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白

4189浏览    1488参与
末安@xy

生命是这个世间最没有意义的东西。

不涉消极,不涉负面思想。

生命线上的起伏与平静,无论是自己推动还是被推动,所有的意义都附加于个人意愿。

生命是这个世间最没有意义的东西。

不涉消极,不涉负面思想。

生命线上的起伏与平静,无论是自己推动还是被推动,所有的意义都附加于个人意愿。

一顾惜朝误终身

春节片刻

       春节将至,街上早早的便有了节日的氛围,各式各样的灯笼及写着愿望的红绸挂在店铺前,放眼望去像是满街的红枫在朔风中飘摇。诸位老板也多适时地做起了新年活动,连总铁着脸不说话的屠夫此时也变得客气了起来,甚至脸上还有几分笑意。正巧是午后热闹之时,便漫无目的地满街闲逛,街边林林总总的商铺各有其特色——胭脂店老板新上了几块异域的胭脂,有着春日桃花的清香,引得无数少女驻足挑选;小吃店早早摆出了各种点心吃食,饴糖更是做成了精致的小包装,专讨来往孩子的欢心;灯笼店更是摆出了各式灯笼和写着吉利话的对联,店主坐在店前一边吆喝一边手指翻...

       春节将至,街上早早的便有了节日的氛围,各式各样的灯笼及写着愿望的红绸挂在店铺前,放眼望去像是满街的红枫在朔风中飘摇。诸位老板也多适时地做起了新年活动,连总铁着脸不说话的屠夫此时也变得客气了起来,甚至脸上还有几分笑意。正巧是午后热闹之时,便漫无目的地满街闲逛,街边林林总总的商铺各有其特色——胭脂店老板新上了几块异域的胭脂,有着春日桃花的清香,引得无数少女驻足挑选;小吃店早早摆出了各种点心吃食,饴糖更是做成了精致的小包装,专讨来往孩子的欢心;灯笼店更是摆出了各式灯笼和写着吉利话的对联,店主坐在店前一边吆喝一边手指翻飞,熟练地编灯笼的骨架。之前从未想到汴京城竟能如此热闹,缓步前行的老人,相伴而行年轻人,抱着孩子的妇女,拥有不同命运的人们在狭窄的街市擦肩而过,共享同一份喜悦。

       “姑娘,我看您看了好久了,是否也想给心上人画一副年画?小店这里的颜料是全汴京最好的,您就放心画,保您满意。”

         在热闹地街市中流连忘返,心中想着为惜朝准备一个特别的礼物。本是想着货比三家再决定可在看见年画摊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挪不动步子了。不禁想到和惜朝初次相遇便是一画之缘,当时断没有想过自己日后居然和画的主人有如此之缘分。本考虑春节赠他一幅年画,照应初见的那副画,可惜朝画工实在精湛,落笔浓墨相当,已入以形写神之境,自己的作画水平属实难以相比。正在犹豫之时,老板适时的热情邀约倒是让自己下定决心,索性不再多想,挽起袖口坐在一幅宣纸前,细细思索着如何下笔,惜朝温润如玉的面庞,飘逸整洁的青衣,渐渐浮现在画纸上。执笔轻沾青色颜料,手腕微悬谨慎地落下一笔,宛若惜朝被风吹起的衣角。此后一笔一画都甚是小心,仔细临摹着脑海中惜朝的形象,生怕玷污了这位“朗朗如日月之入怀”的翩翩公子。但可能因为过于拘谨,最终画好的画像显得有些局促,虽说与惜朝确有几分形似,可全然无法体现他胸怀鸿鹄之志,心怀万千苍生的气魄,也少一些说不出来的东西。看着画中的惜朝,心中不禁有些失望,放下笔抬头望天才知道太阳已然退居天边,将那一角天际晕染成红色,与远山的苍翠恰好形成别样的景致。

     “老板,麻烦帮我包起来吧”

       虽说不满意,可还是决定自己留着做纪念。把钱交与不断称赞此画的老板后,将画小心地卷好,视若珍宝地揣进怀里。回神侯府的路上一直在想这幅画挂在哪里好,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挂在床边,这样每日一醒来就能看到令人踏实的一抹绿意。想到这里,脸上不自知地漾起一抹笑意。也不知是否太过诚心,一抬眼竟看到熟悉的身影站在前方的书摊旁挑选书籍。正是暮色初起之时,列华灯,千门万户;遍九陌,罗绮香风微度。晚上的街巷异于白天,别有一番动人之处,各户的灯笼将街巷染成暗红色,温和的暖光落在惜朝的发间,而惜朝傲立在嘈杂的人海中,光影交错的刹那倒是使得他像极了落入凡间的仙人。就在怔怔地盯着这位人间尤物时,他亦如心有灵犀一般扭过头会看,相视而笑的那一刻,突然就悟到了画中还缺少什么——除去惜朝的风骨还少了二人此间情意。此刻他眼中的宠溺与温柔,此时心底无法形容的暖意,是不与人知的,无法描摹的,这只能用一生来体会,用赤诚来回馈。

一顾惜朝误终身

#顾惜朝的雨夜随想

“倦枕忽闻中夜雨,疏砧又报一年寒。”

      冬雨总是比雪还寒意逼人,不巧又恰逢于晚间倾洒,那份寒意刺得人骨髓发凉。这种程度本是运功就能缓解,可今日却没有那等心情。索性披上一袭青衫站在窗前听着雨在竹叶之间游弋,任有它划破夜晚的静谧。

       自己无法不去想今日白天发生的事,太危险了,她怎么这般不小心,若不是自己及时赶到…想到这里心中还是十分后怕,当时少女明亮的眸子让自己舍不得放狠话,也想继续对她坦诚相待,可这滩浑水,断不可搭上她。手指不自知轻轻敲击着窗...

“倦枕忽闻中夜雨,疏砧又报一年寒。”

      冬雨总是比雪还寒意逼人,不巧又恰逢于晚间倾洒,那份寒意刺得人骨髓发凉。这种程度本是运功就能缓解,可今日却没有那等心情。索性披上一袭青衫站在窗前听着雨在竹叶之间游弋,任有它划破夜晚的静谧。

       自己无法不去想今日白天发生的事,太危险了,她怎么这般不小心,若不是自己及时赶到…想到这里心中还是十分后怕,当时少女明亮的眸子让自己舍不得放狠话,也想继续对她坦诚相待,可这滩浑水,断不可搭上她。手指不自知轻轻敲击着窗台,思考着日后要如何做呢,如今棋局已初见成效,若是能把握好这个机会,没准就能跻身朝堂,去改变昏聩的朝堂,去救济天下苍生。偃旗息鼓则已,若展翅,必青云直上。让他人看清楚,纵使他们嘲弄排挤,若时机得当亦可如利刃出销,震惊四座。

“等到你机关算尽的那一天,你再问身边这姑娘是否会留下来”

崔仲安发狂的声音如同噩梦一般重现在脑海中,眉头不由得紧促。那声音一遍一遍在脑海中回响,那场大火又一次出现在眼前。少女的一颦一笑在火中时隐时现,而自己仿佛要背这场大火吞噬。若是落得这样的结局,真的值得吗。窗外雨更大了些,可却浇灭不了这场怖人的心火。

“你的归途,只能是我”

如救火的甘霖,少女的话回荡在耳畔,她的身影在火中清晰起来,她隔着漫天大火,坚定地走向自己,一如白天那般。她的话让自己的躁动的心,逐渐平复下来,看着窗外的大雨,突然又想奢望更多,不只是实现抱负,更是有关于心爱之人的未来。弈者要敢于走棋,敢于去赌不可知的未来。

“我便赌即使清风明月分歧,我们也能殊途同归。”

一顾惜朝误终身

一顾惜朝误终身

惜朝,不知此时临安可还有满天大雪?

江湖路远,相逢不易,纵使殊途,必将同归。你若前途光明,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我便做快意恩仇,匡正世道的大侠与你共赏清明人间;你若道尽途穷,被世人讥笑迫害,无法拯救风雨飘零的世道,我定奔至你身侧,与你并肩而行​。无论如何,你的归途都应是我。

惜朝,你我下一次抚琴当是何时?那一曲关雎我已经练熟了,不知春天和你,哪一个先回到我身边呢?​

惜朝,不知此时临安可还有满天大雪?

江湖路远,相逢不易,纵使殊途,必将同归。你若前途光明,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我便做快意恩仇,匡正世道的大侠与你共赏清明人间;你若道尽途穷,被世人讥笑迫害,无法拯救风雨飘零的世道,我定奔至你身侧,与你并肩而行​。无论如何,你的归途都应是我。

惜朝,你我下一次抚琴当是何时?那一曲关雎我已经练熟了,不知春天和你,哪一个先回到我身边呢?​

🦄

20200116 THU

太久没写日记,打出2020时候还觉得不太真实。

今天是我放假到家的第二天。

父亲在外面吃晚饭。

我和母亲正式提出,我以后不想生孩子。

我现在大三。

这个想法果然被母亲拒绝。

母亲说你不能这样。母亲说你这样太伤人了。

我问为什么伤人。

母亲说你这样说话让男方家长听到会很难过的。人家指定不想要一个不生孩子的媳妇。

我问生不生孩子不应该是我自己的选择吗?

母亲说你怎么会有那么自私的想法。

我不懂为什么我不想生孩子这个想法很自私。

好像对于社会来说我的确没有奉献出我该有的责任,

可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担起这个责任?

我为什么不可以自私?

我真的就是惧怕生育这个过程,惧怕生育过...

太久没写日记,打出2020时候还觉得不太真实。

今天是我放假到家的第二天。

父亲在外面吃晚饭。

我和母亲正式提出,我以后不想生孩子。

我现在大三。

这个想法果然被母亲拒绝。

母亲说你不能这样。母亲说你这样太伤人了。

我问为什么伤人。

母亲说你这样说话让男方家长听到会很难过的。人家指定不想要一个不生孩子的媳妇。

我问生不生孩子不应该是我自己的选择吗?

母亲说你怎么会有那么自私的想法。

我不懂为什么我不想生孩子这个想法很自私。

好像对于社会来说我的确没有奉献出我该有的责任,

可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担起这个责任?

我为什么不可以自私?

我真的就是惧怕生育这个过程,惧怕生育过程的激素变化所带来的心里变化,惧怕生育过程会带来的身体变化,惧怕生育前后遭受到的偏差对待。

我真的永远惧怕担起母亲这个担子,我真的惧怕自己日后成为被生活拖垮的向现实屈服的怨妇,我真的怕极了这一切。

我能感觉到自己不是什么厉害的人,高考考的不怎么样,上着一个末流211,大学到现在挂科好几门重修两门,想要考研又觉得自己根本不配根本考不上。我日后能养活起自己就不错了。

我一想到十年后父母退休,我那时候能安稳好自己吗?能养得起父母吗?

我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和财力去抚养一个孩子?在今天?

我问母亲现在养一个孩子多贵啊,根本养不起。

母亲不以为然。

我说你看别的孩子什么都会怎么可能不着急呢?谁希望自己的孩子被落下啊?

母亲说孩子是什么料就往什么样上养,别往富人家孩子里凑。

母亲根本不懂我的意思。

母亲当面也说过的,觉得小时候没送我去学点什么有点后悔。

我自己也一样啊,我觉得我什么都不会也很失败。

我室友,会画画,会跳舞。她弟弟,学小提琴。

我什么都不会又什么都不懂,这些一直扎根在我心里,我从来没说过。

我真的不想要孩子。

我已经缺失这些了,我还要再为他再牺牲自我吗?

其实和家里人这边,我基本想好了。

就算她们再不同意,我的人生也是我自己过,再不济以死相逼,总会有办法的。


真正让我觉得无计可施的,是男朋友。

他真的太好了,我真的不想错过他。

我很清醒,我不是幸运的人,错过这一个他,我大概再也遇不到像他一样对我好的人了。

对于这件事,他目前跟我站在同一战线。

但是想想也知道,哪有家长会接受自己儿子娶一个不要孩子的媳妇呢?

唯一让我觉得难办的就是这里。

我跟我家里如何摊牌都好说,但我不能让他和我一起这样。我不能这样。

我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不在乎,都可以坚持自我。唯独他,我不想放弃,我不想错过。

我真的很难过。

南柯(考试ing)

龚常胜篇(1.0版)

       龚常胜喜欢东方纤云,所有认识他们的俩的人都能看出来,面对任何和人都是冷漠疏远的他,却唯独对东方纤云是无微不至,热情......哪怕是同门师兄。

       但即使是这样,偏偏就是东方纤云这位主人公丝毫没有当事人应有的态度,将龚常胜对他的关心当做兄弟间的正常互动......即使这兄弟情,早已空有其名。

       真是.........


       龚常胜喜欢东方纤云,所有认识他们的俩的人都能看出来,面对任何和人都是冷漠疏远的他,却唯独对东方纤云是无微不至,热情......哪怕是同门师兄。

       但即使是这样,偏偏就是东方纤云这位主人公丝毫没有当事人应有的态度,将龚常胜对他的关心当做兄弟间的正常互动......即使这兄弟情,早已空有其名。

       真是......

       傻的要命。



        但是,却没人知道,龚常胜也无比庆幸东方纤云看不出来.......应该吧。

        至少......我们还可以做无话不谈的铁哥们......

        至少......他不会不理我......

        至少......我还能关心他,哪怕是已兄弟的名义......



        他还没看够东方纤云喝酒耍酒疯的样子,上课打瞌睡的侧脸,对他傻笑的模样......

        啧,好不甘心啊,纤云。

        他承认,他无时无刻都想跨出这所谓的'兄弟情'.....

        他想过,憧憬过,害怕过,恐惧过

        ............

        如果他这般肮脏的思想被他的纤云看......不,不可能,他不会让这一天发生的!

        他不敢想象,纤云看向他的眼神中,带有一丝的不可置信,嫌弃,厌恶,痛恨。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宁愿去死!



        他早已决定,抱有这样的心态,和他的纤云,就这样下去,谁都不会来打扰他们......

        知道有一天,他所恐惧的,还是发生了.....

        有人出现,打破了这看似平淡的日子.

       

        

       他的出现,打破了这似乎会一直亘古不变的关系。

       他娇蛮,粗鲁,不可理喻,甚至大胆出手以下犯上......

       就因为 “表弟”这个亲人的关系

       他越是包容,他就越是嫉妒

       他因此挑衅,他却只能愤怒



      他的笑容,干净得耀眼,是他从未见过的

      他的眼底,清澈得见底,令他所为之发狂

      他想独占这份笑容,他想囚禁这份清泉,他想.....

      他何尝不想,面对这样的诱惑,代价却是沉痛的

      这份代价,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这份代价,是他所谓之恐惧的

      ......



     可是,这份恐惧,这份畏惧

     随着那发疯的嫉妒,早已变了本质

      


     当他再次醒神之际,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他的少年,被他所囚禁

     他的翅膀,被他所折断

     他的自由,被他所毁灭......


     终于,少年那双如清泉般干净的琥珀色眼睛,带着惊讶,带着害怕......看向了他

     似乎少了什么,但是没关系......

     他很满意,

     满意他的整个世界只有他

     满意他开心时只能拥抱他

     满意他无助时只向他倾诉

     满意他......



     可是,为什么要逃走呢.....我的纤云......

     这样不好吗?!

     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了,也只剩下你了!

     如果你也不要我了,那我又该怎样活下去!






     ................

            “滴滴滴滴!!!!”

            “小心!!”

            “啊!”

            “纤云!!!!!”

             “碰!”

                  .............................................

      



      “不要啊!!!!”

              谁在喊?

    “啊啊啊,胜儿!”

               是谁......

    “胜儿,胜儿,胜儿......”

               是谁在哭.......

     “胜儿.....胜儿你醒醒!!胜儿......”

               心好痛......

      “胜儿,胜儿我错了,我,我再也不乱跑了,你醒醒好不好”

               不要哭了.......

            ————————

“滴~嘟~滴~嘟!”

       好吵......


  “胜儿......”

    .................


  “家属请让开”

    不要动他啊......


    ..................


  “胜儿,胜儿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不.......”

          好痛,脑袋......

          好困,好困啊........




     ——————————————

    浑浑噩噩中,他感觉自己似乎走了好久好久的路

    久到.......他已经忘记了时间......    

    但眼前始终是一片昏暗,看不到尽头。

  


————————————————————————————



            滴答......

            滴答......

            滴答......



        “你好?”

              是谁......

         “美女,请问VIP病房的病人醒了吗?” 

              谁在说话.......

          “......请,请问您是!”好帅好帅啊 !!

          “我?我是......”

               是谁.....

               是谁,是谁,是谁!!!

             ——————




           龚常胜艰难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雪白,萦绕在鼻间的是消毒药水的气味,

          他只觉头痛欲裂。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没有一点印象......

       包括他的身份,他的一切的一切......

  门口的男士好像注意到了,抬眸看向他,

       说到......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胜儿!”

       “我是你的师兄,东方芜穹!”









酒荼

燈火

我仍然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樣子,早在你見到我許久之前的某一個清晨。

在一個擠滿人的電梯裡,我路過正在打開的電梯門口,你正在人群的摩挲中朝外走。我看見了你,現在我回憶起來,也許有一瞬間的對視,也許沒有。但是你清清冷冷的面容就這樣,在某一扇電梯門打開的一刻裡,開始存在於我的記憶裡。

我曾期望與你提起這個細節,但是轉念想,這大概就是所謂“多年前的一朵黃玫瑰的記憶”,在與誰提起的時候,總也會有某種無力感。就像是缺少了記憶傳達的介質,說得再多卻也總像是隔著磨砂玻璃,再努力地想要看清卻總是徒勞。紮根於記憶,玫瑰也許本就只是生於泡沫罷了。

同樣,我也時常在你眉頭稍稍蹙緊的時候感到一點細微的失落。我只能看...

我仍然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樣子,早在你見到我許久之前的某一個清晨。

在一個擠滿人的電梯裡,我路過正在打開的電梯門口,你正在人群的摩挲中朝外走。我看見了你,現在我回憶起來,也許有一瞬間的對視,也許沒有。但是你清清冷冷的面容就這樣,在某一扇電梯門打開的一刻裡,開始存在於我的記憶裡。

我曾期望與你提起這個細節,但是轉念想,這大概就是所謂“多年前的一朵黃玫瑰的記憶”,在與誰提起的時候,總也會有某種無力感。就像是缺少了記憶傳達的介質,說得再多卻也總像是隔著磨砂玻璃,再努力地想要看清卻總是徒勞。紮根於記憶,玫瑰也許本就只是生於泡沫罷了。

同樣,我也時常在你眉頭稍稍蹙緊的時候感到一點細微的失落。我只能看到此刻的你,也永遠只能困苦於無法與無數構成你的歷史相了解和共情。在你鎖緊的眉頭裡,在你沈默的走過一個街角時,在你的視線離開所有你我共同熟悉的東西,而望向遠處的時候,你就在離我很近的地方同我分別,走到我不能觸及的歷史裡去。青雉的時光,歡樂或是痛苦的時光——你在懷念哪一個歷史瞬間呢?你記憶的穹廬把誰困在其中?我不會去詢問你。陽光從落地窗的隔扇之間鋪開,像冬季火爐旁的厚地毯,你的額頭,鼻尖,臉頰,一直到胸背和指尖都被包裹和覆蓋。你的睫毛瑩瑩閃閃的透明著,閉上的眼睛,略微鬆開的眉間和微張的嘴唇——這是你賦予我的記憶,渺遠的溫暖。

記憶隨著年歲累積,每一年每一刻的變得沈重。堆積在眼底,捂住喋喋不休的口,教人沈默;壓在肩上,讓腳步不再輕快,賦予人衰老的權利。

對衰老的恐懼,大概本質就是害怕改變現狀。我也會希望一切都像過去的某一天一樣,永遠有明天可以期待,永遠不用面對分離。但當我躺在你身邊的時候,我知道每一秒你都在離開我一點。你笑起來時眼下的紋路,你運動之後的疲憊,都在告訴我,就算我緊緊的抱住你,你身體的某一個部分總會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消失——就算是擁抱,卻也總是在分離的路上。

我用什麼才能留住你呢?什麼也不行啊,你會笑著這麼說吧。

我想,在離別之前給我一小時的時間。我要用一半的時間端詳你,從發梢在光線中的金黃色到耳朵的形狀,從眉毛的疏密到眼睛深處深邃的沈默。然後用另一半的時間和你擁抱,記住你身上的味道,和你雙臂圍繞著我的溫度。然後才可以平靜地說再見,並在某一個無人的夜晚淚流滿面。

我第二次見到你是在電梯裡,我在你身後的角落。第三次是在出入口擦肩。

⋯⋯

世事如燈散落,時間難以停滯。可那記憶裡的身影就像是經年之前的半盞燈火,承受了余生所有的凝望。

几碗

一日比一日要焦急

像是一场大火已经从脚底烧到了我的眉毛,我却懒得叹口气喊声救命

到底是被大火吞噬痛苦,还是被水淹没痛苦

我在两个痛苦里选择其中一个,这种没意义的事情常常使我烦恼。

不想去看蓝色的天空

白色的云朵

欢笑的人群

激烈的鸟叫

彩色变得无聊,无法改变生活中的密闭。

我明明是睁着双眼的人啊为什么比失明的孩子更加痛苦呢

痛苦的根源是否是我自己啊

这样让我苦恼的东西

到底何时才会消失啊?

在没找到原因之前,我还不打算让自己消失啊

所以如果有神,请帮帮我吧

一日比一日要焦急

像是一场大火已经从脚底烧到了我的眉毛,我却懒得叹口气喊声救命

到底是被大火吞噬痛苦,还是被水淹没痛苦

我在两个痛苦里选择其中一个,这种没意义的事情常常使我烦恼。

不想去看蓝色的天空

白色的云朵

欢笑的人群

激烈的鸟叫

彩色变得无聊,无法改变生活中的密闭。

我明明是睁着双眼的人啊为什么比失明的孩子更加痛苦呢

痛苦的根源是否是我自己啊

这样让我苦恼的东西

到底何时才会消失啊?

在没找到原因之前,我还不打算让自己消失啊

所以如果有神,请帮帮我吧

清欢

我恨他们——被父母伤害的人的自白

晚上十一点,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本想睡前思考一些不咸不淡的事情,谁知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童年,顿时泪水就止不住了,不是对童年的怀念,而是对父母的怨恨。

我父母床边有一个小小的床头柜,小的时候经常放着草莓味的酸奶。但是我的记忆却是,我爸左手抱着我,右手掐在我的脖子上,那时候小,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觉得越来越难受,但是我还是很想喝草莓奶,于是我就指着床头柜说“草莓奶”,他最终还是停下了手,给我拿了奶。可笑的是我后来竟安然的在他怀里喝酸奶,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才差一点命就没了。这个记忆自我小的时候就有,我也问过父母很多次,是不是真有这件事,现在长大了一想,就是真有,又怎么会告诉我呢?

小的时候,家里...

晚上十一点,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本想睡前思考一些不咸不淡的事情,谁知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童年,顿时泪水就止不住了,不是对童年的怀念,而是对父母的怨恨。

我父母床边有一个小小的床头柜,小的时候经常放着草莓味的酸奶。但是我的记忆却是,我爸左手抱着我,右手掐在我的脖子上,那时候小,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觉得越来越难受,但是我还是很想喝草莓奶,于是我就指着床头柜说“草莓奶”,他最终还是停下了手,给我拿了奶。可笑的是我后来竟安然的在他怀里喝酸奶,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才差一点命就没了。这个记忆自我小的时候就有,我也问过父母很多次,是不是真有这件事,现在长大了一想,就是真有,又怎么会告诉我呢?

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套兰花的茶杯,四只,平常用来招待客人。但是很不巧,我摔碎了其中一个,再然后的记忆就是我的爷爷和爸爸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而我跪在地上,承认我的错误。

小的时候我的爸妈经常打我,母亲是狠狠的抽我,父亲是重重的打屁股。我很害怕他们,有一次我爸在我旁边监督我刷牙,我一不小心把刚挤的牙膏甩掉了,我偷偷看了我爸一眼,没敢告诉他,怕他又打我,用空空的牙刷默默的刷了牙。

我的初中离家比较远,十五分钟的公交车程,十分钟的电动车程。我爸每天都来车站接我,天天看着回家的路,我也就记住了。突然有一天我爸没来接我,还是冬天呢,穿着羽绒服,我愣愣的在车站旁等了很久,还是没看到那个骑电动三轮车来接我的父亲。那时候我刚上初一,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以为他是路上耽搁了,我先往回走着,一会儿就能看见他。车站到家也就徒步四十分钟的距离,但是我从来没有徒步走过,所以我当时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家。冷风呼呼的往我衣领里贯,我穿的羽绒服又没有帽子,冷是真冷,但是心是热的,我相信一会儿就能看见我爸来接我。这一会儿是终究没等到。不知不觉,天黑了,路灯亮了,农民工也下班了。我跟农民工们一起晃晃悠悠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忽然就哭了,“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把我丢在外面?”后来终于要到家了,可是街道中央的两条大白狗又挡住了我的去路。小学的时候我被邻居的狼狗咬过,虽不曾皮开肉绽,但也印下了深深的恐惧。看着那两条狗,我想回家,但又回不去,又在街道口伫立了很久,直到那两条狗离开后我才敢回家。到家之后我看到我爸妈都在家里,看到我回来还挺惊讶,问“你咋回来的?走回来的?不是让人去接你了吗?”没过一会儿,两个人来到了我家,说是我爸拜托去接我的,结果没接到。那一刹那我就开始嚎啕大哭,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么。那两个人可能是被吓住了,也可能是在想“不就是没接到么,至于哭成这样么?”我听见我妈说“不怪你俩儿,这孩子估计是在路上看见什么被吓着了。”我心想,是的,那两条大白狗吓到我了。我爸说“有啥可哭的!闭嘴!”

年过除夕的时候,邻居家都是一家在一起守夜,开开心心的。然而我的父亲要出去上班,母亲早早的睡下。每年都是,我一个人在客厅看着春晚,觉得冷了,就到卧室,窝在被窝里,大哭一场。

高二那年的十月一号父亲好兄弟的儿子结婚,我父母都忙前忙后的,就是没想起那天也是我生日。我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失望了一天。当天晚上,我终于抓到了母亲的身影,我告诉她“我有事儿想跟我爸说,您把他叫过来”。很久之后,父亲来了,坐在我当年跪着的位置的正前方,问我有什么事。我说“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说“不就是xxx结婚的日子么?”我怪他不记得我的生日,他骂我不配过生日,骂的我狗血临头。高二那年是我学习最努力的一年,每天也就睡四个小时,天天钻研学习,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想父母还在等着我啊。结果我换来的却是什么呢……

让我最终对我父母二人失望的是我高考失利时他们的表现。看到分数的那一刻,我的心顿时麻木了,并没有达到我想要的分数,这三年明明是拼了命的在学习。但是面上却显得冷静,没有哭没有闹,淡淡的告诉父亲我考的分数,并嘱咐他说“我考的分数不高,你就别告诉别人了。”他也满口答应。一个下午,我都在平静的分析我该上的学校,又或者查一查网上关于报考的注意事项。到了晚上我跟父亲说“你也帮我看看。”,他答应了,可视线还是没从手机上移开。不久一群他的好朋友来了,坐在院子里高声大笑、聊天。突然间我听见一个人打电话说道“喂,你家的xx考了多少分啊?我知道xxx考了xxx分,我正跟她家呢!”顿时我的理智就没有了,我忍了一下午,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下午,在那一刻,分崩离析。我跑出去,对着他们哭诉,为什么要把我的成绩告诉别人?我考的已经够差的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们都低下了头,一句话也不说,我回到了屋里,又听见他们在大笑的聊天,继续把我的卑微的高考分数奔走相告。我开始砸,哭,喊,痛恨自己没有更加努力。更害怕的是在瞬息之间所有人都直到了我的成绩,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成绩。我开始埋怨的我父亲,为什么他要告诉别人,任别人一下一下的用刀凌迟我的心。血淋淋的啊!我用尽一切努力,换来的是别人的嘲笑、同情和毫不在意。后来陆陆续续的有人来我家贺喜,我爸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们我的分数,那些人转而怜悯的看向我,说“我家孩子考的没你好,你很好了。”我宁愿他们不来看我,不给我送上那卑微的一千块钱,我的自尊就一次一次的被践踏,走在路上都像是被千夫所指,被无声嘲笑。在一个夜晚,我用卑微的语气同父亲商量,能不能不要再告诉别人我的分数了,他冷漠的说“别人问我怎么能不告诉?”难道他没有看见他的女儿已经遍体鳞伤了吗?我本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一次次的被这样对待,我也会受不住的啊!本着破罐子破摔,我开始和他们吵闹,我从不说脏字,就自然而然的没有骂过我的父母,他们说我是“死驴”,还骂我活着有什么用。当我录取结果显示我考上了我一直向上的大学时,我飞快的跑回家,由于太激动,关门就有些重,刚想兴高采烈的告诉母亲我考上了,她却说“你是不是找死?”


末安@xy
Why do people l...

Why do people live?

Why should I live?

Why do people live?

Why should I live?

鱼潜在渊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读到这句话时,一瞬间有点想哭


我自认为不是个容易感伤的人——

也许还有一点铁石心肠也说不定?


但是——


我们真的很久没联系了


久到我今年都忘记了在夏至时分给你写信


我们是不是真的都决定要淡出彼此的生活了?


我有时在想

你呢也许就像一只鸟

一生都在飞翔

但是我却始终记得你为我曾停留过的那个夏天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读到这句话时,一瞬间有点想哭


我自认为不是个容易感伤的人——

也许还有一点铁石心肠也说不定?


但是——


我们真的很久没联系了


久到我今年都忘记了在夏至时分给你写信


我们是不是真的都决定要淡出彼此的生活了?


我有时在想

你呢也许就像一只鸟

一生都在飞翔

但是我却始终记得你为我曾停留过的那个夏天


鱼潜在渊

很远

讲真的
当我只有几岁时
我从未想过长大后的我们连相见都是
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遥远
只能靠着一张模糊不清照片
来回忆那些藏在记忆里的稚嫩面庞。

                                      

讲真的
当我只有几岁时
我从未想过长大后的我们连相见都是
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遥远
只能靠着一张模糊不清照片
来回忆那些藏在记忆里的稚嫩面庞。

                                                          

Tristan 写字的地方
鱼潜在渊

当你向我走来时

我心翻起的是惊涛骇浪

但我静立着

没让何和人知晓

当你向我走来时

我心翻起的是惊涛骇浪

但我静立着

没让何和人知晓

Tristan 写字的地方
万事胜意

进化2.0版本

2.0
——
简介

12.06正是在lof上线

称阿桓或随意都可

汉语言文学在读,日常爆肝背古代文学,(古文,我的天敌)

由一个高三狗熬到大一僧,日常掉发是本人成熟的象征。(变秃了也变强了)

——
日常

和室友一起吐槽本专业、生产学术垃圾、背古文、写三笔

买汉服、~周边、制服(rmb绝杀,负婆墙角哭泣)

百分百被某音关注的汉服小姐姐、某宝新店和某江文学城小说勾引,于是又多了一个自甘堕落的憨🐷

——
问题

有一个日常暴躁的好友,也日渐暴躁的桓

不自律,容易被爱好干扰

(老是因为某宝某音某文学城丧失自我,无法自拔)

在优秀的环境里
看见别人学习时我会学习、会自省;
看不...

2.0
——
简介

12.06正是在lof上线

称阿桓或随意都可

汉语言文学在读,日常爆肝背古代文学,(古文,我的天敌)

由一个高三狗熬到大一僧,日常掉发是本人成熟的象征。(变秃了也变强了)

——
日常

和室友一起吐槽本专业、生产学术垃圾、背古文、写三笔

买汉服、~周边、制服(rmb绝杀,负婆墙角哭泣)

百分百被某音关注的汉服小姐姐、某宝新店和某江文学城小说勾引,于是又多了一个自甘堕落的憨🐷

——
问题

有一个日常暴躁的好友,也日渐暴躁的桓

不自律,容易被爱好干扰

(老是因为某宝某音某文学城丧失自我,无法自拔)

在优秀的环境里
看见别人学习时我会学习、会自省;
看不见时,躺尸在寝室、吐槽或发呆😳

——
应对(为jxj爆肝)

多看书(不为自己浅薄的知识流泪)

写作(十八流写作功底,呵呵,学个锤子汉语言)

图书馆,自习室阶段化打卡

处理好学习和娱乐时间

——
肝起来呀!

deer_在目

在Tulpa群内展开了互送(寄)礼物的事情!

啦啦。也就是半个月以内的事情吧。现在已经确认拉到的有3人,因故婉拒的有2人。其中已经寄出回礼和收到礼物的1人,正在筹备等待材料的1人(对方也是),在正在商讨内容的1人。

还和其中一个朋友约定了寒假互相展开塔罗占卜以交流切磋(不是),让对方借鉴一下我是怎么解牌怎么写的。

关于图帕的事情,最近我们主要活跃在群内,也有在Tulpa吧(百度贴吧)比较活跃地去更新自己的贴子,当然也有去看别人的帖子。在贴吧,我们的帖子内容已经有400多楼,5000访问量,内容由开始对一些问题的见解分析逐渐转变为向日常对hua话shui(甜苦甜甜甜)为主的轻松向。朋友说那样的日常也挺喜欢的。

在互寄礼物的时候,每次都...

啦啦。也就是半个月以内的事情吧。现在已经确认拉到的有3人,因故婉拒的有2人。其中已经寄出回礼和收到礼物的1人,正在筹备等待材料的1人(对方也是),在正在商讨内容的1人。

还和其中一个朋友约定了寒假互相展开塔罗占卜以交流切磋(不是),让对方借鉴一下我是怎么解牌怎么写的。

关于图帕的事情,最近我们主要活跃在群内,也有在Tulpa吧(百度贴吧)比较活跃地去更新自己的贴子,当然也有去看别人的帖子。在贴吧,我们的帖子内容已经有400多楼,5000访问量,内容由开始对一些问题的见解分析逐渐转变为向日常对hua话shui(甜苦甜甜甜)为主的轻松向。朋友说那样的日常也挺喜欢的。

在互寄礼物的时候,每次都有写信,还有盖火漆。

第一次写信,本来是想写民国风格,结果,结果变成了文言文(捂脸)。为什么啦……

第二次写,正常多了,感觉没有那么羞耻了,有点当年高中课堂写散文的感觉,但是仍然只有2页。我会打草稿,然后手抄下来。毕竟还是希望大家收到我的信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以后不会写那样的文言文了呜噫咿。

会把这几次信的内容分享出来,当然是只有我写的这一部分——在确认对方收到之后我再公布。

那么,祝大家身体健康。这一年就要过去了,不要再留下遗憾啦!

为人/豆灯/无明日/deer_在目/玛塔哈里的甜酒/明日蝶爱/散纹盛蛱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于重庆

(来自有很多个名字的我)

自伤无色

我是一个软弱又固执的人。好听一点叫温柔,难听一点叫懦弱,我的固执是守护喜欢的人和重要的人,这里跟某个主教有点像,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谁都不能诋毁和伤害我喜欢的人,我愿意为他们付出生命乃至一切,这点能让我变得无比坚强和决绝,但我也狠不下心以伤害他人的代价为目的来坚持自己的执着,曾经因为一些过错自暴自弃,我努力了,我真的没办法喜欢自己啊。

情感单薄不是因为冷漠,是很难感知,所以我决定,此生的意义是为了那些极好的重要的人而存在,如果你们爱这个世界,保护这个世界,而我爱你,我会用尽自己微不足道的一切来保护你。

我是一个软弱又固执的人。好听一点叫温柔,难听一点叫懦弱,我的固执是守护喜欢的人和重要的人,这里跟某个主教有点像,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谁都不能诋毁和伤害我喜欢的人,我愿意为他们付出生命乃至一切,这点能让我变得无比坚强和决绝,但我也狠不下心以伤害他人的代价为目的来坚持自己的执着,曾经因为一些过错自暴自弃,我努力了,我真的没办法喜欢自己啊。

情感单薄不是因为冷漠,是很难感知,所以我决定,此生的意义是为了那些极好的重要的人而存在,如果你们爱这个世界,保护这个世界,而我爱你,我会用尽自己微不足道的一切来保护你。


下水道虫子

2019.12.12

眼看月底,小目标没完成不说,总结可能也赶不出来。

失败。

眼看月底,小目标没完成不说,总结可能也赶不出来。

失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