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胡七

69345浏览    207参与
空魈激推人
扩列避雷 来个人吧孩子要寡死了...

扩列避雷

来个人吧孩子要寡死了 是官服

找我唠唠嗑磕磕cp什么的都行我就是个刮痧摆烂人

想要cp同好贴贴呜呜呜

主推魈

主磕cp放在tag了(希望不会被打)

求求了来个人吧孩子真的要寡疯了

扩列避雷

来个人吧孩子要寡死了 是官服

找我唠唠嗑磕磕cp什么的都行我就是个刮痧摆烂人

想要cp同好贴贴呜呜呜

主推魈

主磕cp放在tag了(希望不会被打)

求求了来个人吧孩子真的要寡疯了

今天汨渺卡文了吗?

繁荣

cp:胡七

古灵精怪胡&古板萌七

其他友情向

ooc预警!!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胡桃打开往生堂的门,阳光照亮了往生堂,不过一会胡桃又关上了。她悄咪咪地走向不卜庐,她看见七七正在与白术说话,胡桃只能听到一点点,“白术先生,今天七七想去看小团雀。”“可以,只不过只能去玉京台!”听到这句话的七七就立刻跑去玉京台了。胡桃远距离看望七七,她知道在七七眼里她就是一位瘟神。她并不想毁了七七的好心情,选择了离开。

      她走到钟离旁边,上来就是...

cp:胡七

古灵精怪胡&古板萌七

其他友情向

ooc预警!!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胡桃打开往生堂的门,阳光照亮了往生堂,不过一会胡桃又关上了。她悄咪咪地走向不卜庐,她看见七七正在与白术说话,胡桃只能听到一点点,“白术先生,今天七七想去看小团雀。”“可以,只不过只能去玉京台!”听到这句话的七七就立刻跑去玉京台了。胡桃远距离看望七七,她知道在七七眼里她就是一位瘟神。她并不想毁了七七的好心情,选择了离开。

      她走到钟离旁边,上来就是“钟离啊!这次账单不要记往生堂上了!往生堂已经没业绩了!找你的北国银行去!”胡桃已经炸毛了,而钟离慢悠悠地喝茶。

       觉得没什么人看所以就写那么一点点

散步三圈秋准

胡七官漫贴贴~

胡七厨真不努力(比如俺)要被冷死了救命,没有好吃的饭

胡七官漫贴贴~

胡七厨真不努力(比如俺)要被冷死了救命,没有好吃的饭

星晓澈

【胡七】入殓曲

*什么时候出七宝的传说任务啊呜呜

*看了草东西生出来的草东西

*一点都不ooc,真的(深情)


深夜。


大多房舍已灭了蜡烛,白日里喧闹繁荣的璃月港也终于稍稍沉寂下来,转入深蓝平缓的休憩中。


然而,往生堂的主屋仍是烛火通明,时不时传出属于少女的、故作阴森的模糊话语,夹杂着偶尔的纸张摩擦声。


看起来,是在讲鬼故事。


梅花瞳少女的怀里,额上贴着符箓的小僵尸面无表情,甚至能看出一丝生无可恋来。


至于为什么是“看起来”呢?


与之相对,正翻着书页的少女则是兴致勃勃、眼里闪着光,自己讲的很是开心。


“然后,七七你猜,那个厨子在剁肉的桌上看见了什么?”...

*什么时候出七宝的传说任务啊呜呜

*看了草东西生出来的草东西

*一点都不ooc,真的(深情)



深夜。


大多房舍已灭了蜡烛,白日里喧闹繁荣的璃月港也终于稍稍沉寂下来,转入深蓝平缓的休憩中。


然而,往生堂的主屋仍是烛火通明,时不时传出属于少女的、故作阴森的模糊话语,夹杂着偶尔的纸张摩擦声。


看起来,是在讲鬼故事。


梅花瞳少女的怀里,额上贴着符箓的小僵尸面无表情,甚至能看出一丝生无可恋来。


至于为什么是“看起来”呢?


与之相对,正翻着书页的少女则是兴致勃勃、眼里闪着光,自己讲的很是开心。


“然后,七七你猜,那个厨子在剁肉的桌上看见了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手里偷偷抓了什么,紧接着——


“哇!”


一只魂灵从袖口飞出,与故作惊讶的呼声一同不偏不倚的撞到了二人的眼前。虚幻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野中,不得不说很有冲击力。


“一只小孩模样的幽灵坐在上面,正对他笑呢!哈哈哈……”


然后又像是实在忍不住了似的,在最后笑了出来,抱着小僵尸的身形也因此微微摇晃。


“怎么样,是不是很吓人?”


“啊、嗯…是的……”


肉眼可见的敷衍。不如说更像是精力耗光之后的摆烂行径。


她又把视线挪向桌子对面:“对吧?”


“嗯。”


黑发的,穿着深棕庄重服饰的女人迎着点点头,答道。是的,这就是所谓的“看起来”的原因。


以上描述,都是我们的往生堂仪倌小姐,亲眼所见。


当然,真名不足挂齿。


“堂主您说的故事确实有些吓人,不过……”她尝试把话说得委婉一点,“在半夜的时候讲鬼故事是不是太缺德了?还有,不把七七小朋友送回不卜庐,没问题吗?”


《 委 婉 》。


“没问题!”对此,我们的堂主相当的不在意,或者说,尽在掌握,“白术已经同意七七今日在往生堂留宿了,而且晚上讲鬼故事明明才是正统吧,哪里缺德了嘛。”


她小手一挥,差点打到桌角的烛台。不过本人似乎是没有发觉这一点,仍是幅洋洋得意的样子。


至于我们的七七宝贝,现在已经双眼无神,完全燃尽了,问她什么她也只会回答“啊对对对”了。


泪目。


不足挂齿小姐叹了口气。


“那么,鬼故事也讲的差不多了,我们的堂主是不是也该和七七小朋友一起去睡觉了呢?”


她决定,至少,要让七七能早点休息。


话说,僵尸需要睡觉吗……?



在胡堂主又哭又闹的一阵死缠烂打后,不足挂齿小姐还是颇为无奈的同意了她与七七同床共枕的请求。


“好耶!来,七七我们去睡吧!”(?)


胡桃大声欢呼,能看出她的确很喜欢七七。


不同于少女的雀跃,可怜的小僵尸仍是用那双失去高光的樱色眸子盯着不足挂齿小姐,虽然没有说话,却也能让人莫名了解到她的渴望:对脱救的渴望。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会说话的眼睛”吧)。


对此,我们的不足挂齿小姐只能稍稍移开视线,在心里默默地对她说声抱歉了。


毕竟,没有人能拒绝(故作)可怜巴巴的、(故作)流泪猫猫头的堂主。


最后,七宝还是逃不过被堂主欺负的命运呢。(



月光照在床边。


“七七睡不着吗?”


听到少女的关切声,小僵尸缩了缩肩膀。感受着从背后传来的温热,犹豫一会,还是回了胡桃的话。


“嗯……七七、在想东西。”


“那,七七可以告诉我一下,是什么吗?”


胡桃一边说着,一边把被子又往对方那边挪了些。可能是因为僵尸本身就是冰凉的吧,她总是觉得七七很冷,想让对方暖和一点。


虽然因此得到的评价是“高温,假笑,讨厌。”,就是了。


“啊,当然,七七不用说也是可以的,本堂…我没有那个要求的意思的……”


知道七七对自己的看法的时候,胡桃还是有些伤心的。不过她很快打起了精神,想着要把它扭转过来。


之前确实因为想要送七七去往生,因此做出了很多错事…但是了解了她对生的执念后,胡桃也就放弃了这件事。还有“假笑”……可恶,本堂主对待七七明明是百分之千真心的!


现在的她,只想和七宝成为好朋友然后贴贴!


“唔……没事的。而且、七七也很想问,胡桃。”


然后,胡堂主发散到月亮上的思维被七七的回话拉了回来。


“嗯?是什么问题?”


“…………”


七七翻了个身,和胡桃面对面。窗外倾泻进的光让胡桃能看见她面无表情的小脸上,一丝的纠结。


思索再三,七七还是开了口。


“胡桃……为什么,现在要对七七这么好呢?”


她看到胡桃眨了眨梅花眸,又像是憋不住笑了似的,低头小小的“噗”了一声。


好吧,自信点,去掉像是。我们的胡堂主就是憋不住笑了)。


“?”


于是,小僵尸皱巴着脸,(故作)凶凶的瞪着她。


这可能是在说:你笑什么!


“哈哈……咳、没有没有,我怎么会笑七七呢!”胡桃收回扒拉在对方腰上的手,转而捂住自己的嘴。然而,已经笑到浑身发抖的身子却无情的暴露了她确实是在笑这一事实。(你搁这废话呢?)


缓了缓,胡桃故作正经的咳了两声来挽回气氛。


“其实,答案很简单的,” 她看着七七,表情认真,“之前我想送七七去往生,是在不了解你的过去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真的非常对不起,希望七七能原谅我。”


“而现在,我只想和七七你,成为朋友。”


当然如果能在朋友之上,那就更好了。


胡桃在心里这么想。


(刑啊,越来越刑了)


“…………”


屋里已熄了蜡烛,只剩下月亮的光稍稍点亮房间。


七七蜷进被窝里,不让胡桃看到她的表情。


在许久的沉默后,心中有些慌张,正拼命思考着自己哪里说错了话的胡桃突然感觉腰上多了些什么。


随后,怀里钻进了某个小家伙,同时传来了微小而清晰的一句话。


“那,胡桃可以告诉七七,朋友之间该怎么……相处,吗?”


胡桃怔了下。然后,笑着回抱住了她。


“好的好的,就包在本堂主身上吧。”



“对了七七,你不是睡不着吗?要不要我来给你唱入殓曲?”


“?为什么是、入殓曲?”


“你想,没人能睡得比死人更沉了不是吗?”


七七睁着双死鱼眼看着眼前思维跳脱的少女。


“不要。”


“诶诶?别嘛————”


看来,离二人成为好朋友(笑)还有很长一段路呢。




做高雨的狗🤤

交友扩列!✨✨✨

《凹凸世界》喜欢凯柠的太太快来和我交友!!!

《光.遇》喜欢高雨、书樱的太太快来和我交友!

《原神》喜欢胡七的太太快来和我交友!

Ks号:an_520-Iloveyou

VX号:RYX_520I_loveyou

企鹅号:376693037


《凹凸世界》喜欢凯柠的太太快来和我交友!!!

《光.遇》喜欢高雨、书樱的太太快来和我交友!

《原神》喜欢胡七的太太快来和我交友!

Ks号:an_520-Iloveyou

VX号:RYX_520I_loveyou

企鹅号:376693037


葉·語
屑萌新报个到 就有一个七七🌚...

屑萌新报个到

就有一个七七🌚🙏🏻

想找个爹地

不常上线

cp向如tag(没提到的杂事)

占tag致歉

来人来人来人

屑萌新报个到

就有一个七七🌚🙏🏻

想找个爹地

不常上线

cp向如tag(没提到的杂事)

占tag致歉

来人来人来人

eihhy

《关于转生成猫猫然后被某上仙捉回家的这件事》2

      又名《垃圾文笔の摆烂》(?

 温迪友情客串            风神的party

cp打在了标签,不接受请左上角(仅本篇出现的

                   有糖


———————————...

      又名《垃圾文笔の摆烂》(?

 温迪友情客串            风神的party

cp打在了标签,不接受请左上角(仅本篇出现的

                   有糖


——————————————————————————

 

 至于魈干嘛去了,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魈总,温迪先生要见您”

“嗯,我一会儿过去”

“属下告退”

魈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猫猫,觉得越来越像万叶(旁白:这就是万叶好吧


来到了房间前,轻叹一口气,抬手去开门禁


床边,魈仔细打量着他,银白的毛发煞是可爱,优雅却不失一丝俏皮,耳背竟有一缕枫红色的毛“这是巧合吗,为何如此像他……”


只见猫猫翻了个身,换个方向继续睡,魈随即离开了。


透过接待室的玻璃门,温迪正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荻花洲唯美的风景,阳光穿过那颗千年古树的枝叶,打在了他两旁挑染上,魈推开玻璃门向温迪礼貌地鞠了个躬


“风神大人,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魈啊,见我不用这么拘谨,风系可是自由的象征啊”

“嗯”

“嘿嘿,今天会有一场炒鸡大的party,基本所有疯系都会参加(你猜谁收不到邀请~你~~~,你也记得来啊~”

“抱歉温迪前辈,我不……”

“哎呀~好像万叶也会来哦~~~~”

“请问场地在”

“群玉阁”

“好,我会来的”

温迪:拿捏了,嘿嘿,万叶你也加油


此时的魈“万叶,我的万叶,斯哈斯哈,终于能见到你了吗,感谢风神大人”



   晚风吹落叶,但闻风簌簌
万叶望着落日余晖,耳畔回响着阵阵风声不禁作诗一句,“风神大人的party还有10分钟就要开始了……”万叶心想,“地点在。。群玉阁?!我妈(私设万叶之前是凝光养子)不管管的吗?!”

“欸嘿,她去度假啦~”耳边突然传来温迪的声音

“欸,温迪…不对,风神大人”

“你怎么和魈一样这么拘谨啊,到时候准时来啊”

“嗯好”

一阵风吹起了楼顶散落的叶,随风飘洒

“时候不早了,该出发了”万叶默念到

         “御风而行!”

顺着风一越而起,在强大的风元素力的驱使下万叶迅速地腾空 滑翔,也掀起了阵阵狂风,呼啸而过

温迪:”“呐~这场聚会呢就是璃月各大五星、摸鱼、仙人、仙兽高管的聚会~”

胡桃:“咻咻~你不是蒙德的神嘛?偷渡过来哒?”

温迪:“咳,不是,因为老爷子退休了嘛,我就来代班咯”

七七:“退休,是不是喝不到椰奶了……”

胡桃:“欸,七七别担心,本堂主给你买椰奶喝~”

七七:“好”

申鹤:“呃,那个,甘雨和刻晴小姐还在加班。。”

温迪:“欸,欸,欸?”

万叶:“大家久等了”

除了温迪、七七和迟到的魈其他人:!!!万叶小兄弟你重生啦?!

万叶:“嘿嘿,是的”

这时,魈来了

魈:“抱歉,来晚了”

万叶:“嘿嘿魈君~你终于来啦!”

“想你啦!!!”

    说着便投怀送抱,扑进魈的怀里

魈轻轻地环住万叶的腰,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宠溺地看着他,轻声说道:“我也想你了”

胡桃见了这场景连忙捂住七七的双眼“哎呀,七七啊,这场景你可不能看啊”(一边捂住比自己大几千岁的,一边还一副嗑拉了的表情的胡桃是屑!!

申鹤见此也拿出手机给甘雨打电话,问问她还有没有清心了,要给侄子重云泡水喝

而温迪宛如一个十分晃眼的大灯泡,当丁达尔效应出现时,光就有了形状,而这形状,就是温迪扎的挑染形状(doge


============================================

                  米哈游!你快复刻万叶啊!!

   我去阿b那里找万叶台词很狼狈的啊喂!!!!!!


                                                                                   我寻思着要不要car

我永远爱七七!
幽冥蝴蝶之谣的本体( 关于主线...

幽冥蝴蝶之谣的本体(


关于主线什么的,番外什么的我全部想好了,但是只写了一点点的痛(


最终结局也想好了,放心好了,我这个人全程HE

(*˘︶˘*).。.:*♡


彩蛋是时间

幽冥蝴蝶之谣的本体(


关于主线什么的,番外什么的我全部想好了,但是只写了一点点的痛(


最终结局也想好了,放心好了,我这个人全程HE

(*˘︶˘*).。.:*♡


彩蛋是时间

Sushbey

社恐人也想打卡稻妻知名合影地点

但很显然陪我合影的桃桃并不想

社恐人也想打卡稻妻知名合影地点

但很显然陪我合影的桃桃并不想

绚濑海未

超卡哇!!!地点在第三张!大家快去打卡

超卡哇!!!地点在第三张!大家快去打卡

我永远爱七七!
大概是璃月烧酒和谣的领地分布图...

大概是璃月烧酒和谣的领地分布图(

没错,我们准备搞波大的,蒙德和稻妻都会有!

@若汐 

璃月地区cp预告!

谣胡桃ⅹ七七(我主写)

谣空ⅹ谣魈(她主写)

谣帝君ⅹ使魔达达鸭(平摊)

(可能会有甘刻)

 空哥无处不在~


璃月:

天衡山:凝光

孤云阁:北斗

(两人偶尔会合作)

琼玑野:刻晴

翠玦坡:烟绯

璃沙郊:云堇

天遒谷:夜兰

华光林:申鹤

奥藏山:甘雨

(甘雨,申鹤为同一小队)

轻策庄:七七

石门:瑶瑶

(七七,瑶瑶为同一小队)

荻花洲+地中之盐:辛焱,香菱(同一小队)


庆云顶:岩王辛君之谣(钟离)

绝云间:三眼五...

大概是璃月烧酒和谣的领地分布图(

没错,我们准备搞波大的,蒙德和稻妻都会有!

@若汐 

璃月地区cp预告!

谣胡桃ⅹ七七(我主写)

谣空ⅹ谣魈(她主写)

谣帝君ⅹ使魔达达鸭(平摊)

(可能会有甘刻)

 空哥无处不在~


璃月:

天衡山:凝光

孤云阁:北斗

(两人偶尔会合作)

琼玑野:刻晴

翠玦坡:烟绯

璃沙郊:云堇

天遒谷:夜兰

华光林:申鹤

奥藏山:甘雨

(甘雨,申鹤为同一小队)

轻策庄:七七

石门:瑶瑶

(七七,瑶瑶为同一小队)

荻花洲+地中之盐:辛焱,香菱(同一小队)


庆云顶:岩王辛君之谣(钟离)

绝云间:三眼五显之谣(手下)

无妄坡:幽冥蝴蝶之谣(胡桃)

望舒客栈:诡行夜叉之谣(魈)


关于后面才另外标注的小队和一起写的小队的区别:

一起写的队是领地共享,两个人一起弄同个地区


另外标注的小队是合作关系,但是每个人都有完全属于自己的领地,在其中猎取到的魔女的GS领地归属人优先使用(部分原因是因为领地隔开,例:七七和瑶瑶)

我永远爱七七!

胡七设定!OVO

幽冥蝴蝶之谣

哎呀已经听说了,从哪里听说的呀?

幽冥蝴蝶的那个谣

误入边界之地的人害怕地颤抖

少女咯咯地笑,红色血蝶将其围绕

哎呀呀,那可真是不幸

你被少女选做了梅花的养料!

一天,两天,三天?

嗯?平安无事?

五天,六天,七天?

哎呀,哪里来的火焰呀?

好烫呀!救命啊!

将被选中的人们焚烧,直至仅剩骨灰!

少女捧起骨灰,笑着洒在了血色的梅花上

长得可真茁壮啊!

这是在司仪之间广泛流传的谣

被灼烧啦!——


谣胡桃(幽冥蝴蝶):

是血蝶聚合后的化身,职责为用蝴蝶引导误入边界之地的人出去,但是被引导的代价是在七天后被焚烧献出生命给梅花施肥,化身活泼好动(...

幽冥蝴蝶之谣

哎呀已经听说了,从哪里听说的呀?

幽冥蝴蝶的那个谣

误入边界之地的人害怕地颤抖

少女咯咯地笑,红色血蝶将其围绕

哎呀呀,那可真是不幸

你被少女选做了梅花的养料!

一天,两天,三天?

嗯?平安无事?

五天,六天,七天?

哎呀,哪里来的火焰呀?

好烫呀!救命啊!

将被选中的人们焚烧,直至仅剩骨灰!

少女捧起骨灰,笑着洒在了血色的梅花上

长得可真茁壮啊!

这是在司仪之间广泛流传的谣

被灼烧啦!——



谣胡桃(幽冥蝴蝶):

是血蝶聚合后的化身,职责为用蝴蝶引导误入边界之地的人出去,但是被引导的代价是在七天后被焚烧献出生命给梅花施肥,化身活泼好动(误)


事件型(触发在无妄坡迷路事件出现)

力量来源是梅花,梅花营养越好越强





七七(魔法少女)

年龄:???

愿望:想要活下去

固有能力:敕令和治愈(敕令:操控无生命物体)

元素:光(魔纪里面没有冰元素QAQ)

灵魂宝石位置:帽檐,呈冰蓝色正方形

所属:不卜庐

人际关系:

雇主:白术

朋友:瑶瑶,胡桃(?)

被魈救过1次

介绍:

天然呆的魔法少女,因鲜少有情感表现力量较弱小,在许愿成为魔法少女后被封入琥珀导致存活至今(

目前在不卜庐当药童。喜欢椰奶和小团雀,明确知道自己是僵尸,自己给自己下敕令来维持行动。似乎很讨厌炎热的东西,会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做柔软体操来防止身体僵硬









白森

上课就是我摸鱼的最大动力 

大概是互换服饰?

上课就是我摸鱼的最大动力 

大概是互换服饰?

散步三圈秋准
讲行一个自割腿肉 是抓住七七的...

讲行一个自割腿肉

是抓住七七的堂主

讲行一个自割腿肉

是抓住七七的堂主

蝴蝶の分號

[胡七]溫度

。生活pary,隨便看看就好。


七七,是位在学校上无论外表还是身体都很冷酷的小女孩。


冬天的时候最明显,那时候的她会穿一大堆保暖的衣服和围巾包果。可是当别人触碰她的手心,那个人就会像被冰块咬似的立即鬆手。


没什麽人敢接近她。


与她相反的是胡桃跟香菱,她们两个都是无论外表还是内在都是火热热大咧咧的且特别古灵精怪,一个是料理方面、另一个则是每个方面都是。


七七有个外号。


——冬天的女孩。


─────────


下雪了。


七七瘦弱娇小的身影在雪地行走,为它们印出一个又一个的脚印。女孩缓缓吐出一口寒气。...

。生活pary,隨便看看就好。



七七,是位在学校上无论外表还是身体都很冷酷的小女孩。



冬天的时候最明显,那时候的她会穿一大堆保暖的衣服和围巾包果。可是当别人触碰她的手心,那个人就会像被冰块咬似的立即鬆手。



没什麽人敢接近她。



与她相反的是胡桃跟香菱,她们两个都是无论外表还是内在都是火热热大咧咧的且特别古灵精怪,一个是料理方面、另一个则是每个方面都是。



七七有个外号。




——冬天的女孩。




─────────



下雪了。



七七瘦弱娇小的身影在雪地行走,为它们印出一个又一个的脚印。女孩缓缓吐出一口寒气。



即使下著大雪,旁边仍然人山人海以及摆满了摊位,一群女孩子在那裡又说又笑的,与七七寂寞的背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七七朝一个个数比较少的摊位说:“不好意思……这裡有什麽卖的吗?”



摊主原本没有表情的脸看见七七后顿了一下,随后他笑了笑道:“有关东煮喔,小姑娘,你要哪一种呢?”



七七左看右看,手指向牛肉片和鸡蛋,说:“老闆请给我这个跟这个吧。”



“一共三十块哦,小姑娘。”



七七掏出三十块,老闆接过我时候露出了本性,悄悄地捏了捏七七细嫩的手,可刚触碰到七七的手,对方就猛地收回双手。



“小……小姑娘,你的手还真冷……哈哈……”



七七面无表情地道:“摊位先生不也想趁人之危吗?”随后领完了关东煮,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一脸尴尬的摊主。



原本是想吃七七的豆腐却被对方冰冷的双手吓得不要不要的。



这也算是对七七唯一有用处的东西了。



七七来到街灯边的椅子下坐著,独单一个人。她吃著刚买的关东煮,来温饱肚子,腿上夹著一本童话书。



吃完手上的食物,在矇矓大雪的环境下阅读起那本童话书。




─────────



雪女



传说她是个美丽的女孩,皮肤白皙,深蓝色秀长的头髮,穿著和服的女子,同时也是山神的女儿,可是她的命运却很悲惨,而且不受家人喜爱。



她夺门而出,离开了家,搬到山上住无法结交到真正爱她的男子,每当她交到一个男子,男子大多都是有著另一半、然后背叛了她。



有一次,男子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说罢便打算离开,夺门而出。



可是雪女却表示持匕首刺伤了男子,她泪留满脸,哭腔地说:“是……是你们逼我的……”



然后雪女每当遇到背叛她的人,她都会毫不留情地鲨掉。



读到这,七七垂眸。



常常有人说,她像雪女。



明明她也是很漂亮、可爱的女孩,偏偏她的体温像吸血鬼一样冷,皮肤也很白。



——仿佛就是书中的雪女般。



阅读正入迷,一个人影出现在她面前,覆盖了她整个人,熟悉的声音传来:“你一个人坐在这裡干嘛呢?本堂主记得,你是叫七七对吗?”



七七闻言抬起头,与那双火热的橘眸,热情在她的眼神裡清晰可见。她就是与她完全相反的胡桃。



“嗯,你是……胡桃学姐?”



“知道本堂主,看来我的声誉还不错呦~”她嬉皮笑脸,又问道:“不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吧?”



七七愣了一下,把自己的围巾脱下来,放在她位置旁边,示意她她坐下。“欸?为什麽要摘围巾,现在天气可冷了!”胡桃眼中满是疑惑。



胡桃即使是那麽火热的女孩子,此时也是穿著厚厚的毛衣,但要跟七七比,她还是穿得算少。



“椅子冷。坐吧,胡桃学姐。”



胡桃只好坐在她旁边的围巾上,吐了一口寒气,“这本书是……雪女?”



“嗯。”七七的反应很冷淡,正常人会觉得她是个难以接近的角色,但胡桃却不怎麽在意。



“为什麽要一个人坐在这裡呢?这种冬天还是尽早回家好呦!”



胡桃观察著七七,她还是面无表情,“晚点会的,七七要读完这本书。”说完她又说低下头专注看书,平淡的语气,胡枫却从她冷酷的眼眸看到了『渴望。』



胡桃似乎猜到了什麽,试探地说,“七七,该不会,你想要有人陪你吧?”



七七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几秒后又恢复如初,“没什麽……七七只是…想读完这本书再回家。”即使是低著头,胡桃对这个小变化也看在眼中。



“但是,会觉得冷吧?”胡桃伸手想要握住七七那双已经冻红的手,后者立即回避。



“别碰七七……”七七口声添上了几分颤抖。“为什麽?”胡桃不解。



“会……冻伤学姐……”



胡桃眼帘收缩了下,然后直接握住七七的手,把后者吓了一大跳。七七的谣言她不是没听说过,但是七七的手确实是冷的,冷到要刺穿双手似的。


而且七七穿了很多衣服、又有围巾和厚毛衣,还有露指手套,正常来说绝不可能比胡桃还要冷。



七七吓得猛地抽出双手,“啊,对不起。”胡桃反应回来,立即道了歉。



“七七……先走了!胡桃学姐也快点回家吧……”七七夹著书本跑走了,雪上的脚印逐渐变远,胡桃再次反应时候,七七已经跑远了。



看著七七急忙离开的背影,很是狼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再看了看远方。“七七啊……”



真的……如同《雪女》般,美丽又引起别人的畏惧。





─────────────



七七逃回家后,后背靠在木门前,书本掉落地上。她无力地缩成一团,身体微微颤抖。



空无一人的家,只有女孩的身影。



“七七……今天又把两个人冻伤了。”



七七的身子会如此冰冷,只是因为身体弱小,而且长年在寒冷天气下工作,造成了体质温度过冷的原因。



她也因此变得身子娇小,身高比起一般同龄女性还要矮。



她冷冰冰的手上还缠绕著一丝胡桃带给她的温度,七七压下心中的『渴望』,点燃暖炉,转身走向浴室洗热水澡。



——她又可尝不想有『温度』呢?



只是,她不敢,她怕她会迷恋上这种『温度』





─────────────



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另有目的,胡桃最近总会出现在七七身边。



几乎是有时间就随时都在七七旁边。



就比如现在。



“七~七~我今天做了薄荷果冻,要嚐嚐吗~?”



如果果冻不是黑色的,七七还挺想嚐一下,她摇摇头:“学姐,您的好意,七七心领了……”



“哦呀,嚐一下嘛,我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七七面对胡桃满是热情期待的眼神,怕是躲不过,只好勉为其难地吃了一口。



差点没忍住吐了出来。



“味道如何?”七七面对这个问题,脑海翻涌了会,闷出一句:“别有一味……”



“哎呀,不用勉强啦~不过你的称讚我就收下咯~”胡桃笑嘻嘻地说。



“……”七七瞥了眼胡桃,咽下果冻后,结结巴巴地说:“学、学姐,为什麽……来找、七七?”



胡桃视线一直停留在七七身上,语气带丝诡异地含笑道:“我想来了解七七啊~”随后温热的手又包围著完七七冰冷的双手,只是、胡桃是唯一没有鬆手的人。



七七心脏猛地噗咚了下,冰冷的手居然因胡桃的手,有了一丝温度。像是要被烫伤了一样。



七七有了一丝害怕、却又有安心的感觉。几秒后,七七反应了回来,急忙说:“七七……七七不需要学姐了解……抱歉……!”



接著,七七连忙放开手跑走了。



胡桃垂著眸:“芜湖。”手上仍然也有残留七七的寒冷,胡桃略有回味地看向自己的手。“真是越来越想了解你了。”



“胡桃~你在干嘛呢?”香菱的声音传来,胡桃笑了笑:“没什麽,想了解一位学妹。”



“谁啊谁啊?说不定我认识~”



“七七。”



“七七啊……”香菱略带所思地说,“那个谣言是冬天的女孩吗?我还没有接触过她呢!”



香菱看见胡桃手上的果冻,问:“欸?这是胡桃你做的吗?”



“对啊,本堂主好不容易做出来的,要嚐嚐吗?”



“嗯嗯!”香菱微笑地点头,接过果冻说:“对啦!我可以去拜託行秋帮我们调查七七!”



“嗯?这个就不用啦。”



“咦咦?为什麽?”



“为什麽啊……”胡桃装作思考的样子,说:“本堂主想亲自去了解她…你们就先不要插手吧~”



之后香菱拿去跟班尼特和行秋分享胡桃做的果冻,班尼特嚐了一口大,结果就肚子痛地倒下了。



行秋和香菱连忙扶他去保健室。



行秋:幸好没吃(゚∀。)




───────




之后的每天,七七都在尽力地避开胡桃,下课后直接离开、吃午饭也躲在些奇怪的角落位置,总之就是在避开胡桃。



“嗯哼……这样可不行啊。”胡桃看著七七的座位已经空了,对方已经下课离开了。



“我得想办法接近呢……”



……………



“啊!”胡桃忽然想起,之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还没把七七的围巾还给她。



或许可以利用这点




─────────




“谢谢……学姐,请问有什麽事要跟看完讲吗……?”



胡桃跟七七单独在天台见面,胡桃在她的座位上放了一封信以及一条围巾,要求见面,说是有话讲。



七七也纠结要不要去很久,最后还是按照要求去了,不然可能会被缠上。(现在也是)



对比七七的紧张,胡桃倒是显得轻鬆自在,“放心啦,不是要对你做什麽奇怪的事。”



“本堂主之前就说了,我想要了解七七。”胡桃往七七面前走,后者默默地后退。



“不用害怕,本堂主只是想知道,为什麽你叫冬天的女孩?”



七七听后沉默,捏紧手串的围巾,随后说:“冬天女孩……七七……”



“七七害怕独单吗?”



“……”七七摇头、垂眸,“七七……不害怕。”比起独单,她更害怕自己会伤害到人。



胡桃趁机抓住七七的手臂,果不其然,即使穿著长袖依旧冷冰冰的,是种寒冰刺到骨子的冷。



七七瞪大眼睛,想要后退,但被对方死死抓住,动弹不得,声音不禁颤抖,“快放七七开!七七……七七会冻伤学姐!”



“嘿我,不会的,放心。”胡桃丝毫不在意,反而抓更紧,七七看著胡桃的手,非常漂亮且骨格清析,跟她自己比,肯定是胡桃好看的。



“七七……害怕伤害到别人……”



“为什麽?”胡桃不解,脑海却又似乎有了七七是冬天的女孩的答案。



“算了,我们还是坐下来聊吧。”




───────



“所以七七你的体质是因寒冰造成的?”



“嗯……”



“这可太可惜了,一位血气方刚又如此漂亮善良的女孩,居然因为这件事情而被困扰。”



“……?”七七茫然地仰望胡桃,“血气方刚?……”



“那个词语,与七七不搭……。”



“唉呀,”胡桃叉起腰,“哈……本堂主的意思就是,我可以成为你的第一个朋友!”



七七错愕地看著胡桃,再低头看自己的双手,不紧抓紧了裤子,没有开口。



得先打消她的防备才能跟她交流。



胡桃这麽想著,但她不擅长这个啊。



“唔……我知道这应该很……”胡桃在脑袋难得卡隔,才想到一个词,“奇怪?”



“……”七七抬头看著她,真就一脸看奇怪的人的表情。



“……别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嘛!”胡桃趁机追击,“就只是做个朋友!朋友啦!”



“哼……”七七微微笑了一声,眼神却充满了半分期待地说,“那……胡桃学姐,多多指教。”



胡桃难得耳朵红红的,说:“请多指教囉,七七!而且,叫我胡桃就好,不用加学姐啦!”



“……胡桃……学……”七七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她很为难地看著胡桃,后者也不介意,“慢慢来就好啦。”



“嗯……”



“你要是觉得冷,随时都可以握住我的手。”



“这可怎麽……”



“没事啦~”



胡桃说完便双手抓住了七七的手,灼热的温度传到七七的手掌,而七七的寒冷也传到胡桃的手心。



仿佛是夏天与冬天的温度般,互相给予对方相反却又甜蜜的温度。




───────────




“喂喂,这不是那个冬天的女孩吗?她居然跟胡桃在学姐一起欸!”



“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她可是出名的很冷酷,连温度都是冷的欸!”



“怎麽可能!学姐还握着她的手欸!”



附近的两位女生窃窃私语道,其中一位往胡桃那边走,七七看到陌生人接近下意识躲在胡桃后面。



“嗯?两位学妹有何贵干吗?”



“学姐……你身后的,是冬天的女孩吗?”



“……”七七听后抓紧了胡桃的手,小小一只显得特别可怜。



“对啊。”胡桃笑嘻嘻的脸添了一分诡异,说:“怎麽了?你们是对我的朋友有意见吗?”



“啊!不是……”女生悄悄地跟旁边女生说:“胡桃学姐好像有点可怕……”




“不是,但是……”



“但是?”胡桃另一隻手叉腰,垂眸,“对了!你们需要往生堂服务吗?最近本堂主又有新的服务优惠!”胡桃眼神闪亮亮的,充满期待。



“不用了不用了!”女生连忙拒绝,接著拉起另一个女生,小声道:“走啦,快走!”随后迅速离开。



不论是熟悉还是不熟悉胡桃的人都明白,胡桃这句话第一个意思是很正常地想要推荐她家往生堂服务必备的用语,另一个则暗示著某种意义的威胁。



七七拉拉胡桃的手,“胡桃……学姐,你把她们吓跑了。”



“欸?我只是想展现本堂主的事业优惠而已啊?”



“嘛,算啦,我们去找香菱和行秋吧,顺便买你爱喝的椰奶~”



“嗯…!椰奶,椰奶~”



冬天的女孩找到了属于她的夏天。



她也渴望著这种阳光。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胡桃是代表著七七的热情,七七则代表著胡桃的冷酷,双方都分不开。




───END




拖了好久的文,写得很草。



至于结局大家可以自由想像胡桃与七七成为了哪种关係,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恋人。












阿尼涅
「嘻嘻嘻,我抓到你啦!」 「…...

「嘻嘻嘻,我抓到你啦!」

「…救」

「嘻嘻嘻,我抓到你啦!」

「…救」

散步三圈秋准
胡七这对也太冷了,发点官粮暖暖...

胡七这对也太冷了,发点官粮暖暖(。・ω・。)

居然在一起堆雪人,应该是和好了吧,kdI

胡七这对也太冷了,发点官粮暖暖(。・ω・。)

居然在一起堆雪人,应该是和好了吧,kd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