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胡适

13016浏览    398参与
Сладкий чай

失踪多年的沙雕博主回来了

抱图转载随意,标明出处就行

别找我要原图 谢谢

失踪多年的沙雕博主回来了

抱图转载随意,标明出处就行

别找我要原图 谢谢

静之

梦与诗


都是平常经验,

都是平常影象,

偶然涌到梦中来,

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语,

偶然碰着个诗人,

变幻出多少新奇诗句!

醉过才知酒浓,

爱过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诗,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自跋)这是我的“诗的经验主义”(Po-etic empiricism)。简单一句话:做梦尚且要经验做底子,何况做诗?现在人的大毛病就在爱做没有经验做底子的诗。北京一位新诗人说“棒子面一根一根的往嘴里送”;上海一位诗学大家说“昨日蚕一眠,今日蚕二眠,明日蚕三眠,蚕眠人不眠!”吃面养蚕何尝不是世间最容易的事?但没有这种经验的人,连吃面养蚕都不...

梦与诗


都是平常经验,

都是平常影象,

偶然涌到梦中来,

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语,

偶然碰着个诗人,

变幻出多少新奇诗句!

醉过才知酒浓,

爱过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诗,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自跋)这是我的“诗的经验主义”(Po-etic empiricism)。简单一句话:做梦尚且要经验做底子,何况做诗?现在人的大毛病就在爱做没有经验做底子的诗。北京一位新诗人说“棒子面一根一根的往嘴里送”;上海一位诗学大家说“昨日蚕一眠,今日蚕二眠,明日蚕三眠,蚕眠人不眠!”吃面养蚕何尝不是世间最容易的事?但没有这种经验的人,连吃面养蚕都不配说。——何况做诗?

(九,一〇,一〇。)


静之

一笑


十几年前,

一个人对我笑了一笑。

我当时不懂得什么,

只觉得他笑的很好。

那个人后来不知怎样了,

只是他那一笑还在:

我不但忘不了他,

还觉得他越久越可爱。

我借他做了许多情诗,

我替他想出种种境地:

有的人读了伤心,

有的人读了欢喜。

欢喜也罢,伤心也罢,

其实只是那一笑。

我也许不会再见着那笑的人,

但我很感谢他笑的真好。


一笑


十几年前,

一个人对我笑了一笑。

我当时不懂得什么,

只觉得他笑的很好。

那个人后来不知怎样了,

只是他那一笑还在:

我不但忘不了他,

还觉得他越久越可爱。

我借他做了许多情诗,

我替他想出种种境地:

有的人读了伤心,

有的人读了欢喜。

欢喜也罢,伤心也罢,

其实只是那一笑。

我也许不会再见着那笑的人,

但我很感谢他笑的真好。


静之

小诗


也想不相思,

可免相思苦。

几次细思量,

情愿相思苦!


有一天我在张慰慈的扇子上,写了两句话:“爱情的代价是痛苦,爱情的方法是要忍得住痛苦。”陈独秀引我这两句话,做了一条随感录(《每周评论》二十五号),加上一句按语道:“我看不但爱情如此,爱国爱公理也都如此。”这条随感录出版后三日,独秀就被军警捉去了,至今还不曾出来。我又引他的话,做了一条随感录(《每周评论》二十八号)。后来我又想这个意思可以入诗,遂用《生查子》词调,做了这首小诗。

(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小诗


也想不相思,

可免相思苦。

几次细思量,

情愿相思苦!


有一天我在张慰慈的扇子上,写了两句话:“爱情的代价是痛苦,爱情的方法是要忍得住痛苦。”陈独秀引我这两句话,做了一条随感录(《每周评论》二十五号),加上一句按语道:“我看不但爱情如此,爱国爱公理也都如此。”这条随感录出版后三日,独秀就被军警捉去了,至今还不曾出来。我又引他的话,做了一条随感录(《每周评论》二十八号)。后来我又想这个意思可以入诗,遂用《生查子》词调,做了这首小诗。

(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静之

风打没遮楼,月照无眠我。从来没见他,梦也如何做?

—生查子


风打没遮楼,月照无眠我。从来没见他,梦也如何做?

—生查子


静之

病中得冬秀书


岂不爱自由?此意无人晓:情颇不自由,也是自由了。

病中得冬秀书


岂不爱自由?此意无人晓:情颇不自由,也是自由了。

静之

沁园春

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是我二十五岁的生日。独坐江楼,回想这几年思想的变迁,又念不久即当归去,因作此词,并非自寿,只可算是一种自誓。

弃我去者,二十五年,不可重来。看江明雪霁,吾当寿我,且须高咏,不用衔杯。种种从前,都成今我,莫更思量更莫哀。从今后,要那么收果,先那么栽。忽然异想天开,似天上诸仙采药回。有丹能却老,鞭能缩地,芝能点石,触处金堆。我笑诸仙,诸仙笑我。敬谢诸仙我不才,葫芦里,也有些微物,试与君猜。

沁园春

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是我二十五岁的生日。独坐江楼,回想这几年思想的变迁,又念不久即当归去,因作此词,并非自寿,只可算是一种自誓。

弃我去者,二十五年,不可重来。看江明雪霁,吾当寿我,且须高咏,不用衔杯。种种从前,都成今我,莫更思量更莫哀。从今后,要那么收果,先那么栽。忽然异想天开,似天上诸仙采药回。有丹能却老,鞭能缩地,芝能点石,触处金堆。我笑诸仙,诸仙笑我。敬谢诸仙我不才,葫芦里,也有些微物,试与君猜。

静之

回头你我年老时,粉条黑板作讲师;

更有暮气大可笑,喜作丧气颓唐诗。


那时我更不长进,往往喝酒不顾命;

有时尽日醉不醒,明朝醒来害酒病。


回头你我年老时,粉条黑板作讲师;

更有暮气大可笑,喜作丧气颓唐诗。


那时我更不长进,往往喝酒不顾命;

有时尽日醉不醒,明朝醒来害酒病。

拥袖

赵元任夫妇曾经想送给胡适 二千一百本的《四部丛刊》

胡适表示真的不要送 实在没地方放 请他们寄到别的地方

摘自 胡适致友人书(中册)

赵元任和杨步伟这对 太可了!!!!!!!!!!!!!!!!!!!!

赵元任夫妇曾经想送给胡适 二千一百本的《四部丛刊》

胡适表示真的不要送 实在没地方放 请他们寄到别的地方

摘自 胡适致友人书(中册)

赵元任和杨步伟这对 太可了!!!!!!!!!!!!!!!!!!!!

碎水一抔

适之戏剧性的一幕(搬运自微信朕说公众号)

适之戏剧性的一幕(搬运自微信朕说公众号)

紫色的鱼

我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胡适

我见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胡适

林翳蝉风

去年闲着做着玩,民国还是蛮有意思的,tag瞎打

涉及的梗都忘得差不多了....供开始学现代文学史的朋友们会心一笑

迅哥儿那个是他为了不让男客们吃光零食就弄了很多花生待客哈哈哈,没记错是他日记里写的。郁达夫和徐志摩的也是日记。郭沫若的大家可以看一看《天狗》,李金发那个是因为老陈留学法国嘛。郁达夫的头像也可以在他的作品里找答案(笑

去年闲着做着玩,民国还是蛮有意思的,tag瞎打

涉及的梗都忘得差不多了....供开始学现代文学史的朋友们会心一笑

迅哥儿那个是他为了不让男客们吃光零食就弄了很多花生待客哈哈哈,没记错是他日记里写的。郁达夫和徐志摩的也是日记。郭沫若的大家可以看一看《天狗》,李金发那个是因为老陈留学法国嘛。郁达夫的头像也可以在他的作品里找答案(笑

宇宙第一奇迹少女

1.比普通茶馆更不普通的茶馆

文豪天朝衍生,感覺大家代餐代的很辛苦於是寫了這樣的東西,希望各位可以喜歡。

————————

通易坊向来是个清净地方。

我脚下的高跟鞋发出“嗒嗒”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十分清晰,这声音挺好玩,但我是真的讨厌穿高跟鞋。

有了这样的声音作为背景,我想起了我第一天入职的情形。那天是我头一次穿高跟鞋,在寒风中站了足足半个小时。

算了,悲伤的过去不必再提,我走到茶馆门前,抬头看了看挂着的“潇迹茶馆”的木头牌匾。大门上还挂着锁,看起来是没有人在,大概大家都去跑任务了,我从包里摸出来钥匙开了锁进门。

小厨房里的水壶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我从储藏室里拿出装龙井的小罐,洗涮好我常用的茶具,趴在...

文豪天朝衍生,感覺大家代餐代的很辛苦於是寫了這樣的東西,希望各位可以喜歡。

————————

通易坊向来是个清净地方。

我脚下的高跟鞋发出“嗒嗒”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十分清晰,这声音挺好玩,但我是真的讨厌穿高跟鞋。

有了这样的声音作为背景,我想起了我第一天入职的情形。那天是我头一次穿高跟鞋,在寒风中站了足足半个小时。

算了,悲伤的过去不必再提,我走到茶馆门前,抬头看了看挂着的“潇迹茶馆”的木头牌匾。大门上还挂着锁,看起来是没有人在,大概大家都去跑任务了,我从包里摸出来钥匙开了锁进门。

小厨房里的水壶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我从储藏室里拿出装龙井的小罐,洗涮好我常用的茶具,趴在一边的桌子上,望着窗外出神。没多久想起今天穿的是正装,趴着会让胸前的衣服变得皱皱巴巴,于是又赶紧坐好。

我很喜欢坐在窗边,看着街道上的人和事,即使现在街上还没人,但我还是愿意坐在这儿。

我不喜欢这身衣服,不舒服也不方便,就像脚上的那双高跟鞋。但今天将要迎来“重大转折”,我觉得应该认真对待才行。

“重大转折”“重大转折”

这到底是什么呢?

昨天他们打牌的时候,为了防止徐用能力出千,胡老师预测了一下,发现徐在明天(也就是今天)会迎来“重大转折”。爱玲觉得十分有趣,便耍赖让胡老师也预测了一番,结果显示爱玲在今天也会遇到“重大转折”。我觉得很有意思,也想预测一次,但我想胡老师在短时间内频繁地使用能力大概会吃不消,于是作罢。不过周老师提出可以直接预测明天的茶馆,胡老师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就照做了,得到的卦象却仍是“重大转折”,这预示着茶馆大概会与之前有所不同了吧。

 

“林大美人,早上好,在下可否有幸片刻之后享用一杯美味的咖啡呢?”徐晃晃悠悠地从他的房间里出来。

这人叫徐志摩,我的同事之一,也是我上班第一天就被关在门外的罪魁祸首。入职函上标粗了八点准时到岗,我在七点五十到了茶馆门口,门上挂着“暂不营业”的木牌,我就站在门外等着他们“营业中”,但八点半周老师夜巡回来才放我进去,最后得知是这家伙烧炸了一个咖啡机,做贼心虚地收拾残局才翻了牌子。而他居然还强词夺理地解释说是因为他在房间里等着新人来敲门报道。

对此我实在没有什么话可以表达我心中的复杂。

“我在泡茶,你自己弄。”我发誓我没有在记仇的意思,为了证明,我补上一句:“大早上起来喝咖啡不好,冰箱里还有昨天我烤给爱玲的小饼干,你拿出来吃吧。”

“什么啊!爱玲昨天晚上偷着下楼来把饼干都吃完了!我还没有尝到你亲手做的小饼干,她居然就吃完了!”

“我到时……”

“还有,今天早上是你把门打开了?你要准备营业了?”

我有时不得不承认,徐的话没人能接住,徐的思路没人能跟的上。

“是我啊,不然我怎么进来?”

“这不太妙啊,大早上我上哪儿找人把门锁上啊?大美人你今天有旷工的打算吗,走的时候顺便从外面把门锁上吧。”

“你到底为什么执着于锁门啊。”教唆同事旷工的人真的没问题吗?!

“因为要有“重大转折”了啊,茶馆现状不是保持的很好吗?为什么要改变呢?”啊……真是,原来是这种奇怪的原因吗,这种事情难道是关门就可以避免的吗?我没有再理会徐的意思,走进小厨房,端水泡茶。

“啊!胡哥早啊!”徐又开始讲话了。

“早上好,小徐。”我听见胡老师的声音了,所以周老师也在吗?还有谁被一起锁在茶馆里吗?

“胡哥要出门吗?出门的时候帮忙锁一下门吧。”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请求啊,会被拒绝的吧,这样的人。

“锁门真的会有用吗?我更相信我的卦象。”对嘛,这样才对啊,关门怎么会有用啊,万一是上面来的任务,关门也无法阻止不了吧。

我端着水出来,说:“胡老师早上好,喝点茶吗?”

“早上好。”胡老师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了。”

“该来的总要来,所有的事情都会走在铺好的路上。”胡老师走到窗边坐下,开始他的每日盯梢,盯梢对象是街对面的那家古董店——山海阁。我泡好茶,在每个人面前摆上一杯,又去厨房拿了些点心,再无人讲话。

安安静静地吃完早茶,徐和胡老师下了楼,我就在二楼坐班。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整个上午没有一个客人。

没有人,我倒也乐得清闲。

通易坊向来没有什么人,即使五百米内有一座全世界都闻名遐迩的塔来吸引游客。通常只有附近两所中学放学了才会有车子挤在这条路上,几个学生结伴来喝咖啡吃蛋糕。楼上向来没有多少人,坐班也只不过是在这里看看书,顺便关注一下对街的古董店。

少客的茶馆养着不少人,尽管每月几乎没有盈利。毕竟,拿国家钱办事的茶馆主业也不会是咖啡,茶或者小蛋糕。我们是整个长安城里最大的官方组织,为了维护世界和平而作出努力,为了维护社会秩序而献出精力,致力于长安城变得更美好。听起来倒挺像那么回事的,但其实……就是做做打杂跑腿善后的事情,硬要说有什么有挑战性的委托,也就是找找猫狗送送快递。毕竟,我们也就是比普通人稍微不那么普通一点的人。

街上零星走过几个学生,不久学生们三五成群地路过。我听见楼下好似拆家的动静,下了楼。

胡老师不在,吧台上放着徐的诗集和喝了一半的咖啡,爱玲在门外哐哐哐地砸门,徐在吧台里面翻箱倒柜,大概是在找钥匙,我叹了口气,把钥匙从门缝塞出去。

“谢谢姐。”

“中午吃什么?”我笑着问她,虽然我感觉早茶时间没过多久,但爱玲已经中午放学回来,那大概就是到吃饭时间了。

爱玲看起来气呼呼的,也是,被锁在门外心情肯定不会好。

“我们出去吃,今天徐叔请客。”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爱玲的重音在“徐叔”上,好像还带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叔啊!今天是工作日,你锁什么门?”

糟糕,又要开始了。

“回避“重大转折”,小美女,我不是有意的。”

“回避“重大转折”?把门从外面锁上?啊?怎么这么笃定“重大转折”一定是外来的?万一又是你烧炸了一个咖啡机呢?”

“这不是……”

“而且你哪次见到胡叔的预测不准的?有变化不好吗?茶馆不挣钱,我买裙子买口红的钱从哪来?变化不好吗?万一是我们终于要开业了呢?”

“说的有道……”

“我说的当然有道理。”

“为了显示你道歉的诚意,叔,今天午饭你来请。”

“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徐松了口气。

 

“欢迎光临~”

门口的橘子灯亮起来,我们齐齐向门口看去,一个黑发蓝裙的女子出现在店里。

芋茸馄饨

穈先生自称“受了梁先生无穷的恩惠”,而我大抵是同时受了穈先生和梁先生无穷的恩惠。
何其有幸。

ps:本想等到圣诞节再发动态,可这几段实在太可心了。于是忙不迭亮骚。

再次ps:分明是《四十自述》,我却从中看出了好些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穈先生自称“受了梁先生无穷的恩惠”,而我大抵是同时受了穈先生和梁先生无穷的恩惠。
何其有幸。

ps:本想等到圣诞节再发动态,可这几段实在太可心了。于是忙不迭亮骚。

再次ps:分明是《四十自述》,我却从中看出了好些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藏痣

王先生在他的长信里说了几句很感慨的话,我认为很值得附录在此。

他说:“我是当初反对取缔规则最力的人,但是今日要问我取缔规则到底对中国学生有多大害处,我实在答应不出来。你是当时反对公学最力的人,看你这篇文章,今昔观察也就不同的多了。我想青年人往往因为感情的冲动,理智便被压抑了。中国学校的风潮,大多数是由于这种原因。学校中少一分风潮,便多一分成就。盼望你注意矫正这种流弊。”

我是赞成这话的,但是我要补充一句:学校的风潮不完全由于青年人的理智被情感压抑了,其中往往是因为中年人和青年人同样失去了运用理智的能力。专责备青年人是不公允的。中国公学最近几次的风潮都是好例子。


一九零八年中国公学和中...

王先生在他的长信里说了几句很感慨的话,我认为很值得附录在此。

他说:“我是当初反对取缔规则最力的人,但是今日要问我取缔规则到底对中国学生有多大害处,我实在答应不出来。你是当时反对公学最力的人,看你这篇文章,今昔观察也就不同的多了。我想青年人往往因为感情的冲动,理智便被压抑了。中国学校的风潮,大多数是由于这种原因。学校中少一分风潮,便多一分成就。盼望你注意矫正这种流弊。”

我是赞成这话的,但是我要补充一句:学校的风潮不完全由于青年人的理智被情感压抑了,其中往往是因为中年人和青年人同样失去了运用理智的能力。专责备青年人是不公允的。中国公学最近几次的风潮都是好例子。


一九零八年中国公学和中国新公学两所学堂分立合并的历史,胡适写于一九三一年,写成之后他怕自己有不正确不公平的地方,就送给当年中国公学董事之一的王先生,请他批评修改。

睡不着

8月23日去胡适故居的时候正好是北大(好像是...)捐赠胡适先生雕像(p2)的第二天


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第一个看到这个雕像的拜访者/滑稽

8月23日去胡适故居的时候正好是北大(好像是...)捐赠胡适先生雕像(p2)的第二天


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第一个看到这个雕像的拜访者/滑稽

藏痣

念古文而不讲解,等于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全无用处。

——《四十自述》/胡适


我古文就不是一般的差,喜欢看传奇故事,然而书拿到手却很难读懂,注释一大堆,没几页就头晕晕的,放下就好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读。

《心经》我也背过好多遍,但是理解困难,所以只有第一句很熟,后面就不记得,但是最后一句也非常熟,因为完全不懂意思,每次都多背两遍,加深记忆,“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诶呀我背的好流利啊……【神他妈好流利,丢人不丢人……

念古文而不讲解,等于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全无用处。

——《四十自述》/胡适


我古文就不是一般的差,喜欢看传奇故事,然而书拿到手却很难读懂,注释一大堆,没几页就头晕晕的,放下就好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读。

《心经》我也背过好多遍,但是理解困难,所以只有第一句很熟,后面就不记得,但是最后一句也非常熟,因为完全不懂意思,每次都多背两遍,加深记忆,“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诶呀我背的好流利啊……【神他妈好流利,丢人不丢人……

浅淡紫小林蓁

適之先生鑒:

         先生生辰快樂!不知此信至時,是什麼時日。希望正趕上十二月十七日,以表賀意。

         聞先生已歸國至北京大學任教授一職。甚賀甚賀。近來波士頓逢一場大雪,外出已不敢不戴手套。不知吾國天氣如何?想來不似波士頓之酷寒。吾六年不見之中國,十年不見之姑蘇又如何?

         今歐戰事已息,吾國戰勝。料想吾國百廢待興,不日即可恢復舊國會、段祺瑞下野、徐世昌退職,若能一一實現,豈非大快人心之事。我亦將於明年夏...

適之先生鑒:

         先生生辰快樂!不知此信至時,是什麼時日。希望正趕上十二月十七日,以表賀意。

         聞先生已歸國至北京大學任教授一職。甚賀甚賀。近來波士頓逢一場大雪,外出已不敢不戴手套。不知吾國天氣如何?想來不似波士頓之酷寒。吾六年不見之中國,十年不見之姑蘇又如何?

         今歐戰事已息,吾國戰勝。料想吾國百廢待興,不日即可恢復舊國會、段祺瑞下野、徐世昌退職,若能一一實現,豈非大快人心之事。我亦將於明年夏歸國,助先生研究問題、輸入學理、整理國故、再造文明。

         前幾日受駐美公使少川先生之邀,赴一宴會。匆匆一晤,知其不日將往巴黎代表吾國參會。席間少川先生憂慮不已。嗚呼!吾國雖得戰勝國之名,亦難改貧弱之實。少川先生與適之先生是哥侖比亞大學校友。望先生致信少川先生,談談此事。我以為二位先生相談此事,必有利于國。

         亂說一氣,適之先生!你看著好笑罷?先生的身體如何?望珍攝自重。我個人則窮而且忙。不過尚可維持,先生回信千萬不必資助。杜威先生將往吾國講學,先生聽了很高興罷!待我歸國,第一件事就是到北京大學聽先生的課。

         任、楊兩君皆回國去了。張君催先生多與他通信。那末我也希望在回國前最後一年常與先生來信談談。謝謝。

         今日之中國,各派各主義林立真如杜子美所言“白狐跳樑黃狐立”。每日忙於報上開展,民眾觀之如看戲,實在無益於國。我歸國後第一年,不急於做事。飯碗容易做事難。我欲先遍訪吾國各主要城市,看看有什麼事最可做,再去做。先生以為如何?

         先生入《新青年》編輯部,漸成青年學生之意見領袖。這是先生的榮譽,更是先生的責任。吾之前路渺茫不可知,吾國之前途更甚。我離國千里,很不能飛去槍斃亂民主共和之賊而後快!

         便寫至此罷,再往下說又要耽誤先生治學救國的時間了。我語無倫次,千祈先生原諒。我不善言辭,還望先生體會我的意思。並盼回音。

         先生生辰快樂!巾短情長,縱使相隔千里,見字如面。

                                              生林蓁敬上   

                                    七年十一月廿八日

睡不着
一大会址的百年五四展上的(后来...

一大会址的百年五四展上的(后来又去看了发现变成了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展)


 一直珍藏(?)着这张照片 (真的好喜欢他..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颜值(~_~;)



纪念一下第三年我终于没有忘记他的生日(呵

一大会址的百年五四展上的(后来又去看了发现变成了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展)


 一直珍藏(?)着这张照片 (真的好喜欢他..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颜值(~_~;)




纪念一下第三年我终于没有忘记他的生日(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