)

咕…咕噜…………咕噜噜………

有不详的怪声自虚无中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如同蛞蝓那样的软体生物蠕行发出的哒哒声。

黑暗中仿佛有什么巨物在前行,祂如同走在朝圣路上,步调沉重而又坚定;祂踏着并不存在的阶梯从云端缓缓降升,那古怪的咕噜声也随了一路,听上去黏乎乎、湿溚溚的,令人恶心腻味至极。


底下的信徒对此却没有丝毫不适感,反倒是狂热地紧盯着那个怪物,祭台上穿着白裙的纯洁处女也停下她原本挣扎不止的动作,满目痴迷地软倒在地,对衪亳无顾忌地敞开了自己的胸怀。


阴气、秽气,种种恶浊之气都凝聚在一起,成为

邪神所至的轨道上留下的不洁於痕;它们亦像黑色泉水般不停翻涌、迸裂,逸散到空气之中;比瘟疫更...

咕…咕噜…………咕噜噜………

有不详的怪声自虚无中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如同蛞蝓那样的软体生物蠕行发出的哒哒声。

黑暗中仿佛有什么巨物在前行,祂如同走在朝圣路上,步调沉重而又坚定;祂踏着并不存在的阶梯从云端缓缓降升,那古怪的咕噜声也随了一路,听上去黏乎乎、湿溚溚的,令人恶心腻味至极。


底下的信徒对此却没有丝毫不适感,反倒是狂热地紧盯着那个怪物,祭台上穿着白裙的纯洁处女也停下她原本挣扎不止的动作,满目痴迷地软倒在地,对衪亳无顾忌地敞开了自己的胸怀。


阴气、秽气,种种恶浊之气都凝聚在一起,成为

邪神所至的轨道上留下的不洁於痕;它们亦像黑色泉水般不停翻涌、迸裂,逸散到空气之中;比瘟疫更容易扩散,比病毒更难以驱逐。

凡是邪神所至之处,花朵芬芳腐败,血肉溶化蚀解,连阳光都被牺牲——这些古怪的痕迹如同黑洞一般吞噬一切,不,它远比黑洞还要危险。尽管同样是能扭曲一切的存在,黑洞却不像她那样散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怖魅力!那怕这些痕迹只是她身上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是废屑,都能时时刻刻诱惑着生命堕落、畸变、腐化……


祭台上的圣女神色愈发虔诚,然而她的眼珠却越来越浑浊、空洞,这时的她已然是一个盲目无知的提线木偶,在祂的操纵下翩翩起舞。

逢魔时刻,此时天空日月同辉,而祭坛中心刻着的逆六芒星阵也紫光大盛,拙劣而鬼气森森的猩红咒文在空气中投射出来,灰绿的苔藓散发出腥甜的气味,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有阴影在沸腾——

静默,极致的静默,所有在场的信徒都面容庄肃,神情凛然的如同一位位圣徒。仪式到了最后一步,那祭台上的女人祷告的动作愈发狂放而邪异,向祂肆无忌惮坦露着真实的自己……


啪——是血滴落的声音,女人用一把黑金交织的华贵匕首挖出了自己的眼球,然后她毫不在意地将它随手一抛,噗地一声踩爆了。

圣女用她血淋淋的双手合掌跪拜,在无知无觉的幻想中细细品尝——品尝她那极致的痛苦。

嘶啦——那是神经曳动的声音,失去那颗瞳仁的千万根断裂神经齐齐哀嚎着,发出音色完美的颤音;那是血肉顺着肌理被撕裂的声音,是祂穿透温暖的血肉去触碰的声音——!多么美妙!这是超越真理之弦所弹奏的福音!

女人的腹腔被剖开,大片曝露在外面,邪神仿佛与它们达成了什么联系,不管是迸裂的血珠还是裸露半截的大肠,都成为了她们间连系的脐带————祂便沿着那脐带一步步前行,直至走到她腹中来………


瘫倒在地的女人再无半点冰冷的生机,这位可怜的信徒啊——直到死,脸上也再着久经不退的潮红,满心期待着与祂融为一体——

软塌塌的血泥中似有某种生命被唤醒,被覆盖的魔法阵在律动、如同人类般呼吸着……耶乎!让我们欢庆罢!恭贺那位混沌邪神的化身之苏醒——!


‘啵——’,信徒们听见了花开的声音,他们茫然地四处张望,却于下一刻看见了那难言的奇迹……

‘她’自一地骸骨尸块中站立起,酷似那罪恶腐烂后绽放的幽灵之花;那沐浴着碎肉鲜血的苍白胴体隐隐显露出来,乌黑的长发与其比作水藻不如说是深邃海底沉没的淤泥

‘她’不着寸缕,却诡异地拿着一柄华丽的桧扇遮住大半张面孔,只露出一双猩红的眼睛不怀好意地窥探着——

那是多么冰冷无机质,如同无心的野兽般的眼睛呐——

这时却有人亳不畏惧地靠近她,为她披上了一件纯白的毛领大衣,她漠然地抬头望去,恰好对上了那双晦暗冰冷的紫眸——

两双相似晦暗的眼对视着——猩红的那双天真而残忍,眼底流露出近乎实质化的恶意;而幽紫的那对眸光看似温和,底下却仿佛暗藏无数阴谋算计——

猝不及防间,他满含笑意地开口,那暗流汹涌的凝重气氛无形中烟消云散,“Bloated woman,要加入天人五衰吗?”

似乎被他叫的是她本身的名字这件事取悦到了,她将原本隐隐向下撤的扇面又移了回去,沉默着凝视费奥多尔,并不予以回答——

但有时,沉默本身就是最好的回答……

费佳如愿以偿地握住了她的手,丝毫未表现出人类对于非人存在的惶恐与排斥,而是耐心地牵着这位还不太擅长使用人类双足行走的邪神,离开这方血腥诡异的祭祀之地……


祭坛上血泊中浸泡着的华贵匕首,凭借着阳光的照射隐约能看见上面书写着一行金色的文字【Drive o…t………Ny……】

谳渊

【文野陀思相关】 Nice(一)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带着莫名的惊骇与恐惧。

          他面色发白,浑身冷汗,瞳孔如同死人一般涣散;他似乎极不舒服地揪住襟前的衣料,小声地吸气着,嘴里无意识地低喃道,

〖阿撒托斯……混沌……痴愚…神…………〗

〖……N……Nya〗...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带着莫名的惊骇与恐惧。

          他面色发白,浑身冷汗,瞳孔如同死人一般涣散;他似乎极不舒服地揪住襟前的衣料,小声地吸气着,嘴里无意识地低喃道,

〖阿撒托斯……混沌……痴愚…神…………〗

〖……N……Nya〗

          什么…?陀思妥耶夫斯基不适地皱了皱眉,他想不起来最后那个音节代表着什么了,他甚至……连那个梦都不记清楚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瞳孔紧缩,这不应该……!他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更何倘忘记那个他反复梦见的梦…?!


          陀思妥耶夫斯基扭头凝望着窗外落满霜雪的松树,目不转睛地盯着上面冻僵了的麻雀尸体,这时他忽然产生了一种荒诞的错觉——此刻他并不处在天人五衰的据点中,甚至不处在这个空间,而是存在于某种混乱纬度的罅隙中,面前是无数渎神的纠缠在一起的暗色肉块,那遮天蔽日的庞大身躯如同黑色星云,甚至连太阳的光辉都被其蒙蔽——

           陀思妥耶夫斯基近乎冷酷地看着面前这一幕,这里到处都是黑暗,除了偶有一些黯淡的恒星点缀其间,其它的…目之所及再无方寸光明,于是他只能隐约看见一些扭曲狂舞着的腕足向他袭来,然而目的并不是他,倒像是…他脚下的这颗星球……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无论他是否怀惴着成神的狂梦,但此刻,他只是个渺小的凡人;这位渺小的凡人正置身于那些群魔乱舞的触手之间,冷淡地看着面前这一切。远远望去,他仿佛被黑雾挟裹着,那些丑恶、畸变的腕足如同潮水般向他涌来,却又没有接触他丝毫;有些腕足仿佛恋恋不舍地贴着他的腰身绕了几圈,然后继续伸缩蔓延向他脚下的这颗星球。

         【衪们在吮吸这颗星球】

          他无端地这么想,神情甚至还带着几分高高在上与漫不经心。

          他不知这片黑暗中过了多久,正当他无聊地将π推算到小数点后第一千零一位时,他才恍惚着、看见了那一缕近乎令他眼睛刺痛的光明——

          此时的宇宙诡秘却美好(他猜想自己处于那所谓的宇宙中),刚才…抑或说很久以前的黑暗仿佛不复存在,每一颗星辰都在静默地散发着光茫,时而有一轮星环自虚无显露,周围萦绕着淡淡的虹色光晕,美轮美奂,流光溢彩。

          陀思妥耶夫斯基想着,这就像一场盛大、荒诞而瑰丽的梦境——

          假如这个梦的主角不是他的话。

          

          渐渐地,他的意识开始变得迷蒙而模糊起来,眼前的景色逐渐变得虚无,他并不感到惊慌,因为他知道这是梦即将醒来预兆;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都是同样的梦,他几乎快要习惯了——


         费奥多尔安详地闭着眼,也正是如此,他才能敏锐地察觉到虚空中的异样流动;那股气流狂啸着将他掀起,随后又使他重重地向下坠落……就像是风……但这并不是拂面的微风,而是,能摧毁一切的暴风……

         这并不足以成为他口中异常的事,异常的是它本身——众所周知,宇宙是真空的。

        连空气都没有,更何况气流交错形成的风?

        他敏锐地意识到,这次的梦境,似乎与往常有所不同——


         幽暗空洞的紫眸里忽然有微光闪烁,仿佛为这无神的眼睛注入了灵魂;嘴角勾勒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他下意识地咬着左手姆指的指甲,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啊……〗


        费奥多尔此时也无法保持他往常冷静悠然的态度,他正竭尽所能地揭制住内心的狂喜与表现在身体上的轻微颤抖,尽可能从容不迫地睁开眼——

        他正漂浮着,俯瞰着下面那一群群辉煌壮丽、精妙绝伦的宫殿,以及那仿佛刻意雕成人面的崖壁……他远远瞥见一眼那黑色的,如同被阴影遮盖的疯狂山脉……

         他聆听着风,感受着气流的涌动……这时,他莫名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不和谐,于是他更加专注地去聆听——

        终于,他听见了那些窃窃私语,那些声音的主人同时似乎也知道了他能听见他们,于是将声音放得更大,似乎很期待他能听清,这其中包含了多少恶意他并不知晓。

        起初的低喃声逐渐变成了大声的呼告,这时他听得极其清楚,他听见的声音中——有的轻柔得如同风中絮语,有些则像野兽暴戾地嘶吼,有些黏稠得像实质化恶念的喷薄,有些则是希音之声,无以名状……

       但亳无疑问,所有的声音都在诉说着放荡的渎神之语,吐露着充满不祥意味的破碎音节,他意识到他不能再听下去——这些语言来自深渊,来自地狱,随便它属于哪个地方,总之它是人类绝不能通晓的语言;但就算你并不明白它的真正意义,它也足以令一个心智健全的正常人瞬间崩溃发疯!


         他有意识地促使自己清醒,但这些手段似乎失效了。正当他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时,冷不丁一声尖利的“呲啦——”声传来,梦境也如镜面般破碎开来——

         他努力将最后看见的场景铭记下来——那是一只长有破烂骨翼的怪鸟,伴随着𠹳𠹳怪笑声向他飞来。

        梦境的最后,他似乎听见有人轻笑了一下,那是一个空灵飘渺的女声,随即他听见她低喃着一个莫名的名讳——

 【…N……Nyarlathotep……】

她沉默了一下,接着说,

【Bloated woman……】


         他也无声地微笑了一下,无不期待却又无不遗憾地想着,“但愿我醒来后还记得这次的梦。”

         他意味深长地向上望一眼,略微停顿一下,接着道,“以及…小姐您的名讳”

         费奥多尔最终从这场“梦”中醒来。


       

          

舞几鱼鱼酱
我团的某个npc,其实是肿胀之...

我团的某个npc,其实是肿胀之女化身(夭寿啦kp又开闸啦)

腿部动作有参考战双帕弥什 桂尼三号位、六号位(战双中毒

(我喜欢用桂尼,为什么呢,因为立绘好看

我团的某个npc,其实是肿胀之女化身(夭寿啦kp又开闸啦)

腿部动作有参考战双帕弥什 桂尼三号位、六号位(战双中毒

(我喜欢用桂尼,为什么呢,因为立绘好看

Kenna Andesite
新年贺图画好了(论我到底多喜欢...

新年贺图画好了(论我到底多喜欢画肿胀之女)

新年贺图画好了(论我到底多喜欢画肿胀之女)

墨千绫
画点肿胀之女奈A相关有一点

画点肿胀之女
奈A相关有一点

画点肿胀之女
奈A相关有一点

转基因的妖怪想转行跳大神
上供肿胀女一只。求奈亚子保佑本...

上供肿胀女一只。求奈亚子保佑本月业绩平安 

上供肿胀女一只。求奈亚子保佑本月业绩平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