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胡思乱想

8858浏览    5540参与
江江江江二

原创短句

他又怎会不知道那天的失约是刻意为之,又怎会不知道我们借保护他的名义抛弃他,让他独自面对死亡。

他只是……不愿戳破罢了。


他独爱山茶花。


他葬在山茶花下,以身为料,化作万千繁花。


可,深秋落幕,繁花凋零。


他也凋零。  

他又怎会不知道那天的失约是刻意为之,又怎会不知道我们借保护他的名义抛弃他,让他独自面对死亡。

他只是……不愿戳破罢了。


他独爱山茶花。


他葬在山茶花下,以身为料,化作万千繁花。


可,深秋落幕,繁花凋零。


他也凋零。  

妄言.

【ch观影体】壹玖叁柒

只能说很打脸,我不爱看观影体,然后不喜欢综艺体或论坛体。但我却有一个观影体的脑洞,是讲南京大/屠/杀的。但我的反骨皖还没更新完,我会尽快把他更完。

真的很想写,但看的观影体少的可怜,所以我会在补习一下ch观影体文再写,先码住。

因为没写,所以不打tag。

只能说很打脸,我不爱看观影体,然后不喜欢综艺体或论坛体。但我却有一个观影体的脑洞,是讲南京大/屠/杀的。但我的反骨皖还没更新完,我会尽快把他更完。

真的很想写,但看的观影体少的可怜,所以我会在补习一下ch观影体文再写,先码住。

因为没写,所以不打tag。

Upstart.

啥也不是

  突然想说说关于大林的看法…

  

  到目前为止粉了两年半左右,一开始觉得很可爱一男孩儿,看综艺碰到他两回就喜欢上了,19年看庆余年认识的。

  

  客观来说他确实不帅,但也不丑,反正小鼻子小眼儿挺喜庆(对不起哈哈哈)不会一开始就惊艳到你但是越看越顺眼。

  

  网上那些嘲笑长相的真没品。

  

  反正他也不靠脸吃饭,长啥样都有人喜欢他…

  

  很可爱,但是一点也不娘也不油腻,真的很少人能给我这种感觉。表面上怂怂的但逼急了又贼厉害。就像是熊猫,明明是大型猛兽但总要靠卖萌生活。

  

  很圆滑,但是个活人。而且他私交密切的朋友我都很喜欢,也不知道是爱屋及乌......

  突然想说说关于大林的看法…

  

  到目前为止粉了两年半左右,一开始觉得很可爱一男孩儿,看综艺碰到他两回就喜欢上了,19年看庆余年认识的。

  

  客观来说他确实不帅,但也不丑,反正小鼻子小眼儿挺喜庆(对不起哈哈哈)不会一开始就惊艳到你但是越看越顺眼。

  

  网上那些嘲笑长相的真没品。

  

  反正他也不靠脸吃饭,长啥样都有人喜欢他…

  

  很可爱,但是一点也不娘也不油腻,真的很少人能给我这种感觉。表面上怂怂的但逼急了又贼厉害。就像是熊猫,明明是大型猛兽但总要靠卖萌生活。

  

  很圆滑,但是个活人。而且他私交密切的朋友我都很喜欢,也不知道是爱屋及乌还是啥玩意儿。

  

  大老师说的:“又老又嫩郭麒麟。”就很精辟啊哈哈哈,开推之前的他就是这样。

  

  开推里感觉好成熟www,看跑男就觉得他比同龄人成熟,看开推倒是没这感觉,但就是觉得他成熟了好多。

  

  说相声一字不落能听清,演戏甚至不用看字幕的,说话方式很舒服。习惯了他在综艺里的京腔,剧里全是普通话还有点不适应哈哈。

  

  他大概是表面白,切开黑,但最里面又是白的那种。

  

  平时看他感觉怂货一个(bushi),但一站上相声舞台就感觉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温润如玉翩翩公子的感觉,而且一站那儿就感觉这人很厉害。少班主的感觉就出来了,我只能感叹一句,好帅。

  

  所以,我好喜欢他说相声的样子😭

  

  不知道为啥感觉他好有才…

  

  啥也不是。

i _wxyhhsh

当我路过书摊时 我在想什么

    我感到自己的灵魂是割裂开来的,有时候是前后脑各一半,有时候是左右心脏各一半,更多的时候是身体里有一半、另外一半漂流荒野。当我反思自己是否把个人的情绪全献给浅薄的快乐时,我陷入尴尬中。

  

  

         一半的我盯着电脑,一半的我躺在湖边,我难以制止地回忆起一切让我不适的时分:我想起来他人的凝视、赤裸裸的打量,我那时是如此地想去迎合他人的眼光。如果那双眼传递的是嘲讽,我便立马改变作风,在旁人面前做个沉默的人;如......

    

    我感到自己的灵魂是割裂开来的,有时候是前后脑各一半,有时候是左右心脏各一半,更多的时候是身体里有一半、另外一半漂流荒野。当我反思自己是否把个人的情绪全献给浅薄的快乐时,我陷入尴尬中。

  

  

         一半的我盯着电脑,一半的我躺在湖边,我难以制止地回忆起一切让我不适的时分:我想起来他人的凝视、赤裸裸的打量,我那时是如此地想去迎合他人的眼光。如果那双眼传递的是嘲讽,我便立马改变作风,在旁人面前做个沉默的人;如果那双眼看向我,同时也看向了希望,那我便要去牵着人家走出埋着自己的泥泞,哪怕就此被谎言和心机掩埋。一幕幕都让我心梗,因为无论是应付别人还是帮助别人,这一切都让我觉得自己虚假。

  大部分我不说话的时候都在当看客,不仅仅是看别人的,也是在冷漠地看着自己的。我并不在意我是否能让自己喜欢,所以当自己做出一些讨好他人的举动时,面上笑着,心里却是鄙夷。大学的时光,并没有让我感到新奇,我丢弃了我的书籍,丢弃了我的文字,甚至一度丢弃了我的敏感,像是在虚无的河上依靠踩空去前行,我抬头时看到的路灯,藏着树叶里扮演陨落后散发余热的星,这是一场如镜花水月的体验。

  

  

       星期六,我路过书摊,路过一个个一辈子不会交谈的陌生人时,我觉得他们竟然是那么的亲切,只有在陌生人面前,两半的我才能合而为一,让我感到平和。我遇到的每一本书,几乎也都是这样,翻完一次,就不再提起,我就好像是在人家的故事里去走了一遭,作为陌生人路过了每一个书中的人物。我基本上记不得他们的名字,看完后就马上忘记他们之间的关系,我差劲的记忆力和我这一部分的性格实在相配。

     

  

   傍晚,我走近了摊子,本来想按着所谓命运的那一套说法,碰碰我和书籍的缘分,但随后我做的事却成了数数我和它们里的哪几个曾经相会。我注意到每一个篮子里都有我熟悉的名字,有些关于历史,有些关于爱情,有些关于人性,有些关于提问……像没个止境一样,我被各种氛围所环绕。听说,人类能记住的大多是感觉,而不是画面。

  这一次的路过,却让我在时间的回廊里彳亍:有那么一些日子,我全然被幻想中的北欧折服:沿积着雪的公路,不生草木的寂静中,有人哼着古老的民谣,献给已逝去的亲友,你只是前行,向前,想寻到一个村落,那里会有一户人家为你打开家门,暖光从门缝中露出,有人在用手心接住雪花的同时,笑着迎你过门,这是我对人们为什么要过窄门的回答。还有些时候,我爱上在雨夜打开窗户,细雨随风入户,侧坐在窗边,没什么南风知我意的惆怀,只是用这种奇怪的方式,记住这长夜,记住这场雨,就算是有风雨错会了我的意,要帮我传话给谁,那也无妨,谁能同时忆起这氛围,谁就是我今夜的知己……这些熟悉的书名,将我流放荒野的灵魂招了回来,告诉我在那些连当事人都记不住的相遇中,蕴含了多少的秘辛。

  

       我劝说自己:一切让人欣喜或是唾弃的,都不过是自己的一种情绪,不过是一种记忆里的氛围,一种从具体的人中抽象出去的“不可控”,我无须因此一定要将灵魂聚合起来,留着中间的空隙,当做自己思想的退路,这是对自己的宽容。今晚,我在冷风中,抱住了割裂的自己,守住了自己的灵魂,发誓不再让她们陷入失控的困境。

                                               

                                          

MIAQ.

〔Ike乙女〕工作日后的夜晚

* 甜甜的情侣日常

* 不想写长的最近来点短的

* 可能ooc

* 没问题就往下


你回家的时候Ike似乎也才刚到家不久。

毕竟他从卫生间洗完手出来时还没来得及换下白色的风衣,围巾也还稳稳当当地戴在脖子上。似乎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回家,他听见动静转过身来的时候毫不掩饰眼睛里的惊讶和喜悦。

你几下蹬掉鞋光着脚往前冲,整个人一下子扑进他怀里,——他的双臂早在你把鞋蹬掉的时候张开了。

“Ikey——”你拉去了声调喊他,埋在人怀里蹭蹭,“一天没见,想死我啦。”

 Ike一手环住你的腰一手轻轻按住人的后脑勺防止你继续乱动,这才笑着回...

* 甜甜的情侣日常

* 不想写长的最近来点短的

* 可能ooc

* 没问题就往下



你回家的时候Ike似乎也才刚到家不久。

毕竟他从卫生间洗完手出来时还没来得及换下白色的风衣,围巾也还稳稳当当地戴在脖子上。似乎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回家,他听见动静转过身来的时候毫不掩饰眼睛里的惊讶和喜悦。

你几下蹬掉鞋光着脚往前冲,整个人一下子扑进他怀里,——他的双臂早在你把鞋蹬掉的时候张开了。

“Ikey——”你拉去了声调喊他,埋在人怀里蹭蹭,“一天没见,想死我啦。”

 Ike一手环住你的腰一手轻轻按住人的后脑勺防止你继续乱动,这才笑着回答:“才一天,那我迫不得已要出差的时候该怎么办啊。”

“那就把我也装进行李箱带走好啦。”你说。

Ike身上有种让人安心的味道,很温柔,像冬日破云而出撒在雪地上的阳光。

你扒在他身上不撒手,像一张膏药一样怎么都撕不下来,最后还是他没了办法直接挠人痒痒才让你卸了力。

终于换好了衣服吃饭,你开始给他讲今天工作的见闻,从门口新换的设施一直到可恶的老板通通被你吐槽了个遍。

Ike也在一旁应和,时不时感同身受还跟你一起吐槽起来。

聊天中吃饭吃得很快,你端走盘子往厨房运,Ike则负责擦桌子。

由于是两个笨蛋,还是两个很懒的笨蛋,洗碗这种事情自然是交给洗碗机。在Ike调好洗碗机的设置起身洗手后,你就开始往人身上贴。

然后又不撒手了。

Ike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容易才拖着你来到客厅,然后两个人一起摔进沙发里。你勉强撑着沙发找回了平衡,反身又要往他身上扑,却被他一下子握住手臂摁到了靠枕上动弹不得。

“Sweetie,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抱我?”Ike问,“并不是讨厌的意思,但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你无辜他望着人的眼睛,“Ike自己不知道吗?”

“什么?”

“Ike 身上有股香——香——的味道。”你故意咬重那两个字眼,“我非常非常喜欢。”Ike握着你手臂的手松了一下。他看上去似乎有些茫然,在不知所措地抬头对上你揶揄的目光后,紧接着就红了耳尖。

“Ike,Ikey,”你趁机反将一军将人压在沙发上,还坏心眼地故意经他脖颈间蹭,“你……害着啦?”

“…别说了。”他偏过头去,耳尖连带着耳垂都一并红得可爱。

“Ikey——Ikey——”你顺势抬手摘下他的眼镜,蔫坏蔫坏地在人耳边说话,“Ikey,你怎么不看我啦——哎等等——”

话没说完却措不及防被人恼羞成愤地按回了靠枕上。

眼镜掉在一地上磕出清脆一声。

这次却再没有人管了。

你觉得Ike现在的气场有点危险,直觉告诉你现在最好不要接着说话了,否则下场会很惨。

“你刚刚说,我身上有…很香的味道?”虽然红着耳朵说话很没有威慑力,但你着实不敢再逗人了,于是乖乖顺着人的意思点了点头。

结果就被人亲了。

等手指在人衣服上攥出褶皱才堪堪被人放开,连气都喘不匀了,只能软绵绵靠着沙发,连一点点反抗的意思都生不出来。

这次换做Ike撑在你上方,身影挡住灯光,你周身都笼罩着他的气息。

现在印象里“安心”,“温柔”,“冬日破云而出撒在雪地上的阳光”的感觉变了味道,反而有了强势的意思。

你眯着眼睛想环上他的脖颈,他却起了身将你抱起往浴室走。

“想闻,那就让你闻个够吧,my smart cookie。”


眼镜在客厅地板上遗落了一晚。

又有谁在乎呢。



END.



·超短

·写得超烂

·谢谢喜欢

让爹给你取个名

我有时候感觉自己好没用……

我和别人聊天时感觉像一个仆人一样什么都顺着对方的意思去,然后就会胡思乱想我说错了什么(T^T)甚至对朋友也是如此……导致我每次和一些网上交的朋友打字都得删删减减的(p_q),就像和一个陌生人聊天一样w。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是这种性格,我可能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朋友很少,或者是幼儿园时没什么小朋友和我做朋友,(我现在还清晰记得当初我唯一的朋友的名字)才对每个朋友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对方不高兴了,不想和我做朋友了……我也想大大方方一回,我应该是太缺朋友了,看着其他的朋友都有很多和她们混的很好的朋友就很酸,我也经常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敢说,可是我就是这么怂……


可能我就是这种命吧,我妈妈说......

我和别人聊天时感觉像一个仆人一样什么都顺着对方的意思去,然后就会胡思乱想我说错了什么(T^T)甚至对朋友也是如此……导致我每次和一些网上交的朋友打字都得删删减减的(p_q),就像和一个陌生人聊天一样w。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是这种性格,我可能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朋友很少,或者是幼儿园时没什么小朋友和我做朋友,(我现在还清晰记得当初我唯一的朋友的名字)才对每个朋友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对方不高兴了,不想和我做朋友了……我也想大大方方一回,我应该是太缺朋友了,看着其他的朋友都有很多和她们混的很好的朋友就很酸,我也经常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敢说,可是我就是这么怂……


可能我就是这种命吧,我妈妈说我以后会交到更好的朋友,可是我的朋友几乎都是小时候认识的,我把自己掩饰成那种乐观大方的女孩子,就是为了更多人能和我做朋友……


Upstart.

一点吐槽

  腐癌真的烦…看见两个男的站在一起就是相爱了,男生就不能有友谊吗…有好多明显是好兄弟的都能被你们解释成爱情,还真以为小说可以照进现实啊

  (无脑吐槽,个人观点,不爱看划走)

  腐癌真的烦…看见两个男的站在一起就是相爱了,男生就不能有友谊吗…有好多明显是好兄弟的都能被你们解释成爱情,还真以为小说可以照进现实啊

  (无脑吐槽,个人观点,不爱看划走)

Upstart.

啥也不是无标题

  有很多灵感但是一个都不想写…

  写凤毛麟角和毛雪汪真的好快乐哈哈哈

  最近这段时间可能就更这些了

  开推没啥灵感

  麟深佑可倒是有俩

  有很多灵感但是一个都不想写…

  写凤毛麟角和毛雪汪真的好快乐哈哈哈

  最近这段时间可能就更这些了

  开推没啥灵感

  麟深佑可倒是有俩

吃希希

  没什么想法就是感觉自己当时画成这个亚子,还感觉很美丽总而言之这就是当年的巅峰时😁😂

      莫名其妙感觉当初很喜欢画无脸小人,不会画脸注重服装

  

  现在初一,图上都是六年级时的,要看现在画的请路转主页😚🤓

  没什么想法就是感觉自己当时画成这个亚子,还感觉很美丽总而言之这就是当年的巅峰时😁😂

      莫名其妙感觉当初很喜欢画无脸小人,不会画脸注重服装

  

  现在初一,图上都是六年级时的,要看现在画的请路转主页😚🤓

寄春天🌷

永恒枝

⏮⏸⏯⏹随笔

  

[图片]


  

   我在等待一束会绽放至我死去的鲜花。


        我抬手轻拂去玻璃上淡淡一层氤氲水汽,留下指纹的印记于这面过千万人的车窗。当你的影子落在我的印记处,隔着时光相望,我们便也算是旧识。......


⏮⏸⏯⏹随笔

  


  

   我在等待一束会绽放至我死去的鲜花。

        

         

        我抬手轻拂去玻璃上淡淡一层氤氲水汽,留下指纹的印记于这面过千万人的车窗。当你的影子落在我的印记处,隔着时光相望,我们便也算是旧识。



        新闻里断断续续报道这座城市的衣着是早已披上桂花的恬淡,无数欢脱的步伐落在金色银杏的眉心,于是它轻皱起烟柳,清脆又漾着新季节生动的色彩,我垂眸,这本没有落款的的气息只留下风的倩影,你将要去往何处。千千万的记忆公式总在一片混乱中找到丝缕的清醒。



        越过桥头时,你喊我“为什么不睡会儿”那时光点缀于无名氏皮制的座椅,错综如风尘的生命线,残阳浸满笔墨,挥向无际的苍穹,书写不知谁的诗篇。波光粼粼的涟漪勾起那岸边停靠的小舟,飘荡却无法挣脱桎梏,即使生向余晖,也不想随之而远去。“我有些许疲累了”,却不想错失与霞光相吻的一瞬,青涩又紊乱。



        黯淡的光影失之于尘,油画里的狗尾草诉说着它的苦楚,可惜如此的季节它早已深埋进了泥土,向静默的蚯蚓自言自语,即使是唯一的朋友,我们都不会说话。蓦地想起远方未曾见过的生物,它是六只脚的螃蟹,课本里写着它总是浮躁得很,我们隔着浪潮,你住在我向往的蔚蓝。



       失落与贫瘠的倦土相遇,仿佛置身原野,我远眺着山的那边,想象是什么季节,是否也有湿冷的冬天,短暂的春意。可否借我半嗅麦香,买一张车票,去寻找遗忘不知所踪的灵魂碎片。



       云的上空依旧是云,地上的诗人写尽它的优美,即使这样,它依旧胆怯人类的审判,会有一天,同那成片的树木一样,深深扎根于地球的崩坏钥匙孔里,永远无法逃脱。明明摇摇欲坠,仍不止追逐星光。应称之为永不凋零的鲜花,只是我时常枯萎,却从未死去。心念着我的活,我便永远的生。



       飞驰而过的漆黑在恍惚中被打破,再次睁眼是车窗上绰绰的倒影,相同的记忆里永远绽放着的,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22冬日某个意外下雪的傍晚❄️

Upstart.

毛雪汪 2

  写这个也没人看嘞,当个乐趣

  友情向!!所有人!!

  本期嘉宾刘宇宁,上次一个宝贝点的?

  可能ooc。

  为了写这一篇看了老多宁哥的综艺哈哈哈

  这一篇三个东北人,口音放飞

  

  

  与往日一样,毛雪二人瘫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李雪琴:“今天我们迎来了今年的第一位嘉宾。是毛毛的朋友。”

  

  毛不易:“最近我们俩尤其有缘。”

  

  李雪琴:“他会做饭吗?”

  

  毛不易:“他会做饭,大厨级别的。”

  

  李雪琴:“那就让他给俺们做!也是个东北人儿嘛。”

  

  “叮咚”门铃响了。

  

  “...

  写这个也没人看嘞,当个乐趣

  友情向!!所有人!!

  本期嘉宾刘宇宁,上次一个宝贝点的?

  可能ooc。

  为了写这一篇看了老多宁哥的综艺哈哈哈

  这一篇三个东北人,口音放飞

  

  

  与往日一样,毛雪二人瘫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李雪琴:“今天我们迎来了今年的第一位嘉宾。是毛毛的朋友。”

  

  毛不易:“最近我们俩尤其有缘。”

  

  李雪琴:“他会做饭吗?”

  

  毛不易:“他会做饭,大厨级别的。”

  

  李雪琴:“那就让他给俺们做!也是个东北人儿嘛。”

  

  “叮咚”门铃响了。

  

  “来啦~”

  

  (做作语气毛)【bushi

  

  “欢迎欢迎。”

  

  刘宇宁,一个跟毛毛有着不解之缘的好朋友。(字幕)

  

  “哇,你们这地方还挺大哈。”人未到声先来。

  

  “那可不嘛。你带了点儿啥过来?”李雪琴一边开门一边低头瞅着刘宇宁手里的东西。

  

  一个手提袋,里面装着两个小小的盒子。

  

  “这是啥玩楞,戒指吗?”

  

  “不是,”刘宇宁一边打开盒子一边暗自佩服二人的想象力。“是俩徽章。”

  

  “这是sen么呢,以前我上节目就带着我家呆米的徽章,完了我看这节目有你们的卡通形象,就做了俩徽章,虽然没啥用哈,但还挺好看的。”

  

  “你看人家这小巧思,多好。”

  

  “那是啊。”

  

  徽章样式如图:

(从左到右依次为毛不易,元宝,李雪琴)

  

  

  

  emm突然有点事,就先这点,这一期还没完呢哈哈哈哈来不及了,下一篇继续

  

  

汀法雅
是有病的killer欢喜冤家

是有病的killer欢喜冤家


是有病的killer欢喜冤家


杀死牛肉

希望你能明白懂你的只有你自己

你比谁都清醒 你比谁都混沌

没必要这样写一些自我感动的文字来获得所谓的认可和共鸣

希望你可以明白虽然你那些所谓的目标还没有实现 但你的目标起点就要比太多太多的人高了 你已经过的比成千上万的人都快乐自由了 

没有看懂这些到底是什么意义 没喝醉过也不知道醉是什么感觉

一两次是深刻和理性 写太多了我就可以理解为无病呻吟

其实你不写这些话 真正爱你的人还是会爱你


希望你能明白懂你的只有你自己

你比谁都清醒 你比谁都混沌

没必要这样写一些自我感动的文字来获得所谓的认可和共鸣

希望你可以明白虽然你那些所谓的目标还没有实现 但你的目标起点就要比太多太多的人高了 你已经过的比成千上万的人都快乐自由了 

没有看懂这些到底是什么意义 没喝醉过也不知道醉是什么感觉

一两次是深刻和理性 写太多了我就可以理解为无病呻吟

其实你不写这些话 真正爱你的人还是会爱你


皖兮.

贺新春 ·桑仪篇 ·平安喜乐

 桑仪小短文·ooc致歉·不喜勿喷·自行避雷

   另迟祝各位友们新春快乐~

 ------------------华丽丽的分割线------  

  

   冬末春初,寒气袭人。

  枝干纵横交错,积了薄薄一层雪,曦光反映得晨昏灰蒙蒙中带了清透。


  聂宗主有幸睹了从未见过的红霞初日。晨景甚美,不足在于。


  他是被冻醒的。


  清河的厨子厨艺高超,前炒烹炸样样精通,其中糕点手艺最为在行,多少同景仪好甜沾点儿关系。


  “今儿吃的够多了,小心又伤牙。”


  聂怀桑抬扇敲走景仪蠢蠢摸向糕盒的手,顺带捉了指尖......

 桑仪小短文·ooc致歉·不喜勿喷·自行避雷

   另迟祝各位友们新春快乐~

 ------------------华丽丽的分割线------  

  

   冬末春初,寒气袭人。

  枝干纵横交错,积了薄薄一层雪,曦光反映得晨昏灰蒙蒙中带了清透。


  聂宗主有幸睹了从未见过的红霞初日。晨景甚美,不足在于。


  他是被冻醒的。


  清河的厨子厨艺高超,前炒烹炸样样精通,其中糕点手艺最为在行,多少同景仪好甜沾点儿关系。


  “今儿吃的够多了,小心又伤牙。”


  聂怀桑抬扇敲走景仪蠢蠢摸向糕盒的手,顺带捉了指尖来捂在手中。


  景仪的手指白净,冰冰凉凉透着嫩粉。聂怀桑被冰得一皱眉,继而握得更紧了几分。蓝景仪的注意力便从盒中心那块儿瞧着不错的荷花酥转到了聂怀桑身上。


  “你晨间起那么早做什么。”


  蓝景仪想到什么就随口问了,聂怀桑却默了一瞬。


  景仪睡觉一向不老实。今早又踹了被子,可怜那为除旧迎新换的被仅用了几个时辰就沾了地板的灰尘,更可怜堂堂聂宗主在大年初一被瑟瑟冷风吹醒吹得睡意全无。

   只是这些聂怀桑断不会同景仪讲。他低眸把景仪手指上上下下捏了个遍。

  景仪想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蓝景仪听了当真认认真真想了会儿

  “可我不记得想叫你做什么。”

  

  聂怀桑见人认真模样只觉可爱的紧

  “可我想做。”

  他对上景仪纯净的眼眸

  ”只是不知小景仪愿不愿意。”


  ”愿意啊。为什么不愿意。小孩答得痛快。

  

  聂怀桑闻言扬扬唇角。“我想做景仪。”


  “做啊做啊…你……”


  然后怀桑便见小孩一路红到了耳根。他反手把小孩要抽走的手捉回来擒在手中觉得有趣。


  “是我多虑了。小景仪原来这般主动。”


  景仪才转过个儿来结结巴巴凶他

  “你..你流氓!”


  “我什么都没说,景仪激动什么。”聂怀桑一副正正经经的模样。

  “我只说景仪好。景仪天真可爱,讨人欢喜,若我成为景仪该多好。只是我又觉得景仪就是景仪,是独一无二的,是谁都取代不了的。我永远也做不了景仪,我也不会叫景仅成为我。”


  他顿顿,在小孩被绕得稀里糊涂之际拿扇戳戳人脸颊

  “我给小景仪包了红包,只是景仪还不曾与我拜年。”


  “啊?”


  景仪静了片刻,见那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别别扭扭地凑上前去意思意思亲了一下,然后叫人按着头吻了个七荦八素。


  他被霸着唇,不忘含含糊糊地道声了新年快乐。

聂怀桑讨得香吻颇满意地舐舐嘴角,软语低声回了句平安喜乐。


  

  岁岁年年,平安喜乐。

余莫玄

蒲公英的诅咒

  被人说成像蒲公英一样,不管被扔在哪里都可以顽强生长,其实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因为蒲公英的烂漫旅行并非自愿,而是任凭风的迁移。也许有人生来就是蒲公英,但是至少我不是。从某一刻开始,我成为一株蒲公英,四处飘散,生长力顽强。

  只是每当迁移时,风啊,它带走的都是属于蒲公英的极小部分。奔波劳命中,蒲公英已经习惯了告别,也习惯了不留真情,及时止损。它其实真的很孤独。有时候蒲公英为一个人流过眼泪,它的下一次告别就会显得更加痛苦难忍。

  最后所有认识蒲公英的人,当他们把这些碎片拼凑起来时,他们也许会发现一株他们从未预想过的,性格混乱,风格怪异的蒲公英。

  被人说成像蒲公英一样,不管被扔在哪里都可以顽强生长,其实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因为蒲公英的烂漫旅行并非自愿,而是任凭风的迁移。也许有人生来就是蒲公英,但是至少我不是。从某一刻开始,我成为一株蒲公英,四处飘散,生长力顽强。

  只是每当迁移时,风啊,它带走的都是属于蒲公英的极小部分。奔波劳命中,蒲公英已经习惯了告别,也习惯了不留真情,及时止损。它其实真的很孤独。有时候蒲公英为一个人流过眼泪,它的下一次告别就会显得更加痛苦难忍。

  最后所有认识蒲公英的人,当他们把这些碎片拼凑起来时,他们也许会发现一株他们从未预想过的,性格混乱,风格怪异的蒲公英。

Kniam

迫害一切

  突发奇想,特别想看奸野在没嘎成刘邦后那种愤怒不甘的表情,一夜之间跌落神坛,从人人敬畏的人人都可以玷污时的这种感受感觉真的好刺激,在被酷刑折磨的不像人样的时候还跪在地上磕头恳求让送饭的下人转告韩信让他在自己死前见自己最后一面时的卑微,艹,想想就刺激痛快,如果这次返校考试没死的话应该都能写出来。目移

  突发奇想,特别想看奸野在没嘎成刘邦后那种愤怒不甘的表情,一夜之间跌落神坛,从人人敬畏的人人都可以玷污时的这种感受感觉真的好刺激,在被酷刑折磨的不像人样的时候还跪在地上磕头恳求让送饭的下人转告韩信让他在自己死前见自己最后一面时的卑微,艹,想想就刺激痛快,如果这次返校考试没死的话应该都能写出来。目移

落云客

  这是一只历经波折的狐狸,他在过年还未成形的时候遭遇了亲戚熊孩子的......

  这是一只历经波折的狐狸,他在过年还未成形的时候遭遇了亲戚熊孩子的......

Upstart.

  翻出来了n久之前的手稿,2000字的11号公寓回忆录,准备把它写完?

  郭包佑和周可可互相救赎的故事。

  翻出来了n久之前的手稿,2000字的11号公寓回忆录,准备把它写完?

  郭包佑和周可可互相救赎的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