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自设人物

1095浏览    1204参与
辞染

南厦“哥哥”回来了但自己姐姐没了的娃

南厦“哥哥”回来了但自己姐姐没了的娃

辞染

辞染

17?

属于地下铁替补成员

易容术超于常人

爱吃糖床头有糖罐有许多糖

辞染

17?

属于地下铁替补成员

易容术超于常人

爱吃糖床头有糖罐有许多糖

信天鸽(咕咕咕)

小小年纪就不得不承担起家里唯一靠谱人士的重任

姓名:江户川白月


性别:女


年龄:18


生日:11.10


外貌:浅栗色头发的文静美少女,虽然还年轻,但已经可以预想到岁月沉淀后的优雅气质。


说白了就是父母不靠谱,所以孩子不得不靠谱起来。


绿色的眼睛,精致的长相,但与年龄不符的沉稳让她看起来十分可靠。


喜欢留着长发,虽然头发看起来很柔顺的样子,但其实很容易变成炸毛,尤其是在睡醒之后。


性格:是江户川一家三口里最靠谱的一个,大概是因为父母都是比较任性的性格(但意外合拍),小小年纪就担起了重任(bushi),性格更像福泽爷爷,而不是两个不靠谱的父母。


在大家里年龄第二大,自觉担起姐姐的责任,是大......

姓名:江户川白月


性别:女


年龄:18


生日:11.10


外貌:浅栗色头发的文静美少女,虽然还年轻,但已经可以预想到岁月沉淀后的优雅气质。


说白了就是父母不靠谱,所以孩子不得不靠谱起来。


绿色的眼睛,精致的长相,但与年龄不符的沉稳让她看起来十分可靠。


喜欢留着长发,虽然头发看起来很柔顺的样子,但其实很容易变成炸毛,尤其是在睡醒之后。


性格:是江户川一家三口里最靠谱的一个,大概是因为父母都是比较任性的性格(但意外合拍),小小年纪就担起了重任(bushi),性格更像福泽爷爷,而不是两个不靠谱的父母。


在大家里年龄第二大,自觉担起姐姐的责任,是大家最坚固的后盾,无论是遇上什么样的意外情况,她总能拿出应对方法。


不喜欢运动的脑力派,连端杯水都宁可浪费魔力点醒茶具来为自己倒茶,但其实要真动起来体力不错,从小同时学习剑术和女巫的传承,而且点亮过各种奇奇怪怪的技能。


身高:一米五七


体重:(女孩子的体重是绝密,谢谢)


喜好:睡觉,猫咪,做奇葩的小游戏迫害玩家,看书,脱离了自己预期的情况


厌恶:脏兮兮的东西,蠢且自信的脑残,在自己引以为傲的地方被门外汉指责


经历:由于有一位作为森林女巫的母亲,经常被带去见识各种神奇的生物,自己的小宝箱里藏满了诸如地龙的背棘,沼泽女巫失败的爱情魔药,装着小人鱼能把人听晕的可怕歌声的海螺……


每当比自己小的那几个进污染区时总是很担心,会要求他们每个人都带上自己特制的定位器,一旦有人失去联系就会十分焦急,对年幼的幼崽似乎有着强烈的保护欲,不分种族。


曾经以一已之力逼得一个A智械文明污染区的幸存智脑不得不值保留核心数据逃脱,自家人知道有很大一部分的运气成分,但在外人眼中的评分拉高了不少。


很少会亲自进入污染区,但会在文也他们进去之前给他们每个人都塞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认为无论污染区“之前有着多么宏大的文明,如今也只是废弃之后游荡在太空中的垃圾碎片,残存着那么一点点回收的价值。”


在网络上十分健谈,但在线下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说话,有些社交冷漠。


虽然单论推理能力追不上乱步,但她有不科学的方法和完全不讲道理的直觉,展现出来之后就是惊人的推理能力,被称赞“虎父无犬女”,会被幼稚的爸爸专门带着去炫耀,本人虽然对此很无奈,但还是表现出配合。


从污染区里扒拉出来一个半废状态的人工智障,目前正一边互相伤害,一边想办法给小智障换零件和能源。


目前正想办法把小时候的收藏给解决掉,但因为里面的东西千奇百怪也不敢随便丢掉,正为此十分头疼。


月星围
姓名:月星围 性别:女 年龄:...

姓名:月星围

性别:女

年龄:??

生日:?月?日

性格: 温柔

身份:时间旅行者,记忆花园的园长,主空间的掌控者

擅长:全能

缺点:有抑郁症,自闭症,体弱多病,经常自杀

尊称:星围小姐,掌控者

模样:渐变的头发,莹绿的瞳孔

武器:无

爱人:姫落雁

她被家暴过,校园霸凌过,被侵犯过……所有的坏事都被她碰上了,她认为所有的人都会欺负她,她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也忘记了自己的岁数,或许她的诞生就是错误的,直到被姫落雁领养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不是所有人都欺负她。

(记忆花园:人的记忆会变成记忆花园里的花,因此被叫做记忆花园)

姓名:月星围

性别:女

年龄:??

生日:?月?日

性格: 温柔

身份:时间旅行者,记忆花园的园长,主空间的掌控者

擅长:全能

缺点:有抑郁症,自闭症,体弱多病,经常自杀

尊称:星围小姐,掌控者

模样:渐变的头发,莹绿的瞳孔

武器:无

爱人:姫落雁

她被家暴过,校园霸凌过,被侵犯过……所有的坏事都被她碰上了,她认为所有的人都会欺负她,她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也忘记了自己的岁数,或许她的诞生就是错误的,直到被姫落雁领养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不是所有人都欺负她。

(记忆花园:人的记忆会变成记忆花园里的花,因此被叫做记忆花园)

金箫_醋酸try

想冲个50粉...

到时候会有粉福呜呜

想冲个50粉...

到时候会有粉福呜呜

落叶知秋

自古红蓝出CP

擎天柱×救护车       领袖×末日郎中

烟幕×大黄蜂           战士×未来领袖
通天哓×冲云霄       指挥官×龙
千斤顶×漂移           ...

擎天柱×救护车       领袖×末日郎中

烟幕×大黄蜂           战士×未来领袖
通天哓×冲云霄       指挥官×龙
千斤顶×漂移           刀客×剑客
击倒×死火               女王×骑士
威震天×声波        首领×情报官
红蜘蛛×天火        空指挥官×科学家
维纳斯×普修尔    战神×半吊子议员

落叶知秋

第二章:成长

         银色的飞机伸手戳了戳风沉的机翼,风沉连忙躲开,“嗯,我还有事,先走了。”

  “嘿,奥利安,这些数据板,还给你。”

  “不要随便乱开玩笑。”

  “你知道的,我很少这样做。”

  “但愿。”

  喷气机降落后,他的两位僚机都不在这,意味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可以吃零食,吃到饱。

  虽然塞伯坦的新贵这个议题很难,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处理好。

  傍晚,两位僚机相互搀扶着回来了,家里乱糟糟的,地板上是废弃的零食包装袋被压坏了的数据板,桌子上放着好几杯空了的高纯。

  有...

         银色的飞机伸手戳了戳风沉的机翼,风沉连忙躲开,“嗯,我还有事,先走了。”

  “嘿,奥利安,这些数据板,还给你。”

  “不要随便乱开玩笑。”

  “你知道的,我很少这样做。”

  “但愿。”

  喷气机降落后,他的两位僚机都不在这,意味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可以吃零食,吃到饱。

  虽然塞伯坦的新贵这个议题很难,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处理好。

  傍晚,两位僚机相互搀扶着回来了,家里乱糟糟的,地板上是废弃的零食包装袋被压坏了的数据板,桌子上放着好几杯空了的高纯。

  有身体不能食用的高淳,被当做能量体验,喝了不少。

  “浮光,你看到风沉了吗?”

  “下次,水落,你再把高淳放在外面,我就打爆你脑芯。”

  “不会再有下次了。”

  白金色的机体上沾着能量液,有体积甚至打开了自己的散热器和冷却器。

  “我感觉很不好。”

  “废话!”

  “幼体机喝了高纯会怎么样?”

  “现在是发热,”浮光摸了一下风沉的胸甲,面前立马弹出一个温度警告,“他会在应急系统下开启冷却器,只需要等他明天上线就好。”

   “那就好。”

  “拿清洁剂来,乱七八糟的,”浮光看起来非常生气,“你收拾。”

  “啊!”

  经历了两个赛事,他把东西都回归原位,风沉迷迷糊糊的打开了面罩,却在站在地上的时候被冷却器弹出的警告吓了一跳。

  [警告:冷却器即将关闭,是否打开散热叶?]

  [打开。]

  “水落,浮光?”

  “感觉怎么样?”

  “有点难受。”

  “哪儿难受?”

  “只是感觉脑芯里有一些数据有点混乱,我会处理好的。”

  “那你好好休息。”

   “回充电床上去休息吧?”

  “图书馆怎么样?”

  “数据板和资料很多,但我不会经常去,”风沉,坐在了水落旁边,“我要给脑芯放个假。”

  “好,想去哪也告诉我们。”

  三赛年后,风沉,脱离了幼体机的形态,他的机体迅速成长,隐隐有要成为投机的资本。

  “风沉,好久不见。”

  “奥利安?最近好吗?”

  “还不错,听说你有一场飞行例会?”

  “对,”风沉,看着塞伯坦的天空,“你要来吗?我还有几张预订席,视野非常的不错。”

  “我会去请个假,震天尊应该也会去,他不会错过的。”

  “这是邀请文件。”

  鲜红的标记,像是在霸道的宣誓着自己的身份。

  “你看上去非常的累。”

  “已经够放松了,普修尔甚至在帮我制定航线,你猜是什么航线?”

  “抱歉,我是地面单位。”

  “总而言之,你一定会被我惊艳到的。”

  “祝你起飞顺利。”

  “借你吉言,我要回去训练了。”

  “下次见。”

  这三赛年间,风沉甚至去了卡隆城的角斗场,他和擎天柱一起认识了震天尊,便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这个时候他们还都是他们,还都是勇往直前,愿意把自己的后背留给身边的人,风沉和震天尊,成了决斗场上的双机队组合,拿下了不少冠军。

落叶知秋

第一章: 朋友

        白金色的机翼在光的照射下泛出光泽,在他的身后跟着两架僚机,三架飞机极其的沉稳,引得下方的塞伯坦人驻足观看。

  “呼叫风沉,你的油箱是否已经少于百分之五十。”

  “水陆,浮光,请求:一同下降。”

  “好的,收到。”

  落地后,三个机体来到了能量体补给处。

  优美灵活的机型引起了不少机的注意,牵长又尖细的手指抱枕能量会被面罩遮挡的面容更令机向往。

  “风沉,你最近的课都没有上吗?”

  “事实上,水落,我结课了,学分已经提前拿到了,”风沉抖了抖机翼,“我比他们早放假。”

  ......

        白金色的机翼在光的照射下泛出光泽,在他的身后跟着两架僚机,三架飞机极其的沉稳,引得下方的塞伯坦人驻足观看。

  “呼叫风沉,你的油箱是否已经少于百分之五十。”

  “水陆,浮光,请求:一同下降。”

  “好的,收到。”

  落地后,三个机体来到了能量体补给处。

  优美灵活的机型引起了不少机的注意,牵长又尖细的手指抱枕能量会被面罩遮挡的面容更令机向往。

  “风沉,你最近的课都没有上吗?”

  “事实上,水落,我结课了,学分已经提前拿到了,”风沉抖了抖机翼,“我比他们早放假。”

  “打算。”浮光,有些紧张的盯着四周,毕竟这架喷气机还没有正式成年,连武器的方向都没有选好。

  “铁堡图书馆,”他灰色的光学镜亮了好几个度,“一位有趣的议员约我一块去看数据板。”

  天呐,怎么会有人约着去铁煲图书馆那个无聊的地方?浮光这样想到。

  “注意安全。”

  “会的。”

  “风沉,”水落按住喷气机的肩甲,“早点回来,不要独自一人去卡隆城。”

  “我明白。”

  目送着小喷气机飞上高空水落和浮光收回了目光。

  “真不知道怎样才能接受他的幼失体状态。”

  “我有预感,快了。”

  “可,他的机型太不稳定了,”水落抱着手臂,“作为一个民品,这是不正常的。”

  “他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铁堡图书馆,风沉看着面前的议员,估计他又被他的导师骂了。”

  “普修,你需要我带你散心吗?”

  “风沉,你这几天忙吗?”

  “不忙,”风沉撑住自己的下巴,“我有非常多的时间。”

  “帮我写一份关于新贵的报告,可以吗?”

  “当然,你又去参加宴会了吗?”

  “是啊,很烦,”普修尔摸了摸喷气机的头雕,继续说道,“如果可以,我下一次试试能不能带你一块。”

  “哦,好的,谢谢。”

  “你不想研究一下这些数据吗?”

  “可以吗?我以为你会想让我陪你说话。”风沉灰色面罩下的光学器件暗了一点,略显失落。

  “我不能离开太久,否则导师会生气的。”

  “好吧。”

  “下次一定。”

  普修尔离开后,风沉向后退了两步,不小心撞上了一个红蓝色的机体,“哦,抱歉。”

  “图书馆很大,你需要什么可以告诉我。”

  “你在这里工作吗?”

  “是的,我叫奥利安•派克斯,是一名档案员。”

  “我叫风沉,交个朋友,怎么样?”

  “当然可以。”

  “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我可能没有太多时间,但会的。”

  白金色的机体在奥利安看来就像一个活泼的在火种室里跳动的火种。

  就在他走出铁堡时,一本数据板掉了下来。

  两双尖细的手一同将它捡了起来。

  “《塞伯坦酷刑史》?”

  “小飞机,你要看看吗?”

  “不,震天尊,把那本数据板拿走,那不适合他。”

  “你觉得这本数据板怎么样,小飞机?”

:)

自设啦

上色再说吧ξ( ✿>◡❛)

自设啦

上色再说吧ξ( ✿>◡❛)

繁梦
作者沉迷于画自设,逐渐忘记了正...

作者沉迷于画自设,逐渐忘记了正事儿(更文)

作者沉迷于画自设,逐渐忘记了正事儿(更文)

信天鸽(咕咕咕)

即使是靠谱的未成年人也会有童年啦!

姓名:中原文也


性别:男


年龄:16


生日:6.29


外貌:黑长直,会用皮筋或发带将头发扎成马尾,钴蓝色眼睛,在笑起来的时候格外的有亲和力,往往会让人忽略他那恐怖的武力值,也不知道是哪方面的原因,对动物有着极高的亲和力(其实对人也有,只是自己没有发觉),虽然看起来充满了少年感的纤细,但其实如果撸起袖子的话可以摸到肌肉(其他地方也有,但友情建议不要乱摸)


性格:脸上总是带着几分笑意,看起来格外的温柔,对自己的父亲依恋大于尊敬,甚至因为这样被母亲敲了脑袋,对比自己小的几个充满了纵容,包括自己的弟弟。


虽然看起来性格很好的样子,但十分厌恶欺骗——他不介意自己被利用...

姓名:中原文也


性别:男


年龄:16


生日:6.29


外貌:黑长直,会用皮筋或发带将头发扎成马尾,钴蓝色眼睛,在笑起来的时候格外的有亲和力,往往会让人忽略他那恐怖的武力值,也不知道是哪方面的原因,对动物有着极高的亲和力(其实对人也有,只是自己没有发觉),虽然看起来充满了少年感的纤细,但其实如果撸起袖子的话可以摸到肌肉(其他地方也有,但友情建议不要乱摸)


性格:脸上总是带着几分笑意,看起来格外的温柔,对自己的父亲依恋大于尊敬,甚至因为这样被母亲敲了脑袋,对比自己小的几个充满了纵容,包括自己的弟弟。


虽然看起来性格很好的样子,但十分厌恶欺骗——他不介意自己被利用,但宁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愿意被信任的人欺骗,会给对方三次机会,三次过后就再也不会投以信任。


经常会陪着其他人一起胡闹,因为是在母亲那边上的学,所以对于华夏男生们的父子文化十分习惯,看起来一副好学生的样子,但其实经常在学校里偷偷拿外卖和和其他男同学们一起爬窗户出去撸串。


偶尔情况下会像精分了一样变的异常腹黑而且毒舌,但很快就会恢复原来的样子,让人觉得自己看到是错觉。


虽然在外认识了很多朋友,但被划分到挚友的只有太宰离川。


由于身上的血脉稀薄而又杂乱,本来没有原型可以变,但在过完生日之后好像有一些奇怪的感觉。


身高:一米五五,成年一米七一(至少帮中也破了一米六的诅咒……对吧?)


体重:[???]


喜好:和家人在一起,见识新环境,和离川一起在污染区浪(往往在浪过头之后会被中也亲自下场一起提回来),玩恐怖猎奇游戏,蒙蒙小雨的天气


厌恶:被信任的人欺骗,身边的人被伤害,没有保护在意的人的能力,莫名其妙的自说自话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人(算不上厌恶,就是不太喜欢)


经历:虽然出生方式有些与众不同(指从蛋里出来),但介于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男的都能(被迫)单性生殖,好歹有爹有妈的他显得十分正常。


但身边的人好像都不太正常。


比如明明每次过来都会被母亲追着揍但依旧执着跑来拐他的小舅舅,经常半夜爬窗户进来的竹马小伙伴,不止一次试图走上父嫁的茉莉姐姐,小小年纪就因为不靠谱的父母不得不让自己靠谱起来的白月姐……后来还多了一个穿裙子的弟弟。


好在他后来还是长成了正常人的样子,至于内核是什么样的就不知道了。


最开始几次下污染区都很紧张,但发现无论怎么样爸爸妈妈都能帮他兜底,便和小伙伴浪了起来,结果被中也吊在了首领办公室的天花板上一整天,连已经退休的森鸥外都特地过来围观一下,之后就老实了许多。


现在已经变成可靠的未成年男性了,上能把正在作死的太宰离川拽出来,同时将正在追着对方的污染物暴打一顿,下能带几个比自己小的崽勇闯污染区核心把那搅的鸡飞狗跳。


经常从母亲那里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一颗会长眼珠子的树什么的。


视界HoR时节

快乐的暑假

放点这两天的货


快乐的暑假

放点这两天的货


信天鸽(咕咕咕)

“只对文也一个人盛开的白莲花/茶艺大师”

姓名:太宰(津岛)离川


性别:男


异能力:「斜阳」


年龄:15岁


生日:11.4


外貌:黑色的卷发,在阳光下会显出棕黑的色调,肤色苍白,身材纤细,从父亲那继承了优越的长相,但脸上一贯没有什么表情(纯粹是懒得做表情),眸色比太宰治要更浅一些。


性格:一极度自我,对与自己无关的事物和人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无动于衷,缺乏共情能力,但对自己似乎也并不怎么关心,因为痛觉比正常人要迟钝许多,在需要制造伤口来维持清醒的情况下会毫不犹豫的下狠手。


但对于自己认定的人十分执着,对人际关系有着自己的一套划分,会以自己身边的人作为标杆来判断自己“应该”做出什么反应,但因为觉得那...

姓名:太宰(津岛)离川


性别:男


异能力:「斜阳」


年龄:15岁


生日:11.4


外貌:黑色的卷发,在阳光下会显出棕黑的色调,肤色苍白,身材纤细,从父亲那继承了优越的长相,但脸上一贯没有什么表情(纯粹是懒得做表情),眸色比太宰治要更浅一些。


性格:一极度自我,对与自己无关的事物和人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无动于衷,缺乏共情能力,但对自己似乎也并不怎么关心,因为痛觉比正常人要迟钝许多,在需要制造伤口来维持清醒的情况下会毫不犹豫的下狠手。


但对于自己认定的人十分执着,对人际关系有着自己的一套划分,会以自己身边的人作为标杆来判断自己“应该”做出什么反应,但因为觉得那样挺累,所以并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相处。


明明长了一张一看就很有蓝颜祸水风格的脸,却硬生生的吓退了所以对他有企图或即将有企图的男男女女,十分积极的帮中原文也挡桃花,以致于中原文也一直对于自己的魅力有着错误的认知。


是只对中原文也盛开的白茶花,变脸速度极快。


身世:不详,连种族和是否是通过正常手段出生都无法断定,是由太宰治独自从重度污染区带出来的,两人之间的情感表达都是让常人无法接受的类型,却意外的合拍在一起。


身高:一米五四(成年一米八零)


体重:[???]


喜好:在熟悉的环境和人身边或独自发呆,光亮度较低的略干燥环境,和中原文也呆在一起,获得与污染区和污染生物相关的知识


厌恶:聒噪的人群,自以为是的家伙,腿的数量超过八或等于八的节肢动物(如蜘蛛、蜈蚣、蚰蜒、千足虫等),被人指手画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况


经历:被不靠谱的爹放在侦探社里散养,但因为成长需要吞噬大量的污染生物,被太宰治丢去了津岛家里算是认祖归宗,记到了津岛家主(宰亲哥)的名下,但基本上都不会在那边出没,只有在每个月收到寄过来的资源的时候,津岛家才会有点存在感。


打小就热衷于爬窗户去小伙伴家,受到了中原爱雅的敌视,但依旧在软磨硬泡之下成功成为中原文也的竹马兼中原家编外人员。


明明战斗力还打不过变异鸡却十分热衷于在污染区里挑事,然后被挑衅的那只污染生物就悲催的丧生于中原文也手下。


虽然平时看起来和太宰治父子关系不咋地,但一旦遇到危机情况会第一时间想到亲爹,并试图把问题推过去自己摆烂(虽然几乎从来都没有得逞过)。


对自己比中原文也小七个月这件事耿耿于怀,在打闹时不止一次试图让文也喊他哥,然后文也又反手让他喊自己一声爹。


在熟悉的人面前其实表现的很有恶趣味,比如经常故意挑衅中原爱雅……但对比自己小的几个还是很照顾的(跟文也学的)。


眼镜是文也送的生日礼物,可以看到灵体和一些其他的东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