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脑洞系列

1892浏览    921参与
海里的海星

【脑洞系列6】[刀剑乱舞]被刀剑藏起来的孩子——48.

48.请,使用这样的我(中·下)


  01.
  
  审神者在空无一人的桌子上以完美的礼仪用餐。
  
  明明审神者进食的样子很优雅,细嚼慢咽,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优美。但压切长谷部只是放空了一会自己,回神后就发现审神者已经解决了将近三分之二的食物。
  
  ——快的过分。
  
  要不是眼看着审神者面前的食物飞速减少,压切长谷部真的很难相信审神者这种看上去老人般慢悠悠的动作居然能够吃的这么快。
  
  压切长谷部赶紧整理起自己的服饰,生怕自己的不谨慎和不细心触碰了审神者未知的……能够引起对方怒火的点。
  
  就在压切长谷部恰好整理完服...

48.请,使用这样的我(中·下)


  01.
  
  审神者在空无一人的桌子上以完美的礼仪用餐。
  
  明明审神者进食的样子很优雅,细嚼慢咽,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优美。但压切长谷部只是放空了一会自己,回神后就发现审神者已经解决了将近三分之二的食物。
  
  ——快的过分。
  
  要不是眼看着审神者面前的食物飞速减少,压切长谷部真的很难相信审神者这种看上去老人般慢悠悠的动作居然能够吃的这么快。
  
  压切长谷部赶紧整理起自己的服饰,生怕自己的不谨慎和不细心触碰了审神者未知的……能够引起对方怒火的点。
  
  就在压切长谷部恰好整理完服饰的时候,审神者放下了餐具,拿起之前烛台切光忠贴心的放在一边的手帕擦拭嘴角。时间踩得刚刚好,让一向敏锐的压切长谷部感到一丝丝的不对劲。
  
  但他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然后,审神者双手合十,稍微偏过头,向压切长谷部露出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微笑:“接下来,我想知道今天的日课有什么。”
  
  “谨遵主命。”
  
  02,
  
  压切长谷部将审神者领回审神者住屋,待审神者在书桌配套的椅子上坐好,才跪坐在书桌前面将昨天剩下的文书报告之类递给审神者。
  
  “这些是昨天未处理完的文书……”
  
  压切长谷部还未说完,审神者就打断了他:“我说过,我想知道今天的日课有什么。”
  
  压切长谷部的冷汗悄无声息的浸透了衣衫:“是!但是只有将这些文书处理完并上交给政府后,今天的日课才会被政府发给我们。”
  
  “是吗。那效率还真是低下。”
  
  审神者不满的嘀咕一声,挪过那叠文书报告到自己面前后翻开第一面,拿起放在一边的笔在上面勾画起来。
  
  看得出来,虽然此时审神者的心情不算很好,但是对待这些文书报告的态度是相当认真的。
  
  压切长谷部此时的心情,门后的爱染国俊当然是不知道的——但这不妨碍他对里面的情景进行脑补。
  
  他靠在门边,靠着没有关紧的门查探里面的动静。审神者和压切长谷部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但他不敢悄咪咪的趴在门缝看。
  
  审神者对视线……这么说吧,十分敏感。有人偷偷的瞧一眼审神者,都会被立刻发现……
  
  鸣狐就是因为悄悄地观察三号而被察觉到这一视线的三号叫走的。
  
  虽然本丸里的大家都很好奇,但是没有人敢问……在从三号那里回来之后,为什么他的小狐狸不再是趴在他的肩膀上,而是被他小心翼翼的一直紧紧抱着。
  
  靠在门边的爱染国俊已经在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本丸,审神者,来派,大家。而压切长谷部不太一样,他关注的是为什么审神者一定要知道今天的日课内容。
  
  “长谷部?压切长谷部!”审神者喊了他两声,压切长谷部从沉思中挣脱出来,他吓得立刻低下头:“十分抱歉!”
  
  “没关系。你在想些什么,这么入神?”
  
  审神者的疑问让压切长谷部动了动喉结。他绞尽脑汁的编出理由:“是这样的,我在想您待会是要先处理日课还是去餐厅和大家共进午餐。”
  
  “当然是要先处理日课了。”
  
  审神者对日课的看重态度让跪坐在审神者面前的压切长谷部和门外同样回过神来的爱染国俊惊了一下。
  
  “我已经处理完这些文书报告了。接下来……?”
  
  “接下来,请交给我吧。”
  
  压切长谷部起身,帮助审神者将这一叠文书报告提交至时之政府,“接下来,只要等待十分钟,今天的日课就会发布了。”
  
  爱染国俊听到这里,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手脚,更加严肃的聆听起来。
  
  03.
  
  十分钟过后,审神者等到了心心念念着的日课。
  
  “首先,第一项是出阵,前往的时代是‘武家的记忆-阿津贺志山’、‘池田屋的记忆-三条大桥’、与‘池田屋的记忆-池田屋一楼’,这三个时代均出现了大量时间溯行军。第二项是远征,任意时代远征三次。第三项是内番,第四项是锻刀——”
  
  话音未落,审神者的眼睛就唰的一下亮了:“锻刀?”
  
  压切长谷部心里咯噔一下:又一个五号?
  
  爱染国俊的手握成拳,紧紧的——他紧张到手臂都在颤抖,自己却浑然不觉。
  
  虽然五号相对于之前的二号、三号、四号简直和善的像温和的老婆婆,但是刀剑们也害怕五号。
  
  ——万一是给白雪公主毒苹果的老婆婆的……那种伪善,该怎么办?
  
  因此,刀剑们更害怕五号。
  
  ——因为五号太过温和。这种温和是相对的。
  
  万一六号也是这样的呢?至少到目前为止,六号对待刀剑的态度简直平和到可怕。
  
  “等等,”审神者突然又说出新的要求:“刀帐在哪里?”
  
  “在您的柜子里。”
  
  压切长谷部下意识的回答。他看着审神者起身往屋子里走去,突然听到门外传来极小的声响。
  
  他暗了暗眼神。
  
  门外的爱染国俊和刚刚走上楼梯抬头看他的平野藤四郎面面相觑。
  
  ……然后爱染国俊僵硬的对平野藤四郎露出一个笑容。
  
  审神者找出刀帐,摊开到桌子上。压切长谷部听从审神者的命令走到对方身边,给其介绍。
  
  “这是本丸的刀帐,上面只有简单的刀剑介绍……”
  
  “没有图片吗?没有语录吗?”
  
  压切长谷部迷惑的偏了偏头:“什么?”
  
  “算了。只有这么简单的介绍?有的刀剑就在这里画一个勾,没有就空白?那那些政府发布的新刀不在这上面,怎么办?”
  
  审神者看起来挺不满意的样子。
  
  甚至有些期望落空的……失望。
  
  “如果有那种情况,政府会送来新的刀帐,到时再画一回勾就可以了。”
  
  “这么草率?”
  
  审神者嘀咕几句后安静的翻阅起刀帐来。三日月宗近后是小狐丸,然后是石切丸……再然后是粟田口们……
  
  审神者完全不在乎这些,一下一下的翻的极快。
  
  来派、村正、贞宗、长船、左文字……左文字之后是兼定刀派。
  
  审神者的动作停止了。
  
  ——没有不属于任何刀派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这两面属于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刀帐,没有打勾?”
  
  爱染国俊听见的审神者的声音很平静,但其表情不是这么表达的。
  
  ——压切长谷部看见审神者慢慢的露出一个极力压抑兴奋的笑容。
  
  “那就让我快点来安排前三项日课吧。”审神者说,“然后就去锻刀。”
  
  门外的平野藤四郎和爱染国俊对视一眼,在爱染国俊静悄悄的躲藏起来后,平野藤四郎镇定的敲了几下房门。
  
  “我是平野藤四郎,关于今天的日课,我有些事情想要与您讨论。”
  
  “平野藤四郎?”审神者重复一遍,“那你就进来吧。”
  
  “是!”
  
  压切长谷部为平野藤四郎拉开门,侧身让他通过,然后走出房门并拉好门,等待他们讨论完。
  
  虽然他是近侍,但是这些他没必要知道。
  
  之后肯定会在会议上知道的现在发生的一切的。压切长谷部明白这一点。
  
  ——正如他一定会汇报今天作为近侍的所见所感。
  
  爱染国俊故意弄出点声响,然后从躲藏处小心的走出来,朝立即看过来的压切长谷部点了点头。
  
  爱染国俊改变主意了。
  
  在听到压切长谷部的一举一动之后,他有些动摇自己之前的想法了:压切长谷部应该是可信的吧?
  
  于是他想要做一回……‘卧底’。
  
  明面上和压切长谷部统一战线,暗地里偷偷观察。这样比只能听……更加使他的判断准确。
  
  04.
  
  审神者以与之前处理那叠文件报告速度完全不同的急速安排完前三项日课,就迫不及待的拉开门叫压切长谷部:“我处理完了。走吧,去锻刀室!”
  
  平野藤四郎跟在审神者身后走出这间屋子,向压切长谷部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
  
  他做口型:“爱染呢?”
  
  压切长谷部偏了偏头。
  
  随后,压切长谷部便单独带领着审神者走向了锻刀室。
  
  爱染国俊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而平野藤四郎则去通知本丸里的刀剑们今日的日课安排。
  
  平野藤四郎如此突然的出现是因为日课中的第一项,出阵。他主动请缨出阵,来换下药研藤四郎——因为药研藤四郎隐藏起来的伤势被他发现了。
  
  但是药研藤四郎请求他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粟田口的大家……平野藤四郎没有办法,想来想去只好主动来找审神者,请求换下药研藤四郎。
  
  因为药研藤四郎是本丸主要战力之一。
  
  ——可他现在处于中伤。
  
  虽然平野藤四郎的战力没有药研藤四郎高,但他希望自己也可以承担一部分压力。
  
  幸好,看起来心情极好——甚至哼起不知名的曲调——的审神者立刻答应了他的请求,提笔将药研藤四郎的名字划去,写上平野藤四郎的名字。
  
  平野藤四郎走了几步,突然转身看正渐渐走远的审神者与压切长谷部。
  
  ——他的手里紧紧攒着审神者交给他的日课安排。
  
  平野藤四郎忽然意识到了一点,这让他更加迷茫。
  
  那就是……
  

  ——为什么,审神者……六号的字迹,与一号一模一样???


————————————————————————


海星好久不见,我还在。


因为太久没有写十号,很生疏……象征性的过渡章吧……叹气。


这章写的很明白了,我们不玩刀帐,所以就是个简单小册子,没办法通过刀帐干嘛干嘛,顶多瞅一眼本丸有多少刀剑被打上勾而已hhh


海里的海星

【脑洞系列6】[刀剑乱舞]被刀剑藏起来的孩子——47.

三次元之旅算是和《桌宠·刀剑乱舞》的联动番外,等十号追平进度就会将桌宠放出。

是为读者群里大家而写的文。

虽然老是咕就是啦……


总之!希望泥萌能喜欢这样的十号!


47.三次元之旅(二)


  ·三次元之旅·介意者可以跳过……虽然会涉及十号身世2333·
  
  ·与专栏里的《桌宠·刀剑乱舞》的二次元之旅番外联动·
  
  ·看这一章时应该脑中自动循环歌曲《好运来》·
  
  ·补充:文中出现的前辈将在本文后面出现,是前文极...

三次元之旅算是和《桌宠·刀剑乱舞》的联动番外,等十号追平进度就会将桌宠放出。

是为读者群里大家而写的文。

虽然老是咕就是啦……


总之!希望泥萌能喜欢这样的十号!


47.三次元之旅(二)


  ·三次元之旅·介意者可以跳过……虽然会涉及十号身世2333·
  
  ·与专栏里的《桌宠·刀剑乱舞》的二次元之旅番外联动·
  
  ·看这一章时应该脑中自动循环歌曲《好运来》·
  
  ·补充:文中出现的前辈将在本文后面出现,是前文极化宗三的审神者·
  
  ·端午节快乐嗷·
  
  01.
  
  金光笼罩住他们,将刀剑们与十号带到这个世界的过去。
  
  ——也就是,2019年5月。
  
  时之政府提供的落脚处里,突然出现了仅有几秒的金光。
  
  “哦!这是……?”
  
  小狐丸好奇的观察着这房间里的一切。
  
  挺大的,大到这里容纳他们这75个人(?)刚刚好……我的意思是,74位刀剑以及十号。
  
  十号摆弄着手里的仪器——外形是个手机。那么就暂时称作手机好了。
  
  “嗯,大家等我一下……”十号熟练的使用着手机,“啊,我知道了。”
  
  “我们现在是在时之政府的一个据点中,是在中国的直辖市,上海。嗯……上海可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政府在这里居然拥有这么大的地方。”
  
  虽然跟本丸的大小没法比,但是也足够大了。
  
  “唔,政府真的超级大方……”十号收起手机,“这间屋子归我们啦。”
  
  “以后也是吗?”
  
  一期一振敏感的问道。
  
  “是啊。”十号点点头,“现在的政府超棒!”
  
  “是啊。”刀剑们纷纷赞同十号的感叹。
  
  刀剑们在十号的示意下各自散开,探索着这间屋子。
  
  十号跟着粟田口大家族,一起好奇的观察周围。
  
  走在最前面的是乱藤四郎和博多藤四郎。一个是因为探索而带来的兴奋感让他走在最前方,一个完全是因为想要计算这间屋子的价值。
  
  从刚才的房间里有三扇门,他们打开的是左手边第一扇门——现在他们沿着一条走廊走着,不停地经过一扇扇门。
  
  乱藤四郎好奇的打开其中一扇门。
  
  “哇!十号,一期尼,大家!”
  
  他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带着兴奋:“这里!有好多张床!”
  
  “哇!”
  
  粟田口小短裤们一哄而上,挤进了乱藤四郎刚刚进入的房间,留下一期一振,鸣狐和十号。
  
  “那么,我们也进去吧。”
  
  “嗯。”鸣狐和十号同时点了点头,鸣狐肩上的小狐狸则懒洋洋的摇了摇尾巴。
  
  里面是高低床。一般是为利用空间而使用的,比那些常见的单层床相当于多了一张床的位置。
  
  这些床被有次序的放置在墙边。十号数了数,刚好是粟田口们数量的床。
  
  “呀呀,看来这是专门为了我们而准备的房间呀!”鸣狐肩上的小狐狸说,相当高兴的样子。
  
  “那么,我就先……?”
  
  十号试探性的问道。
  
  “也好。”一期一振摸了摸他的头发。
  
  “待会我们会回到刚才的房间等你的。”
  
  “好的。”
  
  02.
  
  十号没有选择去其他房间逛,直接转身回到那个房间。
  
  他随便坐在房间里中央的沙发上,掏出手机。
  
  【TO 前辈:前辈,我已经到达这里了。】
  
  【TO 前辈:就是上次您告诉我的时间点。】
  
  【TO 前辈:我真的……】
  
  【TO 前辈:真的,可以见到那个人吗?】
  
  十号握着手机,耐心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手机很快就振动了一下。
  
  【FROM 前辈:当然可以。】
  
  【FROM 前辈:手机……我是说,改造了的仪器,会使用到什么程度?】
  
  十号短暂的思考了一下,迅速回复对方。
  
  【TO 前辈:聊天软件,拍照,上网。】
  
  【FROM 前辈:可以,差不多了。】
  
  【FROM 前辈:不过还差一点。】
  
  【TO 前辈:?】
  
  【FROM 前辈:向你发送了一个安装包。】
  
  【FROM 前辈:下载这个安装包。】
  
  【TO 前辈:是。】
  
  十号顺从的点击了对方发给他的安装包,又点击了下载。
  
  【TO 前辈:下载好了。我要做什么?】
  
  【TO 前辈:前辈?】
  
  【FROM 前辈:这样,点开安装包,下载相应的插件后将我之前发给你的账号密码登录上。】
  
  【FROM 前辈:放心,那是你的本丸。】
  
  【TO 前辈:可是……大家都在我的身边?】
  
  【FROM 前辈:不用担心。你是最特殊的。】
  
  【TO 前辈:是!了解!】
  
  十号无意识的带着被肯定而不由自主的微笑安装了对方发过来的安装包,这期间刀剑们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这个房间,看见十号在那里带着笑,看手机——于是好奇的围了上去。
  
  感觉有些异样……嘛。
  
  “十号,这是……?”
  
  他们都看见了屏幕上处于屏幕正中央的四个字:‘刀剑乱舞’。
  
  “这个?”十号抬起头看他们,“是前辈发给我的。说这个是我的本丸。”
  
  ……也是那个人的本丸。
  
  十号垂下眼,在心里默默得想。
  
  “哦!听起来很有趣啊!”三日月宗近站在十号身后,他的身边是来派和三条刀派的大家。
  
  “是呀。”
  
  十号将先前复制好的前辈发给他的账号密码粘贴上去,点击登录,开始等待五瓣花的填充完毕。
  
  “说起来,大家都探索到了什么呢?”
  
  刀剑们各自对视一下,首先是膝丸他们兴奋的说了起来。
  
  “我们和兄长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的墙全是镜子!”膝丸一号机说,膝丸二号机默契的接上他的话:“是的,这就是个试衣间,里面还有很多衣服都类似我们身上的衣服。”
  
  “唔……说起来,我和弟弟们还发现这房间里有很多箱子,打开后是一袋又一袋的头发呢。”
  
  “兄长!”
  
  “兄长!”
  
  两位膝丸同时喊了一声,被髭切的话给吓了一跳的大家都反应过来,一起笑了出来。
  
  笑得很开心,也很放松。
  
  “嘛,里面是假发。”恶作剧成功的髭切露出甜到极致的笑容,虎牙若隐若现,“乱应该会很感兴趣吧?”
  
  “对!”乱藤四郎坐在十号身边,听到这句话后欢呼了一声。
  
  此时,五瓣花悄无声息的达到了100%,它在消失后浮现出一个红色方框。
  
  那是“游戏开始”。
  
  十号抿了抿嘴,在刀剑们的注意都回到这里的时候,才像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按下按钮。
  
  整个屏幕都暗了下去,但是页面马上重新亮了起来。页面重新亮了起来。
  
  “这是……我?”
  
  一期一振有些惊讶的指着自己。
  
  这明显是从审神者住屋二楼房间往外看的样子。背景是他们前不久才换上的,是政府大阪城活动结束时的奖励。
  
  只不过,页面上的一期一振,也就是今日十号的近侍,是一副等身画。
  
  “画的不错。很像你。”
  
  “这本来就是我啊。”一期一振哭笑不得。
  
  “不,”小狐丸接过了明石国行开玩笑似的话,“其实还原度不错,就是——”
  
  “——就是看的有些别扭。”
  
  药研藤四郎研究着屏幕上的人物,这使得一期一振有些不自在:“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个吧?”
  
  他赶紧扯开话题。
  
  十号看着页面的右边那一栏,选择了锻刀。
  
  “原来……这个时候的审神者,那个人……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控制本丸的吗?”
  
  十号在心里默默的想。
  
  十号点击‘锻刀’,出现的是小小的刀匠和锻刀炉。十号想都没想就选择了all350公式。
  
  “本丸有四个刀位,所以我们可以一次性锻四炉。”十号带着柔和的笑,抬起头看他的刀剑们。
  
  “要来尝试一下吗?”
  
  “这种感觉真是……太惊奇了!”
  
  鹤丸国永跃跃欲试:“十号十号,我想试一次!”
  
  “好哦。”
  
  十号将手机递给对方,又因为突然想到了什么而收回手。
  
  “等我一下。”
  
  十号打开了手机自带的录屏功能,又将系统音量开到最大。然后他才将手机递给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虽然很迷惑十号的举动,但还是很新奇的点下了屏幕右下角的“锻刀开始”。
  
  刀剑们盯着一块小小的屏幕,而那上面的小小刀匠拿着缩小版资源,扔进了锻刀炉。
  
  “wo——”
  
  刀剑们集体发出感叹声。
  
  “厉害!”十号和鹤丸国永击掌了一下,然后他举起手机:“还有三次!”
  
  “我挺想试试看。”
  
  小龙景光居然出声请求:“好歹之前跟在那家伙身边那么久,锻刀的运气我还是很自信的哦?”
  
  “好——哥哥加油!”
  
  小龙景光自信满满的点下了“锻刀开始”。
  
  “wo——”
  
  “不愧是小龙,我应该这么说,是吧?”
  
  小龙景光身边的小豆长光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是自然。”
  
  “我来!”
  
  和泉守兼定在刀剑们外围大喊。
  
  刀剑们善意的让出一条路让和泉守兼定通过,堀川国广则跟着他在后面不停助威打气。
  
  “兼先生帅气又强大,不是吗?”
  
  “那是!”和泉守兼定傲气的接过手机,一边说一边按下“锻刀开始”,“我可是帅气与实力兼备的刀!”
  
  “不愧是兼先生!”堀川国广看到锻刀结果后第一时间为和泉守兼定打call:“帅气与实力兼备,果然,这是很难做到的啊!”
  
  实用性和美观两者兼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有点难呢。
  
  堀川国广在心里想。
  
  “哼。实用性一边倒却不够华丽。只是好看却不能成事。对于这点,我可是两者兼具的!”
  
  和泉守兼定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他几乎是飘着带着堀川国广回到外围的。
  
  ——反正,刀剑们的视力在有充足光线的情况下是非常好的。站在外边也一样看得见。
  
  “明石,不去试一下吗?”
  
  三日月宗近也凑热闹,“如果是明石你的话,应该结果会相当不错的吧?”
  
  “别想要用激将法,三日月。”明石国行懒洋洋的说。他本来想拒绝掉这不符合他人设的行为,但最终在爱染国俊和萤丸的目光下无奈的真香了,“不过试试也不错。”
  
  “耶!”爱染国俊和萤丸击掌,“国行最棒了!”
  
  明石国行轻飘飘的按了下“锻刀开始”,就打着哈欠往外边走。
  
  “这种不符合人设的行为……我可是很没干劲的啊。”
  
  刀剑们又一次躁动起来。
  
  ——因为这四次的锻刀时长。
  
  04.
  
  【TO 前辈:我录好视频了。】
  
  【FROM 前辈:好的,接下来按我的去做。】
  
  【FROM 前辈:别担心。这些行为都是发生过的事情,你只是按照历史轨迹去做。】
  
  【TO 前辈:当然,我明白。】
  
  05.
  
  中国·广东省·广州。
  
  某个少年因为肝完游戏而无聊的打开了B站,就被首页的第一个视频吸引住了视线。
  
  她好奇地点开了视频。
  
  视频名字是——
  
  《[刀剑乱舞]当刀剑们打开了锻刀页面》
  
  少年将视频全屏,就被弹幕吓了一跳。
  
  ——满满的‘吸吸吸吸吸吸’字。
  
  “???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他问将自己隐藏起来的桌宠。
  
  “啊。”
  
  桌宠应了一声。
  
  由于被调了静音,少年将音量一点点的增加。
  
  “好像有点嘈杂?在欢呼?”
  
  他想。在音量足够大了之后,他听到定格在锻刀页面的视频传出了一个声音。
  
  “厉害!”然后是一声击掌,“还有三次!”
  
  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相当的好听。
  
  “我挺想试试看。”
  
  接下来的发生了什么,少年已经不太记得了。
  
  只记得视频当中录下的声音极其还原游戏当中的刀剑们,还有——
  
  还有四个锻刀时长。
  
  5:00.
  
  4:00
  
  3:20
  
  0:30。
  
  在最后,应该是少年使用了加速符。
  
  出现的分别是静形薙刀·三日月宗近,小龙景光与……谦信景光。
  
  “啊,”少年木然的退出B站,对左上角的桌宠说道。
  
  “这就是欧皇吧。”
  
  “不。”
  
  桌宠往上推了推眼镜。
  
  “应该说,那些人都是。”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自己锻自己。
  
  “算了,我还得赶飞机。”
  
  ——少年口袋里的那张机票,便是飞往上海的。
  
  而全国各地,拥有桌宠的人们都在不同时间登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
  
  那么。
  
  三次元与二次元的相遇,即将开始。


————————————————————————


海星有话要说:



写这章时中途录了个视频放B站,为了这个视频的梗我还在文里写了十号对‘那个人’想法的片段。当然,是修改过的梗。B站用户‘你好啊海星’,LV3的就是我,里边有我的六个本丸记录2333还章梗的原型……emmm


好奇十号本丸与明妃本丸的指路“视频六一记录”:3:28分与0:07分。


最后,那个少年可以猜测一下是谁——我觉得超明显的,桌宠里出场过的。

十号:下定决心,我一定可以见到【哔——】的!!!


刀剑们:面对异样的十号,突然陷入迷茫.JPG


海里的海星

【脑洞系列6】[刀剑乱舞]被刀剑藏起来的孩子——46.

我回来了我更新了【趴】

接下来是三日更一回一直到追平进度。九点半到十点半更新。

实在是对不起关注我的大家qwq


46.请,使用这样的我(中·下)


  01. 
   
  审神者在空无一人的桌子上以完美的礼仪用餐。 
   
  明明审神者进食的样子很优雅,细嚼慢咽,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优美。但压切长谷部只是放空了一会自己,回神后就发现审神者已经解决了将近三分之二的食物。 
   
  ——快的过分。 
   
  要不是眼看着审神者面前的食物飞速减少,压切长谷部真的很难相信审神者这种看上去老...

我回来了我更新了【趴】

接下来是三日更一回一直到追平进度。九点半到十点半更新。

实在是对不起关注我的大家qwq



46.请,使用这样的我(中·下)


  01. 
   
  审神者在空无一人的桌子上以完美的礼仪用餐。 
   
  明明审神者进食的样子很优雅,细嚼慢咽,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优美。但压切长谷部只是放空了一会自己,回神后就发现审神者已经解决了将近三分之二的食物。 
   
  ——快的过分。 
   
  要不是眼看着审神者面前的食物飞速减少,压切长谷部真的很难相信审神者这种看上去老人般慢悠悠的动作居然能够吃的这么快。 
   
  压切长谷部赶紧整理起自己的服饰,生怕自己的不谨慎和不细心触碰了审神者未知的……能够引起对方怒火的点。 
   
  就在压切长谷部恰好整理完服饰的时候,审神者放下了餐具,拿起之前烛台切光忠贴心的放在一边的手帕擦拭嘴角。时间踩得刚刚好,让一向敏锐的压切长谷部感到一丝丝的不对劲。 
   
  但他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然后,审神者双手合十,稍微偏过头,向压切长谷部露出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微笑:“接下来,我想知道今天的日课有什么。” 
   
  “谨遵主命。” 
   
  02, 
   
  压切长谷部将审神者领回审神者住屋,待审神者在书桌配套的椅子上坐好,才跪坐在书桌前面将昨天剩下的文书报告之类递给审神者。 
   
  “这些是昨天未处理完的文书……” 
   
  压切长谷部还未说完,审神者就打断了他:“我说过,我想知道今天的日课有什么。” 
   
  压切长谷部的冷汗悄无声息的浸透了衣衫:“是!但是只有将这些文书处理完并上交给政府后,今天的日课才会被政府发给我们。” 
   
  “是吗。那效率还真是低下。” 
   
  审神者不满的嘀咕一声,挪过那叠文书报告到自己面前后翻开第一面,拿起放在一边的笔在上面勾画起来。 
   
  看得出来,虽然此时审神者的心情不算很好,但是对待这些文书报告的态度是相当认真的。 
   
  压切长谷部此时的心情,门后的爱染国俊当然是不知道的——但这不妨碍他对里面的情景进行脑补。 
   
  他靠在门边,靠着没有关紧的门查探里面的动静。审神者和压切长谷部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但他不敢悄咪咪的趴在门缝看。 
   
  审神者对视线……这么说吧,十分敏感。有人偷偷的瞧一眼审神者,都会被立刻发现…… 
   
  鸣狐就是因为悄悄地观察三号而被察觉到这一视线的三号叫走的。 
   
  虽然本丸里的大家都很好奇,但是没有人敢问……在从三号那里回来之后,为什么他的小狐狸不再是趴在他的肩膀上,而是被他小心翼翼的一直紧紧抱着。 
   
  靠在门边的爱染国俊已经在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本丸,审神者,来派,大家。而压切长谷部不太一样,他关注的是为什么审神者一定要知道今天的日课内容。 
   
  “长谷部?压切长谷部!”审神者喊了他两声,压切长谷部从沉思中挣脱出来,他吓得立刻低下头:“十分抱歉!” 
   
  “没关系。你在想些什么,这么入神?” 
   
  审神者的疑问让压切长谷部动了动喉结。他绞尽脑汁的编出理由:“是这样的,我在想您待会是要先处理日课还是去餐厅和大家共进午餐。” 
   
  “当然是要先处理日课了。” 
   
  审神者对日课的看重态度让跪坐在审神者面前的压切长谷部和门外同样回过神来的爱染国俊惊了一下。 
   
  “我已经处理完这些文书报告了。接下来……?” 
   
  “接下来,请交给我吧。” 
   
  压切长谷部起身,帮助审神者将这一叠文书报告提交至时之政府,“接下来,只要等待十分钟,今天的日课就会发布了。” 
   
  爱染国俊听到这里,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手脚,更加严肃的聆听起来。 
   
  03. 
   
  十分钟过后,审神者等到了心心念念着的日课。 
   
  “首先,第一项是出阵,前往的时代是‘武家的记忆-阿津贺志山’、‘池田屋的记忆-三条大桥’、与‘池田屋的记忆-池田屋一楼’,这三个时代均出现了大量时间溯行军。第二项是远征,任意时代远征三次。第三项是内番,第四项是锻刀——” 
   
  话音未落,审神者的眼睛就唰的一下亮了:“锻刀?” 
   
  压切长谷部心里咯噔一下:又一个五号? 
   
  爱染国俊的手握成拳,紧紧的——他紧张到手臂都在颤抖,自己却浑然不觉。 
   
  虽然五号相对于之前的二号、三号、四号简直和善的像温和的老婆婆,但是刀剑们也害怕五号。 
   
  ——万一是给白雪公主毒苹果的老婆婆的……那种伪善,该怎么办? 
   
  因此,刀剑们更害怕五号。 
   
  ——因为五号太过温和。这种温和是相对的。 
   
  万一六号也是这样的呢?至少到目前为止,六号对待刀剑的态度简直平和到可怕。 
   
  “等等,”审神者突然又说出新的要求:“刀帐在哪里?” 
   
  “在您的柜子里。” 
   
  压切长谷部下意识的回答。他看着审神者起身往屋子里走去,突然听到门外传来极小的声响。 
   
  他暗了暗眼神。 
   
  门外的爱染国俊和刚刚走上楼梯抬头看他的平野藤四郎面面相觑。 
   
  ……然后爱染国俊僵硬的对平野藤四郎露出一个笑容。 
   
  审神者找出刀帐,摊开到桌子上。压切长谷部听从审神者的命令走到对方身边,给其介绍。 
   
  “这是本丸的刀帐,上面只有简单的刀剑介绍……” 
   
  “没有图片吗?没有语录吗?” 
   
  压切长谷部迷惑的偏了偏头:“什么?” 
   
  “算了。只有这么简单的介绍?有的刀剑就在这里画一个勾,没有就空白?那那些政府发布的新刀不在这上面,怎么办?” 
   
  审神者看起来挺不满意的样子。 
   
  甚至有些期望落空的……失望。 
   
  “如果有那种情况,政府会送来新的刀帐,到时再画一回勾就可以了。” 
   
  “这么草率?” 
   
  审神者嘀咕几句后安静的翻阅起刀帐来。三日月宗近后是小狐丸,然后是石切丸……再然后是粟田口们…… 
   
  审神者完全不在乎这些,一下一下的翻的极快。 
   
  来派、村正、贞宗、长船、左文字……左文字之后是兼定刀派。 
   
  审神者的动作停止了。 
   
  ——没有不属于任何刀派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这两面属于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刀帐,没有打勾?” 
   
  爱染国俊听见的审神者的声音很平静,但其表情不是这么表达的。 
   
  ——压切长谷部看见审神者慢慢的露出一个极力压抑兴奋的笑容。 
   
  “那就让我快点来安排前三项日课吧。”审神者说,“然后就去锻刀。” 
   
  门外的平野藤四郎和爱染国俊对视一眼,在爱染国俊静悄悄的躲藏起来后,平野藤四郎镇定的敲了几下房门。 
   
  “我是平野藤四郎,关于今天的日课,我有些事情想要与您讨论。” 
   
  “平野藤四郎?”审神者重复一遍,“那你就进来吧。” 
   
  “是!” 
   
  压切长谷部为平野藤四郎拉开门,侧身让他通过,然后走出房门并拉好门,等待他们讨论完。 
   
  虽然他是近侍,但是这些他没必要知道。 
   
  之后肯定会在会议上知道的现在发生的一切的。压切长谷部明白这一点。 
   
  ——正如他一定会汇报今天作为近侍的所见所感。 
   
  爱染国俊故意弄出点声响,然后从躲藏处小心的走出来,朝立即看过来的压切长谷部点了点头。 
   
  爱染国俊改变主意了。 
   
  在听到压切长谷部的一举一动之后,他有些动摇自己之前的想法了:压切长谷部应该是可信的吧? 
   
  于是他想要做一回……‘卧底’。 
   
  明面上和压切长谷部统一战线,暗地里偷偷观察。这样比只能听……更加使他的判断准确。 
   
  04. 
   
  审神者以与之前处理那叠文件报告速度完全不同的急速安排完前三项日课,就迫不及待的拉开门叫压切长谷部:“我处理完了。走吧,去锻刀室!” 
   
  平野藤四郎跟在审神者身后走出这间屋子,向压切长谷部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 
   
  他做口型:“爱染呢?” 
   
  压切长谷部偏了偏头。 
   
  随后,压切长谷部便单独带领着审神者走向了锻刀室。 
   
  爱染国俊悄悄地跟在他们身后,而平野藤四郎则去通知本丸里的刀剑们今日的日课安排。 
   
  平野藤四郎如此突然的出现是因为日课中的第一项,出阵。他主动请缨出阵,来换下药研藤四郎——因为药研藤四郎隐藏起来的伤势被他发现了。 
   
  但是药研藤四郎请求他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粟田口的大家……平野藤四郎没有办法,想来想去只好主动来找审神者,请求换下药研藤四郎。 
   
  因为药研藤四郎是本丸主要战力之一。 
   
  ——可他现在处于中伤。 
   
  虽然平野藤四郎的战力没有药研藤四郎高,但他希望自己也可以承担一部分压力。 
   
  幸好,看起来心情极好——甚至哼起不知名的曲调——的审神者立刻答应了他的请求,提笔将药研藤四郎的名字划去,写上平野藤四郎的名字。 
   
  平野藤四郎走了几步,突然转身看正渐渐走远的审神者与压切长谷部。 
   
  ——他的手里紧紧攒着审神者交给他的日课安排。 
   
  平野藤四郎忽然意识到了一点,这让他更加迷茫。 
   
  那就是…… 
   
  ——为什么,审神者……六号的字迹,与一号一模一样??? 


海星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我还在。 

因为太久没有写十号,很生疏……象征性的过渡章吧……叹气。


这章写的很明白了,我们不玩刀帐,所以就是个简单小册子,没办法通过刀帐干嘛干嘛,顶多瞅一眼本丸有多少刀剑被打上勾而已hhh 


海里的海星

okk刚才六支线全部肝完了,原来肝完后会出现一个残梦之章(?)希望没记错。


改天录个视频放b站给你们看看我的店吧(bushi)话说天鹅座最麻烦的就是没有一个得到东西的汇总,一个一个点开才知道我有啥东西(抓头)


伸懒腰.JPG

天鹅座真的很棒,强势安利泥萌

okk刚才六支线全部肝完了,原来肝完后会出现一个残梦之章(?)希望没记错。


改天录个视频放b站给你们看看我的店吧(bushi)话说天鹅座最麻烦的就是没有一个得到东西的汇总,一个一个点开才知道我有啥东西(抓头)


伸懒腰.JPG

天鹅座真的很棒,强势安利泥萌

海里的海星

入游几周的店长记录天鹅座进度。

曦月over

青莲over

魏宇辰over

吴千over

辛白5-2(懒得动了)

斯内克未开始。

目前一分钱未氪。因为不氪我也能得到喜欢的牌。

情人节活动三发十连四张ssr全都不是活动卡.....?!?!

说实话只要卡牌等级上去了一天两支线完全不在话下,但是我懒啊!

我觉得sr卡有些真的好🉑️啊……

入游几周的店长记录天鹅座进度。

曦月over

青莲over

魏宇辰over

吴千over

辛白5-2(懒得动了)

斯内克未开始。

目前一分钱未氪。因为不氪我也能得到喜欢的牌。

情人节活动三发十连四张ssr全都不是活动卡.....?!?!

说实话只要卡牌等级上去了一天两支线完全不在话下,但是我懒啊!

我觉得sr卡有些真的好🉑️啊……

穿裙子的胡萝北.

毫无恋爱经验的小孩对于男友的幻想

      我对男朋友是真的幻想过很多,就跟从小就处于思春期一样,可我对于那种男孩子真的完全把持不住。 


        首先找到一个高冷的男朋友,平常对谁都冷冰冰的,唯独在你面前想要尽力当个暖男却又抛不下自己的人设。他的醋劲很大,你却像个假小子一样和你的gay蜜勾肩搭背,他默默吃着醋心里念叨着晚上一定要把你吃干抹净。等到你和他独处的时候他会狠狠地亲着你然后恶狠狠的说要把你*得几天下不来床。你讨好地钻进他怀里挑逗他,他耐不住要把...

      我对男朋友是真的幻想过很多,就跟从小就处于思春期一样,可我对于那种男孩子真的完全把持不住。 

 

        首先找到一个高冷的男朋友,平常对谁都冷冰冰的,唯独在你面前想要尽力当个暖男却又抛不下自己的人设。他的醋劲很大,你却像个假小子一样和你的gay蜜勾肩搭背,他默默吃着醋心里念叨着晚上一定要把你吃干抹净。等到你和他独处的时候他会狠狠地亲着你然后恶狠狠的说要把你*得几天下不来床。你讨好地钻进他怀里挑逗他,他耐不住要把你扔在床上。你这时候又赖账了跑到一边说不行,他咬咬牙想要把你拉过来,你这皮的性格又自己作死跑来跑去说不给,他站起来用身高优势拦住你搂在怀里抱住放在床上。接着就会因为你的作死一夜无眠hhhhhhhh

海里的海星

大年初一入坑,昨天曦月线肝到9-3w卡在时尚。

一开始的选择我很机智,全选了hhh第一个选的是吴千w但是选曦月是因为....头发太喜欢!

曦月线肝完就到青莲!

蜕变后的月影假面已经变成了桌面。太好看了!但是其他牌一样好看!

(小声)为什么主线中的曦月宽肩那么过分.....魏老师好憨,就像义勇....青梅竹马设定我喜,但是声音太活泼了.....

还有就是,发现恋与也好这个也罢,我怎么选的都是总裁????

大年初一入坑,昨天曦月线肝到9-3w卡在时尚。

一开始的选择我很机智,全选了hhh第一个选的是吴千w但是选曦月是因为....头发太喜欢!

曦月线肝完就到青莲!

蜕变后的月影假面已经变成了桌面。太好看了!但是其他牌一样好看!

(小声)为什么主线中的曦月宽肩那么过分.....魏老师好憨,就像义勇....青梅竹马设定我喜,但是声音太活泼了.....

还有就是,发现恋与也好这个也罢,我怎么选的都是总裁????

墨泠淵

短篇。练文❹—现实即为现实

「妳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没有蝉鸣。

「为妳自己的未来好好想想吧。」

没有蛙声。

「不读书能赚钱吗?」

没有云朵。


尖锐的疼痛就这样埋进心底,

突如其来又不容拒绝。


幻梦被狠狠的撕裂,

童年被当垃圾打包丢弃。


强烈的情感依旧稚嫩,

但没人能接受这样的青涩,


——正如我无法包容这样的我。


思想太过理想化,

思考模式太过简单明了,

思虑范围明显不周,

思绪如乱麻缠在心上。


你说我能怎么办?


只好等待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虽然在那之前会先沉落海平面下。

「妳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没有蝉鸣。

「为妳自己的未来好好想想吧。」

没有蛙声。

「不读书能赚钱吗?」

没有云朵。


尖锐的疼痛就这样埋进心底,

突如其来又不容拒绝。


幻梦被狠狠的撕裂,

童年被当垃圾打包丢弃。


强烈的情感依旧稚嫩,

但没人能接受这样的青涩,


——正如我无法包容这样的我。


思想太过理想化,

思考模式太过简单明了,

思虑范围明显不周,

思绪如乱麻缠在心上。


你说我能怎么办?


只好等待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虽然在那之前会先沉落海平面下。


海里的海星
想办法上了个lof,发现右下角...

想办法上了个lof,发现右下角不太对劲。

搞不搞。

good question.

想办法上了个lof,发现右下角不太对劲。

搞不搞。

good question.

今天我哥牛逼了没

只有我在看ANALOG的时候觉得海海会喜欢意大利吊灯么kkk,而且是自己会叫着想试试的那种?圣诞快乐鸭~

只有我在看ANALOG的时候觉得海海会喜欢意大利吊灯么kkk,而且是自己会叫着想试试的那种?圣诞快乐鸭~


冷听不想上班

我又来了,抽出了新干员,但是.......

好了下面是吐槽文……


我就是馋她尾巴啊!


人事部告知Dr,又有两位五星新的干员可以招募了。收集了一些新干员的资料,某Dr突然两眼放光,立即召开了会议讨论。

Dr:阿米娅!吾王国库还有多少?我要这个火恐龙!

阿米娅:那个是苇草小姐!人家人还没来您就开始起外号了。

Dr:我不管,我就是要她!看看人家发在的网络的简历,法术先锋啊!法术击杀回费先锋啊!这正是我岛稀缺人才啊!(该招募计划务必对击杀回费的红先锋小妹保密。)

德克萨斯:我也是法术回费啊!

Dr:人家是击杀回费,技能专三附加35%呢!额外回费一点。

能天使:但是她技能CD好...

我又来了,抽出了新干员,但是.......

好了下面是吐槽文……


我就是馋她尾巴啊!


人事部告知Dr,又有两位五星新的干员可以招募了。收集了一些新干员的资料,某Dr突然两眼放光,立即召开了会议讨论。

Dr:阿米娅!吾王国库还有多少?我要这个火恐龙!

阿米娅:那个是苇草小姐!人家人还没来您就开始起外号了。

Dr:我不管,我就是要她!看看人家发在的网络的简历,法术先锋啊!法术击杀回费先锋啊!这正是我岛稀缺人才啊!(该招募计划务必对击杀回费的红先锋小妹保密。)

德克萨斯:我也是法术回费啊!

Dr:人家是击杀回费,技能专三附加35%呢!额外回费一点。

能天使:但是她技能CD好长啊~作为先锋真的没问题?

Dr:毕竟是很厉害的能力嘛!生灵火花,听着就很棒!

赫默(作为今日值班的副手):我觉得罗德岛的瓦伊凡已经足够多了。

Dr:家庭因素造成的私人感情意见不予采纳!我们要客观!

白面鸮:正在分析苇草干员数据,正在计算······系统给出的数据结果是——h(德克萨斯+能天使+奶妈)=h(苇草干员技能)

Dr:······那如果遇上突发(突袭)情况,无法使用重装近卫干员的时候,苇草小姐就可以大显身手啦!

一般路过的推王小姐:Dr,你迦来信了??我打扰你们开会了?

Dr:嗯·······没事,我们的会议已经结束了。

————————————————————————

会议结束的第二天,罗德岛招募到了新干员。

Dr:罗德岛欢迎你。我们岛稀缺的就是男性干员。

布洛卡:Dr,你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想是欢迎我啊!

Dr:我····我,我,我馋她尾巴啊啊啊啊啊啊!

布洛卡:哎?????

Dr握着布洛卡的失声痛哭!

团鸽子🐦

乙女女主不配拥有名字

脑洞系列2号(好感度)

假如你是庄园的新人辅助精灵(鬼魂)

     在他们刚到庄园时负责接引辅导,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对你产生了感情,但是你陪伴不了他们那么久,等到他们熟悉了各项事物之后你的任务也完成了,就要离开了。

     当然你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开,只是被庄园主抓去当苦力了(女仆/厨师/扫地阿姨/洗衣阿姨)

脑洞来源:第五人格新手教程

脑洞系列2号(好感度)

假如你是庄园的新人辅助精灵(鬼魂)

     在他们刚到庄园时负责接引辅导,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对你产生了感情,但是你陪伴不了他们那么久,等到他们熟悉了各项事物之后你的任务也完成了,就要离开了。

     当然你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开,只是被庄园主抓去当苦力了(女仆/厨师/扫地阿姨/洗衣阿姨)

脑洞来源:第五人格新手教程

今天我哥牛逼了没

继续存放脑洞

#论李总的洁癖是何时消失的#

#论李总的洁癖是何时消失的#

海里的海星

【脑洞系列6】[刀剑乱舞]被刀剑藏起来的孩子——45.

我就是我,没有固定时间放更新的我_(:з」∠)_

海星溜回晋江去了,因为lof登录顶级麻烦qwq两边追平后同步更新哈。

或者来q群里催我更啊……是979799461。叫新的海。【感谢小天使十朝2333】


45. ·三次元之旅·


介意者可以跳过……虽然会涉及十号身世2333·
  
  ·与专栏里的《桌宠·刀剑乱舞》的二次元之旅番外联动·
  
  ·看这一章时应该脑中自动循环歌曲《好运来》·
  
  ·补充:文中出现的前辈将在本文后面出现,是前文极化宗三的审神者·...

我就是我,没有固定时间放更新的我_(:з」∠)_

海星溜回晋江去了,因为lof登录顶级麻烦qwq两边追平后同步更新哈。

或者来q群里催我更啊……是979799461。叫新的海。【感谢小天使十朝2333】


45. ·三次元之旅·


介意者可以跳过……虽然会涉及十号身世2333·
  
  ·与专栏里的《桌宠·刀剑乱舞》的二次元之旅番外联动·
  
  ·看这一章时应该脑中自动循环歌曲《好运来》·
  
  ·补充:文中出现的前辈将在本文后面出现,是前文极化宗三的审神者·
  

  
  01.
  
  金光笼罩住他们,将刀剑们与十号带到这个世界的过去。
  
  ——也就是,2019年5月。
  
  时之政府提供的落脚处里,突然出现了仅有几秒的金光。
  
  “哦!这是……?”
  
  小狐丸好奇的观察着这房间里的一切。
  
  挺大的,大到这里容纳他们这75个人(?)刚刚好……我的意思是,74位刀剑以及十号。
  
  十号摆弄着手里的仪器——外形是个手机。那么就暂时称作手机好了。
  
  “嗯,大家等我一下……”十号熟练的使用着手机,“啊,我知道了。”
  
  “我们现在是在时之政府的一个据点中,是在中国的直辖市,上海。嗯……上海可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政府在这里居然拥有这么大的地方。”
  
  虽然跟本丸的大小没法比,但是也足够大了。
  
  “唔,政府真的超级大方……”十号收起手机,“这间屋子归我们啦。”
  
  “以后也是吗?”
  
  一期一振敏感的问道。
  
  “是啊。”十号点点头,“现在的政府超棒!”
  
  “是啊。”刀剑们纷纷赞同十号的感叹。
  
  刀剑们在十号的示意下各自散开,探索着这间屋子。
  
  十号跟着粟田口大家族,一起好奇的观察周围。
  
  走在最前面的是乱藤四郎和博多藤四郎。一个是因为探索而带来的兴奋感让他走在最前方,一个完全是因为想要计算这间屋子的价值。
  
  从刚才的房间里有三扇门,他们打开的是左手边第一扇门——现在他们沿着一条走廊走着,不停地经过一扇扇门。
  
  乱藤四郎好奇的打开其中一扇门。
  
  “哇!十号,一期尼,大家!”
  
  他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带着兴奋:“这里!有好多张床!”
  
  “哇!”
  
  粟田口小短裤们一哄而上,挤进了乱藤四郎刚刚进入的房间,留下一期一振,鸣狐和十号。
  
  “那么,我们也进去吧。”
  
  “嗯。”鸣狐和十号同时点了点头,鸣狐肩上的小狐狸则懒洋洋的摇了摇尾巴。
  
  里面是高低床。一般是为利用空间而使用的,比那些常见的单层床相当于多了一张床的位置。
  
  这些床被有次序的放置在墙边。十号数了数,刚好是粟田口们数量的床。
  
  “呀呀,看来这是专门为了我们而准备的房间呀!”鸣狐肩上的小狐狸说,相当高兴的样子。
  
  “那么,我就先……?”
  
  十号试探性的问道。
  
  “也好。”一期一振摸了摸他的头发。
  
  “待会我们会回到刚才的房间等你的。”
  
  “好的。”
  
  02.
  
  十号没有选择去其他房间逛,直接转身回到那个房间。
  
  他随便坐在房间里中央的沙发上,掏出手机。
  
  【TO 前辈:前辈,我已经到达这里了。】
  
  【TO 前辈:就是上次您告诉我的时间点。】
  
  【TO 前辈:我真的……】
  
  【TO 前辈:真的,可以见到那个人吗?】
  
  十号握着手机,耐心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手机很快就振动了一下。
  
  【FROM 前辈:当然可以。】
  
  【FROM 前辈:手机……我是说,改造了的仪器,会使用到什么程度?】
  
  十号短暂的思考了一下,迅速回复对方。
  
  【TO 前辈:聊天软件,拍照,上网。】
  
  【FROM 前辈:可以,差不多了。】
  
  【FROM 前辈:不过还差一点。】
  
  【TO 前辈:?】
  
  【FROM 前辈:向你发送了一个安装包。】
  
  【FROM 前辈:下载这个安装包。】
  
  【TO 前辈:是。】
  
  十号顺从的点击了对方发给他的安装包,又点击了下载。
  
  【TO 前辈:下载好了。我要做什么?】
  
  【TO 前辈:前辈?】
  
  【FROM 前辈:这样,点开安装包,下载相应的插件后将我之前发给你的账号密码登录上。】
  
  【FROM 前辈:放心,那是你的本丸。】
  
  【TO 前辈:可是……大家都在我的身边?】
  
  【FROM 前辈:不用担心。你是最特殊的。】
  
  【TO 前辈:是!了解!】
  
  十号无意识的带着被肯定而不由自主的微笑安装了对方发过来的安装包,这期间刀剑们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这个房间,看见十号在那里带着笑,看手机——于是好奇的围了上去。
  
  感觉有些异样……嘛。
  
  “十号,这是……?”
  
  他们都看见了屏幕上处于屏幕正中央的四个字:‘刀剑乱舞’。
  
  “这个?”十号抬起头看他们,“是前辈发给我的。说这个是我的本丸。”
  
  ……也是那个人的本丸。
  
  十号垂下眼,在心里默默得想。
  
  “哦!听起来很有趣啊!”三日月宗近站在十号身后,他的身边是来派和三条刀派的大家。
  
  “是呀。”
  
  十号将先前复制好的前辈发给他的账号密码粘贴上去,点击登录,开始等待五瓣花的填充完毕。
  
  “说起来,大家都探索到了什么呢?”
  
  刀剑们各自对视一下,首先是膝丸他们兴奋的说了起来。
  
  “我们和兄长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的墙全是镜子!”膝丸一号机说,膝丸二号机默契的接上他的话:“是的,这就是个试衣间,里面还有很多衣服都类似我们身上的衣服。”
  
  “唔……说起来,我和弟弟们还发现这房间里有很多箱子,打开后是一袋又一袋的头发呢。”
  
  “兄长!”
  
  “兄长!”
  
  两位膝丸同时喊了一声,被髭切的话给吓了一跳的大家都反应过来,一起笑了出来。
  
  笑得很开心,也很放松。
  
  “嘛,里面是假发。”恶作剧成功的髭切露出甜到极致的笑容,虎牙若隐若现,“乱应该会很感兴趣吧?”
  
  “对!”乱藤四郎坐在十号身边,听到这句话后欢呼了一声。
  
  此时,五瓣花悄无声息的达到了100%,它在消失后浮现出一个红色方框。
  
  那是“游戏开始”。
  
  十号抿了抿嘴,在刀剑们的注意都回到这里的时候,才像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按下按钮。
  
  整个屏幕都暗了下去,但是页面马上重新亮了起来。页面重新亮了起来。
  
  “这是……我?”
  
  一期一振有些惊讶的指着自己。
  
  这明显是从审神者住屋二楼房间往外看的样子。背景是他们前不久才换上的,是政府大阪城活动结束时的奖励。
  
  只不过,页面上的一期一振,也就是今日十号的近侍,是一副等身画。
  
  “画的不错。很像你。”
  
  “这本来就是我啊。”一期一振哭笑不得。
  
  “不,”小狐丸接过了明石国行开玩笑似的话,“其实还原度不错,就是——”
  
  “——就是看的有些别扭。”
  
  药研藤四郎研究着屏幕上的人物,这使得一期一振有些不自在:“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个吧?”
  
  他赶紧扯开话题。
  
  十号看着页面的右边那一栏,选择了锻刀。
  
  “原来……这个时候的审神者,那个人……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控制本丸的吗?”
  
  十号在心里默默的想。
  
  十号点击‘锻刀’,出现的是小小的刀匠和锻刀炉。十号想都没想就选择了all350公式。
  
  “本丸有四个刀位,所以我们可以一次性锻四炉。”十号带着柔和的笑,抬起头看他的刀剑们。
  
  “要来尝试一下吗?”
  
  “这种感觉真是……太惊奇了!”
  
  鹤丸国永跃跃欲试:“十号十号,我想试一次!”
  
  “好哦。”
  
  十号将手机递给对方,又因为突然想到了什么而收回手。
  
  “等我一下。”
  
  十号打开了手机自带的录屏功能,又将系统音量开到最大。然后他才将手机递给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虽然很迷惑十号的举动,但还是很新奇的点下了屏幕右下角的“锻刀开始”。
  
  刀剑们盯着一块小小的屏幕,而那上面的小小刀匠拿着缩小版资源,扔进了锻刀炉。
  
  “wo——”
  
  刀剑们集体发出感叹声。
  
  “厉害!”十号和鹤丸国永击掌了一下,然后他举起手机:“还有三次!”
  
  “我挺想试试看。”
  
  小龙景光居然出声请求:“好歹之前跟在那家伙身边那么久,锻刀的运气我还是很自信的哦?”
  
  “好——哥哥加油!”
  
  小龙景光自信满满的点下了“锻刀开始”。
  
  “wo——”
  
  “不愧是小龙,我应该这么说,是吧?”
  
  小龙景光身边的小豆长光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是自然。”
  
  “我来!”
  
  和泉守兼定在刀剑们外围大喊。
  
  刀剑们善意的让出一条路让和泉守兼定通过,堀川国广则跟着他在后面不停助威打气。
  
  “兼先生帅气又强大,不是吗?”
  
  “那是!”和泉守兼定傲气的接过手机,一边说一边按下“锻刀开始”,“我可是帅气与实力兼备的刀!”
  
  “不愧是兼先生!”堀川国广看到锻刀结果后第一时间为和泉守兼定打call:“帅气与实力兼备,果然,这是很难做到的啊!”
  
  实用性和美观两者兼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有点难呢。
  
  堀川国广在心里想。
  
  “哼。实用性一边倒却不够华丽。只是好看却不能成事。对于这点,我可是两者兼具的!”
  
  和泉守兼定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他几乎是飘着带着堀川国广回到外围的。
  
  ——反正,刀剑们的视力在有充足光线的情况下是非常好的。站在外边也一样看得见。
  
  “明石,不去试一下吗?”
  
  三日月宗近也凑热闹,“如果是明石你的话,应该结果会相当不错的吧?”
  
  “别想要用激将法,三日月。”明石国行懒洋洋的说。他本来想拒绝掉这不符合他人设的行为,但最终在爱染国俊和萤丸的目光下无奈的真香了,“不过试试也不错。”
  
  “耶!”爱染国俊和萤丸击掌,“国行最棒了!”
  
  明石国行轻飘飘的按了下“锻刀开始”,就打着哈欠往外边走。
  
  “这种不符合人设的行为……我可是很没干劲的啊。”
  
  刀剑们又一次躁动起来。
  
  ——因为这四次的锻刀时长。
  
  04.
  
  【TO 前辈:我录好视频了。】
  
  【FROM 前辈:好的,接下来按我的去做。】
  
  【FROM 前辈:别担心。这些行为都是发生过的事情,你只是按照历史轨迹去做。】
  
  【TO 前辈:当然,我明白。】
  
  05.
  
  中国·广东省·广州。
  
  某个少年因为肝完游戏而无聊的打开了B站,就被首页的第一个视频吸引住了视线。
  
  她好奇地点开了视频。
  
  视频名字是——
  
  《[刀剑乱舞]当刀剑们打开了锻刀页面》
  
  少年将视频全屏,就被弹幕吓了一跳。
  
  ——满满的‘吸吸吸吸吸吸’字。
  
  “???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他问将自己隐藏起来的桌宠。
  
  “啊。”
  
  桌宠应了一声。
  
  由于被调了静音,少年将音量一点点的增加。
  
  “好像有点嘈杂?在欢呼?”
  
  他想。在音量足够大了之后,他听到定格在锻刀页面的视频传出了一个声音。
  
  “厉害!”然后是一声击掌,“还有三次!”
  
  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相当的好听。
  
  “我挺想试试看。”
  
  接下来的发生了什么,少年已经不太记得了。
  
  只记得视频当中录下的声音极其还原游戏当中的刀剑们,还有——
  
  还有四个锻刀时长。
  
  5:00.
  
  4:00
  
  3:20
  
  0:30。
  
  在最后,应该是少年使用了加速符。
  
  出现的分别是静形薙刀·三日月宗近,小龙景光与……谦信景光。
  
  “啊,”少年木然的退出B站,对左上角的桌宠说道。
  
  “这就是欧皇吧。”
  
  “不。”
  
  桌宠往上推了推眼镜。
  
  “应该说,那些人都是。”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自己锻自己。
  
  “算了,我还得赶飞机。”
  
  ——少年口袋里的那张机票,便是飞往上海的。
  
  而全国各地,拥有桌宠的人们都在不同时间登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
  
  那么。
  
  三次元与二次元的相遇,即将开始。



海星有话要说:

写这章时中途录了个视频放B站,为了这个视频的梗我还在文里写了十号对‘那个人’想法的片段。当然,是修改过的梗。B站用户‘你好啊海星’,LV3的就是我,里边有我的六个本丸记录2333还章梗的原型……emmm


好奇十号本丸与明妃本丸的指路“视频六一记录”:3:28分与0:07分。


最后,那个少年可以猜测一下是谁——我觉得超明显的,桌宠里出场过的。


十号:下定决心,我一定可以见到【哔——】的!!! 
刀剑们:面对异样的十号,突然陷入迷茫.JPG


糖醋锦鲤tcjl〔爆炒咕咕〕

《刺客日常》

就是随便的一个脑洞


岛外,柒正在执行任务的途中,突然间他感到心头一颤,似乎有什么要失去了


岛内,血染红了整个小岛,残缺的躯体满地都是,伍六七浑身染血,白色的卫衣被血液染红,刀光血影之间,身首异处


柒回来了,然后他看到了伍六七,他看见了悬挂着的伍六七的头颅


柒疯了


就是随便的一个脑洞


 

岛外,柒正在执行任务的途中,突然间他感到心头一颤,似乎有什么要失去了


 

岛内,血染红了整个小岛,残缺的躯体满地都是,伍六七浑身染血,白色的卫衣被血液染红,刀光血影之间,身首异处


 

柒回来了,然后他看到了伍六七,他看见了悬挂着的伍六七的头颅


 

柒疯了


格洛妮
我萌的CP可能真的有续集😀

我萌的CP可能真的有续集😀

我萌的CP可能真的有续集😀

格洛妮

爱豆VS五千万(20)

番外:爱我还是他

王成宇:我和许嵩,你选谁?

刘子竹:???

王成宇:我和许嵩,你更喜欢谁?

刘子竹:呃……重要的是,我和你结婚了!

王成宇:……

刘子竹:我爱你,真的!

王成宇:真的?

刘子竹:嗯!

王成宇:更爱我还是更爱他?

刘子竹:呃……重要的是,我和你结婚了!

王成宇:……

刘子竹:……


番外:爱我还是他

王成宇:我和许嵩,你选谁?

刘子竹:???

王成宇:我和许嵩,你更喜欢谁?

刘子竹:呃……重要的是,我和你结婚了!

王成宇:……

刘子竹:我爱你,真的!

王成宇:真的?

刘子竹:嗯!

王成宇:更爱我还是更爱他?

刘子竹:呃……重要的是,我和你结婚了!

王成宇:……

刘子竹:……


格洛妮

爱豆VS五千万(19)

完结

王成宇的生日热搜提前三天挂上了新浪热门,同事、朋友、粉丝,纷纷送上祝福。然而,直到晚上9时,王成宇的微博才姗姗来迟,一博激起千层浪。

王成宇:30岁,步入人生新阶段,感恩一切。Love you,always。(配图:结婚证,刘子竹信息打码)

微博崩了,营销号、自媒体、新浪程序员含泪加班,粉丝则含泪送上祝福。

而王成宇的朋友圈则是这样发的:三年前,我心血来潮去XX景区游玩,没有提前做调查的我,窘迫地站在售票口,试图说服售票员替我垫钱买票我再转回给他,未果。排在我后面的女孩一边讲电话一边帮我付钱买票,并拒绝了我加微信转账的提议。后来,我在缆车售票口又遇到了同样的窘境,那时的我,多次跟...

完结

王成宇的生日热搜提前三天挂上了新浪热门,同事、朋友、粉丝,纷纷送上祝福。然而,直到晚上9时,王成宇的微博才姗姗来迟,一博激起千层浪。

王成宇:30岁,步入人生新阶段,感恩一切。Love you,always。(配图:结婚证,刘子竹信息打码)

微博崩了,营销号、自媒体、新浪程序员含泪加班,粉丝则含泪送上祝福。

而王成宇的朋友圈则是这样发的:三年前,我心血来潮去XX景区游玩,没有提前做调查的我,窘迫地站在售票口,试图说服售票员替我垫钱买票我再转回给他,未果。排在我后面的女孩一边讲电话一边帮我付钱买票,并拒绝了我加微信转账的提议。后来,我在缆车售票口又遇到了同样的窘境,那时的我,多次跟路人借钱未果,直到我又看见队伍中的她。她帮我买了票,这回,没有拒绝我加微信还钱的请求,后来她解释说,毕竟缆车票挺贵的……对了,她开始电话的内容,是她朋友拉她来看我的演唱会,她说她不认识我。今天,她成为了我的妻子。(配图:结婚证,刘子竹信息打码)

刘子竹小号转发了王成宇的微博,文字:Love you,alway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