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自闭

6761浏览    1482参与
行止

【原耽】 设定没想好 大概是自闭自卑傲娇受x高冷温柔攻 短篇 第二章

仿佛回宿舍的场景是一个固定的画面:有人在弹吉他,有人在直播他毫无人在意的游戏实况,有人在看着王者的视频傻笑。


陈简觉得宿舍里分不清日月流转,只是一个固定模板,一直倒带,重复播放。他也很少讲话,开了门之后就径直走到自己的床前,坐下,打开电脑,看一集随便网罗来的剧集然后上床玩手机。


躺在床上是陈简一天最开心的时候了,所以他很爱熬夜。尽力地拖长夜晚清醒的时间,来对抗白天的不愉快。两点睡是常有的事。


只是好像城市永远都睁着眼睛,无论多晚睡,总会有一隙光透过窗照到陈简的枕头上,月光或隔岸的灯光。他总是被这样照着睡着,像躺在一片光影揉碎的水中,飘荡,没...

仿佛回宿舍的场景是一个固定的画面:有人在弹吉他,有人在直播他毫无人在意的游戏实况,有人在看着王者的视频傻笑。

 

陈简觉得宿舍里分不清日月流转,只是一个固定模板,一直倒带,重复播放。他也很少讲话,开了门之后就径直走到自己的床前,坐下,打开电脑,看一集随便网罗来的剧集然后上床玩手机。

 

躺在床上是陈简一天最开心的时候了,所以他很爱熬夜。尽力地拖长夜晚清醒的时间,来对抗白天的不愉快。两点睡是常有的事。

 

只是好像城市永远都睁着眼睛,无论多晚睡,总会有一隙光透过窗照到陈简的枕头上,月光或隔岸的灯光。他总是被这样照着睡着,像躺在一片光影揉碎的水中,飘荡,没有方向。

 

日子看似顺序播放实则单曲循环到了岁末。在不喜欢的专业里打滚,沉疴愈多,呆在自习室的时间也愈多,很快,临近陈简的生日了。

 

所有以为的惊涛骇浪或是不凡之事都没有发生,它之前或是之后的日子,都仅仅是一个日子而已,普普通通,无需任何人铭记,也不值得。

 

生日那天陈简纠结了好久,到底怎么样才能够不那么尴尬地告诉别人自己生日呢。在父母的鼓动下,他在楼下的蛋糕店买了一个15块的小蛋糕。

 

拎上楼,很忐忑地打开门,发现三名舍友都在,陈简说不出是紧张还是轻松地舒了一口气。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低下头,背对另外三人,很艰难地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我买了蛋糕诶,你们要吃么?”

 

如果有人吃的话,我就顺势告诉他们说我今天生日好了,这样比较自然,不要一上来就说生日,太奇怪了。陈简想。

 

没有回应。

 

陈简内心在发抖,克制许久又发问:“嗯?没有人么?没有人我自己吃咯。”

 

姜启放下了吉他,说:“不用了,你吃吧。”

 

吴僈仍陶醉在他的游戏里没有回应。

 

付移暂停了他的王者学习之路,缓缓抬头,“我刚吃了个章鱼小丸子,你吃吧。”

 

“哦,那我自己吃咯。”陈简笑笑。

 

哦。那我自己吃咯。

 

哦。

长满草的心之荒原突然刮起一阵冷风,长长的茎秆与风摩擦,像鬼哭,像狼嚎,是陈简没有脱口的哀痛。

 

或许本来没什么大事,可陈简心里十分过不去这坎儿。他以为他姿态已经很低了,怎么没有人来回应他一下呢?

 

陈简手上轻快地解开了蛋糕的盒子,叉一块水果入嘴,眼泪背着众人掉了下来。

 

好难过。

 

陈简心想。此时他的心像一口吞噬了一朵磅礴乌云的井,负荷着悲伤的乌云几欲揭盖而出,喷涌殆尽,可深夜不得喧哗,自尊不许吵闹。

 

陈简好面子到了极致,他不允许自己做任何丢脸的事,譬如呼救,譬如有理由地淌泪。或许说是被人看见的呼救,被人看见的淌泪。因为他着实做过呼救,向他以为最坚实的友谊,没得到回应之后就当没事发生了。再不尝试这个举动。

 

强撑着自己吃完了蛋糕,付移问,“你居然可以吃这么多?” 陈简没回头,装作兴奋地咀嚼回他:“你是不知道我有多饿!还好你们没和我抢,哈哈。”

 

说着,刚咽下去的奶油在胃里翻滚,一阵恶心涌上来,逼出陈简吞下的泪。

 

好歹咽了回去,泪水也没有夺眶,陈简自问自制力还不错。仰头喝水间,他瞥见上次被他带回来放在书架上的那只蝴蝶。

 

它通体幽蓝,尾翅狭长,许多圆形的眼点缀其上,望之目眩神迷,仿佛陷入一个深邃的洞。

 

陈简有片刻失神,随后定了定。上床睡觉了。

 

当晚,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电锯耶和华
Postpone my luc...

Postpone my luck

遗照

Postpone my luck

遗照

栖夏的树洞

爱4649

他刚好寂寞,而你刚好天真。他动了动嘴,

你动了动心。后来啊,后来他闭嘴了,你却

心碎了。

他刚好寂寞,而你刚好天真。他动了动嘴,

你动了动心。后来啊,后来他闭嘴了,你却

心碎了。

栖夏的树洞

杂594649

我希望我有一个坚强的内心。有骨气,可以直面黑暗。我希望我可以正视自己,不再躲闪避讳自己的缺点。我不想自闭,我想看人的眼睛,我想大胆的出门穿着不合身的衣服也不躲闪别人的指点。

我做不到但我想改变的东西。。。很多,加油。

我希望我有一个坚强的内心。有骨气,可以直面黑暗。我希望我可以正视自己,不再躲闪避讳自己的缺点。我不想自闭,我想看人的眼睛,我想大胆的出门穿着不合身的衣服也不躲闪别人的指点。

我做不到但我想改变的东西。。。很多,加油。

murasame0511_

女子初中生的虚度日常·中

·主要情节是我19年11、12月的经历

·致郁系碎碎念

·纪实向+第一人称+伪人格分裂

——————————————————

1、

我一直很想做一个诚实的人。

这么说太古怪了一点,毕竟除了幼稚园时代,年仅3岁半的我会为吃饭前有没有用洗手液展示我拙劣的撒谎技术之外,我一直都是非常标准的好学生。即使在最招摇最放肆的毕业季,我也是老师心目中“下课玩耍、上课专心、品行优良、活泼可爱、成绩优秀”的五好少年——虽然我的监护人从来不在意我是不是真的撒谎了,她只会动嘴,或者动手。

在曾经意气飞扬、无所畏惧的年少,我甚至会亲手打破堪称完美的谎言,把自己的错...

·主要情节是我19年11、12月的经历

·致郁系碎碎念

·纪实向+第一人称+伪人格分裂

——————————————————

1、

我一直很想做一个诚实的人。

这么说太古怪了一点,毕竟除了幼稚园时代,年仅3岁半的我会为吃饭前有没有用洗手液展示我拙劣的撒谎技术之外,我一直都是非常标准的好学生。即使在最招摇最放肆的毕业季,我也是老师心目中“下课玩耍、上课专心、品行优良、活泼可爱、成绩优秀”的五好少年——虽然我的监护人从来不在意我是不是真的撒谎了,她只会动嘴,或者动手。

在曾经意气飞扬、无所畏惧的年少,我甚至会亲手打破堪称完美的谎言,把自己的错处铺展在阳光下,然后骄傲地宣布,我不屑于撒谎,但我会面对和改正。

真是,幼稚可笑的快乐,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活着。

所以我根本没有料到,我能把中度抑郁的诊断书和沾血的刀片藏这么久,能把无从抑制的难过、零落在棉被里的眼泪和嘶吼,遮掩得那么好。

我在黑暗的永夜里唱着无声的歌,偶尔有两个来捧场的听众,疲惫而不走心地献上掌声。

我想着,或许我的“病”没那么严重。

所以那天,Chris拍拍我的肩,软着声音劝我把这一切说明白时,我坚定地点了点头,心底可笑地生出了一丝柔软的期盼,妄想着我的母亲能因此停止对我的打骂,能明白,我是一个由细胞构成的生命体,是会流血会难过的。

诚实会付出代价。

 

2.

现在我恨不得能一刀刀割开脊背上的软肉,把伤痕累累的脊柱按进破碎的血肉里——我居然会蠢到以为,这个世界上有人会爱我。

如果让我在剜去一身血肉和丢掉骨气之间二选一,我会宁愿我的余生只是一捧支离破碎的白骨。

 

3.

我有很长的一段人生是用春日暖阳雕琢出的无瑕白玉,是铺天盖地“天资聪颖心地善良”的夸奖赞赏,所以面对长谈后我监护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四骂五打六吃药,再加一个离家出走的超级豪华套餐,我差点被唬住了。

我不知所措地咬着牙咽下血忍下泪,默认我是在胡言乱语,默认我只是“一时心情不好”。

我几乎骗过了我自己,我甚至对Chris说,原来有些事情,说明白就好了。

Scout一反常态地附和着,有些慌张地顺了顺我的头发。

 

4.

直到对此一无所知的心理老师一通电话,那个无数次承诺永远爱我的,我的母亲,掐着嗓子对我尖声大吼,说她根本不相信我会这么脆弱,我简直矫揉造作畜生不如丝毫不为她的付出着想……

“你就是一个没点良心的废物!”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我早就是一堆血肉模糊地躺在我自己怀里的肉块了。

我自己都没想到,原来我是个软体动物,这一点很难以接受。

所以我用最激烈的方式,把那些软化的结缔组织割去,把荆棘和尖刀塞进柔软的胃,终于,尖锐的刺穿透了皮肉,沿着脊线长出了带血的树。

当然,如果是芸香科柑橘属的就更好了,我喜欢吃橘子。

哈。

 

5.

我的日记显示,我最后见到Chris的那天下着大雨,平均气温3℃。

我非常排斥在白天与我的人格对过话,毕竟她们只是虚空,只是我绝望中的产物——虽然同时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绝不会像以前那样把伤口曝晒在阳光下,因为紫外线不仅杀菌,还会使细胞脱水、变形、失去活性。

但是Chris和Scout完全不一样,她似乎是曾经的我的复刻,却被刻意放大了自信、坚韧、乐观的一面,然后生生从我的回忆里剥离出来,在某些我难以支撑的时候短暂出场——简单来说,她的存在就是救世主。

我从未对她有过任何担忧。

于是英语月考的下午,我躺在医务室里,叼着温度计,嗫嚅着问她,是来救我的吗?

她笑着说还能来干哈,爹又不是没帮你答过考卷。

我偏过头看她疏朗的眉眼,永远明亮坦荡的微笑,安心地眯上了眼睛。

 

6.

我十分错愕的收到了一顿痛骂和一张109分的试卷。

我躺在床上心虚地想着,谁都会有失手的时候,我以前也不是次次第一,大考稳住年级第一足够了,没关系。

Scout坐在床边阴影中,对我说:“她死了。”

 

7.

“嚯,人格还能死。”我嗤笑。

“是。”今天的Scout很反常地没有落泪,只是面容越发苍白疲倦,她轻声说,“有两种可能,你不需要我们了,或者我们的存在没有意义了。”

“这是一种。”我提醒她。

“用你听得懂的话来说,就是你病好了,或者她失手了。”

“你对她的期望就是神明,她若不再能一往无前,就与你无异了。”

“比现在的我强一点儿。”我诚实地说。

“比你以前弱一点儿。”她冷笑,“我们的失手和你不一样,你是偶然,是状态不好。”

“Chris只是撑不下去了。”

“但我还是会守着你的,我不会走。”她艰难地笑了笑,“我总归是叫Scout嘛。”

 

tbc.————————————————

 

p.s.似乎文风和上反差有点大……毕竟是意识流纪实文学,水平不怎么在线,头痛。说明一下Chris就是指我平时状态好的时候,Scout指心态崩溃的时候。

WISTARH
好累 欧多桑出轨了 他们吵架了...

好累

欧多桑出轨了 他们吵架了 但又和好了 可是我却彻底坏掉了。

心脏感觉不到什么了 只是感觉好沉好累 似乎我已经窒息死亡了。

好累

欧多桑出轨了 他们吵架了 但又和好了 可是我却彻底坏掉了。

心脏感觉不到什么了 只是感觉好沉好累 似乎我已经窒息死亡了。

≈ Iris 。
生活好无趣。

生活好无趣。

生活好无趣。

琉某钧
好快乐hhhc朱员玉润太香了我...

好快乐hhhc
朱员玉润太香了我不⭐
各位亲爱的们(我好ex哦)宁能想到这个东西又没有文字又没有抠细节我画了一个多小时🐴
我好佩服我自己
不要在意画风磕就完了

好快乐hhhc
朱员玉润太香了我不⭐
各位亲爱的们(我好ex哦)宁能想到这个东西又没有文字又没有抠细节我画了一个多小时🐴
我好佩服我自己
不要在意画风磕就完了

-

怪癖

  B老师渐渐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了。他的问题就是有一种喜欢想方设法地终结各种关系的怪癖。想要终结就必须要先开始,所以至今为止的二十年时间里,他一直重复着这样的恶性循环。不论是同学,朋友,暧昧对象,还是C先生—他现在的恋人。

  这种怪癖被隐藏在看似复杂的人际关系里,以至于他20年来都没有发现。但想通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只是一如既往地冲了个澡,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他一下就明白了所有事情的因果。世上所有的茅塞顿开其实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挣扎引起的质变。所以他找到源头后,迅速地理清了一切。

  B老师上一次终结一段关系,是他兴奋地给一个他自认为很好的朋友发了...

  B老师渐渐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了。他的问题就是有一种喜欢想方设法地终结各种关系的怪癖。想要终结就必须要先开始,所以至今为止的二十年时间里,他一直重复着这样的恶性循环。不论是同学,朋友,暧昧对象,还是C先生—他现在的恋人。

  这种怪癖被隐藏在看似复杂的人际关系里,以至于他20年来都没有发现。但想通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只是一如既往地冲了个澡,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他一下就明白了所有事情的因果。世上所有的茅塞顿开其实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挣扎引起的质变。所以他找到源头后,迅速地理清了一切。

  B老师上一次终结一段关系,是他兴奋地给一个他自认为很好的朋友发了消息,一个月以后点开对话框发现对方还没有回,于是他面不改色地屏蔽了这个朋友的所有联系方式。严谨,迅速,冷血,其过程之流畅堪比从业二十年以上的法医。因为对于B老师来说,拉黑别人是家常便饭,他对这一流程已经谙熟于心。流程的最后一步富有仪式感,那就是在心里告诉自己此人已死,从此死生不复相见。然后一段关系就被终结了,B老师放下手机继续肝期末论文。他以为自己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他连气都没叹,心里揪了一下就平静了。

  每次结束一段关系之后,有些自闭的B老师就会变得活泼起来。他心里有一杆秤,少了一个人就得多一个人来填补。他会突然踏出寻找新朋友的步伐,幸运的是二十年来这一计划一直顺利地进行着。虽然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社交能力每况愈下,但因为碰到的新朋友都很善良,他总能坚持完一个循环,结束,再开始。

  新交好的朋友是个很热情的人,就是住得有点远。自闭的B老师虽然丢失一个自以为很好的朋友,但他还有这个新朋友,以及两三个随时回微信的朋友,两三个假期能约出去一日游的朋友,还有两个小迷妹,对于一个自闭的人的来说这已经是求之不得的好状况,他只需要保持这个数量继续循环就好。最幸运的是他还有一个可爱的恋人C先生—至少他之前是这么认为的。

  B老师的茅塞顿开,最应该感谢的就是这位C先生。此刻B老师平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肋骨,任由一头短发被空调的热风吹干,他觉得心里的血也要被慢慢吹干了,心脏变得又干又渋又疼,就像没有扩张就要强行入内一样。不舒服,再具体一点就是很难受。作为一名断绝关系专业户,B老师其实从很久以前就意识到这段关系不会太长命,可惜他太喜欢C先生了,抱着断绝了也没关系的想法开始了一段认真的恋情。C先生从一开始就表现极差,圣诞节夜里带着B老师去浪,把一个好好的当代大学生折腾得眼皮都抬不起来的时候,他灵光一现想起前女友,突然哭了起来。自闭的B老师善良地安慰了他,从此之后变得更自闭了。后来这样的事情还发生过很多次,渐渐地B老师从一个普通自闭大学生沦为了彻彻底底的后天性自闭症,一是自己作的,二是C先生逼的。

  和家暴男一样,冷暴力男也是温柔的时候特别温柔,道歉的时候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再给自己颁发一个感动中国的大奖。唯一不同的是冷暴力很难界定,抱怨对方冷暴力很容易呗对方用「缺爱」一词怼回去。但B老师现在觉得冷暴力和xsaorao是一样的,重要的不是证据,而且受害者的感受。

  明白的太晚了,再也回不去了。

  B老师默默责怪自己大意,心疼得更厉害。那么善于断绝关系的B老师也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果然爱情是砒霜是蜜糖,唯有冷暖自知。晚上11点42分,C先生还是杳无音讯。B老师觉得差不多可以了,拿起手机就是意味着决定了断绝这段关系。正如上述,这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早就该做出决定了。

  他打开微信,却没能一口气屏蔽到底。他给C先生发了一条「既然已经这么晚了就在外面睡吧^_^」这么不痛不痒的一句话,他其实一点也没解气。于是继续躺着,揉了揉头发,已经全干了。发型一定变得很糟糕。不到五分钟,C先生突然打来了电话。微信三通,QQ两通,B老师没有接,手机也再也没有震动。等了十分钟也等不来一条文字消息。

  果然就是这样啊,打字都嫌累的样子。

  B老师一瞬间觉得自己太矫情了,从去年圣诞节就应该断绝这段关系的,一直违逆自己的行事风格,换来的也不过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结局罢了。

  我再也不想为任何人改变自己了。

  自闭的B老师这样想着,终于又断绝了一段关系。

  这次可能会需要一段时间恢复,但他认为自己可以恢复,然后再次回到二十年来雷打不变的死循环里,幸福而自闭地过完这一生。如果万一真的恢复不了了,索性就断绝所有关系,一了百了。

  这并不是消极的想法啊,只是一种怪癖罢了。


  B老师这样想着,翻了个身睡去了。

职业废柴骨未寒

不死

洗澡。


闭上眼睛,我看见了死神。


我愣了愣,使劲挤挤眼再睁开,死神正站在我面前。


这是个金发碧眼的小姐姐。皮肤很白,眼睛很大,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很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脱掉睡衣。


“你怎么还没死?”她问我。


“啊?”我被她这奇特的开场白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问道:“问什么我会死?”


“七岁那年离家出走掉进河里;十四岁那年在马路中央捡羽毛球拍被公交车轧死;十七岁那年割开自己的静脉。”她眨眨眼,“为什么你还没死?”


“原来人可以死这么多次的吗?”我扶额,“七岁那年是我母亲在我出去前就把我拖回来了;十四岁那年是我的同学拉住了我;十七岁那年……不对...

洗澡。


闭上眼睛,我看见了死神。


我愣了愣,使劲挤挤眼再睁开,死神正站在我面前。


这是个金发碧眼的小姐姐。皮肤很白,眼睛很大,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很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脱掉睡衣。


“你怎么还没死?”她问我。


“啊?”我被她这奇特的开场白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问道:“问什么我会死?”


“七岁那年离家出走掉进河里;十四岁那年在马路中央捡羽毛球拍被公交车轧死;十七岁那年割开自己的静脉。”她眨眨眼,“为什么你还没死?”


“原来人可以死这么多次的吗?”我扶额,“七岁那年是我母亲在我出去前就把我拖回来了;十四岁那年是我的同学拉住了我;十七岁那年……不对啊我还没到十七岁呢。”我看着她,“我十七岁时为什么要自杀啊?”


“也不能算是自杀,你是自残然后伤口太深,深到都能看见静脉了,然后临时起意,”她说,“挺疼的,你当时都后悔了,不过你还是没有叫你的父母来。”


“嗯……是我的风格。”我深叹一口气,“那么我为什么要自残?”


“因为你已经绝望了啊。”她说,“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吗?你一点也不惊讶我的出现,甚至也不问我是谁。”


“你不是死神吗?”我笑了。


“是的,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她颇为不解地看着我。


“那你又为什么会找上我呢?”我偏头问她。


“因为你明天晚上都在哭嚎,要你的神杀了你,吵的我很烦。”她皱皱眉,“所以我只能过来找你谈谈了。”


“但是我们之间可是跨了几乎一个欧亚大陆啊,你是怎么听见我在哭的呢?”我笑着问。


“我们说的语言不同,你又是怎么听懂我的话的呢?”她看着我,“我和你的联系是通过灵魂建立的。”


“你和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吗?”我依然笑着,“既然如此,那么我又是怎么吵到你的呢?”


“并不是,我只和几个人有这样的联系,你就是其中一个。”她眨眨眼。


“为什么是我呢?”我转向镜子,看着自己满身的赘肉和不协调的五官,“我有什么特别的?”


“你不特别,对于我们来说是这样。但是对于人类来说就不一样了——”她清清嗓子,“准确来说,你不是人,你是堕入地狱的魔鬼,是升入天堂的神明。你比所有人都明白自己和这个世界的缺点,你也比所有人都明白这个世界的黑暗。”


“这不是中二病吗?”我笑笑,“我只是在永夜里行走的人。我的世界只有我一人,只有一栋永远到达不了的关着灯的房子,只有无声的旋律。没有日月星辰,雷风雨雪——同为中二病,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这不是病,看来你选择了和我一样的路。”她看着我,“我本来以为你会回到光明中去,但现在看来你选择堕入黑暗。我观察了很多人,你是唯一一个选择这条路的人。”


“你现在是不是要和我群签订契约了?”我笑的愈发灿烂了。


“是的。”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死神特有的镰刀在她身后慢慢显现出来,“你将代替我,成为下一个死神。”


“为什么?”我接过那镰刀,“就因为我是唯一一个中二病患者?”


“你是唯一一个真正绝望的人。即使我出现在我面前,你也毫不畏惧。你是唯一一个真正想死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我杀不死的人。”她说,死神的黑袍逐渐脱落。


她的身体是一团黑影。


“那么你呢?你要去哪里?”我问她。


“我将前往我的黑暗。我将是该隐,是撒旦,是恶龙与蛇。”她最后说到,“等你摘到下一个死神后,也许还能看到我。”


她消失了。


我转向镜子,镜子里面的我还穿着傻不拉叽的睡衣。


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黑袍和手中的镰刀。

murasame0511_

女子初中生的虚度日常·上

·女子单人房的深夜卧谈会

·致郁系碎碎念

·纪实向+第一人称+伪人格分裂

1、

      我坚信快乐是一种昼伏夜出的生物,夜半时分我因为各种不可抗因素猝然惊醒,拉开房门望着黑暗而空旷的客厅,刺在神经末梢上的严寒仿佛夏末和风,拂过天际破碎的金色晨曦,连噩梦中对我穷追不舍的丧尸都令人倍感亲切。

      我赤脚踩上冰冷的地板,合成材料的比热容太低,几乎在皮肤贴上地面的一瞬间,冷敏小体就向大脑传达了锥心刺骨的疼痛。我刻意走得很...

·女子单人房的深夜卧谈会

·致郁系碎碎念

·纪实向+第一人称+伪人格分裂

1、

      我坚信快乐是一种昼伏夜出的生物,夜半时分我因为各种不可抗因素猝然惊醒,拉开房门望着黑暗而空旷的客厅,刺在神经末梢上的严寒仿佛夏末和风,拂过天际破碎的金色晨曦,连噩梦中对我穷追不舍的丧尸都令人倍感亲切。

      我赤脚踩上冰冷的地板,合成材料的比热容太低,几乎在皮肤贴上地面的一瞬间,冷敏小体就向大脑传达了锥心刺骨的疼痛。我刻意走得很慢,掌心贴上冰箱门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像在刀尖上跳舞的小美人鱼。

      Scout就站在我身边——我并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在液晶屏幕微弱灯光的映衬下,她的皮肤越发苍白干燥,眼眶一如既往地泛着潮红。

      季风性气候在冬天真不怎么样,艰难地拉动冰箱门时,我如此想着。

      她语气平平地说:“冰箱里没有饮料,也没有糖。”

      我顿了顿,没搭理她,自顾自地用力拉着那扇背后一无所有的门。她把视线移向墙角枯萎的盆景,轻声提醒我:“又不是没喝过那瓶柠檬酒,真的不好喝啊。”

      我一下子松了力道,仿佛一个被老师拎到门边的幼稚园小孩,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沉默良久,我转身直视着她,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碰她浮肿的眼睑。

     “怎么又哭了啊。”我有点想拥抱她,又觉得抱一团活在精神世界里的虚空有点傻,“辛苦你了。”

      她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又有两滴泪珠从眼角滑落,在下巴上留下一道水痕。

 

2、

      房间里的空气一向干燥而温暖,像好友抚过你泪眼时柔软的指腹。我掸了掸床单,重新瘫倒在被窝里,Scout嫌恶地瞥了眼积满灰尘的墙角,不情不愿地坐在床沿上。

      一时竟无话可说,只有空调平缓地发出微弱的白噪音。我有些烦恼地抓了抓头发,央求一般地嘟囔了一声“Chris”。

      Scout木木地叹了口气:“她最近快忙得疯球了,来不来得了还不知道啊。”

     “没了她起头,我们俩相对到天明啊。”我垂头丧气地拿被子捂住脸,“对不起啊,真的对不起,最近辛苦你们了。”

     “你当你shy哥呢还真的对不起。”一个人影摔坐在柔软的床垫上,还拿脚轻轻踢了下我的小腿,“爹来了。”

     我手忙脚乱地掀开被子,探出一个脑袋。Chris盘腿坐在我身边,正神色专注地梳理着那团被她自己揪得乱糟糟的头发。她眼下的乌青晕在光洁的皮肤上,脸颊上的红痕还未完全消去,明明是狼狈的形容,她却依旧平和而从容地倚在我小腿上,只是手上动作不由得粗暴了几分,扯掉了一缕头发。

      她纵容地抬了抬下巴,任由我把脸埋进她的颈窝。心中一片酸涩溶进了泪水,无声地落在柔软的布料上。

 

3、

    “女子单人房的第一次集体卧谈会开始咯。”Chris抿起一个元气十足的微笑,话语轻快温柔,一如过往。

    我无声地碰了碰指尖,权当为她鼓掌。

    “先来总结一下两个月以来的lips吧。”

    Scout嗤笑一声,默念一句axiba。

 

4、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啊。”Scout垂着头,湿漉漉的睫毛扫在下眼睑上,“你们所有的失误,所有的自责,都瑕不掩瑜,唯一的错误,就是我啊。”

      “小珞你别瞪我,也别骂我被迫害妄想症——你肯定会这么说。”她用冰凉的指尖拍了拍我的脸颊,微微地笑着,“我们可是一个人,我就不向你们解释Scout意味着什么了,我出现的时候,小珞满心盼着我能拯救她,我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中度抑郁,没什么可怕的,我从不认为我天生该是‘我们’的伤口,我应该是从鲜血中抽芽的荆棘,我应该向死而生,我应该是曾经的伤痛与如今的盔甲。”

      “可我什么都不是。”

      “我愧对我的名字。”

 

5、

      我的泪腺总是间歇性失调。

      我也很惊诧于这一点——我能面不改色地一刀子划在左手上再控制着理智去消毒止血,也能为了几句无故的责骂止不住地掉眼泪哭到失声,这是一种极端感性的体现,而我鄙视这样的行径。

      痛恨是一回事,依旧控制不住又是另一回事。

      睁开眼时窗外阳光灿烂,暖融融的光束穿过窗棂打在墙面上,阴影伴随光明而生,层层叠叠地堆在墙角,仿佛一朵几近开败的,暮春茶蘼。

      回过头时没看到那两个家伙——两团从我脑海中分裂出来的电子云——只是因为这种蠢爆了的理由,心脏就在一瞬间蜷成一团,慌张和难过无限堆叠,质变成滑落的眼泪。

      我熟练地把脸压进棉被里,等着泪腺恢复正常,心里甚至蹦出了一个冷漠脸的emoji表情包。

      三两分钟之后,我抹了把眼睛,把昨天准备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好冰。

      今天也是活着的一天呢。

      不开心。

 

tbc.————————————————

 

说更新就更新,虽然是以前的存稿。

10月底心理崩溃的时候写的小作文,现在都2020了,我难上加难,phq又掉了一个等级。

焦虑、抑郁,两个指标拉满。

11月的故事更惨,有空再写出来。

 

注:Scout李汭燦,EDG英雄联盟分部中单爹,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

琉某钧

好快乐好快乐

我就是憨憨hhhc

聊天体毁灭者-阿钧

为啥聊天体被我搞得这么尬我好难

155551这不是我本意啊

沙雕气氛终结者就是我了😭😭😭

猛男落泪.jpg

我就是憨憨hhhc

聊天体毁灭者-阿钧

为啥聊天体被我搞得这么尬我好难

155551这不是我本意啊

沙雕气氛终结者就是我了😭😭😭

猛男落泪.jpg


蛮尔

己亥年腊月初五

根本就睡不着

失眠好几个月了

太多事情积压在心里无法排解

无处排解

无处宣泄

太痛苦了

救救我吧

谁来救救我啊

根本就睡不着

失眠好几个月了

太多事情积压在心里无法排解

无处排解

无处宣泄

太痛苦了

救救我吧

谁来救救我啊

爱恋消磨

12.28 头有点晕,天气很冷

日常沉迷云通关,加复习。

~~~~~~~~~~~~~~~~~~~~~~~~~~~~~~~~~~~~

是否可以认为人生的意义是熵减的过程呢?或者所有活动的目的都是熵减呢?

熵的增加是发展的必然结果,所有的活动最终都会导致熵的减少。

~~~~~~~~~~~~~~~~~~~~~~~~~~~~~~~~~~~

憨批说睡觉了。

~~~~~~~~~~~~~~~~~~~~~~~~~~~~~~~~~~~~~~

surface的问题的确有点多。

日常沉迷云通关,加复习。

~~~~~~~~~~~~~~~~~~~~~~~~~~~~~~~~~~~~

是否可以认为人生的意义是熵减的过程呢?或者所有活动的目的都是熵减呢?

熵的增加是发展的必然结果,所有的活动最终都会导致熵的减少。

~~~~~~~~~~~~~~~~~~~~~~~~~~~~~~~~~~~

憨批说睡觉了。

~~~~~~~~~~~~~~~~~~~~~~~~~~~~~~~~~~~~~~

surface的问题的确有点多。

爱恋消磨

12.27 头还是有点晕

这几天沉迷黑魂三云通关。最近有点想玩偏剧情的游戏。

躺床上睡不着的时候明明想法很多,真的写的时候却没啥思绪。

~~~~~~~~~~~~~~~~~~~~~~~~~~~~~~~~~~~

社会政治制度可否认为是生产力变化的外部表现呢?

~~~~~~~~~~~~~~~~~~~~~~~~~~
没啥思路,不写了。

近七天越写了三四篇日记,未来可以考虑加入记账本。

~~~~~~~~~~~~~~~~~~~~~~~~~~·

前途黯淡。

~~~~~~~~~~~~~~~~~~~~~~~~~~~~


这几天沉迷黑魂三云通关。最近有点想玩偏剧情的游戏。

躺床上睡不着的时候明明想法很多,真的写的时候却没啥思绪。

~~~~~~~~~~~~~~~~~~~~~~~~~~~~~~~~~~~

社会政治制度可否认为是生产力变化的外部表现呢?

~~~~~~~~~~~~~~~~~~~~~~~~~~
没啥思路,不写了。

近七天越写了三四篇日记,未来可以考虑加入记账本。

~~~~~~~~~~~~~~~~~~~~~~~~~~·

前途黯淡。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