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胡说八道

5458浏览    3192参与
子牧

纵欲者自纵欲中得到欢乐,节制者自节制中获得欢乐。

或许节制者在旁人看来一定比纵欲者痛苦压抑。但是,节制者也是权衡纵欲的欢乐与纵欲于自己的危害而作出的选择。纵欲者也并非不懂权衡,只是于他,前者比后者重罢了。

忠于自己内心或者说是欲望的人,就算做出选择时不得不舍弃一些东西,也因为知道自己已经做出了最优解而不会感到遗憾。至于别的不可控因素。更没必要去在乎了。

所以我认为足够聪明的人很少感到遗憾,只是很少有人做的足够聪明罢了。

夜里突然胡说八道……

纵欲者自纵欲中得到欢乐,节制者自节制中获得欢乐。

或许节制者在旁人看来一定比纵欲者痛苦压抑。但是,节制者也是权衡纵欲的欢乐与纵欲于自己的危害而作出的选择。纵欲者也并非不懂权衡,只是于他,前者比后者重罢了。

忠于自己内心或者说是欲望的人,就算做出选择时不得不舍弃一些东西,也因为知道自己已经做出了最优解而不会感到遗憾。至于别的不可控因素。更没必要去在乎了。

所以我认为足够聪明的人很少感到遗憾,只是很少有人做的足够聪明罢了。

夜里突然胡说八道……

爱吃肉的小耗子

胡话

  不懂装懂瞎说不可怕,可怕的是懂的人都在鼓掌

  不懂装懂瞎说不可怕,可怕的是懂的人都在鼓掌

沉迷颓废不自拔

关于迪基和活力双雄的一点胡咧咧

警告:全程为个人想法并且逻辑混乱


胡说一点自己的想法。


我个人虽然是迪克向的cp都能吃上一点,但最爱的还是bd。


bd,一对无论亲情向还是友情向还是cp向我都磕的格外开心的灵魂伴侣。


很爱那种相似感和对比感,就像老爷和迪基都是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死亡,一个活成了哥谭的黑暗骑士,另一个却长成了哥谭的小太阳。而且,其实迪克其实算是从小就跟在布鲁斯身边了,布鲁斯的价值观对迪克的影响可以说是特别的大,两个人的三观其实在整体方向上是差不多的,不过细节上有所...

 

警告:全程为个人想法并且逻辑混乱

 

 

胡说一点自己的想法。

 

 

 

 

我个人虽然是迪克向的cp都能吃上一点,但最爱的还是bd。

 

bd,一对无论亲情向还是友情向还是cp向我都磕的格外开心的灵魂伴侣。

 

很爱那种相似感和对比感,就像老爷和迪基都是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死亡,一个活成了哥谭的黑暗骑士,另一个却长成了哥谭的小太阳。而且,其实迪克其实算是从小就跟在布鲁斯身边了,布鲁斯的价值观对迪克的影响可以说是特别的大,两个人的三观其实在整体方向上是差不多的,不过细节上有所改变。『……为什么有点像养成』

 

 

迪克的诞生,其实很大的原因就是为了和蝙蝠侠“相配”——这里相配指的是搭档的那种默契和巧妙的互补感。(不过在我眼里就是灵魂伴侣呜呜呜)

因为读者肯定不乐意看到两个性格基本雷同的人物一起搭档,而且这样写会比较乏味,没有不同性格产生的碰撞感,角色的定位和作用也会重叠。

(试想一下两个蝙蝠侠互相对着面不说话,这样怎么搭档的下去?)

一般我们看到的主要搭档模式就是没头脑和不高兴 (划掉)高冷型和小话痨的组合。

『似乎看到有太太讲过“总不可能让蝙蝠侠去讲怎么怎么做的原因吧,于是读者可以通过罗宾的疑问“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来明白蝙蝠侠这么分析的原因”』

于是当当当当——我们的小迪基就出现了!活活泼泼话又多,和高冷的蝙蝠侠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于是蝙蝠侠黑白色的世界从此多了个花花绿绿的小家伙叽叽喳喳,乱蹦乱跳。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如果要给蝙蝠侠加上一个搭档,合理性是一定要考虑的,不能随便在哥谭路上拉一个人就“我们一起拯救世界吧!”以蝙蝠侠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相信你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陌生人的——而这点就让他拥有一个新角色当搭档的这项需求尤其困难。而且搭档吧,一起行动,那就得需要两个人的生活范围是非常靠近的,随叫随到,这样一有案子才能一起出动,特别是哥谭三天一小危机五天一大危机的,要是出了什么事还要等你半天,这还当什么搭档啊。于是话又说回来了,你让蝙蝠侠在哥谭找搭档——你不怕捡个反派回来啊?

 

好在,山人自有妙计。

 

一般来说,相比于成年人,人们都会倾向于相信一个小孩子,尤其是遭遇悲惨的小孩。迪克的年龄给了蝙蝠侠一个相信他的基调。(八九岁吧我记得——这里指迪克的角色诞生时的年龄,后面改是后面改动的事情了)

 

并且,布鲁斯去看迪克表演,其实是和迪克一起目睹了格雷森夫妇的死亡全程。一方面,他看到了迪克和自己相同的遭遇,即在差不多的年龄,父母在自己面前死亡。这自然而然会让布鲁斯对迪克产生一种共情(而且迪克和布鲁斯一样都是黑发蓝眼,按理来说和布鲁斯又多了一分相似)。而另一方面,亲眼目睹迪克父母死亡全程的这件事,会让责任感过强的布鲁斯认为『自己身为蝙蝠侠,却没有救下他们,这是我的错,是自己导致了那个男孩的痛苦,因此帮助他是自己的责任

 

共情加愧疚,哥谭的社会背景又是那么黑暗,一个可怜的父母双亡的孩子放到哥谭孤儿院去一定是会被人欺负的——于是把迪克带回家,自己照顾,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其实这边想顺便说说逆序罗宾,个人觉得逆序如果认真写正剧的话真的很难写,因为有很多微妙的东西是和原来的顺序所造就的不一样的。

 

迪克作为初代罗宾,他出场的合理性是很难再复制的。没有迪克,很难说蝙蝠侠会不会再让其他素不相识的孩子去加入他打击犯罪的事业,他毕竟是个道德感和责任感都很强的人。迪克的特殊性在于他和布鲁斯的遭遇实在是太像了,布鲁斯会忍不住地想帮助这个“从前的自己”。同时,迪克也有一个他的已知的“杀父杀母仇人”,经历过这一切的布鲁斯会了解,如果自己不让这个男孩和他一起打击犯罪,以迪克自己跑去查托尼祖科的劲,那孩子也会自己去打击犯罪的。与其让那孩子跌跌撞撞的上路,不如把他护在自己披风底下教他怎么做。

 

而正是因为有了迪克这个成功的先例,所以才会有后来一个个罗宾。

 

不过……我觉得如果米总打头的话还是有一定可能的。因为刺客联盟的教导,米的价值观肯定和布鲁斯会有很大差别,为了教导他之类的,布鲁斯也许会让他和自己一起去帮助别人吧。

 

不过这两人的相处没了迪克当缓冲剂,再加上新手爸爸的笨拙加成——总觉得会十分惨烈。

 

提米和杰森的出现,需要解释的东西也有很多。因为米毕竟亲儿子,合理性是有的。只是有亲生儿子再去收养别的孩子的话,不得不收养的理由一定就要更加充分……这个就要看同人作者怎么改了。(而且米总肯定是不乐意的2333)

 

并且,提姆认出蝙蝠侠和罗宾,有一个决定性证据是,他认出了迪克的标志动作,因此推出了他们的身份。而认出标准动作这点差不多只有迪克能实现,因为迪克的前提身份就是“标志动作十分出名的空中飞人”。所以逆序提米要怎么样认出蝙蝠侠与罗宾还是一个非常头痛的问题。以及蝙蝠要怎么放弃自己的怀疑从街上捡杰森的也是个值得思考的。你想,布鲁斯+米+提,这三个人互相相处互相影响,不是多疑的1+1+1,而是多疑的三次方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是名字问题——是的我想小小吐槽一下下,逆序罗宾的话其实名字就根本不能从罗宾开始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酷酷的米总怎么会自己给自己起一个这么一个可可爱爱的名字啊!)而且如果是像蝙蝠小子这样的名字,其实就有一点违背了蝙蝠侠和罗宾关系的内涵了——他们是搭档,而不是英雄和他的小跟班。

 

总之,从搭档理由到家庭氛围,逆序宇宙无疑都是地狱级难度啊!

 

再说迪克性格这方面,他的身份背景设定很有意思——从小和马戏团周游世界的空中飞人。和布鲁斯这样的小少爷不一样,他的童年是很肆意的快乐,是很天真的,他和很多人交际,在关注与聚光灯下长大。不是说布鲁斯童年不快乐,而是说他的情绪会比较克制一些,心里想的也会更多更深沉。迪克的心思则会更为直白一点。

 

像布鲁斯,他父母的死亡是心里始终难消的隐痛,他的动力是痛苦,是让别人不必像他一样痛苦。而迪克,他父母的去世确实令他很悲伤,但是他的伤痕是已经结痂了的,偶尔会悲伤,但更多的,迪克是回忆起父母生前那些快乐的,美好的回忆(你看他给自己起的名字,罗宾,这是他妈妈对他的昵称,当他飞翔在夜空时,当别人叫他罗宾时,迪克想起的会是母亲温柔的笑容,而非父母坠落的惨剧)迪克的动力,是让别人和他一样幸福,是为了帮助蝙蝠侠。

 

你们关注到一点了吗?迪克和布鲁斯成为英雄的目的都在“他们成为搭档”这件事上有所实现。

 

布鲁斯让迪克成为自己的搭档,从而避免了迪克成为一个和他一样痛苦的孩子的可能性,他教会迪克在打击犯罪中释放对父母死亡的痛苦,他教给迪克自己的道德观,迪克真的像他希望的那样,长成了一个快乐的正义的青年。

 

而迪克成为布鲁斯的搭档,用自己的快乐和光明去感染布鲁斯,做他的锚。通过这些,他也确实把幸福注入到了蝙蝠侠的生命里,让布鲁斯除了苦大仇深的那一面外,还有温情的一面。

 

他们其实是在搭档关系中,进行着对彼此的救赎。

 

就是这种彼此的救赎感,真的杀我😭😭😭

 

 

迪克这个人物的两个大的关键词,我个人感觉就是“蝙蝠”(指代的是蝙蝠系的一切)和“空中飞人”——是这两样东西塑造了他的性格。

『不过其实也可以概括说是家庭和自由就是啦……』

 

『但是你看batman他把两样都给迪基了耶,先给他一个家,然后再给他自由让他可以离开(罗宾八十周年迪克的故事里有)』

 

『(难道这不是爱吗!!!)(胡乱发言)』

 

『小声bb:你看迪克的两个官配女友——星火象征着自由,芭芭拉象征着……“蝙蝠?”

(前者我记得是迪克有说过,他爱上星火是因为她的自由。后者是好像在《格雷森》里芭芭拉问迪克,你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像蝙蝠侠。)』

 

前者我们都了解,是迪克的道德观的主要来源。迪克很多时候其实都还蛮“蝙蝠”的,包括领导力啊,固执啊之类的 ;而后者是迪克那种自由的性格的原因——他喜欢飞,乐意相信别人,喜欢“交朋友”,先行动再想下一步怎么做。

 

蝙蝠的话……其实蝙蝠家几个从上到下其实都是蝙蝠的……(名词活用做形容词),不过各有各的蝙蝠法就是了。

 

迪克也不是一直和和气气的,他发火起来也是很让人害怕的。(有些时候脾气还挺爆——我记得迪克还有段和罗伊的没头脑和不高兴时期233)

 

不过他就算不高兴也好性感……(被拖走)

 

说起迪克小太阳的性格,我其实就想把《罗宾:第一年》里找到的图拿出来

 

 (没错就是我头像)

周围背景和其他人都是冷色调,迪基就像误入其中的一缕阳光。

 

超级希望这样的迪基跳到布鲁斯背上抱抱他

(*꒦ິ⌓꒦ີ)

 

像《 I Found You》里唱的

Let the sunshine in and light up your Batcave

 

迪基确实把阳光照进了布鲁斯的蝙蝠洞里

 

我没有形容词了

 

就直接走程序awsl吧。

 

总之就是好爱这个年轻而勇敢的年轻人自由自在地在空中飞来飞去,给他身边的人(比如batman)带来快乐与希望。(连我的心也被他偷走~🎵)

 

漫长的陪伴与支持,相互的理解与救赎。

 

他们相似又不同,互补且互助。

 

这对活力双雄就真的是我心头爱。

 

 

 

——————————————

噫(。í _ ì。)我毫无逻辑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谢谢看了我废话半天的你们

子牧

一般情况下,一个人的一生只有一条路可走。

所以无法比较,永远无法知道自己选择的是否是相对正确的。

也正因如此,有时候不必太听信他人的“走这条路才不会后悔。”

谁的一生该被他人试错?

一般情况下,一个人的一生只有一条路可走。

所以无法比较,永远无法知道自己选择的是否是相对正确的。

也正因如此,有时候不必太听信他人的“走这条路才不会后悔。”

谁的一生该被他人试错?

苍穹

男朋友(上) 书呆子和咸鱼

只是一个普通爱情故事,清水,淡而无味


♤♤♤♤♤♤♤♤


你有一个男朋友陈君,瘦高清俊,还是个书呆子学霸是年级里的万年老二,和你这种咸鱼学生完全不同。


你们高三毕业在一起的,没想到他在毕业典礼上还拿一束玫瑰和你告白。


现在在一起也两年了,上的大学也是同一个大学城的。


……


你给陈君送爱心便当。这种东西你们两个是互相送的,通常陈君送得多,但现在他实验室攻坚你舍不得,期末复习也不差那点时间,更何况陈君还会在平时帮你梳理。


你又徘徊在楼下,往常是见不到人的,他们都会忙到很晚,但你仍旧想在这里停留一会儿,哪怕发发呆也好。


看来今天他也会很忙,你留下写满...

只是一个普通爱情故事,清水,淡而无味



♤♤♤♤♤♤♤♤


你有一个男朋友陈君,瘦高清俊,还是个书呆子学霸是年级里的万年老二,和你这种咸鱼学生完全不同。


你们高三毕业在一起的,没想到他在毕业典礼上还拿一束玫瑰和你告白。


现在在一起也两年了,上的大学也是同一个大学城的。


……


你给陈君送爱心便当。这种东西你们两个是互相送的,通常陈君送得多,但现在他实验室攻坚你舍不得,期末复习也不差那点时间,更何况陈君还会在平时帮你梳理。


你又徘徊在楼下,往常是见不到人的,他们都会忙到很晚,但你仍旧想在这里停留一会儿,哪怕发发呆也好。


看来今天他也会很忙,你留下写满你思念和鼓励的便签,去了这里的图书馆。你通常等半个小时左右,再多就没必要了。你是个很看得开的人。


都说谈恋爱女人会患得患失怕别的女人勾引自己的男朋友,别人只是怕是臆想,到了你这里直接就有女人对陈君不怀好意了。


这是陈君室友给你通的信儿。你给陈君送东西的话,也会给他的室友送点小玩意儿。当然,陈君给你送东西时也会如此。你不认为为了心上人稍稍讨好一些他的朋友有什么问题,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小东西也花不了几个钱。


爱情当中女人是舔狗,男人就不是了吗?陈君的嫉妒心可比你强多了,不过他惯会装,一副光风霁月的样子底下却可爱吃醋。


你坐在庆功宴上,以家属的身份,这样的家属也有几个。陈君参加的团队主要是他的同班同学和一些其他年级的佼佼者。


那个企图撬你墙角的女人就是大他一级的学姐,人很温柔,长得也很美,也很有礼貌,给你倒果汁的动作有种说不清的韵味。


听陈君导师的话,她学识也很好,整个人一种知性美,看一些人的样子她的家室应该也很不错,应该说城市里的女孩一般家室都比你好。


真是个好女人。


你内心真诚的赞叹着。


陈君的手紧紧的握了握你的手,他知道你的毛病。你对人很少有敌意,而且看的太开。可是有情敌出场的时候你怎么就一点性子也不使?是不是没有那么喜欢他了?


陈君心里猛的一颤,想到这儿好似意识

和外界隔了一层磨砂玻璃,竟然有些茫然。


你们双手还紧握着,感觉到他指尖微凉连忙搂住他的胳膊,一点也不害臊的蹭了蹭他的脖子,笑着对打趣你们的一桌人说:“这位学姐太好看了,陈君怕我移情别恋,我得赶紧顺顺毛。”


听罢,众人又笑。陈君可是缓过来了,他知道自己唇苯口拙,不讨喜,隐隐有些自卑,怕你被别的男人女人勾走了。


但你实在是太省心了,懒得社交,你的青梅竹马他也知道确实是不会互相来电,人际关系干净的让他无醋可吃。


可这次看了林元莺却直愣愣,让他如何也要把醋坛子给打翻了。



桌上隐隐分为几派。有和陈君关系好的,挺原配cp一派;


也有几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吃瓜党;


还有一些认为我配不上陈君的一派,这一派心思很多,有很多女孩子跃跃欲试,其中以林学姐——陈君说全名是林元莺,为最,而且支持她的人也不少。


看起来你和陈君的恋情让人无法接受。你默默地想,可是管你屁事?



——————————

还有后续



我挺喜欢这样的,哈哈哈。不知道你们理想中的的恋爱相处都什么样



苍穹

降维后面的bus

我又来了


此时一个靓仔假装路过 


爽吗?你觉得有雷点吗?我觉得两种享受很棒诶

我又来了




此时一个靓仔假装路过 



爽吗?你觉得有雷点吗?我觉得两种享受很棒诶

白日尽焚

你们有没有那种特别烦人的,每天晚上打电话到一两点,白天舍友睡觉还有外放跟人开麦打游戏的时候?


我已经快疯了忍不住口吐芬芳

你们有没有那种特别烦人的,每天晚上打电话到一两点,白天舍友睡觉还有外放跟人开麦打游戏的时候?




我已经快疯了忍不住口吐芬芳

扑棱扑棱飞不起来

我喜欢我们班同学,但他好像对另一个人有意思,怎么办【捂脸】

我喜欢我们班同学,但他好像对另一个人有意思,怎么办【捂脸】

桃花马上请长缨

嗑历史人物cp的时候,总以为他们的故事该是动人而松弛的、轻盈而愉悦的。


可不全是。


无论身为读者还是作者,行间字里,总有心底漫漶出的悲凉,日久弥新。


嗑历史人物cp的时候,总以为他们的故事该是动人而松弛的、轻盈而愉悦的。


可不全是。


无论身为读者还是作者,行间字里,总有心底漫漶出的悲凉,日久弥新。


白日尽焚

孙九芳上面的头很大,下边儿的头也不小。


郭霄汉有点疼。


?我在说什么。


孙九芳上面的头很大,下边儿的头也不小。


郭霄汉有点疼。












?我在说什么。


一口私奔

想来也怪可惜的

我单一只见过你笑 见过你沉思 见过你在电车上打瞌睡

我还没见过你的焦虑 还没见过你的恼羞成怒 你的欣喜若狂 你的黯然失色

还没见过你穿短裤 围围巾 戴帽子 摘隐形眼镜 看电影 认真写字 玩游戏 下雨打伞 生日吹蜡烛

我们还没能在深夜里饮酒 没在暗淡的灯光下听一听杯子碰撞的声音

还没能共同淋一场雨 在夏夜的七点钟绕着城市散步

还没能对你唱上一句张悬的“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

连一起吃一次火锅 ...

想来也怪可惜的

我单一只见过你笑 见过你沉思 见过你在电车上打瞌睡

我还没见过你的焦虑 还没见过你的恼羞成怒 你的欣喜若狂 你的黯然失色

还没见过你穿短裤 围围巾 戴帽子 摘隐形眼镜 看电影 认真写字 玩游戏 下雨打伞 生日吹蜡烛

我们还没能在深夜里饮酒 没在暗淡的灯光下听一听杯子碰撞的声音

还没能共同淋一场雨 在夏夜的七点钟绕着城市散步

还没能对你唱上一句张悬的“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

连一起吃一次火锅 看你怎么调蘸料都没有

到最后也没能看着你的眼睛对你说上一句

在我见过的所有人里 独独只有你踏在我心上

想来还真怪可惜的

是江雩舟舟舟舟啊

有谁会不想看平时高高在上冷冷清清不可一世的冷美人被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变态搞到丢盔弃甲哭着说不要呢!!!

二刷我还是想自己搞篇肉

甚至想写xxq和zzh与fjx和pts两对在一个房间里对着搞(不是换妻

我是变态嗯嗯嗯

去搞h了

反正早晚是鸽嗯嗯嗯

有谁会不想看平时高高在上冷冷清清不可一世的冷美人被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变态搞到丢盔弃甲哭着说不要呢!!!

二刷我还是想自己搞篇肉

甚至想写xxq和zzh与fjx和pts两对在一个房间里对着搞(不是换妻

我是变态嗯嗯嗯

去搞h了

反正早晚是鸽嗯嗯嗯

莫黎[看置顶!!]

今天莫名的有了一些感想


我突然发现我现在写文都是在完任务一样


每次到定的更文时间才会码一些字


平时的时候,都不想打开码字软件


还记得我最开始的时候一天码好多文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莫名的开始了敷衍了事


有时候逛一逛tag


也会发现有很多弃了文的大大


其实我想弃文好多次,每次更完一章文我看着热度看着阅读量,真的是日落千丈


粉丝量也是一直再掉,哎,有点心慌的感觉😂


每当我有了弃文想法的时候


我都会看一看粉丝列表,看一看以前的文,看一看大家给我鼓励加油的评论,就感觉,挺好的,我也不是没有人理嘛😂😂


偷偷告诉你们知...

今天莫名的有了一些感想


我突然发现我现在写文都是在完任务一样


每次到定的更文时间才会码一些字


平时的时候,都不想打开码字软件


还记得我最开始的时候一天码好多文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莫名的开始了敷衍了事


有时候逛一逛tag


也会发现有很多弃了文的大大


其实我想弃文好多次,每次更完一章文我看着热度看着阅读量,真的是日落千丈


粉丝量也是一直再掉,哎,有点心慌的感觉😂


每当我有了弃文想法的时候


我都会看一看粉丝列表,看一看以前的文,看一看大家给我鼓励加油的评论,就感觉,挺好的,我也不是没有人理嘛😂😂


偷偷告诉你们知道秘密,每次我写完一章文之后我都不会回过头去看,看的时候会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最后啊,挺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也谢谢大家关注我


就这样吧,我又说了一堆废话😂😂


一口私奔

在这里严重警告我未来的男朋友:我希望他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带别的女生回我家(迪士尼)

我很介意很介意很介意

在这里严重警告我未来的男朋友:我希望他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带别的女生回我家(迪士尼)

我很介意很介意很介意

女生徒

情緒是獨立存在的,開心與不開心,都不是屬於我的,

開心時有開心的理由,不開心時有不開心的理由,

開心時可能有不開心的理由,不開心時也可能有開心的理由。

早起,做了料理,清掃房間,運動,讀書溫習,專註且能專註。

早起,做了料理,清掃房間,運動,讀書溫習,卻不能專註。

做了蠢事,卻被自己逗笑。

聽到壹個笑話,眼淚卻掉了下來。

為什麽,

拼命想找到理由,卻找不到。

我真的害怕了,情緒褪去湧上來的偏頭痛。

我也很討厭,猛烈的歡喜和悲痛總是沒有什麽緣由並行來襲。

情緒是獨立存在的,開心與不開心,都不是屬於我的,

開心時有開心的理由,不開心時有不開心的理由,

開心時可能有不開心的理由,不開心時也可能有開心的理由。

早起,做了料理,清掃房間,運動,讀書溫習,專註且能專註。

早起,做了料理,清掃房間,運動,讀書溫習,卻不能專註。

做了蠢事,卻被自己逗笑。

聽到壹個笑話,眼淚卻掉了下來。

為什麽,

拼命想找到理由,卻找不到。

我真的害怕了,情緒褪去湧上來的偏頭痛。

我也很討厭,猛烈的歡喜和悲痛總是沒有什麽緣由並行來襲。

一口私奔

喜欢你喜欢到我自己都羡慕你能有人这么喜欢你

喜欢你喜欢到我自己都羡慕你能有人这么喜欢你

绝情坑主乱码字

春花秋开

05 暮色

=============================

【04:http://jueqingkengkengzhu.lofter.com/post/1e24c521_1c949db20

=============================


春天的栎城没有暮色。

你看到斜晖,时间还远不到黄昏。你等到黄昏,天光已暗去。谁会把路灯光投下的影叫做暮色?

她穿了件黑风衣,很简洁的样式。头发披着,戴一顶米白色灯芯绒画家帽。她自然知道栎城风大,所以围巾也准备了大尺寸,黛灰色的,又轻又软,堆在脖子上蓬蓬松松,能藏起她小半张脸。她在帽子和围巾中间露出素眉青眼,眉睫之下滢滢...

05 暮色

=============================

【04:http://jueqingkengkengzhu.lofter.com/post/1e24c521_1c949db20

=============================


春天的栎城没有暮色。

你看到斜晖,时间还远不到黄昏。你等到黄昏,天光已暗去。谁会把路灯光投下的影叫做暮色?

她穿了件黑风衣,很简洁的样式。头发披着,戴一顶米白色灯芯绒画家帽。她自然知道栎城风大,所以围巾也准备了大尺寸,黛灰色的,又轻又软,堆在脖子上蓬蓬松松,能藏起她小半张脸。她在帽子和围巾中间露出素眉青眼,眉睫之下滢滢然如兽物,真就是昔年光景依稀放大了一号儿的样子,而天光昏暗把他错失的那段时间也隐去。

手明明握住一条胳膊,温度和弹性都真实存在,他依旧生出惧意,怕是握住一场虚空。

即使没在冰面上,她依然像片羽毛。

洪烁想,这一次竟然又捉住了她,他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周五是商用冰场容易忙碌的时候。这里地方偏,他们卡着接近饭点的时段来碰碰运气,果然赶上一个宽余的场子。

和以前清场训练还是很不同的。场内外总还有闲杂人来回攒动,随时干扰他的视线。

这里场馆的观众席出入门,比当年邺城的老体育中心多出一倍,真正的四通八达。外场走廊安置的洗手间、休息室,数量足以让许多资深体育馆惭愧。而人有两条腿,偏只能走一个方向。

怎么看都是件概率约等于没有的事儿。

但她分明站在眼前,从小到几乎没有的概率里走来,再一次被他拉住,再一次朝他回头。

哪怕这个回眸画风好像不怎么和善。

一头回眸的小老虎。

洪烁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儿什么,张口却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她。她终究没有能够成为洪家的孩子。他从父亲和母亲生前的闲谈中无意听到、之后在心里一笔一划写过无数次的那个名字,已经万万不能出口。她去疏敕用的名字又太生,他独处时试过对着墙默念,怎么听那都不是她。

可是——难道要他时至今日,再当面喊出福利院给她那名字?

喊出来他就是一混蛋。

洪烁刚滑完一场冰,又一路飞跑,乍乍站定,全身血液似乎都冲到脑门儿上,非但话说不出,握住她胳膊的手竟也像没了知觉,越发不能判断眼前人是真是幻。

手中的胳膊挣了挣,从他掌心脱出来。她对他的短暂瞋视随即也结束。

“你——”他就像身上什么零部件儿被扯掉了,没来由一阵发慌。

她把围巾向上又拉了拉,让面容被掩去更多,示意他向后看。

“回去吧。你教练和队友在等你。”

她的声音脆生生,又说不上来哪里哑黯。

洪烁这次反应可快极了,不等她转身先随便什么地方一把攥住再说。

“先吃饭。你胃不好,到点了不能挨饿。”

她一怔,被他攥住的手腕没有立即挣扎。于是被他拖着越走越快。

“你听谁说的?”

“有什么好问,我反正就是知道。”洪烁背对她头也不回地边走边嘟囔,“问也是我问你。峳国这么大你怎么找到我的……”

感觉到手掌心里的腕子似乎极其轻微地哆嗦了一下,他仍不大敢回头。

他幼年听过很多版本那种一回头人就没了的恐怖故事,多少有心理阴影。于是很晚很晚才知道,自己因此错过了某个稍纵即逝的瞬间:身后的人望着他怔怔地发呆,嘴角轻扬,眼角氤氲。

不过在那个“很晚很晚”的时刻,黎熠也没好意思说实话——那时她并没有“找”到他。

确切说,她是“等”到的。

峳国这么大,只有一个栎城。

抵达栎城那天,黎熠刚出高铁站,陌生的街景和熟悉的气息就扑上她的脸。

这座城市在峳国地理位置靠边,四舍五入算与疏敕接壤。某个小鬼曾一本正经地议论,两国如果交战,它必定是道防线,鼓捣鼓捣还能组织反攻解放疏敕的那种。说完就让他爸一巴掌摁住脑袋顶:“好战非良将,你将来还未必能做大将。”屁股上还挨了他哥一脚:“你先滑赢了今天那几个疏敕小孩再说大话不迟。”

她那时只顾笑,后来翻查了些书,却知道他说的不算错。古峳国几个著名帝王确实先后在这里驻重兵、布防线、守国门,栎城附近也确实爆发过不同规模与疏敕人的争战。后来和平鸽一放飞,天知道哪一任地方官奇思妙手,又给它操作出个“国际化”冰雪休闲城市来。苦寒、缺水、土地贫瘠……种种毛病全都包装成了地方旅游文化特色。冰雪运动场地变成整条现代化人造风景线里极好的装点。两个历史上的交战国在双双走进“和平与发展”时代后,又共同建立起“相爱相杀”的体育外交,它们是标志也是见证。

这座城的气候也和疏敕相近。短夏长冬,春秋两季体感极其不舒适。她在疏敕的最繁华地区花了三年时间去适应环境。只是适应就不必谈情分。情分一词怎么用都太沉,要你掏心掏肺似的。但假装繁荣的栎城,她就是喜欢。连道路两边叫卖地图、拉出租生意、推销快捷酒店的嘈杂声也喜欢。连放心早餐摊位上既不便宜也不可口的豆浆也喜欢。

回忆是最好的滤镜。

黎熠出站后先去买了张地图。峳国近几年铆着劲儿发展,新印发的城市地图通常会把当地形象工程标得明明白白。她很快从地图上锁定目标:凫岛体育中心。

之后一周,明业丰每天在微信里苦口婆心。他觉得她应该是在峳国人修的高铁线上坐傻了。要不就是烧没退利索。认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一天天打卡式蹲守,这种弱智行为,狗血电视剧才这么写,他认识的她打死也干不出。她要找的又不是真的路人甲,她也早就不是那个来历不明孤立无援的福利院少女,她现在身边有他还有她的母亲,她何至于此?

黎熠从未见识过老母鸡护崽儿般喋喋不休的明业丰,起初懵住了,当天下午也就习惯了,索性给他配了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jpg”的背景设置。她每天坐在观众席上,每天都能被这个聊天界面逗笑。

昔日战友一条接一条,她只回过一条,是条语音。

——没事儿,我挺好的。小明老同志您早生贵子。

把小明老同志气的丢回来一打表情包。

洪烁凑巧在满一周那天出现时,她感觉到恍惚。

倒是不陌生他那几个跳。那几跳当初怎样一个一个磨出来,她不曾目睹也有过耳闻。她甚至知道他当时的舞伴对他那些微词,他集齐五种三周之前吃过的那些闷亏。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他们分别的时光,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久,消磨掉许多锐气和勇气,又打磨出太多棱角和尖刺。

黎熠也留意到他做33前那段深刃助滑。一条优美的弧线,提醒她时移势易。冰场四周立起的护栏护住了她,她安心躲在这绝佳掩体后面,呼吸都轻了几分。这里的距离可真好,他看不见她。否则仓促间她怎知道应该用哪种方式同他说话?

他已不是在她身后划拉企鹅步的小奶团子,也再不是那个人前闷葫芦、只会对着她嚷嚷小爷誓死不走冰的中二少年。他浑身上下太多的细节已变了。可她对他作为选手和一个故人的印象,都还定格在她离开峳国之前。

到疏敕后,她很快开始封闭式康复训练。母亲要求外界任何消息都与她保持相对隔绝。她没有反对。那时她已经十九岁,她知道自己缺了太多课,再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等她结束这场不得不为的隔离,另一国度的小众体育圈已几乎变了天。青年组的人走人留何其不足道,国际赛场消匿了某个人名更是稀松平常。

黎熠想,或许当年她这一走,在峳国也同样就此完全没有了痕迹。

【不懂就问,吃饭走神儿是疏敕的什么特别集训项目?迷惑.jpg】

她这才发现自己微信里多出了一个陌生号的对话框。

脚趾头想也知道那是谁:昵称填个句号,头像是一堆洗过没煮的红薯。

——EXM?这货什么时候加的她?

她刚想到一种可能性,第二条消息又蹦出来:

【你再多走神一会儿,我能顺手把备注也改了。】

一边儿的某人该吃吃该喝喝面色如常,可她太知道这是什么表情了。

哪儿都没破绽,就眉梢眼角忍不住隐隐约约小跳两下。

每次干完什么坏事儿他都这样。

黎熠当即决定,回去就把手机换成指纹解锁——刷脸这黑科技安全性还是太不靠谱了。

说也邪性,分明没有看见他用手机,消息却接二连三往外发。

下一条相当缺德:

【我马上吃完了。你想不想一个人留在这儿继续吃?】

黎熠气结。有这么威胁人的吗?在场这许多人她没有几个认识,他心知肚明。

一顿简餐几乎从低气压吃成高血压,她开始检讨自己是不是回到母亲身边好日子过习惯了才越变越矫情。事实证明,什么仿佛隔了一百年,什么不知道怎么说话,到了炸毛状态下全都不存在,只有想暴揍某人的念头真真切切。

【523号休息室,等你】

哦吼!那就约个架吧,谁怕谁。

又不是没打过。

虽然……大概率是打不过的。

推开523号休息室的门,就看见他背靠窗子坐了张沙发椅,捧着一只草绿文件夹发呆,文件夹封面有黑马克笔写的明黄便利贴。仨颜色撞在一起很是扎眼。黎熠脑子里沸腾的血液开始冷却。靳杨的人,她说不上多熟悉;靳杨的字,她还是有记忆点的。

几小时前冰场上,一切历历在目。

她那时本是要离开,怎么就让他三言两语拖来了这里吃饭?

还是这样尴尬的场面……

洪烁结束发呆思绪回笼抬起头,凑巧看到她目光黏在文件夹上,人呈现出一种灵魂出窍似的凝滞状态。他站起来,把那绿汪汪的一沓东西平托到她眼前晃了晃。

“嗯?”凝滞的灵魂活了,虽然那懵圈样子宛如一个婴儿午觉没睡醒。

好像……有点萌。

鬼使神差地,洪烁问她:“我是不是又长高了呀?”

声音很轻也很低。黎熠才略回过神儿又让他问怔忡了,下意识目光逡巡着去找他头顶在哪儿。

——什么时候不留神他们站得这样近?

——等等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她还没回答他,竟然就认真思考起她自己的疑问来,滢滢然近乎审视的目光小兽物般悠来悠去,看得他心虚别开了脸。

黎熠恍然:原来是那时候。

起初她八岁,他六岁。她看他需要低头弯腰,他蹬上冰鞋只能追在她身后。

后来他八岁,她十岁。陆上练习,他踮着脚,眼皮翻得老高,说明年我就不比你矮了,不信打赌。

他没赌赢,一直挨到十岁,个头才终于比她高了那么一丢丢。就不到0.5公分。体测时他软磨硬泡,说什么也要用上最精确的电子仪器,为这肉眼看不见的身高差验明正身。

十一岁他站在了许多小双男伴曾经站过的那个位置,而她并没有站在被安排好码成一顺边儿的女孩子当中。十三岁的她,不考虑年龄倒差这一劣势,相对于教练们一贯的选材标准,本身也太高了些。所以热闹是他们的,与她无关。她绕开那片冰面,在安全区域自顾自做着旋转练习。她的世界随着视线转动起来。她默默猜想,等身体静止那一刻,是否还会在他脸上看到以前那种……失望又不服气的神情。但没有。他拉住她滑向场边的她教练。他把她转了个面儿,让她侧对教练直立,自己脱下冰鞋贴背站到她身后。

他问她的教练,他的大哥:事实胜于雄辩,你自己看,我是不是又长高了?

那时他的袜子应该让冰面濡湿了吧。

但教练冷冷告诉他,这远远不够。

他尚未变声,嘟囔的童音还那样明亮:明年就不会远远不够了,不信打赌。

她忍不住偷偷瞄他,发现背后的小大人也正微微别过脸。他面色如常,可是耳根红红的,颜色就像洗干净没煮的红薯的皮。

“你不是本来就挺高的吗?”黎熠听到二十二岁的自己,声音也很低,很轻。

裸眼观测他现在有一八二吧?一身腱子肉寻常运动服已经隐藏不住。

——但是你哥哥说的话并没有错,这远远不够。

——哪怕现在这样,也还是不够。

可她的回答仿佛让他很愉快。卧蚕频现、兔牙懒得藏那种愉快。说话语气坐了氢气球那种愉快。整张脸各种曲线跃跃欲试拉不平那种愉快。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松口气坐了回去,又拖来一张休息椅给她。

——嗯,还有恨不能当场葛优瘫那种愉快。

——真是个笨蛋。

“刚在栎城待了一周。”黎熠没有坐,顿时居高临下。

——轻松愉快的氛围长不过一秒是什么情况?忧伤……

“那……你的签证有多久?”洪烁声音又压低了。

黎熠稍一犹豫,实说了:“我不需要签证。”

这话信息量好像挺大,洪烁觉得自己没缓过来。

“……凫岛太偏了。你……还是尽量找方便吃饭的地方。好一点的场地也不是没有。”

她也不知忧虑什么,随口扯个理由:“我喜欢清净,就选了这儿。”

“……哦。”他像是找不着别的话了,象征性答应一声,似乎声音和思绪都陷入茫然。

词穷之际,还是手边那绿汪汪的文件夹给人以提示。

心念一转,洪烁又来了精神。

“如果……”

他想说话,让她抢了先。

“我妈妈在办一些手续。等她那边尘埃落定,我就会离开这儿。”

她说完就转身往外面走去了。一如既往,绝不回头。

洪烁觉得,想漱口让漱口水呛一喉咙,应该就是他现在这种感觉。幸亏这是休息室不是盥洗室,周围没有镜子让他看到自己估计很精彩的表情。

“对了。”绝不回头的人忽然在门口站了站。

跟着,一头回眸的小老虎2.0。

“我会去参加那个选拔训练营。”

“所以——邺城见。”




=========================================


昨天其实早已经写到差不多可以一更结束的地方。考虑今天日子特殊,最终决定再加更1K,凑个热闹。

结果加更了快2K……行吧,送礼不怕多。

言情苦手已经使出洪荒之力了。不甜也别来找我。

最后,PS,本更故意完全没有分段——主CP不拆。


祝鹅妹生日快乐。

——即兴加更的坏处是,会有很多地方毛毛躁躁但是懒得改。


懿儿

与母上大人的对话——

我:“所以国家爸爸是对的!”

母上:“不是‘祖国母亲’吗?什么时候又变成父亲了?”

我:“嗯?”

我爹:“大概行事手段比较强硬所以是父权的象征?”

我:“……”


引人深思嗷。
[图片]

与母上大人的对话——

我:“所以国家爸爸是对的!”

母上:“不是‘祖国母亲’吗?什么时候又变成父亲了?”

我:“嗯?”

我爹:“大概行事手段比较强硬所以是父权的象征?”

我:“……”


引人深思嗷。

一口私奔

我知道落日会消失 玫瑰会枯萎

知道爱是转瞬即逝

真心是瞬息万变

知道热情没法持续

可我就是隔着两千多公里的距离想你

就是隔着屏幕想你

隔着大海想你

隔着时差 每天每天每夜每夜的想你

又只能对你说上一句 晚安 

而已


我知道落日会消失 玫瑰会枯萎

知道爱是转瞬即逝

真心是瞬息万变

知道热情没法持续

可我就是隔着两千多公里的距离想你

就是隔着屏幕想你

隔着大海想你

隔着时差 每天每天每夜每夜的想你

又只能对你说上一句 晚安 

而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