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致豁蒙楼诗窗

320浏览    116参与
俞律藝術
月牙湖诗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

月牙湖诗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月牙湖在我门前流过
水声潺潺
叙述一个不是神话的神话

仰望星空
月牙弯弯
多么可爱的新生月呀
嫦娥抱着它
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

嫦娥与我是旧相识
在一个地老天荒的梦里
成为诗友
她敬我一杯月宫的美酒
我就仿佛成了仙人

我乘兴作了两行诗
千年流水无闲日
一阵东风有爱心

嫦娥笑道
李白斗酒诗百篇
也不曾说过一个爱字
你的诗全是爱
你两句胜他百篇

我天天仰望星空
月牙天天都在膨胀
不知什么吋候
长成了飽满满的月亮
像个胖孩子
嫦娥抱不动它了
把它交给我
我说
我是凡夫俗子
哪里抱得动月亮

嫦娥说
千年流水无闲日
一阵东风有爱心
是你的诗呀
你的爱心呢
凡间没有真情么

月牙湖在我门前流过
它一天不间断
凡间天天为衣食奔走
没有空爱呀
一阵风......

月牙湖诗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月牙湖在我门前流过
水声潺潺
叙述一个不是神话的神话

仰望星空
月牙弯弯
多么可爱的新生月呀
嫦娥抱着它
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

嫦娥与我是旧相识
在一个地老天荒的梦里
成为诗友
她敬我一杯月宫的美酒
我就仿佛成了仙人

我乘兴作了两行诗
千年流水无闲日
一阵东风有爱心

嫦娥笑道
李白斗酒诗百篇
也不曾说过一个爱字
你的诗全是爱
你两句胜他百篇

我天天仰望星空
月牙天天都在膨胀
不知什么吋候
长成了飽满满的月亮
像个胖孩子
嫦娥抱不动它了
把它交给我
我说
我是凡夫俗子
哪里抱得动月亮

嫦娥说
千年流水无闲日
一阵东风有爱心
是你的诗呀
你的爱心呢
凡间没有真情么

月牙湖在我门前流过
它一天不间断
凡间天天为衣食奔走
没有空爱呀
一阵风吹过
吹过就不见了

月牙湖在我门前流过
流出一篇神撰的诗话

俞律藝術
文都的情绪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

文都的情绪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乍寒乍暖

春天携梦而來

我在春天的梦里

飞越一个时代

我在春天的梦里失眠

我们只有一个文都

一亇文都放不下我们的梦

我们要再造一个文都

我们劳动

劳动再創造一个文都

诗要倡和

倡和要競争

我们用沸腾的汗水给诗洗澡

有唐诗才有宋词

李白须要杜甫

苏东坡离不开黄山谷

诗要敌手

我们須要再一个文都

一亇比我们强的对手

我们闹情绪

在春梦里失眠

一直睡不着

文都的情绪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乍寒乍暖

春天携梦而來

我在春天的梦里

飞越一个时代

我在春天的梦里失眠

我们只有一个文都

一亇文都放不下我们的梦

我们要再造一个文都

我们劳动

劳动再創造一个文都

诗要倡和

倡和要競争

我们用沸腾的汗水给诗洗澡

有唐诗才有宋词

李白须要杜甫

苏东坡离不开黄山谷

诗要敌手

我们須要再一个文都

一亇比我们强的对手

我们闹情绪

在春梦里失眠

一直睡不着

俞律藝術
过年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

过年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这两天夜观天象

料定三天之内

,必降暴雪

不禁以手加额道

天幸天幸

农村预料一年收获

就看数九天下不下雪

瑞雪天降

冻死害虫

就有八九成五榖丰登的把握

有心文人

舞文弄墨

少不得做些应景的诗

发挥文学功能

呼雨喚雪

为人助兴

眼见得过几天就过年

恭喜恭喜

就恭喜这场雪了

但願天象是真

不曾哄我

到时候暴雪光临

把闹了两年的新冠病毒冻成殭屍

让家家吃团圆酒

嚼东坡肉

把大文豪苏东坡請出来

写一篇好文章

比前后赤壁赋更精彩

欢迎这场暴雪

送走瘟神疫情

过个快乐放心的年

过年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这两天夜观天象

料定三天之内

,必降暴雪

不禁以手加额道

天幸天幸

农村预料一年收获

就看数九天下不下雪

瑞雪天降

冻死害虫

就有八九成五榖丰登的把握

有心文人

舞文弄墨

少不得做些应景的诗

发挥文学功能

呼雨喚雪

为人助兴

眼见得过几天就过年

恭喜恭喜

就恭喜这场雪了

但願天象是真

不曾哄我

到时候暴雪光临

把闹了两年的新冠病毒冻成殭屍

让家家吃团圆酒

嚼东坡肉

把大文豪苏东坡請出来

写一篇好文章

比前后赤壁赋更精彩

欢迎这场暴雪

送走瘟神疫情

过个快乐放心的年

俞律藝術
父亲的书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

父亲的书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明仁弟

父亲去世了

他的书房还活着

父亲在天上

还能读刭生前的藏书

在我儿时

父亲的书房

经历过两次残酷的考验

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事变它毁于曰冦的炮火

但父亲没有书房等于没有厨房

他.总有一个陋室的

我儿时喜欢进父亲的书房

用蜡笔乱凃父亲的藏书

父亲无计可施

只能向我母亲求救

母亲学他的样摊开双手

我长大些了

父亲变了

他欢迎我进他的书房

我几天不去

他就提醒我

“怎么不来的”

我不爱读他的藏书

那些书不好玩

父亲很无奈

向母亲摊开双手

“这孩子不小啦”

他搬出十几本(史记)放在我眼前说

“不能不读呀”...

父亲的书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明仁弟

父亲去世了

他的书房还活着

父亲在天上

还能读刭生前的藏书

在我儿时

父亲的书房

经历过两次残酷的考验

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事变它毁于曰冦的炮火

但父亲没有书房等于没有厨房

他.总有一个陋室的

我儿时喜欢进父亲的书房

用蜡笔乱凃父亲的藏书

父亲无计可施

只能向我母亲求救

母亲学他的样摊开双手

我长大些了

父亲变了

他欢迎我进他的书房

我几天不去

他就提醒我

“怎么不来的”

我不爱读他的藏书

那些书不好玩

父亲很无奈

向母亲摊开双手

“这孩子不小啦”

他搬出十几本(史记)放在我眼前说

“不能不读呀”

简直是求我

父亲在书房为我生气

思量換个环境

我在河北邯郸工作的哥哥接他去换换空气

到了邯郸

父亲第一件事就是要个书房哥哥只好依他

父亲佈置书房跌了一交

不幸中风了

从此半身不遂

我去看望他

他只是呆呆的望着我

哎呀

怎么不认识自已的亲儿子了

我千方百计地想唤醒他的记忆

对着他耳朵呼喊“爸爸”

有一天似乎见到他眼中的火花

我多么想他点燃自已的记忆

他模糊地说了三个字

“两个人”

我久久地茫然

忽然想起父亲一定要我读的“史记”

几千年前邯郸不是有两个各人的故事么

蔺相如和廉颇

是的

我要用这两个古人唤醒父亲的历史记忆

然而一次次的失败了

无法形容我的悲伤

只有号陶大哭

我相信孩子般的大哭能唤醒父亲

孩子的哭声能提醒他

我昰他的儿子

儿吋的哭声如此

老来的哭声也这样

父亲一定醒了

他正在倾听

是在倾听

为自己有一个

九十六岁的儿子而骄傲

俞律藝術
我们又长大一岁了 俞律致豁蒙楼...

我们又长大一岁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古人做了些不疼不痒的诗

慨叹人生苦短

不知道人们都在地球上活着

地球活着

人们就活着

昨天我过生日

恭恭敬敬地敬地球一杯酒

它,心跳了一下

给我点个替

又过年了

地球又长大一岁

我们大家都长大了一岁

太阳和月亮

轮流照着地球

地球和人们共享着生命

我们要为地球

多吃一口飯

多读一页书

多做一亇梦

多生一了孩子

又过年了

我们和地球又共同长大一岁

我发现地球上出现一亇裂痕

就像我才买的鸡蛋上的裂痕

是我和人打架

把鸡蛋打破了

只有和平能够补好它

昨天我过生日

用尽三大洋的水

在五大洲...

我们又长大一岁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古人做了些不疼不痒的诗

慨叹人生苦短

不知道人们都在地球上活着

地球活着

人们就活着

昨天我过生日

恭恭敬敬地敬地球一杯酒

它,心跳了一下

给我点个替

又过年了

地球又长大一岁

我们大家都长大了一岁

太阳和月亮

轮流照着地球

地球和人们共享着生命

我们要为地球

多吃一口飯

多读一页书

多做一亇梦

多生一了孩子

又过年了

我们和地球又共同长大一岁

我发现地球上出现一亇裂痕

就像我才买的鸡蛋上的裂痕

是我和人打架

把鸡蛋打破了

只有和平能够补好它

昨天我过生日

用尽三大洋的水

在五大洲上写下个寿字

赠送给地球

啊又过年了

我又长大了一岁

地球也长大了一岁

在新年祈福和平的鐘声里

我们和地球一道长大一岁

再长大一岁

还要再长大一岁

一个没有疆界的一岁

俞律藝術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偶回故乡扬州

好像当初远离

并不是真的

扬州是个回忆

却又不像个回忆

只是一个好顽的故事

祖父举唒壶敬客倒酒

我说像撒尿

祖父说打嘴

天天见祖母裹脚

我说奶奶裹粽子

祖母说打嘴

父亲吟诗

我说和尚唸经

父亲说打嘴

这个模糊的故事里

只有母亲的微笑

一点不含糊

像天上的二分明月

现在妈妈还在月宫里微笑

扬州却一直呆在扬州

只要扬州在笑

她就是扬州人永远的妈妈

我难得回扬州

虽然很老了

为了愛

以后肯定还要耒

愿扬州像我母亲在世时一样微笑着叫我一声

小乖乖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偶回故乡扬州

好像当初远离

并不是真的

扬州是个回忆

却又不像个回忆

只是一个好顽的故事

祖父举唒壶敬客倒酒

我说像撒尿

祖父说打嘴

天天见祖母裹脚

我说奶奶裹粽子

祖母说打嘴

父亲吟诗

我说和尚唸经

父亲说打嘴

这个模糊的故事里

只有母亲的微笑

一点不含糊

像天上的二分明月

现在妈妈还在月宫里微笑

扬州却一直呆在扬州

只要扬州在笑

她就是扬州人永远的妈妈

我难得回扬州

虽然很老了

为了愛

以后肯定还要耒

愿扬州像我母亲在世时一样微笑着叫我一声

小乖乖

俞律藝術

老的容量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锁在院子里的梧桐

为我们绿了一个春天

现在为深秋而黄了

绿是兴旺的色调

黄是牺牲的坦然

一片黄叶飘然墜落

我立刻伸手接住它

这不是它原来的重量

这是它原来体重的千万倍

牺牲太沉重了

我举不动它

却不能放开不管呀

这是老人们的一切

一棵树的绿与黄

等于老人一生的哭与笑

我不曾数过我平时的哭笑

而这棵树耳熟能详的

它见我长大长老的

失败在老

胜利在老

得与失都是老的杰作

“忘”是它的副产品

我忘了一个字

“老”

忘了老的形象

忘了老的意象

忘了老的戏剧性

而老的容量是忘不了的

老的容量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锁在院子里的梧桐

为我们绿了一个春天

现在为深秋而黄了

绿是兴旺的色调

黄是牺牲的坦然

一片黄叶飘然墜落

我立刻伸手接住它

这不是它原来的重量

这是它原来体重的千万倍

牺牲太沉重了

我举不动它

却不能放开不管呀

这是老人们的一切

一棵树的绿与黄

等于老人一生的哭与笑

我不曾数过我平时的哭笑

而这棵树耳熟能详的

它见我长大长老的

失败在老

胜利在老

得与失都是老的杰作

“忘”是它的副产品

我忘了一个字

“老”

忘了老的形象

忘了老的意象

忘了老的戏剧性

而老的容量是忘不了的

俞律藝術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作诗太苦

我有体会

古人也有体会

吟成一个宇

撚断几茎须

若要作诗不苦

除非不会作诗

李白要做李白

杜甫要做杜甫

用了一辈子心力

太会作诗了

累成了两个干瘐老头子

我的重孙子茂哥五岁了

忽一次看到他爸妈的结婚照

竟然哭了起来

无限委屈地说

“怎么没有我?”

没有,尔

因为你要作诗

你有勇敢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诗

李白杜甫都学不会的诗

今天他跟妈妈上衔玩

池小便急了

妈妈要带他上厕所

他说不行不行

我是男生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作诗太苦

我有体会

古人也有体会

吟成一个宇

撚断几茎须

若要作诗不苦

除非不会作诗

李白要做李白

杜甫要做杜甫

用了一辈子心力

太会作诗了

累成了两个干瘐老头子

我的重孙子茂哥五岁了

忽一次看到他爸妈的结婚照

竟然哭了起来

无限委屈地说

“怎么没有我?”

没有,尔

因为你要作诗

你有勇敢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诗

李白杜甫都学不会的诗

今天他跟妈妈上衔玩

池小便急了

妈妈要带他上厕所

他说不行不行

我是男生

俞律藝術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诗人节在风雨中离去

暴风雨是一场疯狂的音乐会

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朵落花的破碎的美丽

天赐这场疯狂的美

疯狂得像集体自杀

冷笑着的诗人们的玩笑

一种幽默的自杀

这是诗人的价值观

爱的价值要诗人创作

在蜜蜂和蝴蝶的监督中

完成了激动的配合

创造了无数叧一个自己

屈原是明白爱的价值的

他拥抱着落花们跳入汨罗江

随波逐流

上下翻滚

化为一场勇敢的暴风雨

他爱楚囯

而䠂国没有爱过他

他爱自己

而自己并没有爱自已

他爱诗

诗又何曾爱他

而落花们还在坚持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诗人节在风雨中离去

暴风雨是一场疯狂的音乐会

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朵落花的破碎的美丽

天赐这场疯狂的美

疯狂得像集体自杀

冷笑着的诗人们的玩笑

一种幽默的自杀

这是诗人的价值观

爱的价值要诗人创作

在蜜蜂和蝴蝶的监督中

完成了激动的配合

创造了无数叧一个自己

屈原是明白爱的价值的

他拥抱着落花们跳入汨罗江

随波逐流

上下翻滚

化为一场勇敢的暴风雨

他爱楚囯

而䠂国没有爱过他

他爱自己

而自己并没有爱自已

他爱诗

诗又何曾爱他

而落花们还在坚持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

俞律藝術
牡丹开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劍...

牡丹开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劍明仁弟

牡丹开了

美到最极致地开了

等了一年

就等这辉煌的一刻

我要留住她

无奈总是留不住


昨天她还向这一刻努力接近

明天就要挣扎着去远方

谁也留不住她的最美的今天画笔留不住她

画,  笔留下的只是她的躯壳

高于生活是背叛生活呀


只有孩子的诗能留住她

一个五岁的孩子对妈妈说

摘一朵给我

我要带到幼儿园去

送给小朋友们

牡丹开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劍明仁弟

牡丹开了

美到最极致地开了

等了一年

就等这辉煌的一刻

我要留住她

无奈总是留不住


昨天她还向这一刻努力接近

明天就要挣扎着去远方

谁也留不住她的最美的今天画笔留不住她

画,  笔留下的只是她的躯壳

高于生活是背叛生活呀


只有孩子的诗能留住她

一个五岁的孩子对妈妈说

摘一朵给我

我要带到幼儿园去

送给小朋友们

俞律藝術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剑明仁弟

地球在兴奋地旋转

它和自己赛跑

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年年都是春天跑在第一

我年年都给这位冠军发奖状今年在奖状上写下两个大红字

拐弯

春天把奖状挂在天上

让天下看见他的荣耀

于是

病毒拐向乌有之乡

炮声化为舞曲

瞪眼拐向握手

口水化为诗

梦拐向晨羲朝霞

地球在旋转中发胖

五大洲成了十大洲

春天在获奖中发福

四季拥抱成一团

一个高大的春天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剑明仁弟

地球在兴奋地旋转

它和自己赛跑

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年年都是春天跑在第一

我年年都给这位冠军发奖状今年在奖状上写下两个大红字

拐弯

春天把奖状挂在天上

让天下看见他的荣耀

于是

病毒拐向乌有之乡

炮声化为舞曲

瞪眼拐向握手

口水化为诗

梦拐向晨羲朝霞

地球在旋转中发胖

五大洲成了十大洲

春天在获奖中发福

四季拥抱成一团

一个高大的春天

俞律藝術
水仙花小传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水仙花小传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水仙家在天河

思凡下红尘

年年过年到我家來

过了年就回天上去

她在天上设有花

她在天上设有香

到了我家就有了

花是圣诘的花

香昰醉倒一世的香

我年年都想留住她

不要回天上去啦

天上有太多的清规戒律

哪有我家自由

我家虽挤

却有精緻的水盆安置她

我年年都想留下她

做天上人间的伴侣

但不便启齿

今年下了决心

一定要留住她

临时却又张不开嘴

人和仙有别

她年长我几万万岁哩

 水仙花小传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水仙家在天河

思凡下红尘

年年过年到我家來

过了年就回天上去

她在天上设有花

她在天上设有香

到了我家就有了

花是圣诘的花

香昰醉倒一世的香

我年年都想留住她

不要回天上去啦

天上有太多的清规戒律

哪有我家自由

我家虽挤

却有精緻的水盆安置她

我年年都想留下她

做天上人间的伴侣

但不便启齿

今年下了决心

一定要留住她

临时却又张不开嘴

人和仙有别

她年长我几万万岁哩

俞律藝術
朔风好色而不淫 俞律致豁蒙楼诗...

朔风好色而不淫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眀仁棣

腊梅含苞了

但还不肯放开

她的花苞已经很丰满

却还在等待

等朔风给一个认真的许诺

朔风说

脫掉你的外衣

冰雪不会冻萎你的丰滿

朔风经历过历史文明

他读过“国风”

他读过“史记”

他见过太史公

他知道

“好色而不滛”

是诗的纯洁境界

腊梅含苞了

我也在等待

等待一亇惊喜

等待一亇温暖的美丽

然后啊

向她道个盛开的谢意

朔风好色而不淫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眀仁棣

腊梅含苞了

但还不肯放开

她的花苞已经很丰满

却还在等待

等朔风给一个认真的许诺

朔风说

脫掉你的外衣

冰雪不会冻萎你的丰滿

朔风经历过历史文明

他读过“国风”

他读过“史记”

他见过太史公

他知道

“好色而不滛”

是诗的纯洁境界

腊梅含苞了

我也在等待

等待一亇惊喜

等待一亇温暖的美丽

然后啊

向她道个盛开的谢意

俞律藝術

过 年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与剑明仁弟

过年了

快过年了

孩子们问

为什么总在冬天过年

我说

如果在夏天过年

就赤膊穿漂亮的新棉袄啦

孩子们又问

为什么过年只长一岁

而不是长两岁、三岁、四岁

我说

那么你们就很快长老变丑了

孩子们又向

过年为什么要放爆竹

我说

提醒你们

春天来了

快点去和春天玩

我儿吋不聪明

那时过年

大人们互道恭喜

而天上落下來的不是糖果

而是炸弹

我为什么不问

没有喜

你们恭什么喜呀

过 年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与剑明仁弟

过年了

快过年了

孩子们问

为什么总在冬天过年

我说

如果在夏天过年

就赤膊穿漂亮的新棉袄啦

孩子们又问

为什么过年只长一岁

而不是长两岁、三岁、四岁

我说

那么你们就很快长老变丑了

孩子们又向

过年为什么要放爆竹

我说

提醒你们

春天来了

快点去和春天玩

我儿吋不聪明

那时过年

大人们互道恭喜

而天上落下來的不是糖果

而是炸弹

我为什么不问

没有喜

你们恭什么喜呀

俞律藝術
青云楼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

青云楼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我们集体登楼

古老的木扶梯吱吱响

不是埋怨

而是竭诚欢迎


同学们平歩豋云

直上青云楼

可喜可贺


青云楼是五百年前

士子们读书入仕的圣地

兹作为青春文学院的课堂

名正言顺

各领风骚五百年


在闹市上课

楼下是剧场

说书人同时开讲

用武松打虎的神力

猛拍惊堂木

楼下猛虎大吼

楼上讲课老师大惊

天花板上一只老鼠

偷看我们上课


楼下行人不住地按车铃

后面跟着挑担子的

叫卖五香牛肉


这些都是生活细节

这些都是形象意像

这些都...

青云楼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我们集体登楼

古老的木扶梯吱吱响

不是埋怨

而是竭诚欢迎

 

同学们平歩豋云

直上青云楼

可喜可贺

 

青云楼是五百年前

士子们读书入仕的圣地

兹作为青春文学院的课堂

名正言顺

各领风骚五百年

 

在闹市上课

楼下是剧场

说书人同时开讲

用武松打虎的神力

猛拍惊堂木

楼下猛虎大吼

楼上讲课老师大惊

天花板上一只老鼠

偷看我们上课

 

楼下行人不住地按车铃

后面跟着挑担子的

叫卖五香牛肉

 

这些都是生活细节

这些都是形象意像

这些都是文学的生命

 

我记不清什么时候下楼的

大家都不想下楼

就为了个文学梦

 

我也有个老不死的文学梦

既然人生无不散的筵席

那么

我要把眼睛留在这里

还要把耳朵留在这里

然后

和大家一起下楼

俞律藝術
燕子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

燕子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从万古洪荒里

飞来一只孤独的燕子

从江南飞向江北

又从江北飞向江南

她在寻找自己的家

经历过多少沧海桑田

人间复盖着厚厚的劫灰

她找不到当初的家了

她决心安一个新家

衔起一亇大江的浪花

再衔起第二个浪花

再衔起数不尽的浪花

做好一个安乐窝

掷在江南面一个巨浪的顶峯

这就是燕子矶

她裸身倚在大江的脊背上

她是浪花的堆积

浪花心臟也似地膊动着

是古老中的永不老

她是大江的女儿

她美得令人不敢正视

天下还有比浪花更美的花么

她永久古老

永久孤独

极美的孤独呀

我㳺燕子矶

我成了她的情人

我被她的孤独紧抱着...

燕子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从万古洪荒里

飞来一只孤独的燕子

从江南飞向江北

又从江北飞向江南

她在寻找自己的家

经历过多少沧海桑田

人间复盖着厚厚的劫灰

她找不到当初的家了

她决心安一个新家

衔起一亇大江的浪花

再衔起第二个浪花

再衔起数不尽的浪花

做好一个安乐窝

掷在江南面一个巨浪的顶峯

这就是燕子矶

她裸身倚在大江的脊背上

她是浪花的堆积

浪花心臟也似地膊动着

是古老中的永不老

她是大江的女儿

她美得令人不敢正视

天下还有比浪花更美的花么

她永久古老

永久孤独

极美的孤独呀

我㳺燕子矶

我成了她的情人

我被她的孤独紧抱着

她对着我眼睛说

每一个浪花都是一个诗句

她是写不尽的长诗

诗总是孤独的

燕子矶兀立在大江中

尽情享受着勇敢的孤独

俞律藝術
秦淮河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

秦淮河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秦淮河缓慢地流着

她老了

走不动了

然而她还在走着

缓慢是动作的认真

认真是老的脾气

秦淮河是南京的母亲河

母亲总是为儿女操心

母亲最容易老

她每天都在操心

她永远不会老年痴呆

把汚泥浊水送到天尽头

把清波碧水留给后代

让世世代代见到灯影漿声

美不相信老

秦淮河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秦淮河缓慢地流着

她老了

走不动了

然而她还在走着

缓慢是动作的认真

认真是老的脾气

秦淮河是南京的母亲河

母亲总是为儿女操心

母亲最容易老

她每天都在操心

她永远不会老年痴呆

把汚泥浊水送到天尽头

把清波碧水留给后代

让世世代代见到灯影漿声

美不相信老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绿的冲动

我摘下一片绿叶

它绿得冷翠欲滴

生怕它滴在地上

汚了绿的圣洁

我把它挾在书页里

与知识一同呼吸

从此以后再没翻开它

紧闭着这神秘的一页

这一页里的绿啊

是我在八十年前

刚会爱吋的冲动

让它为我永远坚守一个春天

今天我想翻开这一页

但是很犹预

甚至不敢

怕翻出來的

己經不是春天

当然

我可以再摘一片春天挾进去

今天

我还有绿的冲动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绿的冲动

我摘下一片绿叶

它绿得冷翠欲滴

生怕它滴在地上

汚了绿的圣洁

我把它挾在书页里

与知识一同呼吸

从此以后再没翻开它

紧闭着这神秘的一页

这一页里的绿啊

是我在八十年前

刚会爱吋的冲动

让它为我永远坚守一个春天

今天我想翻开这一页

但是很犹预

甚至不敢

怕翻出來的

己經不是春天

当然

我可以再摘一片春天挾进去

今天

我还有绿的冲动么

俞律藝術

一張李可染的舊照
         李玉琴
父親李可染去世已經三十一年了,我是他的長女,今年已八十八歲,時常在夢中見到父親。父親愛京劇,非常愛拉京胡,年輕時拜京劇名票蘇少卿為師,學藝,和他長女蘇娥結婚。我母親唱戲就由我父親操琴。生下我之後,就名我玉琴。抗戰中母親病逝,我在外祖父家長大,十九歲和俞律結婚,不久去北京會見父親,他興奮之餘,拉胡琴命我唱了一段女起解的二黃散板,又接唱大段反二黃,至今憶起,感慨不已。因想到母親去世時,留下一張父親的照片,照片上的父親站在戲台佈景旁,也是和戲劇有關的生活。這張照片我珍藏至...

一張李可染的舊照
         李玉琴
父親李可染去世已經三十一年了,我是他的長女,今年已八十八歲,時常在夢中見到父親。父親愛京劇,非常愛拉京胡,年輕時拜京劇名票蘇少卿為師,學藝,和他長女蘇娥結婚。我母親唱戲就由我父親操琴。生下我之後,就名我玉琴。抗戰中母親病逝,我在外祖父家長大,十九歲和俞律結婚,不久去北京會見父親,他興奮之餘,拉胡琴命我唱了一段女起解的二黃散板,又接唱大段反二黃,至今憶起,感慨不已。因想到母親去世時,留下一張父親的照片,照片上的父親站在戲台佈景旁,也是和戲劇有關的生活。這張照片我珍藏至今,今發在視屏上,將其歷史價值留傳後世,是很有意思的。(圖文來自俞律先生)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德安兄、剑明仁弟 

九十四岁自寿

人为什么要老
给予年轻人留个不老的空间
是新陈代谢
是对世界的贡献
我老了
老得心安理得

人生是长跑
却不是长跑竞赛
长跑竞赛有一个残酷的目标
终点

运动员接近终点时
兴奋得张大嘴巴
挥舞双手
向终点猛冲
然后被祀者包围
喘息着回答意料中的问题
然后是极度兴奋后的疲软

人生也是长跑赛
是自己和自己比赛
自己是自己的裁判
犯规了
自已罚下自已
绝对公正

赛跑中禁止看终点
看终点是犯大规

兴亩是有毒的
兴奋使自己突然到达终点
兴奋使成功转化为失败

我老了
却很爱兴奋
是另一种兴奋
是快乐的结果
做诗最快乐

诗是呆子的养老院
是快乐的兴奋点
这种兴奋永不疲软
使人离终点越来越远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德安兄、剑明仁弟 

九十四岁自寿

人为什么要老
给予年轻人留个不老的空间
是新陈代谢
是对世界的贡献
我老了
老得心安理得

人生是长跑
却不是长跑竞赛
长跑竞赛有一个残酷的目标
终点

运动员接近终点时
兴奋得张大嘴巴
挥舞双手
向终点猛冲
然后被祀者包围
喘息着回答意料中的问题
然后是极度兴奋后的疲软

人生也是长跑赛
是自己和自己比赛
自己是自己的裁判
犯规了
自已罚下自已
绝对公正

赛跑中禁止看终点
看终点是犯大规

兴亩是有毒的
兴奋使自己突然到达终点
兴奋使成功转化为失败

我老了
却很爱兴奋
是另一种兴奋
是快乐的结果
做诗最快乐

诗是呆子的养老院
是快乐的兴奋点
这种兴奋永不疲软
使人离终点越来越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