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胡剑明

97浏览    21参与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平》


如果没有蟋蟀

秋天太沉闷了


如果没有秋天

蟋蟀还有机会成名么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我买苏州精制的盆儿给它安家


盆儿有盖作门关闭

我在它门上写横批


蟀蟀为秋而鸣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秋声”


蟀蟀为表现本领而斗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勇士”


我封了一个勇士

它的牙齿像两把大刀

大声吼着找决斗的对象

我又封了一个勇士满足它决斗欲


两位勇士斗出了残酷的结局

一个被咬断了腿

一个被打掉了牙


这个血的场面使我震惊

这个悲剧是我制造的

我忏悔...


如果没有蟋蟀

秋天太沉闷了

 

如果没有秋天

蟋蟀还有机会成名么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我买苏州精制的盆儿给它安家

 

盆儿有盖作门关闭

我在它门上写横批

 

蟀蟀为秋而鸣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秋声”

 

蟀蟀为表现本领而斗

我在它大门横批上写“勇士”

 

我封了一个勇士

它的牙齿像两把大刀

大声吼着找决斗的对象

我又封了一个勇士满足它决斗欲

 

两位勇士斗出了残酷的结局

一个被咬断了腿

一个被打掉了牙

 

这个血的场面使我震惊

这个悲剧是我制造的

我忏悔了

 

秋深了

蟋蟀还在鸣

鸣声里内含着悟

 

它们互相格斗了千千万万年

现在悟出了什么

 

如果它们为我的忏悔而悟

我愿终身忏悔

将它们大门上的横批改写为“和平”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蟋蟀诗

《秋虫与小雪》

 

今年的秋天真长

东园的诗翁

为好斗的蟋蟀封号

将秋声赠歌者

以勇士称胜者

隔着楚河汉界

看那缺牙和断腿

仁慈的老人

又在思忖该横批

忏悔还是和平

 

上帝啊,我的老天

该怪你的懈怠

忘记掀小雪的盖头了

她在天路上跺脚呢

急得秋枫都涨红了脸

银杏叶一路撒传单

出来吧,小雪姑娘

惟你能化干戈为玉帛


玉帛呀,冬的姐妹

一个比一个漂亮

让她们统统出嫁

银装素裹的世界

就会宁静又安详

哈哈,象东园诗翁

那雪白的银须一样!

 

(丽锦聚后,秋意未散。

戏赠诗翁、胡子一粲:

小雪该上路了。)


剑明和恩师的蟋蟀诗

 

蟋蟀是最有人性的虫

又是最无人性的虫

它们总被一只大手点燃激情

从而生出勇士的冲动

 

蟀蟀总是寻找决斗的对象

英勇着,为秋战而终

蟀蟀不知道巴掌大的盆儿外

还有另外的天空

 

蟋蟀是要斗的秋虫

它们与同类战斗

它们与异类撕杀

在斜阳下成就了其乐无穷

 

多少无畏的撕鸣

让它们成为了真正的秋虫

多少无端的决斗

却没能使它们成为英雄

 

蟀蟀互相格斗了千万年

却不知道点拨它们拼命的是人

还是魔鬼,结局是一个笑话

所以,没有谁为此忏悔

 

 


俞律藝術
胡子和恩师《立冬废话》 路过今...

胡子和恩师《立冬废话》
 
路过今天的季节
没有风,但我闻到了暗香
还是去年恩师画的一枝白梅
递来许多美意和温暖
冬天又来,窗外少了云高气爽
但我墙上的梅花依然
 
我想说,我依然爱雪
是因为曾经的那一抹冷色
流淌过您丹青与雪花的牵伴
不知当年的“文艺中年”
是不是也和我这个少年一样
对洁身自好有过幻想
 
好了,我们依然爱雪吧
在秦淮河,在桃叶渡
虽然寂静的水上没有了渡船
我们仍可以守在南岸
像李香君血染桃花扇,今天
我们等待一场雪,与风骨无关
 
依然爱雪,爱它的坦然
我仰望冷月的夜空
掬一把失眠的星星,撒开
让飘移的明眸把残雪点燃
我想,您也会和我一样
在今晚,梦回维扬
 
梦里人间,没有太多的冷...

胡子和恩师《立冬废话》
 
路过今天的季节
没有风,但我闻到了暗香
还是去年恩师画的一枝白梅
递来许多美意和温暖
冬天又来,窗外少了云高气爽
但我墙上的梅花依然
 
我想说,我依然爱雪
是因为曾经的那一抹冷色
流淌过您丹青与雪花的牵伴
不知当年的“文艺中年”
是不是也和我这个少年一样
对洁身自好有过幻想
 
好了,我们依然爱雪吧
在秦淮河,在桃叶渡
虽然寂静的水上没有了渡船
我们仍可以守在南岸
像李香君血染桃花扇,今天
我们等待一场雪,与风骨无关
 
依然爱雪,爱它的坦然
我仰望冷月的夜空
掬一把失眠的星星,撒开
让飘移的明眸把残雪点燃
我想,您也会和我一样
在今晚,梦回维扬
 
梦里人间,没有太多的冷
冬夜,不再牵手衰老
我们共同来堆一个雪人
给它安装上疏影横斜的翅膀
它到哪里,我们到哪里
去染出白梅,去传播香气

俞律藝術

俞律:笔架山轶闻

[图片]

黄山险处

有座笔架山

笔架上为什么没架笔


我游黄山

笔架山对我说

你架上来吧


我是笔么

白云不承认我是笔

笔是尖的

而我是秃头


自从盘古开天辟地

我就为我们的祖宗记录历史了

啊,无限大的春秋寒暑呀

笔尖就这样磨平了

磨成了秃顶


我站在青天上

把片片白云当削笔刀

将我的秃笔削尖

总有一天

我的秃头会削成尖头

我就可继续录写祖宗传下来的青史了


中锋着笔

中锋不是偏锋

中锋是直笔


青天是我的纸

我在天上动笔

节奏欢快清晰


写...


黄山险处

有座笔架山

笔架上为什么没架笔

 

我游黄山

笔架山对我说

你架上来吧

 

我是笔么

白云不承认我是笔

笔是尖的

而我是秃头

 

自从盘古开天辟地

我就为我们的祖宗记录历史了

啊,无限大的春秋寒暑呀

笔尖就这样磨平了

磨成了秃顶

 

我站在青天上

把片片白云当削笔刀

将我的秃笔削尖

总有一天

我的秃头会削成尖头

我就可继续录写祖宗传下来的青史了

 

中锋着笔

中锋不是偏锋

中锋是直笔

 

青天是我的纸

我在天上动笔

节奏欢快清晰

 

写大字呀

一笔一划都不含糊苟且

让老眼昏花的老人看清楚

他们是过来人

他们是过去现在未来的见证人


诗家冯亦同和

冯亦同:你是梦笔生花人

——读俞公《笔架山轶闻》代黄山答诗翁

 

九十三个春秋

聚在一支湖笔尖上

对黄山七十二峰说

让我归家吧

我要回到笔架山

 

风卷云舒

翠屏开合

莲峰含笑

天都迎宾

光明顶上人声喧

他在哪里?

他在哪里?

还没有到时辰

笔架山正挤着呢!

 

君不见墨海泛金

洛阳纸贵皆国手

观海的石猴说

我认得你

你不属于这一波

你还得在后海留守

 

始信峰上的飞鸟

衔来一封信

字字狂草道分明:

梦笔生花欢迎你!

你是六朝松下客

你是惜余春堂主

且把你的行囊放下

更将你的衣带放宽

老友新朋都等着你

人字瀑下冲个凉

太平湖畔开诗会

都是梦笔生花人

何必上那笔架山

 

哈,哈哈,哈哈哈

七十二阵山风齐回应

 (霜降天不冷,晴暖胜阳春,亦同信笔胡言,逗诗翁、剑明师徒一笑)

 附注:梦笔生花、猴子观海,均为黄山景点。


胡子和恩师俞老
《黄山笔架峰》

不要从精美的摄影上看我
不要从半山的云雾中找我
我只是一个满面沧桑的老人
在一千三百多米的高度
站立成书法的坐标,为你引路
 
笔架,只是我的外形
岩石与根才是我的骨骼
这样,当你拿起架上的笔时
才能拥抱这份不愿意拥抱的寂寞
写出人生的蜿蜒与凉簿
 
有多少著名的神笔
嫉妒过我,因为它们悠闲
陪伴在红木打造的案头
就像一个总在描红的少女
潇洒的笔,怎能写苍老的风流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桂花开了》

连续晴天
秋风不再冷淡
将小园里一群群其貌不扬的琐碎小花
吹成了金黄色的小精灵

园里浮动起金黄色的香
我解衣散步
兴奋得无所措手足

几十株桂花一齐都开了
秋风忙碌起来
将秋香送进家家户户

都说秋香比春香好
洁净的秋香为少年人涤去杂念
不像春香会撩逗人
连老人都要起下少年心

一阵阵秋香使人手足聪明起来
好似触摸冰霜
感觉到天地在初寒中的美

我家窗口的一株桂树认识我
它离我太近
它的枝叶好像扎根在我身上

我每天都给它浇水
它在风中向我点头
它真的认识我了

我刚才出门赴宴
只喝了一杯酒就回家了
回家看我的金黄色的小精灵

它一直在等我
已经很焦虑了
它找不到我了

在满地秋风里
它显得很慌乱
当它看见我迈着慌乱的步子走近它
立刻伸长枝杆
给我一个秋天的最香拥抱...


连续晴天
秋风不再冷淡
将小园里一群群其貌不扬的琐碎小花
吹成了金黄色的小精灵

园里浮动起金黄色的香
我解衣散步
兴奋得无所措手足

几十株桂花一齐都开了
秋风忙碌起来
将秋香送进家家户户

都说秋香比春香好
洁净的秋香为少年人涤去杂念
不像春香会撩逗人
连老人都要起下少年心

一阵阵秋香使人手足聪明起来
好似触摸冰霜
感觉到天地在初寒中的美

我家窗口的一株桂树认识我
它离我太近
它的枝叶好像扎根在我身上

我每天都给它浇水
它在风中向我点头
它真的认识我了

我刚才出门赴宴
只喝了一杯酒就回家了
回家看我的金黄色的小精灵

它一直在等我
已经很焦虑了
它找不到我了

在满地秋风里
它显得很慌乱
当它看见我迈着慌乱的步子走近它
立刻伸长枝杆
给我一个秋天的最香拥抱


老人与小花

馮亦同读俞公《桂花开了》


金灿灿的小花

在绿丛中捉迷藏

是谁走漏了消息

啊,迷人的桂子香

 

桂子桂子,你莫躲

看看老人家多慈祥

刚刚过去的国节庆

他人逢喜事精神爽

一支健笔耕耘七十秋

金色朝阳铸成纪念章

 

桂子说爷爷名菊味

想必是喜欢菊花啦

我们这些小不点

老人家,看不上?

太阳公公哈哈笑:

第九十三个重阳节

我送诗翁一顶金桂冠

拜托月桂姑娘来帮忙

 

小花小花,金灿灿

好一顶桂冠织起来

给菊味爷爷戴头上!


剑明和恩师俞老《桂花开了》

 

我也被这香韵迷醉了

在这弥漫的秋光里

和着千年不变的一抹夜色

感知这妖娆的律动

 

不知您窗前的它

是不是也和我窗前的一样

有过对白夜的感染

有过对皎洁月色的幻想

 

在秦淮河,在桃叶渡

虽然寂静的水上没有了渡船

我与您仍守在南岸

奢望李香君改画桂花扇

 

只等待,再送来一场柔情

而且与旧时爱情无关

掬一把失眠的星星撒开

让童心的明眸将诗意点燃

 

我想,您也会和我一样

存心在今晚梦回少年

回到三月的瘦西湖

去约会金秋羞涩的桂香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重阳回首》

[图片]
重阳节属于老人

老人每天都过重阳节

重阳节是供老人研究老的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逝水流年不知哪里去了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的日子不知从哪里来的

这是不懂数学者的数学自慰


重阳节有两个太阳

一个叫得

一个叫失


一技蜡烛

越燃越短

把泪一般流在烛台上

凝结的蜡集中起来

放进嘴咀嚼

能嚼出种种滋味来


嚼过的蜡烛油搓成圆柱

插进蜡烛心

点上火

它又亮了


照亮一首诗

照亮一篇散文或小说

照亮一个人的啼笑

[图片]

 剑明和恩师《重阳回首》


您一生布...


重阳节属于老人

老人每天都过重阳节

重阳节是供老人研究老的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逝水流年不知哪里去了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的日子不知从哪里来的

这是不懂数学者的数学自慰

 

重阳节有两个太阳

一个叫得

一个叫失

 

一技蜡烛

越燃越短

把泪一般流在烛台上

凝结的蜡集中起来

放进嘴咀嚼

能嚼出种种滋味来

 

嚼过的蜡烛油搓成圆柱

插进蜡烛心

点上火

它又亮了

 

照亮一首诗

照亮一篇散文或小说

照亮一个人的啼笑



 剑明和恩师《重阳回首》

 

您一生布衣,从杨州走来

走出小巷,走过旧时十里洋场

一直穿着的那双布鞋

走过了散文小说与等身的诗行

 

您说布鞋好,踩不痛小草

踏不化白雪,正合舞台的清唱

多少人生悲喜,戏在足下

吼一段老生,可唤醒多少重旧

 

得与失,两个太阳

抵不走一技蜡烛的光芒

烛泪是声色的,如水墨丹青

凝成秦准灯影,凝成京剧高吭

 

多少流年染红了斜阳

岁岁重阳,都属于笔底的霞光

不必登高,我看见了松柏

因为您的高度正适合我来仰望


 《重阳之约》

亦同和俞公重阳诗

重阳有两个太阳

一个在春天

一个在秋天

同样的明媚

同样的璀璨

秋阳比春阳更亮堂


重阳是两个九九

一个算春天

一个算秋天

加减乘除随天意

算盘是年轮

手机是掌纹


重阳是两首诗

前一首传统

后一首创新

押九字头的韵

抒久字头的情


重阳说:

我在东苑的篱下

跟菊味对诗呢

茶都凉了

你还不来!

(亦同按:胡子老弟捷足先登了)





俞律藝術

俞律【扬州巷子吟】馮亦同、胡劍明、朱小俊和詩


扬州巷子吟

俞 律

扬州早不是我儿时的扬州了

儿时的扬州

现在躲在巷子里韬光养晦啦


我就是爱上扬州

不是骑鹤上扬州

是穿布鞋上扬州逛小巷子


布鞋走进巷子

脚底感受古老的轻松

不会踏痛扬州


小巷狹窄

把扬州几千年岁月

压缩在深巷人家的小门里


深巷迎面逢人

各自弯弯腰

退避礼让


巷子里安静

没有汽车追逐人

按响我儿时听不懂的喇叭


巷口挂着种种乡土巷名

我都还记得

但记不得它们的笑容了


巷子真长

好像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

会希望遇上我的祖宗们...


扬州巷子吟

俞 律

扬州早不是我儿时的扬州了

儿时的扬州

现在躲在巷子里韬光养晦啦


我就是爱上扬州

不是骑鹤上扬州

是穿布鞋上扬州逛小巷子

 

布鞋走进巷子

脚底感受古老的轻松

不会踏痛扬州

 

小巷狹窄

把扬州几千年岁月

压缩在深巷人家的小门里

 

深巷迎面逢人

各自弯弯腰

退避礼让

 

巷子里安静

没有汽车追逐人

按响我儿时听不懂的喇叭

 

巷口挂着种种乡土巷名

我都还记得

但记不得它们的笑容了

 

巷子真长

好像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

会希望遇上我的祖宗们

 

忽然走到巷底了

看见扬州了

扬州原来这样的大啊


冯亦同敬和俞公的同题诗

扬州巷子吟

 

你长我一转

小巷长你

两千五百岁

何其年长的故里

何其长的扬州小巷

 

她是我们的扬子江

扬子江因她而得名

且不管谁得谁的名

反正都是她看着

小小的我们长大

依偎着她长大的呀

 

像妈妈,像奶奶

像外婆,像老师

长长的扬州小巷

窄窄的扬州小巷

你是历史的洞箫

有五孔,二十四孔

醉了老李和小杜

醉了马可•波罗

醉了唐诗宋词

醉了水浒三国

醉了扬州八怪

醉了个园的竹枝

和何园的花窗

 

世上有太多的巷子

世上有无数的诗行

佩得上一个吟字的

只有你一一

扬子江的姐妹

母亲的城啊

是您,给了我们

永远的古道

和年少的热肠!


剑明和恩师俞老《扬州巷子吟》

扬州一夜

 

我是踏月而来的

唱着“扬州城巷子深……”

走过先生儿时的巷口

想像年轮里的一切激情与悲喜

那天,竹影下我发现

我与这里的月色没有距离

 

旧时庭院写满“声声慢”

朱自清走过的小径

如今芳草寂寂

郑板桥写过的乱石铺街上

我与一枝一叶重逢

在回首时,我真的爱上扬州了

 

当是穿越时空的一夜

我是听着《广陵散》入睡的

轻轻阖上双眼走入韵脚

如果不是梦见你

如果梦里没有星空皎洁

我怎能拾起烟花三月的诗句

【朱小俊和诗】

我的小巷乡愁

 

我从小就住在南河下那深深的小巷

庭院深深,思念绵绵,乡愁悠悠

如今迈入老年,倍感小巷依然长长

 

于我而言,乡愁啊,就是一个少年

打井水装满水缸,如同练哑铃,两臂肌肉鼓起

就是盼着夏天结伴跳进运河游泳玩浪

 

乡愁啊,就是自制铁圈滚在悠长的石路上

就是饿了来一碗虾子酱油干拌面

加猪油,加胡椒,再加点青蒜

 

乡愁啊,就是盼着过年蒸各色包子甩吃

就是来人客人可去瘦西湖逛上一逛

唉,小巷在心,乡愁难忘!记忆永远!


俞律藝術
唱和奇想答俞公、胡子 我在汤山...

唱和奇想
答俞公、胡子

我在汤山与你们唱和
隔着钟山之阳
那块硕大无朋的石材
六百年了它还躺着
站起来的是四方城
是曹寅拍朱元璋马屁竖起的治隆唐宋碑
曹老爷子再也想不到
他孙子笔下的禁书
竟出落成世界名著
和红楼艺文苑那样
花团锦簇的好风景

海棠诗社的才女们
还等着他去品评哩
莫打扰他们的雅集
我想推荐穴居葫芦洞五十万年前的汤山人
南京最早的原住民
真正意义上的直立人

从蓝天下挺直了脊梁
拥有比初心更初的心
刚刚学会取火、打猎
祭祀、歌舞与唱和
给他们三片叶子
当口弦吹吧一一
满山跑的老祖宗!
一片栖霞山的红叶
一片牛首山的青桐
一片来自东苑诗窗下
那枚永不凋零的
绿叶……

(亦同附注:最后一句引用俞公为他的老友孙成惠公题写的书名。)...

唱和奇想
答俞公、胡子

我在汤山与你们唱和
隔着钟山之阳
那块硕大无朋的石材
六百年了它还躺着
站起来的是四方城
是曹寅拍朱元璋马屁竖起的治隆唐宋碑
曹老爷子再也想不到
他孙子笔下的禁书
竟出落成世界名著
和红楼艺文苑那样
花团锦簇的好风景

海棠诗社的才女们
还等着他去品评哩
莫打扰他们的雅集
我想推荐穴居葫芦洞五十万年前的汤山人
南京最早的原住民
真正意义上的直立人

从蓝天下挺直了脊梁
拥有比初心更初的心
刚刚学会取火、打猎
祭祀、歌舞与唱和
给他们三片叶子
当口弦吹吧一一
满山跑的老祖宗!
一片栖霞山的红叶
一片牛首山的青桐
一片来自东苑诗窗下
那枚永不凋零的
绿叶……

(亦同附注:最后一句引用俞公为他的老友孙成惠公题写的书名。)

图片摄影:胡子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唱和》答胡子

三个现在的南京人
以诗为胶
紧粘在一起唱和

站在钟山顶上唱和
山风播送我们的吟诵
高处的吟诵惊动了古人

他们从六代豪华里走出来
经历唐词诗宋词元曲的洗礼
还和民国的新诗拥抱着

他们在冥冥之中注意到我们
想参加我们的唱和
组织南京的古今唱和

以诗为胶
古人今人结合在一起唱和
多么深刻多么厚重呢

而且
古人的乡音重
是真正原始的南京话呀

~~~~~~~~~~

致俞老冯老之《唱和》

胡子

你给我的礼物
不需要快递
写在纸上,飘在空中
就像桂花的香气

我给你的礼物
不必回礼
在一盏茶的间隙
顿时领悟,心有灵犀

我们隔着今晚的月色
忘却昨日春风秋雨
一笑或是一哭
都赖于真诚的会意

诗...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唱和》答胡子

三个现在的南京人
以诗为胶
紧粘在一起唱和

站在钟山顶上唱和
山风播送我们的吟诵
高处的吟诵惊动了古人

他们从六代豪华里走出来
经历唐词诗宋词元曲的洗礼
还和民国的新诗拥抱着

他们在冥冥之中注意到我们
想参加我们的唱和
组织南京的古今唱和

以诗为胶
古人今人结合在一起唱和
多么深刻多么厚重呢

而且
古人的乡音重
是真正原始的南京话呀

~~~~~~~~~~

致俞老冯老之《唱和》

胡子

你给我的礼物
不需要快递
写在纸上,飘在空中
就像桂花的香气

我给你的礼物
不必回礼
在一盏茶的间隙
顿时领悟,心有灵犀

我们隔着今晚的月色
忘却昨日春风秋雨
一笑或是一哭
都赖于真诚的会意

诗情唱和,唱和
即使在迢迢千里
也有拥抱,也有相许
一如花径上我们总是偶遇



俞律藝術
致俞老冯老之《唱和》 胡子 你...

致俞老冯老之《唱和》

胡子


你给我的礼物

不需要快递

写在纸上,飘在空中

就像桂花的香气


我给你的礼物

却必有回礼

在一盏茶的间隙

顿时领悟,心有灵犀


诗意捧着今晚的月色

忘却昨日寒风秋雨

一笑或是一哭

都赖于真诚的会意


我们唱和,唱和

即使远在迢迢千里

没有拥抱,也有相许

一如花径上总是相遇



致俞老冯老之《唱和》

胡子


你给我的礼物

不需要快递

写在纸上,飘在空中

就像桂花的香气


我给你的礼物

却必有回礼

在一盏茶的间隙

顿时领悟,心有灵犀


诗意捧着今晚的月色

忘却昨日寒风秋雨

一笑或是一哭

都赖于真诚的会意


我们唱和,唱和

即使远在迢迢千里

没有拥抱,也有相许

一如花径上总是相遇



俞律藝術
【诗家冯亦同先生新作】《迟到的...

【诗家冯亦同先生新作】
《迟到的菊花诗》
和剑明、俞老:

重阳己过
东篱下不见人影
我问疯长的野草
悠闲的蟋蟀说
他去斯德哥尔摩
领奖去啦
多嘴的八哥也嚷嚷
哪里会是残雪
霜降还没到呢!

我只好直奔主题
秋菊哪里去了?
一阵热风吹来:
你不知道
她打官司的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池塘里蛙声一片:

全怪你们南山人
爱吃什么菊花脑
(捞?孬?恼!
三个声音在打架)
我终于听清
心里在打鼓:
是呀,是呀
这真是秋天,不
这是秋菊——
比秋天还大的烦恼!

(亦同附言:同秋菊开个玩笑,求教于俞公和胡子[微笑][抱拳])

【诗家冯亦同先生新作】
《迟到的菊花诗》
和剑明、俞老:

重阳己过
东篱下不见人影
我问疯长的野草
悠闲的蟋蟀说
他去斯德哥尔摩
领奖去啦
多嘴的八哥也嚷嚷
哪里会是残雪
霜降还没到呢!

我只好直奔主题
秋菊哪里去了?
一阵热风吹来:
你不知道
她打官司的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池塘里蛙声一片:

全怪你们南山人
爱吃什么菊花脑
(捞?孬?恼!
三个声音在打架)
我终于听清
心里在打鼓:
是呀,是呀
这真是秋天,不
这是秋菊——
比秋天还大的烦恼!

(亦同附言:同秋菊开个玩笑,求教于俞公和胡子[微笑][抱拳])

俞律藝術
【诗家叶庆瑞先生和】和诗友剑明...

【诗家叶庆瑞先生和】
和诗友剑明《菊花开了》
《咏菊》

一册夏天的书
被风翻烂了
成了一卷残荷

在这褪色的季节
你却不肯退缩
一枝菊  笑容可掬地
走向秋之萧瑟
左一脚是唐诗
右一脚便是宋词了

你不事喧哗
也了无媚态
风来  风清云淡
雨来  无尘无埃
一滴寒露
睁着清澈的明眸
静观凄风冷雨的变幻
唯中秋之月能读懂
你心藏的浪漫

一生的孤寂
只为守候一个承诺
你坚信某一天
五柳先生会携上  
一壶酒和满壶的诗句
为你而来
@

【诗家叶庆瑞先生和】
和诗友剑明《菊花开了》
《咏菊》

一册夏天的书
被风翻烂了
成了一卷残荷

在这褪色的季节
你却不肯退缩
一枝菊  笑容可掬地
走向秋之萧瑟
左一脚是唐诗
右一脚便是宋词了

你不事喧哗
也了无媚态
风来  风清云淡
雨来  无尘无埃
一滴寒露
睁着清澈的明眸
静观凄风冷雨的变幻
唯中秋之月能读懂
你心藏的浪漫

一生的孤寂
只为守候一个承诺
你坚信某一天
五柳先生会携上  
一壶酒和满壶的诗句
为你而来
@

俞律藝術
【雅聚师友】菊花开了 胡子...

【雅聚师友】菊花开了

胡子


窗台上菊花开了

在寒露的这个下午

好像是一下子开开的

都怪我早先没有注意


一丝一瓣地开了

白色中略带一点点红

微风吹来几缕香

不是很浓,淡淡的


这让我想起,早前

送花给我的邻居小阿姨

也是浅浅的微笑

就像这刚开的菊花



【雅聚师友】菊花开了

胡子


窗台上菊花开了

在寒露的这个下午

好像是一下子开开的

都怪我早先没有注意


一丝一瓣地开了

白色中略带一点点红

微风吹来几缕香

不是很浓,淡淡的


这让我想起,早前

送花给我的邻居小阿姨

也是浅浅的微笑

就像这刚开的菊花



俞律藝術
胡子和恩师:两座雪山互不相识却...

胡子和恩师:

两座雪山互不相识
却在一条河里融化成水
那是清沏见底的心
在倒影里相互问候

明天不许我不来
今天不许你早走
夕阳余晖要胜过朝霞
投来目光时要眉头不皱

两座雪山一南一北
不曾拥抱,却有共同的梦
爱过,被爱过,依然爱
才能天天按时招手

爱风 爱雨 爱自然
爱诗 爱书 爱生活
山路崎岖坎坷慢慢走
该忏悔的是反季节寒流

两座雪山
隔着一条河流
隔不住时光荏苒
隔不住相望相守

@

胡子和恩师:

两座雪山互不相识
却在一条河里融化成水
那是清沏见底的心
在倒影里相互问候

明天不许我不来
今天不许你早走
夕阳余晖要胜过朝霞
投来目光时要眉头不皱

两座雪山一南一北
不曾拥抱,却有共同的梦
爱过,被爱过,依然爱
才能天天按时招手

爱风 爱雨 爱自然
爱诗 爱书 爱生活
山路崎岖坎坷慢慢走
该忏悔的是反季节寒流

两座雪山
隔着一条河流
隔不住时光荏苒
隔不住相望相守

@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静静的河

这里有一条静静的河
我家在它北岸的楼上
河的南岸也有一幢楼
楼上住着我不知道的人

我常常开窗向南望
南岸的楼上也有北望的窗
经常探出一个如银的白头来
他向北望
不知他是不是望见我

南北相对
我的头也同样的白
隔着这条静静的河
将河水都映白了

不知道他在望什么
一双被皱纹紧围的昏花眼
能看得清什么呢?
除了看自己的旧梦

老人的旧梦都很丰富的
酒杯里的七情六欲
面包里的喜怒哀乐

你爱过吗
你被爱过吗
你恨过吗
你被恨过吗
你伤害过人吗
你被人伤害过吗

有时他向北挥手
不知他向谁挥手
我有时向南挥手
南面是白茫茫的一片

两个白头
中间隔着一条静静的河
它静静地流着流着

它很累
快睡着了
像一个没有过错的老...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静静的河

这里有一条静静的河
我家在它北岸的楼上
河的南岸也有一幢楼
楼上住着我不知道的人

我常常开窗向南望
南岸的楼上也有北望的窗
经常探出一个如银的白头来
他向北望
不知他是不是望见我

南北相对
我的头也同样的白
隔着这条静静的河
将河水都映白了

不知道他在望什么
一双被皱纹紧围的昏花眼
能看得清什么呢?
除了看自己的旧梦

老人的旧梦都很丰富的
酒杯里的七情六欲
面包里的喜怒哀乐

你爱过吗
你被爱过吗
你恨过吗
你被恨过吗
你伤害过人吗
你被人伤害过吗

有时他向北挥手
不知他向谁挥手
我有时向南挥手
南面是白茫茫的一片

两个白头
中间隔着一条静静的河
它静静地流着流着

它很累
快睡着了
像一个没有过错的老人
在忏悔

俞律藝術
胡子和恩师俞公《团扇遐想》一把...

胡子和恩师俞公《团扇遐想》

一把团扇写出菊花飘香
徐徐微风送我清凉
不需要遮盖什么
寿韵丹青已显得大气自然

中秋月照亮四季平安
秋天的写真是硕果满满
美人不老,师母容光
恰似果实灿烂金黄

一把团扇也有神秘
神秘着一种美学修养
看笔下的计白当黑
传递给嫦娥一幅水墨意象

天上只有一个月亮
月亮里的嫦娥只是图案
而团扇里却有师母的开朗
一付笑容可掬的形象

菊花窗前叫菊味轩
小轩窗是嫦娥窥探的地方
九三诗翁题上了诗句
她就趁着月色带上了银盘

胡子和恩师俞公《团扇遐想》

一把团扇写出菊花飘香
徐徐微风送我清凉
不需要遮盖什么
寿韵丹青已显得大气自然

中秋月照亮四季平安
秋天的写真是硕果满满
美人不老,师母容光
恰似果实灿烂金黄

一把团扇也有神秘
神秘着一种美学修养
看笔下的计白当黑
传递给嫦娥一幅水墨意象

天上只有一个月亮
月亮里的嫦娥只是图案
而团扇里却有师母的开朗
一付笑容可掬的形象

菊花窗前叫菊味轩
小轩窗是嫦娥窥探的地方
九三诗翁题上了诗句
她就趁着月色带上了银盘


俞律藝術
恭和恩师“中秋没有过去”《满月...

恭和恩师“中秋没有过去”
《满月唱成爱情诗行》

故事是古老的
情感永远真实而鲜活
照过古人,也照着今天的
依然是中秋的银盘

 那些月光,在每一个角度
都写满思念,月光没有孤单
于风过处留下多少文字
又充盈着夜色温暖

许多年后,月色还妖娆
晕染起一位老生宏亮的唱腔
他唱亮了三米画室
唱红了九十三岁的面厐

平贵的妻子已隐身为蝴蝶
而薛平贵也无思念纠缠
一朵中秋的黄菊正在绽开
开成美好,开成一段新时光

风起时,叶子起舞
可能又是嫦娥牵动诗韵
再没有寒窑的冷,思念的苦
有的却是中秋暗涌的桂香

深呼吸,再唱一段
先生不老的口齿清晰依然
娓娓道来的京戏暗语
如锣鼓家伙,一再咚咚敲响

月亮是今夜的一盏大灯
永恒地普照大千万...

恭和恩师“中秋没有过去”
《满月唱成爱情诗行》

故事是古老的
情感永远真实而鲜活
照过古人,也照着今天的
依然是中秋的银盘

 那些月光,在每一个角度
都写满思念,月光没有孤单
于风过处留下多少文字
又充盈着夜色温暖

许多年后,月色还妖娆
晕染起一位老生宏亮的唱腔
他唱亮了三米画室
唱红了九十三岁的面厐

平贵的妻子已隐身为蝴蝶
而薛平贵也无思念纠缠
一朵中秋的黄菊正在绽开
开成美好,开成一段新时光

风起时,叶子起舞
可能又是嫦娥牵动诗韵
再没有寒窑的冷,思念的苦
有的却是中秋暗涌的桂香

深呼吸,再唱一段
先生不老的口齿清晰依然
娓娓道来的京戏暗语
如锣鼓家伙,一再咚咚敲响

月亮是今夜的一盏大灯
永恒地普照大千万象
它释放的能量,给一切怀念
唱成满月,唱成爱情诗行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胡子扬州巷子...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胡子
扬州巷子吟

扬州早不是我儿时的扬州了

儿时的扬州现在躲在巷子里叨光养晦

我就是爱上扬州
不是骑鹤上扬州
是穿布鞋上损州逛小卷子

布鞋走进巷子
脚底感受古老的轻松
不会踏痛扬州

小巷狹窄
把扬州几千年岁月
压缩在深巷人家的小门里

深巷迎面逢人
各自弯弯腰
退避礼让

巷子里安静
没有汽车追逐人
按响我儿时听不懂的喇叭

巷口挂着种种乡土巷名
我都还记得
但记不得它们的笑容了

巷子真长
好像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
会希望遇上我的祖宗们

忽然走到巷底了
看见扬州了
扬州原来这样的大啊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胡子
扬州巷子吟

扬州早不是我儿时的扬州了

儿时的扬州现在躲在巷子里叨光养晦

我就是爱上扬州
不是骑鹤上扬州
是穿布鞋上损州逛小卷子

布鞋走进巷子
脚底感受古老的轻松
不会踏痛扬州

小巷狹窄
把扬州几千年岁月
压缩在深巷人家的小门里

深巷迎面逢人
各自弯弯腰
退避礼让

巷子里安静
没有汽车追逐人
按响我儿时听不懂的喇叭

巷口挂着种种乡土巷名
我都还记得
但记不得它们的笑容了

巷子真长
好像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
会希望遇上我的祖宗们

忽然走到巷底了
看见扬州了
扬州原来这样的大啊

俞律藝術
馮亦同:绿的记忆读《绿是诗的母...

馮亦同:绿的记忆
读《绿是诗的母亲》
致俞公并胡子

还记得那年的迎春会
以“春"为题即兴赛诗
满场的诗友与听众
等待诗翁吴奔星宣布结果
一首小诗脱颖而出:
“春,是在东风舌尖上
流淌的第一滴绿”

“滴绿”的青年诗人
后来成了知名小说家
奔星诗人也成了天上星宿
杨柳风仍在湖边眷顾
眷顾爱在湖上裸浴的你
笔走龙蛇的美髯公
吟唱金陵的白发诗翁

背负九万里春风
仍在准备绿色的飞翔
从东苑到后湖
从秦淮到大江
一座诗国城池跟着你
朗吟的节拍
高扬春天的帆影
将无涯的芳菲播送......

馮亦同:绿的记忆
读《绿是诗的母亲》
致俞公并胡子

还记得那年的迎春会
以“春"为题即兴赛诗
满场的诗友与听众
等待诗翁吴奔星宣布结果
一首小诗脱颖而出:
“春,是在东风舌尖上
流淌的第一滴绿”

“滴绿”的青年诗人
后来成了知名小说家
奔星诗人也成了天上星宿
杨柳风仍在湖边眷顾
眷顾爱在湖上裸浴的你
笔走龙蛇的美髯公
吟唱金陵的白发诗翁

背负九万里春风
仍在准备绿色的飞翔
从东苑到后湖
从秦淮到大江
一座诗国城池跟着你
朗吟的节拍
高扬春天的帆影
将无涯的芳菲播送......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聚散在人生》...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聚散在人生》

曾经在春天握手团聚
如今又是春天撒手分别

是手握得不紧么
怎么就这样随便松开了

松开的时候正在谈笑
不知道松开会是永别

早知会永别
何必相聚于当初

他们都是文学的俘虏
是文学将他们紧缚在一起的

文学用魔术麻醉了他们的自由散漫
他们握笔比握手紧

他们从未松开过握笔的手
即使跌交
爬起来手里还握着笔

他们告别的时候
是握着笔去远方的

远方有个所在谓之天堂
天堂看见整个人生

他们都有自己的人生
他们永远在思考

即使松开的笔化为灰
他们的眼睛还注视着人生
永不会闭

(俞律为南京老作家们的聚散而作。附2014年1月10日于我家小园合影:右起:孙观懋、徐兆淮、蔡观华、黄克敏、董纯、李玉琴、俞律、杨汝申、苏支超、张昌华、胡剑...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聚散在人生》

曾经在春天握手团聚
如今又是春天撒手分别

是手握得不紧么
怎么就这样随便松开了

松开的时候正在谈笑
不知道松开会是永别

早知会永别
何必相聚于当初

他们都是文学的俘虏
是文学将他们紧缚在一起的

文学用魔术麻醉了他们的自由散漫
他们握笔比握手紧

他们从未松开过握笔的手
即使跌交
爬起来手里还握着笔

他们告别的时候
是握着笔去远方的

远方有个所在谓之天堂
天堂看见整个人生

他们都有自己的人生
他们永远在思考

即使松开的笔化为灰
他们的眼睛还注视着人生
永不会闭

(俞律为南京老作家们的聚散而作。附2014年1月10日于我家小园合影:右起:孙观懋、徐兆淮、蔡观华、黄克敏、董纯、李玉琴、俞律、杨汝申、苏支超、张昌华、胡剑明。)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琴 声敞开窗户...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琴 声

敞开窗户
让第一阵春风
将隔壁的琴声送进来

无法形容琴声的优美
当它的节奏进入高潮的霎那
却戛然而止

我希望这位不相识的音乐家
继续春天的大写意
我不能忍受美的断裂

我多么想叩开隔壁的门
这扇门靠我太近
我一转身就能触及那个门铃

我不敢捺响它
我怕门内不是那个春天的记忆
怕不是那只灵动的手指

我竹笼里那只会说话的鸟呀
孤独地蹲在横木上
无奈的眼神闪烁着失落

鸟也懂得音乐么
你听懂了琴声么
你为什么不开口呢

啊,我很孤独
我不敢敲开隔壁的门
留下一个美丽的谜
给永远的春天

俞律呈拙寄兴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琴 声

敞开窗户
让第一阵春风
将隔壁的琴声送进来

无法形容琴声的优美
当它的节奏进入高潮的霎那
却戛然而止

我希望这位不相识的音乐家
继续春天的大写意
我不能忍受美的断裂

我多么想叩开隔壁的门
这扇门靠我太近
我一转身就能触及那个门铃

我不敢捺响它
我怕门内不是那个春天的记忆
怕不是那只灵动的手指

我竹笼里那只会说话的鸟呀
孤独地蹲在横木上
无奈的眼神闪烁着失落

鸟也懂得音乐么
你听懂了琴声么
你为什么不开口呢

啊,我很孤独
我不敢敲开隔壁的门
留下一个美丽的谜
给永远的春天

俞律呈拙寄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