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胡言论语

11浏览    1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15 08:37
子酒酒酒

榴莲

甜饼

复习时间速打

她特别喜欢榴莲,喜欢到什么东西只要有榴莲味的就要吃——榴莲班戟,榴莲味雪糕,榴莲披萨……

他受不了榴莲的味道,觉得臭臭的。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她没有特别提及自己喜欢榴莲,只是在路过街角的一家甜品店时两眼放光。

他知道她喜欢甜食,但是不知道她喜欢榴莲。

有一次,他的好朋友新店开张,送了他一个榴莲千层,他顿时拉下脸,朋友也突然很尴尬,而她一听到是榴莲,就完全抑制不住自己的想法,打破了男友和男友朋友之间的沉默:“他不喜欢就给我吧,我喜欢。”

他眉角一抽,看着女友欢欢喜喜拿过那盒千层,一蹦一跳地走了。

朋友偷笑:“原来你女友喜欢榴莲啊。”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她根本...

甜饼

复习时间速打

她特别喜欢榴莲,喜欢到什么东西只要有榴莲味的就要吃——榴莲班戟,榴莲味雪糕,榴莲披萨……

他受不了榴莲的味道,觉得臭臭的。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她没有特别提及自己喜欢榴莲,只是在路过街角的一家甜品店时两眼放光。

他知道她喜欢甜食,但是不知道她喜欢榴莲。

有一次,他的好朋友新店开张,送了他一个榴莲千层,他顿时拉下脸,朋友也突然很尴尬,而她一听到是榴莲,就完全抑制不住自己的想法,打破了男友和男友朋友之间的沉默:“他不喜欢就给我吧,我喜欢。”

他眉角一抽,看着女友欢欢喜喜拿过那盒千层,一蹦一跳地走了。

朋友偷笑:“原来你女友喜欢榴莲啊。”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她根本就没有提到过自己喜欢榴莲,可能只是喜欢千层?或者说刚刚只是为了打破尴尬?

想到这,他忍不住勾了嘴角,向朋友道别。

她没敢在家里吃那盒榴莲千层。他根本就不喜欢榴莲。

唉,难啊。她拼命忍住了欲※望,约了闺蜜逛街,才敢把那盒千层带出去吃。闺蜜看着她坐在街边的石凳上狼吞虎咽那盒千层,忍不住吐槽:“你家那位就这么不喜欢榴莲?”

她的嘴角沾满了奶油,嘴里也塞满了,又不知如何解释,于是点点头。闺蜜惋惜般的摇头:“那你要忍一辈子吗?”她终于把千层吞了下去,也摇摇头:“当然不,我可以偷偷吃,像现在一样。”

闺蜜毫不犹豫地翻了一个能上天的白眼。等眼球回来,闺蜜突然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喂!你看那是你家那位不?”

她猛得抬头,被那个西装革履的背影吓了一大跳,拿着千层站起来就跑,闺蜜愣在原地,对上了他疑惑的目光:我女朋友呢?

闺蜜扶额,随便指了个方向,做口型:洗手间。

他了然点头,又回头跟朋友聊天。

草,这年头做闺蜜太不容易了。



在一起四年,两人终于大婚,在一众亲友的祝福下许下誓言。在完美的婚礼上,只有一个小插曲。

关于榴莲的。

她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一寸的榴莲蛋糕,咽了咽口水,然后把目光转向朋友:“你干嘛给我买榴莲蛋糕?”朋友纳闷:“你不是喜欢吗?你高中那会儿吃的很欢乐啊。”

草。她扶额无奈,没地方藏了,她自己一个又吃不下,于是把心思转移到朋友身上:“我老公不!喜!欢!你帮我!吃!了!”

朋友的双眼如她的一般大。然后立刻拿手机打给各大伴娘,让她们过来吃蛋糕。

于是,新郎官就看着一堆伴娘涌向新娘的更衣室,每位美女都一脸兴奋。

他的眉挑得比天还高。


三年抱俩的目标完成了一半。她一只手虚虚托着五个多月肚子,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在微信群给姐妹们打字:“我想吃榴莲班戟了。”

不久,就有一位姐妹发了地址过来,备注:“可外卖,可送上门,外卖小哥帅,态度好,班戟超赞。”

她点了地址,不算很远,进入商家,带着计谋得逞的微笑下了单,还特意备注了要送上门。

嘿嘿嘿。他说过今天要加班。

她点了两个,打算自己先藏一个,她又笑了一下看着时间过了二十几分钟了还没到,于是催了催外卖小哥,小哥回复了一个“好”字,又紧接着一条“到了”。

她兴奋地搓搓手,让小哥送上门,还发了一句多谢。

她站在门口准备迎接小哥喔不是,是她的榴莲班戟。门铃被按响的那一刻,她准备了一个美好的微笑,一开门,瞬间爆炸。

是他。他提着两盒榴莲班戟,看着她,目光里满是疑问:“你的?”

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表情把闺蜜怼了出去:“是我闺蜜要吃的,她不好带进公司里。”

他也丝毫不怀疑:“行吧,你快点让闺蜜拿走,味道好重。”然后便跨过玄关进了门。

她对着老公的背影欲哭无泪。

崽子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出生了。因为是头胎,她也受了不少苦,刚开始的时候只有闺蜜进了产房,但后来连闺蜜也撑不下去了。

医生叹气:“用产钳吧。”

“别呀!医生您做个好人吧我用力就是了哎呦喂把我老公叫进来可以吗谢谢了!”

他进去了。刚好是她疼到疯癫的时候,双手掐着护栏闭着眼骂骂咧咧的。闺蜜也是满头大汗,当着他的面直接喊了一句:“你给我快点!快点生完我给你买榴莲回家吃你想要多少个就买个!”

她一听到榴莲就用力了:“劳资怀孕的时候还没吃过几口呢你他妈给我出来啊!”

“哇——”

她得以解放,瘫在病床上喘气,然后看到了一脸懵的他。

闺蜜一脸黑线。

她终于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助产士在一旁叽叽歪歪:“来来来,看看孩子,老公哄哄老婆啊,看老婆这么辛苦呢。”

她看了眼孩子,皱巴巴的,虚脱地点点头,抬起手,指着闺蜜有气无力地说:“给劳资等着。”然后就睡过去了。

闺蜜在内心咆哮,余光看到他一直在看自己。

“行了我跟你说实话,她其实很喜欢榴莲,但是因为你不喜欢所以她才没敢在你面前吃,她怀孕那会更想吃了,但都是去我家吃一点点然后等味道散了再回家的。”

他一愣,垂下眼帘:“帮我个忙吧。”




她看着那几块榴莲,一脸惊喜:“真的可以吃?真的?”

崽子睡了。闺蜜扶额:“他叫我帮他照顾你几天,他公司有点事。”

“这太棒了!姐妹我爱你!么么哒!”她毫不犹豫地拿起一块,一大口咬下去。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了。闺蜜说了声“进来”,她立刻僵了。

是他。

她手忙脚乱地吞下那一口榴莲,想要把剩下的先包起来,又用眼神询问闺蜜,闺蜜立刻躲开自己的目光。

嘶。

他看了眼闺蜜,闺蜜识相地出去了。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泄气般看着他:“你不是加班吗?”

“其实你大可不必,”他开口,“我不讨厌榴莲,我只是觉得味道很重,你可以在家吃的。”

又重重补充:“也不需要躲着我。”

被人拆穿的感觉并不好受,她却惊喜地笑了笑:“好的呀,亲爱的。”然后眼里闪过一丝狡猾的笑意,倾身向前,给老公来了一个“重口味”的kiss。

他一下忘记了推开。




当然,崽子不喜欢榴莲这是后话了。他一辈子都记得,当她发现自己崽子不喜欢榴莲的崩溃样,就觉得好笑。

“完了!你说怎么办!为什么他不喜欢?!是因为我孕期吃太少了吗?那要怪你!都怪你!”

他“噗嗤”笑了出来,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宠溺。

“儿子!快过来!妈给你吃个好东西呀!”



/完

我超喜欢榴莲!

一个脑洞罢了,忘了是什么时候想到的

现在对我来说,写男女或者男男都是一样的,不过是性别不同或者是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态度不一样,但在我这里几乎是可以互通的,因为他们都是甜甜的爱情

但我还是喜欢原耽多一点嘿嘿嘿












子酒酒酒

【原耽】《把手给我》②

警官×律师

警衔不分,反正就是队长那样的人


这里的律师其实不单指打官司那种,还可以拟定法案,然后把法案交给议员,议员再跟全体议员商讨。


有点参考了h※k的流程,不过影响不太大,只需要知道这位律师是拟定法案的关键人物就好啦


※时间线为未来,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这章是往事




庆思明,这名字听着文艺,但本人可不是这样,是那种八面玲珑的人,跟男女生都玩得挺好,而且张口就来,上课的时候接茬儿接得极其欢乐,连那时还算高冷的贺寒枫都时不时被逗笑了。


听说,他跟校外的一些人,是有来往的。


学校是明令禁止的,作为朋友贺寒枫也提醒过他,不要跟那些人走得太近。...

警官×律师

警衔不分,反正就是队长那样的人


这里的律师其实不单指打官司那种,还可以拟定法案,然后把法案交给议员,议员再跟全体议员商讨。


有点参考了h※k的流程,不过影响不太大,只需要知道这位律师是拟定法案的关键人物就好啦


※时间线为未来,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这章是往事





庆思明,这名字听着文艺,但本人可不是这样,是那种八面玲珑的人,跟男女生都玩得挺好,而且张口就来,上课的时候接茬儿接得极其欢乐,连那时还算高冷的贺寒枫都时不时被逗笑了。


听说,他跟校外的一些人,是有来往的。


学校是明令禁止的,作为朋友贺寒枫也提醒过他,不要跟那些人走得太近。庆思明嘴上说着答应,但在周末还是会一起出门。


理由可充分了:讨论学习和未来,跟有经验的人交流,还有打篮球。


高一的时候,已经有老师知道庆思明的真性子,想要他稳重一点,提前计划未来,常常要他跟贺寒枫学习。贺寒枫那时是个冷酷无情的学霸,看着一整天在他面前蹦蹦跳跳的庆思明,无语。


庆思明的眼睛天生带了三分笑,即使是平静的表情也会微微上翘,笑起来就更不用说了,而且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学霸朋友的“喜爱”,贺寒枫不止一次听到他在谈论自己。虽然都是些夸奖的话,但他还是觉得不自在。


那时,LGBT的概念刚刚成型,他们总待在一起,也总会听到身后一些女生的尖叫。贺寒枫被女生追求惯了觉得没什么,倒是庆思明常常抓住这个机会,用手拦下贺寒枫的去路,带笑地看着贺寒枫:“你说,我们俩,会不会是真的啊?”


贺寒枫瞥了他一眼,绕道而行。


庆思明的成绩能上个二本。老师给贺寒枫的意思是,希望把他提高到一本,贺寒枫见庆思明只是态度问题,便答应了下来,也尽职尽责地为庆思明准备了很多习题,庆思明知道是对他好,就挑一些他不会的,做完再让贺寒枫教他。


而就在庆思明成绩稳步提升的时候,他被处分了。被记了个大过。


原因是,在校外穿校服跟别人打架,败坏校风。


那几天,庆思明没来上课。学校宣布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有很多人在好奇庆思明跟谁打架,不过大家心里都有谱,跟庆思明关系好的自然猜到了。


比如贺寒枫。


老师单独找了他,说了庆思明的情况,又很惋惜地说道,庆思明是个很好的学生,但是处分这件事无法避免,又说庆思明这一个星期都不会来上课了,让贺寒枫有时间就去联系一下庆思明,辅导一下功课。贺寒枫自然答应了下来,那天一放学就打了电话给庆思明,意外地听到他沙哑的声音:“等我,我去你那。”


庆思明从不让贺寒枫上他家,倒是庆思明对贺寒枫家很熟悉。


贺寒枫见到了一脸伤痕的庆思明,把学校的功课给了他,见庆思明一脸颓废,身上某些部位也缠着绷带,还是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打架?”


庆思明伸出没有缠绷带的左手接过功课,听到贺寒枫的问题愣了一下,然后莞尔一笑:“你想听吗?”而后,还挑起那双眼,直视贺寒枫。


贺寒枫点点头。庆思明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只勾起一边嘴角的那种,眼神也变了:“那人,看不起我兄弟是同性恋。”


贺寒枫这下也愣了,下意识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啊,”庆思明摊手耸肩,“就是我跟他打架了呗。”


然后抬手看表,示意自己要走了:“我先走了,拜拜。”


“嗯。”


然而,一个星期过后,高一的课程也快结束了,庆思明还是没有来上课,然后在期末考的时候,贺寒枫收到了庆思明的消息:


“我转学了,多谢你一年的付出,我不会烦你了。”


嘶。贺寒枫扶额,虽然嘴上不承认,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舍的,回复了:“转哪里去了?”


那边没有回复了。


贺寒枫知道处分事件的全过程,是高三。


有人传了纸条给贺寒枫,上面写着放学后约在操场了。贺寒枫觉得既然是在学校里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于是赴约了。不出所料,是庆思明的那班兄弟。


吸引人的是,其中有两个男生,手虚虚地牵在了一起。贺寒枫一瞬间就意识到了。


其中一个男生拉着他走远了些,才悄悄开口:“庆思明最近有联系你吗?”


贺寒枫摇头说没有。


男生叹了口气:“你应该也猜到了,他高一的时候打架是为了我们。那时,是我懦弱不敢承认,被人揭穿之后觉得很羞愧,而且还被人说了闲话,庆思明被惹急了,就动了手。”


贺寒枫点了点头。


“你关系跟他挺好的,他也经常提起你,现在我们已经不怕别人的看法了,想要跟他说一下,但是联系不到他,就是想问你一下,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贺寒枫想了一下,答道:“有电话,但是很久没打过了,我们最后一次聊天是在微信,他就跟我说了他转学的事,之后也没回复了。”紧接着又追问:“你知道他转去哪里了吗?”


男生踌躇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说:“这个等他自己告诉你吧。我们先走了。”


然后回到另外一个男生身边,手重新牵住了。


贺寒枫道了别,又加了一句“祝幸福。”


两位男生都笑了。


“所以”,蒋文杰拿着庆思明的资料,“是因为他撩你,所以你跟他关系不好?”


“我本来就跟他不熟,只是同学关系罢了。”


要知道,贺队要脸,刚刚的往事不一定全说出来,肯定省略了什么年少心动之类的。


蒋文杰轻笑,说:“他是关键人物之一,一个律师,主要是法※律条文咨询工作,同时是一个LGBT支持者。”


律师吗?所以才会加入团队,去做争议很大的《同性婚姻法》?


贺寒枫有些不解,他那样轻挑的人,做律师?


蒋文杰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人是会变的,而且你俩总会要见面的,到时候再深入探讨一下不就得了。”


贺寒枫缓缓点头,呼出一口气。


见面?自高一后七年没见了,他有点不知道如何面对庆思明,觉得他离自己很远,电话没打过微信也没聊,像个陌生人一样。


不知道拿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庆思明。


/


子酒酒酒

一个小段子

甜饼喔

他和她做同桌一年多了。他是学霸,平时不爱说话,只是在一些兄弟面前说了几句,剃了个寸头,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她在班里一直沉沉浮浮,成绩也是时上时下,好姐妹有几个,大大咧咧地,说白了就是个沙∴雕。

刚开始做同桌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的同桌好冷漠,平时只管低头做题,两个人除了上课时的交流外没什么话题,直到她自封“文艺女青年”,买了个小方格本写耽美段子,又刚好看见他在课间坐在座位上看书,觉得这男生应该很单纯,就走过去想着逗一逗他。

然而,她看到他膝盖上躺着的那本书叫:

《魔道祖师》。

她的心轰一下炸了。

她靠着自己裸眼近视两百多度的视力,注意到了他翻书是一闪而过的封皮。

w∴...

甜饼喔



他和她做同桌一年多了。他是学霸,平时不爱说话,只是在一些兄弟面前说了几句,剃了个寸头,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她在班里一直沉沉浮浮,成绩也是时上时下,好姐妹有几个,大大咧咧地,说白了就是个沙∴雕。

刚开始做同桌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的同桌好冷漠,平时只管低头做题,两个人除了上课时的交流外没什么话题,直到她自封“文艺女青年”,买了个小方格本写耽美段子,又刚好看见他在课间坐在座位上看书,觉得这男生应该很单纯,就走过去想着逗一逗他。

然而,她看到他膝盖上躺着的那本书叫:

《魔道祖师》。

她的心轰一下炸了。

她靠着自己裸眼近视两百多度的视力,注意到了他翻书是一闪而过的封皮。

w∴o∴c!她又炸了。这一套书,是未删减版的。

也就是说,第四册会有香炉篇。

她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带着old driver的慈祥和蔼可亲善良的微笑很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我们一起看吧。”

他吓了一跳。《魔道》是很多人的入腐之作,他看这个也是因为动漫好看,只是没想到自己旁边的女孩已经浮想联翩。

“腐∴男诶,在耽美圈很少见的,你要不要什么资∴源啊,要不要进什么群啊?我邀你进去啊。”

她那时候脸上肉嘟嘟的,笑的时候眼睛眯得都看不见了。

只是那时候年少,不懂动心。




两人因为这事加了好友。

她家教严,一看到有什么耽美图就赶紧保存下来发到空间相册里,然后赶紧在手机上删除,一顿操作猛如虎。因此,她经常向他“推销”自己的空间:“你找个时间去看看我空间,特别好看,好多魔道的图。”

他应了。

他们要住宿,每个星期回家两天,他也不是一回家就看手机的那种,只是被魔道吸引,毕竟是入坑文,于是点了她的空间,然后发现对方设置了权限。

他没有私聊她要解权限,而是每次回到学校了再说。

是的,每次。

他习惯星期天晚上一会去就跟她说,她答应下来,五天之后回家就忘了。他发现还是有权限,星期天再说,她再忘,周而复始。

这事被拖了很久,直到一次考试两人分开了。

她明显地表露出不舍。他是一个好的学习伙伴也是一个好的朋友。新座位周围很多女生,同桌还是个绿茶,她也明显地表露出不满,一下课就往他那边跑。刚好,他的新同桌是跟她关系还算密切的女生,不介意前同桌之间再交流感情。

她开始有一点点觉得自己喜欢上了某人。

她借着自己满脑子皇∴色∴废∴料,频繁飙车,弄得他很不好意思,表现为捂脸笑。这个动作在她眼里就是害羞,以至于她很喜欢在他面前开车。

但这个动作的实际意思是,她一个女生怎么会懂这么多?跟我的托马斯小火车程度差不多了啊。

她经常提到bl,直接描述doi过程,是国际驾照的水平了,他只听,偶尔插一句,或者“害羞地”说出更托马斯小火车的话,常常弄得两人笑成一团。

关系变得更好了。她在心里默默说。

而他心里由始至终只有一句话:这女的太托马斯小火车了。

两人想着不一样的事,却朝同一个方向走。



两人又成为同桌。这次是因为她进步了,老师亲自奖励她可以自己选座位。她觉得直接选他不太好意思,于是跟周围的人解释了一番,说什么自己闺蜜太矮而自己太高要坐后面,想要有个人帮自己,然后还特意征求了的意见,订了座位。

他淡淡地回答,她感觉不妙。

两人成为同桌后不久,她发现他看的耽美小说多了几本,然后一起探讨了一下,刚好他一个兄弟经过,知道他入了腐,朝两人打趣:“诶呦夫妻俩交流doi心得?”

一般是他直接拿一本书飞过去。

而她原地爆炸。然后装作没事发生一样继续开车。

两人在线上也有聊。最厉害的就是一个三天的假期,她家里人不在,两人开了一个讨论组,虽然她知道不好,但她半夜在群里嗨歌,又打电话给他,意外的是他接了。

她一句话哽在喉咙。在夜里听自己喜欢的人说话感觉完全不一样。

她战略性咳嗽。然后继续开车。继续把另一个old driver 当成小白,拼命传授经验。甚至还在线上聊doi,不过都是她起的头,她结的尾。

关系又好了一点。她乐此不疲地说着小火车,他乐此不疲地听,甚至把doi里一些羞以启齿的东西说出来,比如说:

“咬”啊,“体∴∴位”啊,“各种各样的姿∴势”等等。

她以为他不懂。




最紧张的那年,她转学了,顶不住旧学校的压力,去了一个轻松的地方,做着更想做的事。

她偶尔会想他。因为在她离开前,他好像察觉到了她的心意,也许是学业关系,他很明确地拒绝了,甚至删了好友,避开了所有能接触到她的机会。

她一时无法接受。情绪有一段时间都不太好,甚至被查出有轻度抑∴郁∴症,只休养了一个星期,又继续上学。

她说,要变得更出色,才能让他刮目相看。以前的小火车全都没了,她几乎是重启了一次,然后成了别人家的孩子,不断逆袭,考上了一间高等学府。

然后带着满身的荣耀,回到原来的城市,探望原来的同学。聚会不断,她从不缺席,但他一次未到。

她失落。她喜欢他这件事只有几个好朋友知道,毕业之后觉得都过去了就拿出来说,刚好被蒸煮打脸。

她说,我没那么喜欢她。

只有一次,他到场了。他也有荣耀,他实现了自己成为创业者的梦想,刚好那一次,她缺席了。

其实也不算缺席,她本来在班群里说了有事到不了,结果别人爽约,她就去了聚会地点,刚好在包厢外听见他说话:

“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

门内一阵唏嘘,都在惋惜。

她内心突然空了一块。她没有机会了。她木讷地站在包厢门口,忘了要进去。

门开了。是他。

她顿时感觉尴尬,匆忙打了声招呼就溜了进去。

她失落得再也不能失落了,看着纯情小白的背影,把眼泪流到心里。她喝了许多,听着别人唱歌几乎要睡着,去洗手间吐了几下没成功就想着先走了。几个女生扶着她,送到门口给她打车,又不放心,刚好看见他。

她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她相信朋友不会坑自己,上了车,她在颠簸之中很难受,但是自己旁边那人什么也没说,把人送进家里。

他送了送领带,把人放到沙发上。回到熟悉的地方,她清醒了不少 ,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眼,再一次感受到几年都没存在过的极速心跳。

两人都成熟了。他可能不是小白了,她也可能更稳了一点,但她见到他时还是下意识一笑。

“攻都喜欢趁人之危,特别是受很吸引人的时候。”

他解下领带,对着沙发上毫无形象的女人说。

她的心又猛地一跳,这是几年前的话了?是托马斯小火车吧。

“对不起,今晚我要趁人之危了。”

她瞪大了眼,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脸,心轰一下炸了。

他主动,她亦没有拒绝。那一晚,十二个小时,把不知道几年前的托马斯小火车全部拿出来实践了一遍。



尾声

后来,众人皆知,那个很出名很帅的创业家的夫人,腰似乎总是不好的,曾多次在社交媒体上吐槽自己不争气的腰。本人解释是因为学生时代落下的病,而她的先生在一旁笑而不语。

无所谓了。她翻了个白眼,避开镜头,悄悄跟他耳语:“今晚能不能轻点?慢点也行啊。”

他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不能。”

子酒酒酒

【原耽】《把手给我》①

我又双叒叕开坑了

明天是考试的最后一天,我开心我快乐

警官×律师

警衔不分,反正就是队长那样的人

这里的律师其实不单指打官司那种,还可以拟定法案,然后把法案交给议员,议员再跟全体议员商讨。

有点参考了h※k的流程,不过影响不太大,只需要知道这位律师是拟定法案的关键人物就好啦

※时间线为未来,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铃铃铃——”贺寒枫看了一眼铃声的来源,是同事蒋文杰的手机。

私人的那部。

他皱眉:“上班时间。”蒋文杰不好意思地笑笑,看了眼来电显示,笑容一下僵在那里。贺寒枫换成了询问的目光,对上了蒋文杰紧张的眼睛。

蒋文杰先接了,一开口就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局...

我又双叒叕开坑了

明天是考试的最后一天,我开心我快乐

警官×律师

警衔不分,反正就是队长那样的人

这里的律师其实不单指打官司那种,还可以拟定法案,然后把法案交给议员,议员再跟全体议员商讨。

有点参考了h※k的流程,不过影响不太大,只需要知道这位律师是拟定法案的关键人物就好啦

※时间线为未来,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铃铃铃——”贺寒枫看了一眼铃声的来源,是同事蒋文杰的手机。

私人的那部。

他皱眉:“上班时间。”蒋文杰不好意思地笑笑,看了眼来电显示,笑容一下僵在那里。贺寒枫换成了询问的目光,对上了蒋文杰紧张的眼睛。

蒋文杰先接了,一开口就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局长”。

办公室里的人听到了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气氛一下凝固了。

这位局长,姓陈,听说尽职尽责,但是性格不好,容易对部下发火,即便是贺寒枫和蒋文杰这样做到队长的人也不太愿意跟局长打交道,最近也没什么大事,工作安排也是好脾气的副局刘副局来说。

蒋文杰在这边满口说着“好好好”,“可以可以”,最后也是一脸赔笑地说了声再见,然后表情瞬间垮掉。

“怎么了?”贺寒枫鲜少看到乐观的蒋文杰出现这样的表情。

“哥们,我们这一个分队,被划去专门管‘法※律团队’了,就是最近的那个,因为报※警人数突然多了,所以先从我们这抽人。”

贺寒枫轻微翻了个白眼。那个“法※律团队”,其实就是附近一所知名大学法学部的同学们,半年前开始着手准备拟一个《同※性婚姻法》。这时即使社会观念开放,也有不少人反对,说他们违※反※道※德,甚至在网上发通告,让他们什么日子什么时间在哪里等,一副公然挑※衅的模样。

贺寒枫还记得那时候的蒋文杰冷笑着找公※关删记录,还念念有词:“那些人都有毛※病吧,这种东西都发出来,人家搞就搞呗。”

通知的日子过去,用脚指头思考都知道不会有人赴约,结果,几个本市权力还不小的地※下※组※织统一了口径:反对。

然后,就有法※律团队中的女生夜晚遭抢※劫的消息传出来。

局※子里的人都意识到有人行动了,加派了人手之后情况好了些,而那一阵子的风头也过去了,团队没有以前那么活跃了,但听说法案还是在敲定中。蒋文杰的人打听到,那个团队的其中一位关键人物还没回国,但就是最近几天的事,那些地※下※组※织似乎也探到了风声,蠢蠢欲动。

关键人物。贺寒枫用笔一下一下点着桌面,然后推了推蒋文杰:“我们都对通话内容很好奇呢。”意思就是让他出去讲讲情况。蒋文杰平时最讨厌这个,哭丧着脸,离开自己的办公桌,敲了敲办公室里的白板:“各位兄弟,我们有工作了。”

全部人都抬起头,一脸“愿闻其详”。

蒋文杰简单解释了一番,仔细观察他们的表情,似乎都对“同性婚姻”没什么兴趣,只是对工作内容好奇。蒋文杰看着一屋子的钢铁直男,狠下心说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其实,我是支持的。”

有人小声“哇”了一下。

蒋文杰特意收小音量——在局※子里是不能谈这些事的:“我挺佩服他们,虽然他们为我们增加了工作量,但是这样的勇气不是谁都有,而且里面有男有女,通常都是男生受的争议大些吧。”

也有人点了点头。

蒋文杰点到为止。“局长说等下秘书会送一些人物资料过来,每个人都有,要认好了,现在我们的人物就先集中在他们身上。”

众人都应了一声。

敲门声响起,这时间卡得刚刚好。蒋文杰去开门,迎来了刘副局的秘书小姐姐以及一大叠刚出印出来、还带着热气的资料。

蒋文杰道谢,忍不住打趣她:“小姐姐辛苦了呀,没事就下来坐坐呗。”

小姐姐头也没回,果然跟高层接触多了,高冷。

蒋文杰开始发资料,也不忘自己的那一份,让贺寒枫帮忙放到自己座位上。等全部发完了,他就直接站着,看着贺寒枫不停翻阅,白纸黑字看得他眼都花了,但贺寒枫的速度一点也没减。

这就是贺寒枫其中一个特长——阅读速度极快,即便是一目十行,也不会错漏信息。

当然了贺队还有很多特长,比如腿特长,还有,男性资本的象征也挺……长的。

突然,在中间的位置,贺寒枫停下了翻动,皱着眉抽了一张出来,把其余的放在一边。蒋文杰顺手拿起来看,也顺口念了那人的名字:“庆思明,这么文艺的名字,他怎么了吗?”

贺寒枫重重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鼻梁:“他是我的,中学同学。”

“哇喔,然后呢?”

贺寒枫明显有些欲言又止:“他,跟我关系,还挺差。”

差到什么样子呢?差到他那时候恶狠狠地想,永远都不要见到这个叫庆思明的人。




/

子酒酒酒

【原耽】《把手给我》番外①(上)

我大约是正文只写了两章就开始写番外的第一人了

艺术来源于生活,我昨天喝了两大杯奶茶【


番外① (上)


一早醒来,庆思明躺在被窝里足足十分钟,才意识到自己中招了,感冒了。


最近是流感高发期,对于立※法的事也告一段落,后面的程序就交由法委去做了。松懈下来的他,也终于跟贺寒枫确认关系,开始了休假。


说是已经确认了关系,但他俩之间连一个认认真真的告白都没有。 他睁大眼睛躺了一会儿,想着起来吃个药,发现自己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只好自己又慢慢蹭回被窝里,连带头一起盖住,在热气的包围下昏昏顿顿地又睡了过去。


贺寒枫昨晚值了夜班,今早才休息,他站在警局外面思考,先回家,还是...

我大约是正文只写了两章就开始写番外的第一人了

艺术来源于生活,我昨天喝了两大杯奶茶【




番外① (上)


一早醒来,庆思明躺在被窝里足足十分钟,才意识到自己中招了,感冒了。


最近是流感高发期,对于立※法的事也告一段落,后面的程序就交由法委去做了。松懈下来的他,也终于跟贺寒枫确认关系,开始了休假。


说是已经确认了关系,但他俩之间连一个认认真真的告白都没有。 他睁大眼睛躺了一会儿,想着起来吃个药,发现自己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只好自己又慢慢蹭回被窝里,连带头一起盖住,在热气的包围下昏昏顿顿地又睡了过去。


贺寒枫昨晚值了夜班,今早才休息,他站在警局外面思考,先回家,还是先去庆思明家。


果然,人有了牵挂就会改变。


算了,还是先去把警服换下来吧。贺寒枫这么想着,就走向自己的车,又看了看皱巴巴的警服,脑海里浮现出庆思明的脸,又立刻散去。


然而,贺大警※官换一个警※服就是一个上午,他还要洗个澡,刮一刮冒出来的胡渣,还顺手把衣服洗了。等他真正闲下来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手机,终于想起有什么不对。


庆思明没给他打电话。连一个信息都没有。庆思明是知道他今天休息的。


贺寒枫心一沉,抓起手机就把电话拨过去,等了半天都没有人接。他烦躁地把电话一挂,又在微信上发了几个“?”过去,又站在客厅拿着手机等了一会,仍是没有回复。庆思明那边,他听着手机铃声响了但又不想从被窝里出来,他迷迷糊糊地探头,睡眼惺忪的伸手去拿手机,发现是男朋友的电话和微信消息。


他这才想起来今天贺寒枫休息,自己应当是陪他的。


庆思明强忍着满身酸痛,撑起身子跪坐在床上,慢慢打字:“抱歉,今天临时约了人,是工作上的要紧事,我晚上再去找你可以吗,你今天先休息休息,我晚上去找你。” 贺寒枫看到了信息,松了口气,回复:“那你忙,记得准时吃饭。”


准时吃饭是不可能的。庆思明盯着那句话许久,随手拿了件外套套上, 下床去找药。在抽屉里翻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两包“三九”。


热水冲开,药慢慢凉了下来。庆思明摸了摸自己滚烫的额头,一口气喝完。然后又慢慢挪回床上,继续睡。


贺寒枫在手机上面看了会儿电影,也去睡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约会两个人不去而是要在家里睡觉,可能是作者太沙雕)


庆思明醒的时候已经下午了,自己探了探额头,好像没有发烧了,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再冲了一包。然后才发信息给贺寒枫:“我忙完了。”


“嗯。”贺寒枫几乎秒回。


“你在家?我等一下去找你。”


“嗯。”还是一个单字。


庆思明看他这样淡淡的回应,以为他生气了,想要去哄他,但贺寒枫直接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庆思明看着来电显示,清了清嗓子,还试着说了几句话,才接听。


贺寒枫上来就一句话:“等下我过去找你。”


庆思明瞬间眉毛就挑起来了,说惊喜是真的,脱口而出:“你没生气?”


贺寒枫在那头轻轻叹气,他现在正躺在沙发上喝茶,慵懒的声音直接透过电波传到庆思明耳中:“我为什么生气?”


“那……我没陪你啊,”庆思明突然觉得耳朵有点痒,换了边耳朵听。贺寒枫似乎低低笑了,但庆思明没听清。


“我等下去找你,记得开门。”


庆思明春心荡漾,毫不掩饰自己的笑:“好啊,那你……”


一个奇奇怪怪的声音传来——咕噜咕噜。


庆思明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只吃了三包“三九”。


贺寒枫听不见他的饥饿,但是能听到他的停顿:“嗯?”


艹,声控暴击!庆思明捂着心口,把自己的声音捏得委屈巴巴:“男朋友?”


“嗯。”


“我病了。”


贺寒枫几乎一听到“病”字就把神经绷紧了。


“要喝奶茶才能好的那种。”


他又在下一句话释然。


贺寒枫呼出一口气,在那头无声的微笑,回应道:“好,一会儿见。”


“拜拜!”庆思明欢乐把手机一丢,躺在床上打了几个滾,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鼓掌。


/


子酒酒酒

「夫妻相」【占tag抱歉】

我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就是写为什么情侣或者夫妻之间会有“夫妻相”,细节我就忘了,但是记得很清楚的一个就是,两个人有夫妻相是因为两人经常接∴吻交换唾液,使里面的某种什么什么细胞交换了于是面部会给人感觉很像。


虽然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还是不要脸地打了个tag

我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就是写为什么情侣或者夫妻之间会有“夫妻相”,细节我就忘了,但是记得很清楚的一个就是,两个人有夫妻相是因为两人经常接∴吻交换唾液,使里面的某种什么什么细胞交换了于是面部会给人感觉很像。


虽然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还是不要脸地打了个tag


猫鲤

有些人 你要在他/她有了男/女朋友之后 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她

有些人 你要在他/她有了男/女朋友之后 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她

子酒酒酒

论情人节怎么过

[图片]宁看看我要怎么过呢????!!!!

(发出咆哮)


宁看看我要怎么过呢????!!!!

(发出咆哮)


猫鲤
爱情就像鬼 相信的人多 遇见的...

爱情就像鬼 相信的人多 遇见的人少

爱情就像鬼 相信的人多 遇见的人少

子酒酒酒

一个很认真的置顶

本人还是学生

为了解释为什么有时候我跟你们的假期不一样

本人是个香港学生,内地长大,中途转过来的。

我学过政治。OK?

长期处于备考状态,易暴躁。

对待文字很走心,但是有质量保证

坑,总是会填完的。


(延迟开学期间的无聊bb)


本人还是学生

为了解释为什么有时候我跟你们的假期不一样

本人是个香港学生,内地长大,中途转过来的。

我学过政治。OK?

长期处于备考状态,易暴躁。

对待文字很走心,但是有质量保证

坑,总是会填完的。



(延迟开学期间的无聊bb)


子酒酒酒

【胡言乱语】《看着我,跟着光》

受《撒野》(从标题可以看出)以及最近看的一些侦探文影响

是he,但会虐

狗血剧情,囚#/:禁,但没有外链

不出意料的话,持续更新

哈哈哈又来一个坑,但主角来源于《搞bl不要吊儿郎当》


Ⅰ.

韩亦铭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对着即将砍过来的刀锋,他下意识闭眼,疼痛随机在小腿上袭来,疼得他全身微微一颤。


彭良蹲在他面前,把玩着那刀,又心疼似的用韩亦铭的衣服下摆擦了擦上面的血迹:“哎呀,弄脏了。”接着又附在韩亦铭耳边说:“对不起呀。”


韩亦铭强忍着痛∴苦以及恶∴心,对着彭良“呸”了一声,换来的就是彭良暴∴怒的一脚,双手被拷在背后,无法支撑摇摇欲坠的虚弱身体。韩亦铭的右脸擦过水泥地面,伤口上粘...

受《撒野》(从标题可以看出)以及最近看的一些侦探文影响

是he,但会虐

狗血剧情,囚#/:禁,但没有外链

不出意料的话,持续更新

哈哈哈又来一个坑,但主角来源于《搞bl不要吊儿郎当》





Ⅰ.

韩亦铭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对着即将砍过来的刀锋,他下意识闭眼,疼痛随机在小腿上袭来,疼得他全身微微一颤。


彭良蹲在他面前,把玩着那刀,又心疼似的用韩亦铭的衣服下摆擦了擦上面的血迹:“哎呀,弄脏了。”接着又附在韩亦铭耳边说:“对不起呀。”


韩亦铭强忍着痛∴苦以及恶∴心,对着彭良“呸”了一声,换来的就是彭良暴∴怒的一脚,双手被拷在背后,无法支撑摇摇欲坠的虚弱身体。韩亦铭的右脸擦过水泥地面,伤口上粘了沙子。


彭良把刀一丢,又泄愤似的在韩亦铭的背上踹了两脚,才朝这个空间的门口走去。


光泄了一些进来,很快消失不见。


韩亦铭看着重新陷入黑暗的仓库,保持着脸着地的姿势许久,呼出一口气,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呻∴吟,才就着腰部发力坐了起来。


同样在仓库里,原本靠着墙大气都不敢出的人都围了过来,把韩亦铭往后拖了几下,让他靠在墙上休息。韩亦铭的后脑勺抵在墙上,周围什么人都有,成年人,老人家,还有刚成年的青年,脸上全是一样的悲伤和痛苦。仓库没有一丝光线,韩亦铭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人。


但不断在空气中发酵的恶臭,让每个人都知道,死的人越来越多了。


有个大妈在他耳边嚷嚷:“哎呀这可这么办,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我的孙子哟!”


韩亦铭刚缓过来,一听到大妈的话又警觉起来:“小孩子?”


周围的人都点头,有人解释:“谁也不知道这仓库有多大,但我觉得小孩子的声音是在隔壁传出来的。”


有人附和,也有人好奇起韩亦铭的身份。


为什么要Ⅱ拷Ⅱ起来,为什么彭良总要折#磨韩亦铭?


韩亦铭懒得回应。小腿的新伤让他很烦躁,听着那些人的议论,他大吼一句:“有我在,他们不敢伤你们,”


“包括,那些孩子。”






Ⅱ.

门被打开了。韩亦铭躺在他所能感知到的“所有人”的面前,语气出奇的冷静:“你又想干什么。”


彭良“噗嗤”一声,凭着心理记忆走到韩亦铭的跟前,蹲下去:“我想听你的,绝望的,哭/喊!声。”


韩亦铭原本平躺着,现在翻了个身背对着彭良的脸:“希望你永远不会如愿。”


彭良又笑了,令其他人一个寒颤。


“对了,”韩亦铭闷声说,“这里有孩子?”


在他身后的人全部倒吸一口凉气,特别是那个大妈,心脏直接跳到嗓子眼。


“哦?你感兴趣?我可以找个时间带你去看看的。”彭良的声音在韩亦铭头顶传来,“不过我们之间的赌约来没结束呢。”


然后,彭良伏下身,在韩亦铭唇边轻轻点了一下,又在周围流连了一会。韩亦铭毫无征兆地说话:“他回来的。”


彭良身子一僵,右手硬Ⅱ#生生掰过韩亦铭的下巴,让他面对自己,然后以绝对的优势粗:暴地吻上了他。韩亦铭的嘴唇被彭良的犬齿轻轻摩/?擦,威胁感扑面而来,但他一动不动,只有那双唇在颤抖。


“以后别跟我提他,”彭良起身,“今晚带你去看孩子。”


韩亦铭坐起来:“好。”







/

好多敏#感Ⅱ词/呀

下午看了敏∴感∴词需知,晚上就来写这个

足够说明我对老福特的爱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