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脑叶公司

847.7万浏览    32754参与
小美是只猫

啥也不说了,今天这鱼我摸定了

啥也不说了,今天这鱼我摸定了

混水摸鱼人
短发我的神,,,

短发我的神,,,

短发我的神,,,

爆破泡芙
「腦肽啡……」 摸了Netza...

「腦肽啡……」

摸了Netzach的QQ人 好好畫……

「腦肽啡……」

摸了Netzach的QQ人 好好畫……

宣香

画了两三天的上层像素头,,,夹带一张随手摸安安  很糊!

画得很累啊啊啊啊啊啊啊,,,算是复健必经之路!

画了两三天的上层像素头,,,夹带一张随手摸安安  很糊!

画得很累啊啊啊啊啊啊啊,,,算是复健必经之路!

F I S H
猜猜这张又被吞了几次

猜猜这张又被吞了几次

猜猜这张又被吞了几次

奶茶是仓鼠

又是上课的摸鱼,不喜勿喷😊😊

又是上课的摸鱼,不喜勿喷😊😊

废物暮酒

来摸个藻。。。画风离家出走)


p2是因为当时画完了p1感觉,少了点什么所以加的(有病)

来摸个藻。。。画风离家出走)


p2是因为当时画完了p1感觉,少了点什么所以加的(有病)

仿生涵之会梦到蜘蛛脑吗

与魔弹射手的一天天

【脑叶异想体乙女】


魔弹射手


作为这家公司的新员工,你入职第一天就遇到了一个HE级别的异想体。


『魔弹射手』,是个奇怪的名字啊,你边想着然后走进它的收容单位。


看着那团黑乎乎的,穿着蓝色斗篷的异想体,你吞了吞口水,关于它的资料很少,所以你只好随便赌了个压迫,出乎你的意料的是,工作效果很好,评级为优。


出收容单位的那一刻,你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魔弹射手,它也明显注意到了你,微微蹩眉,似乎有些烦躁,下一刻,它的逆卡巴拉计数器减少了。


你一愣,才发现你的正义等级低于3级。原来低于3级就会减少啊……


(未完待续

【脑叶异想体乙女】


魔弹射手


作为这家公司的新员工,你入职第一天就遇到了一个HE级别的异想体。


『魔弹射手』,是个奇怪的名字啊,你边想着然后走进它的收容单位。


看着那团黑乎乎的,穿着蓝色斗篷的异想体,你吞了吞口水,关于它的资料很少,所以你只好随便赌了个压迫,出乎你的意料的是,工作效果很好,评级为优。


出收容单位的那一刻,你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魔弹射手,它也明显注意到了你,微微蹩眉,似乎有些烦躁,下一刻,它的逆卡巴拉计数器减少了。


你一愣,才发现你的正义等级低于3级。原来低于3级就会减少啊……




(未完待续

惊棽
进行一个小朋友的摸鱼

进行一个小朋友的摸鱼

进行一个小朋友的摸鱼

此人已泪奔

【Wonder Lab超自然AU】这不正常的世界还是 毁 灭 吧(1)

阅读前须知:

如题!是超自然怪力乱神pa,设定给群里的一些朋友讲(口)过(嗨)了,同时我也和大家讲过“这个AU大概率不会写成文”,所以最后决定以段子的形式呈现出来,如果反响好说不定有下一篇呢

这个系列是搞笑向的。

(二次编辑:这还算是段子吗?至少不算是文吧?)


正文:

1.

罗斯有个小秘密。

她容易招鬼,从小到大没少遇到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像是写作业时放在一旁的铅笔会自己立起来转圈圈,半夜起床上厕所会看见镜子里有人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开娃娃屋的钥匙总是不翼而飞,甚至出现了还是小女孩的罗斯气喘吁吁地追着一只并没有长腿的钥匙满育儿室跑然后顺着楼梯扶手滑到大厅里这种离谱画面。

真...

阅读前须知:

如题!是超自然怪力乱神pa,设定给群里的一些朋友讲(口)过(嗨)了,同时我也和大家讲过“这个AU大概率不会写成文”,所以最后决定以段子的形式呈现出来,如果反响好说不定有下一篇呢

这个系列是搞笑向的。

(二次编辑:这还算是段子吗?至少不算是文吧?)


正文:

1.

罗斯有个小秘密。

她容易招鬼,从小到大没少遇到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像是写作业时放在一旁的铅笔会自己立起来转圈圈,半夜起床上厕所会看见镜子里有人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开娃娃屋的钥匙总是不翼而飞,甚至出现了还是小女孩的罗斯气喘吁吁地追着一只并没有长腿的钥匙满育儿室跑然后顺着楼梯扶手滑到大厅里这种离谱画面。

真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了呗。

当然这些情况毕竟还是太危险了,而对此罗斯的父母也想出了种种对策,比如请来教堂专门的驱邪牧师为房子驱邪啊洒圣水啊戴十字架祈福啊什么的,但是牧师给出的解释是——房子没有问题,只不过是小罗斯体质比较特殊,对鬼魂易感——而且这种体质本身没有什么错处,不会招惹大恶鬼,所以没法驱邪,罗斯必须要适应这种生活。

好在对于罗斯家,只要习惯了,并且加以配套设施的改进,也不会太影响生活。

钥匙会跑?那就把锁换成指纹的。

镜子里有鬼影?那就装个跟随走地小灯,罗斯到哪儿就跟到哪儿,保证鬼怪无处安身。

至于会动的铅笔,罗斯自己想到了方法,和鬼魂中门对狙。不是喜欢转圈圈吗?跟你一块转,看谁先晕;要写字,我也来,还比你好看;写题目?小意思,你做的方法不好,我会,我来教你。

然后小罗斯还真就对着一支铅笔巴拉巴拉讲了一大堆解题方法,家庭教师都觉得有天赋的那种。

后来鬼大约是觉得烦了,于是铅笔再也没动过了,为此罗斯还挺惆怅的。

再后来呢罗斯因为一系列原因决定去上公立学校,她总不可能在鬼影幢幢的大豪斯里一个人过一辈子吧,总得要去人多的地方,学习如何过“普通人的生活”。

……其实罗斯还想好好学习下“相关知识”,研究下自己的情况,在家里这是绝无可能的……她也不想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尤其是在看过那么多这样那样的事情后……

她知道自己是幸运的,对此她无比感激。所以她要离开。

不过,真正的考验出现在罗斯上大学之后。

她得和其他人合住宿舍……

要是别人知道她会招鬼怎么办……关于女生宿舍的怪谈可不少啊,她才不想让自己或者未来的室友成为怪谈女主角呢。

不过好在塔伊和凯特都是非常棒的室友!塔伊很开朗,凯特就有点神神秘秘的,不过人也很好,就像个顶着萌妹脸的御姐……

而且巨力。

罗斯发誓她做梦也想不到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凯特能一个人徒手搬两桶水并且给饮水机换好后还脸不红气不喘的。

“凯佬!我想学瑜伽!!”

两个声音。


2.

但是罗斯发现事情逐渐要瞒不住了,因为她觉醒了新技能,真是令人难过。

原本是没什么大问题的,罗斯很高兴地发现她的室友们似乎没有多关注偶尔出现的怪事情。(后来想想,那完全是见怪不怪的表情吧……)

有什么事情能比易见鬼更可怕的吗?有,就是你自己也变成了,一只阿飘。

嗯,透明的,能穿过去。

那还有什么事情比变成鬼更恐怖的吗?有,就是你变成鬼后尴尬地在半空中飘来飘去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你亲爱的室友推门而入。

空中的和地上的六眼相对,彼此都感觉对面真是新奇极了。

罗斯:嗨……

凯特:……?

塔伊:哇哦噢噢噢噢!!!

然后阿飘罗斯就看着凯特疑惑(也许)猫猫头,塔伊瞬间变成星星眼并试图拿相机记录下这牛顿和达尔文看着都觉得不合理的一幕。

然而果然拍不下来。

“怎么回事啊我还没死呢怎么就变成鬼了……呜啊这可怎么办呢……摸不到键盘但是报告还没交……”

“唔嗯听说鬼魂可以操控磁场,罗斯酱可以试一试!”

“凯特觉得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呢。”

于是就开始喜闻乐见的尝试环节,在敲错字符/把电脑整关机/把文件误删以及差一点把电弄跳闸后,幽灵罗斯终于找到了原力打字的窍门,就是有点费脑子。不过至少作业可以交了。

“诶?等等,你们听得到我说话对吧。”

“对啊!”

“那……我为什么,不用,语音输入——”

“对哦!!当时一下子太慌张了什么都没想到,抱歉罗斯……”

“噗,凯特想到了,但是凯特觉得多项技能也挺不错。”

“安啦……”

事实证明凯特说的是有道理的,当罗斯幽灵化又碰上宿舍里没一个想起来关灯的时候——

“宝!罗斯酱!拜托你啦!”

“关灯——”

“哎好好好。”

至于幽灵状态?睡一觉就好了。

诶?幽灵怎么睡觉?

不管啦,反正罗斯也不清楚,迷迷瞪瞪一阵就睡着了呗,醒来之后就躺床上了。


3.

“罗斯酱……其实我也有事情瞒着大家的!”

“诶?!”有什么能比变成幽灵更奇怪呢?

“其实我是只水妖。”

啊。

“对不起!!!!一直瞒了大家这么久!!呜啊凯特罗斯你们不要生气!!”

哄了一阵之后塔伊总算平定下来了 。然后她给大家讲了下自己是怎么从人类变成水妖的。

“所以……塔伊你只是下海潜水,就被水妖咬了,然后就被感染了?”

“对呀,因为住在海边,刚好我也很喜欢游泳!那次真的超险,游太远了差点溺水,碰到水妖的时候我也特——别害怕,不过它咬了我之后没有吃我呢……最后太慌张了就直接拼命游回岸上了。”

“……很险呢……差点淹死在水里。”

“是啊凯特,现在想想还是很危险,好像就是因为被感染了才没被淹死。”

后来塔伊在罗斯包场的泳池里展示了下什么是真正的水妖。嗯,被水浸泡之后皮肤都有些发蓝,以及水妖塔伊的确能在池子里掀起一点小型浪潮。

“希望我的犬齿看起来不是太吓人。”

“完全不会!话说塔伊你就是因为这个皮肤才那么好的吗?”

“嗯……要经常补水。”

于是相当的一段时间内塔伊和罗斯的话题就变成了“哪个牌子的润肤水最好用”。

凯特,插不进话题,因为她一般只用大宝和郁美净。

“不过话说回来,超自然现象其实很普遍的吗?怎么说在海边都能遇到水妖实在是……我们中间应该只有凯特最正常了吧。”罗斯说。

“不是哦。”

“诶?”

“凯特是猫又。”

然后一脸坦然的凯特在两脸惊讶的罗斯和塔伊的注视下默默亮出了自己的猫猫耳朵和尾巴,两根,黑的。

并且断然拒绝了她们两个的撸猫请求。

不过罗斯和塔伊还是很感激的,因为根据民间传说,猫又是会食人来着……但是对于凯特,她们又非常放心。

“凯特绝对是好猫又!!”

后来询问凯特是不是原本就是猫来着,得到肯定的答案。所以得出结论,凯特……

是只老猫。

“做猫的日子是很无聊的,没有电影,没有旅行,所以变成人啦,当个大学生也挺不错的。”

所以一个寝室甚至凑不出一个正常普通人类是吗?


4.

凯特没有告诉她的室友的是,其实她并不是什么普通的猫妖,而是从地狱来的恶魔猫又。

没有办法,上头的命令,刚好凯特也不介意来人间,所以就跟着她的长官,负责地狱的部分纪律管理的魔王莎莎一起去了。

虽然地狱魔王有很多个,莎莎长官充其量只是中层管理人员,但是听闻现在人间开始普遍出现大规模名为“异想体”的怪物袭击事件,人类的猎魔人对于处理和掩盖这些异常事件逐渐力不从心,而在人间工作的恶魔交易员也有惨遭屠杀的案例,所以“上层”决定和其他势力联合应对这些烂事,把怪物关起来进行管理。恶魔可是很擅长压迫工作的。

这就是脑叶公司O-5681支部被建立,以及它的员工中会有恶魔这类通常被认为并非良善之徒的存在的原因。

现在作为惩戒部预备的队长,凯特需要帮助主管和部长们招募新员工——不管是人类还是超自然生物。

不过话说回来,这年月里身怀异常之处的人类和超自然生物其实是越来越多的,不知和异想体事故是否有关。

大学是个搜寻新鲜血液的好地方,也很适合一只恶魔猫又学习与人打交道。

莎莎长官禁止她强行将人带来。对于恶魔们,最重要的就是信誉,不然谁还和地狱做交易呢?

凯特认为自己能把自己的惩戒工作做好。

交些朋友或许也很不错。


5.

大学里有的是社团。这天塔伊怀里抱得满满当当,全是各个社团的宣传海报。

“呼,真的好多呢!罗斯,来看看我们应该参加什么社团吧,我们三个可以一起去!凯特你也来看看!”

“潜水?听起来很不错,塔伊你不是擅长潜水的吗?”

“哎?不行啊,我一下水就会变成水妖,万一吓到人怎么办?”

“那,摄影?”

“凯特需要提醒你一下摄影可能会拍到怪东西哦。”

就这样磨叽了半天都没有讨论出结果,最后凯特从海报堆里抽出一张从外表就堪称惨淡的宣传报,那是小花灵异社。

“这个怎么样?”

“唔……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既然是灵异社就肯定不会介意有怪现象出现!刚好适合我们!”

“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遇到更多像我们这样的人!”

于是三人决定一起报名。

然后三人一起在过于惨淡(x2)、看上去的确很有灵异气息的废弃器材储物室遇到了小花灵异社仅有的三名成员:小花、艾拉和芬。

“啊呀啊呀真的想不到竟然会有人愿意报名我们社团……我是小花!很高兴认识大家!”

“这里是芬,来了咱们社团就别想走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好!我叫艾拉。”

在小花的指导下,罗斯他们逐渐了解了灵异社的日常工作。

“哎?鬼屋测评?”

“嗯,是真正的‘鬼屋’,一般来说客户都不希望房子里有鬼……也不排除有的客户就是单纯地想招鬼或者真的把有鬼的房子做成鬼屋卖门票。(真的有鬼的屋子也是绝佳的小说素材)”

“艾拉可以感觉到鬼的存在!一般我们会让艾拉对鬼屋进行初步测评,确认有‘东西’后根据订单需要进屋探索,然后小花我呢作为灵魂摄影师负责把鬼魂的照片拍下来。”

“我嘛,狼人,要是有意外情况了就交给我来处理!”

于是他们就这么上了第一条贼船(不)。


6.

当罗斯得知香蕉锁头大学对于学生社团的变态要求之后她感到她平平无奇的富婆生涯还从来没有这么难办过。

“为什么……区区学生社团还要评业绩和收入值?不是来发展兴趣爱好,顺便赚赚学分吗?”

“呜呜但是这是规定……我们灵异社已经入不敷出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社团会被强制关停,甚至还会因为经营不善倒扣学分……”

 倒 扣 学 分 啊

罗斯震惊。

“那个,还是想说句不好意思,因为最近实在困难,也很久没有新成员了,刚才就没有来得及向你们说清楚,非常抱歉。”

“如果现在想退出还来得及,我们不介意。”

“我……我不想退出,大家都很厉害,只不过遇到了点麻烦而已!我很喜欢这里,我们可以一起加油解决问题的,对吧?”

“我也是,大家都是很好的人!”

“凯特觉得还行。”

所以灵异小队决定努力工作。

在罗斯提议让自己爸妈赞助而因不合规定最终不了了之以后。

由于人手不足,所以凯罗泰三个新手菜鸟也得一起来,嗯。

当然其中一个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新手,但姑且不谈。

于是这就是灵异社集体出现在这栋至少从外观来看还算正常的鬼宅前的原因。

“真的没问题吗?万一我们笨手笨脚的,只会给你们添麻烦。”

“万事开头难啦。”

“也没啥大问题,就是进去拍个照片。”

“还是要小心,这栋房子,绝对有鬼,我感觉得到。小花,相机准备好,这次一拍完马上跑。”

“嗯!”

前门的锁孔出了点问题,还没有修,屋主人把地下室的钥匙给了他们。艾拉把屋后斑驳的草皮垫子掀开,露出同样锈迹斑斑的盖子。

“这房子很旧了,但愿钥匙不会断在里面……”他一边开锁一边说,“不然就得让芬来撬开。”

伴随着让人牙酸的吱呀声和呛鼻的尘土,陈年老地下室被打开,芬第一个跳下去探路,比出一个OK的手势让其他人跟上。

随后凯特、艾拉、罗斯也跟着下去,小花因为脖子上挂着个大相机动作比较慢。

“塔伊,快点啦!”

“呃嗯嗯马上好!东西背多了……”

然后一只挂着EMF、大号加碘盐罐子、铁制捅火钩、十字架、护身符项链还有几张黄色道士符的塔伊啪唧一声掉了下来。

“塔伊你带了多少东西啊?”

“嗯……安全起见,顺便验证一下这些东西有没有用……”

“EMF鬼魂探测器是有用的!”小花从自己的包包里也拿出一个不同造型的EMF,“我们也只有一个,加上塔伊的刚好够用。”

怎么看都像是用旧收音机改装的吧……

她按下开关,拉出探测头,随即响起滋滋啦啦的声音和跳动的红光,在对准不同方向时会产生不同强度的反应。

“当然……EMF不是一贯很准,一般我们用它辅助艾拉的能力……这边走。”

罗斯手里握着一支狼眼手电,紧随小花身后,身后的塔伊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眼下的状况也默默闭上了嘴。

拉开地下室通往一楼的门,很奇怪的布局,门外直接是一堵走廊的墙。

“艾拉,有感觉吗?”

自古走廊出奇迹,到了这里总是该多确认一下,死亡漏斗之名不容小觑。

艾拉拎着一只防风提灯,向四周看看,提灯的光芒被走廊深处的阴暗瞬间吸收。

“这不对……感觉倒是很强烈,在客厅里!”

“喂,新人们,你们感觉如何?”

“呃……就像恐怖游戏,有点黑。”

“我们现在在一楼,一楼会没有窗户吗?”凯特接着塔伊的话,语气是反问的,“现在离太阳落山……还早呢。”

“而且哪有这么长走廊……”罗斯突然想到什么,该不会她把鬼提前招来了吧?现在他们在幻觉中吗?

“啊呀,咱们不会被做成三明治吧。”

“诶——?”

“芬——不要吓唬她们啦!现在快点走,千万不能落单哦。”


7.

陈旧的木地板在脚下吱嘎吱嘎作响。

艾拉手中提灯的火焰在玻璃罩下摇曳。

小花的鬼魂探测器闪烁着红光,滋滋地发出噪音。

身边时不时传来芬的小声抱怨和塔伊背包晃动的摩擦声。

罗斯握紧手电筒。她有点害怕。她总觉得大家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远了……

“注意,屋内结构……变化……”

罗斯停下了脚步。

大家……不见了。声音和光,就好像隔着水面,模糊了,飘远了。

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

想想办法,罗斯!这么多年你遇到的灵异事件都可以编成书了!

“凯特!塔伊!听到吗?小花!你们在哪儿?”

没有应答。

罗斯继续向前走,尽管她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她感觉自己再不活动活动就会被冻僵了……

空气变冷了,裸露在外的皮肤鸡皮疙瘩暴起,呼出的水汽变成白色。

手电筒的光闪了闪,罗斯拍拍盖子,恢复正常后几秒钟,又闪烁起来,咔嚓几回便熄灭了。

这可是狼眼手电。

奇怪的感觉从脊椎爬上来,顺着后背游到脖子后面,让她几乎动弹不得。

她用尽全力让自己不停留在原地,回过神时她发现自己在奔跑。

走廊,走廊,没有尽头的走廊。吱嘎吱嘎响的地板,一模一样的天花板吊顶。

就这样一直跑,直到耗尽力气。

罗斯气喘吁吁,她控制不住地向四下里转来转去,因为她感到有人一直在盯着她——

低下头时她发现自己面前有一双赤裸的惨白的脚。

鬼魂正盯着她看……

她开始尖叫,并用手电筒朝鬼魂狠狠砸过去,好像没有砸到东西的感觉。

鬼魂伸出长有尖利指甲的手爪向罗斯的方向一抓,地板顷刻间变得像波浪一样上下起伏,墙壁开始伸缩。

罗斯被甩到墙壁上,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啊!凯特!”

“小耗子瞎叫什么快点出来!!”只露出墙面半个身子的凯特开始拖住罗斯往外拉。

好在凯特力气很大,在鬼魂的指甲碰到罗斯的鞋子前就把她整个人都拉出了墙壁。

“我被吸进……墙里了?”

“嗯,是一种喜欢在墙里活动的鬼魂——不用担心,它现在不会出来,离开‘墙’的空间它会变得很虚弱。”

“凯特觉得刚才那只,绝对算是恶鬼了哦——”

“对不起……实在太冒失了,一开始就不应该带你们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不不不是因为我体质特殊,打扰工作,我才应该道歉。不过,刚才要不是凯特,我肯定就要被鬼吃了。”

小花却反而做出了额外的打算。

“芬,艾拉,你们看……这次要不把单子推掉吧,不能再往下走了!就算不达标也不能让新人遇险。”

“那话怎么说来着——邪乎到家必有鬼,”芬倒是爽快,“这波太邪乎就等下单不邪乎的呗。”

“我同意弃单,但是——”艾拉提灯的火焰不住地摇晃着。

“哎哎?门呢?罗斯,我们……到底,到底从哪条路过来的?”塔伊抱紧大包开始从里往外掏十字架。

“你信那个吗?”凯特面无表情地问道。

“不咋信——”塔伊咕咕噜噜地开始背小笔记本上的咒语,“临时抱佛脚总归有点好处吧……”

“凯特只是想让你放松一点啦。”罗斯打着哈哈。她感觉凯特的心理素质比他们几个都强,果然不愧是见过世面的猫又吗?

笨蛋小粉耗子,那是圣水咒,不是驱鬼咒。凯特默默想着,没有说话。


8.

另一边,灵异小组也在商讨着出门的办法。

艾拉表示他一直在头疼,已经到了没法辨别鬼魂方向的地步了。

“搞不明白……晕头转向,提灯也是,火焰一直乱转。”

小花看着EMF也叹了口气,一样呢,彻底失去方向感了。

芬决定还是凭借狼人的蛮力把墙壁破开——他们发现这一边的“墙壁”似乎只是几层木板——毕竟现在似乎只能走这一条路了。

“小花,要不你拍几张照片吧,我总觉得不大对劲,按道理来说墙壁幽灵不会造成这么大反应的。”

“好。”

咔嚓咔嚓。

“呃……罗斯…?你们可以过来一些吗?”

“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很差,是因为光线吗?”

“不,你们看——”

塔伊好奇地凑上去看小花手里的拍立得照片。

相片里,近处的艾拉和较远一点的凯罗泰三人周围,密密麻麻围绕的,都是鬼影。

“这么说……”塔伊惊恐不安地看向并没有任何东西的空气,“我们周围…都是鬼?”

“恐怕更糟,”艾拉揉揉太阳穴,“这是场地灵,以一定密度聚集时可以造成场景空间认知扭曲……从我们出地下室的时候就已经踏入扭曲空间里了。”

“这根本就是驱魔人的工作吧?可恶,根本没带那么多盐——”

塔伊从背包里掏出一罐盐。

“塔伊你想的真周到但是不够——”

塔伊又掏出一罐子盐,又掏出一个袋子,还是盐,加碘的,以及一瓶装在矿泉水瓶里的汽油,还有打火机。

“这些够不够?”

“嗯,够了。”

啊果然一切恐惧源于弹药不足吗?

这个时候芬也把墙壁破出了一个洞。

“光这样不行,看,洞后面是虚的,不如倒点盐进去?”

于是乎开始倒盐。很多很多盐。然后倒汽油,点火烧。

随着火舌的舔舐,洞口,连带着周围的空间,都开始出现隐隐的变化,黑色的洞后虚空渐渐变亮,洞边缘的碎木头碴子像融化的黄油一样开始变软、消退。

罗斯听见了幽灵的啸叫声。

“就现在!”

力气最大的芬和凯特一人一边把软化的墙洞朝两旁拉,直到留下足够一人进出的空间。

剩下的人赶紧一个接一个从洞口爬出去,最后芬和凯特也顺利脱身,没有支撑的洞迅速地坍塌下去,乃至缩入墙壁,消失不见。

他们重新审视着周遭环境。依旧是破木地板和有点发霉的墙壁,但是有光线了,看光景已经是黄昏时分。

好消息,他们现在不是被鬼包围了。

坏消息,由于之前走的路是受场地灵影响的,现在他们必须得从客厅返回门廊,走正大门出去。

客厅,就在他们的正前方。


9.

“怎么办?”

“要我说,冲就是了,咱们可以拿盐撒。不然迟早被耗死在这里。”

“艾拉,你怎么看?”

“唔……前面没有鬼魂,但是……感觉怪怪的。”

事已至此,就算再怎么疑惑也没法停下脚步。芬上前推开房间的门。

狼人的耳朵动了动。

“你们有听见风铃的声音吗?”

叮铃叮铃。

“什么风铃?”

叮铃叮铃。

把手被按下,门开了。

“啊啊啊——救命!唔——!”

呼救的声音从打开的门中凄厉地钻出,在所有人的耳朵中回响,与之相伴的是血肉被撕裂的声音。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

呈现出半狼人姿态的芬鼻翼翕动,“新鲜的血腥味,那个人还活着!”

“我们——应,应该去救他吧?”

“凯特不觉得有人需要被救,”许久未发声的凯特冷冷地说道,“你怎么确定那是真的?时间太巧了。”

塔伊看了看自己的EMF,没有红光,偶然闪起的一点指向身后场地灵所处的位置。

哭泣和尖叫声再次响起,比方才的更加猛烈。

“不管怎么说……那不是鬼,万一是……犯罪现场呢?”罗斯咬紧牙齿,“反正我们最后还得过去……一起走,凯特。”

“那么……走吧。”

凯特沉默地跟在众人身后,弹出自己的利爪。她清楚除了鬼魂,这个世界还有别的什么东西能够造成危险。勇气可嘉,可惜光这样还不够,想要直面怪物,还要拥有更多的品质……

这个感觉是……看来这次不用费心保护了。果然也不是什么普通怪物啊……

她伸爪往脚旁一挥,三道紫黑色的抓痕将一条粉红色的丝带割成碎块,余下的带子扭动着退去,像是受到什么侵蚀一般。

另一边,冲进客厅的众人惊讶的发现偌大的空间中央,竟离奇的漂浮着一棵树一样的东西,不过是由粉红色缎带构成的。

“挂起来,挂起来,一起变成果实~”

缎带中的铃铛无风自动,叮叮当当的声响拼凑成一句句完整的话语,轻盈,欢快,又令人毛骨悚然。

桃红的缎带从四面八方涌来,不一会儿就把他们分隔开。

罗斯听见一声尖叫,是塔伊,她的脚踝被丝带缠住了,虽然打火机把这些带子逼走,但这不是长久之计,还有更多的丝带蠢蠢欲动。

“坚持住。”化身猫又的凯特不断地撕扯着带子——她的进攻迅猛而有力,那怪东西似乎对她颇为忌惮。

“罗斯,小心身后!”塔伊顾不上自己受伤渗血的脚,朝罗斯大喊。

罗斯的后背一凉,下一秒一条缎带直直地穿透她的胸膛——

——她毫发无伤。

“竟然这个时候幽灵化了……”

还好罗斯没事!至少她不会受到攻击了。

另外三人情况也不容乐观。至少芬会表示作为强力攻击型的狼人他会非常讨厌这种缠绕物。

“可恶……带子会吸血,别被它缠上了——”

“用火和刀!……还有汽油!”

“不是鬼……盐没有用。”

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异常的响动,仿佛有东西想要冲破楼层下来……难道又有新的怪物出现吗?

“啊哈,啊哈,”凯特却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慌张,“要登场了呢。”

天花板开始出现裂缝,在另一下的敲击中骤然破开一个大洞,砖块砸中了客厅正中央的风铃“树”的主体,怪物吃痛似的松开了与其他人纠缠不休的缎带。

从洞口跃下的身影没有留给它喘息的机会,挥动巨大的漆黑镰刀三下五除二砍翻所有接近他的带子,最后予以“树”的主干一记重击,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怪物倒下了,被神秘人扫垃圾一样丢进了他带来的一个大盒子里。随后他竖起镰刀,顿地三下,霎时整栋房子内被点点光亮环绕,那是灵魂在接受最终审判时所发出的光芒。几乎所有人都对这种场景惊讶不已,瞪大眼睛看着一个个光团挨个融入那柄长镰中,最后彻底消散。

凯特从刚才落脚的柜子上跳下,朝众人比出一个“嘿这就是”的手势,开始介绍。

“啊——都来认识一下救命恩人吧,这位是莎莎,凯特的前辈,非常厉害哦。”

“你是……死神?”在罗斯认知中,使用长柄镰刀、能够拘捕灵魂的存在,只有死神吧。

“不是。”莎莎——这个与传说中恐怖的死神相比显得十分慵懒的人,直接一口否决了罗斯的猜想,“刀是借来的。”

他抬手将死神的镰刀变成一枚黑色指环戴上,示意其他人跟上他的脚步。

『来迟了,一楼周边被场地灵搅得乌烟瘴气,所以传送位置改到二楼去了。』

『凯特一个人不带武器也能解决,只不过太耗时间。』

『……他们就是你招来的新人?资历还算说得过去。』

『是,长官。他们还需要训练。』

『往后这样的事情还会有很多……』


10.

“哎——所以你也是狼人吗?还是纯血的,好厉害——”

酷哥芬同志安静如鸡。别问,问就是血脉压制,他并不是很想和对面的同族大佬一起吃火腿嘭嘭。但是他的社友们明显很兴奋。

“刚才那个怪物是……”

“叮当悬摆,ZAYIN级异想体,”莎莎喝了口咖啡,没加糖果然还是有点苦,“会迷惑谨慎级别达到3以上的员工来协助自己出逃——但这是管理信息。如今的情况可不仅仅是对怪物进行管理这么简单。”

随后凯特向大家解释了“异想体”和“脑叶公司”的概念,当然,没有透露她和莎莎长官的真实身份。莎莎偶尔会在她的解释后进行补充。

“所以知道太多东西的你们——做好入职准备了吗?”

“诶?等等……可是我们已经成立的灵异社怎么办?这次把人家的房子弄的那么乱……绝对拿不到酬金了吧?”

“哦?”

“要是这样我们就得被扣学分……”

罗斯发誓她刚才绝对看到对面的狼人先生露出了0.1秒的诡异笑容。

“单照签啊,而且甲方必须得支付赔偿金,”莎莎慢悠悠地说,“‘只是想确认一下闲置多年的老房子有没有出什么问题’?所以就叫来急需业绩达标的大学生?连自己都不敢开车靠近的地方,就想出鬼屋认证的钱让人把驱魔的活儿做了,这已经不是厚道不厚道的问题了吧?”

“那么我们造成的破坏——”

“合同上可没说你们要对此负责,相反,未将所有信息如实汇报给专业人士而造成严重破坏的客户会被灵异界拉——黑。”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小花决定就这么办。

结果还真的成功了。对方不仅没让小花灵异社赔偿修缮费用,还支付了高额的佣金,足够让社团一整个学期都不需要再为生计头疼……

后来呢根据凯特和莎莎的提议,小花灵异社作为脑叶公司O-5681的分支部门正式被并入,享受公司的庇护,同时也能保有一定的独立性。

“我学位证书还远着呢工作都找到了……这世界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你觉得呢?凯特?”

“凯特也是不理解呢——”小恶魔猫又笑了笑,“现在你该叫我凯特队长,罗斯——”


TBC.


文末信息提示:

(注:以下内容以及彩蛋内容最好你一定得看一遍)

目前已获得人员信息——

莎莎,地狱魔王的其中之一,原身是地狱犬(狼犬,不是三头狗!),伪装身份为活了至少有几百年的纯血狼人

凯特,猫又,属于地狱一方,是莎莎的部下,也是活了很多年的精怪,不过暂时掩盖了自己的恶魔属性

罗斯,平平无奇易招鬼被动技能是变成阿飘的富婆女大学生,幽灵状态下免疫物理攻击

塔伊,暑期潜水员(现在怕是得辞职了),被水妖咬伤后受感染也成了水妖

艾拉,通灵者,能感受到鬼魂的存在,提灯是其常用的辅助道具(从巫术道具店购买的),不过比起提灯使用撬棍倒是更顺手些;会从灵异社的经历中选取素材写成小说

小花,灵魂摄影师,灵异社负责人

芬,也是被咬后感染变成的狼人,纯血狼人会对这种感染狼造成威压感。


关于为什么一个假狼人会给真狼人带来很大压力:狼人是莎莎的化形身份,可以类比为一种阿尼马格斯,是固定的也是运用最自如的身份,如果想要伪装成别的超自然生物就必须使用变形法术,而莎莎的超自然生物品阶本来就比较高,所以芬不但看不出来是假狼人反而会有点害怕。(ps,莎莎不怕银,但是银可以杀死芬)

根据马可福音还是什么福音书来着,盐可以驱邪。还有铁器也可以对鬼魂造成伤害。

恶魔彼此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前提是他没有可以隐瞒)也能心灵交流(准确来说是恶魔交流的一个特殊频道,其他人听不见罢了)


先这么多。pls给我点反馈让我知道我是哪里写的很垃圾~

一般路过661

文字说明:

P1预警

P2五百字短打

P3P4和某个亲友的聊天记录

P5和另一个亲友的记录

P6是我造的世界观

以下是我的突然发疯

——————————

“他们是双向驯服,一个被无痛苦的死亡所驯服,另一个被对方所驯服。”

蝶伊,嗯,怎么说呢,虽然看起来很甜(实际也很甜),但是他们的内核实际上也很疯狂。

正如聊天里我提到的,我认为蝶哥是一个可以为了信念放弃挚爱的人,之所以这么在乎克洛伊,是因为他在脑叶公司里无尽的轮回里一点点的被对方迷倒了。

那么克洛伊是哪里吸引到他了呢?当然是她从来不会被任何人所定义的潇洒和她永远都猜不到的下一步。

那么这里为什么可以吸引到他呢?首先谈谈......

文字说明:

P1预警

P2五百字短打

P3P4和某个亲友的聊天记录

P5和另一个亲友的记录

P6是我造的世界观

以下是我的突然发疯

——————————

“他们是双向驯服,一个被无痛苦的死亡所驯服,另一个被对方所驯服。”

蝶伊,嗯,怎么说呢,虽然看起来很甜(实际也很甜),但是他们的内核实际上也很疯狂。

正如聊天里我提到的,我认为蝶哥是一个可以为了信念放弃挚爱的人,之所以这么在乎克洛伊,是因为他在脑叶公司里无尽的轮回里一点点的被对方迷倒了。

那么克洛伊是哪里吸引到他了呢?当然是她从来不会被任何人所定义的潇洒和她永远都猜不到的下一步。

那么这里为什么可以吸引到他呢?首先谈谈克洛伊不被任何定义所束缚的性格,她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即使是一直被说她和某人关系很好,只要她感受不到开心她就会从中脱身而出,毫不拖泥带水。所以她完全有可能在身边明明一切都很好的情况下突然选择毫无征兆的离开,选择死亡。因为她的骨子里其实一直都有对死亡的渴望,她身边的一切都只是延缓她做出选择,而不是彻底改变。

其次就是没有任何人可以猜到她的下一步。蝶哥虽然喜欢克洛伊喜欢了万年单位的数量,但实际上直到最后,面对克洛伊的某些行为,蝶哥依然很茫然,完全猜不到她在想什么。这就是在轮回中,对所有的熟悉事物都厌倦了,唯独一个人不一样,总能带给你新鲜感,所产生的吸引。

蝶哥对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抱有向下兼容式的怜悯,大部分时间都忽略了自身的痛苦。相较于其他员工的愤怒、不满,克洛伊就很特别,她无所谓的接受了亡蝶葬仪对她带有怜悯这件事,理解亡蝶葬仪为什么觉得员工们很可怜,并以一种上帝视角审视自己和蝶哥的苦难,用仿佛高位者一般的态度对所有人都抱有怜悯,甚至这里也包括她自己。

对她来说,她甚至会对自己只是一枚棋子,但却身处一局非常有意思的棋局中这件事感到愉悦,她相信无论她是执棋者还是棋子,都一样可以在规则内起舞。

谢尔盖曾评价她:“你像一把无鞘刀,锋利,但这是你的缺点,好刀应该在刀鞘里。”

她大概多少听进去一点劝告,但她骨子里的不可一世的骄傲依然未曾改变。

克洛伊对死亡抱有渴望,但其实她还可以压抑住这种冲动。但克洛伊的痛苦是有一个阈值的,一旦超过,克洛伊随时都有可能放弃。而蝶哥无疑是属于第一次见面就能把这种痛苦直接拨到阈值以上的人,因为克洛伊很聪明,她能从蝶哥的神情和语气以及各种小细节里判断出他们绝对不是第一次见面,这种情况他们肯定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而发现自己身处轮回的克洛伊很容易极端。

我相信在这漫长的轮回里,克洛伊一定无数次的仗着在轮回里她不会真正的消失而请求亡蝶葬仪杀死她,而蝶哥一定乐见其成,亲手送自己喜欢的人解脱,这对于他来说会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当然就像蝶哥平常搞不懂克洛伊在想什么一样,他也不理解克洛伊为什么不选择死亡和为什么突然选择死亡,但他会永远包容她在死亡上所做出的决定。

也许克洛伊在每次被他亲手杀死之前都会笑着向他许下根本不可能兑现的承诺:“下一次见面,我会告诉你我死后会去往何方的~”

而亡蝶葬仪知道这个承诺不可能兑现,但他依旧会回答: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