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腕豪

1219浏览    12参与
溟河河

(在补充一些设定,这时阿狸只有十六七岁,还是个青少年。瑟提已经二十多了。)

       瑟提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快要天亮了,他向他的下属交代了几句,便起身回家了。

       当瑟提到家时,他已经从山上打到了不少猎物和柴火,在这时,他妈妈推开房门看见了瑟提和他手里的东西。“你怎么又这么早出去打猎了。”妈妈有些埋怨道:“家里存下的食物和柴火已经足够我们熬过这个寒冬,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以后就不要上山了,而且最近诺克萨斯帝国的进攻越来越频繁,你一定...

(在补充一些设定,这时阿狸只有十六七岁,还是个青少年。瑟提已经二十多了。)

       瑟提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快要天亮了,他向他的下属交代了几句,便起身回家了。

       当瑟提到家时,他已经从山上打到了不少猎物和柴火,在这时,他妈妈推开房门看见了瑟提和他手里的东西。“你怎么又这么早出去打猎了。”妈妈有些埋怨道:“家里存下的食物和柴火已经足够我们熬过这个寒冬,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以后就不要上山了,而且最近诺克萨斯帝国的进攻越来越频繁,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我知道了妈妈。”瑟提在母亲面前乖巧的点了点头。但事实是,就算瑟提遇见了他们,该担心的也该是诺克萨斯的人。

       瑟提白天在家帮妈妈处理了一下家务,并且补了个觉,天黑了下来。像往常一样,瑟提在妈妈睡下后,悄悄的出门了,来到了地下拳场,不一样的是,今天瑟提的心里生出了一丝丝的期待。他眼镜注视着台上的厮杀,思想却慢慢的开始了神游,他想起来了昨天来的那个小小的瓦斯塔亚人,想起了那动人心魄的眼镜、殷红的嘴唇,耶想起了那令人好奇的魔法力量。不过,今日那人并没有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那个名为阿狸的瓦斯塔亚人却再也没有来过这个地下拳场,而瑟提也慢慢的遗忘了他。

       瑟提缓缓的打了个哈气,无聊的看着台上的比赛。就在这时,突然一股不祥的预感涌现在瑟提的心头,反正这场上没有有趣的事情了,他交代了一下,便匆匆回了家。

       瑟提在快靠近村庄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令他呼吸一滞,冲天的火焰吞噬了那个曾经美好的村庄。瑟提快步冲了进去,数不清的尸体横纵交错的铺了满地,那里面有村庄的村民,也有一些军人,瑟提通过他们身上的着装认出了他们是诺克萨斯的军人。瑟提的脸阴郁了下来,他飞快的向自己的家冲了过去,而就在转角处,他就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蹲在地上,眼镜直勾勾的看着他面前的那堆尸体。瑟提直接冲向那人,单手抓住了他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摁在了墙上。


冰山沉眠

[LOL乙女向/瑟提]安慰 Ⅱ

      可能ooc吧


        “你怎么哭了?”瑟提下班后出来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着实被吓了一跳。


        我知道一直坐在搏击场门口这里哭很丢人,但眼泪就像堵不住的泉水般疯狂涌出,一个女孩哭起来真的是谁也拦不住。但在最伤心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就是来找他。...


  


      可能ooc吧



        “你怎么哭了?”瑟提下班后出来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着实被吓了一跳。


        我知道一直坐在搏击场门口这里哭很丢人,但眼泪就像堵不住的泉水般疯狂涌出,一个女孩哭起来真的是谁也拦不住。但在最伤心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就是来找他。


        瑟提大概也是第一次见女孩子哭成这个样子,一位大个子男人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手足无措,似乎做什么也不是。站在不远处的搏击场手下们都捂着嘴看我的笑话,还是看他们老大这副从未见过的模样?我也不知道。


        我边摇头抽泣着,不大想开口说话。


        瑟提愣了一会,并没有继续追问,反而伸手拥我入怀。他裸露的胸膛意外的温暖,哪怕是在这接近炎热的五月里。我将耳朵紧贴他与心脏相连的肉壁,恍惚一刻的二人心跳同频。顾不上在他身上蹭上可耻的泪水,只想好好感受眼前安慰我的男人。


        他太高了,就连我的脑袋都蹭不上他的肩头,只能依赖的蜷缩在他的怀里,舍不得离开一分一刻一点。不知维持这个动作过了多久,瑟提也许是听到我哭泣的声音终于淡了下去,在我后背轻拍的手才逐渐停了下来,将我稍稍拉开了距离,低声问道:“有觉得好受些么?”


        我点点头,眨巴着还遗留不少泪水的眼睛望向他。


        “答应我,别再难过了。”瑟提注视着我,顿了顿,“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或说,是因为哪些人而伤心,那都不值得,哪怕是我。”


        我在瑟提的金眸里见到了从所未有的认真,或许见他平日吊儿郎当的样子多了,总有些不切实。我迟疑了一会,还是点下了头。那瞬间,似乎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般,瑟提如释重负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洁白锋利的虎牙在他嘴里也显得不那么具有威慑力了。


        他牵起我的手,放到唇边轻轻落下了一个吻。是来自一头凶猛野兽最柔情的吻。




        “你知道吗,我可以是别人眼里汹涌无情的海啸,也可以做你唯一波澜不惊的心湖。”


        “今天是520,我爱你。我不会再让你有难过的时候了。”



        ————————

        本来520写的不是这个的...520真的有被傻逼男人气哭...这种没什么意思的节日还是和纸片人过最好...单纯写给安慰自己了...对不起我写的好像总感觉和乙女沾不上边(?




冰山沉眠

幼儿园的日子 Ⅰ

        慎 是幼儿园哭包幼崽瑟提 

        在推上吃了好多粮被一张瑟提哭包图戳中了……于是…… 


        “妈妈——!……呜呜呜。”开学第一天放学,小瑟提就连哭带跑的冲进家门,一个踉跄险些正脸着地。...




        慎 是幼儿园哭包幼崽瑟提 

        在推上吃了好多粮被一张瑟提哭包图戳中了……于是…… 



        “妈妈——!……呜呜呜。”开学第一天放学,小瑟提就连哭带跑的冲进家门,一个踉跄险些正脸着地。

        “噢,我的宝贝孩子,这是怎么一回事?”瑟提妈妈连忙从里屋走出来,担忧地蹲下身抱住眼前涕泗横流的男孩。

        男孩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脸和手上都布着深浅不一的挠痕。见到妈妈的他哭得更凶了。两只小手忙着拭去眼泪,整个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半天也没回答上母亲的问题。

        “妈…妈…我…妈…他们…嗝…欺……欺负…嗝……”瑟提断断续续地说着,或许是哭得太过用力,不禁打起了嗝来。

        一只纤细的手温柔地抚上了瑟提的脑袋,万般怜爱地顺着他玫红色的头发。“他们是因为什么而欺负你呢,瑟提?”这还只是开学的第一天呀。

        也许是感知到种族血缘最深处的温柔,情绪激动的人儿平静了不少。不过瑟提仍在小声抽泣着,头上两只兽耳随之一颤一颤的。瑟提妈妈这才发现他被绒毛遮去些的耳壁下泛着红,甚至还有些微小的刮痕。看到这些,一张姣好的脸蛋上布满了忧愁。

        瑟提吸了口气,“……妈妈……他们说我是怪物……因为我的耳朵!”想到班上同学凶狠的嘴脸,哭红的双眼透出一丝愤恨。老师明明禁止同学之间不可以动手的,但那些坏孩子一点都不听话。“妈妈……我没有还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打架。可我真的好疼!”瑟提嘟着嘴巴委屈地说着。

        回应他的是一个紧紧地拥抱。瑟提将整个头埋进妈妈的怀里,两只小手揪着妈妈的上衣,湿润的眼泪蹭了不少在这布料上。过了许久,妈妈才把他拉出怀中。瑟提抬头望着妈妈,她愁眉泪眼,但仍然对他微笑着。

        “妈妈……?”瑟提有些慌张。

        “你真是个好孩子,瑟提。”她伸手抚上了孩子的脸颊,“你不是怪物,不必为半兽人的身份而自卑。他们若再来欺负你,妈妈同意你还手。”

        “噢,不过你下手可得轻一点。”她急忙补充了一句。

        小瑟提乖巧地点点头,对着妈妈破涕为笑,露出了洁白而又锋利的虎牙。


        瞬间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


        “好的妈妈!”


        ————————

        小小画个饼 虽然大概很可能没续集了x


冰山沉眠

[LOL乙女向/瑟提]休息日

        难得的休息日,外头温煦的阳光已经洒进了卧室。瑟提抱着我一起赖着床,谁也不想比谁先起床。

        直到大门传来一阵阵急促的拍门声才打破了这份宁静。“老大!老大!场子里来一群诺克萨斯人,说要砸场子,得亲自见你!”

        唉,又来了。每个月总有几个休息日会被这种突发事情打扰到。似乎来找瑟提挑战的每一位战士都觉得自己有足...



        难得的休息日,外头温煦的阳光已经洒进了卧室。瑟提抱着我一起赖着床,谁也不想比谁先起床。

        直到大门传来一阵阵急促的拍门声才打破了这份宁静。“老大!老大!场子里来一群诺克萨斯人,说要砸场子,得亲自见你!”

        唉,又来了。每个月总有几个休息日会被这种突发事情打扰到。似乎来找瑟提挑战的每一位战士都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打败对方,殊不知只是自寻死路而已。用瑟提的话来说——谁都觉得自己是那个能打赢他的人。

        尽管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我还是很担心瑟提。不仅担心他的安全,也害怕会在他肉体上留下的狰狞伤疤。

        我想起身同他一起去,但瑟提按住了我的肩膀将我定在柔软的床上,“乖,我自己可以处理。只是这美好的一天可能只能让你一个人度过了。不过,我会尽早回来的。”

        “瑟提……”我轻抚着他结实的胸膛,脸上透露着我的担忧。

        我与他的金眸对视着,他的眼睛里尽是对我的一片柔情,与他在擂台上揍人的悍戾眼色截然不同。我偶尔也会笑着怀疑眼前的男人在这片陆地上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

        瑟提没有多说什么,低头给了我一个安心的吻便起床随手下赶往搏击场了。



        一个人随意地做了一顿午饭后,我便躺在沙发上研究起从艾欧尼亚跳蚤市场上淘来的旧食谱,等着瑟提回家。

        等到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抱着食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外面夜幕早已降临。

        我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到刚回家的瑟提身上又多出了不少新的伤痕,意识瞬间清醒了不少,“哎……又是一群难缠的家伙吗?下次可不可以不要打了呀?”我边嘟囔着边找出家里的医疗箱。

        瑟提脸上有些小委屈,讨好似的对我笑着说:“一帮无名小卒而已,明明是他们先往我拳头上撞的……正好有段时间没活动手脚了,就顺便教教他们该怎么做人。再说,我不是完好无损的站在你面前吗?”

        “嘶——”正帮他清理伤口的我手上加重了力道。

        “原来你管这叫完好无损!”

        “亲爱的别生气了,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瑟提还是笑嘻嘻地说着。

        这时我才看到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我解开上面的丝带将盒子打开,里面居然是我爱吃的黑莓慕斯。

        扭头看向那个光着膀子坐在沙发上托腮望着我的男人,不禁莞尔一笑。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凶悍大男人跑去烘焙店里精心挑选蛋糕的画面,想想可真是有趣。


        “咳咳……我去的时候太晚了,老板都准备关门了,我可是恳求了好一会呢。”瑟提摸了摸鼻子。

        你确定不是老板怕被挨揍才放你进去的吗?我暗戳戳地讥讽着。

        “看你给我带回好吃的份上……”我顿了顿,“那也得少打点架!”

        瑟提走过来从背后环住我的腰,把头埋在我肩膀上小小的撒娇,我承认,被他拥着的感觉真是太舒服了,就是男人下巴的胡渣有些扎人。


        “快把你的慕斯吃完,我很饿了。”


        “我吃完了那你吃什么?你好矛盾耶。”


        “当然是——吃你了。”



冰山沉眠

[LOL乙女向/瑟提]安慰

       “怎么了?是有人欺负你了吗?”瑟提揉着怀里的我的小脑袋温柔地说着。我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劲地往他结实的胸膛里钻着。

        耳边传来一阵阵有力的心跳声,我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瑟提……瑟提……”我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这个名字也许就是我的定心丸。

        “不要离开我……瑟提。”...


 


       “怎么了?是有人欺负你了吗?”瑟提揉着怀里的我的小脑袋温柔地说着。我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劲地往他结实的胸膛里钻着。

        耳边传来一阵阵有力的心跳声,我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他。“瑟提……瑟提……”我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这个名字也许就是我的定心丸。

        “不要离开我……瑟提。”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我不会离开你的。现在,以后,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瑟提拍了拍我的背,“是不是那帮野蛮的诺克萨斯人欺负你了?”

        仍缩在他怀里的我摇了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太多琐事惹人心烦了。我还是没有向瑟提倒完心里的苦水,尽管我知道他有些着急了。

        “瑟提,我只想你安慰安慰我就好了。再说,有你在,谁还敢欺负我呀。”我突然抬起头笑着看向他,眼眶还闪烁着几滴未干的泪水。

        男人的大掌轻轻地捧起了我的脸,随之低头吻去了上面的泪珠。他落下来的吻是那么的轻柔,每一次的触碰都犹如一阵暖风划过我的心脏,我想,也只有我才能独享他这只野兽内心深处最宝贵的温柔了。

        我是他独一无二的珍宝,是就算在搏击场上赢再多的金币也买不来的挚爱,瑟提是这么和我说的。一想到这,内心的灰霾就散去了不少,没有什么能比爱人的安慰更有效了。

        我跨坐在瑟提大腿上,在他这魁梧的身形比起来,我的小身板就如同在一只凶狠的大灰狼眼前即将被吞入腹中的小兔子。当然,瑟提在我面前是一只无害又粘人的狼。

        “瑟提瑟提,把头低下来,我想揉揉你的头发。”我笑眯眯地说着,试图掩盖我动着的小心思。

        瑟提看我心情变好,也笑了笑,“傻瓜,难不成我的发质比你的还好吗?”说罢,他将脑袋低了下来,玫红色的头发垂在我眼前,两只绒绒的兽耳微微颤动着,耳壁上分布着许多细小的血管,是男人脆弱又最敏感的地带。

        “瑟提,我好喜欢你的耳朵呀。”话音刚落,我立马伸出舌头舔了舔这个男人身上最特别的一处。

        “唔——”两只兽耳受了刺激敏感地动着,但瑟提很快就把头抬了起来,假装生气地瞪着我,“原来你打的是这坏主意。”

        看着他这可爱的样子我不禁笑出了声,边环着他的脖子对他撒着娇:“我还没玩够呢!再让我摸一下嘛!”


 

        “难道一辈子的时间你还玩不够吗?”



        ————

        好吧男朋友没怎么能安慰到我或许是根本不想鸟我于是就写写我的小狼狗瑟提安慰安慰我吧v(´-ι_-`)v

研九

瑟提!腕豪!这个长在我xp点上的男人!太适合被这样那样了吧!

虽然你打辅助的时候真的很菜鸡,但你修孤儿院一挑一的样子真的很靓仔!!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瑟提!腕豪!这个长在我xp点上的男人!太适合被这样那样了吧!

虽然你打辅助的时候真的很菜鸡,但你修孤儿院一挑一的样子真的很靓仔!!



丸丸

我又临摹了一张腕豪,电脑终于好了,手绘上色太丑了,以后用ps画了

我又临摹了一张腕豪,电脑终于好了,手绘上色太丑了,以后用ps画了

sᴛᴀʏ

写实无能……不过瑟提真的是可爱的小狼狗T T

(鼻子有参考)

写实无能……不过瑟提真的是可爱的小狼狗T T

(鼻子有参考)

柏棉

我画完啦

英雄联盟—腕豪—瑟提

地下王者!!!

我画完啦

英雄联盟—腕豪—瑟提

地下王者!!!

Eva卡莉

p1是腕豪 瑟提(不会画
P2是姐妹委托画的头像(不擅长画这种画风)
P3是我的Eva和nidus哈哈

p1是腕豪 瑟提(不会画
P2是姐妹委托画的头像(不擅长画这种画风)
P3是我的Eva和nidus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