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致郁系

8588浏览    447参与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конец

我以为,我能带你逃走。

你不开心,

却总是带着虚伪浮夸的笑 ,

你说是因为快乐变成了痛苦。

你的落寞如此具有欺骗性,

“你真的为这些悲伤难过吗?”

因为你在笑,

俗人难以理解你的悲伤。

你却一眼看见了我,

你说唯有我能与你共存,

我也那般坚信着。

可是最终,我走了,你留在了那里。


我以为,我能救你。

“哭出来!哭出来啊!”

明明是痛苦的,

明明怨恨到难以呼吸,

你的眼睛里却没有泪水。

为那些惨痛到足以杀死你的愤怒,

如果不这么做就活不下去了吗?

已经悲痛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变得那么可怕,

这个世界仿佛留不住你,

我求你不要扔下我,...

我以为,我能带你逃走。

你不开心,

却总是带着虚伪浮夸的笑 ,

你说是因为快乐变成了痛苦。

你的落寞如此具有欺骗性,

“你真的为这些悲伤难过吗?”

因为你在笑,

俗人难以理解你的悲伤。

你却一眼看见了我,

你说唯有我能与你共存,

我也那般坚信着。

可是最终,我走了,你留在了那里。



我以为,我能救你。

“哭出来!哭出来啊!”

明明是痛苦的,

明明怨恨到难以呼吸,

你的眼睛里却没有泪水。

为那些惨痛到足以杀死你的愤怒,

如果不这么做就活不下去了吗?

已经悲痛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变得那么可怕,

这个世界仿佛留不住你,

我求你不要扔下我,

而你只是说着,

活下去。

最终,你走了,我留在了这里。



“如果有一天。”

“痛苦超过了生死。”

”那就走吧。”

你终于落下了虚伪的面具,

小心又颤抖的说出这些话,

你害怕我会为了你的意气用事吃尽苦头,

多么仁慈善良。

如今我看过那些苦难了,

令人遗憾的是我已经麻木。

我失去了愤怒的能力,因为你死了。

我也死了。

那些愤怒就此消耗殆尽,

我不再拥有任何书写的能力,

摘下快乐和悲伤,

我成了一无是处之人。

lucky

我妈妈消失了

       王之记得那天晚上爸爸和妈妈大吵了一架,然后妈妈就消失了,第二天正在切肉的爸爸说妈妈找了个野男人不要他们父女了,王之大哭了一场,把家里所有和妈妈有关的东西都扔掉了。

       爸爸和她约好,对所有人都说妈妈消失了,就连警察上门时她也是这么说的,之后,除了姥姥冲到家里歇斯底里地对爸爸大吼并把寻人启事贴满街道之外好像没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只不过爸爸有很长一段...

       王之记得那天晚上爸爸和妈妈大吵了一架,然后妈妈就消失了,第二天正在切肉的爸爸说妈妈找了个野男人不要他们父女了,王之大哭了一场,把家里所有和妈妈有关的东西都扔掉了。

       爸爸和她约好,对所有人都说妈妈消失了,就连警察上门时她也是这么说的,之后,除了姥姥冲到家里歇斯底里地对爸爸大吼并把寻人启事贴满街道之外好像没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只不过爸爸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买肉,但家里总是顿顿有肉吃,而且爸爸做出来的香肠红艳艳的,王之有时好奇的问爸爸,但爸爸总说小孩子别管这么多,就敷衍过去了。

       又是一天晚上,爸爸喝醉了,疯狂地砸着王之卧室的门,王之害怕地缩在床头,才发现床头柜的下面塞着一张纸条。她哆嗦着把那张纸捡起来打开看,是妈妈的笔迹,上面写着:“之之,对不起。可能等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妈妈已经不在了,之之一定要小心爸爸!都怪妈妈没用,没有证据,让之之受到这样的事后,你爸爸那个禽兽还安然无恙,之之,你爸爸想侵…”

       后面的内容没有写,但王之想起来自己小时候爸爸也在喝醉的时候疯狂砸自己的门,还有爸爸和妈妈吵架的那天中午,妈妈在加班,没有回家。吃饭的时候,爸爸脸上一直留着汗,却能看出激动的心情,好像还背着自己往自己的饭里撒了些什么。之后的事情王之只知道自己睡着了,特别奇怪的是醒来后发现例假提前了,却只来了那一天。但当时王之也没多想,洗了个澡后妈妈刚好回来,她还记得那天晚上王之告诉妈妈后,妈妈煞白着脸进了自己房间,然后就冲进了爸爸的房间和爸爸大吵了一架,

      第二天妈妈就失踪了

       

许禾

疯子的自述(阴暗面)

在这个世界里,我是一个很糟糕的人。所有人都认为我不是个好人,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在我小时候,我就很羡慕那些有父母陪着一起玩的小孩。所以有时候我会埋怨我的父母,总认为他们不够爱我。

但其实我知道,我的父母只是很忙,为了生活。只有极其偶尔才会陪着我,所以我不能给他们添麻烦。毕竟我只是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


别的小孩能肆无忌惮的把不开心发泄出来,被惹的时候打架也有父母兜着。可我不能,哪怕被欺负也不能。自己忍受着就好了。毕竟真的闹起来,不仅我会受到伤害,也许我一个家庭都会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我知道这样是很懦弱的行为,但是不麻烦别人这件事,好像已经扎根在了我的血脉里,根深蒂固。所以我就算...

在这个世界里,我是一个很糟糕的人。所有人都认为我不是个好人,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在我小时候,我就很羡慕那些有父母陪着一起玩的小孩。所以有时候我会埋怨我的父母,总认为他们不够爱我。

但其实我知道,我的父母只是很忙,为了生活。只有极其偶尔才会陪着我,所以我不能给他们添麻烦。毕竟我只是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


别的小孩能肆无忌惮的把不开心发泄出来,被惹的时候打架也有父母兜着。可我不能,哪怕被欺负也不能。自己忍受着就好了。毕竟真的闹起来,不仅我会受到伤害,也许我一个家庭都会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我知道这样是很懦弱的行为,但是不麻烦别人这件事,好像已经扎根在了我的血脉里,根深蒂固。所以我就算想改掉这种习惯,都做不到。


我的人生好像就此戴上了假面。


渐渐的,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成了亲戚们口中很懂事喜欢笑只是话少的孩子,成了朋友们口中说话做事温柔的人,成了弟弟妹妹口中的温柔体贴的哥哥。然而,这只是在他们眼中。


只有我知道,我是一个在泥泞里挣扎的人,我并没有表面那么好,我会开心会伤心会哭会生气,但是好像从来都没有达到过心底,就像是被编程出来的一串代码,按照指令操作。我知道什么时候需要笑,什么时候需要共情。


有时候我会想,我是机器人吗?我看得出来,我的父母很爱我,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可是我仍然感受不到丝毫温情。跟普通人一样,我只是一个脾气好喜欢打游戏温柔体贴还有同情心有点社恐的大男孩。


但是,外表的我多么光鲜,内在的我就有多么泥泞不堪,你惹我我就算计你,让你自己也不知道是我做的,然后再假借好意贴上去关心,看吧,他们上当了,哈哈,真有意思。

至于善良体贴,多简单啊,说话语气温柔一点,聊天的时候顺着她们心思走,适当的帮他们一个小忙,就成了所谓的善解人意,一点都不难诶。

至于同情心什么的,就更算了吧。在这个社会,同情心是最没用的东西。

我不是一个好人,也不需要当一个好人。也许在热血漫里,我只配做个反派炮灰,无所谓,我也不喜欢那种幼稚的做法,迟早都有一死,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区别。我是一个,感受从来不会达心底的人。没有人打的动我,心里已经被虚伪覆盖。


所以在我的脑海里,我永远都不存在什么人性,也不会有什么人性,有的只是利益与金钱,以及权利,我要做的是怎么赚钱,如何把这个社会的资源利用到最低,这就是我现在的目标。

至于感情,对于我来说,那就是扯淡。

不管是谁,都不应该有感情,只有利益与金钱才能让他们真正感受到爱情,而不是一个虚伪的笑脸,或者是一个虚伪的谎言。


我要做一个恶毒的人,我要让世人都恨我,这样才能获取更多的利益。

我会做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事,包括破坏别人的家庭,只要能获得利益,我就愿意去做。不违反禁令,算是我仅存的一点善良。

我不会让自己受伤,所以只有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才能够保护自己。


除了我父母之外,没有一个是单纯的对我好,每一个都对我虎视眈眈,我要保证我自己的安全,不会轻易的让自己陷入危险,不能让任何人掌控自己的命运。


虽然我也很想有人能够来救我,但是我很清楚,自己是个废物。

我不想让任何人来拯救我,只想靠着自己来保护自己。

不理解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安全掌握在别人手里,也不需要这么做。


如你所见,我只是一个疯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变成我童年时期,最厌恶的人。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得寸进尺是传统,平庸之恶最可怖。

得寸进尺是传统,平庸之恶最可怖。

西西

我那个死了的朋友

       “那个年幼被侵犯的女孩最终还是死了”

       苏西快死了。

       她用水果刀割腕,刀很钝,划了很多刀才流下很多血。

       距离阿雪跳楼已经有三个月了,她未能如阿雪所想活的长长久久,她懦弱的选择了死亡。...


       “那个年幼被侵犯的女孩最终还是死了”

       苏西快死了。

       她用水果刀割腕,刀很钝,划了很多刀才流下很多血。

       距离阿雪跳楼已经有三个月了,她未能如阿雪所想活的长长久久,她懦弱的选择了死亡。

       听说人死之前都会看见自己的回马灯剧场,是不是真的?苏西不太了解,但她眼前开始发黑。

       恍惚之间,她看见阿雪再次站在天台上,不像那些小说里常说的刮风下雨的场景,那天,风和日丽。

      那么蓝的天,那么和煦的阳光,以及那么美好的人。

      你看过濒临死亡的兔子吗?

      你可以买一只,用刀划开它的喉咙,它喊不出来,但你凝视它的眼睛,绝望,恐惧。

      苏西只看过两次那样的眼神,第一次是在兔子眼睛中看到,第二次是在阿雪的眼睛……

      阿雪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但阿雪死了。

      苏西也不想活了。

      随着血液离开温热的身体,苏西的意识模糊又清晰。

      她该早点察觉的。

      是很多年前的某天,阿雪被人侵犯,那个时候她们还是小孩子,很小,也就五六岁。

      她们不明白怎么了,但大人们的眼神着实是令人困惑。

      阿雪被她的家长带去检查,具体的苏西也不知道,阿雪也不知道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做检查。

      可没有谁会永远什么也不懂。

      被摘下的花回不到枝头,破碎的玻璃也不会完好。

      阿雪长大,她没怨恨伤害她的人,她竟恨她自己。

      因为那时她只是以为那是个游戏,她什么也不知道。她现在知道,却又晚了。

      苏西的身体开始发冷,明明她泡在温水里。

      阿雪第一次表现出怨己情绪是十二,明明苏西一直陪伴,可阿雪身上的恨却愈来愈重。

      学业的压力未尝没有助长她身上的阴暗,她的笑容变少,但她与苏西依旧无话不谈。

      苏西也开始焦虑,她清晰的感觉到阿雪正在离她而去。

      初二的时候,是阿雪最为难熬的一年,父母在学业上给的压力更大,她开始失眠,每当此时,苏西就会陪着她,和她一起坐在下铺等待太阳升起。

      阿雪不止一次哭着说——我脏。

       苏西就会怨恨那个老头,恨他毁了阿雪。

      时光慢慢流,中考如约而至,她们并不为考试发愁,但她们都很痛苦。

      苏西感觉她要留不住阿雪了。

      那是高一开学前的假期,阿雪的父母不在家。苏西突然觉得心慌,万幸她们两家离得很近。

      推开门,苏西看见至少五个药瓶,以及几板别的药,还有水瓶。苏西不知道阿雪吃了多少,也不知道她吃了多久,仿佛血液凝滞,她一时竟回不过神 。

      她抱着还有意识的阿雪嚎啕,哀求她别走,哪怕是为了她,请再多停留!

      “快!止血!”

       苏西已经睁不开眼,她溺在绝望的回忆里,而几个医护人员正在急忙抢救她。

       苏西想说别救我,我要找她团聚。

       但很快,她又沉于回忆。

        阿雪如苏西所愿没有在那时离开,她从炽热骄阳,挺到白雪皑皑。

        后来春暖花开,一个很平凡的早晨,她穿上喜欢的裙子,上了天台。

        按道理来说只有血亲才有心灵感应,但苏西与阿雪之间也有感应。

        “阿雪……”

         苏西说不出那些恳请的话,阿雪已经很痛苦了,她不能拦着她解脱。

         阿雪只是笑着,她看向苏西,缓慢且坚定的说着:“小西,我希望你活的干干净净,长长久久,原谅我。”

         什么样的人是脏的呢?

         苏西不知道,但肯定不是阿雪。

         自那之后,苏西变化很大。

         她照着镜子一遍遍练着阿雪的笑,只为了在不注意的时候,一抬眼通过自己与阿雪相似的容貌,假装对方仍在。

         苏西的意识开始回拢,隐约,她仿佛又听见阿雪喊她。

         鼻间是刺激的消毒水味,她被救了。

         苏西从不在上班时间请假的哥哥突然回家。

         她用尽力气苦笑,该说这是命吗?

         阳光洒进病房,为苏西苍白的脸抹上一层绚烂的色彩。

         斜对面的病床上,一面镜子恰好闯进苏西视线,苏西看着镜子中和阿雪无大差别的脸,眼泪都掉不出来。

          


      

Sizl

今天可以无足轻重吗

   她脚步飞快着从巷子的那头走出来。

   微风只是在她的身侧轻轻顿了一瞬,便若无其事地离开了。阳光也暖洋洋地撒下光辉,无所谓有没有她的存在。

   有人看到了她的出现,微笑着向她打着招呼。

   早点摊的老板问她是否要来些早点,今天有好吃的汤包;卖糖葫芦的大叔晃晃手中的木条,说着今天出了新的菠萝口味;还有去上学的小孩子,抓着双肩包想和她约定游乐的时间。

   她不大敢说话,只是微笑着摇头回应每一个人,只是有些阳光和糖果也无法驱散的苦涩...

   她脚步飞快着从巷子的那头走出来。

   微风只是在她的身侧轻轻顿了一瞬,便若无其事地离开了。阳光也暖洋洋地撒下光辉,无所谓有没有她的存在。

   有人看到了她的出现,微笑着向她打着招呼。

   早点摊的老板问她是否要来些早点,今天有好吃的汤包;卖糖葫芦的大叔晃晃手中的木条,说着今天出了新的菠萝口味;还有去上学的小孩子,抓着双肩包想和她约定游乐的时间。

   她不大敢说话,只是微笑着摇头回应每一个人,只是有些阳光和糖果也无法驱散的苦涩。

   她也说不上来由何而生的苦涩,也许是被忘掉了,大概是太无足轻重了以至于不需要在意了吧。她这样说服着自己,周围的一切是这样的温馨,小小的苦涩似乎可以忽略不计。

   算了,想这么多做什么,她摇摇头抛弃掉这些混乱的念头。她是来买草稿纸的,全白无线的那一种,几块钱可以买好几本。

   便利店离巷口并不远,但也不是很近,一路走过来太阳甚至有些晒,叫人晕得有些发沉。她想快一点跑到便利店赶紧些买完回家,抬抬脚发现跳不起来。

   可能是太晒了,她眯着眼看看太阳照射的地面,发现颜色只是浅浅的暖白色。好吧,那一定是她有些胆小,这儿人太多了,身体有些抗议这种不稳重又引人注目的动作。

   好在再走了一会,就到了便利店。老板是个面容慈祥的中年女人,她认识,远远看见她就招呼着她,说:

   “又来买草稿纸啦,喏,就在那给你放着呢,你可真爱学习,不像我家的,天天就知道玩玩玩。”

   她有些拘谨地握了握拳,笑着点点头,诺诺作了口型说“谢谢” ,便将手里的几个硬币递给老板,拿起那一叠草稿纸。周围声音比较嘈杂,一般大家只当是她声音太小了没听清,当然有时候或许没有注意到她开口。

   买好草稿本,她刚准备离开,眼角却有什么东西牢牢抓住她的视线,热切到非要她看过去不可。而明明知道到处看不礼貌,她还是鬼使神差地去看了一眼。

   ——是一个旧旧的泡泡机。她想要。

   权衡再三,直到老板有些疑惑地问她还要买什么的时候,她才终于丢掉所有的想法,第一次开口:

   “那个泡泡机,可以卖吗?”

   老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笑了,说,“那个啊,是想带给你弟弟玩吗?那就送你了,反正是我家那小子不玩了的小玩具,本来是要丢掉的。”

   ……不是的…但最终她还是没有解释,偷偷再放下几个硬币,拿起小泡泡机连同草稿纸向老板再次道谢,便缓缓迈步离开了。

   太阳还是淡淡的暖白色,毫不顾忌的四处洒落,几个念头也随之不可阻挡地升起。

   过了一会,簇拥之后散开的泡泡如同她那些模糊的念头,透白却带着阳光赐予的彩虹色,义无反顾地扑向湛蓝色的天边。

   而当泡泡在快要目之所及的今天绽开,小雨淅淅沥沥地在所有人意料之外中到来。是罕见的太阳雨啊,晴天和雨天的碰撞,有种奇异的色彩,似乎连雨幕也染上了太阳的颜色。

   她边走边欣赏着这漂亮的自然之色,手里的草稿纸也无足轻重,可怜兮兮地被朦胧的水珠打湿。


   人们抱怨着雨来得不合时宜,打乱了工作打乱了计划。

   而走在巷口的少女却脚步轻快地走向巷子的那头,手里抱着湿软的草稿纸和一个旧旧的泡泡机。

   朦胧的雨穿过她的身影,轻飘飘的。

桔鸽er

别哭丧着脸,来,笑一个


彩蛋p3

别哭丧着脸,来,笑一个













彩蛋p3

吃瓜的与卖瓜的

记忆中的荒岛

望是希望的望,也是绝望的望,归是归来的归,也是归去的归。

"生了生了!"一个男音响起,"男孩还是女孩啊?"一个50多岁的大妈问道。

"是个女孩!"男音回答道。

"女孩啊!啧,头一胎就是个女孩!晦气!"大妈皱着眉头说道。

十年时间悄然而过,女孩长大了,她,叫望归。父母说她这个名字代表着他们家的希望,希望她以后能考上一个好大学。望归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高大尚,因为奶奶总是叫她笨娃子,邻居总叫她小邋遢。

"你这个死孩子,让你做点事都不会,还把碗摔碎了!我不打死你!"奶奶用扫帚一下一下打在望归的身上,望归哭了起来,不停的说我错了我错了。直到望归哭够了,发不出声音来,奶奶才...

记忆中的荒岛

望是希望的望,也是绝望的望,归是归来的归,也是归去的归。

"生了生了!"一个男音响起,"男孩还是女孩啊?"一个50多岁的大妈问道。

"是个女孩!"男音回答道。

"女孩啊!啧,头一胎就是个女孩!晦气!"大妈皱着眉头说道。

十年时间悄然而过,女孩长大了,她,叫望归。父母说她这个名字代表着他们家的希望,希望她以后能考上一个好大学。望归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高大尚,因为奶奶总是叫她笨娃子,邻居总叫她小邋遢。

"你这个死孩子,让你做点事都不会,还把碗摔碎了!我不打死你!"奶奶用扫帚一下一下打在望归的身上,望归哭了起来,不停的说我错了我错了。直到望归哭够了,发不出声音来,奶奶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望归,你奶奶又去打麻将了?"邻居问道,望归点了点头,邻居看了看望归,黑瘦的脸,脏兮兮的衣服,又说道"你那个奶奶只知道打麻将,打了一辈子了,你小时假你父母不在家,你奶奶把你带着,从这个地方打麻将打到另一个地方,就是放不了手喔!"邻居边说边摇头。望归听了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跑开了。

这一年,父母工作回来了,母亲终于忍不住了。跑到了奶奶的房屋,"你以后能不能不要打麻将了,多照顾一下孩子,你看看她,她还是不是你的孙子了!你以后再打麻将,我就直接回到自己的家!让你的儿子和你一起过日子去!"母亲愤怒的对奶奶说道。奶奶挤着嗓子,怒气冲冲道"不让我打麻将就是要了我的老命,不可能的,孩子都上学了,需要我照顾什么,都这么大了,你那么有本事,你自己照顾她啊!"母亲听了后,更气了,说"你看看别人家的亲家母,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吗?打麻将打不死!"奶奶坐地叫嚣,哭着嗓音大喊道"看啊!快看啊!真是一个好媳妇啊,欺负老人啊!我容易吗我!"望归看着两个人吵架,哭了起来,可是没人在意。母亲颓废着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家,对着望归说"我回自己的家去了,你以后就跟着你那个好奶奶吧!怎么会有那样的亲家母,我当初真瞎了眼!"母亲推着自行车离开了家,阳光照射在母亲的身影下,望归看不清前方的路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房子里失声痛哭。从这一天起,望归学会了用微笑来掩饰悲伤,人人见她,只会觉得,这是一个活波,开心的小孩。

"望归,你以后不要跟我一起玩了,我母亲说你太笨了,和笨孩子玩会被影响的!"朋友说道,望归心里好像被针刺了一下,她笑着对朋友说,"没事,我以后不去你家找你玩了!"望归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家,忽然想起来,她的家里根本就没有人在家,父母出去工作,奶奶打麻将去了,还没回家,爷爷也在外面工作,她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望归上了一所初中,一所花费比较高的学校,在他们的村子里,就只有她和另一个男生进了这所学校,其余人都在另一个学校。父母希望她能在这所教风良好的学校考上一中,他们县里最好的一个学校,可是她注定让父母失望了。刻在骨子里的自卑,让她无法适应那里的环境,她的懦弱给了别人欺负的机会,沉默的态度让别人有恃无恐。

"望归,借我点钱,望归,帮我提下水,望归,望归……"望归每天晚上都要帮忙她们寝室最坏的女生提水,从一楼到五楼,这一过程,望归留下了许多憋屈的眼泪,可是,没有人能够救她。因为那个女生不好惹,她是个社会人,认识许多高年级的人,如果拒绝了,她会直接动手打人,她曾经就扇过别人的脸。自己也被她的同伙,泼过冷水,只因为自己拒绝了借钱给她。那天望归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言不发,只是看着那个女生,女生笑着对她说"不好意思,手滑了!"望归笑着说,没事,是她自己的错。晚上,望归想了许久,默默哭泣了,她真是懦弱啊!

初二这年,望归拒绝了那个女生,和那个女生僵持着,女生抓着她的手,想把她从寝室拉出来,望归倔强的拉着床杆,盯着女生,女生生气了,猛地一拉,望归踉跄了一下,她又哭了,不停的说,我不去,我不去!女生见此,只是说"你给我等着,要不是今天我没时间,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出校门小心点!"望归惊慌的度过了一个星期,放学回家的那天,望归不敢四处看,只是推着自己的自行车赶紧走了。

望归在看到家门的那刻终于放松了,笑了,认为自己不懦弱了,变勇敢了。可是她的家门紧闭着,没有人在家。

这一年过年,望归被母亲批评了,说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笨的孩子,说望归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一无是处,问问题,也不会回答,跟父亲一样,只知道沉默。望归哭着跑了出去,跑到了无人的角落,蹲下身子哭了起来。她好恨好恨母亲,恨她生下她,恨自己的笨,恨自己不会说话。可是没有人给过她开口的机会。

望归很怕疼,学骑自行车那会,摔的伤口,让她哭了许久,自己干什么都很小心,不敢让自己受伤。每逢父母见她哭了就会说她矫情。在自己发烧的时候,父母都在打麻将,到了下午,他们回家了,母亲告诉她,医院关门了,明天送她去医院,让自己多喝热水,早点休息,还说自己身体这么虚,这么大了,还让他们担心。在去外面玩得时候,望归很想吃零食,肚子很饿,母亲说她就知道吃,可是,表弟表妹说的时候,母亲欢声笑语的,带着她们去吃汉堡包。母亲说你们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望归也想去,母亲却告诉她,"你是他们的姐姐,你要让着他们,他们还小,你呢!你想吃什么我会跟你买的!"望归失望了,在表妹表弟拿到食物的那刻,在母亲选择遗忘她的那一刻。她就比他们大了五岁而已,却要装作一副我是大孩子样子。表弟表妹还问望归,为什么不吃,望归看了一眼母亲,笑了笑说自己没有想吃的,你们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望归忽然觉得村子里的人说的都是对的,她不是母亲亲生的,而是被捡来的。不然为什么总是自己让着表弟表妹,哪怕自己被他们打伤,不然为什么母亲总是不问自己,受了伤没,在学校有没有被人欺负,不然父亲怎么总是处理自己的事,从来不看她一眼,不然为什么奶奶总是偏心,在大伯家的哥哥回家后,好鱼好肉招待,自己回家后,只有永远紧锁的家门。她从小就羡慕着电视剧里的家庭和睦,父母爱子女,爷爷奶奶宠爱自己的孙女。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她村子里的人经常跑来望归的家炫耀,说她的父母给她带了好多好多吃的,买了好多好多好玩的,望归只会笑着祝福她,望归也期盼自己的父母送她礼物,给她买好吃的,可是母亲说那些浪费钱,又没用。

望归觉得自己活着没有意义了,她一无是处。但她还是苟延残喘的活着,想着活一天是一天。

"望归,你知道你母亲怀孕了吗?"母亲的好友问道,望归睁大了双眼,摇了摇头。母亲怀孕了,她为什么从来没说过。望归疑惑着。望归看着这漆黑黑的夜,想着生命是真的没有意义了,一个新生的到来,都是别人决定的。如果有选择的权力,她一定不会选择活在这个世界上。

父母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她,只要自己稍微表现一点不满的情绪,母亲就会用那严厉的目光看着她,让她闭嘴,让她习惯了沉默。她自始至终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是她的大门永远为她的父母敞开着。后来,望归渐渐死心了,她的父母从来没觉得她活得很累,认为她不用在外面风餐夜宿,在学校坐在椅子上读书,有什么累的。她想想,是不累,累的是心。母亲总是强迫着望归,让她快点懂事,快点长大。在她12岁的时候,那个寒冷的冬天,让她去洗一大盆衣服,望归的手触碰到水,水冷的彻骨,也冰冻了她的心。母亲说,这是她应该做的,身为女孩子,洗衣做饭是应该的。望归只知道,在这个村子里,只有她的母亲是这样的,只知道只有她的母亲会让她在冬天去洗衣服。望归一边洗一边流泪,而母亲却在房间里看着电视,屋内一片欢声笑语,让她独自在外领略寒风。

太阳的光芒照耀在大地上,给了有希望的人希望,而她是个没有希望的人,她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那天,望归头一次问母亲,问她有没有爱过她,真正关心过她,母亲说"你瞎想些什么,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子女的,有时间想这些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学习,瞎想些什么!"母亲的话语像一把刀一样,一刀一刀的刺进了望归的心,望归突然笑了,漆黑的双瞳看了一眼母亲,说"知道了!"母亲似是很疑惑,感觉到望归的情绪有些不一样了,但转眼就被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吸引了。

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处坟墓。一个村子里一户人家办起了丧事,黑白照片上,少女有着明媚的笑容,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忧郁。一年后,这户家里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占满了整个房间。

童可•樱柳儿

暖 腥 童 话 作 家 王 尔 德

从下都是疯言疯语,请不要在意


快乐王子里的王子和小燕子燃烧自己奉献他人。死后上了天堂。重要的是他俩死前表白了呐,所以是he.


为了不让大家沉迷于磕cp中.王尔德又写了夜莺与玫瑰,委婉的告诉我们不要磕cp,故事中女孩为鼓励学生对好好学习拒绝了他的表白,也让学生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从此不再恋爱脑努力学习。所以是he。


自私的巨人中巨人在神的引领下学会了分享,花园重展生机。最后被神带走上了天堂。所以是he。


少年国王中的国王沉迷物质享受,于是上天特意让他做了3个梦使他焕然大悟得到了神的加冕,想必有这么一段经历他定能成为一位好国王,所以是he。


星孩中...


从下都是疯言疯语,请不要在意


快乐王子里的王子和小燕子燃烧自己奉献他人。死后上了天堂。重要的是他俩死前表白了呐,所以是he.



为了不让大家沉迷于磕cp中.王尔德又写了夜莺与玫瑰,委婉的告诉我们不要磕cp,故事中女孩为鼓励学生对好好学习拒绝了他的表白,也让学生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从此不再恋爱脑努力学习。所以是he。



自私的巨人中巨人在神的引领下学会了分享,花园重展生机。最后被神带走上了天堂。所以是he。


少年国王中的国王沉迷物质享受,于是上天特意让他做了3个梦使他焕然大悟得到了神的加冕,想必有这么一段经历他定能成为一位好国王,所以是he。




星孩中的主角经过磨难成为了一位优秀的国王。为了不让他晚节不保,王尔德特意让他上位三年后就死了,又为了体现他的英明神武,特意让他的接班人是个大恶人,与他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加突出了他的英明神武。

(合理猜测,星孩的接任者可能是少年国王的外祖父. ,所以没大问题,,是he)




坎特维尔的幽灵中的美国公使一家唯物主义,无所畏惧。女主弗吉尼亚超度幽灵,大家都有美好的未来。这更是he(我没瞎扯,原著就是这样子的)


综上所述,王尔德是一个暖腥的童话作者。

桔鸽er

这几张图我一直不懂具体含义

一是,未来世界环境恶劣,人们已经认为是稀松平常的小事。

二是,人们对于一切不幸只是冷眼旁观,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以上仅为个人观点)

这几张图我一直不懂具体含义

一是,未来世界环境恶劣,人们已经认为是稀松平常的小事。

二是,人们对于一切不幸只是冷眼旁观,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以上仅为个人观点)

桔鸽er
身板挺直,手中持枪,杀了那些所...

身板挺直,手中持枪,杀了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尽管世人仍认为我们是罪恶的存在。

尽管他们自己躲在暗处,对事实毫不在意,只对我们指指点点。

身板挺直,手中持枪,杀了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尽管世人仍认为我们是罪恶的存在。

尽管他们自己躲在暗处,对事实毫不在意,只对我们指指点点。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悲伤仿佛只是个形式,我还没有留下什么它就消失了。”


“其实我并没有从痛苦中蜕变,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活着更痛苦的,仿佛世界上的一切苦难只是因为活着。”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悲伤仿佛只是个形式,我还没有留下什么它就消失了。”


“其实我并没有从痛苦中蜕变,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活着更痛苦的,仿佛世界上的一切苦难只是因为活着。”

六六轩

死神的工作

我,被生灵所恐惧,我既代表死亡。

带走死者的灵魂,是我的义务,被万物恐惧什么的,没办法,工作就是这样。

其实吧,我也挺孤单的,因为这个工作,我便靠近不了任何生物。

其实也没什么,朋友也不是很需要,见证过如此多的生离死别,我的情感早已淡如清泉了。

看着死者的归属──那扇通往未知的漆黑门帘,工作很快就找上门了。

我只负责人类这个物种,跟我同部门的还有大约几千个。这次的客人是一名卖花的小姑娘。

我看看冥钟。

还有24个小时,现在的她应该闭店回家了,差不多是第二天的这个时候吧,快了。

我跟着小姑娘来到了她家,不是兴趣,只是得确保她在此之前能活着,提前死了就麻烦了。

一段时间的观察后,...

我,被生灵所恐惧,我既代表死亡。

带走死者的灵魂,是我的义务,被万物恐惧什么的,没办法,工作就是这样。

其实吧,我也挺孤单的,因为这个工作,我便靠近不了任何生物。

其实也没什么,朋友也不是很需要,见证过如此多的生离死别,我的情感早已淡如清泉了。

看着死者的归属──那扇通往未知的漆黑门帘,工作很快就找上门了。

我只负责人类这个物种,跟我同部门的还有大约几千个。这次的客人是一名卖花的小姑娘。

我看看冥钟。

还有24个小时,现在的她应该闭店回家了,差不多是第二天的这个时候吧,快了。

我跟着小姑娘来到了她家,不是兴趣,只是得确保她在此之前能活着,提前死了就麻烦了。

一段时间的观察后,嗯,她还算细心,家里的危险性几乎为零,只是有一点独特──床头柜上摆着大大小小的药瓶,她的脑袋好像有点问题……

次日白天,我守了她一晚上,可能她会感到脊背发凉,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太阳刚刚探头,她就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林荫小道,她带着对生活的热情与憧憬,开始了今天的工作,不,可能对她来说花店已经成为了组成她生命不可或缺的一块了,要是失去了,也许……

今天的她好像十分开心,我不知道原因,毕竟审视人生这事不归我管。

她拿起了电话,连连拨通了好几通电话,嘴里不停的嘱咐着,脸上洋溢着兴奋与欢乐,我不在乎那些,但还是无意间听到了只言片语,好像是在准备给她的母亲在晚上庆生吧。

她的脑中好像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嘴里不停嘀咕着,不时地手舞足蹈,在店里哼起了小曲儿,看到店门口的嬉戏的小孩子也会送出几朵漂亮的茉莉花。

些许是热情的回报吧,今天来她店里买花的人特别多,只身一人的她都快忙不过来了,尽管非常疲惫,她仍以那沁人心脾的笑容招待每一个客人。

还有4个小时。

她貌似已经要关门了,但与昨天不同,她闭店后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寻着路走向了一家蛋糕店,里面的店员貌似是她的好友,两人一直有说有笑,直到她拿着一盒生日蛋糕离开后,那个店员还向她提醒了什么事,好像是让她吃蛋糕的时候别像上次一样满嘴都是。

这样的温情场景,即使再多也看不腻啊,可惜了,每次都是早早闭幕,她头顶上漂浮的冥钟时刻提醒着我完成工作,滴答滴答的声音在耳边叫嚣。

最后三分钟。

她走进了一栋老式的居民楼,跟她的小小公寓不同,这里的建筑十分有年代感。

她走上了楼梯,途中还小心翼翼地护着蛋糕盒,但轻巧的步伐已经透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也许此时她脑中正幻想着母亲看到蛋糕后惊喜的模样,又或是生日蛋糕香甜的味道,但可惜,她再也看不到了。

最后一分钟。

不知为何,她突然一脚踏空,身子却向后倒去,重重地摔下了楼梯,但仍然死死护着蛋糕,此时她的手脚开始不受控制地抽搐,紧接着脑袋也开始天旋地转,迷糊中她可能是想起了自己早上起床时没有吃药吧,于是她连忙努力将手伸向了兜里,但为时已晚,刚才的一摔,使她的后脑勺遭受了不轻的撞击,头破血流的同时强烈的脑震荡也扰乱了她的神经系统,即使自己已经拿出了药,但也没有力气将它送到嘴边了。

最后30秒。

绝望中,她一心想再见一次母亲的身影,沉重的身躯使她寸步难行,思绪渐渐化作了清风,剩下的意识让她紧紧抱着蛋糕盒。

最后5秒。

她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掀起了蛋糕盒的一角,看着完好无损的蛋糕,她永远地睡着了。

我带上了她的灵魂,看得出来她充满了遗憾与不甘,离别尘世时她紧紧望着那栋居民楼,有一户人家透出的光吸引了我,或许那就是她的母亲吧,看样子是注意到了刚才的异响吧,那位母亲打开门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然后她就看见了自己的女儿……

这次的工作,结束了。

孙夫人天天摸鱼

【原创歌词】腐叶

若是撇清

会不会显得苍白

若是走开

会不会再回来

因为无力

所以结局也

淡然

不需要更改

不要唏嘘被浪费的尘埃


所以你告诉我

劝阻我

禁止我

去更改

那是你的未来

的生命

的年华

的存在

我们一起被埋在

小巷深处

的枫叶下面

到未来

再到未来

只剩两具冰冷的遗骸


我们被挖出来

在太阳下暴晒

最后一滴鲜血

一滴眼泪

也被晒干

残骸被当作遗憾

他们哭泣

他们惋惜

他们朝拜

没唱完的歌

没看见的结果

谁听得懂

向来高傲的天鹅

在他生命最后一刻

留给世人的挽歌


不要再告诉我

劝阻我

禁止我

去更改

是我们的...

若是撇清

会不会显得苍白

若是走开

会不会再回来

因为无力

所以结局也

淡然

不需要更改

不要唏嘘被浪费的尘埃


所以你告诉我

劝阻我

禁止我

去更改

那是你的未来

的生命

的年华

的存在

我们一起被埋在

小巷深处

的枫叶下面

到未来

再到未来

只剩两具冰冷的遗骸


我们被挖出来

在太阳下暴晒

最后一滴鲜血

一滴眼泪

也被晒干

残骸被当作遗憾

他们哭泣

他们惋惜

他们朝拜

没唱完的歌

没看见的结果

谁听得懂

向来高傲的天鹅

在他生命最后一刻

留给世人的挽歌


不要再告诉我

劝阻我

禁止我

去更改

是我们的未来

的生命

的年华

的存在

我们一起被埋在

无人问津

的腐叶下面

到未来

再到未来

人们只看见遗憾

桔鸽er
站在正义的制高点制裁他人的感觉...

站在正义的制高点制裁他人的感觉,很好吗?

站在正义的制高点制裁他人的感觉,很好吗?

桔鸽er
-“你也没想过天使与恶魔能成为...

-“你也没想过天使与恶魔能成为朋友吧。”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天使换上了黑袍便被世人称作恶魔。”

-“没办法,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内心所想的。”

-“那我们换身衣服,我来当恶魔。”

-“你也没想过天使与恶魔能成为朋友吧。”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天使换上了黑袍便被世人称作恶魔。”

-“没办法,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内心所想的。”

-“那我们换身衣服,我来当恶魔。”

费奥多尔·斯坦·卡瑟宁

我讨厌人们美化痛苦的那些话术,它让我觉得那些苦是必然。


怎么可以是必然。我的人生变得那么悲惨,怎么可以是必然?

我讨厌人们美化痛苦的那些话术,它让我觉得那些苦是必然。


怎么可以是必然。我的人生变得那么悲惨,怎么可以是必然?

易辞秋兮今天咕咕咕了吗?

无题

其实主角的心理状态就是我一直以来的心理状态。

总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文笔稀烂,随便看看就好


我看着墙上的时钟,时针缓缓爬过了零点。

可是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她明明说过她今天会回来的。

也对,毕竟她那么讨厌我。

她愿意和我成为伴侣想必也是权宜之计,大概只是不想被我这个让人讨厌的人死缠烂打。

锋利的刀刃游走在手腕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可是我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

她讨厌我,我的朋友们讨厌我,她们与我在一起时的笑容只不过是看到小丑表演被逗弄得发笑。

大家都喜欢小丑,大家都讨厌我。

可是我真的好想被人喜欢啊,我真的好想被她喜欢啊。

她要怎么才能喜欢我呢?...

其实主角的心理状态就是我一直以来的心理状态。

总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文笔稀烂,随便看看就好




我看着墙上的时钟,时针缓缓爬过了零点。

可是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她明明说过她今天会回来的。

也对,毕竟她那么讨厌我。

她愿意和我成为伴侣想必也是权宜之计,大概只是不想被我这个让人讨厌的人死缠烂打。

锋利的刀刃游走在手腕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可是我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

她讨厌我,我的朋友们讨厌我,她们与我在一起时的笑容只不过是看到小丑表演被逗弄得发笑。

大家都喜欢小丑,大家都讨厌我。

可是我真的好想被人喜欢啊,我真的好想被她喜欢啊。

她要怎么才能喜欢我呢?

我曾经尝试过化妆,也整过容,可她只是表面上喜欢我,其实内心一定还是不喜欢我的。

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离开我的,可是我不想她离开我。

我只有她了。

我的朋友们一定都很讨厌我,我只有她了。

我好害怕,害怕她也离开我,我真的不想再次变得孤立无援。

刀锋在手腕上切开一道道深渊,血液滴落,几乎连成一条直线。

对了,如果她不喜欢活着的我的话,死去就好了啊。

我抬起手臂,将刀对准心脏,然后用力地刺进去。

一下。两下。三下。

血液溅到了我早已写好的遗书上,警察会不会因为这个而看不清我的遗书呢?

真是的,死了还要给别人添麻烦……我真是个坏人……

—————————

“小雅……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女孩不断地抽泣着,一旁的警察尽力地安抚着她:

“人死不能复生,你的朋友一定会在天堂好好的……”

“小雅!小雅!!!”

一个女孩从过道上飞奔过来,被警察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拦了下来:

“前面是案发现场,你不能进去!”

正安抚着另一个女孩的警察闻声走了过来:

“你是死者的伴侣小婷吗?”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昨天有点事情耽误了,手机又没电了,就没跟雅雅说……”

她突然痛苦地抱住了头:

“我不应该把雅雅一个人丢在家里……她一直这么痛苦,我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我真是个废物,我真是个废物啊!”

言毕,号啕大哭。

—————————

真是的,为什么我死了她们反而看起来更难过了?

我还以为她们会很开心……

我真是没用,就算死了她们好像还是不喜欢我……

那她们要怎样才能喜欢我呢?

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没办法做什么了。

晚安。




文笔真的是稀烂……

抱着巴基亲洛基

也曾

记忆里有一箱宝藏

诉说也曾有人护在我身旁

不知该不该把它遗忘

就似那将断的琴弦余下的悠扬


有一个地方

适合用于埋葬

忍痛舍弃那莺飞草长


地下六英尺的光

照进我心房

我多高尚

不像那玫瑰孤芳自赏

终于不再迷茫

向自尊开了枪

一片无边光芒


也曾爱过

也曾疯过

也曾笑过

也曾哭过


最无耻的模样

得不到的力量

没有人的广场

是我心之所向


我刻意地想象

有一片死寂的海洋

在没有人的坯房

住着野兽的心脏

终年肮脏

孤魂野鬼游荡


灵魂去流浪

长不出翅膀

也学不会飞翔

那里照不进光

记忆里有一箱宝藏

诉说也曾有人护在我身旁

不知该不该把它遗忘

就似那将断的琴弦余下的悠扬



有一个地方

适合用于埋葬

忍痛舍弃那莺飞草长


地下六英尺的光

照进我心房

我多高尚

不像那玫瑰孤芳自赏

终于不再迷茫

向自尊开了枪

一片无边光芒


也曾爱过

也曾疯过

也曾笑过

也曾哭过



最无耻的模样

得不到的力量

没有人的广场

是我心之所向



我刻意地想象

有一片死寂的海洋

在没有人的坯房

住着野兽的心脏

终年肮脏

孤魂野鬼游荡



灵魂去流浪

长不出翅膀

也学不会飞翔

那里照不进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