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家oc

6600浏览    2655参与
余离
哭哭拉德(???)

哭哭拉德(???)

哭哭拉德(???)

余离

是思尔拉!一只可爱小老鼠!(是从别人那里低价接来的小可爱呜呜呜)

是思尔拉!一只可爱小老鼠!(是从别人那里低价接来的小可爱呜呜呜)

染卿

约文稿

约文稿,我约您


想约地缚少年花子君里的柚木司和自家孩子鹤见卿的


性格设子都放在下面了,立绘老师还没上色,之后会补的
[图片]
[图片]价格好说


走QQ或者私信都🉑的


QQ:2606115091


答案:不辞冰雪为卿热


占tag抱歉

约文稿,我约您


想约地缚少年花子君里的柚木司和自家孩子鹤见卿的


性格设子都放在下面了,立绘老师还没上色,之后会补的

价格好说


走QQ或者私信都🉑的


QQ:2606115091


答案:不辞冰雪为卿热


占tag抱歉

铯铯

这个音频好听,所以就画了

这个音频好听,所以就画了

垃圾画渣小鹤
200fo贺图准备了嘎嘎嘎……...

200fo贺图准备了嘎嘎嘎……

评论区抽奖

点单人的哦,我不画组图。。。

转载机会更高⊙∀⊙!,谁的评论热度高选谁。。。

200fo贺图准备了嘎嘎嘎……

评论区抽奖

点单人的哦,我不画组图。。。

转载机会更高⊙∀⊙!,谁的评论热度高选谁。。。

一粒豆子
是从半次元来的新人w 是个画画...

是从半次元来的新人w

是个画画超菜的学生党请多多关照呀

(下图是俺oc欢迎同人)

是从半次元来的新人w

是个画画超菜的学生党请多多关照呀

(下图是俺oc欢迎同人)

蓝莓柚柚子
收设 最近突然馋小男孩,想收几...

收设

最近突然馋小男孩,想收几个设子(评论带价)


心动小男孩✓死鱼眼✓眯眯眼✓兽耳✓短裤✓


可爱风的或者帅帅气气的俺都可!


盒蛋也可以来!


心动的俺会回复,不太想要的俺会点赞qvq


价格大概0~40吧,复杂设还可以加价


自设镇楼

收设

最近突然馋小男孩,想收几个设子(评论带价)


心动小男孩✓死鱼眼✓眯眯眼✓兽耳✓短裤✓


可爱风的或者帅帅气气的俺都可!


盒蛋也可以来!


心动的俺会回复,不太想要的俺会点赞qvq


价格大概0~40吧,复杂设还可以加价


自设镇楼

蓝莓柚柚子

约稿

我约您

当然无偿更好!!!!

无偿给咱画画咱会互绘的!

要互绘记得戳俺俺康康您家崽崽(・ω-。)

下面是一系列的崽子和自设

p1-p4是崽子

p5p6是自设and性转

约稿

我约您

当然无偿更好!!!!

无偿给咱画画咱会互绘的!

要互绘记得戳俺俺康康您家崽崽(・ω-。)

下面是一系列的崽子和自设

p1-p4是崽子

p5p6是自设and性转

Adrain永劫君

THY HOPE ENDS THERE

  (是oc Burnwell Deromorking x Audrey Deromorking向大概 骨科 注意避雷xxx)

    “我又一次杀了他。

    “没有可靠的动机。只能勉强算是,他真的激怒我了吧。

    “而且,他临死都不愿正眼瞧我一眼,好像我真是什么不堪的秽物似的。

    “你说,到底谁才不可理喻呢,父亲?...


  (是oc Burnwell Deromorking x Audrey Deromorking向大概 骨科 注意避雷xxx)

    “我又一次杀了他。

    “没有可靠的动机。只能勉强算是,他真的激怒我了吧。

    “而且,他临死都不愿正眼瞧我一眼,好像我真是什么不堪的秽物似的。

    “你说,到底谁才不可理喻呢,父亲?

    “我用刀抵着他的脖子最后一次问他。我问他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不明白我的心意呢Audrey?我的灾难。我的不切实际。我的了无尽头的苦伤道我的Audrey Deromorking。玫瑰和柠檬草。剪秋罗。尾调…像是铁锈的腥气。我高举着这双杀人的血手,哀与爱交织着缠绵着顺着刀刃淌下来。大洋里所有的水,能够洗尽我手上的血迹吗?不,恐怕我这一手的血,倒是要把一碧无垠的海水染成殷红呢。希望永远在这儿埋葬了。我听见他渺远的求救像一粒橡树籽掉落在地,他用尽毕生气力妄图铭记的音节是你的名字啊父亲,这不是很讽刺吗?那声音不是从嘴里而是自他喉管上深深的刀口迸溅出来的。

    “Audrey…是个彻头彻尾的坏孩子呢。

    “而我只是,对其施以必要的惩罚罢了。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道德高地。你根本没有心,又能拿什么来谴责我,我亲爱的父亲?残暴的调情者。悲哀之国的莎乐美。我Burnwell Deromorking光辉人生的唯一污点就是让你得到他了啊恶贯满盈的阿斯莫德!你根本就不爱他。你也不配。

    “有人自极远之地哀哀地哭。我想说‘Amen’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那哭声跌入他眼中几近无色的世界,裹挟着盐和海藻尸体糜烂的涩味的世界,然后我发现那是我自己在哭。

    “我该为他打上诀别的印记吗?诀别总是冰冷的。再也听不到了,那吐息!填充倾注满满溢出的爱意的吐息。永远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哪怕只是施舍一点也好啊!无关紧要地。像是咆哮着怒吼着向大海冲撞的灰色冰河,他僵冷的身躯是刺骨的深寒。一个慢慢融化的,味道并不好的冰激凌。我感受不到联结。他在拒绝我。

    “父亲啊,他简直令我发狂!我多么希望我从未遇见过他,这样我就不会杀了他。

    “而如今只怕是该隐狱的烈火都无法涤尽我的痛苦了。

    “悔过?你在说什么啊?我从始至终都是正确的。

    “总有一天,他也会醒悟的吧。”




(完了之前出的本子不敢转过来缺了好多设定感觉写得莫名其妙xxxx)

(补发一个Burnwell的设定)


百搽

【崽子】

*不为什么,就是摆出来让你们看看

*我崽子真棒(瘫)

*这俩孩子都是无性来着——

【崽子】

*不为什么,就是摆出来让你们看看

*我崽子真棒(瘫)

*这俩孩子都是无性来着——

仇宁浅

救赎

  这是一个村庄。


  村民们对巫师十分厌恶,看着他们死气沉沉的黑斗篷和阴郁的黑眸,就认定那是不详的象征——即使那个巫师只有十来岁,即使他没有对他们表现出一丝恶意,即使…他只是孤苦伶仃一个人。


  他的娘带他刚来到这个村子就去世了,他们是来乞讨着一路漂泊过来的。她像是中了剧毒的样子,走来的时候还要靠小孩小心搀扶。临死前,她把身上的最后乞讨过来的积蓄交给他们,让他们给这个孩子做一些食物…小孩瘦瘦的身体蜷缩在娘亲怀里,到脖子处的黑发垂在地上,手紧紧拉着母她的衣襟,脚上什么也没有穿,脚踝处已经有不少的小划痕了,是在漂泊途中弄伤的...

  这是一个村庄。


  村民们对巫师十分厌恶,看着他们死气沉沉的黑斗篷和阴郁的黑眸,就认定那是不详的象征——即使那个巫师只有十来岁,即使他没有对他们表现出一丝恶意,即使…他只是孤苦伶仃一个人。


  他的娘带他刚来到这个村子就去世了,他们是来乞讨着一路漂泊过来的。她像是中了剧毒的样子,走来的时候还要靠小孩小心搀扶。临死前,她把身上的最后乞讨过来的积蓄交给他们,让他们给这个孩子做一些食物…小孩瘦瘦的身体蜷缩在娘亲怀里,到脖子处的黑发垂在地上,手紧紧拉着母她的衣襟,脚上什么也没有穿,脚踝处已经有不少的小划痕了,是在漂泊途中弄伤的,他什么话也不说,倒像是个小哑巴。


  人们有些同情他了,有的人想把那个孩子扶起来,他却一下子挣开,“哟,好凶的娃娃”“这个孩子也太犟了吧”“应该是受惊了。”人们这样议论。在挣扎时,小孩的怀里露出一根纤细的魔杖…


  “什么,他是魔女的孩子!”“快走,今天碰上这种事,晦气!”“啧,怪不得这个东西看起来阴阳怪气的。”之前的同情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怨恨和恼怒。大家一下子散开,把小孩妈妈给他们的铜币统统使劲扔在了小孩身上。他蜷缩的更厉害了…还有好奇的男童向他张望,大人狠狠一拍他们的肩膀“看什么!晦气死了,快给我回家去!”还顺道恶狠狠踢了小孩一脚,小孩咽唔着捂住肚子…


  天空下起了小雨…雨水顺着男孩的黑发淌过脸颊…他抬起头,露出一双黑眸。


  人们走开了,小孩努力拖动娘的尸体,来到了一个小屋前。“娘…夕夕在这呢…夕夕不会离开的…这里的人对我们不好…我们可以换个地方么…”稚嫩的声音响起,带上了哭腔的童声伴着雨声一齐落下…可是,他的娘亲不可能再回应他了…他知道,娘亲是离开他了,可他不会离开她的。


    从那以后,孤僻的小孩终日不说一个字,在四处捡垃圾来度日,饿了就去拔草根充饥…十多岁的孩子却没有一个八岁的高,可他不能离开,如果离开了,他的娘亲该怎么办呢?


  所有人都厌恶他,把他当做厄运的化身——人们为什么认为我是不详的呢?巫师就有错么??小孩常常这样想着,娘在就好了,她一定能告诉我答案。


 




   人们见他不会一点魔力,没有一点反抗能力,就去驱赶他,去破坏他的房屋——可那也算不上是他的房屋,那只是很久很久以前,留给过路的乞丐的地方。它不能称得上是房子了,破破烂烂的木材有了很明显的腐朽痕迹,吱吱呀呀的木门似乎下一个瞬间就会倒塌。就算是这样,他们还不放过他:


  人们开始对他拳脚相向,连全村最低微的人都能去侮辱他。小孩子们把他当成是某种好玩是东西,用弹弓,树枝等他们所谓的“玩具”去伤害他,看他想愤怒的,不自量力的小牛一样冲过来,就一下子抓住他的黑发,让他被迫扬起脑袋,看着他抓狂的样子,努力挣扎的样子,便哈哈大笑,满足了他们的恶趣味。家里的大人都厌恶他,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那么瘦弱还来“得罪”我们,以卵击石的盲目勇气,我们一定要好好“教育”他 让他变得想一个“上等人”。这种思想在孩子们之间扎了根,如果有为男孩说话的, 那他/她一定会成为新的“玩具”。男孩是会反抗的,他像一个暴躁的小兽,向每一个对他释放恶意的人伸出利爪,他的胳膊上,腿上,脸上,满是伤痕…


  人们又开始谩骂他了“嘁,巫师就是可恨”“快滚出我们的村子!”“巫师都不是好东西!”一个青年指着男孩,响亮的声音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看这个东西,曾经把我的弟弟打的遍体鳞伤,现在还没缓过来呢!巫师就不应该存在!!”什么?!小孩甚至都不记得这个人是谁,他也从没有把人打的遍体鳞伤过,就因为他有巫师的血脉,就要接受这种无缘无故的指责么?!小孩扑上面前指着他的青年,嘴上大声嚷嚷着:“我根本没有伤害大家!!你凭什么这样说,你凭什么!…”他太委屈了,太愤怒了,难道这样污蔑他,就因为…他有巫师的血脉么…


  青年愣了一下,眉头皱得更深,像是恼羞成怒般:“你就是打了,还狡辩什么,巫师的孩子跟巫师一样该死。”他狠劲把那孩子踢开,伸手揪着小孩衣服的后领,把他扔在地上。——天刚刚下过雨,地上满是雨水,因小孩四处奔波而把全身弄的满是灰尘,摔在地上的,满是沙土的小孩身上又多了泥水,身上又多了几处划痕…




  男孩回到那个破旧的屋子,立刻奔向娘亲,用脏脏的小手拂过她的脸颊,说着自己一天的经历,一滴泪落到地板上:“娘,他们为什么对巫师那么有偏见呢…我们做错了什么…”然后从一个隐蔽的地方抽出那根魔杖,轻轻挥动,魔杖开始冒出点点荧光,修复了小孩身上的一点点伤痕,当然,效果是微不足道的。他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唯一一件完好的还是他从河边拾来的皂黑色斗篷,身上实在是太脏了,才会半夜去河边洗个澡洗个头发,把充满灰尘的衣服侵泡在河中,待河流冲去灰尘。除去脸上的黑渍,这个孩子其实是十分的清秀的:柳叶眉,桃花眼…这种长相本来显得有些瘦弱娇小,在他身上却不觉得,一股英气淡化了这种感觉。男孩死水般的黑眸中透出了淡淡的戾气,他似乎不会笑了,嘴角常抿成一条直线,只有在和娘亲说到高兴的时候,才会扬起一丝丝弧度,也只有一瞬罢了…他受的难太多了,怎么还笑的出来呢?




  那天,他正在屋子里练习魔法,村民们突然闯过来,个个举着火把,一下子把火把扔向他的房屋,破破败败的小屋立刻燃烧起来,他抱住娘亲,使劲来着她想木门走去,想把她拉出火海,一股无助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全身,他不能救出娘亲了…村民们在屋外叫嚣着,疯狂的大笑着“哈哈哈哈你终于要死了!!”“巫师是不详之兆,不该出现在我们村子!他们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可是村民们不知道,巫师是永生不死的,这种火并不能烧死他——虽然不会死,但也能感觉到疼痛,那是比死去还令人煎熬的事。


  小孩看着外面喧闹的人群,黑色的瞳孔流露出了…杀机。他抱住娘亲,手臂有些颤抖起来。灼人的热度接触他的皮肤,他却跟感触不到一样。呛人的烟充满了房屋,小孩止不住咳嗽,仍始终紧紧护住她,可并没有什么用…他又躺在地上,从正面搂住她,小孩也以为自己要死了,满心欢喜等待死亡的来临,等死去了,就可以和娘相见了…他闭上眼,傻傻的想,可娘亲却渐渐在火焰的炙烤下化为了灰烬…世上最后一个疼爱他的人…最终连一个完好的尸骨都没有…这时男孩明白了,他是不会死的,可母亲都已经离开了,他苟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火渐渐小了下去,人们见他应该是活不了了,就散去。小孩的衣服上有着烟火留下的痕迹,脸上有好几道烟熏留下的黑色。他没有盒子可以装娘亲的骨灰,就只好小心翼翼的拢起来,捧在手心。他有些手忙脚乱的找到魔杖,念出什么,魔杖躺在地上,没有反应,他一遍遍重复着,语速来越来越快,魔杖终于有了反应,艰难的立起来,变出一个小匣子,他把娘亲的骨灰装了进去。驱使魔杖好似花费了他剩下所有的力气,他瘫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几天,他才慢慢清醒过来,那正是夜晚,星空灿烂。小孩抱着小匣子的手臂颤抖着,把那个有些破旧的魔杖藏在了袖子里。披上了放在远处树枝上的斗篷,那件斗篷对他实在是太大了,一直拖到脚踝处,戴上帽子,只露出几缕黑发,拿布遮住脸,只看到一双阴沉的眼。他与夜幕融为一体。离开这个地方吧,现在他可以带着娘亲一起了,这个地方…不需要留恋什么…


  没人注意到,在黑夜之中,有一位小巫师赤着脚,乘着夜幕离开了…

黎晖今天进步了吗(◉ω◉ )

#oc,⚠️字丑警告

按出生顺序排列的

P8画风不同是因为直接复制过来的

万能滤镜拯救我的色差

感谢我亲爱的姐姐帮我起名字,么么么

我oc的神仙爱情估计只会在我的脑中存在了(不会画画.jpg)

#oc,⚠️字丑警告

按出生顺序排列的

P8画风不同是因为直接复制过来的

万能滤镜拯救我的色差

感谢我亲爱的姐姐帮我起名字,么么么

我oc的神仙爱情估计只会在我的脑中存在了(不会画画.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