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脚盆鹤

2405浏览    53参与
不列颠家的仰望星空派
故乡的樱花开了,不回去看看吗?

故乡的樱花开了,不回去看看吗?

故乡的樱花开了,不回去看看吗?

水神老鸽子

未曾设想的道路,也许是未来式。

脚盆鹤:“爸爸?我是你工人爷爷。”

(突发恶疾只因一张图,没别的只是想看鹰酱被锤)

原图p4

未曾设想的道路,也许是未来式。

脚盆鹤:“爸爸?我是你工人爷爷。”

(突发恶疾只因一张图,没别的只是想看鹰酱被锤)

原图p4

4444

摸鱼。潦草,能创死人的那种,谨慎观看。

无意识画了扫地的秃(贤惠秃子)

霓虹是  冬奥限定小樱花  的梗。(虽然看不出来)

最后一p是我自设,一个烟鬼))但我不是。

摸鱼。潦草,能创死人的那种,谨慎观看。

无意识画了扫地的秃(贤惠秃子)

霓虹是  冬奥限定小樱花  的梗。(虽然看不出来)

最后一p是我自设,一个烟鬼))但我不是。

不想考试😢

蓝星高校

来了来了我来了,带着新的灵感,他走来了。

人设全是私设,可能会ooc。雷者出门左转慢走不送,谢谢。

废话不多说,开始。


快乐分割线~

————————————

    众所周知,高校中心有一个大舞台。不管是开会呀,表演啊都在那里举行。但是平常的会议也不是很多,但国家们还是得天天去开会,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呸)

——白象!!的功劳。


    当然,祂每天开会的内容是什么呢?那就是……诉苦祂入不了会长的心情。(借着开会的名义,诉苦自己的事情,白象,可真有你。👍🏻)来来来,接下来让我们听听,...

来了来了我来了,带着新的灵感,他走来了。

人设全是私设,可能会ooc。雷者出门左转慢走不送,谢谢。

废话不多说,开始。



快乐分割线~

————————————

    众所周知,高校中心有一个大舞台。不管是开会呀,表演啊都在那里举行。但是平常的会议也不是很多,但国家们还是得天天去开会,这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呸)

——白象!!的功劳。


    当然,祂每天开会的内容是什么呢?那就是……诉苦祂入不了会长的心情。(借着开会的名义,诉苦自己的事情,白象,可真有你。👍🏻)来来来,接下来让我们听听,祂是如何开会的(诉苦的):

“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评评理,我一个超级大国为什么就入不了会长?”“总不能说是我不够格吧,并且我的国土面积也不小啊,那为什么像约翰那样国土面积小的人就入了会长呢?”“你们看,好歹我军事方面也不比其祂国家差呀……”(此处省略1000字)白象越说越激情,越说越激情。甚至还流下了眼泪。接着就开始内涵边别人了“为什么脚盆鹤也有那么一点机会入会长,他不仅国土面积小,而且军事方面也没有我好,况且,他那里的人民没有一个是好的!!”脚盆鹤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起来。(在我的私设里,脚盆鹤的底线是祂的人民和左翼。而对右翼可以说是根本就没把祂当做自己的人民。)

         危

危·傻白象·危 

         危


    只见脚盆鹤,悄咪咪的走到白象背后。然后手起刀落,拔刀,挥刀,收刀。一套操作下来行云流水,决不拖泥带水。(平时脚盆鹤见讨厌的人时,只会拿刀稍打。遇到真正想杀了的人才会拔刀。)(就比如白象那个欠蹬)


在白象的坟墓前

兔子在给白象烧纸。

“白象啊,下一世的时候,说话别这么欠了。”祂的语气里还有一次惋惜。

“兔子会长,请问该做好的事都做好了吗?”脚盆鹤礼貌的问。

“嗯,是的,该做的都做了。”兔子也回了一个微笑。

脚盆鹤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到白象的墓前,一脚踹碎了祂的石碑。


此时在天堂的白象:你%#&¥@$!!



疲惫的分割线~

————————————

   作者吐槽:为啥我几百字的文你们看的这么欢,而一千多个字的你们看都不看?ε(*´・ω・)з

鬼喵喵(?)

使用魔改轴心军装的方式进行一个人的创👊🏻


如果有亲被创死了我很抱歉(鞠躬)

使用魔改轴心军装的方式进行一个人的创👊🏻


如果有亲被创死了我很抱歉(鞠躬)

Lemon Dream(LD)

画了自家脚盆的头像,因为觉得这个模板莫名很合适(什


p2是模版

画了自家脚盆的头像,因为觉得这个模板莫名很合适(什


p2是模版

4444
高考假快结束了给大家整个活。

高考假快结束了给大家整个活。

高考假快结束了给大家整个活。

鬼喵喵(?)

每次考试必摸鱼()

敞门 脚盆 我(?)


二模回来发现500粉了谢谢亲们喜欢呜呜

试试这个新功能抓三只小朋友画无偿(不过要等我14号中考完再画ww)会是指绘(点头)


点图也可!


那个各位亲这个抓人好像是喜欢+推荐才能抓的来着呜呜

不过点图可以在评论区点!(不过我半年前的省拟点图好像依然没画完(你)

每次考试必摸鱼()

敞门 脚盆 我(?)


二模回来发现500粉了谢谢亲们喜欢呜呜

试试这个新功能抓三只小朋友画无偿(不过要等我14号中考完再画ww)会是指绘(点头)


点图也可!


那个各位亲这个抓人好像是喜欢+推荐才能抓的来着呜呜

不过点图可以在评论区点!(不过我半年前的省拟点图好像依然没画完(你)

Lalia•L
弔图() 脚盆鸡:?(意呆狼被...

弔图()

脚盆鸡:?(意呆狼被迫穿上了脚盆鸡的女装)

弔图()

脚盆鸡:?(意呆狼被迫穿上了脚盆鸡的女装)

Lalia•L

整了点轴心国

(我不会画军装!!!!呜呜)

整了点轴心国

(我不会画军装!!!!呜呜)

搞阳缘的,建议屏蔽我

接着搬

喂,你有听说过吗?在神秘的东方。有一个叫做种 花 家的国 家,那个国 家里住着兔子(浅笑),真的很可爱。——题记


我还记得很多年前,我还是一只很可爱的小鸡。那一天。我坐着船漫无目的的向西方飘去。恍惚间看见一片大陆,上面屹立着一个白衣人。


“好美”


当时的我啊上岸时还只有这一个想法,却被奔向眼前的人伸手拉住。(有些许害羞)


“你好啊,来自东方的朋友,你也是因为我们种 花 家的繁荣昌盛来进贡的吗?”那个美人笑嘻嘻的凑到面前说。


(脚盆鸡默默地回味着,似乎是忆起了那年的长...

喂,你有听说过吗?在神秘的东方。有一个叫做种 花 家的国 家,那个国 家里住着兔子(浅笑),真的很可爱。——题记




我还记得很多年前,我还是一只很可爱的小鸡。那一天。我坐着船漫无目的的向西方飘去。恍惚间看见一片大陆,上面屹立着一个白衣人。




“好美”




当时的我啊上岸时还只有这一个想法,却被奔向眼前的人伸手拉住。(有些许害羞)




“你好啊,来自东方的朋友,你也是因为我们种 花 家的繁荣昌盛来进贡的吗?”那个美人笑嘻嘻的凑到面前说。




(脚盆鸡默默地回味着,似乎是忆起了那年的长安城,那只兔子和那个开满牡丹的花园,那个美人的笑容,在微风中动了他的心……)




(脚盆鸡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虽然那个美人当时看上去骄傲极了,但是却一点都不惹我生气呢。反倒觉得他不骄傲倒是我的罪过了。的确,他有骄傲的资本。




(脚盆鸡想到这里,默默叹了口气。似乎是在为他当时犯下的罪行所忏悔。又或者是为当时自己做的事情而感到后悔罢,如果自己当时没做哪些事情的话,可能现在站在他身边的就不是巴巴羊,而是自己了吧。)




那年的长安太美,烟火太耀眼,而他,离我太远太远……他是天上的飞鸟,我是泥里的蛤蟆,我是如此的向往他,但是凡人哪有觊觎仙人的资格啊…




他就是那一轮明月,明明那么近,可是又可望不可即。




在我上岸当天的晚上,他叩开了我的房门,一脸痞气的扑在我身上,说:“小 孩 儿~想 不 想 和 哥哥 做 点 有 意 思的事?”




我当时简直是害羞死了,脸红得不得了,还以为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脚盆鸡表面上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是想到鸡和兔子有生/殖隔阂)




他当时带着我翻到了宫墙的城头上,他说只有在这里,才能在长安城看见最美的那一轮月亮。别的地方灯光太亮了,显得月亮都没有怎么美的。。。




(脚盆鸡理了理抹额,似是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的样子。)




呃……刚才说到哪里了?




哦,月亮,他带着我在那房梁上坐了一晚上。看着这长安城万家灯火成星河……




一千多年啦。我就记得当晚做的梦。我梦到他牵着我的手。可是,我却在一个劲的往下坠落。还拉上了他。是个一点也不美好的梦呢。




可后来呀,我的神也因为烟 土跌下了凡间。我也想要和他平等的站在他的旁边啊。而不是作为一开始就被他保护着的…弟弟?(脚盆鸡的声音哽咽了)




我做出了最对不起他的事。我也学那些西方人一样把兵戈指向了他。




那一年是他第一次到我家来,没有以往的寒暄。也不再有以往的温馨。他过来只是为了一张条约。在我家的马 关签下了条约。他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只和我说了一句话。




“脚盆鸡,我恨你……”




不过我不在乎这些呀,只要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就算是亲手磨灭掉自己的神明大人也没有问题呀,多想和他在一起啊……




然后我就和汉斯君他们一起组成了轴 心 国……对我的仙人所在的国 家发起了非常不人道的战争。




嘛,毕竟我们才是侵 略方了。所以邪不胜正,我输了,输的理所当然。




这次战争为我们双方都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战争中没有对与错,只有强与弱。可兔子他根本什么都没有计较,连索赔都没有。




当时我是真的不明白兔子为什么会这样做。后来才知道他想要的可能只是我们承认历史,还有向他道歉吧。可是我做不到。




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去面对这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们现在的关系。更不知道从今往后还能不能再和他一起看月亮。




我很爱他,爱到想把他揉进我的血肉里,爱到想和他成为一体。可这是不合礼数的爱。




国 家与国 家之间会有真正的爱情和友情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更或者我对他的感情只是一种病态的占有欲吧。




可是谁又能想到呢?我们和好的速度非常快。就在那一天。恢复了他的所有在联 合 国的权益时,我们在第二年就和好了。




即使关系这么尴尬。也总是会在无意之间就向对方靠拢呢……纵使我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可我的仙人依旧站立在云端之上,而我依旧在泥地里仰望他。








东方有陆,其曰震旦。




震旦有花,花名牡丹。




牡丹有仙,既为美人。




思美人兮,寻美人兮。




美人不见,求不得矣。




长安高墙,皎皎明月。




纷纷战火,茫茫前路。




前尘尽断,在无美人唤东瀛。

搞阳缘的,建议屏蔽我

搬运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同桌总喜欢捉弄我……


有时他喜欢趁我上课睡觉的时候,拽我的发带;


有时他会在我的本子上写着,我喜欢他;


还有是他甚至会在我上课画画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故意告诉我错误的答案。


他明明知道,我从来不会怀疑他告诉我错误的信息。


因为我长得不高,所以他有时候会在班里叫我脚盆鸡。


虽然说,他只比我高一点。


有时他又会在很多人面前,很亲昵的叫我阿鹤。


最过分的一次,他甚至拿走了我的本子,逼迫我叫他唐国尊上,不然的话,他就不把本子还给我了,他还说,还说要把本子拿给班里的人看,天哪,他明明知道那个本子上写满了他的名字。


你说我这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同桌总喜欢捉弄我……


有时他喜欢趁我上课睡觉的时候,拽我的发带;


有时他会在我的本子上写着,我喜欢他;


还有是他甚至会在我上课画画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故意告诉我错误的答案。


他明明知道,我从来不会怀疑他告诉我错误的信息。


因为我长得不高,所以他有时候会在班里叫我脚盆鸡。


虽然说,他只比我高一点。


有时他又会在很多人面前,很亲昵的叫我阿鹤。


最过分的一次,他甚至拿走了我的本子,逼迫我叫他唐国尊上,不然的话,他就不把本子还给我了,他还说,还说要把本子拿给班里的人看,天哪,他明明知道那个本子上写满了他的名字。


你说我这么喜欢他,他知不知道?


——————分割线——————


窗外的雨都停了,屋里灯还黑着,其实房子的主人早就回来了,只是不想开灯罢了。


但是邻居显然不知情,她只是想着平时这个孩子都已经回来了,今天怎么还没看见他家开灯。。。


她有一点担心,想到几乎没有见过这个孩子的父母,于是打给了那个经常和脚盆鸡在一起的男同学“喂,你好呀!我是脚盆鸡的邻居阿姨,这孩子好像不在家里他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


兔子莫名其妙的接了个电话。结果发现是脚盆鸡的邻居阿姨打的。“诶……不应该呀我记得他好像是到家了呀。”


话是这么说,但是架不住担心呀。


兔子火急火燎的跑到脚盆鸡家门口。完全不顾自己的礼貌,敲开了门。


脚盆鸡红着眼睛,看着门外站着的兔子,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岂可修,为什么啊?!这家伙已经一天没和我说话了。现在在这里假惺惺的,装什么好人?不在意我就不在意我呗,为什么还要给我一点希望了,然后再把我丢回去呀。


脚盆鸡可以说是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开口却是小小声的说“你……你来干什么?”好怂……


兔子看着眼前这个脸一点一点的变红了,嘟着个嘴的脚盆鸡,不知道怎么想的张开手抱了他一下。


震撼脚盆鸡100年:我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总之莫名其妙的,我暗恋的人,他就抱了我一下。


懵逼兔子:沃日,我刚刚做了什么。


——————分割线——————


脚盆鸡已经想清楚了,关于昨天兔子抱了他,他抱过去了那件事。


兔子至今也没能想明白,昨天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脑抽了,抱了脚盆鸡,还说什么你身上好香啊。可能是因为他很久没有喝鸡汤了吧。(误)


脚盆鸡已经决定了,他今天如果理了兔子那他就是狗。


兔子已经想好了,今天他如果不像脚盆鸡说明自己的心意的话,那么他就是狗。


狗:我做错了什么?私は何を間違っていますか?


——————分割线——————


“阿鹤,我给你说个事儿呗。”


脚盆鸡表面上看上去极其的正经,但是他内心想法却是;天,你不是知道我喜欢你吗?你靠我这么近贴在我耳朵边叫我小名,这样真的好吗?


兔子见脚盆鸡没有什么大反应,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说出了下一句。


“就那什么,我喜欢你……”


亲,你看到烟花了吗?对,就天边炸的最高的那一朵。那朵就是脚盆鸡。


脚盆鸡:可恶啊,我还是得有一点职业操守,对吧?不能马上答应人家啊,八嘎!怎么办,抑制不住自己呀……


兔子看着一言不发,但是脸越涨越红的脚盆鸡,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然后他开口安慰道“没事,你不喜欢我也算了……”


兔子语气中的失落是藏不住的。


脚盆鸡慌忙开口说道:“才……才没有。我那么喜欢你,我喜欢了你这么久,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我爱你,就像在爱我自己一样。巴不得让你成为的我一部分。永远永远和我在一起……”


兔子嬉皮笑脸的说:“脚盆鸡,你昨天写的日记,我可是看见了。你说如果你今天理了我,那你就是狗,对不对?”


脚盆鸡:被套路了呀,八嘎!


——————分割线——————


好的,现在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当事人,脚盆鸡先生。


——脚盆鸡先生,请问你对这件事的看法是什么?


“这件事呢……是鹤啦!八嘎!我现在就是非常非常的后悔。看来他们说的先表白的那个人是攻,这件事情还是非常可信的。”

中右别给我点红心推荐!!!!!
一张手书图透(),貌似是草稿流...

一张手书图透(),貌似是草稿流里面完成度最高的了23333,有参考,但是人体和上色还是一塌糊涂呢(土下座

一张手书图透(),貌似是草稿流里面完成度最高的了23333,有参考,但是人体和上色还是一塌糊涂呢(土下座

木子媱

吟游诗人观察手记——扶桑

        我是一个吟游诗人,四处游荡,寻找故事,我的脑海里储存着故事碎片、神话、历史、宫廷秘闻……有些故事从我的脑海中溜走,我吟唱诗,就像雾中的玫瑰,你只能看到故事的幻影。


        在跳跃的传说中,总有一些故事在梦中反复闪烁,催促着我把它们写出来,字母排成一行,从我的指尖倾泻。为了保持字母的顺序,我抓住了一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记忆,尽管时间已经为它蒙上了厚厚的灰尘,说实话,当我再次擦拭它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无法控制地跳...

        我是一个吟游诗人,四处游荡,寻找故事,我的脑海里储存着故事碎片、神话、历史、宫廷秘闻……有些故事从我的脑海中溜走,我吟唱诗,就像雾中的玫瑰,你只能看到故事的幻影。


        在跳跃的传说中,总有一些故事在梦中反复闪烁,催促着我把它们写出来,字母排成一行,从我的指尖倾泻。为了保持字母的顺序,我抓住了一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记忆,尽管时间已经为它蒙上了厚厚的灰尘,说实话,当我再次擦拭它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无法控制地跳动着——这真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坐在我面前的人——姑且将它视作我们的同类——自称新罗。我看得出来他的眼睛里藏着故事,这个故事叫嚣着想要被倾诉。倾诉让它变得丰富,很多故事在广为流传之后面目全非,而它的源头,最初的倾诉者,会将它视作新的故事,然后新一轮的传播开始了,故事们喜欢这样。


        我决定请他喝一杯,在一般情况下,一杯酒能买到一个故事,当然有时会更多。但今天,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一个亏本的买卖。从他酗酒的态度来看,这个故事已经被压抑太久了。


        “我有一个邻居,”男人啜了一口酒说,“准确的来说是两个邻居。”


        他的描述颠三倒四,时而反复强调一个细节,时而又忽然跳过一些情节,当然我不能要求一个醉汉口齿清晰条理分明的讲述一个复杂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匪夷所思让我不由得怀疑故事的真实性,醉汉总会夸大一些事实,但我的职责让我尽可能真实的记录了他的故事。


        我们的主角叫扶桑,一个可怜的孤儿,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位善良的绅士,我们姑且称他为唐先生。唐先生家大业大,养一个小男孩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扶桑对他来说是点缀在蛋糕上的花边,亦或者是插在纽扣上的鲜花,唐先生喜爱他,就像喜欢其他一切装饰品一样;可对于扶桑来说,唐先生是冬日里的炭火,是空中的太阳,几乎是他成长过程中追逐的全部,毋庸置疑,扶桑对唐先生的爱要更加激烈。扶桑依恋唐先生,当这种依恋达到一个顶峰的时候,扶桑对先生的爱悄然变质,这种爱绝对不是亲情,因此扶桑不得不拼命压抑自己,这份爱在阴暗的角落悄然扭曲蔓延,渐渐蒙蔽了扶桑的双眼。


        唐先生终于察觉了扶桑汹涌的爱意,但他没有发现扶桑眼中扭曲的疯狂,他做了一个看似正确的决定——他驱逐了扶桑。大受打击的唐先生开始闭门谢客,昔日花团锦簇的房子日渐衰败,紧闭的房门、生锈的栅栏、布满灰尘的庭院,唐先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人们仍然对唐先生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老人们谈论着唐先生的别墅中精美的瓷器、闪光的丝绸、飘香的茶叶。终于有鲁莽的年轻人砸开了门口生锈的锁,进入了唐先生的别墅,别墅中的确拥有大量的财富,但离奇的是,别墅中居住的人却并不是唐先生——他们自称唐先生的后人,而唐先生,没人知道他在何处。


        人们将怀疑的目光转向扶桑,别误会,人们当然关心唐先生的下落,但是扶桑在唐先生身边长大,他对唐先生的财富一定了解,或者换句话说,他也许家底丰厚——没人知道唐先生为什么驱逐扶桑。当你拥有一个有钱的亲戚时,街坊邻居会在背后议论纷纷,你会尝到甜头,起码在他们眼中是这样的。


        扶桑的房子同样封闭破败,灰尘落在门前的台阶上,蜘蛛网几乎到处都是,院子里弥漫着荒芜的气息。很显然,扶桑同样闭门谢客,不过没人注意他,因此也没人试图拜访他,他隐居在市井,更彻底隐居在人们的脑海。


        热心的青年,打开了扶桑家的大门——用同样的方式。吱呀作响的门缓缓打开,沉积了很久的细碎灰尘升腾而起,尘封的气息扑面而来,,阳光似乎遗忘了这里,亦或者光线也被扶桑拒之门外。人们同样没有在楼下找到房子的主人,一些人提议上楼去找,一段楼梯蹲伏在客厅的角落,向上延伸到浓重的阴影里。


        楼上依旧安静,但笼罩着墓室一般的阴森气息:褪色的窗帘隔绝了一些日光,陈旧的帷幔低垂,屋里布满杂物——磨损严重的梳子、皱皱巴巴的衬衫、躺在在椅子下寂寞无声的两只鞋子、隐藏在灰尘下的藤椅。人们撩起帷幕,眼前的场景让所有人愣在原地。扶桑躺在床上,但并非独自一人,他蜷缩在唐先生的怀里。


        人群安静了很久,他们默默俯视着唐先生——准确的来说,是唐先生的骸骨。那骸骨躺在那里,空洞的双眼呈现出一种死亡的安详,他所有的烦恼已伴随着肉体腐烂,与木床融为一体。扶桑蜷缩在唐先生的怀中,像孤苦无依的小兽依偎在母亲的遗骸旁边,试图寻找熟悉的气息和体温。


        新罗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颓然瘫软在椅子上。透过朦胧的醉眼我仍能感受到他眼底的震惊与痛苦,他宣称自己是唐先生的朋友兼邻居。我习惯性的记下这个故事,随后把它抛诸脑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它会曾为一个新的故事出现在我的歌声里,我无法体会那种疯狂的爱情,但心底仍然泛起淡淡的忧伤。


       “万般往事随风起,

        眼前之人算不算

        心上月光?

        躺在你的身侧,

        冰冷也无妨

        眼中泪请别流下

        我是你的遗产”


        我是一个吟游诗人,我收集故事,我四处漂泊。请耐心点,下一个故事还在路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