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习

67952浏览    1378参与
烧灯续昼

【自习/阅读体】复兴玫瑰(51)

     【倒也不是别的,周自珩就是想不明白,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人明明是自己的粉丝,口口声声说着喜欢自己,表忠心的时候一套一套的。照理说,身为粉丝好不容易跟偶像一起吃饭,不应该抓紧一切机会跟偶像说话吗?


  可夏习清整整一晚上,居然都没有正儿八经看他周自珩一眼。


  没来由的烦闷。


  这个风流成性的渣男,一定,百分之一百看上商思睿了。果然,粉丝的感情是最不牢靠的,说喜欢你的时候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你,一旦爬了墙,不回头过来踩你一脚都算是仁慈了。】


  夏习清似笑非笑:“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自珩……”


  周自珩本...

     【倒也不是别的,周自珩就是想不明白,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人明明是自己的粉丝,口口声声说着喜欢自己,表忠心的时候一套一套的。照理说,身为粉丝好不容易跟偶像一起吃饭,不应该抓紧一切机会跟偶像说话吗?


  可夏习清整整一晚上,居然都没有正儿八经看他周自珩一眼。


  没来由的烦闷。


  这个风流成性的渣男,一定,百分之一百看上商思睿了。果然,粉丝的感情是最不牢靠的,说喜欢你的时候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你,一旦爬了墙,不回头过来踩你一脚都算是仁慈了。】


  夏习清似笑非笑:“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自珩……”


  周自珩本来装作听不见自己黑历史的样子,正用手指堵住耳朵,夏习清一说话就立刻松了手,正襟危坐道:“你问。”


  “周自珩同学,你的白熊影帝是凭借你丰富的内心戏才拿到的吧!你心里怎么就这么多戏呢?”夏习清用力拍了一下周自珩的肩膀,笑的前俯后仰。


  周自珩抓了抓头发:“我的演技怎么样你不是最清楚的嘛……我也冤枉啊!”


  [心口不一周自珩]


  [周自珩每次掉马都让我笑的生不如死]


  [yysy,珩珩的演技是很好,但在掉马这一事上他从来不调动自己的演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太真实了]


  【醉得毫无知觉的夏习清歪在副驾驶上,像一只昏睡过去的猫。周自珩努力地把他掰正,身子倾过去替他把安全带拉出来,这个姿势使不上劲儿,试了半天都没能成功。


  麻烦死了。


  狡猾、无耻、说谎成性、风流下作的夏习清成了周自珩心里一个小人偶,吧唧一下又被他在脑门上狠狠地贴上了一个[麻烦]的新标签。


  录完节自真是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周自珩在心里这么念叨着,也不知道念叨给谁听。】


  夏修泽一边读一边笑:“自珩哥哥你肯定很熟悉墨菲定律吧,越怕什么越会来什么,这在你身上真是展示地淋漓尽致。”


  周自珩一脸官方的微笑:“感谢CCTV,感谢墨菲定律,真香定律诚不欺我——谢谢它们将习清带到了我的世界里。”


  “狡猾,无耻,说谎成性,风流下作。”夏习清若有所思地把这四个词重复了一遍,虽然说自己曾经确实是这四个名词的代言人,但是听起来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那是因为我还没了解你的内心。”周自珩眼睛也不眨地说,“刚刚认识你的时候,我怎么能明白你真诚美好善良的内心呢,你说是吧?”


  夏习清面无表情地听着周自珩的彩虹屁,心里其实非常想笑:“是吧。”


  [笑死我了,周自珩的求生欲怎么这么强]


  [彩虹屁一绝啊]


  [语文课代表快来和珩珩掰头!]


  【忽然,那个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发出了一声像小动物一样的吗咽声,然后从正面抱住了他。


  脑袋埋进了周自珩的颈间。


  周自珩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侧颈被一双柔软的嘴唇轻轻地磨蹭着,他浑身像是过电一样,噼里啪啦的,从脖子炸到了指尖,酥酥麻麻的。这股没来由的电流最后炸到了胸腔里。


  麻了心脏。


  二十年来头一次感受到这种玄妙滋味的周自珩同学,又一次忘记了,这个喝醉后迷迷糊糊抱住自己不肯撒手的人。


  一直以来都是个骗子啊。】


  阮晓摸了摸下巴:“我不用看弹幕我都知道自习女孩们会发什么了——”


  赵柯非常捧场地问:“会发什么?”


  阮晓说出来的话和弹幕神同步:“要么是‘啊啊啊啊啊习清哥哥我可以’,要么是‘放开这个习清哥哥让我来’,要不然就是‘哔哔哔哔哔’。”


  “这个哔哔哔哔哔是什么?”商思睿很敏锐地问。


  “你说呢。”阮晓眼睛弯弯的,给了商思睿一个眼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借用自珩的名句来说就是,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所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真实了]


  [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震声!]


  [晓晓太太真的强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针见血]


  [骗不骗已经无所谓了,这是重点吗?!]


  [重点应该是,习清哥哥k了珩珩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虽然只是脖子但还是k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为你们感到骄傲你们的进展让妈妈非常惊喜(握拳)]


  “重点难道不是习清骗了我吗?”周自珩一脸委屈。


  赵柯:“如果习清没有骗你,他今天还能坐在你旁边吗?看开点啊珩珩,事物都有两面性,你哲学不是学挺好的么?”


  【工作人员看了周自珩好几眼,周自珩想起来是自己没戴口罩。


  啊…·…被认出来了吧。


  是粉丝吗?一直在看自己。


  “那个……”工作人员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先生……”


  周自珩冲他露出职业性的微笑,“不好意思,合影签名什么的可以先上去了再……”


  “不是……先生,是这样的,”工作人员扶了一下快要滑下去的夏习清,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一脸抱歉地开口解释,“我们这边的电梯都是要房卡刷过才能使用的,能不能麻烦您请拿出房卡刷一下电梯。”


  周自珩此刻恨不得这个电梯直接爆炸。】


  夏修泽话音刚落,现场顿时笑声四起。


  [有一说一,真爆炸了就殉情了(bushi)]


  [笑死我了周自珩怎么那么好笑。干脆转型去当谐星吧,谐星不香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我头没了]


  [谢谢,有被笑到。]


  [呵,还挺有趣(?)]


  饶是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夏知许也没忍住笑了起来:“自珩你也……太好笑了吧哈哈哈哈哈。”


  商思睿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虽然我很理解自珩,毕竟当惯明星了总是有这种通病嘛,但是真的很好笑啊!”


  周自珩四十五度角抬头望天:“你们说的是谁,为什么我突然听不懂呢。”


  夏习清微笑着捏了捏周自珩的手:“逃避是没有用的,你要敢于面对现实。”


  “给我留点面子不好吗?”周自珩痛心疾首道,“让别人知道你男朋友没面子是什么很光荣的事情吗?给我面子就是给你面子啊军座!”


  夏习清沉默了一会儿:“噢。”


  [xqgg的反应好冷漠哈哈哈哈]


  [zzh实惨]


  [给我面子就是给你面子hhhh果然是夫夫一体(?)]


  [习清哥哥的这个噢好有灵性哈哈哈哈哈]


  【算了,送佛送到西吧。


  周自珩走到洗手间,打湿了毛巾给夏习清胡乱擦了把脸,这个人的皮肤太好了,比他以前搭过戏的好多女明星都好很多,让周自所不由自主地就放轻了动作。


  手指隔着毛巾,从鼻梁轻轻擦到了鼻尖,顿了一下。那颗小小的鼻尖痣像一粒小芝麻,点在鼻尖,看起来好乖。


  乖?算了吧,夏习清跟这个词根本就不沾边。


  坐在床边的周自珩站起来,将毛巾放回到浴室里,走回来给夏习清把被子盖好,准备离开酒店房间。


  刚抬脚要走,手腕被拖住。


  一回头,发现迷迷糊糊的夏习清抓住了自己的手,嘴里还念念有词,但听不清在说什么。


  好像是让他别走。】


  “这时候你要走就太过分了啊。”夏习清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好不容易把你骗到我身边,还指望我放你走?门都没有。”


  [周自珩!是男人就不要走!]


  [我盲狙zhgg没有走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能抵得住xqgg的魅力呢,反正我不行(点烟)]


  [放开那个习清哥哥让我来!!!(鸡叫)]


  [呜呜呜呜呜我也想看这么乖的习清orz 我是盖在习清哥哥身上的被子我在看习清和珩珩在线甜蜜]


  【有点心软。


  不行,不能心软!


  反正就一晚,看起来也不像是高烧,一大男人应该不至于烧死的,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给自己找好了借口,周自珩狠心地辦开了夏习清的手,毫不拖泥带水地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夏习清差点儿没给气死。


  自己都这样暗示了,就差接着酒劲儿摁住强吻了,这个木头脑袋怎么开不了窍呢,难不成真是钢铁直男。】


  “快,记录下名场面,夏习清吃瘪!我回去和陈放分享分享。”夏知许一拍大腿,有些雀跃地说。


  “……”夏习清沉默了三秒,“我觉得陈放现在正在看直播你信吗。所以不用转播了,谢谢。”


  周自珩轻咳一声:“我觉得吧,之后的事情你也不要太误会……因为我当时对你确实是没什么兴趣,留下来只是因为我的房卡忘带了……”


  [忘带房卡是什么绝世小可爱hhh]


  [这个房卡忘带的好,本按头小分队队长对此助攻行为表示肯定]


  [不管怎么说都是命运的安排——自习早就该在一起!]


  [自习真的是真的.jpg]


  tbc


已经到入V章节啦,为了防止bp,之后会大面积跳文,摘录的大概会是名场面

大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呀,出门记得戴口罩!

顺便吐槽一下手机版还是很难操作……我怀念我的电脑了呜呜呜呜呜呜。

江清舟.

午后情愫

#巫山翻云此时正好#

五月新夏初盛太阳高悬苍穹酿晕散射稚嫩柔和,日昼匀称打下烘烤玻璃熨烘暖热度。仰首下颚高抬垂颅朦目背抵飘窗沐浴光线身后甜腻温度缓慢发酵,宽大衬衣罩身首扣松散透锋利锁骨下摆封线划肤移座翻身摩擦生热,制肘展臂搭左腿曲随意角度内倾巧力支撑虚拳靠膝骨余两寸隙,右肢蜷曲小腿回缩折踝足底面墙露半侧雪白大腿内致。阖眸浮动薄红覆眼皮视线混沌存残温陷落轻浅黑暗,耳畔窗外朗风拂入缱绻含情贴颈藏千言万语却黠于吐露难听得分毫。

左前侧薄款笔记本屏幕散幽光咔哒键盘敲击声跌耳扣心干脆利落勾好奇,横挑眉掀睑仰背偏颅错位觑人背影挺拔端坐电脑前纤密眼睫分毫毕现薄唇抿直线眸光沉深紧缩Word文档,左手侧抬四...

#巫山翻云此时正好#

五月新夏初盛太阳高悬苍穹酿晕散射稚嫩柔和,日昼匀称打下烘烤玻璃熨烘暖热度。仰首下颚高抬垂颅朦目背抵飘窗沐浴光线身后甜腻温度缓慢发酵,宽大衬衣罩身首扣松散透锋利锁骨下摆封线划肤移座翻身摩擦生热,制肘展臂搭左腿曲随意角度内倾巧力支撑虚拳靠膝骨余两寸隙,右肢蜷曲小腿回缩折踝足底面墙露半侧雪白大腿内致。阖眸浮动薄红覆眼皮视线混沌存残温陷落轻浅黑暗,耳畔窗外朗风拂入缱绻含情贴颈藏千言万语却黠于吐露难听得分毫。

左前侧薄款笔记本屏幕散幽光咔哒键盘敲击声跌耳扣心干脆利落勾好奇,横挑眉掀睑仰背偏颅错位觑人背影挺拔端坐电脑前纤密眼睫分毫毕现薄唇抿直线眸光沉深紧缩Word文档,左手侧抬四指虚拢食指按腹小幅滑动页面另手屈中指叩Del拇指关节压Enter修改数据配合不疾不徐,凌厉线条刻画浓颜深邃颤心底涟漪戏谑挑眼尾勾唇闲思跃心头。

啧。真是新时代五好青年。

不过物理系学生认真写期末论文的样子太犯规了。性感得让人想就地办了。

压睫喉头微动敛眸不掩炽热熊熊心火愈烈渐化实质,旖念落田生根萌芽破土见日拔节生藤蔓枝缠心结情欲禁果占据心口诱人欲动,眯眸启唇平腔鼓腹换息饮鸩止渴探舌尖砥砺舐唇瓣缓解燥热,卷腔滚喉吞唾液鼻腔闷泄喟叹颈侧血管动脉跳动愈甚,折腕撑指掌心印大片冰凉刺皮挺腰抬臀盆骨悬空牵引尾椎末节阵阵酥痒头皮发麻,延腿掣紧肌肉绷足面戳椅背移重心腕部扭转角度更趋人方顺理成章趾蹭布面抵人腿侧,曲脊手握脚踝倾身近人袭息携压迫抬首目及人眼底,沉嗓酝声扬唇咬字暧昧轻佻飘忽声线抛暗示循循善诱。

“大学生,写了这么久的论文,我们来做些让人愉快的事放松一下?”

伊玖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板写萌新一路靠浪www

p1成品p2字

自习is rio!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板写萌新一路靠浪www

p1成品p2字

自习is rio!

glory.乔殊

你是我的文艺复兴。

试图复健。新看到的素材,比较喜欢。希望实体书快来呀!!

你是我的文艺复兴。

试图复健。新看到的素材,比较喜欢。希望实体书快来呀!!

林虞皖♔

夜晚的月色总是很美

给大家分享一个可以看书写作业的地方,环境特别棒

夜晚的月色总是很美

给大家分享一个可以看书写作业的地方,环境特别棒

汝焉

宗教风自习

额间纷繁的花纹是暗红的玫瑰。

是异教徒的巫。

周围兵荒马乱,神子受洗的典礼被异教徒闯入,阶前侍卫的士兵长矛锵锵地碰在一起,主教鲜红的袍绊住了年迈的腿脚。

神子揭下蒙眼的布凝视异端,等待受洗的额头光洁一片。

还未等有动作,异教徒便欺身而上,神子下意识抬手反击却被柔软攫取魂魄。

异教的巫的唇印在他的额上。

像被奶猫的尾巴扫了一下,又痒又爱喜欢得不像话。

“你是神子对吗?”

巫说话了,在笑,鼻尖的痣很漂亮。

神子像一棍子让人给打傻了,只顾怔愣愣瞧他。

那些教义啊,道义啊,神谕啊,此刻半个字也想不出来。那颗曾经宣誓只会为神而跳动的心脏此时砰砰作响。

“我来渎神了。”

圣洁的土地...

额间纷繁的花纹是暗红的玫瑰。

是异教徒的巫。

周围兵荒马乱,神子受洗的典礼被异教徒闯入,阶前侍卫的士兵长矛锵锵地碰在一起,主教鲜红的袍绊住了年迈的腿脚。

神子揭下蒙眼的布凝视异端,等待受洗的额头光洁一片。

还未等有动作,异教徒便欺身而上,神子下意识抬手反击却被柔软攫取魂魄。

异教的巫的唇印在他的额上。

像被奶猫的尾巴扫了一下,又痒又爱喜欢得不像话。

“你是神子对吗?”

巫说话了,在笑,鼻尖的痣很漂亮。

神子像一棍子让人给打傻了,只顾怔愣愣瞧他。

那些教义啊,道义啊,神谕啊,此刻半个字也想不出来。那颗曾经宣誓只会为神而跳动的心脏此时砰砰作响。

“我来渎神了。”

圣洁的土地上被闯入者贸然撒下一把玫瑰种子,自此不可自抑,葱葱郁郁,艳丽又叫人沉迷。

他背离了神的旨意。

他再也不能平等对待众生。

世界如斯盛大,

他却从此只偏爱一人。

筱奈卿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书摘


有且仅有夏习清,全国的自习女孩替我作证!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书摘


有且仅有夏习清,全国的自习女孩替我作证!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墨昀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第一次手写就献给人设了,同时也是我很喜欢的句子。

用一种怪怪的字体去写,果然还是写的很丑啊!不知道哪天可以写出很漂亮的字!

第一次尝试做桌布,去背去的真辛苦,有点后悔用格子纸写(不过不用格子纸,大概会东倒西歪吧(汗))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笔芯)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第一次手写就献给人设了,同时也是我很喜欢的句子。

用一种怪怪的字体去写,果然还是写的很丑啊!不知道哪天可以写出很漂亮的字!

第一次尝试做桌布,去背去的真辛苦,有点后悔用格子纸写(不过不用格子纸,大概会东倒西歪吧(汗))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笔芯)

树陨花开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

我可了!!!!!!

自习!!!!!!!

我吹爆!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

我可了!!!!!!

自习!!!!!!!

我吹爆!

是酷炫的涵锅没跑了

新年了要不给大家一个点文?

要的cp,梗什么的放评论叭

我最多抽俩这样

高中狗不配快乐寒假

占tag致歉

新年了要不给大家一个点文?

要的cp,梗什么的放评论叭

我最多抽俩这样

高中狗不配快乐寒假

占tag致歉

宋宋宋宋宋
在星星碎屑的指引下,张牙舞爪的...

在星星碎屑的指引下,张牙舞爪的小玫瑰收敛起利刺,用黑暗换取月光。

纵身一跃,陷入柔软宇宙。永久落网。

在星星碎屑的指引下,张牙舞爪的小玫瑰收敛起利刺,用黑暗换取月光。

纵身一跃,陷入柔软宇宙。永久落网。

秋岁寒

【自习】Liar

*拖了一万年的自习cp期末考完终于有空写了 

*戒指其实脑子里有设计图但是由于不会画画所以只能靠脑补了 听起来感觉有点土其实很漂亮

*ooc警告⚠️私设有警告⚠️


当周自珩收到夏习清跨越了七个小时的信息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自己的微博小号上了一句话: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小骗子只会说谎话。」


把时间倒流回两天前的夜晚,周自珩靠着床头,一只手垫在头后,一只手搂着夏习清,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他光滑的后颈皮肤。


“习清哥哥。”周自珩低头,凑...

*拖了一万年的自习cp期末考完终于有空写了 

*戒指其实脑子里有设计图但是由于不会画画所以只能靠脑补了 听起来感觉有点土其实很漂亮

*ooc警告⚠️私设有警告⚠️





当周自珩收到夏习清跨越了七个小时的信息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自己的微博小号上了一句话: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小骗子只会说谎话。」

 

 

 

 

 

把时间倒流回两天前的夜晚,周自珩靠着床头,一只手垫在头后,一只手搂着夏习清,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他光滑的后颈皮肤。

 

“习清哥哥。”周自珩低头,凑近了夏习清的耳边,“过两天春节了,想要怎么过?”

 

“嗯?”夏习清脸上泛着未褪去的潮红,窝在周自珩怀里,眼睛要闭不闭,却又迷迷糊糊地挤出一个笑,说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于是第二天中午,周自珩回家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在楼梯口处的行李箱。箱子的一角用油漆笔画着一朵小玫瑰,是夏习清的。

 

“出门旅游吗?”夏习清走下楼梯,周自珩接过他的背包,问道。

 

“是啊,不过……”夏习清抬头朝周自珩笑了笑,“不好意思,你在家。”

 

“什么?为什么!”低音炮的声音瞬间高了八个度,隐约有种要喊劈叉的趋势。“我为什么要在家,我不管,我要和你一起去。”

 

“宝贝,首先,你今年春节有工作,走不开。”夏习清竖起一根手指,修长的手指在周自珩眼前晃了晃,“第二,我只是飞一趟翡冷翠,房东奶奶发邮件来告诉我,说房间的天花板似乎有些漏水 问题,让我去确认一下房间里的画有没有受影响。”

 

“最后,我一定在春节前赶回来,我们可以一起包饺子。”夏习清三根白皙的手指让周自珩有些心猿意马。干脆伸出手,拽住了始作俑者,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无奈道:“好吧,习清哥哥早去早回。”

 

夏习清被今天过分好说话的周自珩发射的几发糖衣炮弹轰炸地有些不知所措,默默地将自己心里的小悸动压下。表面上风轻云淡,清纯无害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走吧,送我去机场。”

 

 

 

 

 

夏习清取了登机牌夹在护照里,把包放在行李箱上,抬手扯下了绑着头发的皮筋,半扎的头发散了下来,几乎披到肩上。

 

“给你咯。”夏习清撑开皮筋,握住周自珩的手,套在他的手腕上,看着周自珩有些惊诧的表情,说:“套住你了。”

 

“是宣誓主权吗?”周自珩的声音被口罩滤了一遍,有些闷。眉眼弯出好看的弧度,心情显然是愉悦的。

 

“是啊。”夏习清扶着行李箱的拉杆,在登机口朝周自珩挥了挥手,“等我回来检查。”

 

 

 

 

 

周自珩满怀期待的等了两天,没等到夏习清的人,等到了夏习清的信息。

 

〈Tsing_Summer〉:「宝贝,可能没那么快回去了,情况比想象中棘手。」

 

〈Renaissance〉:「是来不及回来吗?」

 

〈Tsing_Summer〉:「我尽力,现在有事,先忙咯。」

 

周自珩关了手机,捏了捏眉心,闭着眼睛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心里堵得慌,恨恨地打开手机,切了微博小号。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小骗子只会说谎话。」

 

微博显示发送成功的第二秒,提示音未落,电话铃响起。

 

“宝贝,开门。”

 

电话那头的人本该与自己相距七个时区,现在却站在家门口。

 

“小骗子回来了。”

 

“不是……”周自珩的喉咙有些干涩,咽了咽口水,“咳……不是回不来吗?”

 

“都说我是小骗子了,还不回来,我的自珩宝贝生气了怎么办?”夏习清搂过周自珩,似要吻他。却又在临界时擦过嘴角,滑向周自珩耳边,不重不轻地咬了一口。

 

“小骗子只会说谎话吗?”

 

周自珩偏了偏头,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在克制自己的冲动,将自己从温柔乡里硬拖出来,咬着牙齿,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是。”

 

“那……夏习清永远不会爱周自珩了。”

 

 

 

 

 

“所以去了这么久,画有事吗?”周自珩吻了吻夏习清的发丝,夏习清撑起身体,伸手够来了被自己胡乱扔在地上的外套,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小盒子。

 

“画没事,我有事。”夏习清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戒指。是一朵玫瑰花的样式,花朵处点缀了红色的碎钻,而枝叶扁平,弯曲成戒身,内圈依稀可辨有一行字。

 

夏习清拿起戒指,捧起周自珩的左手,缓慢套进无名指,直至指根。眼神专注,动作轻柔。

 

仿佛虔诚的信徒向神明献上自己的一切。

 

夏习清调整了一下戒指的位置,摊开周自珩的手。低下头,吻了吻周自珩的戒指,唇瓣却似有若无地擦过周自珩的纹身。

 

“小玫瑰,You are my Renaissance."

 

随后带着戒指的手与握着它的手紧紧相扣,而周自珩和夏习清紧紧相拥。

YY.
生贺果然成年贺(还画不完)了...

生贺果然成年贺(还画不完)了

已经要成黑历史了腿腿先TT

生贺果然成年贺(还画不完)了

已经要成黑历史了腿腿先TT

吃粥不请客

【自习】小王子的小玫瑰

#看了书里的比喻之后的突发奇想

#魔幻童话剧情流_(:з」∠)_

#内含多cp,tag就不打啦


『You are my own ROSE.』


小王子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里好几天了,国王与王后一筹莫展,任凭他们怎么问,小王子都不肯开口。只是每天楞楞地望着窗外的玫瑰园,目光涣散,隔着一层迷雾似的。好像在看什么,又好像只是盯着某个点发呆。


王后担心小王子的身体,特意在全国贴出告示:举国上下,谁能医好小王子,就让谁担任首相。


这下全国各地的聪明人都想尽办法要治好小王子。每天来皇宫的人络绎不绝。


有人说:小王子准是病了...



#看了书里的比喻之后的突发奇想

#魔幻童话剧情流_(:з」∠)_

#内含多cp,tag就不打啦



『You are my own ROSE.』



小王子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里好几天了,国王与王后一筹莫展,任凭他们怎么问,小王子都不肯开口。只是每天楞楞地望着窗外的玫瑰园,目光涣散,隔着一层迷雾似的。好像在看什么,又好像只是盯着某个点发呆。


王后担心小王子的身体,特意在全国贴出告示:举国上下,谁能医好小王子,就让谁担任首相。


这下全国各地的聪明人都想尽办法要治好小王子。每天来皇宫的人络绎不绝。


有人说:小王子准是病了。但什么病?他也说不清楚。


有人说:小王子怕是天天呆在这皇宫中,害了自闭症。这一说不要紧,把国王王后吓得半死,连忙特批小王子每天下午两个小时的自由外出时间。


总之,出谋划策的人特别多,牛头不对马嘴的鬼点子也特别多,可没有一个奏效的。某天,国王终于忍不住,在宫殿里大发雷霆,当天来觐见的都被灰头土脸的赶了出去。


所有人都在为小王子操心,可小王子充耳不闻。

一天,来为小王子送饭的老管家颤颤巍巍的退出小王子的房门后,找到国王王后,战战兢兢地打着磕巴说:小王子怕不是被下蛊了。


嚯,这个结论一经出口,再加上他们平日里对小王子的观察,便越发确信——小王子被下蛊了。


这可怎么办呢?忧愁与焦虑笼罩了皇宫,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每晚4点01分,小王子都会披着月光溜出房门,径直去到那片玫瑰地。


他在一片娇艳欲滴又楚楚动人的红玫瑰里踮着脚尖穿梭,不知道走了多久,踩伤了多少无辜的玫瑰的叶片,他终于停下了——


他停在了第1414朵玫瑰前。整片玫瑰园里最迷人的一朵。

那是他的小玫瑰。小王子心想。






“殿下,你来啦。”若是国王与王后悄悄跟着小王子,他们定会大吃一惊——玫瑰开口说话了。

小王子看上去有些郁闷,“我说过了,叫我自珩就可以了,习清。”


小玫瑰轻笑一声,“好呀,自珩。”那是一副清透却又带着磁性的嗓音,总是含笑的尾音不自觉的上挑,好似总有意无意的在人心里挠痒。冰冷月色下,周自珩的心里似被勾起了一团火。强烈的占有欲在他心里叫嚣——

想要拥抱这朵玫瑰,属于他的第1414朵玫瑰。想把他折断,插在那华美的金花瓶中。

“好啦自珩,是时候该回去了哦,马上要天亮啦。”两人待了一会,须臾,小玫瑰的声音响起,混在夜风中,有种摄人心魄的蛊惑力。


周自珩看了看尚沉的夜色,心说这不是瞎扯么,哪有那么快天亮。可他无法违抗小玫瑰,只得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回到了房间。可他没有看见,他走后,躲在暗处的女佣柯柯的目光。

柯柯没想到,她只是半夜出来解个手,就在无意中窥破了小王子的秘密。柯柯一路走回房间,脑子里还有点恍惚。刚刚殿下是……在和一朵玫瑰说话?怎么想怎么怪啊。难不成真是像同事们说的那样,殿下被下蛊了?想着想着,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一晚,柯柯彻夜难眠。她心里的小人斗争了几个来回——到底要不要告诉国王王后?





第二天早上,柯柯照例早起浇花。她游走在那片玫瑰地里,想到自己昨晚的猜测,不免每一步落脚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伤了某朵会说话的玫瑰,夜晚被恶鬼缠上身。


某朵刚刚醒来的会说话的玫瑰:……


柯柯心中思索着,全然没注意到身后正朝自己走来的佣管小阮。小阮刚刚洗过手,手还有点凉,带着湿漉漉的水汽。他拍拍柯柯的肩膀,柯柯吓得当场跳起来。转过身看见是小阮才松了口气。不止是柯柯,小阮也被吓了一跳。他心下有疑虑,看见柯柯浓重的黑眼圈后便更加确信,柯柯有事瞒着他。但看柯柯这个样子,也不好发问,便只得作罢,打算找机会旁敲侧击一下。


柯柯平日也算是跟小王子比较熟悉的佣人,自然不好意思告发小王子的秘密。但若真是像那个传闻一样,小王子被下蛊了……那自己可就罪过大了。

一路挣扎下来挣扎到晚上,柯柯终于忍不住了,敲开了小王子的房门。她知道小王子是个聪明人,所以也料定自己今晚必然会无功而返。只是她没想到,小王子竟然如此坦诚。


对于柯柯的到来,小王子好像并不意外。甚至于柯柯还没发问,小王子便开了口:“我有一朵小玫瑰,你相信我么?”柯柯不过愣了几秒,便通过她与小王子多年来的默契,明白了小王子的意思。

她放松下来,说:“我信的。”小王子转过身,对她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竖起食指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对于这个从小便听话的王子,柯柯向来放心,于是便也没有多想,准备回房睡觉。

而走廊转角处目睹了柯柯进门又出门的小阮心里警铃大作。他自觉柯柯一定也是被蛊惑了,不然为何整天都如此魂不守舍。

他走向了国王王后的寝宫。





第二天一早,柯柯被国王传唤的时候,心下还有点忐忑。这几天我没犯事儿吧?给小王子的饭都是严格按照营养师的标准做的。每天早上浇花更是小心连一片枯叶都不肯踩到……啊!难不成是前天和小阮偷偷约会被发现了?嘶,这可咋整……

柯柯想着,便已经走到了国王王后面前。只是她没想到,国王问出口的事,比她心里想的还要令人窒息。


“自珩到底怎么了?”听到国王带着威仪声音的那一瞬间,柯柯打了个趔趄。

“您……您说什么?”柯柯出声的前一秒,还侧过头瞪了小阮一下。小阮低头,企图回避她犹如刀子般的目光。


实在抗不过国王王后的威逼利诱,以及小阮的循循善诱,柯柯便把那晚她看到的都说了出来。


这下,国王他们便认定,问题一定出在那朵玫瑰身上。于是这天半夜4点01分,一伙人来到了小王子的玫瑰园前。

和往常一样,周自珩戴着星光来到夏习清跟前。夏习清今晚似乎异常开心,与周自珩絮絮叨叨讲了许多。周自珩听的入迷,全然没注意到花园暗处那双双如炬的目光。

王后又惊又惧,瞪大了双眼,死死捂住了嘴巴才勉强控制住不发出声音。


等到周自珩回房,一行人才忧心忡忡的离开。





次日一早,王后便忍不住了,急忙传唤了国内有名的巫师——琛。琛似乎对这个无厘头的传唤毫不意外,脸上甚至似乎带上了点“你们居然这么晚才来找我”的无奈。

“我知道陛下是为什么找我,客套话就不必说了。”

“那……”

“唔,知许。”琛唤了一声,旁边的助理便走上前去,将一本卷轴递给了国王。

“想要解除小王子的‘蛊’很简单,您只需要在夜里4:01分,将那朵玫瑰折下——保留茎叶,实施火刑便可。这是具体操作方法。”说罢,他微微一笑。

国王王后不住点头,又欲亲自送走巫师,奈何琛性子温吞,不喜欢大张旗鼓,便只得作罢。

琛和知许一前一后地走着,不知怎的经过了小王子的玫瑰园。琛远远抬头,目光恰好对上了夏习清。他微微颔首,眸子里似有笑意荡开。他没多做停留,和知许一起离开了皇宫。





次日夜晚。3点58分。夏习清看着房里坐起身的周自珩,心中暗暗思索。待会这么……血腥的场面,周自珩本不应该看见。可他不知为何,昨夜劝阻的话到了嘴边竟堪堪出不了口。夏习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是想看他难过……还是想看他为自己难过?明明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这种时候自己应该开心才是,为什么……唉。


他将视线从周自珩身上移开,偏向另一边,国王王后一行人也正朝这边走来。


「我只是因为我的渴望活着,为着这炽热的悬崖,倘若可以,在我的渴望燃烧殆尽的那一刻,我要做你心中那片玫瑰花海中的第1414朵,不多不少,就做那一朵。」*


柯柯念着卷轴上的字,目光转向玫瑰园。





周自珩走出房门,他不知道,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什么样的折磨。他为即将见到爱人而雀跃。





琛实在是料事如神,连禁锢咒都教给了国王。小阮和柯柯钳住浑身僵硬的周自珩,国王念动了咒语。

周自珩不能动弹,他看着自己的玫瑰,一股凉意从脚底涌上头颅。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本能告诉他,他的小玫瑰有危险。


4:00。国王拿起了剪刀。

“不……不要!”周自珩失声叫了出来。可没有人听他的。柯柯低着头,不敢看他。小阮面对着夏习清,正气凛然。而国王和王后小心翼翼,正准备将那朵玫瑰连茎带叶剪断——


“他……他会疼……”周自珩的声音从歇斯底里变成小声喃喃。他的目光里只有那一点红色。他好像看不见一旁冲天的火光。


夏习清叹了口气。好吧,他好像是有点后悔了。


剪刀落下了。周自珩浑身的血好像凝固了一般。晚风吹过来了,带着一点火的温度,很暖和,但周自珩却狠狠打了个寒战。他的双眸渐渐模糊,看不清东西,眼前那一点红好像蔓延——蔓延到了澄黄色的火光里。


国王把咒术解开了,周自珩再也忍不住,“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他想说话,他想大喊,他想质问,他想剖白——可他发不出声音。喉咙早被酸涩的哽咽堵住。他闭上了眼睛,泪水却止不住地滑落。他没空疑惑,没空愤怒,只有漫天的悲伤,像层层叠叠的温柔罗网,包裹了他。





不知什么时候柯柯拉着大家先走了,似乎想留给他一个人冷静的时间,周自珩自嘲的笑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感激她。

他就一直跪在那团火——夏习清的坟墓前,一动不动。他不敢睁眼,去看火中的红色灰烬。


不知过了多久,周自珩已经麻木了。他好像感受不到肆意的火舌,感受不到凛冽的寒风,甚至感受不到不住流淌的泪水。但下一刻,周自珩的意识猛的回笼,因为他感受到一双冰冷的手覆上了他的面庞,遮住了他的眼睛。

周自珩浑身一颤,他好像听见了夏习清那总是懒懒的声音,在他耳边留下一声叹息,似乎带着一点悲伤。

“好啦,自珩,别哭。”

“我在呢,我的小王子。”


夏习清低下头,柔软的唇贴上了他的。


夏习清的手已经松开了,周自珩睁开眼,一颗鼻尖痣首先映入眼底。像玫瑰一样美艳,带着浴火重生的倔强。

周自珩浑身僵硬,但却是和先前不一样的僵硬,全身的热血都好似在沸腾——待夏习清离开后,他的知觉才渐渐恢复,一连串疑虑涌上脑海。


他们是怎么发现你的?又为何要对你处以火刑?你不是玫瑰么,为什么会变成人?你不是已经……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面前……


他觉得胸腔快要爆炸了。但他没来得及问出口,因为夏习清竖起一根手指,贴在他刚被吻过的,还带有一点红肿的唇上。

“嘘……”夏习清的声音好像有某种魔力,总能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无条件服从他。也许这种魔力只对自己有用吧。周自珩心想。


眼前的男人长发披在肩头,面孔就像天使一样美丽,嘴唇微张,带着一点潮湿的水汽,明艳不可亵渎却又淫/靡无比,比那玫瑰还要动人几分,让人移不开眼睛。


“唔……如你所见,我不是普通的玫瑰。”他说到这,俏皮地眨了眨左眼。“至于化人,上一个成功的例子是我的侄子,知许——现在在我的好朋友琛手下当助理。嗯,说是助理,其实更像是情人。这事……他们也帮了我挺多。”

“他得到了琛的爱,所以才能成功。咳,老实说,开始接近你也是因为这个。但后来……”

后来,怎知世事难料。无情的玫瑰一旦心动,便是覆水难收。

“那,火……火刑……”

“哦,这也是化人的一个重要步骤。”

“……”

“其实,有一点点疼……”夏习清看着周自珩逐渐麻木的表情,心道不好,连忙用他最擅长的示弱。可周自珩偏偏就吃这套。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起身抱住了他的玫瑰。属于他的玫瑰。他不在乎那点刺,那点小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要能紧紧拥抱夏习清——


“你是我的玫瑰”

——————END——————

*是书里的句子啦,密室逃脱里的小诗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请多担待orz

感jio前面铺垫有多……但是不铺垫又感觉强行解释好尬(虽然已经很尬了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