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脑叶

3300浏览    59参与
空白

原地址:http://wangshengshi868.lofter.com/post/1f8877a7_1c81f8d60

p1是获得授权后的修改,顺序是p2的卡巴拉生命树。

p3是修改授权。

如果需要删掉tag或者删掉,我会的。

——

Da'at代表色是:“透明”

Kether代表色是:白色

——

想修这个的原因只是因为看里面没有A和AL感到很不爽而已【。】

原地址:http://wangshengshi868.lofter.com/post/1f8877a7_1c81f8d60

p1是获得授权后的修改,顺序是p2的卡巴拉生命树。

p3是修改授权。

如果需要删掉tag或者删掉,我会的。

——

Da'at代表色是:“透明”

Kether代表色是:白色

——

想修这个的原因只是因为看里面没有A和AL感到很不爽而已【。】

空白

最后一p是原图。

多个版本愤怒鸟哥,请随意用!

——

鸟哥:nmd怎么都有人想陷害我

最后一p是原图。

多个版本愤怒鸟哥,请随意用!

——

鸟哥:nmd怎么都有人想陷害我

空白

脑叶病院-完美的AI

*可能ooc,雷文,可能有私设警告。

*如果有必要我可以把tag去掉。

——

Angela的记忆是有三个动物:狼,鸟,鹿。

鹿小姐是最初发现存在于世间的病,她看不下去这悲惨的生活,开始寻找拯救全世界的良方药剂。最后找来了一只很有才华的鸟。随后鹿小姐用她振奋物心的演讲,不断地吸引了许多动物来一起加入这开发良药的计划。

鹿小姐的记忆存留在她的脑海里,那想要全世界都充满快乐,希望的记忆。看到了计划的艰辛,痛苦的画面。这不仅仅是鹿小姐的,也是鸟先生所带有的记忆。

鹿小姐倒在了一个浴缸里,她的动脉处有很大一切痕。后来...她消失在了狼,鸟先生的记忆里。

也多亏了鹿小姐的记忆,Angela才...

*可能ooc,雷文,可能有私设警告。

*如果有必要我可以把tag去掉。

——

Angela的记忆是有三个动物:狼,鸟,鹿。

鹿小姐是最初发现存在于世间的病,她看不下去这悲惨的生活,开始寻找拯救全世界的良方药剂。最后找来了一只很有才华的鸟。随后鹿小姐用她振奋物心的演讲,不断地吸引了许多动物来一起加入这开发良药的计划。

鹿小姐的记忆存留在她的脑海里,那想要全世界都充满快乐,希望的记忆。看到了计划的艰辛,痛苦的画面。这不仅仅是鹿小姐的,也是鸟先生所带有的记忆。

鹿小姐倒在了一个浴缸里,她的动脉处有很大一切痕。后来...她消失在了狼,鸟先生的记忆里。

也多亏了鹿小姐的记忆,Angela才能够在被制造后了解大概局面来帮助所有人。虽然鸟先生从来都没有对着她微笑过,而狼也只是淡淡的看着,扯着鸟先生,让他给被制造出的Angela取名。

“Angelos。”

这是她曾经的名字。Angela很喜欢这个名字,这让她感觉像天使一样,美丽,优秀。也的确是最优秀的AI。

后来又来了一只黑狼。

这只狼让许多人得上了病,接着又让他们无限接近于死亡。她靠近了蓝猫,低声让他放开病原体。所有的人倒在地上,生着病...除了鸟先生和灰狼。

...她能够见到鹿小姐的愿望实现吗?治好所有的病?

...

“Angela,我能去跟Malkuth对话吗?”X对着在一旁的Angela问。

“可以的。请注意好您的鸟身安全,我会陪着您的。”

X很成功与Malkuth面对面,且聊着下一次的颁发任务与闲事。远处的病床上有个员工在处理伤口,同时也很紧张地看着X与Malkuth,希望没有注意到自已。

“主管,我会努力观察所有员工的病情以及异常的情况并下达准确指令的。接下来主管您的任务是要面对‘琥珀色‘黄昏,我相信您可以做到的。’’

Malkuth微笑着把任务内容告诉X。

Angela看着他俩的对话,内心不屑:只是一个有疾病的动物机器而已,所有sephirah都一样。

这么一想心情又好了一些,只有她是最完美的AI,没有任何疾病,伤口。只有被束缚的自由而已,但,大家不都一样吗?只有她才是最完美的那个AI啊!

“主管,现在请准备下一天的工作。”Angela插手道。

...

这只是个精神病院而已。

Angela作为最优秀的AI自然是需要陪着院长一起治疗所有生物,不单单是动物,疾病本身也需要治疗。

这是A曾对着她说的。不过Angela只是在旁边默默记下了,记下并化为了规则。

大家都等待着自已被治疗成功的那一天,所有人。

Angela微笑着看一本书。这是有关一只鹿的书,它就和记忆中那鹿小姐一样,或又及其相似。但不同的是它过上了很好的生活,躺在草原上,唱着歌。周围有很多,很多伙伴,与她一起唱着充满希望的歌。

Angela也想试试,不是演奏,仅仅是指挥来挥出美妙乐章,让所有人能记住她,让她一直照顾的那个人能注意到她。

Angela试着在病院练习一次指挥,不过很快就停了下来:病院是不允许她做的,完美的剧本不允许中间有任何人有独自的想法,为了治病。她默默地将指挥棒掰断,这不符合的物品。

“A,您的剧本将迎来终结。您的病将会好起来...”

Angela一如既往将记忆资料搬给X看,事实上这东西她可是录了很多次,为了每个情况做了不同的选项,应对...这都发生过的事。

他还是没有多在意自已...呵。Angela自嘲地笑了下:他也是有病呢,与我不一样。我,Angela,最完美的AI,没有任何疾病的AI,与他们这些拥有疾病的普通生物不一样,她,是最完美的造物...她,不会需要这种“在意”...不会需要...

Angela捂住了胸口,看着X前往下层的方向,笑了。

记忆浮现的三只动物,他们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分裂,重组。

三只都没有疾病的动物也都发生了疾病。

那么有了两个了,那还有一个,最完美的那个。

她微笑着站在众多显示屏,机器,办公桌与椅子的房间。微笑,微笑着握住了那颗闪亮的药方。

“我要当一名自由,活生生的生物。”

完美中露出了瑕疵,谁也没有逃脱病症。

...

——

唉...有想了脑叶病院的具体运作,但是根本写不进去【。】几乎13个人的动物特征+人形都想好了呢...

感谢看完很雷的文!

——

这里解释一些东西。

ABC分别是:鸟,狼,鹿。A=鸟的原因是因为原版台词H的一段话,B=狼是因为“Benjamin”=便雅悯,C=鹿纯粹是因为喜欢鹿,也觉得鹿很适合C【其实花和羊驼也挺适合】

“Angelos”是某一天,Angela曝出了自已以前的名字并且表示自已很喜欢。【旧版乐队观测有出现这个名字,也是本文中Angela会想指挥的参考原因】

空白

我来了,我来了,我p着图来了【草】

p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劲...这不应该反过来吗?应该是H拿着牛奶给X才是【草】

但是我懒得p了【安详】

不打主tag了,直接打英文和cp的就完事【此时一位垃圾离开了lof】

——

其实想画增图,但是时间和画技阻止了我

mmp忘记上阴影了

我来了,我来了,我p着图来了【草】

p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劲...这不应该反过来吗?应该是H拿着牛奶给X才是【草】

但是我懒得p了【安详】

不打主tag了,直接打英文和cp的就完事【此时一位垃圾离开了lof】

——

其实想画增图,但是时间和画技阻止了我

mmp忘记上阴影了

空白

疫医啊,我刷了你两天了你就不能出来吗?

以前天天在记忆覆盖日出来,我都不敢选你。这次我要过真结局啊,你不能出来吗【卑微】

疫医啊,我刷了你两天了你就不能出来吗?

以前天天在记忆覆盖日出来,我都不敢选你。这次我要过真结局啊,你不能出来吗【卑微】

空白

打完H抑制后的脑抽玩意

H站到X前。X已经决定好,道:“H,我决定要继续往前。”H的笑容僵了下,回答:“您难道觉得这里不好吗?”便接着保持脸上的微笑。X又一次向前迈步道:“我不会回头的。”H的笑容消失了,说:“你从来都没有正视过你自已的决定!...”“我绝不会回头!”X的视线越加迷糊,H的形象变得闪烁。H说:“您的决心从来都不曾动摇过。”接着H的眼神犀利了起来,什么“等待时间的终结”,“成为您的哨兵”之类的话,接着记录部都充满了钟的声响以及发条声。

——

[图片]

H站到X前。X已经决定好,道:“H,我决定要继续往前。”H的笑容僵了下,回答:“您难道觉得这里不好吗?”便接着保持脸上的微笑。X又一次向前迈步道:“我不会回头的。”H的笑容消失了,说:“你从来都没有正视过你自已的决定!...”“我绝不会回头!”X的视线越加迷糊,H的形象变得闪烁。H说:“您的决心从来都不曾动摇过。”接着H的眼神犀利了起来,什么“等待时间的终结”,“成为您的哨兵”之类的话,接着记录部都充满了钟的声响以及发条声。

——



KazWind
噫!我终于有勇气在LOF上发图...

噫!我终于有勇气在LOF上发图了
怎样,还行吧XD

噫!我终于有勇气在LOF上发图了
怎样,还行吧XD

空白

画完啦——

决定还是画6对翅膀好了【。】也不会画反射光

第一种是未反光,就后边的那特效的光没反射出来,一个是有反射出来的光

背景是透明√

画完啦——

决定还是画6对翅膀好了【。】也不会画反射光

第一种是未反光,就后边的那特效的光没反射出来,一个是有反射出来的光

背景是透明√

愛

自家员工。

有点懒得画了……。

江妒和秦晏熙。

契约情侣(并不是

互相并没有爱情。

但是很好磕。

自家员工。

有点懒得画了……。

江妒和秦晏熙。

契约情侣(并不是

互相并没有爱情。

但是很好磕。

-PUAH-
【警告,小红帽雇佣兵突破收容】

【警告,小红帽雇佣兵突破收容】

【警告,小红帽雇佣兵突破收容】

居委会盒大妈

25粉贺文

我tmd50粉我就一生圆满

这是给儿子 @忘羡 和答应cp@是希子呐写的【假】车。

我tm吃蝶弹

我tm口吐芬芳

能不能不被屏看运气

私设

【惊了,五年级小学生写车,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


    魔弹最近在【不愿透露姓名】那里学到了突破收容的方法。

    魔弹兴致勃勃的想要去尝试一下,顺便去和对面天天骚扰自己的大扑棱蛾子“友好沟通”一下。

    魔弹想要突破收容。

    但听各种异想体所说,会被一群员工围攻。

    比如天天没事搁那瞎...

25粉贺文

我tmd50粉我就一生圆满

这是给儿子 @忘羡 和答应cp@是希子呐写的【假】车。

我tm吃蝶弹

我tm口吐芬芳

能不能不被屏看运气

私设

【惊了,五年级小学生写车,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


    魔弹最近在【不愿透露姓名】那里学到了突破收容的方法。

    魔弹兴致勃勃的想要去尝试一下,顺便去和对面天天骚扰自己的大扑棱蛾子“友好沟通”一下。

    魔弹想要突破收容。

    但听各种异想体所说,会被一群员工围攻。

    比如天天没事搁那瞎转悠的鸟哥说,有一次它看见亡蝶葬仪被员工摁在地上锤。

    魔弹想:只要把员工都打死就没有能打自己的东东了。

    于是魔弹开枪崩了一个正在对自己进行工作的可怜员工的脑袋。

    主管:woc哪个哈皮招惹了弹爷?

    一位敢死队员工把那名员工的尸体抬了出来,在门口被魔弹崩了腿。

    敢死员工爬到了主管室。

    “报告主管!!!我发现这位员工身上粘了些蝴蝶磷粉!还有一个违反物理的发现,魔弹在开枪时没有引起爆炸,这位员工不久前撸了蝶。”

    “哦。”主管很不经意的回答了一声,“我只想知道这名员工是不是五级。”

    “不是。”

    “那就好,可能是游戏(?)卡bug了。”

   

    魔弹把【不愿透露姓名】送他的贴贴画贴在了计数器上。

   【魔弹射手突破了收容…………不是,万年死宅怎么突破收容了???(部长一脸懵逼)】

  (部长:唉,人老了,眼花了,得去福利部养老了……)        

    魔弹推开收容室大门,感到一阵新鲜的空气传来。

    魔弹眉头一皱,感到事情并不简单。

    魔弹合上了门,往枪里塞了一把子弹。

    魔弹推开收容室大门,感到一阵新鲜的磷粉传来。

    然后魔弹看到一群员工拿着武器狂打亡蝶葬仪。

   【魔弹默默关上了门】

    魔弹估摸着这只死蝴蝶应该已经被打回去了,推开了大门。

   【标准开头】然后一个蝴蝶头扑了过来。

    魔弹感到一丝不安。

   【作者:woc亲上了亲上了!!!!!】

    亡蝶葬仪直挺挺的倒在了魔弹旁边。

    员工们忽然愣住了。

    “woc哈哈哈你要喝巨树汁液哈哈哈!”

    “我怎么知道他tm会出逃啊?!”

    “我不管,你赌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弹很小心的绕过了他们。

    【魔弹关上了门:外面的世界我不懂】






    防止被屏

    【经典开头】

    魔弹很干脆地踢开了蝶哥收容室大门。

    “唉魔弹先生你好你好,喝茶吗?…………………………唉唉唉你干嘛?…………………………唉唉唉?!”

    【乱差一些东西


    aplpaolpaplpaplp防屏三连aplpaplpaplpaplpaplp



    第一次经历性事的蝶锅锅很顺从的让魔弹在自己身上动手脚。

    “………………”

    “你还真不反抗啊?”

    “……………………我我我……………………觉得……”

    “……”

   魔弹沉默着撕开衣服。

   蝶锅锅:你把我衣服撕了我穿啥?

   蝶锅锅:哇你好nb可以手撕衣服。

   蝶锅锅:我还以为你只会打枪。

   魔弹:你好单纯哇……我tm都不忍心了。

   魔弹:我决定让单纯的你体会一下成年人的快乐。


   


居委会盒大妈

脑洞1

一天白夜来到厨房,看到一无所有在切肠子。

白夜:“歪110吗!!有黑心厨师不戴手套做饭!!”

一无所有:“闭嘴,再tm敢动一下我tm把你做成奥尔良鸡翅!”

一天白夜来到厨房,看到一无所有在切肠子。

白夜:“歪110吗!!有黑心厨师不戴手套做饭!!”

一无所有:“闭嘴,再tm敢动一下我tm把你做成奥尔良鸡翅!”


_

晚上摸鱼,是小帮手和韦尔奇乐牌汽水!


晚上摸鱼,是小帮手和韦尔奇乐牌汽水!


居委会盒大妈

虽然没人看但我还是要发(2)

仍然厚颜无耻的发第二章

文笔渣


    镇上的人(?)都叫她红姐,平时很少见到她,据说精灵盛宴捡到了她遗失的本子,好奇心旺盛的镇民们不管有眼睛还是没眼睛都去看了一眼。

    没眼睛的问有眼睛的:“写了什么?”

    有眼睛的告诉没眼睛的:“她好像和猎人先生是仇敌。”

    警察小高大三只鸟决定搞清楚,拉拢了钢琴家月光女神,让月光女神帮忙扔钞票,让它们在红姐邻居魔弹家住几(ge)天(yue)。

    “请问魔弹先生您有没有发现红小姐最近有什么异...

仍然厚颜无耻的发第二章

文笔渣



    镇上的人(?)都叫她红姐,平时很少见到她,据说精灵盛宴捡到了她遗失的本子,好奇心旺盛的镇民们不管有眼睛还是没眼睛都去看了一眼。

    没眼睛的问有眼睛的:“写了什么?”

    有眼睛的告诉没眼睛的:“她好像和猎人先生是仇敌。”

    警察小高大三只鸟决定搞清楚,拉拢了钢琴家月光女神,让月光女神帮忙扔钞票,让它们在红姐邻居魔弹家住几(ge)天(yue)。

    “请问魔弹先生您有没有发现红小姐最近有什么异常举动?”

    魔弹很不耐烦地看表:“我刚搬来谢谢,很少看见她,你可以去问蝶她在楼上。”

    大鸟腾腾腾地爬到了楼上,木质楼梯差点断掉。

    “小心点,我可不想又到家具城。”

    “又?”

    “不知道是哪位女士最近又往棺材里塞了一堆白蝴蝶,喊了杀虫专家但它体重真让人头疼。”

    “你说谁呢!?”

    楼上腾腾腾奔下来一位女士,随便把大鸟揪了下来。

    “行行行我们是来调查的不是来看老夫老妻吵架的,请先配合工作。”

    “那个……是对面的那位雇佣兵吗?她在我们搬来之前和魔弹挺好的,但最近没怎么见到。”

    女士把拽着魔弹的那只手松开,五只手将三只鸟推出房门。

    “我们有私事要聊,你们可以去她家找她。”

    女士把门关上了。

    三只鸟很尴尬地站在门口。

    “我觉得他们很可疑啊……”高鸟小心地说。

    “我观察过了,红小姐家后院有一个狗洞……”

    小鸟清了清嗓子。

    “……………………你自己去吧我们钻不进去……………………”大鸟望望高鸟的脖子。

   









这是结尾,很潦草的结尾。


我是渣渣如果觉得写得不好可以告诉我我删掉。


   

   


未若若若

【仗露+脑叶】我可以尝尝你的脑啡肽吗-2

*cp为jo4的仗露,背景是私设的脑叶公司,有大量个人理解和臆想产物 


*周更(?),文笔废,ooc警告


 *文中的主管是区区不才在下我,是一周目萌新,over 


——————————————————

本次涉及收容物为:无

——————————————————



脑叶公司员工宿舍的整体装潢并不豪华,房间里的配置设施也很简单:一张单\双人床,和旁边的床头柜,再加上标配的电脑桌和电脑,这就是最基础的布置。如果员工分配到了异想体的武器和护甲,公司还会配发相应的【保护装置】,除了这些,剩下的空间都留给了员工们自由发挥。 ...


*cp为jo4的仗露,背景是私设的脑叶公司,有大量个人理解和臆想产物 


*周更(?),文笔废,ooc警告


 *文中的主管是区区不才在下我,是一周目萌新,over 


——————————————————

本次涉及收容物为:无

——————————————————



脑叶公司员工宿舍的整体装潢并不豪华,房间里的配置设施也很简单:一张单\双人床,和旁边的床头柜,再加上标配的电脑桌和电脑,这就是最基础的布置。如果员工分配到了异想体的武器和护甲,公司还会配发相应的【保护装置】,除了这些,剩下的空间都留给了员工们自由发挥。 



现在是早上五点,太阳还没有完全从云层中挣脱,世界还是灰色的。员工宿舍里寂静无声,显然没什么人会愿意在冬天起个大早,离开温暖的梦境转而面对这冷酷无情的温度,以及今天的新任务。 



但还是会有那么一些例外的员工会选择起床,无论是不是自愿。 



“叮铃铃——叮铃铃——”



突兀的闹铃声打破了一室的寂静,也吵醒了缩在厚实棉被下的沉眠者。 



不情不愿的伸手关掉了吵闹的闹钟,岸边露伴赖在温暖的被窝里磨蹭了一小会,还是选择了起床。 



毕竟他没有赖床的理由,而今天的工作还在等着他,这一点并不会因为赖床而发生改变。 



当他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时间到了5:05,正对着床的电脑早就设置好了五点整自动开机,此时已经弹出了负责颁布任务的窗口。 



【尊敬的Ⅴ级员工,您好!

愿您昨晚做了个好梦!

以下是您今日工作目标的相关信息: 


异想体名称:月光女神

异想体等级:WAW

观察等级:4(max)

工作类型:沟通

温馨提示:请不要对月之泣抱有不健康的想法 


异想体名称:小红帽

异想体等级:WAW

观察等级:4(max)

工作类型:洞察

温馨提示:请不要被她的怨恨侵蚀,务必保持自我 


相信对您来说,这是很简单的工作!期待您的表现!】 



露伴瞥了一眼异想体名称和工作类型,没再看其他的废话。他干脆利落地下床,拿起床头那件可有可无的薄外套——是公司为每个员工都配了一件的睡袍——,去了洗漱间。 



硬要说的话,他和月光女神都能称得上是“老朋友”了,这一个月里他去了月光女神那里不下十次,简直熟的不能再熟,审美疲劳都要有了,也不知道主管在抽什么风。 



小红帽那边倒是不太常去,这次倒是个机会,能让他为他的画本添加一些新东西。 



洗漱完毕,露伴来到门边,从门旁的【保护装置】里取出他的拟态套,换好衣服之后,拿上放在一旁的画本,离开了宿舍。 



本就没什么温度的宿舍又重归冷清。



 - 



食堂里已经坐着一些吃早餐的人了,大多都是各个部门的Ⅳ级和Ⅴ员工,因为收集能源的指标一天比一天夸张,新招来的员工又都难当重任,所以他们被迫大清早就要上工。辛好脑叶的保暖措施做的不错,早餐也都是热腾腾的,不至于让人一口冷空气一口早餐。平白消磨员工。 



无论是什么样的极端环境,人都需要交际。已经有一些员工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聊天了,但露伴显然不在其中。 



简单解决完早餐,露伴起身离开食堂。 



离开的途中不可避免要经过一些交谈着的人,哪怕露伴并不感兴趣,也还是会听到只言片语。 



“... ...他不是已经被删除记忆了吗,应该也不认识那个人了吧。”一个男员工说。 



“我觉得不好说,”一个兴致勃勃的女员工说,“小说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失忆了也不能阻止他们相认,记忆会引导他们走向彼此,没有什么能够... ...” 



“你怎么总说些没水准的话,”男员工打断了她的话,显得有些不耐烦,粗声粗气地说,“现实又不是恋爱小说,什么事都以两个人恋爱为目的而进行。再说了,东方仗助现在只是个Ⅱ级员工,他们根本碰不到面。” 



参与了这个聊天的人总共有五个,其中三个已经闭上了嘴,只有这两个背对着露伴的还在激烈的讨论。 



听到“东方仗助”这个名字的时候,露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心底涌上一股怪异又陌生的感觉,大脑深处传来细微的刺痛,就好像他其实认识这个名字,但有一股力量在阻止他想起来一样。 



但他已经是权限等级最高的Ⅴ级员工了,除了那个干什么都迷迷糊糊的新人主管,不可能有人能对他的记忆做什么手脚。 



是错觉吧,可能是最近压迫工作做多了也说不定。 



步伐加快,露伴表现出一副自己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离开了食堂。



 - 



沉默着的三个人中,一个刚刚成为Ⅳ级员工的女生不安的捏着自己手上的面包,犹豫着开了口: 



“露伴老师,他刚刚从你们后面走过去了。” 



对面的两个激烈辩论着的员工同时愣住,都感到了一阵心虚和慌乱。 



“没事没事... ...露伴不是被清除记忆了吗,他肯定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女员工慌慌张张地喝了一大口牛奶,试图安慰自己和伙伴,“再说了,大家都是员工,就算他真的知道了什么,难不成还能拿我们怎么样吗?” 



“至少现在,他肯定什么都不知道,也对我们做不了什么。”男员工皱着眉附和道。


——————————————————


btw,我本来想写完露伴去见异想体的部分的... ...


但是太晚了... ...我要睡辽w晚安呀,下一篇见(话说还有下一篇吗x

未若若若

【仗露+脑叶】我可以尝尝你的脑啡肽吗-1

*cp为jo4的仗露,背景是私设的脑叶公司,有大量个人理解和臆想产物


*周更,文笔废,ooc警告


*文中的主管是区区不才在下我,是一周目萌新,over


——————————————————

本次涉及收容物为:O-01-12【老妇人】【TETH】

——————————————————


“早安!主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东方仗助笑嘻嘻地向主管敬了个随意的军礼,一个大男孩干净又懒散的气质就这样大咧咧地展现出来。 


主管揉了揉眼睛,翻了翻眼前薄薄的几沓文件,随手递给他其中一份,说:“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先去老奶奶... ...不...

*cp为jo4的仗露,背景是私设的脑叶公司,有大量个人理解和臆想产物


*周更,文笔废,ooc警告


*文中的主管是区区不才在下我,是一周目萌新,over


——————————————————

本次涉及收容物为:O-01-12【老妇人】【TETH】

——————————————————


“早安!主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东方仗助笑嘻嘻地向主管敬了个随意的军礼,一个大男孩干净又懒散的气质就这样大咧咧地展现出来。 


主管揉了揉眼睛,翻了翻眼前薄薄的几沓文件,随手递给他其中一份,说:“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先去老奶奶... ...不,【老妇人】那里,我要看看你这几天突击培训的成果。” 


话音刚落,主管就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他边拿起桌上的咖啡边朝仗助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仗助笑容不变,离开了主管的房间,还贴心地关上了房门。 


等主管从自己的视线里离开,仗助才收敛起笑容,撇了撇嘴,小声埋怨起来。 


“什么嘛,看不起新人。” 


他从培训部的其他员工那里都听说了,“老奶奶”,收容物名是【老妇人】,安全等级是最低级的【TETH】,基本没有危险性,唯一的特点就是喜欢讲故事。主管大概也清楚这个收容物很适合新人去刷经验,就经常让新人去进行观察。 


同僚都觉得这样安排挺合理的。


但仗助毕竟是个胆子比天大的年轻小伙,入职前培训了他那么久,现在却只让他去听一个老奶奶讲故事,他还是会觉得有点不满。 


再怎么说,按照脑叶公司的“能力划分”,他也已经是个二级员工了,就算一样是进行【沟通】,至少也要去【宇宙碎片】那里嘛。


想归想,仗助掂了掂手里薄薄的观察记录。作为一个听话的好员工,他还是认命的走进了【老妇人】的收容间。


 - 


仗助走进房间的时候,老奶奶正坐在摇椅上哼歌。 


“孩子、孩子,你想不想听一则以前的故事?” 


那调子怪异得不似人类能唱出的声音,悠远深邃,在空空荡荡的房间四壁上不断回响,但歌词却始终清晰可闻,像是就在人耳边低声吟诵。 


仗助翻开观察记录中新的一页,没了笔帽的钢笔在他手中晃晃悠悠地转了几圈。他抬起头望着老奶奶,说:“奶奶您讲吧,我听着。” 


仗助听说,最近新人蛮少的,似乎很久都没有人来听老奶奶讲故事了。虽然对方只是个类人形的收容物,但仗助还是生出了些许同情,这让他不由得软了声音。 


椅子晃动的幅度似乎大了一些,老奶奶空洞的眼睁大了些许,像是被房间里突然多出来的人惊到了一样,停止了歌唱。 


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椅子在嘎吱作响。 


过了一会,老奶奶像是才想起来自己接下来要讲什么故事,没有任何铺垫和寒暄,她急促的开口道,“在遥远的宇宙外边,有一颗星星... ...” 



“... ...最后,它坠落在了苍白矿山上,淹没于这片广阔无垠的陆地,只有白昼星还记得它的每一次呼吸... ...” 


一个故事讲完了,能源收集器哔哔的响了起来,仗助才如梦初醒,在观察记录上潦草的写上了这次的观察心得,随即逃一样的跑出了老奶奶的收容间。 


他头痛得不行,老奶奶的故事像是被他的大脑自动编成了电影,光怪陆离的影像不断侵蚀着他的理智,就像是见到了自己无法理解的存在一样,连灵魂都在微微战栗。 


收容间的门旁边挂着几个显示屏,此刻正亮着光,仗露瞥了一眼,这次的观察结果是优,逆卡巴拉计数器显示是【4】,是【老妇人】的逆卡巴拉计数器极值。 


逆卡巴拉计数器,挺难理解的一个概念。除了某些极个别的收容物外,基本每个收容物都有,一旦计数器数值归零,部分收容物会在此时进行出逃,也有部分不会出逃,判断一个收容物是否会出逃需要进行深入的观察,该收容物的逆卡巴拉极值也需要观察才能得出。 


总之嘛,他这次工作还算做的不错。


仗助心有余悸的擦了擦头上的汗,只能露出一抹苦笑。


——————————————————


脑叶真的好好玩!!!!我是看了RG老师在微博里发的一条关于[一无]的脑洞才慢慢有了想法... ...RG老师世界第一!!!(闭嘴

文里没有提到的等级划分... ...有人疑惑吗,需要的话我在评论里解释一下?

我觉得看这篇文的人应该不需要啦(。


如果有自己的想法也欢迎在评论区里提出来!!!我一个人的脑洞是有限的w

突然掉线然后

第一章

*缺粮吃自己,自娱自乐

*本人游戏控,会涉及各种类型黑科技游戏


“设备接通。”

“玛雅链接上线。”


整个走廊就像是被突然通电一眼亮起来,完全纯白色的房间里四周都是紧锁门,每个房间基本上全处于红灯状态。

奥芙拉不禁惊叹眼前的场景,她从来不会想到原来父亲所说的地下室是这个样子的,在这短短三天里她经历了一堆她不曾想象得到的事情,而这也会改变她一生。

记得在三天前,她还在父亲的实验室里面工作。


“奥芙拉博士,有你父亲的电话,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叫你最好回家一趟。”奥芙拉的助手进入了实验室说道。

奥芙拉将电话手机隔离在实验室外头,导致刚才实验室外的电话响个不停她都没有听到...

*缺粮吃自己,自娱自乐

*本人游戏控,会涉及各种类型黑科技游戏


“设备接通。”

“玛雅链接上线。”


整个走廊就像是被突然通电一眼亮起来,完全纯白色的房间里四周都是紧锁门,每个房间基本上全处于红灯状态。

奥芙拉不禁惊叹眼前的场景,她从来不会想到原来父亲所说的地下室是这个样子的,在这短短三天里她经历了一堆她不曾想象得到的事情,而这也会改变她一生。

记得在三天前,她还在父亲的实验室里面工作。


“奥芙拉博士,有你父亲的电话,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叫你最好回家一趟。”奥芙拉的助手进入了实验室说道。

奥芙拉将电话手机隔离在实验室外头,导致刚才实验室外的电话响个不停她都没有听到,看来最后父亲不得已只能打了实验室外面的固定电话来找她。

“好的,我现在要马上回去一趟,接下来的事情先往后推,等我回来在处理。”奥芙拉放下了手上的试管,一边披上了风衣,一边跟着助手们说道。虽然生物实验已经到了紧要的关头,但一般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父亲不会打电话过来。


走到门口才发现外面下着大雨,奥芙拉拿起公用雨伞撑开伞就往自己的车走了过去,她掏出风衣里面的钥匙驱车赶往了家的方向,一路上没有看到路边有多少行人路过,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实验室离她家的方向并不是太过遥远,她很快就到了庄园的门口,门口的自动扫描系统在检测到她之后便打开了。整座庄园里装了最严密的摄像头和探测仪,只有熟悉的人才能进来,这大大的消减了人工,节约了成本,更何况父亲好像不太喜欢除了她以外的人在家里过多停留。


奥芙拉开车进了庄园,很奇怪的是今天的庄园和往常并不太一样,按照以前父亲不管多晚都会给她留下一盏灯,可今天所有的灯都关上了。在这样的雨夜里,庄园显得十分的阴森恐怖,隐隐约约的让奥芙拉有种不安感。

父亲不应该会在雨夜里面关灯的,这有点不正常,而且父亲也才在刚才打电话叫她回来,按正常来说应该会先等她。


奥芙拉此时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将车停在车库里就赶忙上了楼,她知道如何去寻找她的父亲,他每晚都会在书房里待到她回家,这一次肯定也会在那里,奥芙拉快步往书房走去。


“我回来了父亲。”奥芙拉说着推开了书房的门,父亲没有回答她的话,一切都是这么安静。整个房间黑漆漆的一片,窗外电闪雷鸣,突然一道电光随着雷鸣声落下,照亮了整个房间,父亲似乎仰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但在刚才那一会她似乎看到鲜血染满了整个窗户,那像是从他脑袋里崩开的红色鲜花。


奥芙拉被这一副恐怖的场景给吓到了,她的手心一片冰凉,立马打开了灯想要确认这是不是真的。


书房的灯被她打开了,在明亮的灯光下这一次她看的更加清楚了。从喷溅的痕迹上来看,她猜测很可能是有人拿着一把大口径的枪从正中间一枪将父亲的脑袋轰烂了,喷溅的血液和一些花白的液体沾的到处都是,像是突然炸裂开一般。

奥芙拉闭了闭眼,这一刻她险些因自己看到的一切昏厥,父亲突如其来的死亡,将她的脑袋里的思绪搅的一团糟。


是谁,这会是谁干的?这里除了父亲应该不会有其他人进来,而且在门外看不见任何闯入的痕迹,除非是熟人进来,不然的话,就是这个人逃过了所有的监控进来这里。

但是除了衣服和身上的配饰能够辨别父亲的身份外,光是看其他的根本无法证明他一定就是父亲,这说不定不是他。

奥芙拉在内心不停地安慰着自己这只是穿着父亲衣服的人,一边颤抖着拨打了警察的电话。距离警察来的时间还有一会,奥芙拉选择查找了所有的监控来找寻杀死父亲的凶手,但却没有见到有任何人进来的痕迹,甚至在她来之前,没有其他人进入这个庄园,这么一看就很不正常。


这样监控信息不仅没有给她找到任何线索,甚至还有可能会使她作为杀死嫌疑人。奥芙拉在观看后便果断的销毁了监控的内存,她甚至能察觉到作为父亲的第一继承人,会有人用这些东西来借此抨击她就是杀人凶手。父亲的死她会去查,但也不能让布朗企业遭受到任何的麻烦。


不一会警察就赶了过来,顺带还有一堆围在庄园外面的记者,他们就像是看到鱼饵一样的鱼一样找了过来,奥科·布朗的死在他们的眼里可是个大新闻,布朗企业在整个行业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奥芙拉·布朗,在你见到你父亲死的时候是什么时间,你是在什么时间回来的,有没有其他的目击证人?还有在你回来之前又做了什么?”

“父亲死的时间就在傍晚,我能够保证在我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好好的,父亲并不喜欢家里有佣人,所以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在这里,我回来的时间也就一会,然后就是叫你们过来了。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在刚才交代过了,我要你们过来是要让你们帮我找到凶手的,而不是让你们重复问我问题的。”

警察对现场进行勘察,还一遍一遍询问她来时的经过,但除了她是第一发现人之外,她无法告诉他们任何线索,反而是这些重复询问的话让她十分烦躁回答道。

很显然询问她的警察无法体会到她父亲突然被谋杀的心情,她得到的又是一副很官方的话语。

“是的,就是为了找到线索,所以我们希望尽可能详细的明白一切的经过,如果你想知道谁是杀了你父亲凶手的人,那么就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奥芙拉尽可能的配合了警察,虽然他们的询问让她觉得她才是凶手,可她还是忍耐了下来,她一面既希望能找到凶手,一面又小心隐藏着销毁监控的信息。


一切都是为了布朗企业,父亲的心血不能在她手上留下污点。

第二天律师就告诉她遗产的分配的情况,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继承了布朗企业,顺便让她的助手处理了父亲的丧葬事宜。

距离父亲死亡的第三天,奥芙拉出席了父亲的葬礼。她得知了警察调查的结果,从法医的调查报告书上确认奥芙拉与死者拥有血缘关系,但警察无法查清楚到底是谁进入书房并且杀死父亲,甚至连涉案的枪支都找不到,很明显她详细的回答完全就是无用功的,她只能够凭借自己的方法找。

“慈悲的天父,今日我们在此,要为布朗先生献上祷告,他已经走完了世上的路程,被主接去。我们深信,由于主耶稣基督救赎的大功,凡一切相信主,接受主,照主真道而行的人,他的灵魂必蒙主救赎,在天家得享安息。


正如主所教导我们的:‘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所以,求安慰人心的主,安慰我们,更安慰他的家属,使他们内心的力量刚强起来,更好的奔前面的路程。这都是靠着我主耶稣基督的名而求。阿们。”

奥芙拉穿着黑色的长裙,在听着神父颂词看着父亲进入棺材里,一点一点被埋入土里,她甚至能够感觉到灵魂一部分也被埋入的土里。母亲早年的死,还有如今父亲的离开对于她来说都是重创,她一直是希望得到父亲的肯定的,但如今的努力却全部化为了虚无。


“奥芙拉·布朗,我对于你父亲的死深表遗憾,如果以后有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在葬礼结束后,父亲的合作者马尔尼斯拍着她的肩膀对她说道,他一直是父亲最好的合作者。但是奥芙拉现在谁也信不过,父亲的死可能给予了他们一定的信号,如果她软弱了,那就会使别人露出獠牙。


“谢谢你,马尔尼斯伯父,但我觉得我可以坚持下来。”奥芙拉很勉强的笑了笑,但明显交际这块她还是不成熟,最终还是沉默了。


父亲创办的公司对软件机械工程生物药业以及各个行业都有涉及,就连政府也是他们服务的对象,这一次父亲的葬礼也有一些特殊部门的人员来慰问,以便以后能更加长久合作下去。不仅如此,就连莱克斯企业、韦恩企业还有奎恩企业也都到了父亲的葬礼,奥芙拉的助手邀请了他们。这是必须的,继承人的变迁让她要更快的记下合作者和竞争对手,这本应该是父亲要带她做的事情,但如今都要她自己一一处理。


“布朗小姐,你还好吧。”

不,怎么会好,父亲的死让她连续三天几乎无法入眠,只要一入睡就会被惊醒,但是她还是说:“我很好。”

“第一次见面,我是奥利弗·奎恩,你可以叫我奥利弗,虽然见面不太合时宜,但是我挺想了解你的。”奥利弗·奎恩伸出了手,奥芙拉跟他握了握。

“奥芙拉·布朗,可以叫我奥芙拉。”


“好名字,我喜欢。”

“谢谢。”奥芙拉点了点头,大概是看到她与奥利弗交谈,布鲁斯·韦恩和莱克斯相约走了过来。不用介绍,奥芙拉也能够分清楚他们两个,基本上报纸上最容易受媒体欢迎的宠儿。


“嘿,奥利弗。”

“你们认识?”奥芙拉疑惑的问道。

“在同一个行业中涉足多了很难不认识,之前开了几次聚会我们都有互相邀请,也包括莱克斯企业。以前还邀请过你爸爸,但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这个,不过我要是知道他有这么漂亮的女儿的话,我大概让秘书还会多邀请几次。”奥利弗压低声音眨了眨说道。

奥芙拉看了一眼,韦恩先生是哥谭的名人,经常上报纸的那种,上的还是报纸的头条,在一堆超级英雄多如牛毛的世界里,能把哥谭的蝙蝠侠挤开倒是很少见的一件事,大都会的超人也是头条的常客,这一点卢瑟先生就差了一点,大概是坏的男人更遭人喜欢吧。


“莱克斯·卢瑟,你可以叫我莱克斯。”他热情的伸过手,奥芙拉稍微愣了一下也跟着伸出了手。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之前也读过不少报纸,在他反对超人的时候,奥芙拉还是以为他不应该是他现在表现的这种样子,他应该更冷酷、高傲。

  

但很显然他不是,她只是从报纸上、媒体上片面的角度去了解一个人,可这并不重要,因为她不在乎这个。

  

“布鲁斯·韦恩。”奥芙拉在他说话的时候转过头看向了他,那双蓝色的眼睛真是引人注目,他确实是个极度富有魅力的男人,只是怪异的是与他们握手的时候,和其它人相比,他们手上厚厚的茧。


不过,奥芙拉并没有想太多,她以为只是他们喜欢健身而已,就和她差不多,这并不是太让人在意的地方。


“感谢你们到来我父亲的葬礼,很抱歉今天无法款待你们,如果以后有时间,不介意的话,到时候可以再约个时间另外聚会一下吗?”

  

“当然,很荣幸能够接受邀请,有需要的话可以打我的电话。”

  

奥芙拉接过了联系电话,与他们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宾客们就差不多都该回去了,奥芙拉站着门口目送着他们坐上车都回家,等到最后一个人离开后,这场葬礼才算完全结束了。

  

奥芙拉站在阳台上,父亲的习惯影响了她,家里除了机器没有任何的人,以至于到了现在整栋别墅都是空荡荡的,安静到让人害怕,夜晚的凉风轻轻的吹过,她逐渐的清醒过来。

  

她回忆起了以前,小时候的印象似乎停留在父亲对她的无止尽训练,父亲他一直很有危机感,他似乎困在一个思想里,他一直觉得她会有危险,她无法说服他。因为缺少母亲的角色,她对于父亲说的一切都表现的十分顺从,每一件事她都会尽力去做好,可是就算是如此却依旧无法得到父亲的赞赏。


他无法让自己虚度任何的时间,甚至现在她依旧能记得他的话,“站起来,奥芙拉,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停下。”


是的,我不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