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脑男

3894浏览    196参与
GenShuu.
“他是深渊。” 铃木君这样的人...

“他是深渊。”

铃木君这样的人设就像是没有花朵的玫瑰——是荆棘,但用善意浇灌的话,他会是最美的花。

“他是深渊。”

铃木君这样的人设就像是没有花朵的玫瑰——是荆棘,但用善意浇灌的话,他会是最美的花。

日曜日少女萝赛与626日的剧本
出坑卖书了呜呜呜,救救孩子 脑...

出坑卖书了呜呜呜,救救孩子

脑男场刊75

予告犯场刊60

花君/我存 公式书 80/本

花水木公式书95

打包all370包大陆邮费,走闲鱼

占tag抱歉

出坑卖书了呜呜呜,救救孩子

脑男场刊75

予告犯场刊60

花君/我存 公式书 80/本

花水木公式书95

打包all370包大陆邮费,走闲鱼

占tag抱歉

Boom!

一郎啊
(超体和它蛮像的,所以结局我总跳戏“I am anywhere”的那条短信(喂)

一郎啊
(超体和它蛮像的,所以结局我总跳戏“I am anywhere”的那条短信(喂)

李言青

原来是这样拍的,感觉受到了欺骗哈哈哈

大家猜猜这是清晨还是黄昏

原来是这样拍的,感觉受到了欺骗哈哈哈

大家猜猜这是清晨还是黄昏

非常非常不想成为魔法少女

【all斗× 全角色向】一起吃饭好么

before you read
※憋了好几天删了写写了删没灵感总之先发两篇好气哦。

※全年龄向……不一定是乙女向,因为实在写不出来篇篇乙女向。你×toma,没什么设定,“你”可以是任何一个人,或是你本体,请自行带入(●°u°●)​ 」。

※目标是写完toma至今为止的所有角色!会不断更新,如有哪个希望提前看到的可以在下面留言,有遗漏或者不足之处也请不吝赐教。

※是bg也可以是bl或者gl×……纯粹不知道搞个啥见不到toma所以写点什么聊以慰藉。

生田斗真
「咖喱」
深秋的夜晚狂风大作。

泡桐树婆娑的剪影映在浅色的窗帘上面,墙上的挂钟已然指向...

before you read
※憋了好几天删了写写了删没灵感总之先发两篇好气哦。

※全年龄向……不一定是乙女向,因为实在写不出来篇篇乙女向。你×toma,没什么设定,“你”可以是任何一个人,或是你本体,请自行带入(●°u°●)​ 」。

※目标是写完toma至今为止的所有角色!会不断更新,如有哪个希望提前看到的可以在下面留言,有遗漏或者不足之处也请不吝赐教。

※是bg也可以是bl或者gl×……纯粹不知道搞个啥见不到toma所以写点什么聊以慰藉。

生田斗真
「咖喱」
深秋的夜晚狂风大作。

泡桐树婆娑的剪影映在浅色的窗帘上面,墙上的挂钟已然指向九点。你穿着手感软糯的长款睡衣和毛绒绒的地板袜,将身子整个蜷缩在被炉里面,暖烘烘的气息将你包围——

啊,好困。

要等斗真回来……不能睡……

于是你心不在焉的剥着桌上的橘子,橘子苦涩清冽的清香……

时针指向十点,门铃响了。大衣都没有脱的斗真扑上来: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你把热乎乎的脸埋在他冰凉的肩头:

“你肚子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我做好了咖喱……”

“那太好了……!刚才在路上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着你做的咖喱……我今天啊,真的好想你……”

你转身进了厨房,电饭锅还一闪一闪亮着保温的指示灯。

为他盛上一碗闷得松软的米饭,再在上面浇上包裹着鸡肉,胡萝卜和土豆的浓稠咖喱汁,你稍稍拉开一点厨房门口的纸门——

斗真真的在那里乖乖地坐着,像个小学生一样呢……

在斗真的对面落座,你给自己也盛了一小碗。挑起一箸米饭与汤汁混合,你抬起头来看着斗真一勺一勺的认真地吃着——他怕烫,舀起一勺呼呼地吹,他把一勺猛地塞进口中之后被呛着了,手忙脚乱地找着冷水……

自己这一瞬间想变成那只勺子。

你有些出神的看着斗真垂下去的眼睑,斗真感知到了,抬起头来,在这一瞬间你们的目光相交。

他刚回家还未摘隐形眼镜,眼睛即使在暗淡的灯光下似乎也亮晶晶的。

不过你知道,这跟隐形眼镜一点关系没有——他的存在本身,就含着星光含着亮粉含着世界上所有最最美好动人值得为之倾其一生的东西。

总之,像斗真最喜欢咖喱一样,你最喜欢他了。

中津秀一
「烤肉」

盛夏的傍晚。

你坐在一家嘈杂的饮食店里面,什么都一如既往。墙上挂着成行使用感强烈的手写木牌作为菜单,上面的字迹龙飞凤舞;头顶悬着基本无用的小功率风扇,扇叶嗡嗡作响;远处刚刚热闹起来,来来往往使人心烦,视线所及之处十八只灯管一半以上都是黯淡的……唯独眼前这个在望着你傻笑的人不一样。

他是中津秀一。樱咲学园二年级生,你所珍视的人。

秀一坐在你的对面,往锅里铺上肉,一边和你絮絮叨叨的说着话一边持长筷拨弄着。肉片在炙烤的过程中滋滋冒油,脂质分离红白相间,烤到四角向上略略翻翘金黄带焦,颜色出落得愈加让人心动。

“快吃吧别看了……?这家店我特~别喜欢呢。虽然在这种地方,一会队就排到街上了,来尝尝这个……”

他搓搓手,趁时候刚好夹到你盘中,催你趁热感觉享用,话音未落就已埋下头开吃得津津有味,你眨眨眼只见一头翻翘着的黄毛——

烤肉鲜嫩味足,他夹出来的时机刚刚好,能大口大口的吃着向下滴着油和蘸料,自己绝对是世界上第一幸福的人。

“明天……能来看我的球赛吗……?”少年怯怯的问道。

他的眼神充满无限期待。

“我一定会的哦。”

你毫无迟疑。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两只冰凉的玻璃杯碰在一起,杯中的碳酸饮料噗噜噗噜的冒着泡。

所谓热烈的能称之为「喜欢」的心绪,也大致不过是和中津秀一,在夏日的烤肉店吧。



渣极

【铃木一郎x泽村久志】逃无可逃 01

遍地私设,小学生文笔,年下,带球跑设定(雷者慎入)。

泽村久志:警视厅一科巡查部长,育有一子(泽村将太,8岁),年龄33。

铃木一郎(原名陶大威):因屡次出现在监控中案发前犯罪现场周围而被警视厅重点怀疑的对象。自由职业,家产万贯,年龄28。


开新坑啦!!!!! 


1.泽村久志不是个好爸爸,他的职业本不允许他有固定的假期,可九年前的一场工伤给他开了条先河,即使这样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只有八岁的儿子。

每个周一的早晨,他会提着个小小的保温壶,一手抱着儿子,把他送进离家不远的全托保育院,在保育员太太迎接的时候,重复着“请别喂他豆奶和虾仁,他有食物过敏,麻烦您了。”和“那...

遍地私设,小学生文笔,年下,带球跑设定(雷者慎入)。

泽村久志:警视厅一科巡查部长,育有一子(泽村将太,8岁),年龄33。

铃木一郎(原名陶大威):因屡次出现在监控中案发前犯罪现场周围而被警视厅重点怀疑的对象。自由职业,家产万贯,年龄28。


开新坑啦!!!!! 


1.泽村久志不是个好爸爸,他的职业本不允许他有固定的假期,可九年前的一场工伤给他开了条先河,即使这样他也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只有八岁的儿子。

每个周一的早晨,他会提着个小小的保温壶,一手抱着儿子,把他送进离家不远的全托保育院,在保育员太太迎接的时候,重复着“请别喂他豆奶和虾仁,他有食物过敏,麻烦您了。”和“那我周五晚上来接他”的话。

年复一年将太便上了小学。

于是对泽村来说,他有一周两天的假期,周六家里没人,他会把儿子带到搜查部的办公室,告诫他不准乱跑不准乱翻东西把文件弄乱以后就去忙自己的事,这意味着周六的泽村没有外勤。

席间会有路过的警员很有兴趣的走近与降太说话,也有年轻的未婚警员母性大发问他要不要吃零食。小孩睁着大大的眼睛摇摇头,“爸爸说不能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不过谢谢阿姨,我还不饿,待会爸爸会带我去吃午饭。” 

年轻的小姐姐笑的忍俊不禁,心道泽村这一板一眼的男人教出的小孩怎么这么可爱。

泽村之久没有结婚,因为他的无名指上没有婚戒,曾经也有小小的流言散播在茶余饭后的警署里,一众人总结过后一致觉得泽村因思念亡妻而守身如玉独自带儿子的版本最令人信服。也有人在混的半熟的时候试探过泽村的过去,这个高大的男人窘迫地摸摸耳垂,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道出个所以然,于是在外人眼里他身上又多了几个类似“纯情”“内向”的标签。

九年前的工伤后泽村消失了一年,时过境迁自己也成了警署里的老人,新来的警员没几个知道当年的真相,只是单纯的对他周日的固定假期表示羡慕不已。

几年来泽村一个人扮演着爸爸和妈妈的角色,事实上泽村只是将太的妈妈。

科里只有三人知道将太的身份,两个都是与泽村有过过命交情的人,一个是看似凶狠实则对自己十分关照的关端浩三,还有一个是与自己搭档了十年的菅原刚。

九年前还没有如今的通讯设备,情急之下泽村发出的传真只打出了大致的坐标,菅原刚一行人不得不在以三条街为搜查范围的情况下以最快速度进行救援。一个小时后菅原刚在不起眼的厂房的二楼车间找到他时,泽村的双手被自己的手铐铐在身后,勒的磨出涓涓血迹,他拍醒了搭档,被咬碎的牙在外力作用下击得泽村猛地转醒,疼得龇牙咧嘴过后咳出了一口血水。

菅原刚又解开了绑在眼前的领带,长时间的黑暗让他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强光,脑子也未给出相应的信号,下意识地蜷紧身子,以一种极其缺乏安全感的姿态。

片刻过后像是惊醒了似的,惊恐地睁大双眼抬头看着菅原刚,眼里的神色一片灰败,配上满头满脸的伤,样子尤为可怖。

昏昏噩噩的泽村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往警署医院,一路上担架的束缚带勒得他难受的快昏死过去,恐惧和疼痛一并袭来,使得他浑身痉挛地快要休克。

彼时的泽村不过刚从大学毕业进入警署不到一年,就连九年后偶尔想起当时的惨状也让泽村不寒而栗。随后的几次在那工厂附近的出警也让泽村倍感焦虑,仿佛这地方留下的记忆犹如地狱的恶鬼一样如影随形。

泽村的伤势并不致命,大腿骨却是被人生生掐断了,错开的骨头被青紫的指痕包裹着,打进了三根钢钉。主治医师惊于正常人有如此可怖的搓断成年男人大腿骨的力气,本想对此提出怀疑,可有着腿上清晰指痕的证据。

在得知泽村有被性-侵的痕迹后菅原刚冷静地提出过提取精-液样本备案侦查的操作,可残存的精-液显示为非分泌型体液,如果按照此线索的话东京至少10%的男性都是潜在罪犯(人口中将近百分之二十的人群拥有非分泌型体液)。

年轻的身体以很快的速度治愈着身体上的伤,只是脸色依然灰白,在性-侵时下唇上被自己反复啃咬的伤口结痂脱落的时候,泽村迎来了另一种生理反应。

经验丰富的医生也忽视了这个要命的问题,拿着化验单和全套B超CT检查站在门口看着蜷在马桶旁干呕的男人,不知如何开口。

泽村很久没有进食了,从入院以来一直胃口不好,前几天开始甚至看到肉粥之类的食物便恶心反胃,开始根据巡诊的描述以为是终极过后胃黏膜受损引发的胃溃疡,严重一些是长期胃出血。

多日以来的折磨使得泽村早已疲惫不堪,间歇时的他跌坐在马桶旁边冰凉的地板上,受伤的腿骨也如没有痛觉一般,浑身冷汗瑟瑟,病号服湿答答的粘在身上,让人心道若是长久下去这个男人怕是要意志崩溃了。

恶心感又一次袭来,可许久未进食哪里还吐的出什么东西,呕出的只有发苦的胃液,长时间的呕吐另泽村头昏脑胀,跪坐着喘了好久才注意到门口的医生。

泽村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津液,撑着马桶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接下来的消息又让他的心脏像被人紧紧攥住一样,四肢的血液像被抽空,冰凉的可怕。

医生说你有一套隐性的器官,一般情况下隐性的器官正常发育率低下,只是你两套器官都发育良好,又恰好遇上这种事。

医生又说你的伤势不重,除去大腿骨折外基本无外伤,趁现在为时尚早可以接受人流手术。

泽村费劲的靠坐在床头,伸手去够床头柜不知哪个同事落下的烟,被年长的女医生上前两步夺了过去,“至少在这个孩子还在你肚子里的时候,不许抽烟伤害自己的身体。”

空荡荡的病房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墙上的时钟规律地走针无端令人害怕。泽村用尽力气把被子向上提,第一次承受不住地掉下眼泪。

他没见过侵犯他的男人长什么样,在他刚刚潜入车间的时候,就被人从后欺身而上,那人没有他高,可拳头却如铁一般硬,砸在后背生疼,他全力地挣扎,刚拿出腰佩手铐就被身后的人反手一钳铐在了身后。

紧接着男人又拽着他的后领掐住他的手腕,拖拽似的将人拽上二楼车间的楼梯。

他疼得倒吸冷气,却发现劫持着自己的人连呼吸都不曾打乱。

上楼之后男人松手把他摔落在地上,膝盖磕在瓷砖上发出清脆又闷重的声响,伴随着闷哼,能激起凌虐的欲望。

男人粗暴的拽下他的领带蒙住了他的双眼,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一辈子都不想回忆。

唯一能形容的字大概就是疼,身上压着一具躯体,被人粗暴的拽住大腿根强行把他的腰按向地面,臀部撅起的姿势让他颜面尽失,愈反抗愈紧的铁钳般禁锢他的手让他疼的想拿额头撞向一面。

身后响起单调的铃声,禁锢着自己的力消失了,接着他听到从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甚至在一定距离的时候甚至带好了门。

泽村双手背靠在身后,便以挪动的姿势艰难地爬向前面的书桌。在他刚刚跌跌撞撞进来时匆忙瞟见桌上的一台传真机。他被过身去,艰难地寻找着上面的数字按键,盲写着坐标,冷汗拼命地落。

“你在干什么。” 不是疑问句,也不指望他回答,陈述新闻般平静的语气,一个年轻男人的声线。

也平静的让人不寒而栗。

泽村吓了一跳,也不管还没写完的坐标了,急忙按下确认,一张纸就慢慢的往下滑了。

接着他听见男人的皮鞋敲过瓷砖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比刚刚稍有急促,他下意识地缩瑟,却被人掐住脖子反身压在书桌上。颧骨磕到桌面很疼,但绝没有即将到来的疼痛令他疯狂。

年轻又没有情绪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与抵在他腿间的硬物形成巨大的违和,泽村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身上人的钳制。

脑海里只有自己痛吟的声音被无限放大,接着突然被一股外力猛地惊醒。

将太拽着他的衣角,使劲的拉扯。

“爸爸,你睡着了,是做噩梦了吗,我们去吃饭吧,将太饿了。”

泽村花了几秒钟恢复清明,抬起胳膊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起身拉着将太的手,带他走出了办公室。

当他再带着儿子回警视厅里的时候,关端浩三已经布置好公告板,现场监控和照片被放大打印了下来,用红色马克笔杂乱地圈画着,昭示着铃木一郎的嫌疑。

“昨天下午14时在上野发生的小型爆炸案监控显示,铃木一郎又一次出现在现场,在大量游客和行人惊慌奔逃时还保持着极度镇定。配合上个月JR线秋叶原站爆炸未遂事件,嫌疑犯在行动失败后选取了另一个同样是市区的场所实行爆炸。”

确认了嫌犯过后的工作就由他们组负责了,搜寻铃木一郎的资料,调查与之交往过的人,还有他的过去。

当警员把曾任职铃木家私教的名单和铃木一郎家近十五年的白色商业往来整理成文件交到泽村手上的时候,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疲惫的抹了把脸,任命地翻开了工作。


铃木一郎可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无聊表演犯,但他也不在乎警署把他定位成什么可怕的人。他的原名叫陶大威,自幼父母去世,和爷爷一起生活,由于大威没有任何感官思维,爷爷请了多个家庭教师分别教授,普通人在社交中学习的东西全被他当作知识来吸收了,在大威长大的同时,他的爷爷沉浸在儿子被杀害的案件中,怒火攻心,决定教大威如何杀人,厚厚的书承载着千种酷刑和折磨人的几近变态的行为,并且告诫他能够匡正世间丑恶的,只有圣洁的灵魂。由于不满渐渐被意志支配慢慢改变的大威,爷爷亲手策划了许多极具讽刺的酷刑,来击溃大威心中即将破土的人性。

泽村久志就是九年前的其中一个牺牲品。

泽村的父亲当年受理铃木一郎父母事故身亡一案,细查后才得知肇事者与铃木的母亲有着不正当关系,可最终案件又以肇事者没有原告所说的明确作案动机和死者未遵守交规应负全责而宣布结案。铃木的爷爷气愤不已,觉得儿子是枉死,一心报复,便把目标锁定在了刚刚毕业参与工作的泽村身上。

铃木的爷爷扭曲着事实告诉铃木警署里那个年轻的巡查也曾强迫他的母亲与其贪得苟且,(绿帽戴上了,多带几顶就不嫌多了摊手),并用伪造的证据引诱铃木对此坚信不疑。

当铃木把人拖到二楼狭小的财务室时,揪起那人的头发端详着他的脸,闹钟臆想的他强迫自己母亲的画面犹如走马灯一般清晰的浮现,从小被教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铃木生平第一次自主从心中萌发了凌虐的欲望。

真是讽刺,泽村就以这种荒唐的借口被这个小他五岁的男人自此纠缠,源于不可言说的,一个无感人类唯一能激起的欲望。

时候恢复冷静的铃木将当年的案情自始至终整理过,也深入调查过肇事者,陪审团,法官和被告原告四个辩护律师,在得知爷爷无脑报复的阴谋后也未对泽村心生愧疚,甚至在知道泽村带薪休假一年的真实情况后,也未曾现身,只是从很久以前,警署的嫌疑人里又多了铃木一郎的名字,理由也古怪至极,就是多次出现在东京案发现场周围,只是大家没有发现,这些案件的直属负责人,都是泽村久志。


-tbc-

铃木聚聚变态般无声的保护欲啊,泽村叔怎么可能逃得掉。给泽村宝点根蜡。



围歆PIE
一个配合脑男画风的滤镜一个脑男...

一个配合脑男画风的滤镜
一个脑男主题的手帐
不会摆拍,不会摆拍,不会摆拍
真的,toma的演技是国宝级别的,我看完脑男就这一个想法,可爱也是国宝级别的!

一个配合脑男画风的滤镜
一个脑男主题的手帐
不会摆拍,不会摆拍,不会摆拍
真的,toma的演技是国宝级别的,我看完脑男就这一个想法,可爱也是国宝级别的!

每天都想生田斗真想的睡不着觉

看微博上有人说最喜欢的就是电影结尾出现生田斗真这四个字的时候

好巧

我也很喜欢💕

看微博上有人说最喜欢的就是电影结尾出现生田斗真这四个字的时候

好巧

我也很喜欢💕

青争番茄鱼
沉迷于脑男的肉体中,实在太帅了

沉迷于脑男的肉体中,实在太帅了

沉迷于脑男的肉体中,实在太帅了

李言青

“我现在要去杀了您最重要的病人。”----铃木一郎(入陶 大威) 小伙儿太帅了

“我现在要去杀了您最重要的病人。”----铃木一郎(入陶 大威) 小伙儿太帅了

Tomattt

【旬斗】【鲁铃AU】以父之名

黑色系为铃木脑海中回忆,彩色为现实.
铃木与鲁邦意外相遇相处,鲁邦慢慢改变铃木内心. 
然而铃木祖父与鲁邦教父为宿敌,认为其害死铃木父母,于是培养铃木从小成为杀手,用自己的死促使铃木刺杀鲁邦教父,鲁邦亲眼目睹,两人暂时分开冷战. 
铃木祖父在死前已知道铃木与鲁邦感情,布置好人手将鲁邦杀害,后将铃木关于精神病院. 
铃木在精神病院回放这些记忆,逃离,杀死挡路人,寻找真相,复仇. 最后自己在复仇过程中死亡.

【旬斗】【鲁铃AU】以父之名

黑色系为铃木脑海中回忆,彩色为现实.
铃木与鲁邦意外相遇相处,鲁邦慢慢改变铃木内心. 
然而铃木祖父与鲁邦教父为宿敌,认为其害死铃木父母,于是培养铃木从小成为杀手,用自己的死促使铃木刺杀鲁邦教父,鲁邦亲眼目睹,两人暂时分开冷战. 
铃木祖父在死前已知道铃木与鲁邦感情,布置好人手将鲁邦杀害,后将铃木关于精神病院. 
铃木在精神病院回放这些记忆,逃离,杀死挡路人,寻找真相,复仇. 最后自己在复仇过程中死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