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设

14.3万浏览    29429参与
a mere nobody

全是自设,质量是没质量了

但摸起来爽

p5、6大概有nicen水仙向?

全是自设,质量是没质量了

但摸起来爽

p5、6大概有nicen水仙向?

簫是潚还是蕭
自设兽化,安哥拉猫

自设兽化,安哥拉猫

自设兽化,安哥拉猫

.五班的委员先生

一个画渣,在夜里开了茶绘,进来一堆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P1福,ink ,蓝莓和一个自己的设子

P2两个自设)

(丑的一批)

一个画渣,在夜里开了茶绘,进来一堆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P1福,ink ,蓝莓和一个自己的设子

P2两个自设)

(丑的一批)

半盏

自设×2,约稿🈶🈚️❓

自设×2,约稿🈶🈚️❓

冫水
大家注意流感,记得戴口罩😷

大家注意流感,记得戴口罩😷

大家注意流感,记得戴口罩😷

脑里有块布

看完漫画的感想

勿怪好可爱

能rua吗

看完漫画的感想

勿怪好可爱

能rua吗

十九贽.
依旧是朋友稀奇古怪的自设√,因...

依旧是朋友稀奇古怪的自设√,因为没想好衣服所以暂时裸着√


是老二刺螈了

依旧是朋友稀奇古怪的自设√,因为没想好衣服所以暂时裸着√


是老二刺螈了

薛无
某薛终于想起来他是个辣鸡画手...

某薛终于想起来他是个辣鸡画手

于是摸了个新设头像(?

dbq我好垃圾

某薛终于想起来他是个辣鸡画手

于是摸了个新设头像(?

dbq我好垃圾

狸猫氧化钙。

今天的一些屑锥


关于屑锥与龙须的互动

(不会画人就很难受)

说起来设定中(自称)是旧世界人类文明崩坏后与神之上一族一样的幸存者,曾经可能就已经是个半神了,但混在人类里太久了就忘记了,因为彻底变成了邪神所以活了下来,不过相对应的记忆出现了错乱,和镜一样其实一直都在寻找着对自己来说熟悉的东西,当然这些话也可能只是编造出来哄骗龙须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还是个屑女人


关于屑锥和大哥的互动

朋友翻新了一个老设定,算是入圈早期接触的一批设定吧于是心血来潮补个赠图互动

①锥的围巾上的那个斗笠与草,细心的认识我比较久的朋友可能会注意到,算我很早的自设的标志了,也是接触到大哥这个设定那段时...

今天的一些屑锥


关于屑锥与龙须的互动

(不会画人就很难受)

说起来设定中(自称)是旧世界人类文明崩坏后与神之上一族一样的幸存者,曾经可能就已经是个半神了,但混在人类里太久了就忘记了,因为彻底变成了邪神所以活了下来,不过相对应的记忆出现了错乱,和镜一样其实一直都在寻找着对自己来说熟悉的东西,当然这些话也可能只是编造出来哄骗龙须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还是个屑女人


关于屑锥和大哥的互动

朋友翻新了一个老设定,算是入圈早期接触的一批设定吧于是心血来潮补个赠图互动

①锥的围巾上的那个斗笠与草,细心的认识我比较久的朋友可能会注意到,算我很早的自设的标志了,也是接触到大哥这个设定那段时间用的自设

②我确确实实画过大哥,是在设主以前生日的时候,把人家家全员都画了一遍,还是全彩的,现在是肝不动了草,所以锥那个会画画,有其他身份以及说的认识大哥什么的都是对的

③尾巴和角是重要的约定,是希望能再一次认识你的约定,尾巴这个可能也是认识我比较早的朋友会知道,以前自设尾巴是弱点,这边算是锥为了达成约定把弱点交出去了吧(其实只是大哥够不到角而已)

④锥其实也想祝福大哥的新生然而身为邪神,并没有能力给出好的祝福

⑤这张的署名是锥给大哥

⑥关于大哥为什么不记得锥了,很简单,快四个年头了,大哥也是很老的设定了,而自设的形象一直在变,虽然默认锥是一直都在的,但是大哥沉寂太久早就不记得锥了,但是锥记得大哥就够了

(我真的记得大哥哟)

⑦回忆的囚徒和容易被遗忘是锥的设定

总之能看到大哥我真的很开心——!!!


另外我真的好他妈酸这屑锥啊啊啊啊啊啊啊草,感觉不是自设,而是理想了草

二苟eg
好好笑 是和朋友的盲画

好好笑

是和朋友的盲画


好好笑

是和朋友的盲画


-想養企鵝-

p1-p3都是我的自设^q^

p4是给DOKO的设

p5是搞pdj时喜欢的弟弟北岡謙人


p1-p3都是我的自设^q^

p4是给DOKO的设

p5是搞pdj时喜欢的弟弟北岡謙人


Rachel_药十八

摸了下自设

有点粗糙www

摸了下自设

有点粗糙www

槿松阔月

摸鱼复健

自设之一 狐狸Starian 象征理性

无性别

p2是线稿,可以拿去上色玩,记得标明出处就行

(我有没有线稿好像都没啥区别2333

摸鱼复健

自设之一 狐狸Starian 象征理性

无性别

p2是线稿,可以拿去上色玩,记得标明出处就行

(我有没有线稿好像都没啥区别2333

大野

「地缚少年花子君(私设x柚木司)」她和他的梦

*ooc归我


*私设有

那一天开始,我的世界填满了一个名叫“阿司”的色彩。


——————


“所以阿司还有一个哥哥是吗,叫,阿普……”


“那他也在这个学院里面吗。”


我双手摆成花状托着下巴,跪坐在窗前轻点着清晨带着露水的野花。


小樱在广播室的桌子前整理着许久未收拾的书本,我从小樱的口中得知了“阿普”的存在。


小樱用手把掉下来的一瓣刘海别到脑后,答道:“就在旧校舍里。”


我出了神,满脑都是羡慕的情绪:“真好啊,阿司还有家人。”


我透过窗户上的反射看到小樱的身体停了一秒。


小樱沉默不语,我原以为她是在讨厌阿司的兄弟,却听见她道:“寻子,你...

*ooc归我


*私设有

那一天开始,我的世界填满了一个名叫“阿司”的色彩。


——————


“所以阿司还有一个哥哥是吗,叫,阿普……”


“那他也在这个学院里面吗。”


我双手摆成花状托着下巴,跪坐在窗前轻点着清晨带着露水的野花。


小樱在广播室的桌子前整理着许久未收拾的书本,我从小樱的口中得知了“阿普”的存在。


小樱用手把掉下来的一瓣刘海别到脑后,答道:“就在旧校舍里。”


我出了神,满脑都是羡慕的情绪:“真好啊,阿司还有家人。”


我透过窗户上的反射看到小樱的身体停了一秒。


小樱沉默不语,我原以为她是在讨厌阿司的兄弟,却听见她道:“寻子,你想找回你的记忆吗。”


我快速回答道:“当然了,我也想知道我的家人是什么样的啊。”


我停下了拨弄露花的动作,只是无声盯着那脆弱的花茎。


明明那么瘦小的身体,却能承受住熠熠生辉的露珠。


我听见小樱从椅子上起身,回过头时,小樱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她低着头,我看不见她的表情。


她忽然握住我的手,道:“寻子,我们去找回你的回忆好不好。”


我一头雾水,不明白小樱的感情变化,点头回道:“好,好啊。”


于是,我们开始想尽办法查找我的身份。


小樱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摄像机,对我摆好角度,按下快门取出照片后,却只照到了我身后的墙壁。


我:“看来照相拍下校服计划失败了。”


“那我来把它画出来,寻子你站在那边稍微等待一下。”


最后小樱拿着画去问了周边的同学,却没有一个人认识这套校服。


小樱回到广播室后,就一直在椅子上思考,阿司从外面回来了。


阿司看见沉默不语的我们,问道:“寻子和小樱怎么了吗。”


我听出是阿司的声音,便抬起头来,“阿司,你知道我这身校服是哪个学院的吗。”


“知道哦。”阿司抱着一大篮子的糖果,不用问也知道是从勿怪那里抢来的。


听到阿司的回答,我的心中又充满了希望,继续问道:“哪个,哪个。”


阿司从篮子里拿出一根大棒棒糖,拨开糖纸塞进嘴里,又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棉花糖,递给了我。


我接过棉花糖,软软的口感就跟云朵一样,入口即化后,满嘴都是甜蜜的草莓味。


“青鸟学院啊,就在海鸥的旁边哦,不过它几十年前就倒了呢。”


我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一样,冲上最高点之后,又再快速地往下坠。


没有开口的小樱低喃道:“青鸟吗……”


“寻子,我们去曾经的青鸟看看吧。”


“诶,不是已经没有了吗。”我疑惑道。


阿司口齿不清地道:“那倒没有,青鸟学院的校舍和教室都还留着,不过已经过了几十年了,应该某些地方,也破烂地差不多了。”


“不过小樱,你是想要带寻子去找回记忆吗。”


我望着阿司,阿司的眼睛里好像多了某种我看不懂的情绪。


小樱非常坚定地道:“对的。”


我看到阿司的目光越来越深邃,即将变成危险的眼神的时候,阿司笑了。


“那好吧,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毕竟已经留了很久了,说不定有着某些危险的妖怪和幽灵呢。”


小樱抿了抿嘴,无声地拉着我离开了学院。


我回头去看阿司的表情,发现他明明是笑着的,眼神却没有笑意。


是因为不想帮我吗。


我感到有些失落。

————————

青鸟的旧校舍,还是保留着几十年前的样子,矮小的桌椅和极窄的教室,校舍的门被岁月磨搓成了痕迹斑斑的样子,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散架。


我提着夜晚用的灯,外面的天空已经变成了黄昏,太阳只剩下半个脑袋。


青鸟的旧校舍被一堵墙包围着,黄昏的颜色根本照不进来,昏暗的校舍里,只有两盏微弱的灯光,照着好似没有尽头的走廊。


地板只要轻轻地走都会发出几声叽叽的声响,蜘蛛网,老鼠,蟑螂一转头就能看到许多。


冷风飘拂而过,阴森森的校舍,简直就是玩恐怖游戏的最佳地点。


“这样真的能找回记忆吗。”


我为此感到疑惑,只是看看曾经的地方,怎么可能就能记起走失的记忆呢。


“姑且试试吧,如果你对这里有过深刻的回忆,应该就能激起你的记忆。”


小樱走在最前头,冷静的态度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没有害怕的东西。


我只好紧跟在小樱的身后,阿司就像一个保镖一样,守着我的后背,抱着糖果却没有出声。


小樱推开三年四班的门,“寻子,怎么样,有什么感觉或者印象吗。”


“没有。”


我摇摇头,面对着都是一模一样的教室,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这是一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


“外面已经暗下来了,小樱,明天再来吧。”阿司道。


小樱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当她看见了只剩下最后一间教室后,那到了嘴边的话又收回去了。


我道:“小樱,回去吧,明天再来也不迟,反正都只剩下一间了。”


小樱点点头,拉着我的手离开了校舍。


路过青鸟的操场的时候,我忽的心脏一紧,感觉在那里好像有什么我害怕的东西存在。


「是幻觉吧」我这么想。


我收回了目光,今天的青鸟探索也结束了,搜集了两个半小时的我们,最后除了那一点让我害怕的感觉以外,我们什么也没有收获到。


—————————


最后是在回去的路上,千峰樱的视角


她走在宽阔的大街上,微微有些难过。


“小樱。”


身后突然传来阿司的声音,她停下了脚步,阿司从后面俯身到她的耳边,那声音就像恶魔的低语,在警告着他的仆人。


“我说过了吧,不要把她当做伙伴。”


“你投入地越多,到最后越不能接受的就是你。”


“我不是在威胁你,这是一个小小的忠告。”


她想把身后的他推开,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身体就像被施了魔法,动弹不得。


“如果你做不到,我会帮你,毕竟你是我的结缘伙伴。”


“她的价值用完之后,我会帮她完成她的愿望,然后,再让她永远消失。”


“我不会阻止你帮她找回记忆,但如果你敢防碍我。”


她顿时觉得那个少年,看着无畜单纯的少年,其实是比所有人都要恐怖的魔鬼。


而她是魔鬼的一枚棋子,或许仅此而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