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胡言乱语

26738浏览    15573参与
爆炸的光粒子

麻了

冷圈没人权,太太一个接一个的退圈啊😭

[图片]


冷圈没人权,太太一个接一个的退圈啊😭


羽瑞斯发疯中

昨天和朋友的胡言乱语,哈哈

我好无聊,有谁想和我聊天的?

QQ:3250787156


昨天和朋友的胡言乱语,哈哈

我好无聊,有谁想和我聊天的?

QQ:3250787156


湛山

胡言乱语

  现在我正在天台上。我这个角度很好,可以看见模糊到虚空的夜色,那些武汉的霓虹闪得很乱,红的黄的蓝的。还有大楼里寓所的黄色灯光,我知道那是属于家庭的明亮。我的左后方可以看见那些树,它们从下往上刺得很深。又细又长。它们比我周边的一切颜色都更深。


我以为我会很喜欢高处,因为高处远离人间,没有嘈杂就没有繁碌。但是我好像想错了。现在应该是下班高峰期吧,虽然我离地面很远,那些汽车鸣笛的声音还是跳上来。风都很吵。好没意思。


我有点想起过去。尽管我说,我不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我太讨厌过去的事情会因为现在的我而被篡改。如果我的过去是一部渺渺的历史,我宁愿它于别人而言是不存在的,也不愿它会被美化成罗...

  现在我正在天台上。我这个角度很好,可以看见模糊到虚空的夜色,那些武汉的霓虹闪得很乱,红的黄的蓝的。还有大楼里寓所的黄色灯光,我知道那是属于家庭的明亮。我的左后方可以看见那些树,它们从下往上刺得很深。又细又长。它们比我周边的一切颜色都更深。


我以为我会很喜欢高处,因为高处远离人间,没有嘈杂就没有繁碌。但是我好像想错了。现在应该是下班高峰期吧,虽然我离地面很远,那些汽车鸣笛的声音还是跳上来。风都很吵。好没意思。


我有点想起过去。尽管我说,我不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我太讨厌过去的事情会因为现在的我而被篡改。如果我的过去是一部渺渺的历史,我宁愿它于别人而言是不存在的,也不愿它会被美化成罗曼蒂克的小说。毕竟没有人会过得多么罗曼蒂克。谁的人生又如同小说一样波澜壮阔呢。我觉得其实我的人生很潦草,我还没描几笔,就跌跌撞撞走到了现在。其实很奇妙。我没有厌恶,只是疲倦。


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在乎。一切。我不知道我如何存在于此像热带雨林的路径上摇摇欲坠的冰块被人随身携带,我如此坚顽到阳光和湿润的空气无法折服我而让我愈加沉重。现在的天气很冷,所以我存在得极不应为人所近,毕竟我的灵魂太潮湿了,湿到滴水而生不出苔藓,点火的时候会冒太浓的烟。可是那些沉垂的梦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着,我发现我其实一直在逃避着。逃避也是一件太累的事情。


我想起来你那天难受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你说,你不要成为尼采,你要快乐。当然,你后面又否决了。我想是否成为尼采似乎都是太难快乐的。我们其实都是需要割弃一部分灵魂才能完整生活的人。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明白我的意思。


感知而不感受,是怪诞诡异的。我无法凭借我浅薄的青春躁动去告诉一切人阳光和雨水的气味,包括我自己。在一遍又一遍读海子的诗,读火和太阳,读痛苦和绝望后一直到抽离与盲感。他说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我觉得或许他看到的是野草。草长得太乱太高了,月亮决堤了以后草又湿又亮像白花的死亡。这很像历史,巍峨连绵的过去是缺失和虚空,亘久不变的是已经死去又复活的未来。


我有时候也割下一只耳朵送给素不相识的人,然后我换来一部分太阳的核心。虽然我最难以理解并且不屑的就是它,然而我却最深刻地需要着。我想我不太喜欢,然而接受并尝试理解。假如你的心里有江江海海,就要让它流出去。我想我们活在一个河流的甬道里。这是无法更改的奇妙事情。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我喜欢盯着别人看。一个人的脸上写满了很多东西。我做不到望到一个人的心,这是比一个宇宙更遥远的历程。你的面色总像是瀑布下的岩石,很多应当存在的皱褶被漠然淡化,可还是有痕迹。我也会希望你快乐一点,我知道我不必去祝愿你成为尼采。我对你有可怕的信任,比你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停止燃烧。就很足够了。其实灵魂就像是苍老的浮云。


或许有情绪是我的一种能力。定期泛滥会让我活得轻一点儿。我也希望我无论站在哪里,我是哭是笑是吵是闹,我还活着。


我可真像是抽象又被解构的流水。然而我想我们将要什么都不是了。

看到我请叫我滚去卷

大前天之前

我还对狂飙这部热门剧没有兴趣


结果在b站上刷到了高启盛的混剪

我:。。斯文败类小白脸穿西装 衬衫夹也太涩还是个抖m兄控 

我的xp系统被小盛跪得数据泄露啊

狂飙你赢了

 为了小盛我一秒都等不了了


彩蛋有脑洞 哪位写了踢我😚


大前天之前

我还对狂飙这部热门剧没有兴趣



结果在b站上刷到了高启盛的混剪

我:。。斯文败类小白脸穿西装 衬衫夹也太涩还是个抖m兄控 

我的xp系统被小盛跪得数据泄露啊

狂飙你赢了

 为了小盛我一秒都等不了了




彩蛋有脑洞 哪位写了踢我😚


稻草

随记

      腊梅开的时候,它的香气让我抬眼发现了它


      红梅开的时候,那一片玫红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白梅没有香气也不惹眼,偏偏心气最高,我特意等它一个,还让我等到了今天


      嗯,不过既然等了你那么久,那我怎么会怪你

      腊梅开的时候,它的香气让我抬眼发现了它


      红梅开的时候,那一片玫红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白梅没有香气也不惹眼,偏偏心气最高,我特意等它一个,还让我等到了今天


      嗯,不过既然等了你那么久,那我怎么会怪你

敬亭-碧雪

【怀曌】久视5

  

武皇并未真醉,不过找个由头罢了

“陛下可还好吗?”

“无事,几杯葡萄酒而已”

武皇摆摆手,表示无碍

“陛下病体初愈,还是要多休息,忌冷酒”

老大人伸出手臂,让武皇搭在他的小臂上

“服了两日丹药,我倒是觉得精神好多了,气色也变好了”

“陛下,这丹药,还是少服为妙”

老大人不无担忧道

  

“我知你心意,不过是想少喝几副汤药,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依臣的意思,是一颗也不要服的,那些所谓的金丹,虽一时让人神清气爽,精力充沛,但长久于身体不利,气血两亏…”

武皇抓紧他的手臂制止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服就是了”

老大人看一眼武皇,终于还是忍住没有再说

  ...


  

武皇并未真醉,不过找个由头罢了

“陛下可还好吗?”

“无事,几杯葡萄酒而已”

武皇摆摆手,表示无碍

“陛下病体初愈,还是要多休息,忌冷酒”

老大人伸出手臂,让武皇搭在他的小臂上

“服了两日丹药,我倒是觉得精神好多了,气色也变好了”

“陛下,这丹药,还是少服为妙”

老大人不无担忧道

  

“我知你心意,不过是想少喝几副汤药,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依臣的意思,是一颗也不要服的,那些所谓的金丹,虽一时让人神清气爽,精力充沛,但长久于身体不利,气血两亏…”

武皇抓紧他的手臂制止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服就是了”

老大人看一眼武皇,终于还是忍住没有再说

  

“你这个老头子,越来越啰嗦了”

武皇小声嘀咕一句

老大人无奈“陛下身负江山社稷,务要保重龙体,劝谏陛下,是臣的本分”

“我已经决定还政李氏,你不是要多关心关心太子,还肯看顾我?”

武皇偏要故意说些他不爱听的话一样

“陛下,臣忧心陛下,怎么又扯到朝政上”

老大人张了张口,却又没说出后话

“怎么,无话可说了?”武皇眉眼一挑

老大人无奈一笑“无论如何,臣都会在陛下身旁”

“这可是你说的”

武皇反手抓住他的手“这以后,你休想再离开神都”

老大人有些不知所措“陛下,臣离开神都做什么”

“谁知道呢,你只算算这几年,你在神都的时日,加起来也不超过一年吧”

  

武皇松了自己的手,继续道“现在,你的本分,就是陪着我去祈福”

“祈福?”

“正是,我们一起去”

“怎不见上官女史?”

“婉儿去去就来”

“道家有三会日投简祈福之说,陛下也是要向三官九府祈福吗?”

“却是祛病解厄之法,我知你不信鬼神,但你陪我去”

“臣陪陛下就是”

  

正说着,上官婉儿手执两枚金简而来

“阁老”

“女史”

二人见过礼,与武皇沿着行宫外的小路,往太室阙而去


“阁老慢一些”上官婉儿搀着武皇走在后面

“无碍,女史只管看顾陛下”

“阁老的腰伤如何了?”

“老毛病了,一时好一时歹,索性这几日倒是无事”

“陛下,婉儿疏忽了,忘了为阁老准备一枚金简以求祛除病痛”说时还狡黠的眨眨眼

“你呀”

武皇勾起嘴角“怀英,这丫头真是事事都记挂着你”

“女史好意,老臣心领了”

“阁老您看,要说还是陛下想的周全,这不,还为您准备了呢”

老大人侧身看到上官婉儿举着一片金简,赫然刻着自己的名字,微微一愣

“臣谢过陛下”

“偏你话多”

武皇嗔道,婉儿只吃吃的笑

“怀英你半生劳碌奔波,这金简还是我替你投,算是……啊”

有些话在婉儿面前不好直说,武皇含糊过去,那意思再明白不过

“那就有劳陛下了”老大人拱手相谢


“此处山形轩邈,争高直指,陛下以为如何?”

老大人环顾四周后轻声问

“嗯,就在此处吧”

此地离行宫已经很远了,再走下去怕是回去天也晚了

武皇驻足,双手合十,虔诚祈愿了许久,许久,久到老大人都忍不住看婉儿,想从她那里寻到些原因

终于,武皇伸出手,婉儿递上金简,就见武皇用力掷入山中

  

那金简仿佛有灵性般,被抛掷入崖壁之中,没了踪影

  

三人再往回走,武皇这才先开口问

“令月今日是怎么回事?”

原来,武皇早已察觉今日太平公主的心不在焉,她命婉儿取金简的同时暗暗打探

老大人疑惑,上官婉儿忙回禀

“临淄郡王,怕是已经查清楚宜王殿下的死因”

“是吗”

陛下不轻不重的回应一句

  

骤然听到这个名字,老大人心内一惊,就听婉儿继续道“公主怕是担忧薛小国公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您知道的,他自幼与郡王关系匪浅”

要说薛崇简与李隆基,虽是表兄弟,但比之一母同胞,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郎虽年幼,但心思细腻,能查出来也是早晚的事,只没想到这样快……”

武皇语气里夹杂着一丝赞许

  

宜王李玮,孝敬皇帝李弘留下的唯一血脉,也如他父亲般体弱,虽坎坷但到底活到成年,

也是翩翩君子,谦恭有礼,却不知何故,弱冠之年暴毙而亡

  

他的死因,无人知晓……

  

“怎么,你当真不知?”

武皇见老大人吃惊的表情有些不信

“陛下,臣是人,不是神”

老大人无奈“宜王殿下薨时,臣尚在彭泽”

“我以为你猜的出来”

“若说有,臣心中也有猜测,只是,没有证据”

“我就知道你诓我”

武皇白他一眼“三郎自幼与兄长感情颇深,也难为他记挂了这么几年”

  

若说起临淄郡王李隆基与堂兄宜王李玮的关系,鲜少有人知晓,虽然他二人曾一同被幽禁在宫中,但毕竟年岁相去太大,谁也想不到,这位兄长在临淄郡王心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陛下就是陛下,见微知著,她看得清楚

幼年幽禁,活得艰难,难得的兄友弟恭,深情厚谊,于李隆基,是难以磨灭的温暖…何况是救命之恩呢

“他们兄弟,也是不易,但生在帝王家,必承其难,连朕,也有许多不得已的选择……武皇喟叹

  

“陛下难道知晓其中的真相么?”

武皇摇头,又点了点头

老大人蹙了蹙眉,这是知还是不知?

“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思放在朝上,无暇顾及,等事发后才知晓,但,已经于事无补”

武皇欲言又止,老大人表示理解

  

这种事情,总是防不胜防,尤其宜王殿下的身份敏感,他也是李唐合理合法的继承人之一

“陛下虽有疏忽,但错不在陛下,何况,陛下当时难过自责,还大病了一场…”

上官婉儿轻轻扶住武皇的身子

“婉儿”

武皇制止,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你这说辞,厌我的人自然不信,信我的人,便不必说”

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是无益

  

“所以,我才选了三郎过继为弘儿的嗣子”

一阵沉默……

“可,人命之事,终究是过不去的坎儿”

老大人思虑再三,还是泼出这一盆冷水

三阳开泰,调令和谐,终是画饼……

  

“我会不知?”

武皇轻叹“不过是自我安慰,至少我有生之年,他们都要安分守己,老老实实的!”

“郡王年轻,怕是”

“你太小看他了”武皇摆摆手“三郎的城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帝王之家,哪有懵懂单纯的少年,当年的太平公主,天之骄女,也已经不似少年模样与心性

老大人忍不住想,若果真还要找一二保持本心的人,怕只有如燕腹中未出生的孩儿吧


回到行宫时,天色已然暗下来

老大人与武皇,都已经疲惫乏力

“可累坏了,老家伙,你也先去歇息歇息吧”

“老啦”老大人捶捶腰背“陛下,那臣就先行告退”

武皇应允一声,还未等老大人迈开腿,却见有女官匆匆赶来

“陛下,临淄郡王跪在殿外,请陛下责罚”

“哦?怎么回事?”武皇并不惊讶

“是,是,今日郡王射覆,不知为何,梁王殿下倒地不醒”女官支支吾吾

“可传了御医,有无受伤?”

“是,御医说,说梁王殿下并未受伤,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武皇冷下脸来问

“惊惧过度,昏死过去”

“没用的东西!”

武皇暗骂一声,不知是在骂武三思还是支吾不清的女官

“陛下恕罪”

女官伏在地上,略带哭腔,偷眼求助于上官婉儿

  

老大人驻足,也听到了事情的大概“陛下,不妨去看看吧”

“无事了,你先去吧”上官婉儿挥挥手“陛下,您看呢?”

原来是今日年轻的皇孙公子们比赛射覆,其他人都是拿箭射挂在树梢的玉珏,只临淄郡王李隆基调转箭头,朝梁王武三思的头颅而去,幸而他未动杀机,只是射掉了他的幞头,倒把武三思吓得晕了过去

“不必”

武皇拦住二人“让三郎出出气就是,左右三思无事,婉儿,你亲自去,告诉三郎,下次不可”

“是”

上官婉儿看看老大人“阁老,劳您送陛下回去休息”

“女史自去,有老臣在”

上官婉儿急匆匆而去

“陛下当真不管?”老大人扶上武皇

“让他们乱去,总不会太出格”

武皇以袖掩住口鼻,打了个哈欠

“陛下,果真是……”

“嗯?”

武皇转头看他,见老大人一副了然于心之状

“陛下运筹自若,臣自愧不如”

老大人一番恭维,倒让武皇瞪上了眼睛

“老狐狸!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朕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

老大人想的却是,肯定没人再此时乱动,陛下您老而弥坚,谁敢呢……




















落月G

 我今天真的想哭,今天我在写作业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哭了,我都不想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今天真的想哭,今天我在写作业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哭了,我都不想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暮暮夕

emo 的时候胡乱写的

  一本书,我从中间撕开,正好分为学业和快乐两部分

  我将学业撕碎,独留快乐默默哭泣

  我嘶吼,咆哮,试图守住自己最后的营地

  故事的最后,我默默的把学业粘连起来与快乐合订在一起

  久久,我未再说过一句话

  

  一本书,我从中间撕开,正好分为学业和快乐两部分

  我将学业撕碎,独留快乐默默哭泣

  我嘶吼,咆哮,试图守住自己最后的营地

  故事的最后,我默默的把学业粘连起来与快乐合订在一起

  久久,我未再说过一句话

  

落月G

嘿嘿

诶嘿,我又不想死了,我同学也没做完,唉🤣

诶嘿,我又不想死了,我同学也没做完,唉🤣

白白白

再见,我的爱人手机

  明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没错 开学,颤颤巍巍拿出我怎么想都不可能过关除非老师不检查的寒假作业交上去,然后接受其他科老师额外作业的审判,英语是一点儿没写啊啊啊啊啊。。。

  我的男(女)友寒假,他勾结学校一同陷害我,把我推入开学的怀抱,我即将面临的将会是作业,课程,和无休止的体育锻炼,他(寒假)变了,明明从前说要一直在一起的,现在却狠心丢下我

  我要和我的爱人手机分离了,从此我被困在牢笼中,它被禁锢在我的家里,我们一周只能见两天三夜了(?)这是何等的折磨!!!(仰天长啸)手机离我而去,连带着我的贵妃lof和我的番茄妃,我的诸多游戏嫔…噢,痛!太痛了!!

  好在我还能带俩周边过......

  明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没错 开学,颤颤巍巍拿出我怎么想都不可能过关除非老师不检查的寒假作业交上去,然后接受其他科老师额外作业的审判,英语是一点儿没写啊啊啊啊啊。。。

  我的男(女)友寒假,他勾结学校一同陷害我,把我推入开学的怀抱,我即将面临的将会是作业,课程,和无休止的体育锻炼,他(寒假)变了,明明从前说要一直在一起的,现在却狠心丢下我

  我要和我的爱人手机分离了,从此我被困在牢笼中,它被禁锢在我的家里,我们一周只能见两天三夜了(?)这是何等的折磨!!!(仰天长啸)手机离我而去,连带着我的贵妃lof和我的番茄妃,我的诸多游戏嫔…噢,痛!太痛了!!

  好在我还能带俩周边过去睹物思文/图()这是为数不多的慰籍了(悲)

       大圣不考虑带着六耳过来解救我这个被邪恶势力困住的公民吗(悲)

  

  

wen

美帝粉的传统异能:不会屏蔽tag只会翻墙

美帝粉的传统异能:不会屏蔽tag只会翻墙

wen

以后不发就不发跟jx有关的言论了,但瓜还是要吃的[doge] 拉黑随意骂人随意~

以后不发就不发跟jx有关的言论了,但瓜还是要吃的[doge] 拉黑随意骂人随意~

wen

当初就应该让伽罗回去复国(害)

当初就应该让伽罗回去复国(害)

wen

我希望以后可以看到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伽小tag

我希望以后可以看到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反伽小tag

wen

破防的当然不是你一个啦🙃

破防的当然不是你一个啦🙃

我是坨勾试都不会放过你

请各位男性女性停止对葡萄汁的歧视!我觉得我的性别是葡萄汁味的草履虫。

请各位男性女性停止对葡萄汁的歧视!我觉得我的性别是葡萄汁味的草履虫。

rere.

  其实总会想销号 习惯把自己的想法藏起来 比如发了又偷偷设成私密的朋友圈 或者一下子扯断再来的人际关系 保持稳定很难 写了这么多奇怪的故事真的很抱歉 这算是什么 自卑吗 保持稳定真的很难 情绪稳定很难 不和人起冲突很难 消除掉的话就很容易 抱歉

  其实总会想销号 习惯把自己的想法藏起来 比如发了又偷偷设成私密的朋友圈 或者一下子扯断再来的人际关系 保持稳定很难 写了这么多奇怪的故事真的很抱歉 这算是什么 自卑吗 保持稳定真的很难 情绪稳定很难 不和人起冲突很难 消除掉的话就很容易 抱歉

孙均

论如何在拯救世界的同时摸鱼 第一章

  人物可能有部分occ,宝子们记得避雷呀Ծ‸Ծ

  伊芙琳·赫奇帕奇=你

  

  正文:

 灯火辉煌,这是哈利时隔两个月再次回到霍格沃兹的第一感受。

 很遗憾的是哈利和赫敏因为各自的事情耽误了分院仪式,他们便只好在众目睽睽下

 回到罗恩的身边。

 “是怎么回事?”罗恩轻声问哈利

 哈利刚想小声说给他听,这时校长站起来说话了,哈利便打住话头。

  (以下为原文内容,不想看的宝子可快速跳过)

“欢迎!”邓布利多说,烛光照在他的胡子上闪闪发亮,“欢...

  人物可能有部分occ,宝子们记得避雷呀Ծ‸Ծ

  伊芙琳·赫奇帕奇=你

  

  正文:

 灯火辉煌,这是哈利时隔两个月再次回到霍格沃兹的第一感受。

 很遗憾的是哈利和赫敏因为各自的事情耽误了分院仪式,他们便只好在众目睽睽下

 回到罗恩的身边。

 “是怎么回事?”罗恩轻声问哈利

 哈利刚想小声说给他听,这时校长站起来说话了,哈利便打住话头。

  (以下为原文内容,不想看的宝子可快速跳过)

“欢迎!”邓布利多说,烛光照在他的胡子上闪闪发亮,“欢迎又回到霍格沃兹上学!我有几件事情要和你们大家说说,所以我想,最好在你们享受美味大餐、脑子变得糊涂之前就把它说清楚……”

  邓布利多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到:“我们学校目前迎来了几位阿兹卡班的摄魂怪,它们是魔法部派来执行公务的,这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因为它们对霍格沃兹特快列车进行了搜查。”

  他停了停,哈利想起韦斯莱先生曾经说过,邓布利多对于派摄魂怪来看守学校不太高兴。

  “它们驻守在学校的各个入口处,”邓布利多继续说到,“我必须说清楚,它们在的时候,谁也不许擅自离开学校。任何诡计、花招、伪装都是骗不了摄魂怪的——甚至包括隐形衣。”他淡淡地补充到,哈利和罗恩对视了一下。

      “换个愉快一点的话题吧,”他顿了顿,继续说到“我很高兴这一学期有三位新老师加入我们的阵容。”

  “首先是卢平教授,他欣然同意填补黑魔法防御术的空缺。”礼堂里响起了几声稀稀拉拉的掌声,只有在火车上和卢平一个包间的同学拍手拍的比较起劲

  “至于我们第二位新老师,”邓布利多等欢迎卢平教授的掌声停下后才开口说到“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们,我们的保护神奇动物课的凯特尔伯恩教授上个学期末退休了,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照顾他的老胳膊老腿,不过我很高兴,填补他的位置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猎场看守,鲁伯·海格,他在担任猎场看守的前提下欣然接受了这份教职!”

这次礼堂里的掌声明显比上一次的要更加热烈,海格眼里噙着泪花,看着他所喜爱的孩子们,

  “至于我们的第三位教师……”邓布利多罕见的愣住了——有人推开了礼堂的大门

(先发一篇试试水,要是反响不错的话就继续更新)

(女主的视角在彩蛋)

落月G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要写什么

(新人、整活)不知道要写什么的人,不知道要写什么。

  “文笔是青涩的,不难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新人用手中的笔落下点点滴滴。文章略有些稚嫩,大概只是写着些朝夕年华又类似于自我介绍的事物。”

  桌前一人执笔埋头,灯火忽暗忽明;窗外有着少许呜呜风声从缝隙挤进来;墙角处乱糟糟的、没有秩序的堆杂着各种练习书本和随手被丢弃的纸团。

  “所以说到底要写什么,我不知道啊”作为一名不知道要写什么的新人,很显然这位陷入了困境了。这位放下了手中的笔,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写什么。这位现在能做的就是在浪费燃烧的灯油的时间里,努力的用自己空空的脑袋做出不那么发呆的表情表情——很显然尽力的结果仍然是两眼双目无神,嘴巴微张并伴随着手上写点什么,也有可能是在画点什么。...

  “文笔是青涩的,不难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新人用手中的笔落下点点滴滴。文章略有些稚嫩,大概只是写着些朝夕年华又类似于自我介绍的事物。”

  桌前一人执笔埋头,灯火忽暗忽明;窗外有着少许呜呜风声从缝隙挤进来;墙角处乱糟糟的、没有秩序的堆杂着各种练习书本和随手被丢弃的纸团。

  “所以说到底要写什么,我不知道啊”作为一名不知道要写什么的新人,很显然这位陷入了困境了。这位放下了手中的笔,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写什么。这位现在能做的就是在浪费燃烧的灯油的时间里,努力的用自己空空的脑袋做出不那么发呆的表情表情——很显然尽力的结果仍然是两眼双目无神,嘴巴微张并伴随着手上写点什么,也有可能是在画点什么。

  “你在努力的瞪着白纸?白纸可不会因为你的发呆行径可怜你,就大发慈悲的连忙自己跳进笔筒里努力的蹭着各种笔尖最后跳出来就变成一副旷世大作。那你还不如想象自己突然变成在打字机前的大猩猩,说不定你还能打出像《悲惨世界》这样的名作。”

  这位忽然感到痛心疾首,感到深切反思,感到悲哀莫过于心思,感到……

  但是结果仍然是不知道要写什么。

  “加油,你可以的,看看别人家的孩子,你舅舅的二大爷的儿子的刚上小学的外甥已经在幼儿园大杀特杀了,他写的我的局长父亲引发了全校上下左右的轰动,被标榜为优秀范文。再看看你隔壁家的王婶的侄子的老婆的二女儿。尽管刚入高中,但是匿名在网上发表的言情小说也是有一众人追捧,不愿做那寿命非凡、超凡脱俗的神仙,只想着和自己所爱的人卿卿我我逍遥自在……就是衣服有点少,性别有点单一。但是他/她们确实迈出了第一步了啊”

  突然窗外的风呜呜咽咽的更大了,油灯里的火苗突然摇曳不定,桌前人突然偶感恶寒头冒虚汗,两眼突然一定,用右手抿了抿嘴角的,然后紧了紧自己的衣服,还是不知道要写什么。屋子仿佛突然更冷了,就像是什么存在突然心虚了起来一样。

  “是在不行,你想想平时你积累的一些素材,你的素材呢,快拿出来看看啊。比如某次紧紧抓着被子的睡梦中醒来后,快速的回忆着梦里的事情然后急忙记录下来,尽管到最后因为笔力不足把故事写的有些面目全非。但那仍然是珍贵的素材啊。快动啊,怎么不动啊。”

  这位陷入沉思,他觉着自己的素材可以再某处用到。这位的脸上出现了一副“算了,每天再说吧,素材又不会跑掉,床可是一直在等着我”的表情。在灭掉油灯,关好窗户后一急不可耐的一跃到床上,啊,香甜又温暖的床啊,不会催促,也不会冷漠。

  更不会像是有什么声音一样看我恨铁不成钢。

  “算了,我已经不在乎了,谁让我就是我呢,晚安”

  纸上的乱写乱画的纸张、桌角的纸团证明了这位的还是有过努力的痕迹;熄灭的油灯随着最后一丝轻烟零落四散归于安静;窗外的繁星随着温柔的月光投入各位的梦乡。

  这次还是不知道要写什么。毕竟要写什么,我不知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