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自我封闭的那些日子里

98浏览    5参与
感知觉.

白纸

我不断在白纸上写入新的内容然后又不断将它变回白纸,反反复复

最后你将看到一张隐约充满笔迹、擦除痕迹、褶皱的、陈旧的甚至破烂的白纸

那不怪我,是岁月干的好事

这世间也绝对不存在这样一个人永远倚靠在你身边看你写了什么东西所以人生来孤独

后来我变得聪明了

我在白纸下面垫了一张复写纸

白纸它依旧还是白纸,复写纸却记录着一切

我不断在白纸上写入新的内容然后又不断将它变回白纸,反反复复

最后你将看到一张隐约充满笔迹、擦除痕迹、褶皱的、陈旧的甚至破烂的白纸

那不怪我,是岁月干的好事

这世间也绝对不存在这样一个人永远倚靠在你身边看你写了什么东西所以人生来孤独

后来我变得聪明了

我在白纸下面垫了一张复写纸

白纸它依旧还是白纸,复写纸却记录着一切

感知觉.
注:图片来自墙外 关于Bob...

注:图片来自墙外


关于Bob Marley 的种族问题,他曾经对访问他的记者说:“我并不歧视自己。我父亲是白人而我母亲是黑人,他们管我叫混血儿或者其他什么的。我不站在黑人这边,我站在上帝这边。”蹲厕所的时候想了想,既然因果不存在必然联系,周遭的一切只不过是靠时间维度把无数个小偶然串成的一个大偶然,就像上帝的无形之手在摆弄着的玩具,那么这世间该有多少东西是扯淡的?我很习惯于去解读自己遭遇的意外,以前我会认为那一定是某种命运的指示,在你直线行走的时候告诉你得转弯了,于是我会根据自己的解读判断选择往左还是往右而绝对不是继续向前。今天我才大彻大悟,原来我是信上帝的!

注:图片来自墙外


关于Bob Marley 的种族问题,他曾经对访问他的记者说:“我并不歧视自己。我父亲是白人而我母亲是黑人,他们管我叫混血儿或者其他什么的。我不站在黑人这边,我站在上帝这边。”蹲厕所的时候想了想,既然因果不存在必然联系,周遭的一切只不过是靠时间维度把无数个小偶然串成的一个大偶然,就像上帝的无形之手在摆弄着的玩具,那么这世间该有多少东西是扯淡的?我很习惯于去解读自己遭遇的意外,以前我会认为那一定是某种命运的指示,在你直线行走的时候告诉你得转弯了,于是我会根据自己的解读判断选择往左还是往右而绝对不是继续向前。今天我才大彻大悟,原来我是信上帝的!

感知觉.

墙上的时钟停留在了10点58分25秒

【一】

我挺享受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点上烟

耳边是Placebo 被称之为“阴暗”的摇滚乐

盯着墙上早已停止跑动的时钟

时间停留在了10点58分25秒

有时会想,这个时间到底有什么意义?

就像惘闻在《垂死的岁末》里唱的那样

“在床上的时候我会想,那里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的爱人在那里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一切都是未知的,不能预见的,不可想象的

   在厕所的时候我又想,我得到的,失去的,即将不存在意义了

   我的躯体不会再有意义了,我的思想也没有...

【一】

我挺享受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点上烟

耳边是Placebo 被称之为“阴暗”的摇滚乐

盯着墙上早已停止跑动的时钟

时间停留在了10点58分25秒

有时会想,这个时间到底有什么意义?

就像惘闻在《垂死的岁末》里唱的那样

“在床上的时候我会想,那里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的爱人在那里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一切都是未知的,不能预见的,不可想象的

   在厕所的时候我又想,我得到的,失去的,即将不存在意义了

   我的躯体不会再有意义了,我的思想也没有意义了

   我的灵魂还有意义吗?我的至爱还有意义吗?

   我的爱人还有意义吗?我的小拇指还有意义吗?

   你的爱心还有意义吗?你的无聊还有意义吗?

   你的自卑还有意义吗?

   在坐公交车的时候我想,眼前的人会有意义吗?

   眼前的楼房还有意义吗?我的啤酒还有意义吗?

   我的香烟还有意义吗?我的惭愧还有意义吗?

   上班的时候我会想,我的同事还有意义吗?

   我的科长还有意义吗,我的处长还有意义吗?

   我所有的领导还有意义吗?这个办公室还有意义吗?

   在做音乐的时候我想,我的吉他还有意义吗?

   我的效果器还有意义吗?我的摇滚乐还有意义吗?

   我的理想还有意义吗?我的所有还有意义吗?”


【二】

10点58分25秒

换在早上

我大概还躲在被窝里不忍起床,满脑子是对某事某物某人的思念

大概还在刷着牙,从头到尾审视镜中的自己

故意留着胡子和长发不去处理,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沧桑些

大概在外头奔波着,为一些被委托的却也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大概在电脑前刷着大众、媒体筛选出来的各类信息

好像离世界近些就能有安全感

大概为某个方案焦头烂额,通过烟草让大脑能有足够安静的片刻去思考

......

若是在晚上

我大概还在做着片子,尽管大脑与身体已经亮起了红灯

还是不得不坚持完手头的工作

大概在洗澡,让变化无形的水滑遍全身

扩张的毛孔也能感受到蒸腾的热气带来的温度

偶尔脑袋一机灵也会带来诸多奇思妙想

大概已经到了我的第三世界

那是一个更高维度的空间,缓慢、舒服、呆滞,灵魂自由

大概还躺在床上慢条斯理地啃着书,吸收散播于世界各地的思想和文化

把这些看似无谓的文字储存在潜意识中,必要时会自己蹦出来

......


【三】

如此一分析

这个时间点还蛮有意义的呢



感知觉.

偶尔会有人问你死了没有,也是件挺幸福的事儿

【一】

昨天把手机拿回来

开机,看着壁纸里带着墨镜的列侬

有种整个世界都陌生了的感觉

紧接着各种推送消息铺天盖地,像炸开了锅

对世事开始无所谓后从而也就变得无所畏惧

我开始怀疑我到底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和想要一个怎样的世界

我依然拥有选择的权力

可悲的是

这样一个人他就是有一股偏执的傲气

他向来就喜欢跟所谓的"生活学权威"对着干

活在他心中的那些灵魂人物

某些时刻也曾反复徘徊犹豫到底该不该留下

可最后他们都舍不得抛弃这样一个可怜的人

既然愿意放下一切

还能剩下什么拥抱什么?

不过是一些死去的人罢了

人心可以百般近,亦能万般远

而于你于我,我们终将变得万般远

我不介意你借此嘲笑一番,如此可怜的人儿...


【一】

昨天把手机拿回来

开机,看着壁纸里带着墨镜的列侬

有种整个世界都陌生了的感觉

紧接着各种推送消息铺天盖地,像炸开了锅

对世事开始无所谓后从而也就变得无所畏惧

我开始怀疑我到底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和想要一个怎样的世界

我依然拥有选择的权力

可悲的是

这样一个人他就是有一股偏执的傲气

他向来就喜欢跟所谓的"生活学权威"对着干

活在他心中的那些灵魂人物

某些时刻也曾反复徘徊犹豫到底该不该留下

可最后他们都舍不得抛弃这样一个可怜的人

既然愿意放下一切

还能剩下什么拥抱什么?

不过是一些死去的人罢了

人心可以百般近,亦能万般远

而于你于我,我们终将变得万般远

我不介意你借此嘲笑一番,如此可怜的人儿

 
 【二】

但是你要知道你好长一段时间不曾迷茫

就好像你早已习惯了阴暗潮湿,暗无天日

只是某天

在一个开阔之地,突然洒进半缕阳光

那是你未曾见到过的光明

你走向它,伸出手,认真感受掌心的温度

再走进一些,身体也开始有了暖意

你甚至已经认定

这里终将会变成一片水乡泽国

终将拥有足够的灵气,幻变成大自然的美好

但其实就如同昙花一现

过分美好的东西向来不会驻足太久

 
【三】 

偶尔有人问你死了没有

也是件挺幸福的事儿

 

感知觉.

“面子”恶魔

父母会阻断你的一些想法

无非出于两个原因

担心他们唯一的儿子某天会出现什么意外

或者面子上过不去


于是我决定在二十出头的朝阳年龄

把粘附在我脸上的“面子”恶魔撕扯下来

扔向污水塘

那才是所有象征着“恶”的东西该呆的地方

从此我那自由的灵魂又变得轻快了些


——自我封闭的第二天

今天听的是Placebo的《Loud Like Love》

父母会阻断你的一些想法

无非出于两个原因

担心他们唯一的儿子某天会出现什么意外

或者面子上过不去


于是我决定在二十出头的朝阳年龄

把粘附在我脸上的“面子”恶魔撕扯下来

扔向污水塘

那才是所有象征着“恶”的东西该呆的地方

从此我那自由的灵魂又变得轻快了些


——自我封闭的第二天

今天听的是Placebo的《Loud Like Lov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