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致我的爱人

115浏览    9参与
琥珀小姐

歌曲名字灵感来源于黄艺明先生的《高唱我歌》,这首歌曲不作曲,也不接受任何擅自以它们为歌词的作曲。
P.S.歌词为本人原创,禁止二转二改,严禁抄袭借鉴。

歌曲名字灵感来源于黄艺明先生的《高唱我歌》,这首歌曲不作曲,也不接受任何擅自以它们为歌词的作曲。
P.S.歌词为本人原创,禁止二转二改,严禁抄袭借鉴。

MrCMLover

北国の境

「小时候,我曾梦想征服全世界,大了,除了家里因为惯这我的人,我谁也没有征服」

暴雨,雷电,闷热。
荆州的雨季,来了又走,去了复返。我就这样带呆过了20多年。在这样的一个雨季里,帮着奶奶做辣椒酱,做各种泡这的冬季吃食,午后闷热潮湿的堂屋里席地而睡。

隐约雷鸣,入梦。
那个梦有着牛皮纸一样的颜色,漫长的好像我们要做一生。每当醒来后却又不同于其他梦忘记而清晰记得。

我要当一名科学家,我要有我自己的车,有我自己的房子,我要爸爸妈妈,我要太阳永远笑着,蓝天白云朵朵。我知道宇宙在梦里是深蓝色的。我知道星球在梦里是多彩缤纷的。我知道梦里是有地外生物的。我们牵着手唱着歌,有未来,有美好时光。

后来梦到自己到了国外,有大海...

「小时候,我曾梦想征服全世界,大了,除了家里因为惯这我的人,我谁也没有征服」

暴雨,雷电,闷热。
荆州的雨季,来了又走,去了复返。我就这样带呆过了20多年。在这样的一个雨季里,帮着奶奶做辣椒酱,做各种泡这的冬季吃食,午后闷热潮湿的堂屋里席地而睡。

隐约雷鸣,入梦。
那个梦有着牛皮纸一样的颜色,漫长的好像我们要做一生。每当醒来后却又不同于其他梦忘记而清晰记得。

我要当一名科学家,我要有我自己的车,有我自己的房子,我要爸爸妈妈,我要太阳永远笑着,蓝天白云朵朵。我知道宇宙在梦里是深蓝色的。我知道星球在梦里是多彩缤纷的。我知道梦里是有地外生物的。我们牵着手唱着歌,有未来,有美好时光。

后来梦到自己到了国外,有大海,有沙滩。所有的大海都是碧蓝的。所有的沙滩都是橘黄的。所有海面的阳光都是橘红色泛着金光的,所有的岸边都是一排排棕榈一颗颗椰子树⋯⋯

哦,无缘无故的我哭了,梦到了亲人的离去,爱人的远走⋯⋯所有人都不辞而别,梦里,也开始下雨,隐约雷鸣。

就是这样的牛皮纸,一张又一张的换着,过了再过的梦境。到头来,我确实要出去了,梦里所有的美好没有实现,而我却见证着这些温暖的离别。

走了一程又一程,才发现目标已成为零一个国度的北国边境。电闪雷鸣,浑身汗如雨,梦醒。

MrCMLover

【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应该放弃的,却又固执的坚持了我们本不该坚持的事情】


2014年晚些时候以及2015年早些时候,走走停停,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我就这样飘过了大半个中国。考试,面试……总是在这样那样的候机,候车铃声下启动我匆匆的脚步。总感觉飘久了的心需要驻留,而那些还在飘荡的心,只能草草的跟我道一声再见。

这是我从未有过的微笑面对这么些聚聚合合,从学会爱的那天起,我就固执的将自己的心挖了两个房间,一个放我会有的爱,一个放我自己……

说来也是够长远,记得那是大约在2008年,90年代头的高中生,也是这个样子,固执的喜欢上一个他认为会喜欢上...

【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应该放弃的,却又固执的坚持了我们本不该坚持的事情】

 

2014年晚些时候以及2015年早些时候,走走停停,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我就这样飘过了大半个中国。考试,面试……总是在这样那样的候机,候车铃声下启动我匆匆的脚步。总感觉飘久了的心需要驻留,而那些还在飘荡的心,只能草草的跟我道一声再见。

这是我从未有过的微笑面对这么些聚聚合合,从学会爱的那天起,我就固执的将自己的心挖了两个房间,一个放我会有的爱,一个放我自己……

说来也是够长远,记得那是大约在2008年,90年代头的高中生,也是这个样子,固执的喜欢上一个他认为会喜欢上的人,可是所有的这些感情最后还是慢慢变淡。只是那些时间……是我再也等不起的七年。

爱上一匹野马,可家里没有草原。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那无知的少年。

所以是该坚持,还是该果断的放弃?

我们都说,忍受不了那长远的时间,忍受不了那广袤的空间。长远和广袤的时空,原本两颗心会渐渐变冷。生活这样子,本来就不如诗。那么多清华,那么多的哀求不要分离。可是一转身,我们还是走散了。

该淡的……终究还是会淡吧,尽管我知道这时间会很长。

描香

(SA)致我的爱人(四,完结)

(7)

“阿姨,最近身体如何?”
“挺好的,翔君呢?”虽然不是她的儿子,每次通话总要问。
“身体恢复的不错呢!最近还准备出新书了。”
“唉,可惜我不能去看望他,如果他真的能永远忘记小雅就好了。”
二宫和也想着现在樱井翔的情况,却也不知道哪种算好,樱井翔是没有恢复记忆,可是他却看到了不可能看到的人,虽然还没有出现实质性的危险,但如果放任下去说不定会有更大的问题。
那天原本二宫和也都要脱口而出真相了,还好大野智反应过来。对于现在的樱井翔,他们一个不恰当的做法都很可能造成很大的影响。
突然门铃响了。
二宫和也挂了电话去开门,来的人是大野智。
大野智一脸火急火燎,一进门就说道:“不好了,樱井翔不见了。”

樱井翔没想到二宫...

(7)

“阿姨,最近身体如何?”
“挺好的,翔君呢?”虽然不是她的儿子,每次通话总要问。
“身体恢复的不错呢!最近还准备出新书了。”
“唉,可惜我不能去看望他,如果他真的能永远忘记小雅就好了。”
二宫和也想着现在樱井翔的情况,却也不知道哪种算好,樱井翔是没有恢复记忆,可是他却看到了不可能看到的人,虽然还没有出现实质性的危险,但如果放任下去说不定会有更大的问题。
那天原本二宫和也都要脱口而出真相了,还好大野智反应过来。对于现在的樱井翔,他们一个不恰当的做法都很可能造成很大的影响。
突然门铃响了。
二宫和也挂了电话去开门,来的人是大野智。
大野智一脸火急火燎,一进门就说道:“不好了,樱井翔不见了。”

樱井翔没想到二宫和也会不认识相叶雅纪,还想多问几句,大野智却说他最近精神状态不好,先不要纠结这些事情。即便樱井翔觉得他们说谎搪塞自己又能怎么样,他没有以前的记忆,根本无法反驳。
依旧每天做那个梦,樱井翔感觉自己最近的精神越来越不好,白天虽然依旧在花园里晃荡,却一天也写不出几个字。
直到……
“您是樱井先生吗?”在医院的过道里,有人喊住了樱井翔。
“您是?”眼前的人大概五十来岁,樱井翔当然不认识。
“还真的是您啊,这都快两年不见了,听说您出了车祸,没事实在是太好了!我来这里看望朋友,没想到居然还能遇到您。”
“我们以前认识?我出车祸后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是啊,您之前住在千叶好几年,我是那里的邮递员,您住的地方很偏僻,每次我都得专门去您那取信,您每个月都会寄一封,没有间断过,所以对您印象很深。”
“信?”会是寄给谁的?会不会和相叶雅纪有关。
“收信人是谁?您还记得吗?”
“收信人吗?好像一直是同一个人,好像是叫相……相叶什么的。”
“相叶…雅纪对不对?!”樱井翔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哦!对!是相叶雅纪,就是这个名字。”
“您还记得收信地址吗?”樱井翔觉得找到相叶雅纪不是梦了。
“这个我记不清了。”
“那您能给我之前我住在千叶的地址吗?”
樱井翔现在已经笃定,周围所有的人都在隐瞒他,什么叫做他一直住在东京的父母家,千叶的事情根本一句都没人提过。不过他已经没时间思考他们的用意了,他和相叶雅纪原本就认识,他要去千叶,到了那里,一定能找到其他线索,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他只想见到相叶雅纪,然后,向他告白。

雅纪,你不是说,如果等不到你,就自己去找吗?

(8)

樱井翔真的是一秒都没有迟疑就立马离开了医院,直奔千叶。
地点果然很偏僻,但樱井翔却觉得意外幽静,的确,是自己会喜欢的风格。
那是一个小房子,但从大门到玄关有一个挺大的花园,里面的花种类很多,不过因为近两年没有人打理,杂草已经盖过了许多原本在那生长的植物。
大门没有锁,樱井翔慢慢走到门前,轻轻地推开,一股潮湿微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径直往前走,像是身体早已习惯了似的,樱井翔停下的时候,正好走到一张大书桌前,没有过多的资料,也没有成堆的书籍,作为一个作家的书桌,它意外的单薄。
即使没有人告诉他,樱井翔还是打开了书桌左边最下面的抽屉,里面是一个铁盒子。
盒子里面是厚厚的几叠信,信封上的名字全部都是相叶雅纪,地址也是同一个,在东京。而信上的日期间隔的时间却并不一致,看来,自己只是挑了其中的部分每个月寄出。

突然一阵不可抑制的紧张,樱井翔拿着信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不是应该马上按照地址去找他吗?樱井翔却没有这样做,而是抱着盒子走到屋后的庭院前,缓缓地坐了下来。
樱井翔抬头看了看天空,已经到夏天了,似乎是某个人最喜欢的季节,他的笑声总是比蝉声还大,却好听很多。
樱井翔从日期最早的那封信开始拆起。

雅纪宝贝:
千叶果然是个好地方,早就应该按你说的搬到这里来的,不过现在也不晚啊!我在花园里种了好多种花哦!都是你喜欢的品种,你来了一定会很喜欢的。

雅纪宝贝:
一直没有等到你的回信,你以前不会这么任性的,果然惯坏你了。已经是夏天啦,你不是总说要我陪你去冲浪吗?我现在也觉得成天写东西挺无聊的,那么一起去夏威夷冲浪吧!

雅纪宝贝:
最近胃病加重了,所以好几天没给你写信。不过这件事我不想和你分享,所以这封信我也不寄出了。大野智直接打电话来骂我,你也知道他一直烂好人一个,还真是难得会被他骂呢(笑)。我知道他为我好,想让我住院治疗,可是我去了医院收不到你的回信怎么办?所以还是算了。

雅纪宝贝:
下个星期就是你的生日啦!时间过得真快!其实你的生日礼物我很早之前就准备好了,可是……
你猜是什么礼物?猜不到吧?到了那天你就知道了!好吧,就提前告诉你吧!是专门写给你的诗哦!你不是总抱怨我从不写诗给你吗?其实我早就开始写了,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二宫和也和大野智赶到那的时候,樱井翔在庭院里睡着了,他的周围散落着许多信,月光洒在粉色的信纸上,美丽却伤感。
二宫和也转头问大野智:“小智,相叶他,去世多少年了?”
“快五年了吧。”
“啊,原来这么久了,可是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昨天才借走了我的游戏机。原来,不是只有樱井翔一个人没走出去。”

(9)完结

樱井翔又做了同一个梦,不过这一回,他听清了那个人在他耳边说的话。

前一天写作到半夜,所以原本要陪相叶一起去滑雪的计划也搁浅了。
清晨,感觉身边的人起身了,樱井翔烦躁地动了动。
相叶笑着倾身靠到樱井翔耳边:“亲爱的,我和朋友说好了哦,你不去我只好自己去了。”
说完还在樱井翔眉间吻了一下。
樱井翔是真的好困,不过相叶雅纪这一吻还是让他清醒了一些,这小子今天难得这么热情啊,等他回来有他受的!这么说来相叶的生日也快到了,他的礼物早准备好了,等他回来就先去把圣诞树买了吧!
那实在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早上,所以樱井翔不会想到,自己再也没有等到那个人回来,他甚至,没来得及认真看他一眼。
而从那之后的每一天,樱井翔都活在恐惧中,到后来,他只能逼迫自己当相叶雅纪还活着。

死亡,可以带走一切,无论你憎恶的还是热爱的。
时间,是面对死亡最好的良药,可它也是,最强的毒药,它会冲淡所有,包括,曾经倾注所有、以为至死不渝的爱情。
那个人,是突然离去的,没有告别,一切便戛然而止。只有那樱井翔最爱的笑容,每当他闭上眼的时候却还能看到,那个笑容每一刻都在提醒樱井翔,他才是那个渐渐远去的人,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他便慢慢地远离那个人。
可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人呐,总是软软地喊自己小翔,那么天真,那么温柔,那么…那么的爱自己。
樱井翔害怕的要命,害怕时光会带走所有,害怕有一天,他终会忘记,忘记那份爱,忘记那个人。

人生有时就是这么残忍,后来有一天,樱井翔真的忘记了。

又是一年圣诞节,东京第一医院也到处装扮起了圣诞树,一派热闹气氛。
樱井翔是一个月前出院的,一直负责樱井翔的护士上岛还挺不舍,没事还会和其他人提起那个长相帅气性格却有点古怪的樱井先生。
“二宫先生,樱井先生现在怎么样了?”刚巧,上岛遇到了来找大野智的二宫和也。
“他挺好的啊!记忆反正也恢复了,诗集也出版了,这几天准备出国玩呢!”这家伙不要太潇洒。
二宫和也想到樱井翔诗集出版了什么都不管就拍拍屁股出国玩,还美其名曰相叶生前最喜欢旅行,他要边旅游边为相叶写游记!早知道这家伙再也不会寻死他还一直撒谎隐瞒个鬼啊!
“二宫先生?”上岛没想到,一向满脸笑容的二宫先生会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
“对了,这是樱井翔刚出的新诗集,送你一本。”二宫和也回过神,从包里拿出一本书。

上岛打开第一页,上面写着:

致雅纪,我的爱人。



【一口气写完了!!啊!简直耗尽我毕生精力!果然不会写虐文啊!把我小天使爱拔拔写死了!对不起!!!!
感觉有些东西并没有说清楚,不过这样也挺好吧~(╯°□°)╯︵ ┻━┻明明是你自己写的烂!
总之!!!完结撒花!!!!!我已累死!!

描香

(SA)致我的爱人(三)

(5)

樱井翔虽然答应了要多休息,白天却还是花很多时间写,只是到了晚上会硬逼自己早点入睡。
睡得迷迷糊糊间,樱井翔感觉有人在他耳边低低说话,可是,听不清楚。因为靠得很近,温热的呼吸打在樱井翔的皮肤上,暖暖热热的,樱井翔微微张开眼睛,人影虽然靠得很近,可是房间里很昏暗,他什么都看不清,好困,他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呵呵,那人在他身边低笑,接着倾身下来,一个湿热的吻落在樱井翔的眉间,吻很短暂,人影便离开了樱井翔,樱井翔心底立马响起了一个声音,不能让他离开,拉住他,拉住他!但即便心底很着急,樱井翔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甚至眼睛都无法张开。
猛然间,樱井翔睁开了眼睛,可周围哪有什么人影。
樱井翔低喘着气,又是这个梦...

(5)

樱井翔虽然答应了要多休息,白天却还是花很多时间写,只是到了晚上会硬逼自己早点入睡。
睡得迷迷糊糊间,樱井翔感觉有人在他耳边低低说话,可是,听不清楚。因为靠得很近,温热的呼吸打在樱井翔的皮肤上,暖暖热热的,樱井翔微微张开眼睛,人影虽然靠得很近,可是房间里很昏暗,他什么都看不清,好困,他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呵呵,那人在他身边低笑,接着倾身下来,一个湿热的吻落在樱井翔的眉间,吻很短暂,人影便离开了樱井翔,樱井翔心底立马响起了一个声音,不能让他离开,拉住他,拉住他!但即便心底很着急,樱井翔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甚至眼睛都无法张开。
猛然间,樱井翔睁开了眼睛,可周围哪有什么人影。
樱井翔低喘着气,又是这个梦,最近一直都在做这个梦,梦里的人到底是谁?明明应该很熟悉,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从最近总是重复做一个梦后,樱井翔平日里更加心神不宁。
樱井翔不是没有发现的,他明明失忆,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有帮他找回记忆的想法,所有的人,都希望他是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樱井翔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也不想回头找什么了,眼下他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事情不是吗?
离上次见面已经好几个月了,可是这份情感却丝毫没有减退。那些诗,只要谁看一眼都能看出是情书,可诗里的主角却看不到,樱井翔想想就觉得很不甘。即便,即便他已经有爱人了也没关系的,对,把这些诗出版,说不定他会看到,说不定,会有收到回信的那一天。

说起来樱井翔进到医院已经第二年了,期间家人不是没有提议让他搬回家修养,可樱井翔直接拒绝了,原因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
离诗集出版的日子也不远了吧,樱井翔坐在长椅上喃喃道,明明答应会再来的啊!为什么就再也不出现了?是搬家了吗?还是生病了?樱井翔又把各种可能性在脑海里翻来覆去想了几遍。
低头看看本子上自己写下的词句,这些话还真肉麻!
“写的真好,是写给情人的吗?”有人在他身边问道。
“嗯。”樱井翔顺口就回答了,说完才后知后觉转头看坐在旁边的人。他明明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却不知何时有人已经坐在了他身边。
说话的人穿着一件驼色的风衣,头发,嗯,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长些,是瘦了吧?看得樱井翔有点心疼。
“也不算情人吧,我只是暗恋他。”樱井翔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人,声音还算自然。
“你应该告诉他。”他说话时带着天真的微笑,是樱井翔最喜欢的模样。
“我想说的,可是却一直等不到他。”
“等不到的话,你应该自己去找。”
“我如果告白了,他会答应吗?”樱井翔的心扑通扑通地狂跳,这明明还不是告白。
“是小翔的话,他应该会答应吧。”他侧着头,像是在思考。
“你……我们以前认识?”一旁的樱井翔却愣住,为什么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你是谁?”
没有回答,那人站起来转身就走,樱井翔急忙起身要追,却是一阵眩晕,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模糊。

我爱的人,如果你消失不见,是不是只要我耐心等待,你终会出现?

(6)

二宫和也一到医院就听说樱井翔刚刚昏倒了,进了病房看见大野智也在。
“怎么回事?”看着在床上沉睡的樱井翔,二宫问道。
“也没什么大问题,他最近血糖就偏低,加上一直那样的精神状态,可能是情绪突然激动所以就……”
“情绪激动……”二宫若有所思。
“和也,我一直觉得我们一开始就应该……”
“应该告诉他?然后让他想起来。你忘了当初他是怎么出车祸的吗?那明明就是自杀!”
大野智记得当时的触目惊心。
“可是,你看他写的诗,他最终还是会想起来的。”
“我知道。”二宫和也叹息道,“我们只能尽量降低可能性,作为朋友,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吧。他现在应该还没想起什么,我拿榨菜给他,他也没什么反应。”

不过几天后,当情况朝着比樱井翔恢复记忆更可怕的方向发展时,二宫和也才开始怀疑自己一开始的决定。
他看着樱井翔递给他的那张纸上写着的名字,一时间愣在那里,樱井翔想起来了?!他抬头看眼前的人,那人脸上依旧一脸幸福。
见二宫和也一脸震惊,樱井翔这才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和别人提起和相叶雅纪的相遇。不过之前连名字都不知道就爱上了那个人,说出来估计会被人笑话吧。其实他原本以为,自己又要和那人错过了。连名字都没有问到,自己却晕倒,实在丢脸。可奇迹果然还是发生了,醒来之后樱井翔发现,自己的本子不见了,急忙跑到小树林里,本子还在,不过,却多了一个名字。
相叶雅纪,这么好听的名字,是他留下的,可是如果他们以前就认识,为什么他能就这样离开呢?
“相叶雅纪你认识吗?我和他以前是什么关系?”
二宫和也一时没听明白,樱井翔到底想起了多少。
“你想起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想起来,我是看到他了,确切的说我们遇见了好几回,那些诗都是写给他的,如你所见,我爱上他了。我和他以前是不是就认识?你知道吗?”
樱井翔说得兴奋,如果他们早就相识,就还有机会。
二宫和也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然后他听见一旁的大野智对樱井翔说:“翔君,我们不认识相叶雅纪。”

----------

总算到高潮了,也就是说,离结局不远了( ̄ー ̄)

描香

(SA)致我的爱人(二)

(3)

天色渐渐转暗时,樱井翔是被来寻找他的护士叫醒的。
自己居然睡着了!樱井翔苦恼地想着,平时经常睡不着,这会儿倒睡得这么香。再看看周围,哪还有那人的影子。
他还记得之前的情形,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后,白衣男人却没有理会他,依旧自顾自看书。樱井翔虽然挺尴尬,却不想离开,纠结了一下,便自己径直走上去,一屁股坐到了人家边上。樱井翔这人其实不怕生的,可现在坐在那却不知道该怎么搭话,只好就这么坐着,时不时瞄一眼旁边,搞得跟偷窥似的,偏偏隔壁这个人,似乎当樱井翔不存在一般,认认真真在看书。樱井翔坐在一旁,竟也觉得就这样挺好,时间慢慢过去,樱井翔不知不觉间有了睡意。
“你有看到其他人吗?”樱井翔不甘心地问道。
“没有...

(3)

天色渐渐转暗时,樱井翔是被来寻找他的护士叫醒的。
自己居然睡着了!樱井翔苦恼地想着,平时经常睡不着,这会儿倒睡得这么香。再看看周围,哪还有那人的影子。
他还记得之前的情形,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后,白衣男人却没有理会他,依旧自顾自看书。樱井翔虽然挺尴尬,却不想离开,纠结了一下,便自己径直走上去,一屁股坐到了人家边上。樱井翔这人其实不怕生的,可现在坐在那却不知道该怎么搭话,只好就这么坐着,时不时瞄一眼旁边,搞得跟偷窥似的,偏偏隔壁这个人,似乎当樱井翔不存在一般,认认真真在看书。樱井翔坐在一旁,竟也觉得就这样挺好,时间慢慢过去,樱井翔不知不觉间有了睡意。
“你有看到其他人吗?”樱井翔不甘心地问道。
“没有啊,就您一个人。樱井先生,您怎么在这种地方睡着了?您没听到医生说吗!您还不能在户外待太久。”护士一脸担心。
“可是,我觉得,在外面走走,实在太好了。”樱井翔却是在想别的,唇边自然地带上了笑容,一旁的小护士看得脸都泛红了。

从那天以后,樱井翔每天都乘护士们不注意往病房外跑,然后就到小树林转来转去,可是,却一直没有再遇到那个人。也是,又不是病人,可能只是恰巧来医院一趟,怎么可能还遇到,但樱井翔的直觉告诉他,那个人会再出现。
樱井翔起初还觉得,自己这样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坠入爱河,一见钟情不说,喜欢上的还是个男人,实在不可思议,会不会是自己的错觉,可是距离第一次遇见越久远,那人的模样在樱井翔脑海里反而越加清晰。微微上卷的睫毛,右脸颊上的小痣,仿佛都早已看过千遍万遍,再变成一个又一个的烙印,深深地刻在樱井翔的心上。
而这份情感的再次确认是在一个月以后,这期间樱井翔的心境从期待到失望到抑郁,到后来都快一点就爆炸了。
一个月不长,却足以让整个东京从秋季走入冬季。天色一变暗,在外面花园散步的人就都渐渐散去,只有樱井翔,总是要等到天全黑的时候才会回病房,对此他的借口是找寻灵感,他准备出本新作,毕竟车祸后都挺久了,不能出院,工作不能放弃,据他了解,他车祸以前也有两年没有新作品了,也不知道那几年自己都在做什么?
这几天,护士抓得紧,大野智也时不时往他病房里跑,樱井翔好几天都没的出门溜达了,好不容易这天下午科室有会议,樱井翔乘没人管他出了病房就往后花园跑(=_=这场景想想怎么这么搞笑),这天原本就没有太阳,一天都阴沉沉的,小树林里面也没有人,樱井翔像往常一样瞎转,还是谁也没碰见,转了几圈没结果,樱井翔也只得耷拉着脑袋,叹着气站在原地。
突然,一个白色从他脚边窜过,狗?
接着有人从他身边跑过,边跑边喊:“小白,你别乱跑啊!”
樱井翔也跟着看过去,这一看,眼睛瞪得老大。
那个人今天穿着一件羽绒外套,即便衣服厚重他穿起来也不臃肿,可见有多瘦,帽沿上一圈白色的绒毛围着他的脸颊,显得人更加稚气。和那天完全不一样啊,那天是多么安静柔顺,今天却活力四射,追着小狗呵呵的笑,他的声音有点沙沙的,却很好听,直喊到樱井翔心底,天明明快黑了,樱井翔却觉得有阳光从那个人的方向照过来,那么温暖耀眼。
那人在离樱井翔不远处追上了小狗,直接扑了上去,和小狗在柔软的草地上滚成一团。
“小白,叫你不要乱跑的嘛~”男人揉着小狗,一脸笑容。
明明近在眼前,樱井翔却胆怯了,不是已经编好台词背了那么多遍了吗?却也说不出口了。居然又和那天一个心情,感觉只要能在一旁看着就心满意足。
玩了一会儿,那人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傻傻围观的樱井翔,拍拍身上的土:“小白,天都黑了,回家啦!”说着便拉着小狗要走。
要走了吗?樱井翔开始着急起来,大脑却一片空白,怎么也得把人叫住啊!像是感觉到樱井翔的焦急一般,那人居然转身看了过来,一时四目相对。
“你还会来吗?”樱井翔脱口而出的居然是这句。
依旧没有回答,那人却是一笑,点了点头。
“你叫……”名字还没问呢!刚要开口,樱井翔的话却被打断。
“樱井先生,你又偷偷跑出来!”樱井翔回头,小护士正气冲冲地赶过来。
再转身,那人已经牵着狗走远了,还想追上去,边上小护士一把拉住了樱井翔。
“樱井先生,天都要黑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等我一下!”樱井翔拉开护士想追上去,却发现那一人一狗已经不见了,居然走得这么快!
“樱井先生,吃药的时间要到了,快和我回去吧!”小护士一阵催促。
人都不见了,樱井翔也只得回去,只是仍不死心地时不时回头看看,一旁的护士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心里嘀咕,樱井先生真是个怪人,从刚才起就不知道看什么,明明只有他一个人。

(4)

爱上一个人需要什么呢?对于樱井翔来说,只要,那一刹的笑容即可。

之后,冬去春来,那个人却一直没有出现,但樱井翔的记忆依旧没有模糊,他始终记得那人点头的模样,他也相信,只要自己一直等,总会等到他。
于是,樱井翔开始写诗了。
即便回忆那么少那么短暂,却限制不了樱井翔的灵感,它像樱井翔内心喷涌的感情一样,强烈、不断。
用没日没夜来形容也不过分吧,白天跑到小树林里写个不停,晚上却依旧瞪着眼睛不睡,护士们都开始私下里传,好几回去给樱井先生换点滴都被吓到,樱井先生的大眼睛白天看上去赏心悦目的,大半夜可真是吓出一身冷汗,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天花板,想什么也不知道。
樱井翔是不愿意睡,几乎没过几分钟脑子里就能蹦出一个词汇来形容那个人,可是只要一闭上眼睛,一切就会消失,睡梦中亦是如此,他发现自己只有在清醒的时候,脑海中才能产生那个人的样子。
其实樱井翔原本就有严重的精神衰弱,失忆后恢复的还好,可才过了一年,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大野智作为樱井翔的主治医生,更身为他的多年朋友,觉得有必要找樱井翔好好谈谈,不找出问题根源实在不行。不过到最后,去说的却是二宫和也。
二宫先发话了:“樱井翔,虽然你不记得我们了但好歹我们这么多年兄弟,你这么折磨自己算什么事!”
樱井翔反驳:“我不是折磨自己。”他最近别提多开心。
“不是和你说了你现在没必要写东西,护士说你每天抱着本子一直在写,你哪有那个精力!”
“有,我一写这些诗,精神就特别好。”说着樱井翔把已经攥得有些破旧的本子递给了二宫。
二宫和也打开本子没看几眼,握着本子的手却不可控制地微微一抖,不过他是一直有心理准备的,表情上变化不大。
“不管是什么诗,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持续不断写这个。”
“可我抑制不住地想写,简直像有毒瘾一般。”樱井翔突然一笑,“不过,如果你能帮我把这些诗出版了,我觉得我会稍微休息阵子。”
二宫和也简直想把手上的本子甩到樱井翔脸上,用自己的病来要挟别人?果然撞车撞傻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甩,躲在门口的大野智就窜了进来。
“说定了!”
二宫和也彻底怒了,转头瞪大野智,可看着他一脸哀求的样子,火一时便也发不出来了,唉,摊上这一个两个的,算他倒霉。

临离开前,二宫从袋子里拿出了几包榨菜。
“呐,最近去了千叶,给你带了我一个朋友家饭店的特产,他们家很有名的。”
樱井翔拎起一包看了看,说道:“二宫君,你真的好抠。”
二宫和也气极,却也只能内心哼哼,明明以前你把它夸得跟花一样!

---------

唉,有点编不下去了!SA之魂快赐予我力量(T ^ T)

描香

(SA)致我的爱人(练笔)(一)【重写,虐向,慎点

(1)

三月底的时候,东京正是樱花飘落的好时节,就连东京第一医院住院部的花园草地上,都到处铺着野餐布。这大多是父母为得病无法出院的小朋友专门布置的,有些家长还特意给孩子换下病号服,彻底感受一回野餐的滋味。一家家其乐融融的,给向来阴冷的医院平添了许多暖意,一旁的医护人员都不禁感慨,春天,果然是个好季节。
难得不用待在病房里,小孩们都异常激动,有些平时走几步都喘的孩子也硬是要跑上一圈。一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也在其中,可还没跑几步,脚下便有些不稳,眼看就要摔倒,这时,一双白皙纤长、骨节分明的手迅速地一把接住了她,小女孩抬头一看,对上一双温柔的大眼睛。
“小妹妹,没事吧?”男人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便坐回到一旁...

(1)

三月底的时候,东京正是樱花飘落的好时节,就连东京第一医院住院部的花园草地上,都到处铺着野餐布。这大多是父母为得病无法出院的小朋友专门布置的,有些家长还特意给孩子换下病号服,彻底感受一回野餐的滋味。一家家其乐融融的,给向来阴冷的医院平添了许多暖意,一旁的医护人员都不禁感慨,春天,果然是个好季节。
难得不用待在病房里,小孩们都异常激动,有些平时走几步都喘的孩子也硬是要跑上一圈。一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也在其中,可还没跑几步,脚下便有些不稳,眼看就要摔倒,这时,一双白皙纤长、骨节分明的手迅速地一把接住了她,小女孩抬头一看,对上一双温柔的大眼睛。
“小妹妹,没事吧?”男人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便坐回到一旁的长椅上。
这小孩原本还有点惊吓,但可能是因为眼前的叔叔长的太好看,她愣是忘了一般,跟上前去。
“叔叔,你在写什么?”她看见这个里面穿着病号服,外面还披着一件棉外套的男人手旁还摆着纸和笔。
“叔叔在写诗。”男人倒是立马就回答了。
小孩挺好奇,往那纸上看,不过应该是还太小,没看懂写什么。
“看不懂吧?”男人微笑道,“那叔叔读给你听,这里写着:你的眼睛,是迷雾里的一颗星……"
诗没读几句,就有人冲了过来,一个年轻的护士瞪着眼:“樱井先生,不是让您不要乱跑出来吗?”
回病房的路上,小护士问:“樱井先生,今天觉得怎么样?”
樱井翔眉头一皱:“不太好,平常我这个时候都写了一页了,今天才写了半页。”说着晃晃手中的本子,一脸不高兴。
小护士气结,谁和你说写诗了!她一定要报告大野医生,把樱井先生的纸笔没收了!

“翔君,你这周的检查报告出来了,车祸的后遗症已经基本痊愈,除了记忆问题,胃的状态也不错,当然如果你能每天多睡一点,少写几个字,你的睡眠状况也能跟着改善。”大野智拿着报告,语重心长地说道。
但这个时候,樱井翔多半是笑而不语的。
恰好二宫和也这下也在场,大野智只能向他求助。
“和也,你倒是也劝劝他。”
二宫和也原本只是想来和樱井翔谈诗集的事,在一旁也只是看着大野智在那苦口薄心地劝说,没想到,大野智倒不放过他。二宫抬了抬金丝边眼镜,唇边一丝苦笑,如果是多年前,樱井翔或许还会听他俩的建议,后来樱井翔变得有多固执他们又不是不知道,而现在,情况却没有变好。眼前的人,和两年前的时候没有任何变化,苍白的脸颊、消瘦的身体,以及,看似温和但倔强的眼眸。
“翔君,你之前写的量已经超出了这季度的出版上限了,智君说你现在也还在写,我觉得你应该停一停,毕竟你现在睡眠质量太差,会影响你接下来的创作的。”二宫和也只能从专业的角度上提建议。
提到诗集,樱井翔的兴致来了,原本被大野智叨叨得神情恹恹的,这下子目光亮了起来,“诗集什么时候出版?”
大野智难得瞪了一眼二宫和也,说病情呢,怎么又转到工作上了。
“最快也要下个月吧,销量应该没问题,书名按你的要求定的,《致我的爱人》对吧?”说到最后,二宫的口腔有些酸涩。
“嗯,很好!”樱井翔点头,又接着说道:“对了,帮我加个引言。”于是从身边的一堆纸里面翻出了一张,递到了二宫和也面前。
二宫和也就看了一眼,眉头便一跳。


(2)

两年前,樱井翔张开眼睛的那一刻,光明如潮水般来袭,可他觉得,自己是一副空壳,因为,他失去了所有的回忆。
看着眼前的人忙忙碌碌,却不知道他们是谁,就算所有人不断地告诉他,不断地提示他,他依旧想不起一切,包括他自己。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樱井翔觉得,是一种淡淡的却持久萦绕的恐惧,慢慢地渗进你的每一个毛孔,让你害怕,却无所遁形。
关于一切的起因,是一场车祸,原因是樱井翔疲劳驾驶,除了始作俑者,没有其他受害者。这场事件在当时还引发了不小的社会反响,毕竟樱井翔小有名气。这年头,看脸又看身家,樱井翔两点全占。樱井大臣的名号响当当,樱井翔刚入文坛就引发关注,即便他个人低调,报道访谈也很多。其实一开始,看笑话的心态比较多,不过后来樱井翔出版各种散文、诗集、社评都反响很好,在文学届也算站稳了脚跟。樱井翔有一个称号——“理性派诗人”,因为,他的大多诗作都是关于社会现状或者人性反思的,明明最感性的诗文,在他的笔下却偏偏充满理智。
樱井翔在车祸中受伤的主要是内脏器官,车祸前樱井翔的胃病就很严重,结果一场车祸更是雪上加霜,相比之下,失忆的影响看似就不大了。樱井翔醒来之后倒是每天心情不错的样子,依旧一副馋猫的状态,会让二宫带有名的甜品来看望他,不能吃看看也好。一个人的个性不会因为失忆而改变,樱井翔依旧是一个坚韧认真的人,很快就振作了。为了全面了解自己的过去,樱井翔还让二宫和也把自己之前的作品搬到了医院,不过,看着这些作品,除了陌生感以外樱井翔却是觉得无趣。
“二宫君,我怎么觉得我以前写的东西好无聊,而且,我居然从不写情诗?”二宫来探望的时候,樱井翔忍不住问道。
“你以前从不写情诗。”二宫回答。
“这么说我的感情世界也是空白?也是,也没有女人来看我。”樱井翔发现自从醒来之后除了这位他的责任编辑和家人,就没有什么人来看望他了。朋友少也就算了,连个情人都没有,樱井翔觉得已经30岁的自己挺失败。
“你没有恋人。”二宫和也接着回答。
“真的?连暗恋的人都没有?”
“你暗恋谁我怎么知道?”二宫翻了个白眼。
樱井翔没问出结果,讪讪的不再说什么了。

其实,自从醒来,樱井翔的睡眠就一直很不好,一个人在深夜,失忆造成的莫名恐惧感就会加深,而且,即便自己已经了解了自己过去的人生,却总觉得,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没有人告诉他,一样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
几个月后,樱井翔总算可以出病房了,这时正值深秋,午后太阳不大,微风阵阵,虽然许多树木已经落叶,气温却也不是很低,樱井翔一个人在医院花园慢慢走着,感觉内心没来由地平静了许多。
一条蜿蜒的小道后面,是一片小树林,长椅错错落落地排开,显得幽静安逸。
樱井翔一眼望过去,不远的长椅上坐着个人,居然并不是穿着病号服,而是一身白色毛衣。
慢慢走近,一个男人正在看书,不是病人却在医院看书还真是奇怪,樱井翔心想。男人手捧着书,微低着头,额前的刘海挡住了眼睛,樱井翔看不清他的长相,可是夕阳偏偏正好洒在这人身上,衬着白色毛衣,居然像是泛着金光。樱井翔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停下了脚步,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再也迈不出下一步。
白衣男人似乎也发现了面前有人,缓缓抬起头。
那一刻,时间似乎瞬间静止了一般。
眼前的人拥有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纯黑柔顺的头发,尤其是眼睛,瞳仁很大,特别明亮清澈,可偏偏因为一望见底,反而什么都看不到。
“我们以前认识吗?”樱井翔脱口而出,说完后他自己都一愣,这是什么老套的台词。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看着樱井翔。
宁静的小路上,再也没有其他人了,樱井翔愣在原地,只听到自己的心跳突突突突地在加速。这是什么样的笑颜?为什么可以如此纯粹?樱井翔得不到回答,他只知道,他恋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