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自由诗

5728浏览    2070参与
吴咸文

市场

文/咸文(安徽)


总能寻出漏洞

从不错过

风,光;还有一些鸟鸣


蚂蚁,小家

亦,必成他们属界

而我常常疑惑:如此


他们究竟为谁吹起、照亮

与歌唱

文/咸文(安徽)


总能寻出漏洞

从不错过

风,光;还有一些鸟鸣


蚂蚁,小家

亦,必成他们属界

而我常常疑惑:如此


他们究竟为谁吹起、照亮

与歌唱

灰色树影

消亡

我曾所拥有的

都失去了

在黑暗中低头寻找

失了光芒

你还在笑着

声音缥缈

灯火昏暗的小巷

是谁堕入更深的迷茫

我所期望着的

都破灭了

在暗夜里陷入泥塘

无法脱逃

狩猎黑猫

舔舐心脏

未来的未来

皆是荒

希望的希望

不是光

我喝醉了

瘫倒在无人的街角

火光?天堂?

从密室里逃亡?

你和我都终将逝去

皆被遗忘

糜烂消亡

我曾所拥有的

都失去了

在黑暗中低头寻找

失了光芒

你还在笑着

声音缥缈

灯火昏暗的小巷

是谁堕入更深的迷茫

我所期望着的

都破灭了

在暗夜里陷入泥塘

无法脱逃

狩猎黑猫

舔舐心脏

未来的未来

皆是荒

希望的希望

不是光

我喝醉了

瘫倒在无人的街角

火光?天堂?

从密室里逃亡?

你和我都终将逝去

皆被遗忘

糜烂消亡

吴咸文

小组诗

文/咸文(安徽)


           @早晨


当朝霞,照耀

孩子们、书包。

上学路途,像小小孔雀

开屏

我心的波浪涌动

我嘴,多么想歌唱


           @午间


她眼睑低垂

软枕寂静

微风吹。窗外

重返的我,凝视。我啊

我竟然,感觉未

曾有过远行...


文/咸文(安徽)


           @早晨


当朝霞,照耀

孩子们、书包。

上学路途,像小小孔雀

开屏

我心的波浪涌动

我嘴,多么想歌唱


           @午间


她眼睑低垂

软枕寂静

微风吹。窗外

重返的我,凝视。我啊

我竟然,感觉未

曾有过远行


           @黄昏


夕阳。院子

苦楝树花香。故事的睫毛

温和。巢中鸟儿鸣声

如红领巾鲜艳

似春草摇曳。溪水,潺潺

哦,岁月长久,裹在

我默默里

成珍珠,不停息

给我,以吻

吴咸文

意识。我

文/咸文(安徽)


寒冬,黑夜里

小溪流,脚步冰冻。石化。

高空,星辰沉默


山冈,孤单我,点燃

一堆野草。火红闪闪,照亮着

一场无声:天使被扼杀


哦,如果是恨,倘若有爱

这?或许

?荒谬

文/咸文(安徽)


寒冬,黑夜里

小溪流,脚步冰冻。石化。

高空,星辰沉默


山冈,孤单我,点燃

一堆野草。火红闪闪,照亮着

一场无声:天使被扼杀


哦,如果是恨,倘若有爱

这?或许

?荒谬

拔牙

老树桩与花

它分明看见了,

它的时间逃也似的从它的身上剥离了开来,

连同它的枝丫也早已腐烂。


他们痛恨它!

痛恨它的模样,

它的阴郁漆黑的影子,

和它的佯装深沉却贫乏的人生。


于是它开始感到难过,

它不知道它的锈迹斑斑的头脑里,

是否还能断断续续的记起某件明亮的物什。


镜子里佝偻着背的老树桩,

已经无措的站了好几百年那么久了。

它曾以为自己长大了就能开出一树雪白的花,

曾以为会有人为自己送上一朵明艳动人的花。

在它风华正茂的年纪,

或者至少在它枯萎死去之前……


它分明看见了,

它的时间逃也似的从它的身上剥离了开来,

连同它的枝丫也早已腐烂。


他们痛恨它!

痛恨它的模样,

它的阴郁漆黑的影子,

和它的佯装深沉却贫乏的人生。


于是它开始感到难过,

它不知道它的锈迹斑斑的头脑里,

是否还能断断续续的记起某件明亮的物什。


镜子里佝偻着背的老树桩,

已经无措的站了好几百年那么久了。

它曾以为自己长大了就能开出一树雪白的花,

曾以为会有人为自己送上一朵明艳动人的花。

在它风华正茂的年纪,

或者至少在它枯萎死去之前……






吴咸文

小河旁,柳枝下

文/咸文(安徽)


一只水鸟,清亮

像极了一朵莲

暖冬,让他神情得以十分专注

直面这小小场景,尔后

全心进入,沉默里

仿佛巨大蕴藏

此刻,世界安静聚拢

成为一种奇异温柔

他孜孜于怀念,儿时小小庄子

门窗、那星空与幽幽路径

上帝的和平的风

还有同村,他人飞鸟般

的离散

文/咸文(安徽)


一只水鸟,清亮

像极了一朵莲

暖冬,让他神情得以十分专注

直面这小小场景,尔后

全心进入,沉默里

仿佛巨大蕴藏

此刻,世界安静聚拢

成为一种奇异温柔

他孜孜于怀念,儿时小小庄子

门窗、那星空与幽幽路径

上帝的和平的风

还有同村,他人飞鸟般

的离散

吴咸文

普通例子

文/咸文(安徽)


一颗棋粒,在它的席位

被一阵狂风

吹落到一条模糊长河


用处浸泪,奢望倾斜、沉沦

水面,曙光及晚霞

变得体弱多病


如何脱身,自救

成为它唯一的清醒,与

永久艰辛

文/咸文(安徽)


一颗棋粒,在它的席位

被一阵狂风

吹落到一条模糊长河


用处浸泪,奢望倾斜、沉沦

水面,曙光及晚霞

变得体弱多病


如何脱身,自救

成为它唯一的清醒,与

永久艰辛

吴咸文

弃舟的事

文/咸文(安徽)


小船,拖走

沙滩上留下凹痕。

我不想说,这像极破裂的

我爱情


我知道,有海潮

漫上来,它会轻拢裙角

理顺,还弥合。温柔

又变回完整

文/咸文(安徽)


小船,拖走

沙滩上留下凹痕。

我不想说,这像极破裂的

我爱情


我知道,有海潮

漫上来,它会轻拢裙角

理顺,还弥合。温柔

又变回完整

吴咸文

清单(外一首)

文/咸文(安徽)


院墙,砖头缝隙

姑娘儿眼,忽闪忽闪

我给取名:女人的太阳


之前的


败叶,黑枝;深秋。残月

似破镜碎玻璃,吱唔

滴,泪光


留下的。


           (外一首)又春归


地球与蓝蓝天

羽毛般,轻轻拥抱

此时是黄昏


柳条婀娜;长河水潺潺

小山村。那路口

一人独坐


享受,我自己的

意义。

文/咸文(安徽)


院墙,砖头缝隙

姑娘儿眼,忽闪忽闪

我给取名:女人的太阳


之前的


败叶,黑枝;深秋。残月

似破镜碎玻璃,吱唔

滴,泪光


留下的。



           (外一首)又春归


地球与蓝蓝天

羽毛般,轻轻拥抱

此时是黄昏


柳条婀娜;长河水潺潺

小山村。那路口

一人独坐


享受,我自己的

意义。

吴咸文

文/咸文(安徽)


开始打理、红绿

你似穿上新衣

自造显明


而我像突然从迷雾中

走出来,当我再次与你

相逢、面对


暗示,启动,激越

拆除草原的栅栏,小鹿撞怀

风,给我清醒


一切的情绪,化作:

哦,你好!

文/咸文(安徽)


开始打理、红绿

你似穿上新衣

自造显明


而我像突然从迷雾中

走出来,当我再次与你

相逢、面对


暗示,启动,激越

拆除草原的栅栏,小鹿撞怀

风,给我清醒


一切的情绪,化作:

哦,你好!

笑问喵

随笔

以前我以为花开尽了是浪漫,而现在浪漫花开尽了

以前我以为花开尽了是浪漫,而现在浪漫花开尽了

吴咸文

微诗

文/咸文(安徽)


春,桃蕊里

一小小鹅绒,清白

多么安静


这,让我无比惊异

曾经我有过爱情

亦 如此

文/咸文(安徽)


春,桃蕊里

一小小鹅绒,清白

多么安静


这,让我无比惊异

曾经我有过爱情

亦 如此

吴咸文

心,造就

文/咸文(安徽)


浪漫谎言重复、折叠

灰尘斑点隐匿

堡垒,梦境;或理由,和无效


一个人,独坐


四面八方辽阔

夜里有闪烁

似我爱情;与沉默

文/咸文(安徽)


浪漫谎言重复、折叠

灰尘斑点隐匿

堡垒,梦境;或理由,和无效


一个人,独坐


四面八方辽阔

夜里有闪烁

似我爱情;与沉默

吴咸文

悲哀

文/咸文(安徽)


记忆的糖,绵软过

三年五载。后来

冷落,成生铁

再拣起,想重新锻造


哦,不可能了。它已完全锈蚀

再遇火,即会

灰飞烟灭

文/咸文(安徽)


记忆的糖,绵软过

三年五载。后来

冷落,成生铁

再拣起,想重新锻造


哦,不可能了。它已完全锈蚀

再遇火,即会

灰飞烟灭

吴咸文

梦醒时分

文/咸文(安徽)


天亮,像骆驼

从广袤昂首,缓缓

而来。

铃儿,叮叮当当

惯常。稳定


打开窗,我心啊依然

失落。骆驼,骆驼

驼峰上

空空。又

没有给我的赞礼

文/咸文(安徽)


天亮,像骆驼

从广袤昂首,缓缓

而来。

铃儿,叮叮当当

惯常。稳定


打开窗,我心啊依然

失落。骆驼,骆驼

驼峰上

空空。又

没有给我的赞礼

吴咸文

这才是事实,我

文/咸文(安徽)


晨钟声,之花开向

一条河流

暮鼓轻响,安抚

那岩上孤木


每天,我会此地

两次伫立

愉快和慰藉

油然而生

文/咸文(安徽)


晨钟声,之花开向

一条河流

暮鼓轻响,安抚

那岩上孤木


每天,我会此地

两次伫立

愉快和慰藉

油然而生

吴咸文

笨功夫

文/咸文(安徽)


以最温和、坚定心

压榨

高低、贵贱、古今、雅俗

成为奇异;设想。

刮掉遍体鳞伤,表面。

上色;赫然马首。闹钟迸发

赋予风光,与快活

日子。重新来过

文/咸文(安徽)


以最温和、坚定心

压榨

高低、贵贱、古今、雅俗

成为奇异;设想。

刮掉遍体鳞伤,表面。

上色;赫然马首。闹钟迸发

赋予风光,与快活

日子。重新来过

吴咸文

数年后

文/咸文(安徽)


秋雨,不休止

冷风又吹


今日,我把清醒

关到外面。任其土墙上

淌下


唉,河流泪里

文/咸文(安徽)


秋雨,不休止

冷风又吹


今日,我把清醒

关到外面。任其土墙上

淌下


唉,河流泪里

吴咸文

岁月

文/咸文(安徽)


小船,黄昏时离

开,海湾

上帝,您的恩德,我使用

到此为止了


很早,我已知道

我必孤身留

在岛礁


一个人,寂修自己

晚熟

文/咸文(安徽)


小船,黄昏时离

开,海湾

上帝,您的恩德,我使用

到此为止了


很早,我已知道

我必孤身留

在岛礁


一个人,寂修自己

晚熟

吴咸文

文/咸文(安徽)


轻轻,愁苦

隐隐快乐


陈旧的新奇

适度,深得我心


文/咸文(安徽)


轻轻,愁苦

隐隐快乐


陈旧的新奇

适度,深得我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