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能天使

148.8万浏览    13979参与
箱子里的木头

【能博】诺言(一)

是一个年下的故事!年龄操作有!背景与原作有点相关但不一样!

1.菜鸡的激情短打

2.人物有ooc

3.小学生辣鸡文笔orzzz

4.是架空背景!!!

5.能博szd!!!

以上ok?

go!


能天使拨开对于自己过于高的草丛,属于萨科塔的光翼与光环在逐渐变暗的天色中闪出亮光,但对于位于没有照明设备的郊区来说,这点光亮无济于事,能天使越来越看不清眼前的路。


早知道就不自己偷偷跑出来探险了。


能天使暗自后悔,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使她恐惧,想象那里会跳出书里描述的张牙舞爪的怪物或者长相丑陋的巫女,能天使的眼里有了雾气。


“好痛!呜呜呜……我想回家……”


看不清脚下的路,能天使不小心踩到石...

是一个年下的故事!年龄操作有!背景与原作有点相关但不一样!

1.菜鸡的激情短打

2.人物有ooc

3.小学生辣鸡文笔orzzz

4.是架空背景!!!

5.能博szd!!!

以上ok?

go!


能天使拨开对于自己过于高的草丛,属于萨科塔的光翼与光环在逐渐变暗的天色中闪出亮光,但对于位于没有照明设备的郊区来说,这点光亮无济于事,能天使越来越看不清眼前的路。


早知道就不自己偷偷跑出来探险了。


能天使暗自后悔,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使她恐惧,想象那里会跳出书里描述的张牙舞爪的怪物或者长相丑陋的巫女,能天使的眼里有了雾气。


“好痛!呜呜呜……我想回家……”


看不清脚下的路,能天使不小心踩到石子,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一直憋着的眼泪忍不住滑落。


“呜呜呜……姐姐……莫斯提马……你们在哪里……”


能天使坐在地上,已经陷入黑暗的草丛让她内心的恐惧放大,头上的光环因为主人的心情一闪一闪。


“小朋友,你怎么了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能天使彻底吓破了胆,能天使哭嚎着把自己蜷成一团,还不忘威胁她眼里的“怪物”。


“哇啊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我不好吃!你吃了我我姐姐和莫斯提马是不会放过你的!!!”


博士举着手电筒看着小小的红发萨科塔,感到无奈,自己是看到独属于天使一族的亮光才过来看看这片除了自己无人居住的荒野出了什么事的,


结果好像被当成怪物了。


不过自己也确实是怪物就是了。


博士举起双手在原地蹲下来,表示自己的无害,同时打量这位小萨科塔。


红发……亮瞎眼的光环……怎么越看越眼熟?


博士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位小天使,在脑内回忆一遍自己狭窄的交际圈,终于在某一日的下午找到答案。


这不是上次拜托莫斯提马帮忙找房子的时候在她朋友家的相框里看到的小朋友吗!


看来是迷路了呢,把她送过去吧。


博士微微直起身想要靠近能天使,谁知刚跨出去一步,却引起能天使更剧烈的嚎哭。


“哇!!!!你不要过来!!!”


能天使遮住双眼不愿意去看博士的样子,在她的印象里,突然出现的怪物都是长相狰狞,而且会奇怪魔法的,看一眼就会被定住或者石化。


“呜呜呜……姐姐,莫斯提马你们快来救我啊……”


能天使用沾到泥污的小手抹去不断流出的泪水,在脸上留下一道又一道黑色的印记。


博士叹了口气,决定先掰正能天使的想法。


“莫斯提马的话,我认识她,是那位长着角和尾巴的萨科塔对吧?我是她朋友,不会伤害你的。”


博士制住能天使后退的动作,强行把能天使的双手从眼睛上拿下来,能天使的眼睛还是紧闭不敢去看博士。


“我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


能天使闭着眼睛鼓起嘴巴挣扎的样子让博士头大。


“嗯……你是叫能天使是吗?大概上个月的时候我去过你家,不过那个时候你应该不在。你家的茶几上摆着你和你姐姐还有莫斯提马的合照,我见过哟。”


博士回忆着能天使家里的摆设,努力让能天使相信自己。


“我是叫做能天使,而且家里也确实有这么一张照片。”


能天使见博士说出自己的名字和家里的摆设,停下挣扎的动作,微微睁开眼睛怯怯地看着博士。


“你真的是莫斯提马的朋友?”


能天使眯着眼睛警惕地观察博士,狼狈又可爱的样子让博士不禁露出一个微笑。


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


博士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帕,仔细地把能天使脸上的脏污擦去,末了想摸摸能天使的头,却被能天使偏头躲开。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能天使嘴上仍是不信任博士,其实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


“真的哦,我叫作博士。”


博士把手帕叠好重新放入口袋,而后摸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相册调出一张照片,把屏幕对着能天使。


“你看,这是我们的合照。”


能天使睁开眼,照片里除了熟悉的姐姐和莫斯提马,还有一位从没见过的,留着黑色长发的女性。


能天使对着照片和博士看了看,真的相信了博士的话。


“博士,博士姐姐好,我不知道你是莫斯提马的朋友。”


能天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小手在脸上又留下一道印子,博士不禁“噗嗤”一下笑出来。


“呵呵……跟莫斯提马说的一样,是个可爱的孩子。”


博士露出微笑,环顾一下已经完全陷入黑暗的郊区,牵起能天使的手。


“阿能……?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今天已经很晚了,去市区的车已经停运了,现在回去不安全,你愿意在我家里住一晚吗?”


“可是,可是我怕我姐姐会担心。”


能天使犹豫,姐姐下班回家没看到自己会很着急吧?


“没关系,我可以跟你姐姐说一声,明早我再送你回去好吗?”


博士调出通讯录,将能天使姐姐的电话号码给能天使看。


“好,好吧。”


能天使纠结了一会儿,想到博士带着自己这个时候回去确实不安全,答应了。


“那我打电话给你姐姐咯。”


博士拨出号码,在“嘟嘟”两声提示音后显示了接通。


“喂?”手机里传出的不是能天使姐姐的声音,是莫斯提马的。


“莫斯提马?怎么是你接的电话?”


“她出去找她妹妹了,让我在家里等消息。”莫斯提马的声音中透露出少见的焦急。


“我刚刚在郊区找到一个孩子,看起来好像是她妹妹。”博士把通话模式切为视频模式,将手机屏幕对准能天使。


“莫斯提马!”看到屏幕上熟悉的蓝色身影,能天使刚止住的眼泪又有重新冒出来的趋势。


“阿能?!你去哪里了?!”莫斯提马看到屏幕中闪现出的能天使的脸庞,悬在心上的大石终于落下。


“我和你姐姐找你好久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


“呜……莫斯提马……姐姐……对不起……”能天使被莫斯提马吓得一惊,内心的害怕与内疚让她又一次哭出来。


“好啦,莫斯提马,阿能现在在我这,很安全的。”


博士把哭泣的小天使带入自己怀中,感觉到趴在自己胸口的小身躯因为抽噎一颤一颤的,心下也开始心疼能天使。


“你们工作也太忙啦,整天不着家的,能天使一个孩子肯定无聊,自己跑出来了。”博士轻轻拍着能天使的背,让她顺过气来,“阿能今晚在我这儿住一晚,明早我把她送回去,可以吗?”


莫斯提马被博士道出的话语噎得一顿,她们的工作确实是忙,也因此忽略了能天使,这是不争的事实。


“……好,麻烦你了。”莫斯提马听着能天使小声的抽噎,愧疚在心里蔓延,“帮我和她好好照顾阿能,我们以后尽量多陪陪她。”


“知道啦,你快去找能天使的姐姐,让她放心。”


博士挂断电话想拿手帕给能天使擦擦眼泪,想到已经沾到泥污的手帕,伸向口袋的手一拐弯贴在能天使的脸上,指尖温柔地拭去能天使的泪珠。


“别哭啦,明天就可以见到姐姐啦,今晚就和博士姐姐住一晚上啦。”


博士一把抱起能天使,失重感让能天使下意识抱住博士的脖子。


好香。


能天使的鼻尖传来一阵淡雅的茶香,原本乱成一团的内心逐渐平静。


能天使凑近博士,小脑袋靠在博士的肩膀,想再多闻闻博士身上的味道。


真好闻……


在古朴的香气中,绷紧的身躯彻底放松,紧张了一天的大脑涌上潮水般的睡意,能天使的脑袋一点一点,却还是努力睁开眼睛。


“睡吧,阿能,等等我们就到了。”


博士察觉到能天使的疲倦,轻轻盖住能天使的双眼,哼唱遥远时代的歌谣。


“嗯……博士姐姐……你不是吃人的怪物……你是主派来的天使……”


能天使嘟囔了这么一句,经不住困意在博士怀里沉沉睡去。


“傻天使,哪有天使自己说别人是天使的。”


博士垂下眼眸看着怀里人因为熟睡微微泛红的脸颊,眼里藏着如天上星一般的温柔。


“晚安,小天使。”


博士在能天使苹果般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能天使睡得更舒服,继续朝家走去。


那一天,天晴月明,星幕自天空蔓延,一直到看不到的远方。



我也不知道要写多少,一下子就冲了orzzzz小小能真的好可爱!!!


某良@暑假去哪了

p1 得到礼物的阿能(含快递组成分)
p2 陈sir

p1 得到礼物的阿能(含快递组成分)
p2 陈sir

蘭亭暮春

相依的心「企鹅物流全员向」

※一天夜里突发奇想,如果能天使说粤语会怎么样。于是有了这篇的开头,今天在火车上彻夜难眠,便有了结尾。


  “嗨!我是大家的偶像空!感谢今天大家来到MSR的夏日特别演唱会——”


  舞台上鲁珀族少女向观众挥手的一瞬间,所有聚光灯照在她身上。无论是闪闪发光的头饰,还是裙摆点缀着的碎钻,都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她本就是这次演唱会的主角,一出场便使气氛活跃起来,台下所有人挥舞起荧光棒,五彩斑斓的灯光映照着各族人的笑脸。


  “阿Sir,今次真嘅冇超速咩,又唔喺喺干道行,仲系有滴分寸嘅。”


  能天使叼着果汁雪糕含糊不清地回答交警,德克萨斯倒是坐在驾驶座一脸无奈抽出根Poky叼起。自...

※一天夜里突发奇想,如果能天使说粤语会怎么样。于是有了这篇的开头,今天在火车上彻夜难眠,便有了结尾。


  “嗨!我是大家的偶像空!感谢今天大家来到MSR的夏日特别演唱会——”


  舞台上鲁珀族少女向观众挥手的一瞬间,所有聚光灯照在她身上。无论是闪闪发光的头饰,还是裙摆点缀着的碎钻,都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她本就是这次演唱会的主角,一出场便使气氛活跃起来,台下所有人挥舞起荧光棒,五彩斑斓的灯光映照着各族人的笑脸。


  “阿Sir,今次真嘅冇超速咩,又唔喺喺干道行,仲系有滴分寸嘅。”


  能天使叼着果汁雪糕含糊不清地回答交警,德克萨斯倒是坐在驾驶座一脸无奈抽出根Poky叼起。自从带她到过龙门中环附近逛了次小摊,顶不住夏日高温的能天使开始每天的加餐——雪糕,上次带回来莲花杯让可颂和空高兴了好几天,导致两人总是馋这种甜食,以至于空的经纪人跟她们反应好几次饮食问题。德克萨斯嘴上答应好的好的不让她们再吃,实则根本耐不住几个人一起撒娇。


  “梗系啦,我哋都喺遵纪守法嘅好公民嘛。唔该,第次来企鹅物流送快递优惠俾你。”


  可算是应付完交警,能天使坐回车里把仅剩的木棍含着摆来摆去,双手枕头若有所思。还好刚刚没多交流,再多说两句她那十八线龙门杂烩语就得暴露。德克萨斯急着带她去交货的地方,车内回响空前两日刚发布的新歌,能天使跟着哼上两句,她记得这个小姑娘有提前给他们几个人唱过。


  说起来,今天好像是她的演唱会。


  能天使在手机上摆弄好久,也不知道是在折腾什么。德克萨斯有了解到她最近在OFC有份兼职工作,每天有空就会骑着她新买的摩托车出门。虽说老板给的工资也还算不错,……随她开心就好了。


  烟雾氤氲,靠住车门吸烟的德克萨斯最终将烟熄灭。她在等接头人过来,能天使坐在副驾驶上优哉游哉地听歌,似乎是空的新曲,她也跟着哼上两句,但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德克萨斯。她在暗处观察周围,一旦有什么不对随时属于她的守护铳会随时射出橡皮子弹将敌人击溃。Twitter上面在讨论汐斯塔的音乐节,似乎这个季节就该被音乐包围,连远在龙门的大家都在感受来自汐斯塔炽热的阳光。


  “能天使,我们走。”


  德克萨斯弯腰侧身进了车内,能天使倒是不意外,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看来叙拉古的“西西里人”时时刻刻都想着老板的生意呀,不过可惜的是吃太多糖果对消化无益。能天使嬉笑着戴好事先准备的耳机联络,可颂早已准备好接应她们,顺便为她俩计算账单以及收拾残局。她料到今天不会太顺利,至少这周企鹅物流一场架还没打,这对他们来说太反常了。


  “事先警告你们哦,这周表现还不错,可以拿到全额工资……喂!”


  话音刚落可颂便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这种声音太过熟悉,每周要听个那么五六次。可颂在心疼账单增加的同时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任由她们放手去做,随后耳机里传来第二声第三声炸响,夹杂着能天使的欢呼和笑声。


  这是夏日龙门的狂欢,无论是热爱音乐的人,还是他们这些在灰色地带游走的信使。一轮射击结束,她坐在座位上填充橡皮子弹,这是老板和大帝定下的规矩——龙门有龙门的规矩。最终在迎接下一轮射击前,她点开手机屏幕的App,选中那个在舞台上永远充满活力,闪闪发亮的少女。


  “非常感谢大家!下一首歌是我专门为我的朋友们唱的,我相信即使不在现场,她们也会听到的。要一直注视着我喔。”


  啊……是空。德克萨斯虽然手握方向盘,但依旧用眼角余光看着少女。要注视着她,果然是空会说出来的话。德克萨斯叼着的香烟吸了一半,这种熟悉的味道让她回想起叙拉古的岁月。她的思绪随着烟雾纷飞,枪林弹雨,这是她要的新生活吗。


  能天使从车窗探出头瞄准敌人,闪闪发亮的光环在黑夜如此引人注目,她灵活的躲过子弹,处理这些小玩意对于萨科塔同呼吸一样简单。高速公路对面忽地冲来几辆车,德克萨斯迅速掐烟猛地掉头,车胎在地面摩擦发出尖叫,这是夜晚子弹音乐会的小插曲。


  “呀吼,一群大灰狼,有本事追上我们呀!”


  好像这样也不赖。德克萨斯任由自己的搭档去挑衅对方,她对此毫无想法,只是车辆叫嚣着在龙门外环飞驰。能天使在轻松射掉几个人的挡风玻璃当做警告后,抽身回到车内。


  “哇,德克萨斯,龙门的夜晚真的超冷,即使是夏天。要不等演唱会结束了,我们一起办个Party吧。”


  她故意捂住胳膊装作外边很冷的样子,手机上空的演唱会还在继续,这首是空在翻唱的歌曲吗。


  「交出心相对,昂然合力共闯出天地。」


  在她全心全意听着空的歌声时,德克萨斯一脚踩下刹车,拉开车门抽出源石剑。动作一气呵成,连能天使都没反应过来。高速公路另一侧早已有人在等候她们,看来今天他们是做了万全准备。她的眼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芒,那是鲁珀族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的——


  本性。


  能天使暗叫不好,只觉得刚才听空的歌太入迷大意了。也迅速架起守护铳,推开天窗为德克萨斯做掩护。她们是完美的搭档,无论是何困境,她信任德克萨斯,德克萨斯也把后背交给她。


  “看来Party要提前了,德克萨斯。不过我不喜欢这种Party,回去之后要给空和可颂补办个新的哦。”


  “我知道,能天使,掩护好我。”


  她们默契的无需用语言交流,能天使迅速射掉后方车辆,她瞄准车胎,快准狠地发射子弹,加上源石技艺,没有一个车胎能够幸免。德克萨斯在前方与难缠的打手撕打起来,她灵活地低头,侧身,躲开拳套,同时剑也在敌人致命处游走,她仅仅是警告他们,如果对方不领情,她不介意在外环公路上动手。


  光影交错间胜负已定,敌人屡次用射手射击德克萨斯,虽都被她躲开,但依旧激怒了这匹狼。她提起源石剑毫不留情地冲向敌人,在能天使的弹雨中刺穿对方射手的肩膀、喉咙。紧接着是下一个人,没有谁能够在狼的狩猎中活下来。她忘我地在鲜血中厮杀,身上始终带有叙拉古的影子。它们深值血脉,难以拔除,在她身上叫嚣着留下无数印记。


  她不介意面对过往。


  “嘛,德克萨斯,忍耐一下,总不能穿着工作服去见空吧,会吓着她让她担心的。”


  能天使把OFC外卖员服装从店里借了一件出来,好好地给德克萨斯穿上。可颂嘟嘟哝哝靠在摩托车上计算今晚到底花了多少钱,待一切准备就绪后,可颂两眼发光地盯着德克萨斯,能天使得意地拍着她的肩膀。


  “哇,连这种平平常常的衣服德克萨斯都能穿出这种不同寻常感觉,真是太棒了。”


  ……所以,在空的经纪人拦下这三个“身份不明”的人以后,空从休息室火急火燎的飞奔出来,见她们三人穿成这样好气又好笑,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便听见她们不约而同地对她送上迟来的祝福。


  “恭喜空的演唱会圆满结束,我们都有好好的在听哟。「紧握的手,几多风雨共进退。」”


  不过这句话,真的有在摩托车上带着德克萨斯好好排练过。毕竟这是个“冷淡”的鲁珀人,不是么。

Ryo
腿一下。大概3p结束,争取早点...

腿一下。
大概3p结束,争取早点画完

时间点是喧闹法则剧情,能天使喝酒之后睡着膝枕莫斯提马那块

腿一下。
大概3p结束,争取早点画完

时间点是喧闹法则剧情,能天使喝酒之后睡着膝枕莫斯提马那块

勇士的恶龙少女
少女阿能儿童简笔画👍

少女阿能
儿童简笔画👍

少女阿能
儿童简笔画👍

竺璃。
光。 只会画儿童画的我(&ac...

光。

只会画儿童画的我(´இ皿இ`)

光。

只会画儿童画的我(´இ皿இ`)

每天一篇能莫缺粮远离我

【能莫】莫得标题没有灵魂

所以到底哪里违规了啊啊

  那是一个飘着炸/药味的午后。


  闯了祸的能天使第一时间找到了正在校外吃下午茶的莫斯提马。


  “啊,是能天使啊,猜猜我带了什么,甜甜圈还是苹……”


  “苹果派,老远就闻到香味了。”


  “猜对了,来,给你一块。”


  能天使用嘴接过莫斯提马用手递过来的苹果派,顺便拉住莫斯提马的手。


  “……?怎么了?”


  “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所以怎么了……?”莫斯提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能天使带着跑了。...










所以到底哪里违规了啊啊

  那是一个飘着炸/药味的午后。


  闯了祸的能天使第一时间找到了正在校外吃下午茶的莫斯提马。


  “啊,是能天使啊,猜猜我带了什么,甜甜圈还是苹……”


  “苹果派,老远就闻到香味了。”


  “猜对了,来,给你一块。”


  能天使用嘴接过莫斯提马用手递过来的苹果派,顺便拉住莫斯提马的手。


  “……?怎么了?”


  “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所以怎么了……?”莫斯提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能天使带着跑了。


  “看了,你就知道了!”


  “……噗嗤,这就是你想让我看的吗?”


  蓝发的少女看着自己一片狼藉的学校,在废墟里寻找着有没有被困的老师或者同学。


  “是啊。”能天使左瞧右看,“不过里面没有人的哦,我可是有好好检查过的啦。”


  莫斯提马扒拉了一本书出来,她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和小粒砖瓦,“……《如何使用克苏鲁以毒攻毒让刀客塔拥有理智》?真是本好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那是校长吗?”


  “是啊。”


  “……那要怎么办?”


  “那当然是——跑吧!”


  这下轮到莫斯提马拉起能天使的手跑了起来。


  她们从学校出发,穿过人群川流不息的街道,从红灯处冲过,被司机们大声抱怨、骂着,她们却还是笑着,原本安安稳稳躺着的落叶也被少女们的步伐搅飞。


  “差不多了吧,那个老头应该追不上了吧?”能天使从来体力就很好,虽然跑了有些路程了,说话却不带喘的。


  莫斯提马瘫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伸长了似乎想够到什么。


  “呼……来,能天使,头过来让给我摸摸……”莫斯提马晃了晃手,示意着。


  不熟悉的触感。


  能天使握住了莫斯提马的手,轻轻地口勿上去。


  “今天陪我逃亡的奖励!”能天使开朗地笑着摸了摸坐着的莫斯提马的头,“啊,包括苹果派的。”


  莫斯提马有点小惊讶,她笑了笑。


  她起身口勿了能天使的额头,不熟悉的体温似乎有些虚幻。


  月亮撒下星星点点的糖纸,红发的天使从大地的尽头惊醒。


  “……是梦吗?”


  那段属于往昔的美好的梦。


  

天野歲
还有18天! 啊今天搞水树纪念...

还有18天!

啊今天搞水树纪念贺图就来晚了!!

今天是要在草丛里搞点事情的皮皮能=w=

“让我来制造点混乱~”


还有18天!

啊今天搞水树纪念贺图就来晚了!!

今天是要在草丛里搞点事情的皮皮能=w=

“让我来制造点混乱~”


爱皮恨骨

【莫能】 残忍的缠绵

4k左右 半糖半刀


这是莫斯提马消失的第一年。

龙门迎来新年之际,能天使坐在酒吧,托着腮看着橱窗外行人来来往往。据说龙门人在这一天都要回家团圆,一家人到齐了才算是过新年。她看着眼神难掩倦色却笑容幸福的匆匆行人,内心的悲凉油然而生,不过对此她早有准备。今天她为自己买了很多苹果派,堆在面前像是小山一样,她觉得美食可以帮助她排解忧愁。

她不允许自己在这个欢乐的日子想起莫斯提马来,她要做新年夜最快乐的天使。

“干杯!”这么想着,她突然举起啤酒杯,朝着店那边的企鹅物流成员做了一个碰杯的手势。大帝立马心有灵犀地回应了她,两个人互比了一个大拇指后同时开始吨吨吨…

“能天使她这么喝没关...

4k左右 半糖半刀


这是莫斯提马消失的第一年。

龙门迎来新年之际,能天使坐在酒吧,托着腮看着橱窗外行人来来往往。据说龙门人在这一天都要回家团圆,一家人到齐了才算是过新年。她看着眼神难掩倦色却笑容幸福的匆匆行人,内心的悲凉油然而生,不过对此她早有准备。今天她为自己买了很多苹果派,堆在面前像是小山一样,她觉得美食可以帮助她排解忧愁。

她不允许自己在这个欢乐的日子想起莫斯提马来,她要做新年夜最快乐的天使。

“干杯!”这么想着,她突然举起啤酒杯,朝着店那边的企鹅物流成员做了一个碰杯的手势。大帝立马心有灵犀地回应了她,两个人互比了一个大拇指后同时开始吨吨吨…

“能天使她这么喝没关系吗…”空脸上半是叹为观止半是担忧。

“随她去吧。”德克萨斯神色淡淡,她也在喝酒。

“我们好像忘了一个人,你们知道的…”可颂看了看能天使悄悄使了个眼色,压低了声音,“那人还没回来…”

德克萨斯摇摇头,“不是我们能管的事。”

那边的能天使正笑嘻嘻地看着窗外的夜景,不知道在对着谁举杯。

第二年能天使的莫斯提马ptsd综合症稍微好点了。

最初她从别人那里得到关于莫斯提马对她姐姐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时,她几乎是触碰到了火一样立马弹开,像个胆小鬼一样逃开。她当时还没有准备好,面对亲人与喜欢的人之间的撕裂。但现在她不愿意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只有愚者才害怕真相。

她必须双脚踩过荆棘地,独自翻过山谷,去看真相,虽然不知道最终是不是真的会有意义,但她必须要去做。

她开始自觉不自觉地回想过去的一些细节,企图从巨大的耻感和悲伤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每当她想起自己对莫斯提马近乎崇拜的爱恋,就觉得羞耻宛如一根绳子从后面把她的脖子套牢拉紧。在那自我惩罚式回忆中,她的确找到了一些被忽视的东西,也清醒了许多。在混乱的,难辨真伪,不少在互相冲突的证据里,能天使嗅到了政治的味道。

着手调查当年的事故困难重重,无数的手希望秘密被埋藏在战场上,能天使知道自己朝真相每走进一步,就可能有不止一个人可能因为被怀疑走露了消息而身首异处。

这里有一条捷径,就是直接逼莫斯提马摊牌,叫她坦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能天使知道莫斯提马什么也不会说,而她宁愿自己冒着生命风险挣扎前进也不愿意去求她。因为莫斯提马在噩耗传来时抛弃了她,在她最需要安慰和解释的时候,莫斯提马消失了。

她苦苦追赶了她很久,莫斯提马肯定知道自己在调查她的行程,如果她愿意,她有无数机会停下来等等自己,和自己坐下来好好谈谈,也许还会掉几滴眼泪,但莫斯提马一次也没有等她。

一次也没有。说不恨是不可能的,能天使简直恨得咬牙切齿。她生来就具备的自信几近分崩离析,她突然意识到她其实一点也摸不透莫斯提马的脾气,她简直怀疑在莫斯提马眼里她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一个小孩,一个不能与她共度黑夜,无法与她一起背负秘密和诅咒的小孩。

就像莫斯提马给她的爱,永远都是点到为止,像那唯一一次的吻,蜻蜓点水,不给她任何进攻的机会。她不解释,坦荡地不暧昧。

叫能天使抱着自己那点小心思无地自容。

但在她内心深处,还矛盾地坚持着一个信念:莫斯提马不会伤害她姐姐。即使证据已经摆在眼前,她也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事情肯定会有出人意料的转机,说不定最后还是团圆的大结局,而这略显可怜的自信仅仅是因为那个人是莫斯提马,因为她还是愿意相信莫斯提马,因为她玲珑无比,她看人那么毒辣老练,她总是可以抓住敌人的致命弱点然后给予致命一击,所以她一定预料到了阴谋,她一定将一切都化险为夷了。只是自己还不知道,只是因为这个人是莫斯提马。

第三年

莫斯提马依然没有出现。

能天使已经能够和别人就莫斯提马这个人名谈笑风生了。虽然还不够自如,但好歹算是进步。

能天使曾经试着去以莫斯提马的视角还原她们的过去,推敲被折叠的故事,但她最终总是不可避免地陷入一个俗不可耐的问题上:她想知道莫斯提马是怎么看她的。

简直就是对前任的某种执念一样…能天使暗暗吐槽自己。她现在已经和心中的恨达到某种和解,对莫斯提马既谈不上恨,也说不上爱,只感觉到旧。

不知道莫斯提马现在在做什么,想来也只是送信,战斗或者寻找美食。

不过…也许她早已死了,在某个黑夜,在世界的某个荒无人烟的角落里,没有人收拾她的骨骸,到最后,只有能天使会记得她的存在。这倒是一种很冷血的浪漫。

能天使在战斗过后也会幻想如果自己在弹雨里死去,那莫斯提马会用什么表情出席她的葬礼。也许她压根不会来,这比较符合她的个性。想到这里,总是让能天使感到平静,一种面朝蓝天躺在大地上的平静。

现在她心里的疙瘩稍微松开点了,她其实不必和任何人较劲,很快,所有人都会忘记发生在她姐姐身上的事,莫斯提马黑色的角会变成一个传说,没有人在乎,只有她还记得。在她眼里天大的事在别人看来不过是饭后的一个拉特兰传闻谈资而已。而现在,就算她因为背叛,隐瞒,谜团,身世…乱七八糟的东西难受得呕吐,难受到猝死,也与莫斯提马无关,她也不会立刻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事,所以放过自己吧!

能天使不在乎人情冷漠,相反她感觉到了来自时间的宽恕。

但时间的魔法不会对她起作用,她永远记得,这就是她所做的事情的意义。

为了她姐姐,为了莫斯提马,也为了她自己。

在某一次完成任务后,她和德克萨斯开着车返回龙门,经过切城的时候她们找了个高坡俯瞰废墟遗址。被天灾破坏的城市在夕阳里有种峥嵘的美丽。

“刚才配合的不错。”德克萨斯扔给她一瓶酒,“你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了?”能天使一边笑一边拿开瓶器。

“背影看起来有点…孤独。”

“咦?那可能是夕阳的作用吧。”

“…嗯。”


那么你呢,莫斯提马,你孤独吗?

能天使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远处沉默的切城。在许多年之前,你就领会到了我领会的东西吧。当年的你,又在与谁话孤独?

独自一人走在荒原里时,你是否也有会在心中默念的名字?

第四年也结束了。

这一年能天使幸运地在探索真相的路上活了下来。招惹过一些阴影,但总算有惊无险。在企鹅物流和罗德岛签署合作协议后,她被外派到罗德岛执行过好几次任务,最后一次从59号切城废墟回到龙门时,能天使看着满街的热闹简直要感动地落泪了。

“能天使,你还好吧。”空关切地看着眼泪哇哇的能天使。

“我在龙门感受到了神对人的爱。”能天使做了一个不可言说的手势。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原来能天使你对龙门还有这样的感情,真叫人有点吃惊啊。”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能天使在一瞬间失去了一切感官意识,等待她反应过来时,莫斯提马已经走到她身边了。

“好久不见。”莫斯提马气定神闲地说。

“我还以为龙门的狂欢夜过后你就会消失呢。”能天使反应过来了,做好表情管理。

“因为之前好东西还没有吃够,舍不得。现在吃的饱饱的了。我还给你带了一份鱼丸,喏。”

能天使这才发现莫斯提马手里还提着一份鱼丸,她不动声色地接过去,“那你这就是即将要走了?”

“嗯。”

“真忙啊。”

“我这种人不能在一个地方久留,你明白的。”莫斯提马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们好像都没有好好叙过旧。”

“下次吧。”

能天使看着莫斯提马的眼睛,她已经好久没有仔细看过这双眼睛了,莫斯提马的眼睛还是那么蓝,就像是她们放假开车回去那天的天一样蓝,真的,能天使再也没见过那么蓝的天。

“你看起来和以前有很大不一样了。”莫斯提马说。

“因为你缺席太多了。”

“真可惜啊。”

“对啊,太可惜了。”

“听你的语气,好像觉得我亏欠你很多的样子。你要发脾气了?”莫斯提马一副“那你来吧”的无辜表情。看到她还是如此狡猾,能天使感觉到一丝安心。

“当然——不会。好好看看我的样子吧,莫斯提马,下一次再相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你现在怎么老是这么严肃。”莫斯提马双手抚上能天使的脸,试图扯出来一个笑容,但能天使这次格外认真,导致她现在的表情非笑非哭格外滑稽,莫斯提马笑容真诚了许多,“我们能天使现在有大人的样子了。”

“所以你以前果然一直把我当小孩看是吗。”

“我只把你当成能天使。”

能天使深深地看向莫斯提马。

“如果这里没有别人,我绝对会亲你的。”

“我也一样。”

“像那个在荒原上的吻吗?”

“…你还记得。”

“我从未忘记。”

最后两个人喝的一塌糊涂,能天使大笑者拉着莫斯提马要跳舞。莫斯提马哄着她跳了一会儿,最后能天使倒在沙发里一脸眼泪不省人事。

莫斯提马细致地擦干净能天使的眼泪,大致收拾了一下一地的啤酒瓶和苹果派外卖盒,然后走出去点了支烟。

一个黑色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她可真…与众不同。”

“很有活力。”

“她竟然能活到现在。”

“因为是鼎鼎大名的能天使嘛。她有八把守护統呢。”

“八把?”

“嗯。”

苦难检察者的语气慎重起来,“是个角色。”

“她一直都是个角色。最近看起来也更成熟了一些,不知道这几年经历了什么。”

“你不是一直有留意她的消息么。”

莫斯提马摇摇头,吐出一口烟,“道听途说。太不真诚。”她一顿,“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临走之前又回来找她这一趟是为了什么…其实我心里还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希望,希望这么多年过去后,能天使还在等着我…”

“等着你带她回家吗?”

“不,是她带我回家…说太多了,我们走吧。”

能天使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懒懒地歪在驾驶座上,一切都还未发生,一切都是最初的样子。天气晴朗,万物可爱。



end


自动化老蒜油
发现了一个特别快出效果的笔刷!...

发现了一个特别快出效果的笔刷!有朝一日上色试试

来约个稿吗(瘫

见见置顶吧孩子穷哭了

发现了一个特别快出效果的笔刷!有朝一日上色试试

来约个稿吗(瘫

见见置顶吧孩子穷哭了

能闫
我要是上了1000粉 我画能天...

我要是上了1000粉

我画能天使的车(暴言

占tag致歉

我要是上了1000粉

我画能天使的车(暴言

占tag致歉

矢音

“No party no life!”

活动可算结束了
屑剧情里翻粮吔

“No party no life!”

活动可算结束了
屑剧情里翻粮吔

眼观六路

摸点老婆(含有一、莫能

摸点老婆(含有一、莫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