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胆小鬼

2897浏览    235参与
music01分享

胆小鬼-徐秉龙

下载地址: 

胆小鬼-徐秉龙.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71151599

胆小鬼 - 梁咏琪.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71875286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

下载地址: 

胆小鬼-徐秉龙.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71151599

胆小鬼 - 梁咏琪.mp3: 

https://tc5.us/file/18791921-371875286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阮可佳Coco

(伪)年终总结

  1. 恐惧


我很惧怕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半熟不熟的友人突然在小半年的沉寂之后突然发布自己的人生动态。当然,我不是说找到了怎样的实习(虽然这也有区别,有的人选择马赛克自己的名字,有的人马赛克自己的月薪,马赛克的选择又可以扯出一长篇文章)、学业上又有了怎样的进益等等,而是突然的结婚生子宣言。

是的,你没有看错,是惧怕。

惧怕的来源大概不是他们就此进入一个我完全陌生的、未知的人生阶段,甚至不是这些决定本身。依照着我对大部分这些朋友的了解,他们并非是一时做出冲动决定的那种人,而做出了决定便一定是深思熟虑、考虑过所有的利弊与可能性之后的。闷声干大事,是有魄力的人。...


  1. 恐惧

 

我很惧怕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半熟不熟的友人突然在小半年的沉寂之后突然发布自己的人生动态。当然,我不是说找到了怎样的实习(虽然这也有区别,有的人选择马赛克自己的名字,有的人马赛克自己的月薪,马赛克的选择又可以扯出一长篇文章)、学业上又有了怎样的进益等等,而是突然的结婚生子宣言。

是的,你没有看错,是惧怕。

惧怕的来源大概不是他们就此进入一个我完全陌生的、未知的人生阶段,甚至不是这些决定本身。依照着我对大部分这些朋友的了解,他们并非是一时做出冲动决定的那种人,而做出了决定便一定是深思熟虑、考虑过所有的利弊与可能性之后的。闷声干大事,是有魄力的人。

 

一面感叹着他人之有魄力,另一面继续充当着自己生活的胆小鬼——对如此没有魄力的自己将要面对的未来感到恐惧,又为他人的魄力而感到恐惧。但这个世界毕竟不是我们这样的胆小鬼的世界,而是这些有魄力之士大展魄力的世界。

 

赶上新的十年所有人的反思潮,我这个时常反思的人却在这个关节点上难得的沉默了。沉默的原因是,站在2019翻页转向2020的节点上,此时此刻的我比过去十年里任何一个时刻的我都要平静、都要幸福。换句话说,此时此刻的我比十年里任何一个时刻都懂的如何变得麻木,如何战略性的忽略一些我无法解决的生活中的宿敌——比如说我的恐惧、我的胆小、我的沉默、我的不合时宜、我的懒惰。

年底在一个社交场合上遇到了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学妹,交换了一下生平(或者说是履历上的几个节点),学妹不知怀着一种什么心态说了一句“你从福州到纽约,真是进益了”(或者类似的话)。我当时内心os,你怎么不直说我是个socialbutterfly或者我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呢。

过去十年里我似乎被一股不完全属于我自己的力量抛的很高很高,但其中许多步的代价是扯掉我翅膀上的羽毛,将我困在网中。

 

我试图逃出这些网,但我从未逃出。而更可怕的是,我渐渐发现我可以接受自己被网所束缚住的状态。

这几天经常想起的一些画面:刚刚搬到亲戚家住的时候,耳机坏了,在饭桌上连续三天鼓起勇气问了能不能帮我买一幅,最终也没有买到;在一个英语比赛中晋级到了决赛,决赛之前都是笔试,这个晋级需要我自己打电话给主办方处理报名事宜,我住在地下室,电话座机在一楼,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摸着木质的栏杆,一次一次的顺着它的弧度试图上楼,说服自己只要把自己挪到电话机前面就是胜利,来来回回顺了小半点钟最终也没有打成这个电话,最后这个比赛就不了了之了;在高一的时候亲戚帮忙联络了一位纪录片导演,我很欢欣的准备开始参加新项目,深夜母亲冲进我的房间“你十五岁一个人在北京住哪儿,人身安全能得到保证吗?人家和你非亲非故,凭什么关照你”,永远被教育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的善意,和所有人的社交点到为止就好。

如果我当时鼓起勇气再问了一次,如果当时打成了那个电话,如果当时没有在黑暗中恐慌……当然现在的人生我过得很满意,这些“如果”即使发生了也不会让我现在过得更“好”。甚至我有时候潜意识里觉得,是因为我的沉默、我的自我压抑、我的“乖巧”、我的“不给别人添麻烦”,所以才得到了其它方面的机会。因为没有去导演的剧组,自己咬牙diy申请了实验室的实习,所以才获得了不错的成果;因为没打成电话,一个人跑回地下室的房间一边哭一边写文章,大概就是这一次次的压抑锻炼了我的文字吧,毕竟是唯一的出口;耳机那件事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圆自己的逻辑了……

但是当我做决策的时候,这些带有“如果”的画面便会飞回来扼住我的咽喉,我又被冻在原地一动不动。我的怀疑、我的犹豫、我的别扭给我的生活埋下了许许多多本可以不存在的阻碍。遇上很喜欢的教授,前几天一位学姐转告我说这位教授对我赞誉有加,而我十分惊讶,毕竟我在与教授熟悉了之后去office hour还是会紧张。

前两天读到好友jasmine推荐的一本名为《educated》的自传,其中一个片段描绘一场上演了无数次的家庭争吵,作者在那一刹那突然意识到在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里,所有人不过是在扮演他们固有的角色,包括她自己。

我何曾不是在扮演一个带有我名字的角色呢?

一个谨小慎微、没有魄力的角色。

 

2. 忘却

 

一下好像想不出2019年干了什么光荣伟大正确的事。

  1. 认识了几位可爱有趣的朋友肯定要排上第一位!(每年都是)
  2. 认识了几位可爱有趣的作家以及他们笔下的人物一定是第二位(again每年都是)特别点名:夏目漱石(《三四郎》)、Hannah Arendt、Juan Gabriel Vasquez、平路、江国香织。
  3. 终于开始拍出了自己喜欢的照片,在修图上也有所进益(虽然抱着一台sony a7实在还是暴殄天物)朋友们也给我拍了好多我好看的照片(肤浅的开心永远排第三)
  4. 同上,我,终于,学会,画眉毛了:)
  5. 申请到了奖学金圆了一次读中文系的梦(可能因为读的不是很踏实,所以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6. 一个人在苏格兰和东京短暂旅行,感受到了久违的宁静与幸福(苏格兰的铁路和东京的居酒屋简直是人间天堂,快找个借口放我回去!)
  7. 年初在平淡如水的一天提交了“比较文学与社会”专业的正式申请书,在平淡如水的一天被正式录取,在平淡如水的一学期上完了intro课。(然而过了一整年并不知道自己在“比较”些啥,更不知道它们和“社会”有什么关系,只祈求自己能把assigned reading准时读完。)
  8. 日语在hlab这个奇葩组织的锻炼下突飞猛进,导致n1的听力完全不用练,日语终于到了自己可以接受的阶段(一下绝了我想去日本读研工作的后路)
  9. 在有史以来最忙碌的一个学期做了在纽约的第一份实习,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累到想吐是什么感受(彻底断了我对npo的所有美好幻想。心阳说的对,有的人是做一行喜欢一行,我这样的人是做一行恨一行,还是回去读书吧)
  10. 在万难之下又继续做了一年的会饮,每年必遇奇葩例如今年直接跑路的上司(在体检前一天晚上紧急写稿到凌晨四点,直接导致体检出来一大堆数据报表,结束之后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可以转行去做危机公关。讲真,危机意识、整体统筹、办事效率、抗压能力还是不够,但奈何精力实在不足。)
  11. 最后一条留给自己的忘事能力吧,2019年虽然不是累积的一年,但忘记了许多不开心的事对我来说实在太了不起了。

 

——以上——

 

忘却的确是让人幸福的。

在大学给我的带来的自由与快乐中,我忘记了住在地下室,每天睁眼盯着一只小小的窗户是什么感觉,我忘记了被反智主义的人当做空气的感受,我忘记了作为underdog穷酸的感觉。我忘记了整夜整夜在洛杉矶的床上睡不着的绝望,忘记了作为一个新移民的不安感,忘记了英文不流利时日常生活给我带来的凌迟。(2012-2017年混杂在一起的痛苦在2019年终于画上句号,可以翻篇啦!)

时间再往前推一点,我忘记了向最亲密的人们隐藏秘密、一瞒就是许多年的扭曲感和道德上的鞭挞感(2009年发生的事我到2016年才释怀,也不算释怀,但现在时间长了,双方都可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相处。)

最近期,忘记了被霸凌、被操纵的窒息感,忘记了在教学楼走廊上看到不想看到的人心脏都不舒服的感觉,忘记了觉得自己失去了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的恐慌。因为从二月份遇上了给我的日常生活带来彩虹的iris之后,在过去的一年里不断遇到可爱的人、陪伴着我的人、保护着我的人。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可能血小板功能太过于低下吧),所以我这个“问题孩子”如同身边所有的“问题孩子”一样,成长的过程就是慢慢学会治愈自己的过程。好像因为太过于将生活的关注点放在自己的心理健康上,我似乎无法在“治疗”过程中全身心的投入做其他事。

 

这些画面都很清晰,只是不再给我带来情感上的刺激,过去的十年里从未有如此轻松的状态,导致我甚至都不太适应,这么放松真的可以吗?!好像我就应该时时刻刻与过去的某一个伤口做战斗,治好了一个翻出了更核心的一个。自己本质上是个胆小鬼这件事似乎就是我存在的核心问题之一。

逮着你啦,2020年,来战吧。

 

3. 我身边的生活哲学家们

 

在台湾遇上台风,外卖app都关了,于是两位好友与我被困在宿舍楼里,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外卖app上又断断续续有商家营业,三个人点了火锅外卖,聊到天南地北。在台湾的时光里因为实在闲着,竟然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些文学批评来读(我学期中是避之不及的),聊到自己涉猎的喜好、聊到自己在学校现有的学术体系下碰的壁(“我如此具象的脑袋也许根本就不适合哥大icls这么抽象的项目”、“作为唯三的亚裔和唯一的中文研究者我完全云里雾里”),牧云说“你很适合icls呀!你永远对宏观的话题感兴趣,所以在narrowdown的时候常常遇上困难,你对文学的兴趣是从宏观的社会议题开始的,而我是与你相反,是因为具体的作家,而开始慢慢展开的兴趣。”那天吃着雨中送来的火锅外卖,我对自己的学术项目似乎看清了一些些。

 

暑假认识了一个朋友,短暂的相识时间里就聊了很多,多到对方认识我一星期就可以总结出我日常交流中使用频率很高的“关键词”,一个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另一个是“成长”。对哦,为什么所有经历到最终都要用“成长”来解释呢?为什么原地踏步不可以?返老还童更不可以?

 

大三第一个周末一个学艺术的朋友从伦敦来纽约玩,聊到混乱的艺术圈,不知道具体说了什么,朋友很平静的说coco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在常春藤读书的朋友”。来补充一下我们聊天的场景,我们在哥大两大著名建筑物——butler library和lowlibrary——之间的长椅上坐着,夜间亮起的灯光更有充满着dead white males风气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的感觉。我一时愣住了,刚才我罗列的我在学校里的种种不顺心,在这一句话之下似乎失去了存在的底气。这位朋友绝对没有poke at my privilege的意图,只是在一个微妙的时刻恰巧提醒了我怎样的度日才算对得起自己所受的教育。

 

在reading week去了一次芝加哥,投奔我的心灵治疗师姐姐。不知不觉聊到自己的社交定位,我觉得我已经是一个足够不切实际的人了,不幸的是,身边的好友更加异想天开,做着刺激有趣的事。我觉得我短期内大概无法成为靠谱的社会人了。姐姐说“有这样的朋友是因为在你心里你也是这样的人呀,在我眼里你也是那个做着有创造力的事的人

 

看到学姐们结婚生子的新闻的时候很巧都正好在家人身边,看到暑假那一条喜讯的时候正好和家人从santa monica海滩上发完呆回来,妹妹在后座昏昏欲睡,爸爸在开车,我坐在驾驶座捧着手机一直说着“天呐天呐”,我妈回了一句“这不是很正常吗”;年底的这一次我也正好刚刚放假回家,向家人传达了又惊讶又恐慌的情绪,妈妈这次似乎一次性看穿了我,回了一句驴头不对马嘴的话“有得必有失”,让我想了很久很久。我所有的不开心与恐慌似乎都可以用“想要的太多、不需要的却不想放手”这个简单的道理来解释。我愿意放弃已经拥有的什么去换取还没有拥有的什么呢?

 

感谢哲学家们不厌其烦的与我进行了无数次苏格拉底式对话,虽然我是个比柏拉图笨无数倍的学生,2020年继续努力回答你们无意识间提出的人生难题。

 

 


没有尾巴的熊W

我开始看胆小鬼了
试问这样的甜圭谁不爱呢
大佬圭也太可了吧

我开始看胆小鬼了
试问这样的甜圭谁不爱呢
大佬圭也太可了吧

烟聿

伊武二则

为什么胆小鬼就tm不火!!!!!三个样子的甜圭舔到天荒地老演技也好到爆全世界都应该看!!!!!还有甜甜都脱衣服说随你处置了你们怎么只打他啊?!!!!

伊武二则

为什么胆小鬼就tm不火!!!!!三个样子的甜圭舔到天荒地老演技也好到爆全世界都应该看!!!!!还有甜甜都脱衣服说随你处置了你们怎么只打他啊?!!!!

咸鱼手扶拖拉机

【MOB伊武】随你处置

胆小鬼,MOBs X 伊武努

比较糟糕,慎入。

看EP9的怨念,高岭之花都说随你处置了,你们竟然只揍他!【还揍得那么色气x

被屏得死去活来,我太难了。

***

“随你处置。”年轻高挑的男人说道,脱下了西装外套。

 

被一群Alpha围住时,Beta并没有惊慌。在他的认知里,接下来的事无非是一顿狠揍,可能会断几根肋骨,再咳上几天血,被女儿看到的话会有些麻烦,但也仅仅如此了。

 

捕食者们笑了起来,明明是曾经的秋多书组的银徽章,怎么还如此天真呢。

点我上车

胆小鬼,MOBs X 伊武努

比较糟糕,慎入。

看EP9的怨念,高岭之花都说随你处置了,你们竟然只揍他!【还揍得那么色气x

被屏得死去活来,我太难了。

***

“随你处置。”年轻高挑的男人说道,脱下了西装外套。

 

被一群Alpha围住时,Beta并没有惊慌。在他的认知里,接下来的事无非是一顿狠揍,可能会断几根肋骨,再咳上几天血,被女儿看到的话会有些麻烦,但也仅仅如此了。

 

捕食者们笑了起来,明明是曾经的秋多书组的银徽章,怎么还如此天真呢。

点我上车

别动不动就说饿

我怂

这人啊

真的是

好难

我怂

这人啊

真的是

好难

琉

【负能量】渴肤症、胆小鬼、自以为是和想说的话

《渴肤症》

“抱抱”

六七岁的女孩向父母撒娇;

“抱抱”

十二岁的少女向长辈撒娇;

“抱抱”

二十岁的女人向友人撒娇。

女孩笑着,父母工作忙,没时间陪她;

少女笑着,长辈不耐烦,觉得没面子;

女人笑着,她没有朋友,与孤独做伴。

《胆小鬼》

能带我「离开」吗?

少女望向“恶魔”的眼里满是乞求

“你牵绊太多,我不能带走你。”

高仰的头垂下,泪液顺着脸颊滑落

“女孩子要笑着才好看,这种眼泪什么的我们不需要呐?”

“天使”笑着挥动手指,即将滴落于地的泪珠被消除,连同少女眼中残留的莹光

她是被“神”眷顾的女孩

最后,她笑了

啊~

这是多么可怜的孩子!

“恶魔”面...

《渴肤症》

“抱抱”

六七岁的女孩向父母撒娇;

“抱抱”

十二岁的少女向长辈撒娇;

“抱抱”

二十岁的女人向友人撒娇。

女孩笑着,父母工作忙,没时间陪她;

少女笑着,长辈不耐烦,觉得没面子;

女人笑着,她没有朋友,与孤独做伴。

《胆小鬼》

能带我「离开」吗?

少女望向“恶魔”的眼里满是乞求

“你牵绊太多,我不能带走你。”

高仰的头垂下,泪液顺着脸颊滑落

“女孩子要笑着才好看,这种眼泪什么的我们不需要呐?”

“天使”笑着挥动手指,即将滴落于地的泪珠被消除,连同少女眼中残留的莹光

她是被“神”眷顾的女孩

最后,她笑了

啊~

这是多么可怜的孩子!

“恶魔”面上冷漠,眼底只露嘲讽

《自以为是》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但能不去面对问题

就算问题来找你

沉默

你就没有错

《恳求》

@能懂的人:不要死

KIM

和胆小的你如何相爱

我说我喜欢你

一遍又一遍

你一笑而过

不曾信一字一句

我说你只要向前一步

剩下的九十九步我来走

你却连向前半步都不愿

等我走完九十九步

蓦然回首

才发现

我们早已形同陌路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距离是条直线

只要你向前走一步

而我走完那剩下的九十九步

我就能和你相遇相知相守

原来

从一开始

我们就不在一条直线上

像是两条相交线

在相交的那一刻

便注定了此后的相离

而我们

在相遇那一瞬

就注定了余生的陌路

到底是我太天真

也许我们

本就只是彼此途中的匆匆过客

        ...

我说我喜欢你

一遍又一遍

你一笑而过

不曾信一字一句

我说你只要向前一步

剩下的九十九步我来走

你却连向前半步都不愿

等我走完九十九步

蓦然回首

才发现

我们早已形同陌路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距离是条直线

只要你向前走一步

而我走完那剩下的九十九步

我就能和你相遇相知相守

原来

从一开始

我们就不在一条直线上

像是两条相交线

在相交的那一刻

便注定了此后的相离

而我们

在相遇那一瞬

就注定了余生的陌路

到底是我太天真

也许我们

本就只是彼此途中的匆匆过客

                                                           KIM   2019.10.21

润土
你好 我是一只胆小鬼

你好  我是一只胆小鬼

你好  我是一只胆小鬼

活着就是为了能体面地死掉
50015锁死!!伊武桑怎样我...

50015锁死!!
伊武桑怎样我都可!!

50015锁死!!
伊武桑怎样我都可!!

愚0

不等人

ooc预警,渣文笔警告

请勿上升,谁上升谁抢不到票

因为没去过北京,所以只能网上搜但是肯定会有错误,如有误,请告知,我一定改哈哈哈!

各位乘客,板章路,到了,请您从后门下车。We are arriving at  banzhanglu

停车开门,一股浓烈的暖流从门口涌了进来,使原本就因为人多而聒噪的车厢增添了一团火气。“热死了”我用手象征性得扇了扇后又熟练地把空调温度调到18,喝了口冰水,无奈的等着乘客上车。

“来来来,后面的往里挤挤,动作稍微快点。”

“您好,请问您这车的扫码怎么用不了了啊?”充满活力和磁性的男声响起。

“哦!这...

ooc预警,渣文笔警告

请勿上升,谁上升谁抢不到票

因为没去过北京,所以只能网上搜但是肯定会有错误,如有误,请告知,我一定改哈哈哈!


各位乘客,板章路,到了,请您从后门下车。We are arriving at  banzhanglu

停车开门,一股浓烈的暖流从门口涌了进来,使原本就因为人多而聒噪的车厢增添了一团火气。“热死了”我用手象征性得扇了扇后又熟练地把空调温度调到18,喝了口冰水,无奈的等着乘客上车。

“来来来,后面的往里挤挤,动作稍微快点。”

“您好,请问您这车的扫码怎么用不了了啊?”充满活力和磁性的男声响起。

“哦!这个车它扫码器坏了,您看您要不还是直接投币吧?”我习惯性的抬头看着询问者后有些许发愣。

原来我是有想过的,毕竟这条线离德云社这么近,肯定能看到一些演员的,还有可能看到他。为此才在选线的时候选了这条,也明知道这是路很烦的线,人多车多烦事多,但一想到德云社,一想到他,算了大不了就累点吧!不过在我上岗将近一个月后还没有见到一个角儿就也不太抱希望了,想着说好好开车好好上班吧,不能再想什么有的没的了。但是生活总是充满惊喜和意外,好不容易劝住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没想到马上就载到他了!

“诶,好吧!”少年手里拿着很多粉丝送的礼物,干净的白体恤,耳机半挂在耳朵上,行动很是不便。

虽然有些惊喜但我还是不能忘记工作,“专心”得开着车子,辛亏帝都这个点的道路很堵,我有时间可以瞄他几眼。少年看似真的很不便,双脚岔开站立,单手伸进裤兜摸了好久,终于在下车前掏出了3枚硬币,投进收钱盒里后就窜下了车。

唉!~我默默在心里探了口气,还好自己开的稳,要是是张叔的车,子淇肯定就摔了啊!

关上车门,车内又响起了烦人的播报声“车辆起步,请扶稳坐好,刚上车的乘客请往里走,没卡的乘客请买票,前方到站是虎坊桥。The next stop is hufangqiao.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全是少年充满生机的声音和画面,时不时地发出一声土拨鼠的叹息,嘴里开始念叨着“意难平啊!意难平!”在听到母亲在屋外喊了句“怎么回事啊?发疯呢,赶紧睡觉,别瞎嚷嚷,省的捣了邻居!”吓的我赶紧闭上了嘴,在心中狂叫,久久不能平复。

突然又想起自己可以算一下时间,调一下班,这样就能保证自己会大概率遇到子淇了!算好后我就立马打电话跟领导说了下自己想换班,自己也没考虑到如果按照今天这样排,自己会是开末班车的那一个倒霉孩子。不过领导似乎很高兴,觉得好久没遇到这么傻的孩子了,怕我会想起反悔,快速的就安排好了。他怎么会想到,我就算知道也不会反悔的啊!

不出所料,我第二天碰见了少年。他换了衣服,但是仍然挡不住他一身的少年气。就像是冰可乐里的气泡刺激又舒服,瓶子外头的水珠,抹掉一层又生一层。

少年满足了我对喜爱的所有理解。

广德楼和湖广会馆其实离的很近,于子淇应该是实在太懒才花三块钱坐一站一分钟行1.2公里的公交车。其实两地步行或者骑单车更快。再者说了,就算坐公交步行也要1公里左右,子淇是真的懒啊,我心里想到。本来其实想同子淇说的在公交车上,不过突然脑子一转,他坐公交车好像对我是个福利啊!就把差点说出口的“子淇”二字硬生生的又吞了回去。

也得亏我吞了回去,北京公交公司规定,如果司机在行驶车辆时和乘客说话,不管说什么谁先说的,司机都是要罚钱的。我暗自庆幸了一下,又开始懊恼了,这样怎么可以再跟子淇说话呢?

已经半年了,除去少年在外演出的时间,他好像经常坐这俩车,即使不在广德楼或者湖广赶场了,本来幻想着是少年故意的,但一问张叔,发现这可能只是他常常回家的路线,我总是这样得自作多情。

张叔真的很八卦和热心,他竟然冒着被罚钱的风险帮我问了于子淇记不记得我,对我印象好不好什么的。我坐在张叔对面紧张的听着他讲“那孩子知道你,说总坐到你的车,车技还挺好,完全不像个女司机的样,也好像在什么园子见到你几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竟然记得我还知道我去过小园子!张叔,这顿饭我请了!”我手舞足蹈得说着

张叔淡定的摆了摆手说到“不用不用,你什么时候带那男孩来和我吃顿饭就行,你还别说,小伙子挺帅气的。”

瞬间,我脸刷一下就红了,害羞了。

我最终还是没敢对少年说什么,太胆小了,怕惊扰了梦。少年呢!也只会因为脸熟而在每次上车时对我露出微笑和满是星星的眼睛。这些对我简直就像是一封战书,我是无力招架的,只能回一个看上去矜持的微笑。

就这样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两年都过去了,张叔早已不对我请客吃饭报以希望了。我也因为家中搬迁跟公司申请换了公交路线,远离了少年,也不知道少年发现没有。

后来的我呢,安安心心的开着公交车,有时也会去小园子里看他演出。不过只是远远的,不然怕自己忍不住和他说话,明明不会被罚钱的啊!真是个胆小懦弱且卑微的存在啊!

少年长的是真好看,是那种舒服,阳光的好看。颜值始于一切嘛,动物都喜欢好看的动物,更何况是有才华的呢。少年不出意外的火了,他可以走三宝,给师父助演,办专场上节目了!

我是看着他成长的啊!我看着妹妹手里拿的于子淇的周边,在心里感叹了好久。同在公交车上第一次见面后一样,整天就念叨着“意难平啊!意难平!”

他真的已经不是原来的少年了,喜欢他的人变得太多了!从几千到几万再到几百万,红的跟柿子一样,而我却像没成熟的柿子一样,又青又涩!

少年再也不可能坐公交了啊!

我听从母亲的安排,相了几次亲,终于认清现实找了位还算喜欢的男人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带我的孩子去看他,指着他对孩子说“看啊,那是妈妈曾经的光”“光是什么啊?”孩子奶声奶气的问。“是生命呀!”不再有激情,平静的回答到。“那妈妈现在的光是什么啊?”我一把抱起她笑着说“是你和爸爸呀!”

孩子听了我的话后很高兴,蹦蹦跳跳地把手中的礼物送给了少年。令人没想到的是少年抱起了她,她趴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又用小手指了指我。少年放下孩子后,孩子一下子扑了上来说“妈妈,叔叔他说他记得你,公交车开得很好,笑得也很甜”我有些惊慌失措不过又很快恢复心情,抬头凝视着少年。

他在看我!笑着,眼睛快闭上了,洁白的牙齿露出。仿佛是又回到了那年秋老虎盛行,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少年的场景,小鹿乱撞。我强迫自己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今天的天气和当天一样的热啊!

少年终于结婚了,在32岁。公开的时候微博瘫痪了,和当年鹿晗他们一样。小姑娘看上去就开朗胆大。

过了很长时间,有一天我开末班车打算交车回家了。原来的那位少年又神奇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们对视着,笑了。就像我开着公交车不等他上车,他坐在商务车里却只能隔着窗默默地对视一样。

公交车是不等人的,少年的成长也是。




哎!写了一个多小时吧,手上因为有汗老是打错字,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这个公交车的哏是因为昨天白天看完南京德云社相声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想出来的。有点私心吧,女生原型就是我,甚至我比笔下的我还要胆小懦弱,是那种走在大街上不敢和男生对视的胆小鬼。

子淇我是真的欢喜,是我第一位也许也是最后一位我单看照片就心动的男孩。因为太欢喜了,所以就不敢幻想甜的结局,自己会时刻告诉自己与子淇的距离,会觉得自己不配对他有幻想,不在一起的也不行。所以这篇其实已经使我的良心有点痛了。这可能是我唯一篇写子淇的,嗯!

希望少年成为他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我也可以跨越千山万水去看看少年,远远的就行了。

梦在前方,生命万岁!

对了,可能有番外,但是不会是在一起的结局。

十三小姐🙊

也没什么大不了

啊 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是心里空了一块 夏天再慢一点过去吧🌿

啊 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是心里空了一块 夏天再慢一点过去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