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腊八

8784浏览    499参与
奶泡睡不醒%
过了腊八就是年,喝完这碗腊八粥就要过年喽
过了腊八就是年,喝完这碗腊八粥就要过年喽
小李爱美食教做菜
后马上就腊八了,这样腌制的腊八蒜清脆爽口,主要方法特别简单
后马上就腊八了,这样腌制的腊八蒜清脆爽口,主要方法特别简单
科普小虫虫
你听过“过完腊八就是年”吗?为什么过完腊八就是年呢?
你听过“过完腊八就是年”吗?为什么过完腊八就是年呢?
88号影馆
Vlog日常海外打工人自律日常过了腊八就是年
Vlog日常海外打工人自律日常过了腊八就是年
方圆教你轻松学绘画
今天腊八节啦,小朋友们喝粥了吗?快来画一画腊八创意画吧!
今天腊八节啦,小朋友们喝粥了吗?快来画一画腊八创意画吧!
暖夫生活
海鲜粥哈哈。腊八来个海鲜粥吃吧。
海鲜粥哈哈。腊八来个海鲜粥吃吧。
芭比简笔画
爸爸画的腊八题材和我画的腊八题材,你们喜欢哪个?
爸爸画的腊八题材和我画的腊八题材,你们喜欢哪个?
五谷搭配技巧
过了腊八就是年,今天记得吃腊八粥哦
过了腊八就是年,今天记得吃腊八粥哦
五谷搭配技巧
过了腊八就是年,祝大家腊八节日快乐
过了腊八就是年,祝大家腊八节日快乐
西安or风味
哥们~过了腊八就是年~
哥们~过了腊八就是年~
杜琳
大寒遇腊八大家万事粥全吉祥平安你们家是怎么做腊八粥的呢
大寒遇腊八大家万事粥全吉祥平安你们家是怎么做腊八粥的呢
热爱烹饪的(禚zhuo大厨)
俗话说腊八不腌蒜一年又白干 好吃又好看的腊八蒜教程来了
俗话说腊八不腌蒜一年又白干 好吃又好看的腊八蒜教程来了
安然食艺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包含八种食材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包含八种食材
依执
忙里偷闲来发一个延迟了许久的腊...

忙里偷闲来发一个延迟了许久的腊八粥🥣

忙里偷闲来发一个延迟了许久的腊八粥🥣

叮当喵喵机
大家我考完试了! 迟到的腊八贺...

大家我考完试了!

迟到的腊八贺图www

大家我考完试了!

迟到的腊八贺图www

娟子美食
腊八鸡叫年下来到、媳妇用一条鱼、为家人做了一顿美味的腊八饭
腊八鸡叫年下来到、媳妇用一条鱼、为家人做了一顿美味的腊八饭
沉栖洛渊

2021·魔道祖师冬至短文·原著向【皆在】③云梦

文案在此→2021·魔道祖师冬至短文·原著向【皆在】(文案)

第一篇→①清河不净世

第二篇→②义城

欢迎看看别的文→魔道祖师共情体|明了(文案)

----------------------------------------------------------------

··***···云梦(魏无羡(一小点蓝忘机)、江澄、江厌离、江枫眠、虞紫鸢、魏长泽、藏色散人)

  冬至就在明日,在外闲居了几月,魏无羡和蓝忘机赶在这几天回姑苏过节。途径云梦,去找江澄吃了顿饭...

文案在此→2021·魔道祖师冬至短文·原著向【皆在】(文案)

第一篇→①清河不净世

第二篇→②义城

欢迎看看别的文→魔道祖师共情体|明了(文案)

----------------------------------------------------------------

··***···云梦(魏无羡(一小点蓝忘机)、江澄、江厌离、江枫眠、虞紫鸢、魏长泽、藏色散人)

  冬至就在明日,在外闲居了几月,魏无羡和蓝忘机赶在这几天回姑苏过节。途径云梦,去找江澄吃了顿饭。

  插科打诨,跟蓝忘机秀了把恩爱。

  一切好似无甚区别。

  待到快要把江澄气死了,魏无羡才施施然准备回去。

  江澄站在桌边对他翻了个白眼。

  而就在魏无羡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周边景象一阵扭曲,三人面色一变同时警戒,然而眼前一暗,魏无羡只来得及听到蓝忘机喊了一声“魏婴”,便失去了知觉。

=·=·=·=

  “魏婴,魏婴,醒醒。”

  魏无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什么上面,被人半抱在怀里,睁开眼,入眼的是蓝忘机满是担忧的脸,也不知道自己是晕了多久……他朝蓝忘机笑了笑,“我没事……这……这里是?!”魏无羡坐起身,朝周边看了下才发觉不对。

  “暂不知是何地,探查过,周边建筑与云梦莲花坞相似,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也没有任何漏洞,做下这一切的人修为很高……这并非现世之地。”蓝忘机扶了下他,道,眉头微蹙,面上满是警戒。他看着魏无羡这久违的熟悉面容,顿了顿,感受到魏无羡语气中的惊讶,有些不解,“你知道此地?”

  何止是知道!“当然不是现世,这是我以前在云梦住的房间。早就成灰了。”魏无羡悠悠的看着这些熟悉的摆设,每一件都明晰至极,甚至他自己一些即将遗忘的细节都还原了,不由得让人深思这后面有什么阴谋。他看向有些惊讶的蓝忘机,笑道:“原来的莲花坞你没怎么见过,细节上跟现在翻新过的莲花坞有些许不同,你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既然还在莲花坞里,这么熟悉的地方……去会会江澄,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他说什么,蓝忘机自然都是依他的,然而刚走到外间,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阿羡,你在里边吗?阿澄在不在你这?去哪了这是……”

  这个声音,魏无羡简直是不能再熟悉了,熟悉但是如今却只存留在他的记忆里的声音。

  魏无羡不可置信地转身看向蓝忘机,差点撞上去,眼眶已然是发红。

  蓝忘机无言,只是伸手揽住他,给予无声的安慰。

  “师姐……”魏无羡声音中都在发颤,低声喃喃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声音俨然是江厌离的!

  门外人敲了敲门:“阿羡,你没在么?不对啊……蓝二公子过来了这边不是来找你么……”

  这就不太对了,屋内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底的慎重——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出这一切在这装神弄鬼,不过——打开了门,决定水来土掩,是人是鬼,会一会便知!

  魏无羡带着一小点的期盼,期盼,还能让他看到一次江厌离……

  很出乎意料的,门外,当真是江厌离,没有任何虚幻……

  还未反应过来,江厌离笑道:“蓝二公子果然在阿羡这……有看到阿澄吗?该用膳了你们都不见人影的……”

  魏无羡摇摇头,声音有点发颤:“……没看到,师姐……”

  还没说点什么,门外传来江澄的声音:“姐,我在这。”

  魏无羡抬起头,江澄明显地停滞了一下,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待会再说。

  魏无羡摸了摸脸,想来这会的脸也是原来的了,怪不得两个人看到自己都愣了,心下了然,什么也没说。

  “阿澄你去哪里了,阿羡那是蓝二公子来了顾不上吃饭了,你呢,上哪去了……”江厌离打趣地道。

  熟悉的语气腔调,跟记忆中的江厌离没有一丝区别,这些就像是江厌离本就知道这些而对他的打趣……压下心底的不解和戒备,魏无羡难得有些许羞意:“师姐……”

  “不离他们两远点,我怕眼睛瞎掉。”江澄没好气道,“姐,不是说可以吃了吗,走了走了。”

  江厌离转身朝外头走去,“说的什么话,还有,阿澄你啥时候才能找个道侣哦……”

  “……姐!!”

  魏无羡同蓝忘机对视一眼,跟上去,一切都过于自然,自然到好像是……决定静观其变。

  反正来都来了……

  就是有哪里奇奇怪怪的。

  ……

  要进膳厅时,江澄落后江厌离几步,等魏无羡走近了,道:“一切都很奇怪,跟以往的莲花坞毫无区别,像是幻境,但是却很真实……就像是还有……”

  “很像还有一方天地存于这世间,别无二致……”不然也无法解释这背后究竟是什么个缘由,将他们召集起来,有何用意?

  “不管怎么说,静观其变……要是真的有,能够再见他们一面,也是无憾……”魏无羡看着周边这些熟悉的建筑景物,说到最后,一时间语气中是低落与期许。

  “魏婴。”蓝忘机握住了他的手。

  “没事没事,走吧蓝湛。不过……”魏无羡笑起来,看着蓝忘机,“‘他们’好像都知道我和你……”他眨眨眼,眼中满是戏谑,隐隐看到蓝忘机那隐在发间的粉红耳垂。

  “……”蓝忘机扭过头去。

  魏无羡哈哈笑起来,提布拉着蓝忘机进了膳厅。

  至于江澄?

  在他们两个开始旁若无人的时候,就已经翻着白眼先进去了。

  眼不见为净!!

  “在里边就听到了你的笑声,阿湛一来,阿婴你都像是不用吃饭了呢……”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走进去,听到说话的声音已经有些怔愣,待看到说话的人,他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对夫妇,喃喃道:“……阿爹、阿娘……”

  俨然是魏长泽和藏色散人!

  “怎么?不认识我和你爹了啊?”藏色笑道。

  蓝忘机率先反应过来,猝不及防见家长的慌张被他完好地隐藏在心底,风(强)轻(装)云(镇)淡(定)地朝两人行礼:“见过伯父伯母。”

  “停停停……这就是你不对了,还这么称呼,不改口啊?”藏色一脸的不赞同,拉了一把眉头紧蹙目带审视的魏长泽,站起身朝蓝忘机道:“叫爹娘!”

  这一句可算是唤回了魏无羡的神智,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下意识地看向蓝忘机,就听蓝忘机道:“……爹、娘……”

  “嗯嗯嗯这才对嘛!诶,孩子都改口了,你收收这副德行,别这样看人家了!”藏色看着蓝忘机一脸的满意,又看向身边面色不大好的魏长泽像是要将审视进行到底似的瞪着蓝忘机,哭笑不得地拉了拉他。

  随后藏色走到魏无羡身边:“阿婴,终于回神了?”

  “娘……”魏无羡还有些恍神,处于巨大的惊喜中,被藏色狠狠地抱了一下。

  藏色的身量比他低,魏无羡下意识地倾了倾身子,忽的想起来上一次被长辈这么抱还是很小的时候,依稀从记忆中翻出来,脸上一红,强行想要转移话题缓解尴尬,道:“娘……难道不是喊你婆婆吗……”

  “……你也不看看啊你这小身板跟阿湛能比吗?本来该是喊岳父岳母的呢……但还是叫爹娘比较亲近啊,你说是不是,阿湛?”藏色没好气地拍了拍魏无羡的手,笑着看向蓝忘机。

  “……是……”蓝忘机有些许窘迫,已经很久没有长辈这么亲近的跟他说话了,而这还是自家道侣的母亲,一时间除了应和,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些个风轻云淡都是强装的……

  本来魏无羡被藏色这么一说还想反驳,看蓝忘机这幅少见的模样又忍不住笑起来,朝藏色道:“娘,蓝湛脸皮薄,你就别打趣他了哈哈哈哈……”

  蓝忘机无奈地看了看他,被藏色拉着问东问西去了。

  魏无羡看着魏长泽,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爹……”

  刚刚看着蓝忘机审视的目光已经没有了,魏长泽拍了拍魏无羡的肩,有些感慨,也有些欣慰:“……你多这么大了……”

  他笑着拉魏无羡坐下:“……你娘那是‘丈母娘看女婿’……咳咳看儿婿,越看越满意,咱两说会话!”

  被父亲如此打趣,魏无羡也是脸一红,颇为不好意思。

  这边说的火热,另一边也不多让。

  江澄见到江枫眠和虞紫鸢时眼眶都红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处。

  “都是当宗主的人了,哭什么哭。”虞紫鸢走到他身边,语气万分嫌弃,却也是红了眼眶,抱住了江澄,好一会才放开来:“长大了。”

  江澄脸红得很,看向江枫眠:“阿爹。”

  他看见江枫眠朝他笑着:“阿澄长大了。”

  记忆里头这种笑容多是对着魏无羡才会有的,江澄还未能反应过来,有些许的难以理解。

  许是他面上的表情太过明显,江枫眠好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有些许的停滞,道:“你是要做宗主的,自然是要对你严厉些……阿婴他……”江枫眠看向了不远处四人,道:“他是长泽和藏色的儿子……本是要你们两相互扶持……”

  “不是因为你不喜阿娘所以对我也……”江澄脱口而出,说完又有些后悔。

  虞紫鸢哼了一声,拉着江澄坐下,不去看江枫眠。

  “三娘……”江枫眠无奈的看着虞紫鸢,又看向江澄,脸上的表情分明像是在说——提这个做什么……

  江厌离笑出声,看着江澄:“阿澄,若是阿爹不喜欢阿娘,又怎么会有我们姐弟二人啊……你想岔啦,阿爹那是说不出口,是吧阿爹?”

  “阿离……三娘……”江枫眠惨遭揭老底,语气中满是无奈。

  江澄有一些坐不住了,这刚跟爹娘见面,自己净说些不好听的话做什么……

  江枫眠凑到虞紫鸢旁边说话去了,江厌离把一小盘剥好的莲子递给江澄,悄声道:“阿爹是爱你的,别乱想了,而且这些都跟阿羡无关的啊……不说这个了,阿澄,你怎么还不找个道侣啊?”

  没有想到江厌离又提起了这个话题,引得江枫眠跟虞紫鸢也都看了过来。

  虞紫鸢看向另一边相谈甚欢其乐融融的四人,道:“连魏婴都找到道侣了,你怎么还不找一个?”

  江澄瞪大眼睛——这情况能一样???

  没给他说什么的机会,虞紫鸢又道:“咱也不求你能找个像他那样好的,但也别太挑剔啊……”

  “听你娘说,你还被世家仙子们拉进了相亲黑名单?这可不行……”

  得,连江枫眠都加入了催相亲催婚阵营,江澄看着几步之遥的魏无羡那边一派祥和,有苦说不出——谁来救救他!!

  最后还是兄弟救了他一“命”。

  那边聊得差不多,魏无羡看着江澄这边的状况和他那生无可恋的表情差点笑岔气,跟爹娘说了声,拉着蓝忘机走了过去。

  “江叔叔、虞夫人……师姐。”

  魏无羡喊完了人,竟是一时无言。

  江厌离笑着道:“阿羡,现在要叫江夫人啦!还有……蓝二公子随着阿羡称呼便好啦。”

  虞紫鸢没好气地掐了掐她的脸:“说什么呢!”

  “不对吗阿爹……”江厌离笑着看向江枫眠。

  魏无羡也跟着笑起来,恢复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江夫人。”然后拉了拉蓝忘机:“蓝湛,你咋不说话啊?”

  蓝忘机瞧见他眼底都是想看他笑话的狡黠笑意,无奈,朝江枫眠和虞紫鸢行了一礼:“江……叔叔、江夫人。”

  “还有师姐呢!”魏无羡笑得开怀。

  “……师姐。”

  江厌离笑着点头。

  虞紫鸢看着魏无羡跟蓝忘机好半晌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嗯”了一声就转过头去了。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知所措。

  年少时要说没几分怨气那是不可能的,可结局……如今倒也是释怀没什么好提的了。

  江枫眠没说什么,看着两人良久,道:“好好过。”

  魏无羡同蓝忘机对视一眼,郑重地点了点头。

  “哎,别沉默啊,吃饭吧!”江厌离笑着招呼众人。

  大概是近乡情怯,这会话都说不出来,还不如坐下来吃饭再聊些家长里短。

  一顿饭其乐融融。

……

  然而天下总有分离时。

  在藏色同魏长泽郑重其事地把他交待给蓝忘机时,魏无羡有几分好笑,但更多的是离别在即的伤感。

  他隐约觉得,这么一别,或是以后就再也不会有机会再相见了……

  暗自吸了吸鼻子,他伸手抱住藏色:“我们会过的好的,娘。”

  蓝忘机一脸的严肃,朝着魏长泽作保证。

  魏无羡感觉在蓝忘机说出“爹,请您放心”时,进账得像是下一秒就要发誓了。

  倒也是在无形之中冲淡了几分离愁别绪。


  江澄那边该说的也说了,还想说什么也没时间了,见魏无羡跟蓝忘机起身,也站了起来。

  虽说不知道怎么才会回到现世……

  魏无羡突然地想起来一件事,还没多做思考,已经问出口了:“师姐,金孔……金子轩那……人呢?”怎么没跟你在一块?

  江厌离笑出声,说的有些神秘:“或许你过些时候就知道了……”

  这是什么意思?还会再见面么??

  江澄同魏无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不解。

  可没给他们什么询问的机会,四周景物扭曲,人影消散。

  睁开眼,已然是莲花坞他们先前吃饭的那个亭子,桌上的参与饭菜酒肉无不在告诉他们——方才那一番遭遇不过是一场幻梦,而此时梦已经醒了。

  魏无羡是在蓝忘机怀中醒来的,蓝忘机昏过去之前只来得及接住魏无羡,就滑坐下去,靠着亭柱昏睡过去了。

  相比他们两,江澄就惨多了,这会醒了也是从地上爬起来的,没办法,他站起来比两人早,离座椅远了点,人已睡着哪还能站得稳……没直接滚到池子里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对此,讨论完这一突发事件之后,魏无羡对江澄进行了无情的嘲笑。

  要走前,魏无羡已经同蓝忘机上了回姑苏的船,江澄突然叫住他,“魏无羡。”

  多年的兄弟也不是白当的,魏无羡叹了口气,道:“江澄,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好提的,也不必说什么,今后过得好便是了。”

  说完魏无羡笑着转身,嘴欠地道:“下次见了,师妹!”

  “滚!”

  有再多的伤感都被魏无羡气跑了!

  “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看着江澄转身离开,又看向江中飞起的鸟,语气中有着感慨:“无憾啊……”

  “嗯。”蓝忘机握着他的手,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他。

  魏无羡转过头来,收拾好心情,笑道:“过去的过去,新的一天还会更好!”说完他凑到蓝忘机旁边:“蓝湛,见家长的滋味如何?”

  蓝忘机看他一脸幸灾乐祸,想了想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揽着人亲了上去,堵住了魏无羡的嘴。

  不管如何,这都改变不了魏无羡是他道侣的事实啊。


Tbc.

------------------------------------------

鹅鹅鹅,冬至都过多久了……腊八都过了

笑死,我这文还没写完。

那就祝大家腊八快乐!

这篇还没完哈

先给大家做个预告→下一篇是金陵台,阿羡、舅舅、师姐、金凌、金孔雀都会出现!

(顶锅遁……)

各位看官给点赏呗~求小红心小蓝手鸭~~


乌鸦百川
腊八贺 煮一锅粥就不用做饭的清...

腊八贺

煮一锅粥就不用做饭的清闲一天,

没酒没肉后面两只稍许有些不满。

腊八贺

煮一锅粥就不用做饭的清闲一天,

没酒没肉后面两只稍许有些不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