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胡歌

99.3万浏览    12356参与
那就这样吧
从漫画里出来的双男主🤗 清水...

从漫画里出来的双男主🤗

清水铃子大人早就写好了剧本,磕就完了(*¯︶¯*)

从漫画里出来的双男主🤗

清水铃子大人早就写好了剧本,磕就完了(*¯︶¯*)

焕绮
都0202年了榜砸还时常粗线在...

都0202年了榜砸还时常粗线在荧屏

(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琅琊榜配音是前几年的电视剧品质盛典)

都0202年了榜砸还时常粗线在荧屏

(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琅琊榜配音是前几年的电视剧品质盛典)

那就这样吧

就是搭

https://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461700481482763
[图片]
[图片]

优秀古典情人

https://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461700481482763

优秀古典情人

可兒爱微博

梅长苏的弥留 (十)

(十)


惨烈的两个时辰终於熬了过去,全身湿透的两个人,一个虚脱在床上,一个大口大口地在喝茶。

「谢谢…」

「不要谢我!你这次都记帐,回去跟你的水牛报销!怎样?好些了吗?」

「嗯…时间似乎比上一次…短了些…」梅长苏一边喘气一边说。

「长苏,这并非好事,如果你的身体愈来愈适应冰续丹的药力,证明这药的效力对你愈来愈少,所以这并非好事…」蔺晨重复说了两次,他其实是说给自己听比较多一些,他要想想办法,因为冰续丹只剩下五颗了,如果药效少了,那麽给予梅长苏的日子,自然也就短了!

「好…咳咳…这些交给你,帮我换过衣服,让飞流进来吧!刚才的动静,一定把他急死了。」

这边梅长苏准备拔营入城,那边...

(十)


惨烈的两个时辰终於熬了过去,全身湿透的两个人,一个虚脱在床上,一个大口大口地在喝茶。

「谢谢…」

「不要谢我!你这次都记帐,回去跟你的水牛报销!怎样?好些了吗?」

「嗯…时间似乎比上一次…短了些…」梅长苏一边喘气一边说。

「长苏,这并非好事,如果你的身体愈来愈适应冰续丹的药力,证明这药的效力对你愈来愈少,所以这并非好事…」蔺晨重复说了两次,他其实是说给自己听比较多一些,他要想想办法,因为冰续丹只剩下五颗了,如果药效少了,那麽给予梅长苏的日子,自然也就短了!

「好…咳咳…这些交给你,帮我换过衣服,让飞流进来吧!刚才的动静,一定把他急死了。」

这边梅长苏准备拔营入城,那边拓跋翔在宫中大发脾气!

「未能及时增派援兵,害我折损了一员猛将…说!我要你们有甚麽用?」拓跋翔随手拿起案上玉砚丢落殿上,红色朱砂溅起落下,看着似血流一地,瞩目惊心,群臣都跪地颤抖,等候雷霆之怒下的发落!

拓跋翔指住了巴拿,狂吼:「说甚麽三日之内断其粮草,他们竟然一日就拿下了我的衮城!你这军侯有甚麽用?」

巴拿是两朝元老,也是帮助拓跋翔坐稳帝位的功臣,当年赤焰军打得他们怕了,如今知道赤焰一脉尽除,他即有了鸿鹄大志要直捣金陵,为皇军一雪前耻,岂料还未过分水岭,便吃了这麽大的一个亏!

至於拓跋翔,自从坐上龙椅後,真性情尽显,原来是一个专横跋扈,残忍好胜的君主!巴拿现在犯了轻敌这个大错,实在害怕会被一下处死…

「回…回禀皇上,臣有内应於衮城…之…之内,只要梁军进城即会成为甕中之鳖。」

「哦?甚麽计划?」

「磐城与衮城相邻,人民互有往来,我们的死士早已经蛰伏於衮城内,只要困他们於城中,断他们粮水,再杀他们的将领或者军师,必令敌人军心大乱,然後我们再派兵趁势剿灭之!」

「唔…如何困?」


过了一夜。

梅长苏的体力回复得差不多,大清早便点将拔营,梁军浩浩荡荡地向衮城进发!

入城後,卫峥第一时间来报告:「少帅,大渝残兵约两万,按你的吩咐都没杀,没伤和轻伤的都编入劳工队伍,让他们开垦耕地和采矿石,其馀有伤的亦已得到照顾。」

「很好。」梅长苏搓着手指想了一会後,对卫峥说:「你待会把再没有战斗能力的伤兵,挑二千让豫津押回去大渝,展示一下我们的大度,气一下他们的主君!」

「黎刚,所有降兵每日只能吃一餐,但要让他们吃饱,明白吗?」

「是。」黎刚应道。

「蒙大哥,你的人都回来了没?」

「嗯。小殊你算得真准,幸好你要我们进城之前,留人看守着河的上游,所以想在河流下毒的人都被我们打死了,主要的车道也真的被堵了,我们和磐城的通道算是被毁了!」

「磐城跟我们衮城相邻,车道毁了不代表人们不能往来,只不过是不方便,还有,在今天以後,进入衮城的再非一般人,蒙大哥要派人加紧巡查。」

「会的。下一步怎麽样?梅岭是我们下一个战场?」

「不是,进梅岭之前,我要先收磐城!让敌人在旁边的感觉不好,这也是为什麽拓跋翔要占我衮城。」

「哦?但车道已经被毁,我们如何进攻?」

「化整为零。」

大梦想甜

【梦回 · 胡歌 x 罗云熙】


老胡不愧是我的白月光!


可能还有后续?

【梦回 · 胡歌 x 罗云熙】


老胡不愧是我的白月光!


可能还有后续?

可兒爱微博

风中奇缘续奇缘 (六十一)

(六十一) 谁的真相

都说福祸相倚,那麽有人觉得幸福的时候,是否总有人坠进不幸?

石伯刚打点好孟西漠的衣物药笺,准备再看一眼小主人便就寝,岂料却听到花园的假山後,传来嘤嘤啜泣声…

「谁?出来!」

「石伯,是我…」

「雅儿?妳站在那里干吗?」

「没…没甚麽,出来…走走罢了!」

善雅儿从假山暗处走出来,明显一脸泪痕未乾,低头在忙着擦拭。

「雅儿?怎麽啦?为甚麽哭成这样?妳不是该陪在九爷身边吗?发生甚麽事了?」石伯见善雅儿哭得可怜的模样,加上这儿离孟西漠房间不远,忽然心下一慌:「九爷没事吧?」

「没事!九爷没事。」善雅儿摇动双手解释着。

「那妳怎麽哭了呢?难道被骂...

(六十一) 谁的真相

都说福祸相倚,那麽有人觉得幸福的时候,是否总有人坠进不幸?

石伯刚打点好孟西漠的衣物药笺,准备再看一眼小主人便就寝,岂料却听到花园的假山後,传来嘤嘤啜泣声…

「谁?出来!」

「石伯,是我…」

「雅儿?妳站在那里干吗?」

「没…没甚麽,出来…走走罢了!」

善雅儿从假山暗处走出来,明显一脸泪痕未乾,低头在忙着擦拭。

「雅儿?怎麽啦?为甚麽哭成这样?妳不是该陪在九爷身边吗?发生甚麽事了?」石伯见善雅儿哭得可怜的模样,加上这儿离孟西漠房间不远,忽然心下一慌:「九爷没事吧?」

「没事!九爷没事。」善雅儿摇动双手解释着。

「那妳怎麽哭了呢?难道被骂啦?可是九爷不骂人的呀!」

「石伯,别乱猜了!我不过挂念爷爷,一时伤感罢了…」

「原来如此,对呀…善老头的尾七快到,妳就别太伤心了,九爷会好好照顾妳的…」

「呜呜…」不提还好,一提起九爷,雅儿便又想起他深情地吻下去的一幕,再加上失去亲人的痛,使她的心好像被揪起来一样!

「怎麽啦?别哭了!这里风大,我们先回房间吧!别九爷病好了妳病,我们可没有时间再耽搁在这里了!」

善雅儿擦擦眼泪问:「甚麽意思?我们要离开这里?」

「嗯。冬天来了,九爷不能继续待在这里,我们要尽快回青园。」

「青园?在甚麽地方?」

「在建安的西郊,那里有地热,有药用的温泉,可以让九爷避寒。无论如何都不能待在这里过冬,我们都会受不了的寒冷,更何况九爷?」

要离开这里吗?那…金玉会跟着一起走吗?她会离弃自己的夫君吗?善雅儿一连串的问题在心里七上八下…

琳㼀再去看孟西漠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的不是善雅儿,而是金玉,她正坐在床边忧心地望住了九爷,还捉住对方的手,轻声地哼着歌谣…

虽然有些惊讶两人的态度亲暱,但琳㼀回心一想,只是轻笑了一下;也是,男女的关系总不是一予一取这样简单!雅儿,不就是神女有梦,襄王无心了…

孟西漠看似睡着,可是眉头轻皱,并未舒怀,该是烧未全退,琳㼀走近床边,向金玉微微点头,金玉便明白琳㼀要为九爷诊脉,立即让出位置来。

果然,烧没有全退。

另一边远在龟兹,洛贝嘉和卫无忌沿着一些「九头」的联络暗号,终於找到了她父亲呼雷出事的村落,由於善伯贤家里发生的并非小事,所以村里人的传言仍未止息,故他们亦不难找到来善雅儿的家里。

「卫大哥,这儿似乎有人打扫,十分整齐清洁呢!」洛贝嘉发现房子虽然有些简陋,但十分整洁。

「嗯。想必是村民估计善雅儿始终会回来吧!我们到外面四围看一下。」卫无忌揭过枱面一叠巫医药用书後,几乎可以确定这里是善雅儿的家,只不过,洛贝嘉阿爸是死在这里的,那麽到底发生甚麽事呢?

他们信步在屋子後院外面的小树林,发现了两座新坟,一座写住了阿嫲 伊克明安氏 托兰 之墓,孙儿 木刹克 立;另一座写住了 善伯贤之墓,孙女 善雅儿 立。

卫无忌和洛贝嘉对望了一眼,正要拜下去,身後响起了声音:「你们是谁?」

卫无忌立即转身,看到一个精壮的青年,警惕地瞪着他们。

「在下卫勇,这位立碑的姑娘我们认识,所以想给仙人叩个首。」说罢手指善伯贤的墓碑。

「你们见过雅儿?她在哪?现在怎样?」木刹克惊喜地捉住了卫无忌。

因为来人并不懂武功,亦似无恶意,所以卫无忌也就任由他捉住了:「你是雅儿姑娘的朋友吗?她跟你们的释难天在一起,你不知道麽?其他的村民都知道啊!」

「哼!我知道她被那人骗走了,可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木刹克悻悻然地说 。

「骗走了?何出此言?」卫无忌惊讶地问。

「哼!我才不信那人是甚麽释难天!我阿嫲和善爷爷就是因他而死!他算那门子的释难天?」愈说愈激动的木刹克一下子跪倒在阿嫲的墓前,流下泪来。

卫无忌望一下洛贝嘉,示意她别急着追问。

洛贝嘉点一下头,压下情绪小心翼翼地问:「这位大哥请节哀,我跟雅儿是朋友,她现在过得很好。」

木刹克抬头细看洛贝嘉,怀疑地问:「妳是雅儿的朋友?」

「嗯。是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也知道她的爷爷过世了,对她的打击不少啊!」

「这当然,他们相依为命,就像我跟阿嫲一样…如果那人不出现的话,我和雅儿已经…已经…唉!」木刹克本来想说已经成亲了,可始终没有自信说出口,因为他根本知道善雅儿一直在等孟西漠!

「那麽,兄弟就是木刹克大哥?」

「嗯。」木刹克擦擦眼泪站起来。

「我们有甚麽可以帮忙的吗?」洛贝嘉轻轻地问。

「有!带我找雅儿!我并不放心她跟那人在一起,因为准没好事!」木刹克急切地说。

「何出此言?」卫无忌再一次问同样的问题。

「那人根本就是个祸害,专惹麻烦!要不是他,那些沙盗不会找来,阿嫲和善爷爷就不会死!」木刹克握拳透掌,怒火中烧。

「你口中的那人是九爷?」卫无忌感觉到这人的恨意,小心翼翼地求证。

「除了他还有谁?」木刹克恶狠狠的说。

卫无忌心下决定,事情未清楚之前,绝不会带眼前人见孟西漠。

最後,木刹克招呼了他们返自己的家。刚巧,莘南已经煮好了一桌餸菜,见到木刹克带来了陌生人,有些不好意思…

「木大哥,你有朋友来访,我马上去多弄两个小菜…」

「说过多少次,不用替我粗心,妳一直这样其他人会怎麽说?」

「你…你还有伤…我…我受雅儿所托,要好好照顾你…」

「我伤不早好了?别说了,回去吧!」木刹克让开身子送客,连介绍一下也不打算,明显地表示这里没有女孩的位置!

莘南双眼一红,低下头急急地离开了。洛贝嘉心里不悦,因为女孩明明在照顾受了伤的他,但却连起码的尊重也得不到,正想出言说几句,卫无忌一把拉住她,轻摇了一下头。

「坐吧!要一起吃吗?」

「我们不饿,谢谢。」卫无忌抱了一下拳坐下,打量着木刹克问:「木兄弟受了伤?」

「嗯。是他的人把我打伤!别提了!」木刹克一边说话,一边倒了杯茶给卫无忌和洛贝嘉。

「他是指谁?沙盗吗?」卫无忌接过木刹克递过来的茶,试探着问。

「是孟西漠身边的人持强凌弱,几乎把我打死!」木刹克一拍桌面狠狠地说,眼里烧着火:「但是那杀千刀的沙盗,杀了我阿嫲!他也是该死!只不过归根究底,要不是孟西漠把他们引来了,我和阿嫲岂会成为人质?他竟然见死不救,算甚麽释难天?」

「九爷身边的人?」卫无忌再次感到惊讶。

「沙盗也是他杀死的吗?」洛贝嘉心急地问。

「哼!那些沙盗死有馀辜!全部被那使暗器的女子所杀,都该死!」木刹克再更用力拍了一下桌面!

洛贝嘉激动起来:「谁人会是该死的?你怎麽知道没有前因後果呢?」

木刹克目露凶光:「你们是甚麽人?难道认识那些沙盗?」

「木兄弟,别误会!女孩心善觉得众生平等罢了!你稍安。」卫无忌拉了一下洛贝嘉的手,示意她要控制情绪。

「哼!这世道从来都没有平等!我们不会武功所以被欺负了,甚至被杀了也不会被正视一眼!事情过去这麽久了,连个官员都没有来过,根本好像没事发生过一样!」

卫无忌心想,必定是孟西漠动用了苍狼的势力,摆平了事情;说到底这些事惊动官府一些好处都没有,只会令其他村民,受到不必要的骚扰和敲诈罢了!他当然不会为木刹克分析,因为明知他听不进去…

「木兄弟可否详细说一下当时情况?以我所认识的九爷,可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呢!」

「你认识他?」

「实不相瞒,兄弟多年前病重,是九爷把我治愈,所以对九爷是心存感激。」

「哼!那是你见到他伪善的一面罢了!当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先自保,这才是真正的他。」

木刹克把当时情况,说成了孟西漠为怕涉险,所以在房间躲着不出来,月影也根本不管他阿嫲的死活,只为了等来冷奴帮手,结果他的阿嫲就这样无辜被杀了!之後那些沙盗虽然都被冷奴杀掉,但孟西漠仍应该拜祭因他死去的阿嫲,岂料在跟他争论期间,被赶来维护孟西漠的月影几乎打死;更糟糕的是,醒来後就发现善伯贤为救孟西漠而牺牲了性命,最後还在他负伤期间,把善雅儿骗走,也不知道他们去了甚麽地方!

洛贝嘉清楚听到杀死她阿爸的是冷奴,为了保护孟西漠:所以他说算在他头上,所以他说因他而起!

终於,这边的卫无忌和洛贝嘉,知悉事情始末後,有了打算。

而另外一边,为了孟西漠的病,琳㼀他们也需要作好打算……

七爷家的小天

【七爷家&阁色惟一联合出品配音剧】《唐棣之华》第四集(持更)

https://b23.tv/av83046175

少时慕飞鸟,扶摇直上,随风憩徙,

方晓云端之上,尚有青天绕。

老大迎月照,银光滔滔,乡音渺渺,

唯余生茫茫,唐棣花开好。

—文案By椰子

出品单位:七爷家&阁色惟一 

监制:七 爷 

编剧:时 无 

配音导演:息~九泱

策划&后期:小天 

韩语翻译:伽伽

韩语指导:金喵儿

音频后期&海报:椰子

演员&配音表(按出场顺序)

李褆(郑允浩饰)——CV初心(韩文) / CV汪子(中文)

少年权氏(金所泫...


https://b23.tv/av83046175

少时慕飞鸟,扶摇直上,随风憩徙,

方晓云端之上,尚有青天绕。

老大迎月照,银光滔滔,乡音渺渺,

唯余生茫茫,唐棣花开好。

—文案By椰子

出品单位:七爷家&阁色惟一 

监制:七 爷 

编剧:时 无 

配音导演:息~九泱

策划&后期:小天 

韩语翻译:伽伽

韩语指导:金喵儿

音频后期&海报:椰子

演员&配音表(按出场顺序)

李褆(郑允浩饰)——CV初心(韩文) / CV汪子(中文)

少年权氏(金所泫饰)——CV金喵儿

黄俨(张志坚饰)——CV音遇

朝鲜太宗:李芳远(朱镇模饰)——CV初心(韩文)/ CV阿维尔(中文) 

闵氏(朝鲜太宗王妃:宋智孝饰)——CV小戚 

权氏之母(郑柔美饰)——CV西瓜

权执中(丁一宇 饰)——CV初心

朱棣(刘奕君饰中年)——CV濁酒

朱高炽(胡歌饰)——CV于吉

权氏(刘诗诗饰青年)——CV云颜

权永均(权氏兄长:徐正溪饰)——CV汪子

朱瞻基(刘昊然饰)——CV温溪

张春华(苏青饰)——CV息~九泱

太子近卫(陈龙饰)——CV枫渠

王昭容(宁静饰)——CV塟心 

张贵妃(刘敏涛饰)——CV正直君

朱高煦(霍建华饰)——CV阿维尔

朱高燧(肖战饰)——CV培根

朱瞻埈(吴磊饰)——CV息~九泱

顺妃任氏(佟丽娅饰)——CV子张

昭仪李氏(赵丽颖饰)——CV云颜

美人崔氏(迪丽热巴饰)——CV晴荨

婕妤吕氏(杨蓉饰)——CV小易

吕氏侍女(姜鸿饰)——CV星玥卿

吕子岚(李钟硕饰)——CV哼哼

朱允炆(罗云熙饰)——CV木小柏

朱棣(茅子俊饰青年)——CV橘子

朱元璋(林雪饰)——CV濁酒

李霏霏(宋轶饰)——CV息~九泱

徐妙云(蒋勤勤饰中年)——CV凌雅宁

徐妙云(李沁饰青年)——CV龙十三

徐珩(朱一龙饰)——CV枫渠

汉王死士(陈伟霆饰)——CV枫渠

胡善祥(蒋依依饰)——CV阮绡绯

宫女小新(孙梦佳饰)——CV泗玥

徐妙锦丫鬟——CV聆音

徐妙锦(刘亦菲饰)——CV小樱

沈苍(沈昌珉饰)——CV汪子

幼年权氏(刘楚恬饰)——CV云颜

少年权永均(王俊凯饰)——CV阿维尔

七爷家的小天

【七爷家&阁色惟一联合出品配音剧】《唐棣之华》第三集(持更)

https://b23.tv/av78555438

少时慕飞鸟,扶摇直上,随风憩徙,

方晓云端之上,尚有青天绕。

老大迎月照,银光滔滔,乡音渺渺,

唯余生茫茫,唐棣花开好。

—文案By椰子

出品单位:七爷家&阁色惟一  

监制:七  爷     

编剧:时 无   

配音导演:息~九泱&椰子     

策划&后期:小天  

韩语翻译:伽伽

韩语指导:...

https://b23.tv/av78555438

少时慕飞鸟,扶摇直上,随风憩徙,

方晓云端之上,尚有青天绕。

老大迎月照,银光滔滔,乡音渺渺,

唯余生茫茫,唐棣花开好。

—文案By椰子

出品单位:七爷家&阁色惟一  

监制:七  爷     

编剧:时 无   

配音导演:息~九泱&椰子     

策划&后期:小天  

韩语翻译:伽伽

韩语指导:金喵儿

音频后期:椰子

演员&配音表(按出场顺序)

李褆(郑允浩饰)——CV初心(韩文) / CV汪子(中文)

少年权氏(金所泫饰)——CV金喵儿

黄俨(张志坚饰)——CV音遇

朝鲜太宗:李芳远(朱镇模饰)——CV初心(韩文)/ CV阿维尔(中文)  

闵氏(朝鲜太宗王妃:宋智孝饰)——CV小戚 

权氏之母(郑柔美饰)——CV西瓜

权执中(丁一宇 饰)——CV初心

朱棣(刘奕君饰中年)——CV濁酒

朱高炽(胡歌饰)——CV于吉

权氏(刘诗诗饰青年)——CV云颜

权永均(权氏兄长:徐正溪饰)——CV汪子

朱瞻基(刘昊然饰)——CV温溪

张春华(苏青饰)——CV息~九泱

太子近卫(陈龙饰)——CV枫渠

王昭容(宁静饰)——CV塟心 

张贵妃(刘敏涛饰)——CV正直君

朱高煦(霍建华饰)——CV阿维尔

朱高燧(肖战饰)——CV培根

朱瞻埈(吴磊饰)——CV息~九泱

顺妃任氏(佟丽娅饰)——CV子张

昭仪李氏(赵丽颖饰)——CV云颜

美人崔氏(迪丽热巴饰)——CV晴荨

婕妤吕氏(杨蓉饰)——CV小易

吕氏侍女(姜鸿饰)——CV星玥卿

吕子岚(李钟硕饰)——CV哼哼

朱允炆(罗云熙饰)——CV木小柏

朱棣(茅子俊饰青年)——CV橘子

朱元璋(林雪饰)——CV濁酒

李霏霏(宋轶饰)——CV息~九泱

徐妙云(蒋勤勤饰中年)——CV凌雅宁

徐妙云(李沁饰青年)——CV龙十三

徐珩(朱一龙饰)——CV枫渠

汉王死士(杨祐宁饰)——CV枫渠

宫女小新(孙梦佳饰)——CV泗玥

徐妙锦丫鬟——CV聆音

徐妙锦(刘亦菲饰)——CV小樱

胡善祥(蒋依依饰)——CV阮绡绯

沈苍(沈昌珉饰)——CV汪子

幼年权氏(刘楚恬饰)——CV云颜

少年权永均(王俊凯饰)——CV阿维尔

可兒爱微博

风中奇缘续奇缘 (六十)

(六十) 我爱你

[图片]

忽然有人进来了,金玉下意识就站起来,孟西漠和她都是满脸通红,十分尴尬。

相反,善雅儿却好像甚麽都没看见似的,低下了头,用力地放下了白粥和一小碟金华火腿丝,貌似轻松地说:「玉儿姐姐来了正好,帮忙照顾一下九爷吧?我去…去看看巴木古尔,他好像有事找我…我…再见!」说完头也不抬地走了。

善雅儿要在眼泪流下来之前离开,她不要失礼於金玉眼前!

房里寂静无声,良久金玉才转过身红着脸问:「怎麽办?」

「甚麽怎麽办?」孟西漠也是红着脸回问。

「被雅儿看见了你跟我…」金玉压低声音说。

「所以呢?」孟西漠好像松了一口气,带着笑意反问。

金玉有些急:「九爷不是很...

(六十) 我爱你

忽然有人进来了,金玉下意识就站起来,孟西漠和她都是满脸通红,十分尴尬。

相反,善雅儿却好像甚麽都没看见似的,低下了头,用力地放下了白粥和一小碟金华火腿丝,貌似轻松地说:「玉儿姐姐来了正好,帮忙照顾一下九爷吧?我去…去看看巴木古尔,他好像有事找我…我…再见!」说完头也不抬地走了。

善雅儿要在眼泪流下来之前离开,她不要失礼於金玉眼前!

房里寂静无声,良久金玉才转过身红着脸问:「怎麽办?」

「甚麽怎麽办?」孟西漠也是红着脸回问。

「被雅儿看见了你跟我…」金玉压低声音说。

「所以呢?」孟西漠好像松了一口气,带着笑意反问。

金玉有些急:「九爷不是很重礼节的吗?这…」她是记起了冷奴曾经告诫过她的话:既已为人妇,想要置九爷於何地!

「嘿嘿…玉儿忘记我爷爷和嫲嫲了?她们的爱情故事没有与礼教扯上关系!何况,我只看重玉儿的心,对我来说,爱是成全,是爱玉儿之所爱…」话未说完,已经被金玉的吻封住了!

孟西漠绝对是血气方刚的男儿,被心仪的女孩热烈地吻着,他自然会回礼!

两人相互拥吻了一个世纪,尽情释放着对彼此的思念、爱慕和眷恋!

孟西漠清楚知道金玉爱他,不需要再去想她身边有谁没有谁,同情不同情了,因为这一刻,这一吻已经确认了,金玉爱他!

金玉暗暗发誓,此生都不会再离开九爷,不管以後娶她还是不娶她,有孩子还是没有孩子,因为这一刻,这一吻已经确认了,九爷爱她!

九爷。。。

玉儿。。。

九爷的舌尖轻易地燎起金玉心中的那团火,然後那火再蔓延她全身,如此这般对九爷强烈的渴望,从来没有在无忌身上发生过…

金玉尝着九爷唇齿的甘香气息,不自觉地把身体压了上去,她想钻进对方的心灵好好爱 抚,却忘记对方大病初愈,身子仍然虚弱,这麽一使力竟将对方压倒,两人齐齐倒在了床上…

孟西漠被金玉整个人压在身上,口鼻又被热吻堵住,终於透不过气,轻轻捉住了金玉双肩,慢慢地把对方撑开了。

他喘着气凝视着金玉,这是他多麽渴望的场景,深爱的玉儿含情脉脉地望住自己,他坐起来抱住金玉问:「巴雅尔虽然曾经辜负过伊珠,但歌谣唱到最後他们还是快乐幸福地在一起了,对吗?」

金玉的眼泪缺堤般流下来,她用力地点头回应:「嗯!」心里喊着自己笨,为甚麽要绕这麽大一个圈子呢?她心痛地抚上九爷的脸,以肯定的语气说:「我更在乎你…不要诺言,不用考虑,我更想和你在一起…」

如果当日九爷病的时候,他们的对话就如今日这般,那所有的悲伤是否就会改写?她是否该庆幸还有机会,把这些对话再说一遍?眼前人差些就因为试毒失去性命,如果九爷真的死了,自己怎麽办?

金玉看着孟西漠,这如宝石般耀眼的黑瞳,俊美无双的面容,无数次在梦里出现过,现在就在她眼前了,真好,能再见到真好!她抱住孟西漠的腰间,把自己整个都靠在对方怀里,听着对方有节奏的心跳声…原来已经可以很幸福。

「玉儿,妳有何打算?」拥住了金玉良久後终於问。

「跟住你。」金玉想也不想地答……不对,这答案在她再见九爷後,便已经想好了。

「如果我要回建安,那卫将军…」

金玉心想:糟糕!怎麽忘记了呢?如果自己在建安被发现,岂非之前所布之局会被释破?先别说欺君之罪,万一无忌去建安寻找自己,他便会有性命之忧!

孟西漠从金玉微小的动静,知道她在担心卫无忌,怎样才可让她无後顾之忧呢?

咕噜…

孟西漠的肚忽然响起来…

「有些饿了…」孟西漠有点不好意思,他从昨晚到现在,还未吃过一口粥呢!

金玉「嗤」一声笑了出来,因为她记忆里没有九爷肚饿的样子,所以忽略了他除了吃药,也要吃东西!

「九爷你躺好,我来喂你。」金玉把靠枕都放到床头,让孟西漠半躺半坐好,然後把善雅儿放在枱上的食盘,稳稳地拿过去,放在床边的小木机上;先舀起一羹粥,再夹起几丝金华火腿放上去,才喂给孟西漠……

「九爷要多吃一些,有足够体力才会行走得好,嗯?」

孟西漠忽然笑起来。

「九爷笑甚麽?」

「嘿嘿!没甚麽,忽然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大梦想甜

【梦回系列】前世今生狗血N生N 世合集存档

【梦回系列】前世今生狗血N生N 世合集存档

省购吧
可兒爱微博

风中奇缘续奇缘 (五十九 )

(五十九) 吻下去

「怎麽啦?」月影开门见到双眼通红的冷奴,便紧张起来:「难道九爷出事了?」

「我不过找你喝杯酒,别穷紧张嘛!」冷奴举起了一壶清酒,轻轻推了月影进去。

「妳不是说要监视金玉吗?怎麽忽然找我喝酒?」月影边说边倒出了两杯清酒,玉米的清香马上渗透一室。

「不用再监视了。」

「妳不会跟她打了一架吧?」


冷奴不作声,轻轻摇了摇头然後一口喝了面前的酒。她和金玉都爱上同一个人,心事自然也差不多,那麽,她又何尝不挂念病中的九爷?


「怎麽啦?闷闷不乐的样子,妳可要打起精神,九爷要我们来守护,别让金玉再有机会伤害他!」月影边说边倒满两人的酒杯。

「不会…不会让她有...

(五十九) 吻下去

「怎麽啦?」月影开门见到双眼通红的冷奴,便紧张起来:「难道九爷出事了?」

「我不过找你喝杯酒,别穷紧张嘛!」冷奴举起了一壶清酒,轻轻推了月影进去。

「妳不是说要监视金玉吗?怎麽忽然找我喝酒?」月影边说边倒出了两杯清酒,玉米的清香马上渗透一室。

「不用再监视了。」

「妳不会跟她打了一架吧?」


冷奴不作声,轻轻摇了摇头然後一口喝了面前的酒。她和金玉都爱上同一个人,心事自然也差不多,那麽,她又何尝不挂念病中的九爷?


「怎麽啦?闷闷不乐的样子,妳可要打起精神,九爷要我们来守护,别让金玉再有机会伤害他!」月影边说边倒满两人的酒杯。

「不会…不会让她有机会…」冷奴举杯轻碰一下月影的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过两天我和大哥便先回青园,打点好一切,待九爷回来,他不可继续在这里逗留了,必须尽早离开。」月影担心着说。

「是的,天气开始冷了。」


两个比亲姊弟还要亲的好朋友,各怀心事地喝闷酒,借着些许酒意,冷奴试探了一下月影…

「你是否喜欢雅儿?」冷奴多希望他承认,否则她担心的便可能…

「甚麽?谁说的?」月影酒醒了大半。

「唔…换个位置说吧!雅儿是否喜欢你?」冷奴说话的时候没有看月影,只是一口喝下了杯中清酒。

「嗤!她喜欢九爷!」月影一下子轻松下来。

「那…你会不会失望了?」

「为甚麽要失望?我也喜欢…呃…冷奴!妳在套我话吗?」月影有些许愠怒。

「没有,我不过想说有些感情,明明知道不可能,就不该开始!」其实冷奴在心里祈祷,希望事情还有转机。

空气凝住了,冷奴和月影四目交投。

月影忽然沮丧地问:「明显吗?」

「我只可以说,九爷有颗玲珑心,有些事情,终於会瞒不过他!」

「唉!已经回不了头!」月影仰头喝了杯酒。

「到底甚麽时候开始的?」

「我也不知道,在龟兹寻回九爷後,那感觉便愈来愈清晰,原来我已经回不了头…呜呜…冷奴,我该怎麽办?」月影忽然像孩子一样,伏在桌上哭起来!

「月影…」冷奴十分後悔,因为她把事情说破了!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九爷知道後会厌恶我…」

这是冷奴第二次见月影哭这麽凄凉,自己却无从安慰!

还记得上一次,九爷被顽童打得遍体麟伤的一次,月影扶住了一拐一拐的孟西漠回来,那夜他就一直哭个不停…

爱意会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发生,有时候我们不会即时察觉到;但也有时候,即使察觉到,仍然会自欺欺人地把爱意藏起来,或者推开,终於到最後,爱就会被痛苦紧锁,然後直到终老……

「九爷,醒啦!」

善雅儿守了孟西漠一夜,因为那吐血的场景太过惊心了,所以无论孟西漠表现得多轻松,说得多轻描淡写,善雅儿都不相信他的九爷没事;於是整夜就守在床边,即使瞌睡了,只要病人稍微咳嗽,或者转身,她都会惊醒!

「雅儿,妳又守了一夜?」孟西漠有点心痛她。

「没有,刚刚过来…」并不高明的说谎者,半边脸都枕出一片红印,头发也乱了,还在说谎!

孟西漠望着善雅儿脸上红印,有些无奈:「好孩子不说谎话啊!」

「九爷,我已经二十岁,不是孩子!」善雅儿必需要提醒她的九爷,自己的年纪绝对可以与他匹配!

因为善雅儿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落寞,孟西漠也就知晓她的言下之意,立即转换话题:「我有些饿了,有吃的吗?」

「当然有,我这就去拿!」

看着善雅儿的背影,孟西漠忽然想起了金玉,这是无法解释的,明明两个不同的人,感觉却总是这麽相似!

他轻轻摇头苦笑了一下,正想找一本书来看,竟发现所有书都被「拿走了」!都放到不远处的小茶机上,孟西漠嘀咕了一下,撑起身准备下床,他决定看看自己能走多远!


左腿先踏出第一步,感觉没有甚麽力,但还可以;然後是仍然有少许麻痹的右腿……可以啊!孟西漠有些雀跃,他抓住了床架,站稳了身子,再走他的第二步,第三步,离开了床的範围了,他靠自己双腿站稳了!然後带着兴奋的心情,再走第四步,第五步…只可惜……他双腿的经脉虽已治疗,肌肉还是需要锻练的,走几步已经是极限了!他忽然腿一软,向前便要跌下去……

「九爷!」金玉及时抱住了孟西漠,双眼炯炯发亮地说:「你能走路啦!这太美好了!」她紧紧地抱住孟西漠,开心得流下泪来!

「玉儿?」孟西漠没想到金玉会忽然出现,还紧紧地抱住了自己,於是他努力地站稳了身子。

「九爷,你没事真好!」金玉在孟西漠的怀里幽幽地说。

「嗯…」孟西莫拥住金玉,有点不知所措,却也是舍不得放开。

两人就这样紧拥在一起,都不愿放开对方!

甚麽都不要管了,谁对谁错,谁的身边有谁都不重要了,金玉的心在呐喊;忽然,她抬起头心痛地问:「九爷为甚麽要这样傻?以身试毒是拿你的命去换无忌的命,这样做值得吗?有想过我会多难过吗?」

「对不起,根本没打算让妳知晓。」

「甚麽?不让我知晓就可以轻贱你的命吗?这就是你写下相见无期的原因?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这些日子总想起昏倒前见到的你,当时你那痛苦的表情,一直缠扰着我,你…太自私了!」说到後来,金玉带着娇嗔轻轻地推开她的九爷。

要知道金玉由始至终爱的都是孟西漠,只不过当知道孟西漠心意的时候,她们已经错过了!於是唯有决定好好守住丈夫和儿子,好好过下去,怎料自己会如此放不下九爷,甚至梦里也不断出现他的身影,这使她愈来愈不开心,与卫无忌的恩爱亦愈来愈淡!

「玉儿,对不起!」孟西漠挽住了金玉的手臂,以为她真的怒了。

金玉根本不忍恼孟西漠,她看着九爷由衷地说:「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海大哥说得对,是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自己,把你推开,把你折磨成这样…我该受到惩罚的!但是请别让不能相见作为惩罚,这太残忍了!」

孟西漠一直以为,选择了卫无忌的金玉,相夫教子,生活一定十分开心,亲信的回报也如是说,怎麽现在觉得金玉过得并不如自己所想呢:「玉儿难道过得不好吗?」

「没有你的日子怎麽会好?」金玉泪眼紧紧盯着她的九爷。

「卫无忌很爱妳,对妳很好,日子怎会不好?呃…」忽然一阵酸痛自双腿袭来,使他几乎站立不稳。

「怎麽啦?」

「腿有些麻…」孟西漠一边说一边往床边挪移过去,金玉立即紧紧抱住他的腰,身子贴住了他以防他跌到。

感受着金玉的体温,如此亲密的接触,使孟西漠的心跳加速起来,脸也红透…

「九爷,你的脸怎麽这麽红?是否不舒服?」

「没…没有…不舒服…」

「先坐下来…吧……哎呀!」

金玉扶孟西漠坐下的时候失了重心,压坐在他身上,两人的距离变得从未有过的近,近得金玉能闻到孟西漠嘴唇上的气息…

「九爷…这…这是…你最後留在我唇上的气息…对吗?」

「玉儿…」孟西漠心如鹿撞。

「九爷,别再推开我了,好吗?」梦呓般的说话,来自呵气如兰的金玉,

孟西漠被他深爱的女孩,如此情话挑逗着,再把持不了…

九爷轻轻地吻上了金玉。

「九爷,粥……」

善雅儿刚好看到孟西漠吻下去!她几乎把手里的盆子都跌在地上,幸好坚强的意志不让她失礼人前…

mj_my
cp大乱炖【全男版】后宫风云之...

cp大乱炖【全男版】后宫风云之共绿一夫(苏珩x润玉x沈炼x齐衡x墨染x梅长苏)(狗血预警)up: OnePieceOneLove

 辛苦b站up(OnePieceOneLove)的剪辑,太不容易了


预告  https://b23.tv/av55222136

第一回 前缘 https://b23.tv/av56747474


第二回 惊变  https://b23.tv/av59304239

第三回 入宫  https://b23.tv/av62351843


第四回 迷情 https://b23.tv/av67804007...

cp大乱炖【全男版】后宫风云之共绿一夫(苏珩x润玉x沈炼x齐衡x墨染x梅长苏)(狗血预警)up: OnePieceOneLove

 辛苦b站up(OnePieceOneLove)的剪辑,太不容易了


预告  https://b23.tv/av55222136

第一回 前缘 https://b23.tv/av56747474


第二回 惊变  https://b23.tv/av59304239

第三回 入宫  https://b23.tv/av62351843


第四回 迷情 https://b23.tv/av67804007


第五回 投网 https://b23.tv/av77277039


第六回 别离 https://b23.tv/av8234322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