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胡一天

34.2万浏览    7618参与
白柠

对不起了,截不过来只能发录屏了哈哈哈

这三分钟两个人加起来得有10086个心眼儿

张云龙这个男人太会笑了妈呀,好痞又好帅

三土的那个挑眉直接我人没了😍😍

“呦,路先生没si呀”“禁止喂食”哈哈哈,这绝对是喜剧🌝🌝

对不起了,截不过来只能发录屏了哈哈哈

这三分钟两个人加起来得有10086个心眼儿

张云龙这个男人太会笑了妈呀,好痞又好帅

三土的那个挑眉直接我人没了😍😍

“呦,路先生没si呀”“禁止喂食”哈哈哈,这绝对是喜剧🌝🌝

w是小橘

【乔楚生路垚】乔副官 别来无恙23

乔楚生和路垚缓步走出复旦大学。

  “路垚,和李校长是不是认识很久了?”

之前李跃祥和路垚的互相打趣,可不是相识一两天能够做出的。

  “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应该有5,6年了”

  乔楚生算算时间,“是在苏联认识的吗?”那时候路垚应该在苏联。


  “嗯,那时候我刚到苏联不久,人生地不熟,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李跃祥,恰巧他又是上海人,就这样一来二去便成了好友。”路垚似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眉目里飘过一丝冷意。

   结识李跃祥的细节,路垚不想让乔楚生知道,一些过往永远留......

乔楚生和路垚缓步走出复旦大学。

  “路垚,和李校长是不是认识很久了?”

之前李跃祥和路垚的互相打趣,可不是相识一两天能够做出的。

  “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应该有5,6年了”

  乔楚生算算时间,“是在苏联认识的吗?”那时候路垚应该在苏联。


  “嗯,那时候我刚到苏联不久,人生地不熟,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李跃祥,恰巧他又是上海人,就这样一来二去便成了好友。”路垚似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眉目里飘过一丝冷意。

   结识李跃祥的细节,路垚不想让乔楚生知道,一些过往永远留在回忆里最好。

  路垚虽没多讲,乔楚生也可以想象出路垚一人在苏联漂泊,日子肯定不容易,“那改天去谢谢人家,照顾了你那么久。”

   “不用,”路垚摆摆手,“跃祥在苏联的确帮了我很多,但他不是外人,不用谢来谢去的,他不会计较这些东西的。”

  “我知道了”乔楚生声音有些沉闷,自己与路垚分开的这几年,看来都是李跃祥在陪着他了。


路垚不经意的回头,没留意到阿严的身影,故意问道, “今天早上怎么没看到阿严?” 

早上他出来时可是看到阿严跟着呢

  “阿严应该去找他那个青梅竹马了。”乔楚生一早就支开了阿严,路垚身边有自己,他就不需要跟来了。

  “阿严说那个姑娘是复旦学生,有时间叫阿严领家里去,可以认识一下,说不定以后她还上我的课呢。”路垚想起了卢软语,他必须确定一下这人是不是卢叔的女儿。

  “好勒,你说怎么这么巧,这两天我催催阿严。”乔楚生对这个姑娘也有些好奇。


 两人走着走着,路垚发觉乔楚生竟和他走同一条街,这条街的方向与侦缉处的所在方位背道而驰。 “这不是回侦缉处的路吧,跃祥刚刚不是说杜长官找你?” 

  “没事,我先送你回去,处里有那么多人,不会出什么大事的。”乔楚生很了解杜铭宇,如果处里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那绝不是托人稍话那么简单,路垚目前一个人,身后还有冯磊盯着,乔楚生权衡再三,决定先把路垚送回乔公馆。


  路垚担心杜铭宇借故找乔楚生的麻烦,连忙催促,“你赶紧回去吧,万一真有什么事。”

  “你别操心了,走吧。”

 “哇,这条街上还真是热闹”乔楚生发出一两句夸张的感叹声,“你看,那里还有杂耍的呢。”一副刚刚进城的模样。

  “哎,那有捏糖人的,我好多年没吃过了,走,我们去看看。”不待路垚反应,乔楚生抓起他的手,就走了过去。

乔楚生人还没到,就对那捏糖人的师傅喊,“师傅,给我来两个。”


  “咱回去吧,人那么多,这得等到什么时候?而且,这是小孩子玩意儿……”捏糖人的摊子前挤满了人,大多是7,8岁的小孩。

乔楚生一脸兴致勃勃,分明没听到路垚在讲什么, “你要个什么形状的?”

  路垚见乔楚生兴致颇高,便没再说什么。抬眼望去,那师傅手艺也是高超,关公,张飞,孙悟空,还有一些猫猫狗狗……各式各样的人物动物造型,捏的栩栩如生。

那么多的糖人,让人眼花缭乱,路垚有些犯难,, “太多了,你选两个吧”。 


  “呐……我看看,就那两个,”乔楚生用手指了指“你看怎么样。” 

  “行,你喜欢就行。”路垚顺着乔楚生的手指望去,那里有一些小动物,不知乔楚生讲的是哪一个。

  见路垚没意见,乔楚生乐呵呵的把钱递过去,“师傅,给我那两个,就是那个兔子和熊。” 

   

  “为什么你的是兔子,我的是熊?”路垚接过乔楚生递来的庞然大物,抬头一看,乔楚生一口咬掉了兔子的尾巴。

路垚“…….”

  “兔子多可爱啊。”说话间,乔楚生张嘴咬掉了兔子头。

嗯,真甜

  “……”路垚瞅着这面目全非的兔子,神经抽了一下,这样也叫可爱。

  “你看你跟它多像,它的耳朵……”乔楚生向路垚晃晃手里的糖人,刚想开夸,却发现手里的兔子不知何时只剩下四肢和肚子。“额,反正就这样了,就是很像啦。”


  “好,你说像便像,既然这样。”路垚眼珠子一转,颇为暧昧的开口,“你已经把我吃进肚子去了,那现在换我吃你喽。”

   “吃吧吃吧,糖化了就不好吃了。”乔楚生压根没听出路垚的弦外之音。

  “真是……”路垚感觉似石子扔进了无底深渊,一点水花都没有溅出。

……..

  周一的课程结束后,路垚又陆陆续续上了两次课,把乔楚生羡慕地直撇嘴,路垚这先生当的还真是自在,一周就这么几次课,哪像自己,忙的累死累活。

周六,乔公馆。

客厅餐桌上依旧上演你吃我夹的一幕,路垚的眼睛看向哪,乔楚生的筷子便指向哪,路垚前几日拒绝了好几次,好说歹说,奈何乔大少爷铁了心如此,路垚也就不再多说,王妈对这也习以为常,不停的感叹少爷也会照顾人了。

路垚虽有些不好意思,胃口却一天比一天好,身子骨看着也比刚来上海时硬朗许多。

   吃过早饭,难得双方都无事,便坐在客厅沙发上聊天。

    还没聊几句,乔楚生就见阿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人。

“少爷,这就是我之前说的姑娘,卢软语。她今天正好没有课,软语,这是我家少爷乔楚生,那位是……”


   “我知道,是路先生。”卢软语从阿严身后走出 ,“乔少爷好”,随即快速走到路垚面前,一脸惊喜。

  “卢姑娘……”路垚面上不动声色,他可以确信自己没见过她。

  “路先生你忘记了,前几天,就是周四,你带我们班的国文。”卢软语冲路垚眨眨眼睛。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还问过我问题。”路垚看看卢软语,心中猜测她十有八九就是卢叔的女儿了。“真不好意思啊,卢同学,这几天教的学生有点多,我的记性不是很好。” 


卢软语既然与相认,想必是卢叔有要事要她传达, 

   “路先生说的哪里话,叫我软语就好。”卢软语顺势坐在路垚旁边。

  “那软语,你也别叫我路先生了,咱们也没差几岁,就叫路大哥吧。”卢软语大大咧咧的性格路垚很是喜欢。

……

  阿严和乔楚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发生的一切,什么情况,不足一盏茶的功夫,两个人熟的像认识几年的老朋友。

  乔楚生瞅着在对边与路垚聊的热火朝天的某人,低声问一旁的阿严,“阿严,你确定这卢软语是你的青梅竹马?”

  阿严微微一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少爷,我和软语分开许久了,不过她的性子到是开朗了许多。”

  这种重点吗?

乔楚生压制住心中的不悦,生硬却又极为客气地打断了嘻嘻哈哈的两人,“卢姑娘,你和阿严吃早餐了没?”


   今天我和路垚难得都有时间,我们还没讲几句话呢,你倒好,霸着路垚磨磨唧唧了那么长时间。

   “我和阿严吃过了,谢谢乔少爷。” 

  “你可别学阿严叫我少爷,我给他说了好多次,就是不听,这样吧,你叫我乔大哥。” 

 “这…这不合适吧。” 卢软语有些诧异,一脸无措的望向路垚。

 “都是一家人,没关系的。” 路垚冲她点点头。


 乔楚生心中的不悦又升一级,自己和路垚一前一后认识这卢软语,对着自己叫乔少爷,怎么一口一个路大哥叫的那么亲切。

她喜欢路垚?乔楚生看看一旁的阿严,再用审视的眼光看看卢软语,暗自摇摇头,自己瞎想什么呢,人家可是青梅竹马。

  卢软语也不再坚持,冲他微微一笑,“那…乔大哥好。”

竟然如此平易近人,与外界传闻不大一样啊。

……..

  “对啦,路大哥,自从你在我们班上过课后,我们班女生都在谈论你呢”

  “都说什么?”乔楚生比路垚还心急。

  “都夸路大哥长的好看呢,你们是不知道,我们学校的先生大多年纪比较大,就算有路大哥这般年纪的,个个也是歪瓜裂枣”

  乔楚生点点头,这帮学生眼光还是不错。

  “还有啊,有的同学家里有姐姐的,还想把自家姐姐介绍给路大哥呢。”


  “什么?”乔楚生“蹭”的站起身,“这都什么学生,不知道好好学习,竟干这不正经的事。”

  卢软语被乔楚生吓了一跳,下意识看了阿严一眼,阿严冲她一笑,“少爷,反正路先生也是单身,这没啥不好的。”

  “你懂什么,那些学生,那些学生……”乔楚生白了阿严一眼,阿严说的没错,可一想到路垚有一天要离开自己,还要娶妻生子,心里便不怎么舒坦。


  路垚顺势站起身,拉过乔楚生的手,“你放心,我不会和那些学生接触的。”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你,怕你被人欺负。”乔楚生有些吞吞吐吐,他没料到路垚会如此说,而且很是认真的看着他。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没关系,你记住我说的便好。”

  

(第二十三章完)

PS:最近这几章走温馨,甜腻,逗逼风。


A泡沫(周边)看置顶

胡一天高伟光章若楠签名


湖南广电工作人员直接发货带信封

胡一天高伟光章若楠签名


湖南广电工作人员直接发货带信封

陷在漩涡里的人
这位姐妹真相了ʕ⸝⸝⸝˙Ⱉ˙ʔ

这位姐妹真相了ʕ⸝⸝⸝˙Ⱉ˙ʔ

这位姐妹真相了ʕ⸝⸝⸝˙Ⱉ˙ʔ

诚信票务

钟楚曦 张云龙《最遥远的距离》tg🈶

胡一天 梁洁 代旭 王梓豪《请和这样的我恋爱吧》tg🈶外景 转场上海

王安宇《球状闪电》明天部分tg🈶时间+地址🉑单出

《我的人间烟火》《平凡之路》时间dz 现

今日吃货团tg带时间 送🏨 现‼️

钟楚曦 张云龙《最遥远的距离》tg🈶

胡一天 梁洁 代旭 王梓豪《请和这样的我恋爱吧》tg🈶外景 转场上海

王安宇《球状闪电》明天部分tg🈶时间+地址🉑单出

《我的人间烟火》《平凡之路》时间dz 现

今日吃货团tg带时间 送🏨 现‼️

浅眠  (票务)

胡一天高伟光章若楠签名


湖南广电工作人员直接发货带信封

胡一天高伟光章若楠签名


湖南广电工作人员直接发货带信封

星星✨

胡一天、高伟光、章若楠 、于文文、成毅

湖南广电直发   带官方信封

胡一天、高伟光、章若楠 、于文文、成毅

湖南广电直发   带官方信封

⁷柯圓*🍿

胡一天高伟光章若楠签名

湖南广电工作人员直接发货带信封

胡一天高伟光章若楠签名

湖南广电工作人员直接发货带信封

陷在漩涡里的人

家人们,别管我了

我知道这是个硬糖

但真的是等剧等到抓心挠肝

只能守着仅剩的余粮扣糖

家人们,别管我了

我知道这是个硬糖

但真的是等剧等到抓心挠肝

只能守着仅剩的余粮扣糖

诚信票务

任豪 辣目洋子 吴佳怡《兰闺喜事》明天tg🈶外景 现

​​李宏毅 陆婷玉 许佳琪《勿扰飞升》明天tg🈶外景 现

胡一天 梁洁 代旭 王梓豪《请和这样的我恋爱吧》明天tg🈶外景 现 转场上海

任豪 辣目洋子 吴佳怡《兰闺喜事》明天tg🈶外景 现

​​李宏毅 陆婷玉 许佳琪《勿扰飞升》明天tg🈶外景 现

胡一天 梁洁 代旭 王梓豪《请和这样的我恋爱吧》明天tg🈶外景 现 转场上海

冽彩棠淡

水中花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凄雨冷风中,多少繁华如梦

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

蓦然回首中,欢爱宛如烟云

似水年华流走,不留影踪

我看见水中的花朵

强要留住一抹红

奈何辗转在风尘

不再有往日颜色

我看见泪光中的我

无力留住些什么

只在恍惚醉意中

还有些旧梦

这纷纷飞花已坠落

往日深情早已成空

这流水悠悠匆匆过

谁能将它片刻挽留

感怀飘零的花朵

尘世中无从寄托

任那雨打风吹也沉默

仿佛是我


——《水中花》李健(原唱谭咏麟)


水中花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凄雨冷风中,多少繁华如梦

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

蓦然回首中,欢爱宛如烟云

似水年华流走,不留影踪

我看见水中的花朵

强要留住一抹红

奈何辗转在风尘

不再有往日颜色

我看见泪光中的我

无力留住些什么

只在恍惚醉意中

还有些旧梦

这纷纷飞花已坠落

往日深情早已成空

这流水悠悠匆匆过

谁能将它片刻挽留

感怀飘零的花朵

尘世中无从寄托

任那雨打风吹也沉默

仿佛是我


——《水中花》李健(原唱谭咏麟)



w是小橘

【乔楚生 路垚】乔副官 别来无恙22

乔楚生回来时,路垚正蜷缩在沙发上,睡得很沉,手中的书掉在地上都不知。

嘴唇微微嘟着,脸颊也有些鼓起,乔楚生想起吃点心时那一幕,暗道你竟然欺负我,随即伸出食指,在路垚脸上轻轻戳了一下,抬眼看那沉睡之人,眉头仅皱了几下,却没有醒来的意思,乔楚生放下心来,又伸出手指,来来回回戳了好几次。


   乔楚生低声笑起来,睡着的路垚比平时好玩多了。

  路垚眉毛轻轻颤动,乔楚生知道他要醒来,连忙起身,后退几步,摆出一副刚刚回来的样子。

 路垚睁开眼,看到乔楚生站在不远处,高兴地从沙发上坐起,“你回来啦。”。

  “你......

乔楚生回来时,路垚正蜷缩在沙发上,睡得很沉,手中的书掉在地上都不知。

嘴唇微微嘟着,脸颊也有些鼓起,乔楚生想起吃点心时那一幕,暗道你竟然欺负我,随即伸出食指,在路垚脸上轻轻戳了一下,抬眼看那沉睡之人,眉头仅皱了几下,却没有醒来的意思,乔楚生放下心来,又伸出手指,来来回回戳了好几次。


   乔楚生低声笑起来,睡着的路垚比平时好玩多了。

  路垚眉毛轻轻颤动,乔楚生知道他要醒来,连忙起身,后退几步,摆出一副刚刚回来的样子。

 路垚睁开眼,看到乔楚生站在不远处,高兴地从沙发上坐起,“你回来啦。”。

  “你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也不怕着凉。” 

  “我之前看书有点困,没想到睡着了。”


路垚抬头看看乔楚生,发觉乔楚生心情很好,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看来自己是白担心了,挫败感顿时袭来。

   “明天的课,你准备的怎么样?”

 路垚咳嗽一声, “没问题的。”不就是几节课,自己难道还应付不来,实在不行,不还有一个李跃祥。

看路垚如此有信心,乔楚生忍不住称赞道, “你还真是厉害,我明天和处座一起去复旦大学,你几时上课。”


  “什么?”路垚没控制不,吼了一声,“你要去?”

 乔楚生掏掏耳朵 ,“你第一次上课,我当然要去看看,至于处座,他好像有点私事要找李跃祥。”

   “啊…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些知识点没搞清楚,你先忙,我先回房看书了。”路垚拿起桌上的书,大步往房间走去。


乔楚生竟去复旦,还要听他讲课,路垚看看只翻了几页的课本,自己这半吊子水平,如果当场卡壳,真的是……刚才还向乔楚生吹嘘……

    今晚是别想睡觉了,路垚认命的叹口气,强打起十二分精神,回到房间看起书来。   

路垚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脚步还有些慌乱,乔楚生有点哭笑不得,我不就是去看你讲课。   

   ……

     吃过早饭,乔楚生和路垚双双出门,一个前往侦缉处,一个则去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李跃祥办公室。

  “路垚,那么早就来了,你的课安排在第三节呢”

  “乔楚生说杜铭宇今天要来,我怕出意外,就提前来告知你。”

  李跃祥有些意外,“杜铭宇要来,他来做什么?”

  “杜铭宇一直在让冯磊跟踪我,我昨天在你这里呆了太久,他对我们的关系有所怀疑也正常,今天来应该是打探虚实的。”路垚低声对李跃祥道。


李跃祥点点头,“你放心,我这里不会出什么事的,你回去有没有认真看教材?既然杜铭宇怀疑你,你这次的授课可不轻松,还有冯磊,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他长期跟踪你,那就麻烦了。”

  “冯磊我有办法对付,他蹦哒不了几天,至于这个,你放心,我可是下了功夫的。”

路垚冲李跃祥晃晃手里的书,随后走到桌旁,看有一包未开封的茶叶摆在那里,顺道给自己沏杯了茶,舒舒服服的喝了几口。

  “啧啧,你倒是会享受的,这茶叶可是我专门托人捎来的。”李跃祥见路垚一副悠闲样,自己也跟着轻松起来。


  “怎么,不舍得?不给你多说了,我要继续看会书。” 

李跃祥“……”

    时间慢慢流逝,眼看就要开始第三节课,路垚合上书本,来到自己的教室。

  站在讲台,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人头,路垚一板一眼的开口,“同学们好,我是路垚,从今天开始由我来教大家国文。”

  “路先生好”学生看到来了位新先生,叽叽喳喳,很是好奇。

  “好了,大家静一静,我们要开始上课了。”路垚看着对他议论纷纷的众学生,头有些大。

   ……

   

  路垚离开后,李跃祥一直在校园溜达,不多时便看到杜铭宇他们来了,摆出一副偶遇的样子,“呦,这不是杜长官,还真是巧。”

杜铭宇闻声停下脚步, “李校长好,杜某有点事正想去拜访李校长,没想到在校园里碰到了,不知李校长可有时间?”

  “杜长官这话说的可见外了,您能莅临鄙校,我就是有天大的事也的往后推不是,来您这边请。”李跃祥哈哈一笑,和杜铭宇打着官腔。

……

    乔楚生惦记正在上课的路垚,找个借口,溜了出去,沿路找学生打听,最终找到了路垚在的教室。

   乔楚生站在教室后门处,透过门上的窗户看屋内的路垚,只见路垚手拿课本站在讲台上一句一句念道“孟子曰:“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

  乔楚生没有留意路垚讲的什么,满目都是路垚背后的黑板上写满的内容。

  这样一手漂亮的小楷,乔楚生想起中学时路垚的字是没有这么秀气的,他甚至还数次嘲笑路垚的字没有自己写的好看,现在看来,路垚的变化还真大。

   乔楚生没有让路垚注意到自己,一直默默站在门外,默默听路垚低沉的读书声,默默看黑板上的字写满了擦掉,接着又被写满。


 “铃铃铃……”

耳边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下课时间到了。

  不少学生从教室前门出来,都在谈论路垚,“这位新来的先生教的还不错哦。”

“是啊,是啊,字写得也好看。”

  ……

  乔楚生连忙从后门闪开,避开学生群,抬脚走进前门,打算找路垚。  

路垚被一群女学生团团围住。

  “路先生是哪里人?”

  “路先生今年多大啦?”

   “路先生怎么会来我们学校教书啊”

  “路先生你的字写的真是漂亮,有时间能不能教教我们啊。”

  ……

问题一个接一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给路垚相亲。

  乔楚生有些不悦,上课已经够累了,下课还不能休息,大步走上前,用力扒开人群,“路垚,我有急事找你。”

  说罢,不由分说地拉着路垚的胳膊走出教室,没有理会一旁傻眼的学生。

“这人是谁啊,怎么来我们教室?”

  “也太粗鲁了吧,路先生这么斯文,怎么有这种朋友。”

  ……

走廊上,乔楚生松开抓着路垚的手。

  “你那群学生怎么如此不懂事,这都下课了,还围着你问个不停,不知你要休息啊。”乔楚生有些生气。

   “我第一次给他们上课,他们对我好奇很正常,别气了,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也就是你脾气好,那群女学生,谁知道怀的什么目的,问的那么详细……你上课不久我就来了。”


竟然来的如此早!

 “我讲课……你都……听见了?”

路垚有些紧张,我在在课堂的表现应该没有不当之处吧。

   “嗯,你讲的真好,我听的都入迷了”乔楚生看出了路垚的紧张,打趣道。

  “入迷了”路垚放下心来,转口道“既然这样,那乔同学应该知道我今天主要讲了什么喽?”

  “额……我来时你都讲了一半了,我哪知道什么主要内容,反正就是孟子曰,孟子曰……哈哈”。乔楚生被问的措手不及,刚刚只顾盯着路垚,鬼知道讲的什么。


  “给你开玩笑的,瞧你吓的。”路垚难得见乔楚生如此窘迫,笑得很开心

  乔楚生被这这大刺刺的笑容晃了眼,忙转开话题,“你…今天还有课吗?”

   “跃祥说没有了.” 

 “对了,校园你是不是还没逛过,走,我带你去看看。”


乔楚生拉起路垚的手,慢慢走出教学楼,浑然忘记他才是第一次来复旦大学。

  校园里有不少学生来来去去,对突然出现的两人,皆是报以微笑。

  “呼……都快忘记校园生活是什么样子了,还真是轻松惬意。”

乔楚生肆意躺在草地上,贪婪的闻着香草气息,明晃晃的阳光有些刺眼,乔楚生伸出一只手挡在眼前,另一只手则不停拨弄身边的小草。

  路垚站在不远处望着乔楚生,阳光照在身上,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乔楚生长相与他截然不同,如果他算秀气俊美,乔楚生则是一种富贵帅气,举手投足浑然天成。

任性躺在草地上的乔楚生,单纯天真的孩子模样。路垚闭上了双眼,这一刻,他想抛弃所有的身份,任务,和那些见不得人的计划,就这样陪着乔楚生数落叶、晒太阳。

  闭眼沉思的路垚不知被谁扯了一下,往草地上跌去,意料中的疼痛感没有袭来,睁开眼,发现自己倒在了乔楚生身上。

  “呜……你是不是背着我吃了什么好吃的,怎么这么重。”

原来是乔楚生趁他发呆之际,悄悄猫腰过来,将他扯了下来,某人捉弄成功,笑的如同偷腥的猫。

 路垚一时忘记了呼吸,那人的眉,那人的眼,那人的唇,离他如此近,如同昨日的梦境,让他一时分不清在哪里。


   “铃铃铃……”上课铃声响起,路垚瞬间被惊醒,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我刚刚在干什么……

   不容他多想,身体已做出反应,右手用力撑地,一个漂亮的起身。

  “路垚,你别生气,我跟你闹着玩呢,我……”乔楚生见路垚迅速起身,一言不发的望着他,眼里还有自己看不懂的情绪,急急忙忙开口解释。

  “我没生气,”路垚声音有些嘶哑,“我只是……只是……”他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

 “呦,你们刚刚在干啥,大庭广众,搂搂抱抱,也不怕带坏我的学生,真是世风日下……”李跃祥的戏谑声远远传来。

  “你闭嘴。”路垚吼了李跃祥一声,被李跃祥如此打趣,他是无所谓,可乔楚生不行。

  搭眼看乔楚生,果真看到乔楚生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路垚狠狠地刮了李跃祥一眼。


乔楚生连忙起身,略带歉意的看向李跃祥, “李校长,我刚刚跟路垚闹着玩呢,真不好意思。”

  李跃祥连忙摆手,“哎呀,我跟路垚开玩笑呐,乔副官可别往心里去。”

拜托,路垚那副要吃人的样子是要闹哪样。

  乔楚生没有答话,他不是第一次被人调侃,但对象是路垚,一时竟有些慌乱无措

  李跃祥偷偷瞅了路垚一眼,我靠,怎么还在瞪我,还在瞪,不帮忙打圆场就罢了,还瞪我。

  无奈的撇撇嘴,继续开口,“乔副官,我这人就是喜欢跟别人开玩笑,没个正行,而且关系越好,越是如此,路垚是知道的,乔副官千万别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是吧路垚,”

   “嗯,他就爱胡说八道,不用理他。”路垚终于开了尊口。 


  我胡说八道?李跃祥恨不得踢路垚两脚,没见过翻脸不认人的的,也不知刚刚谁一脸陶醉的样子,要不是他看出苗头不对,叫住了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没错,他老早就看到路垚他们了。

  “路垚你怎么说话呢,李校长说的没错,刚才的确是我们不对。”乔楚生收敛了表情,正色到。


  李跃祥瞧见路垚又要瞪自己,连忙转移了话题。“哎乔副官,不久前杜长官回去时,说让你回去见他。” 

  “好,麻烦李校长了,路垚你跟我回去吗?”乔楚生怕杜铭宇有什么急事,便向李跃祥告辞。

  “我和你一起走,反正今天也没课了。”

   ……

    李跃祥看着那双双离去的背影,收起了嬉皮笑脸,沉默了许久,“路垚与乔楚生纠缠在一起,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第二十二章完)

w是小橘

乔副官 别来无恙21

乔楚生在街上漫无目的逛来逛去,走走停停,一点也不想回乔公馆,不知晃了多久,不经意抬头,发现自己来到侦缉处门口。

  站在门口的李华见乔楚生来了,高兴地冲过来。“四爷,你来了,你这几日忙什么呢,都不见人影,路先生                               ......

乔楚生在街上漫无目的逛来逛去,走走停停,一点也不想回乔公馆,不知晃了多久,不经意抬头,发现自己来到侦缉处门口。

  站在门口的李华见乔楚生来了,高兴地冲过来。“四爷,你来了,你这几日忙什么呢,都不见人影,路先生                                                                                                                                                                                                                                                                                                                                                                                                                                                                                                                                                                  身体怎么样了。” 


  “这几日家里有点事需要我处理,路垚身体好多了,最近处里有什么情况?”乔楚生看见李华撒欢似地奔来,整个人顿时轻松许多,一开口便习惯性地问起了正事。

  “没有什么大情况,不过前几日我们在多伦路抓的那两人都给放了,什么也没审出来,白忙活一趟。”李华有些沮丧,随后压低了声音,“四爷,我听其他兄弟讲,冯磊现在天天盯着路先生。”


  “阿严给我说了。”李华是自己人,乔楚生对他没有隐瞒。

  “那…路先生知道吗?你让他小心点,以前只要是被冯磊盯上的,可都没好下场 ,非死即伤,冯磊可是狠着呢。”李华有点担心路垚,自家老大不把路垚当外人,他又何必处处防着他呢。


  乔楚生点点头,李华的几句话到是点醒了他,是啊,现在哪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想尽办法护住路垚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路垚应该有事瞒着他,但只要不触碰底线,只要能维持住现在的局面,他不介意扮成瞎子,聋子。

     这个念头在乔楚生第一次觉得路垚可疑时就形成了,事到如今,这句话不知在乔楚生心里走了多少遍。

 ......

   乔楚生眼前蓦然掠过某日倚窗而立的路垚,当时那人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浅笑,斑驳阳光落在身上、窗台,背后是大片大片的金黄银杏叶,随风摆动,美好又惬意。那人,那景,那一刻,就这样刻在乔楚生的心里,怎样都抹不去。

  乔楚生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那里染了多少人的血只有他知道。身处这样的世道,本是无奈,他不想让路垚和他一样满手血腥,路垚就应像今日一样,手执书本,轻松惬意,干干净净的。

 ……

李华推推乔楚生, “四爷,你还好吧”,乔楚生深沉的目光让他看不懂。

 “我没事,你也不用担心路垚,有阿严在。”乔楚生并不打算告诉路垚这件事,要去复旦教书的先生,这些打打杀杀,岂不污了他的眼。

  “哦,四爷,告诉你件喜事,”李华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过两天我和小茹打算结婚了。” 

  “你小子动作还真快,”乔楚生有些意外,“瞧瞧把你乐的,小茹人不错,你可得好好对人家。”那个姑娘乔楚生见过一次,虽出身小户人家,讲话细声细语的,但很会照顾人。


  “这是当然,四爷,你可是比我大2岁,咋就没个姑娘呢,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小茹有一个姐妹……”

  “行了,行了,你瞎操什么心。”乔楚生见李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急忙打断他。

    他缺女人?开什么玩笑,只要他愿意,全上海的女人不都得乖乖站好等他挑,只是目前一个路垚已让自己忙的焦头烂额、心神不宁的,他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

 随意与李华调侃几句,乔楚生走进了侦缉处。

  在走廊上意外的看到冯磊,乔楚生一分都不想搭理他,大踏步往自己办公室走。

冯磊“......”

一只手挡在了乔楚生前面。

  “什么事?”乔楚生推开冯磊的手,继续往前走。 

   “处座让我们明早和他一起去复旦大学。”

  乔楚生脚步顿了一下,不紧不慢的开口,“知道了。”

直到走进他的办公乔楚生才猛的停住脚步。


  明天去复旦大学,这么突然,老师要干什么?

乔楚生忽然有些不舒服,他和杜铭宇之间何时需要别人来传话,传话人还是和他一向不对付的冯磊,低头一想,多半是他和路垚的事情,冯磊不知道暗地里添油加醋说了什么。


   乔楚生无奈一笑,时隔多年,他还一直记得那年军校毕业晚会上,杜铭宇对他说,你是我带过的最出色的学生,说了一遍又一遍,那时他们相处的很是融洽,师生情谊羡煞了好多人。

毕业后,他抛开乔家大少爷的身份,不顾众人的反对,只身来侦缉处,愿意从底层做起,一半是因想换个生活环境,一半却是因为杜铭宇。在侦缉处他的确也没让杜铭宇失望,军校里学到的能力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死在他手上的共党有多少,乔楚生早已记不清,只知道自己在处里的地位一天比一天高,当初一起来的兄弟看他的眼光里暗含着惧意,杜铭宇对他的态度也一如在军校那般,直到最近路垚的到来才发生了变化。还有因私心而挨的那两耳光,乔楚生心知杜铭宇确实被他气坏了。


用手搓搓脸,乔楚生苦哈哈地走向杜铭宇办公室,不停的端茶送水,溜须拍马,才将不愿搭理他的杜铭宇哄顺了气,再加上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所幸荣升饭店的事算告一段落了。

乔楚生擦擦额头的汗,心里一阵腹诽,他这个老师,怕是更年期提前了,不然脾气怎么这么大,以前也不这样呀。

   ……

   乔公馆内,路垚一边在沙发上看书一边等乔楚生。等了片刻,也不见乔楚生的身影,路垚乐的一笑,乔楚生不会这么早回来已在他意料之中。他被自己那样对待,即使在情爱方面有些迟钝,也不可能一笑而过,现在指不定在干啥。


路垚低头看看手里拿了许久的书,也只是随意翻了前几页,合上书,默默回忆了一下,最后负气的把课本一丢,这么多密密麻麻的字,他实在看不下去。

    就这样发呆等了许久,仍未见乔楚生的身影,嘴角的笑意隐去,缕缕不安爬上他的心头,难道是把人吓着了……

  (第二十一章完)

诚信票务

张晚意 邓为《长相思》今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胡一天 梁洁 代旭 刘畅《恋爱吧》今天tg🈶外 现

郑业成 刘芮麟 李兰迪 郭晓东《硬核时代》今天tg🈶️ 外景🉑️包周包月

成毅《莲花楼》今天tg外景 🉑包周包月

张晚意 邓为《长相思》今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胡一天 梁洁 代旭 刘畅《恋爱吧》今天tg🈶外 现

郑业成 刘芮麟 李兰迪 郭晓东《硬核时代》今天tg🈶️ 外景🉑️包周包月

成毅《莲花楼》今天tg外景 🉑包周包月

我想睡觉.

关晓彤 韩东君 田雷 谭凯 赵奕欢《梅花红桃》明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胡一天《恋爱吧》​明天有

谢彬彬 郑湫泓 朱元冰《请成为我的家人》明天tg🈶外现

关晓彤 韩东君 田雷 谭凯 赵奕欢《梅花红桃》明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胡一天《恋爱吧》​明天有

谢彬彬 郑湫泓 朱元冰《请成为我的家人》明天tg🈶外现

诚信票务

​关晓彤 韩东君 田雷 谭凯 赵奕欢《梅花红桃》明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胡一天《恋爱吧》​明天有

谢彬彬 郑湫泓 朱元冰《请成为我的家人》明天tg🈶外现

​关晓彤 韩东君 田雷 谭凯 赵奕欢《梅花红桃》明天双组tg🈶现🉑包周包月

胡一天《恋爱吧》​明天有

谢彬彬 郑湫泓 朱元冰《请成为我的家人》明天tg🈶外现

w是小橘

【乔楚生 路垚】乔副官 别来无恙20

 乔楚生和阿严走下楼梯时,便看到坐在客厅沙发里,一副认真看书的模样。

   “你回来啦,第一天感觉怎么样?”即使有阿严的汇报,乔楚生依旧想听路垚讲给他听。


  “今天只是过去看看,明天才开始讲课,跃祥提前给了我几本教课书。”

路垚向乔楚生扬扬手里的书本,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离开的阿严,早上那会他发现了冯磊,却没有看到阿严,这人应该有些功夫。

 乔楚生随手翻了几页,  “这些书,还真是无聊,也只有你有耐心看下去。”全是某人曰,某某人曰,内容枯燥,很是无趣。......


 乔楚生和阿严走下楼梯时,便看到坐在客厅沙发里,一副认真看书的模样。

   “你回来啦,第一天感觉怎么样?”即使有阿严的汇报,乔楚生依旧想听路垚讲给他听。


  “今天只是过去看看,明天才开始讲课,跃祥提前给了我几本教课书。”

路垚向乔楚生扬扬手里的书本,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离开的阿严,早上那会他发现了冯磊,却没有看到阿严,这人应该有些功夫。

 乔楚生随手翻了几页,  “这些书,还真是无聊,也只有你有耐心看下去。”全是某人曰,某某人曰,内容枯燥,很是无趣。


   路垚心里也是一万个不乐意看这些东西,嘴上却一本正经道,“国文博大精深,你耐心读几遍就会发现精髓所在。教书不比其他,是个良心活,要对学生负责。” 

   “是,路先生说的极是,学生拜见路先生。”乔楚生看路垚很是正经的样子,弯下腰,作了个揖。


路垚被逗的噗嗤一笑,无意中搭眼望去,那弯腰之人因衣服宽松,大肆露出的锁骨,洁白晶莹,宛若果冻,很是诱人。

  猛得站起身,如乔楚生那般,戏谑道,“乔同学快快起身,如此有礼貌,为师一会赏你点心吃”。

  乔楚生缓缓起身,继续玩笑道,“点心?这哄哄三岁小孩儿还差不多。” 


  “哦,是吗?”路垚一挑眉,邪魅一笑,猛的往前一步,抬手轻轻勾住乔楚生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平视,眼里流光闪烁,“那你想让为师赏你什么?”

   乔楚生“啊”了一声,耳边似有什么东西炸开,热浪不断袭来,慌忙往后一退,“不用,不用,点心挺好的,刚刚开玩笑呢。”

这样的路垚着实奇怪,他有点招架不住。


 “不然呢,我也在跟你开玩笑呢。”

路垚轻咳两声,重新在沙发坐下,拿起旁边的课本。

刚刚他差点吻下去,要不是乔楚生推开他。

 开玩笑? 乔楚生看向双眼恨不得盯在书上的路垚,迷糊的跟着哈哈两声。

  ……

王妈的到来及时解救了现场的两人,“路先生,你要的点心我给买来了。”

乔楚生抬手接过,刚刚的小插曲被他抛在脑后,“你还挺喜欢吃这家的点心的啊”。认真地瞅了几眼,是上次他在霞飞路给路垚买的那一家。


  路垚点点头,被挑起的躁动逐渐平复,瞧着被打开的糕点,捏了两块,迅速放入乔楚生的口中,“说好了,给你吃的。”

  “水水水,噎死我了。” 

  旁边递来一杯水,乔楚生接过,马上灌了下去,顺了顺胸口,本想夸这水来得及时,却猛然想到,刚刚桌上好像只有一杯水,是路垚的。


…不过也没关系,他和路垚这么要好,他的东西是路垚的,那么,路垚的自然也是他乔的,乔楚生这么想到

   ……

   路垚见乔楚生噎的难受,来不及多想,随手将桌上的水杯递了过去,后知后觉的发现那是自己喝了一半的,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偷偷瞧乔楚生,发现他只是一愣,便没了下文。心里顿时不平衡起来,自己在这胡思乱想,那人却像个木头,浑然不知。

  ……


  乔楚生看路垚不知在发什么呆,顺手给他拿了一块点心,“好吃的,你也来一块。”

  路垚抬头看看乔楚生,发现他嘴角有些点心残渣,心中一动,伸出手,没有接那点心,却是在乔楚生嘴角来回抹了几下,指尖甚至还有意无意的擦过乔楚生的下嘴唇,看干净了,路垚满意的收回手,手指放进嘴里吮吸几下,“的确很好吃,点心我吃过了,你吃吧。”

  至于是点心好吃,还是其他的,恐怕只有路垚知道了


  乔楚生脸上的诧异怎么也抑制不住,刚刚发生了什么,路垚……点心……手指……他怎么会…………这么亲密的动作……乔楚生脸上爬上一丝红潮。

  “那么吃惊地看着我干嘛,你嘴角有点心残渣,怎么了?”拼命抑制住似要蹦出来的心脏,路垚理所应当似的又拿起一块点心递给乔楚生,“呐,尝尝这个。”

  “不用了,我吃饱了。”

开什么玩笑,他现在怎么还能继续吃的下去,今天的路垚已经不能用古怪来形容了……


路垚反手把点心塞进自己口中,大抵是心情不错的缘故,这甜腻腻的点心也可口了许多。

这点程度就慌乱成这样,乔楚生还真是让他意外。 

……

   乔楚生再也不能直视路垚手里的点心,结结巴巴道,“我……我还有事,先……先去忙了。”不待路垚答话,快步走了出去。


其实,也不能怪乔楚生一副吓破胆的样子,活了二十多年,他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正经拉过。读书的时候,家里看的严,后来到了侦缉处,整天打打杀杀,顾不上不说,更不想耽误人家 

  ……


    乔楚生逃命似地从乔公馆跑出来,张着嘴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喘粗气,没了往日乔副官威风凛凛的形象。

    他的嘴角似乎还留有路垚指间的余温,不是多么的烫,隐隐约约的热感却不容忽视。他是没什么恋爱经历,却也知道路垚刚刚的举止太过于亲密,这种亲昵毕竟只属于情侣、恋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乔楚生心头。

 ……

 (第二十章完)

诚信票务

胡一天 梁洁  刘畅《请和这样的我恋爱吧》今天tg🈶外景  现

《球状闪电》今天tg🈶️外

罗正《心跳》今天时间➕dz🈶️ 现

李子璇《我的盲盒男友》今天tg🈶全外 现

胡一天 梁洁  刘畅《请和这样的我恋爱吧》今天tg🈶外景  现

《球状闪电》今天tg🈶️外

罗正《心跳》今天时间➕dz🈶️ 现

李子璇《我的盲盒男友》今天tg🈶全外 现

我看到星星la

民国奇探胡一天

怎么办,看完凭栏,又迷上民国奇探了,我追的星够多了,不会还要加个胡一天吧,我的天,我真这么花心吗,今年是我爱上帅哥最多的一年,今年是怎么了,我看对眼的帅哥参差不齐,还大多数都是探案剧里面的,救命啦

借tag

怎么办,看完凭栏,又迷上民国奇探了,我追的星够多了,不会还要加个胡一天吧,我的天,我真这么花心吗,今年是我爱上帅哥最多的一年,今年是怎么了,我看对眼的帅哥参差不齐,还大多数都是探案剧里面的,救命啦

借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